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菜经济圈 | 饭统戴老板

五朝帝都的北京,一向是名流权贵和美食名吃的聚首之地。辛亥之后,政治色彩削弱的北京成为饕客云集的北平,用梁实秋的话来讲就是“一年四季的馋,周而复始的吃”。不过,民国时代风靡京城的,不是奢华的御膳,也不是咸鲜的鲁菜,而是以粤菜为基础的谭家菜。

谭家菜的创始人是广东南海翰林谭宗浚。谭宗浚一生酷爱美食,并喜欢设宴酬友,家中女眷厨艺精湛,在京官圈里声名鹊起。后来谭家经济拮据,便对外经营私家菜来补贴家用。一时间,北平城的军政要员、豪绅显贵、文艺名流争相来吃谭家赴宴,订位须排队一个月之久。

继续阅读“粤菜经济圈 | 饭统戴老板”

特朗普的崛起与港姐的没落 | 顾子明

今天,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取消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实行的紧急状态。

不出意外,特朗普随后也将动用自己的否决权,否决美国国会对他的否决,开启一场“冲冠一怒为修墙”的撕逼大战。

如此大规模的撕逼在美国历史上都很罕见,很多人都把特朗普的“任性妄为”归结于其性格。

不过呢,个人奋斗背后往往也隐藏着历史的进程,换个角度来看,并非是特朗普的撕逼改变了历史,而是历史选择了撕逼的特朗普。

因为,每一次美国总统与国内建制派大撕逼的背后,都伴随着通讯科技的大规模变革与进步。

而这种大变革,最近一个世纪以来一共出现了三次。

继续阅读“特朗普的崛起与港姐的没落 | 顾子明”

今天最重要的新闻 | 郝大星

仇恨之下无净土

3月15日,新西兰基督城两座清真寺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截止目前,已造成49人死亡,另有48人因枪伤正在医院救治。

三男一女,共四名嫌犯被捕。新西兰总理已将其定性为恐怖袭击,在全国电视讲话中说:

这是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继续阅读“今天最重要的新闻 | 郝大星”

见识和悲悯 | 瞎爷

01

今天周六。昨天是315。

早上醒来,微信上看到有人给我发来一个链接,《抖音让我们堕落,但更可怕的是,“今日头条”让我们变傻》,点开看了一下,大意是讨伐现在大数据之恶:

现在的互联网,人工智能推荐应用越来越广,越来越深入。每一个应用软件的背后,都有庞大的团队,时时刻刻在研究我们,迎合我们,最后把我们封闭在一个个“茧房”里面。

其实,认真想想,不是大数据之恶,是人性之恶。

继续阅读“见识和悲悯 | 瞎爷”

有一种恶叫作分包商 | 风响林间

第一个故事

某朝某代,军饷是发银子的,一个士兵每月一两银子,一万士兵组成一镇。领军的大帅,每月从户部领一万两。

大帅拿到银子,赶紧放到钱庄吃利息,等着底下的协统催。催一次,说过两天;再催一次,说马上;拖到下个月饷银到位,再补发上个月。

协统拿到银子,告诉底下的把总,军饷先发一半,剩下一半过年再发。这是为士兵们着想,提防他们拿钱吃喝嫖赌,到时候没钱过年。

继续阅读“有一种恶叫作分包商 | 风响林间”

赌王何鸿燊,港澳混江湖 | 令狐

作者:令狐  来源:8字路口
1961年10月15日,在离澳门政府竞标赌牌的截止时间仅20分钟时,何鸿燊才拿着投标书上了总督府的台阶,提交了申请。赌牌,就是赌场的经营许可证,只有拿到这个牌子,才能合法开赌场。并且,全澳门的赌牌只有一张。在此前的二十多年间,一直被傅老榕的泰兴公司攥在手里。傅家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财大气粗。傅老榕曾被绑匪绑架过,赎金是900万元,堪称天价。前一年,他去世了。这无疑是改朝换代的好时机。

继续阅读“赌王何鸿燊,港澳混江湖 | 令狐”

解惑 | 各阶层女性的欲 | 陆拾一

 

 1 

我登录了一下读者邮箱,看了很多很多邮件,都是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咨询。越看我越沉默,退出邮箱时,脑子里嗡嗡作响。一堆问题,一堆答案。我不知道写哪个,干脆想到什么问题就写什么问题。

有人说,我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他成熟稳重大方,我坠入爱河,无法自拔。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可我真的做不到不去想他,不去找他。

我实在无法再回复这些问题,口水说干了,爱情里有两种沦陷,良性的叫坠入爱河,恶性的叫阴沟里翻船。不管以后大家遇到任何以爱之名的问题,请先自问:你是真的入了爱河?还是掉了阴沟?

