小果还是小强? | 登峰造极520

 文图无关。论装B就服彪哥

1

该来的总会来。

余刘文,一个江西佬,却跑到《成都商报》去做记者。

四川人嘛,爱摆龙门阵,多搞些家长里短的新闻就蛮好,但他一门心思要做大稿子,花42天去采访,写了一篇《心香泪酒祭吴宓》一书引起的官司的深度报道。

别看记者一个个都臭屁的很,其实跟厂弟厂妹没啥差别,都是计件工资。

报社呢,跟车间也差不多一回事,每天都需要稿件填充版面,怎么可能够给一个记者42天的时间去鼓捣一篇稿子。

显然余刘文不适合《成都商报》。正好,他又遭遇了感情问题,得离开成都。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1997年10月,余刘文南下广东,去了《南方周末》,之所以加入南方系,是因为他曾看过《南方周末》做的一组关于三峡截流的专题,标题是《美丽的三峡我的家》。“当时全国99%的媒体的三峡报道基本都是一个调子,只有南方周末说‘NO,我还有些其他的感觉和想法’。这种感觉俘获了我。”

继续阅读“小果还是小强? | 登峰造极520”

愿“金色之梦”永不再来 | 摩登中产

她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金色梦中,欲望潮声澎湃

 

1

1980年代,张召忠初到美国,去路边店买纪念品,碰到日本观光团商量,“这大楼不错,咱们买下来吧”。

局座听得耿耿于怀,多年后还在节目中吐槽,日本大妈太狂热。

1989年,“欧巴桑大队”成为日本年度流行语。当年假期,每天有4万大妈飞奔海外。

她们烫卷发,踩人字拖,到处疯抢名包香水,旁若无人插队喧哗。

她们无视禁烟标识,随意触摸博物馆藏品,并在教堂圣象前摆出V字手势。

梵蒂冈因此出台日本人静肃令,欧美媒体发文《素质低下的日本游客激增》。

无奈下,日本外务省制作了国外不文明行为警示视频,在飞机上反复播放。

没什么用。机场流行歌曲高声唱到:无敌的国民性不可一世,钱,有的是。

继续阅读“愿“金色之梦”永不再来 | 摩登中产”

通往幸福之路 | 瞎爷

今天是2019年的5月16日。醒来的时候想到这个日子脑子里立即就跳出“516通知”这个词。然后我就立即提醒自己,人多可怜啊,老是被自己的记忆捆绑。516这个词,对出生在这个概念产生之后时间段的人来说,有意义吗?

我这样想的时候,就自己给出了答案,有。

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有些人,总喜欢用自己的记忆去捆绑别人的思想。比如“中华民族5000年的历史,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这一类的话,一方面是阿Q老子祖上比你们阔过来的自然或者不自然的表达,一方面难道不是一种自我捆绑,或者自我束缚嘛?

从这个意义来说,人没有记忆,是不是就会变得快乐或者悲伤?就像对着一条河,你还会想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样永恒的问题吗?没有了记忆,自然了就没有所谓的第一次。每一次都是第一次。

就像金鱼,如果真如某种说法说的那样,只有七秒钟的记忆。那么,他的痛苦或者欢乐,自然也只有七秒。因为七秒之后,一切都翻篇了。

继续阅读“通往幸福之路 | 瞎爷”

西门庆:在高潮时死去 | 书房记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的确是最会赚钱的一个人,在正当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却意外猝死在了女人的床上!

一提到西门庆,大家马上会联想到《水浒传》里的恶棍、一副流氓的嘴脸。《水浒传》只说他原本是个破落户财主,从小奸诈,后来暴发,没讲怎么发迹,再者他只是一个衬托英雄的配角。在《水浒传》里,西门庆是被武松杀死,武松才是绝对的一哥;而在《金瓶梅》中,西门庆是地道的男一号,他最后是得病身忙。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是两个西门庆。今天,书房菌要说的是《金瓶梅》中的西门庆。

继续阅读“西门庆:在高潮时死去 | 书房记”

对号入座:哪种女人千万别结婚? | 陆拾一

 1 

不少女人结婚后,尝试到选错男人,自由受限,情感疲倦,生理麻木……等等婚姻的负面效应后,得出一个结论:自己不适合婚姻。虽然说不适合婚姻的人并不少,但大多数人说的不适合都绝非名副其实。

