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s_P】CtsLibcoreTestCases libcore.libcore.icu.DateIntervalFormatTest#testEndAtMidnight

问题描述


run cts -m CtsLibcoreTestCases -t libcore.libcore.icu.DateIntervalFormatTest#testEndAtMidnight -o
 01-07 16:35:46 I/ModuleListener: [1/1] libcore.libcore.icu.DateIntervalFormatTest#testEndAtMidnight fail:
junit.framework.ComparisonFailure: expected:<February 27, []04:00 – 00:00> but was:<February 27, [2018, ]04:00 – 00:00>
at junit.framework.Assert.assertEquals(Assert.java:85)
at junit.framework.Assert.assertEquals(Assert.java:91)
at libcore.libcore.icu.DateIntervalFormatTest.testEndAtMidnight(DateIntervalFormatTest.java:442)
at java.lang.reflect.Method.invoke(Native Method)

 

法国撕逼日本奥运行贿,背后没那么简单 | 顾子明

最近“搅屎棍”的日本没轻折腾,先是与“五眼联盟”合作分享东海的军事情报,又拉着欧盟和美国要在达沃斯搞数据一体化,还拉着英国搞南亚的共同防务合作,最后又跑到非洲的安哥拉竞争搞基建,招招“暗指”中国。

可是搅屎的没想到屎搅多了,自己却先挨了一计闷棍。

日前麻烦不断的2020年日本奥运会,闹出了一个“重磅”丑闻,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因为行贿拉票,居然被法国检方起诉了!

继续阅读“法国撕逼日本奥运行贿,背后没那么简单 | 顾子明”

有心人 | 瞎爷

01

应该是前年的某个时候,在北方某个城市出差。打了个滴滴,无聊中就和滴滴师傅聊天儿。

师傅很健谈,说他以前是做工程的,这两年世道不好,就在家闲了下来。既然在家嘛,大家都知道你是个闲人,自然要么就是被人拉去喝酒,要么就是被人拉去打麻将。所以他为了躲避这些,就出来开滴滴,一则可以和人聊天儿,能接触不同的人想,学习新东西,一则还有钱赚,总比在家里蹲着,被人当做闲人拉去喝酒打麻将好。

看看,这个师傅是个有想法的人。

继续阅读“有心人 | 瞎爷”

江湖最大的祸害就是你 | 李莫愁

吃饭、练功、打焊工

1月13日,中国武术史上最肮脏的一幕在河北出现了。

54岁的焊工田野被搏击运动员徐晓冬打得血流满面,医务人员像是要故意羞辱田野,给他做了一个非常搞笑的包扎造型,将他再次推入擂台。

即便是小学生都知道,欺负傻子是最低级的行为,一群成年人却假装不知道。

在戏弄了田野两个回合后,徐晓冬一个飞膝,结束了一场本该三分钟之内就结束的比赛。

继续阅读“江湖最大的祸害就是你 | 李莫愁”

实录:好男人出轨VS坏男人出轨 | 陆拾一

 

 1 

本次实录当事人:大李(化名),已婚十年,育有一子,年纪38岁,职业工程师。全文由陆拾一撰写,为了方便阅读,采用第一人称。实录故事不代表正确的价值观,生活观,道德观,它只是原滋原味呈现当事人的真实现状。请理性阅读,感性思考,客观看待。

在与妻子结婚前,我有过三段恋情。第一段初恋,懵懵懂懂,输给无知。第二段爱情轰轰烈烈,输给任性。第三段感情尔虞我诈,输给现实。

与妻子认识那一年我快28岁了,她与我同龄,彼此都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情感经历,外加思维沉淀,所以这段感情少了幼稚,任性,以及算计,最终得以修成正果。

我问过自己,最爱的女人是不是妻子?答案无疑是的。直到出轨的那一刻,事后我仍然问自己这个问题,答案还是如初。我知道,有人会讽刺,有人会辱骂,既然最爱,那你为什么还要出轨?