继续阅读“解惑 | 各阶层女性的欲 | 陆拾一”

贾跃亭的彻底凉凉 | 顾子明

昨天,大洋彼岸的贾跃亭终于决定,出手其持有的美国内华达州工厂土地,报价4000万美元。

这块贾跃亭3000万美金买下来的土地,不仅背负着贾跃亭超级汽车制造的梦想,还背负着巨额的债务,贾跃亭为了这块地投入了数千万美金的建设和运营费用,还背负了上亿美金的诉讼。

这块土地一卖,也就意味着贾跃亭独立造车的梦已经彻底扑灭,他手上的超级汽车,可能就仅剩一点知识产权的价值。

无独有偶,也在昨天,国内沉寂两年的乐视超级电视,在改名为乐融致新后终于发声,在上海举办的发布会上宣布今年将推出第五代智能电视。

而此次发布会的时机也蛮有意思。

继续阅读“贾跃亭的彻底凉凉 | 顾子明”

幻海奇情录:金枪峰和玉女经 | 混沌天涯客

地球孕育了人类,人类一代一代繁衍,又给地球留下了什么?思想,科学,艺术,垃圾……最直观的,当然是地球表面一排又一排的建筑。

天气晴朗的日子,在四九城里闲逛别有情趣,常会有不凡的建筑映入眼帘:或古朴,或庄重,或奢华,或奇葩。

几年前,有这么一栋大楼拔地而起,椭圆状的脑袋,直挺挺的竖向天际,又披着一层金黄的外衣,乍一看,像极了男人最雄壮的时刻。

有网友笑言:“将来在这座楼里工作的,不知是精英还是精子。”

精子不是精英吗?是,但太多了。一瞬间,一个亿喷涌而出。

继续阅读“幻海奇情录:金枪峰和玉女经 | 混沌天涯客”

今天聊聊这个神奇的男人 | 李莫愁

末代皇帝陈凯歌

几天前,陈凯歌和陈红的二儿子陈飞宇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学姐们告诉他会考劈叉,面对记者,陈飞宇说:

这段时间一直在练。

其实,陈飞宇10岁时就演过《赵氏孤儿》,16岁就跟着陈凯歌在《妖猫传》里当导演助理,主要工作是照顾电影里那只黑猫。

继续阅读“今天聊聊这个神奇的男人 | 李莫愁”

辜负与奉献 | 瞎爷

01

前几日去东莞,顺道访了虎门,参观了虎门炮台,当年林则徐虎门销烟的销烟池,还有虎门销烟纪念馆。

有意思的是,虎门销烟纪念馆的大门上,题词人居然是李某鸟。

其实不值得惊奇,在他当政那些年,他在很多地方题词,好像全然不知道自己写的字难看。估计是真不知道。

长得丑的人,都不知道自己长得丑,就像八戒,总觉得自己配得上高圆圆。所以一直不忘初心,痴心妄想。

所以我和同行的人说,当世中国,我看见的写字最难看的人,还喜欢到处题词的,有三个,一个是刚才看的这个,还有一个鲁省当书记,被称为鲁吹一号,后来到上面当副相,临走还带走鲁省电视台女主持人的姜某云,再一个就是红太孙。

继续阅读“辜负与奉献 | 瞎爷”

GTS 6.0 R4 released 2019-04-11起切换

GTS 6.0 R4 released

 

Google Mobile Services Test Suite (GTS) version 6.0 R4 has been released on the GTS Download page. GTS 6.0_r4 will support Android 7.0 to 9 and will be enforced for GMS approvals starting April 11, 2019.

GTS 6.0_r4 replaces GTS 6.0_r3 for approvals of GMS distribution per MADA/ EMADA on phone & tablet devices running Android 7.0 to 9. Major changes compared to previous release are following:

继续阅读“GTS 6.0 R4 released 2019-04-11起切换”

中年男人,留在围城 | 牲产队

昨晚,光谷华灯闪烁。

我与几位老哥,躲在一个烧烤摊,撸串喝酒。

聚之前,我在群里说,谁提喝酒谁孙子,大家应声附和。见面后,却各自早早倒上了酒。

老张与公司闹纠纷,官司判之前,干美团外卖员。

我与他一道进的部队,他开战斗机,我学工程类专业。辗转几年,他开上了歼7,风光无限。

而一次汇报表演事故,他的僚机在将军面前,化作了一团火焰。

后来,他转业到了民航系统,飞国际航班,羡煞众人的饭碗。

继续阅读“中年男人,留在围城 | 牲产队”

首富之子,生意怎么也黄了? | 顾子明

最近,沉寂已久的国民老公,因为麾下熊猫直播的倒闭,引发了媒体圈的热议。

大家纷纷研究这个既不差钱又不差流量的现象级人物是如何垮掉的,有“内斗论”,“舒适论”,“佛系论”,“3Q大战论”甚至“资源诅咒论”…..

对此,正规媒体也就是蹭蹭这位大IP的流量,而自媒体们则普遍借此热卖自家熬制的各种鸡汤。

可说句难听的,以上各种论,简单改改就可以套在目前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企业身上,甚至至少一半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问题都比熊猫严重。

而熊猫垮台没那么复杂,我在去年的文章中就说了:

和他老爹一样,需要融资的时候,市场上的钱突然钱变紧了。

继续阅读“首富之子,生意怎么也黄了? | 顾子明”

自洽的逻辑 | 瞎爷

前一阵子,学了个新词,叫自洽。我一直没搞明白这个词的确切涵义,在我的理解中,所谓自洽,就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推演的话,没有bug。

刚才百度查了一下,说就是自相一致的意思。

我觉得这个答案很好,很符合我的理解。

百度上有个比较严格的说法是这样说的:

自洽【self-consistent】,简单地说就是按照自身的逻辑推演的话,自己可以证明自己至少不是矛盾或者错误的,这就是简单的自洽性。科学研究本身就是遵循自洽性的,建立于客观基础上,反之则建立于主观之上,最终归属不可证伪与证明,一个不能够满足自洽性的理论或者方法显然是不攻自破的。

继续阅读“自洽的逻辑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