适不适合,可不是参照你在苦日子中得出的结论,也不是听过一些婚姻的鸡毛生活后,因为情绪(如惶恐,迷茫,怀疑,未知……)而认为自己不适合。

这些都是浮于表面的理由,真正意义上的不适合是有门槛要求的。不管你目前有多不想结婚,它都不能代表你不适合婚姻,两个概念。

婚姻的确反人性,可反人性的东西多了去,大多数人不还是在履行吗?顺应无法抗拒的大潮,也属于人性里的妥协与服从。

就算婚姻反人性,可它始终在人性弹性化兼容的范畴之类,所以婚姻对于大多数人的定义依然无法撼动。这类人,哪怕再畏惧婚姻,但他们都适合婚姻。这个概念有点缠绕,可以琢磨下。

继续阅读“对号入座:哪种女人千万别结婚? | 陆拾一”

纪念权游最高段位的玩家,瓦里斯 | 顾子明

昨天写完文章,又一次忍不出看了《权力的游戏》的倒数第二集,差点吐血了,于是,今天写文章吐槽一下。除开篇几分钟的剧情外,几乎不涉及剧透。没看过电视剧的,就不用往下看了。

说起《权力的游戏》,我最喜欢的三个角色,分别是国王之手泰温兰尼斯特、财政大臣小指头贝里席、情报总管八爪鱼瓦里斯,三个御前会议上的高手。

因此,继小指头后,八爪鱼的再一次被脑残的编剧写死,实在忍不住的我,不得不写一篇文章来纪念一下这位权游里面最高段位的玩家。

如果问,权力的游戏当中,谁最擅长于谋略的话,非瓦里斯莫属。

相比于小指头是利用混乱的阶梯不断上位,那么瓦里斯则是那个在背后不断制造混乱,并将整个时局引向自己布局方向推进的那个人。

回想整个权力的游戏当中,两次大混乱和大洗牌,背后分别是劳勃拜拉席恩和泰温兰尼斯特之死。

而这两个人,都是死在了瓦里斯的手里。

继续阅读“纪念权游最高段位的玩家,瓦里斯 | 顾子明”

必出之招! | 时寒冰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至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前,美国并不轻易跟其他国家打贸易战。在更长的时间里,美国是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对全球贸易也持积极开放的态度。

因为,在全球贸易融合的过程中,美元得到了更广泛的使用。美元像血液一样,渗透到全球各个角落,既扩大了美国的影响力,也让美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特朗普有别于美国其他任何一位总统。他是商人出身,对实实在在的利益更为敏感。他首先看到,在全球贸易中,美国经常对其他国家处于贸易逆差中,用特朗普的话说,就是美国吃亏了,其他国家在占美国的便宜。

继续阅读“必出之招! | 时寒冰”

“暗网”风云 | 万小刀

暗网,英文为Dark Web,指只能通过特殊软件、授权或对电脑作特别设置才能访问,在流行的搜索引擎上无法查到的特殊网络。

也就是说,暗网是互联网的“地下世界”。

在“地上世界”里,我们在网上的一举一动,都可追踪。假如你在网上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抄水表”的分分钟就查到你家来了。

暗网就不同了,每个用户在里面的活动,都无法追踪。也因此成为犯罪份子的天堂。

毒品交易、色情直播、自杀联盟……

很多犯罪份子在暗网里交易毒品、枪支等违禁品,还有杀人直播、色情直播、买凶杀人、贩卖人口、儿童色情等等,甚至恐怖组织也通过暗网招募成员,策划和发动恐怖袭击。

也就是说,暗网让一些犯罪活动互联网+了。

大家可能觉得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国外,离我们很远,其实不然,暗网就在我们身边,只是你还没有发现。

比如,最近又涨了的比特币,就跟暗网有关。

继续阅读““暗网”风云 | 万小刀”

穿衣大作战:谁能挽回中国服装业的颜面? | 猛哥

郭敬明写过一本书《你的一生如此漫长》,其中第314页有这么几段:

我念初二了。我有了第一双LINING的运动鞋。我开始觉得佐丹奴和班尼路是名牌的衣服。那个时候还没有美特斯邦威,也没有森马。曾经用存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一件佐丹奴98块的背心。

不要笑!郭小四念初二大约是在1997年,物质尚不丰裕,能穿上佐丹奴和班尼路还真是阔气呢。

直到10年后,在电影《疯狂的石头》中,黄渤还一脸严肃地强调:班尼路,牌子!

那时,美特斯邦威和森马的连锁店已经遍地开花,占据了各大城市的核心商圈。

佐丹奴、班尼路、真维斯、堡狮龙、美特斯邦威、森马、太平鸟、以纯……,曾扮靓过几代人的青春。

10年又过去了。它们要么烟消云散,要么艰于维系,要么断臂求生。反观之,Zara、H&M、GAP、优衣库等洋品牌却席卷全球。

本土品牌为什么就入不了国人的眼?外来的裁缝才会制衣吗?