继续阅读“实录:好男人出轨VS坏男人出轨 | 陆拾一”

上弦月 | 瞎爷

01

昨天晚上9点多一点的时候,下楼去遛狗,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因为是初八,上弦月,看见月亮像一只倾斜的酒杯,斟满清辉,洒下来,心里就有点魔症,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子呆。

想起来很多事情。

先是想到早上遛狗的时候,遇到的因狗而认识的比我老的北方老汉。老汉因为留着像歌唱家刘秉义一样的往后梳的发型,我心里默念他姓“刘”,因为问过,但忘记了。

继续阅读“上弦月 | 瞎爷”

修炼指南:蠢女人VS聪明女人 | 陆拾一

 
好多天没有看后台消息了,昨晚看了几个小时,咨询的问题太多根本没办法一一回复。今天准备更新实录的,看完留言临时决定重新写一篇文章推送,里面累积了很多我想说的实话,可能会让不少人感到不舒服,请谨慎阅读。

我的观点没有对错之分,更多是利弊参考。想要用三观来束缚我的朋友,现在就可以闭嘴了。不管你有任何疑惑,在下面的问题里多多少少能找到部分参考答案。

继续阅读“修炼指南:蠢女人VS聪明女人 | 陆拾一”

回顾2017年的《卫国战争》| 顾子明

友情提示,今天文章,有大量的吹牛逼成分。

记得2017年11月,那时A股还在三千四五百点,资本市场纷纷看好冲破四千点,再造牛市的时候,我写了以1936年为背景的《卫国战争》三部曲。

这个系列一开篇,就写明了我们为什么要备战,要备战谁。随后,我也在多篇文章中反复忠告我的读者们,我已经“知行合一”,注销了我的股票账户。

后来,到了2018年…..大家都懂了……这个系列也成为了很多读者眼中的经典,被翻出来反复阅读。

在这洋洋洒洒万余字的三部曲中,我一改之前文章喜欢埋伏笔和藏潜台词的习惯,几乎都是在写结论。尤其是片尾,并没有像之前很多文章那样紧握主旋律,而是做了一个总结,那就是接下来我们一定要“现金为王”。

继续阅读“回顾2017年的《卫国战争》| 顾子明”

周星驰向左,梁朝伟向右 | 淘漉作者团 万小刀

从前看武侠小说,最喜欢看两大侠客因为性情相投而结为莫逆之交的江湖轶事。

譬如李寻欢和阿飞的知己相酬,曲洋和刘正风的琴箫唱和,令狐冲与风清扬的倾盖如故……

在香港娱乐圈,也有这样两位高手,他们相识于微时,一起携手走过懵懂的青葱岁月,在各自的事业版图里笑傲江湖。

一个是有着“怪才”之名的喜剧之王周星驰,另一个便是具有“电眼”之称的男神影帝梁朝伟。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昔日的英俊少年今已鬓发皆白,然而沉淀了几十年的友情,却如久存在橡木桶内的红酒新启,芬芳馥郁,醇香依旧醉人。

继续阅读“周星驰向左,梁朝伟向右 | 淘漉作者团 万小刀”

千万别结婚! | 陆拾一

图/网络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正经人,大家别指望我只写一些正经文章。毕竟,我不正经的破玩意儿更多。

结婚的人总说,婚姻能够把女人给毁了,还是单身好。我觉得这话很扯淡,单身那么惨有什么好的。比如我,总被称为单身狗,哪怕我一万次在人群中高呼:请叫我孤狼。都没人屌我。

继续阅读“千万别结婚! | 陆拾一”

像粥一样温柔的人 | 瞎爷

今天是1019年的1月13日,周日,农历腊月初八,俗称腊八节。

想起木心那首诗里的句子:

没有比粥更温柔的人了。念予毕生流离红尘,就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

01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小时候生活在北方,现在生活在南方,比较起来,常常叹息北方生活方式的粗粝。

即便是粥,北方的粥,也是粗粝的。

在我们家乡,粥是专指一种用大米面、豆面、小米面粉煮出来的粥,我怀疑里面应该还有花生粉,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除此之外的所有的液体糊状食品,都不叫粥。在我小时候,这就是粥,粥就是这样定义的。

除此之外,还有胡辣汤、糁(读痧)汤、甜沫等等,但都没有,似乎也不配冠之以粥这个名号。

继续阅读“像粥一样温柔的人 | 瞎爷”

中国成功的秘密 | 顾子明

四百年前,公元1619年的春天,也就是万历四十七年。

面对大明十二万大军的围剿,“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努尔哈赤在萨尔浒率领六万军队,通过各个击破,将四路大军逐一歼灭,大明最后的精锐戚家军也随之葬送。

萨尔浒战役的三百年后,英国的工程师兰彻斯特发表了一篇论文,用微积分方程分析了冷热兵器战斗。

这个被后世称为兰彻斯特方程中,即使面对两倍于己方战斗力的部队,如果你能对方分成四次来作战的话,你依然可以打赢对方。同样,当你拥有两倍于对方部队的人数时,就可以抵消对方四倍的武器优势。

继续阅读“中国成功的秘密 | 顾子明”