继续阅读“穿衣大作战:谁能挽回中国服装业的颜面? | 猛哥”

福布斯中国排行榜该更新啦 | 王朴石

海南吸引人才的最好广告

1992年,海南建省四年后,人才还是不够用。在四川万县做法官的张家慧刘远生夫妻响应祖国的号召,奔赴海南中级人民法院,支援当地的法治建设。

如今,妻子张家慧已经是海南高院副院长,丈夫刘远生则成了海南的隐形富豪,旗下有三十多家公司,业务遍布地产、医疗、旅游。

看看新闻报道说,多个信源表示,这对夫妇的资产超过两百亿。有媒体统计了夫妻名下的产业,发现200亿很可能不是吹牛。对于媒体的报道,张家慧夫妇的律师已经回应:不属实。对此已经有官方调查组进行调查。

朴石怀着激动的心情看了下,如果这是真的,张家慧刘远生夫妻在福布斯富豪榜上可以排到80位左右:

和任正非差不多。

郝大星说,现在号召百万人才下海南,其实只要把张家慧刘远生夫妻的经历宣传一下:

这才是海南最好的移民广告。

继续阅读“福布斯中国排行榜该更新啦 | 王朴石”

绿皮车 | 牲产队

我这个人比较奇怪。

坐在绿皮火车上,摇摇晃晃回家。接到北京的陌生来电,不用猜,又是推荐报考消防工程师的。

放下电话,我在想,电话那头的人,今天完成了任务量没有。没完成的话,是不是会在格子间里,被经理一顿臭骂。

距离上一次成单,过去了多长时间?

大都市的夜晚,教人落寞。在门卫小哥的疑惑眼神中,离开公司。胡乱吃上几口,坐在空荡荡的地铁里,返回臭烘烘的群租房。

是不是会觉得,之前的地下室住着倒挺舒坦。

洗漱完毕,困得睁不开眼,还是要把所有的社交消息翻一遍。越看,越难静下来。

同住的外卖员,鼾声四起。有几次,你想着加入他们,却欲言又止。

行业与行业的天花板不一样,人活一口气。

每周,你都会小心翼翼地把衬衣熨一遍。床头摆着刚刚淘来的《必然》,嚼了几页,意兴阑珊。

经理说,再不出单,就得走人了,你早盼着这句话。因为,你每打一个电话,都会心疼自己几秒钟。

爆粗,揶揄,冷漠,神侃,诅咒,你都见识过。陌生人,为啥就不能和和气气?

你最怕被电话那头问到:从哪弄来的这些信息?

买来的呗,还能咋的?

继续阅读“绿皮车 | 牲产队”

背道而驰的广东与江苏 | 老蛮

今年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1631亿,较2018年同期的1647亿,同比绝对值降幅1.0%。当然了,这种降幅水平其实比起全国规上工业利润今年一季度16.5%(12972亿/15533亿-1)的降幅来说,已经好看很多了。最关键的是,较广东去年全年规上工业利润7.5%(8310/8986-1)的降幅来说,现在这个一个点的降幅,已经勉勉强强有了一点经济在底部站稳的迹象了。

继续阅读“背道而驰的广东与江苏 | 老蛮”

人生第一课 | 瞎爷

昨天早上其实醒的很早,但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深了,不让说,说浅了,我自己不乐意(所谓的深浅,其实这都是我自己以为的)。

所以发文出来就晚了。

然后有人耐不住,催更,说我又起晚了。

我就开玩笑,说文雅的说法是晏起,就是晚起的意思。宋朝诗人张耒有首《晏起》诗,是这样说的:

晚起翻书日欲西,偶然乘兴忘遨嬉。好书自癖非求利,掘冢才须数句诗。

继续阅读“人生第一课 | 瞎爷”

那些神仙操作的硬核公司 | 半佛仙人

 

0

股票市场,是一个让人疯狂的市场。如果努力,你可以在这里成为千万富翁。

如果足够努力,

你甚至可以成为千万负翁。

在这个市场上,一切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衡量投资成功的标准。

为了钱,谎言也可以变为真相。

而真相,可以比谎言还要魔幻。

继续阅读“那些神仙操作的硬核公司 | 半佛仙人”

成人课:翻云覆雨的四个技能 | 陆拾一

 

 1 

停更几天后,第一次更新选择写一篇关于“道与术”的文章。在这之前请看《新女性上位谋略:色诱最低级》,点击标题可阅读,能省掉一些“为什么要玩心机”的口水仗。我个人有句大不敬的话想对各位说上一二:一个女人在还算年轻亦或者已经成熟的生命里,成天为情所困,为爱伤神。翻来覆去纠结男人的心思,研究男人的想法,揣测情意的真假……总给我一股子小门小户的花拳绣腿之感。小门小户不是在鄙视你的出生,而是提醒你生命的宽度与厚度。花拳绣腿不是在诋毁你的招式,更多在提醒你活着的姿态。

不太清楚其他人的想法,我总觉得一群女人成天围着一个公众号讨论出轨,小三,奸情,甚至是爱情……都很猥琐。猥琐不是因为谈了情,说了爱,而是我们成天只知道谈情说爱。能体会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吗?

天性让我们过分去放大了情爱的重量,以至于轻慢了我们本身的厚度。

作为女人,你为情所困,为爱伤神……都无可厚非。可有个前提知道吗?叫段位。能困扰你的那段情怎么也该轰轰烈烈,缠缠绵绵,情真意切过吧?配让你伤神的男人,怎么也该别具一格,独具风采吧?

继续阅读“成人课:翻云覆雨的四个技能 | 陆拾一”

马云黄段子飙车背后的算计 | 顾子明

自马云辞去阿里董事局主席之后,似乎就再也不维护自己多年打造的完美人设,在刚刚结束的阿里日上连续大开黄段子,并做成图片形式,让旗下媒体大肆传播。

这场集体婚礼,马云给阿里巴巴的员工们制定了一个所谓的生活KPI,就是多用“丁丁”生孩子。

可是,由于前段时间鼓吹「996」上导致人设轰塌,此番马云的黄段子一经传播,便被全网声讨,“飙车”变成了“翻车“…….

众多青年纷纷表示白天「996」,晚上再「669」,那么周日只能去ICU了…..甚至满口黄段子的马云还被评价为“白天风清扬,晚上田伯光”……

继续阅读“马云黄段子飙车背后的算计 | 顾子明”

小道八卦(他也出事了!)-20190513

 

㊙️不要相信任何谣言,除非官方否认它。


 

小料:

因为最近又被举报了,这几天就写写娱乐圈吧。

 

关关那事,她自己弄的,五美里她野心不小,她真的很想大红。

赌王儿子求婚那事,就是家族摆擂台。(生的多,分的多。)

黑白配为什么突然发声明说学历的事?因为她想吃的几个大蛋糕都没吃到,她要洗白了。她和大小姐妹没撕逼,关系还好着,大小想带她玩,但是领导不认她。

小妹说过,张洪没离婚,也不会离婚,洪早就原谅了。因为影响到事业才发声明,后续的洗白会带上老婆。

zhong女星和她老公zhang的事复习一下,zhong管得很严,夫妻吵架是经常的事,包括ww的赵敏和她老公也经常吵架的,但是人家人设做的好。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他也出事了!)-20190513”

被河北人降维打击的深圳人 | 李莫愁

公平到底是什么

2017年,下周回国的贾跃亭深陷舆论漩涡,他的老乡荀辰龙写了一篇《十五年前的蝴蝶翅膀》。

那一年,刚刚小学毕业的荀辰龙遇到了一个民办学校校长,荀辰龙极强的数学能力给校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二天,校长到荀家拜访荀辰龙的父亲,说让你儿子来我的卓越学校上吧,一切费用全免。荀辰龙很讨厌这个人,所以选了另外一所中学。

三年后,他成了全县中考状元。在竞争中彻底失败的那位校长后来到北京办了个网站,娶了明星老婆,去美国买了房。

昨天深夜,深圳市教育局取消了深圳有名的私立学校——富源学校32名考生高考报名资格,学校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指标砍掉一半。媒体对此的评价是:

比起考后被查,现在的结果还不算最坏的。

这意味着,富源学校的学生被定位成了高考移民。

继续阅读“被河北人降维打击的深圳人 | 李莫愁”

必须管住资本外逃 | 卢麒元

    贸易战,已升级为金融战,也就是资本争夺战。恳请领导高度重视资本外逃的严重性。香港已经向大陆购房者增加了30%的税赋,仍然无法阻止资本疯狂涌入。身为中国财政专家,深感痛心。那本应是大陆财政收入,却因无直接税,而赠利全球。十年赠利三万亿,鼓励资本外逃。离境税真的那么难吗?该警觉了!

    必须将房价暴利留在大陆,并转换成生产性资本。所谓的“外汇管制”,对土豪劣绅毫无意义。必须立刻开启直接税,至少应立刻开启离境税。例如,某人650万美元资助美国名校,他本应在报税基础上再补交惩罚性离境税。国家财政如此困难,本不应鼓励资本外逃的。再这样胡闹下去,真的会出大问题了!

继续阅读“必须管住资本外逃 | 卢麒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