蒋介石与斯大林的友谊 | 顾子明

蒋介石当年选择在1927年左右,收拾邓演达等国民党左派的背后,有很多原因。

一方面,是当时全球掀起了反左的高潮,收拾党内左派,在国际上不乏支持者。

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苏联内部走国际路线的托洛斯基和季诺维也夫等左派,与专注于关门国内搞“一五计划”,大兴基建的右派斯大林彻底闹翻。

而随着右派的斯大林取得了胜利,左派的托洛斯基和季诺维也夫等人,在国民党内部扶植的那些国民党左派,自然就没有了靠山。

所以,这帮国民党左派就被右派的老蒋收拾的够呛,只留下了几个台面上的人物撑门面。

继续阅读“蒋介石与斯大林的友谊 | 顾子明”

单身女性保值攻略:金钱、情感、男人 | 陆拾一

 

 1 

最近写了好多情情爱爱,天天小三呀出轨呀婚姻呀爱情呀寂寞呀……搞得我整个人的气质降了不少。其实,男人/爱情/性,在我生活里的占重比并没有那么多。

举个例子吧,有些文章里写女人大姨妈期间,男人说:那我过几天再来找你。结果毋庸置疑,被骂渣男。

而我呢,完全搞反了,总是主动对男人说:我大姨妈来了,过几天再找你。如果对方不同意,我还很生气:闹什么闹,都说大姨妈来了。每次对方都会质问我一句:你拿我当什么?

继续阅读“单身女性保值攻略:金钱、情感、男人 | 陆拾一”

一场风水局的拆毁 | 风响林间 混沌天涯客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有人喜欢拆,有人喜欢建。

两千年前,楚霸王来到秦川,看到始皇帝精心建造的庞大宫殿群,大怒,一把火烧了起来,那时候没有汽油,为了让火烧得旺一些,就让当兵的把干柴往里面抱。大火熊熊燃烧,三月不灭;看着火光,楚霸王哈哈大笑。

杜牧在《阿房宫赋》中叹曰: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

往事越千年,现代科技的高度发展,拆房子不用放火了,有挖掘机、破壁机。远远望去,排成一列的机械车张牙舞爪的进攻一大片别墅群。破壁机先上,捅破别墅的主体框架;挖掘机跟进,哗啦啦把别墅铲成垃圾。

壮观的场面,有点像好莱坞大片《变形金刚》里的机器人捣毁人类的城市。

正如电影中的机器人有好有坏,在这场运动中,别墅是坏的,挖掘机是好的,开挖掘机的师傅干一天可以领到上千元,现金结算。

继续阅读“一场风水局的拆毁 | 风响林间 混沌天涯客”

微信之父张小龙的孤独人生 | 牛皮明明

1998年,中国互联网江湖还是一片惨淡。

那一年,李彦宏还没有回国,刘强东还在中关村卖光盘。马化腾辞了职,在深圳借朋友的一间舞蹈室创业,电脑上方还吊着浮夸的迪斯科大灯。

34岁的马云还在北京跑业务,又矮又瘦的他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推销自己的黄页,大部分人,连门都不给他开。

两次创业失败,马云要离开北京,临走前那晚下了雪,他带着团队在小酒馆痛哭,唱起了《真心英雄》:

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

那是互联网大佬们,集体吃糠咽菜的一年,酒杯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这一年,混得最好的是雷军,已经是金山软件的董事长。

雷军和张小龙两人同龄,都是1969年12月出生,都在武汉读大学。雷军投机倒把的时候,张小龙还是纯屌丝一枚,一个人写了7万多条代码,开发了一款叫Foxmail的软件,自己却穷得连饭都吃不起。

雷军看中了Foxmail这款软件,想以15万元的价格收购。

揭不开锅的张小龙,咬牙答应:既然自己养不活自己的孩子,就让富人去养吧!

继续阅读“微信之父张小龙的孤独人生 | 牛皮明明”

我们配得上更好的事物 | 瞎爷

昨晚临睡前,看了一会儿书。

书是《邮差总按两次铃》(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作者是詹姆斯 M 凯恩。

我对这个书名感兴趣,尤其是这个ALWAYS,总是。

U’re expecting a letter that you’re just crazy to get, and you hang around the frontdoor, for fear that you might not hear the ring. U never realize it always rings twice. Ringing twice for Cora,now he rings twice for me,The truth is you always hear the ring the second time, even you’re in the backyard.

高潮过后,怨念顿生。

继续阅读“我们配得上更好的事物 | 瞎爷”

甘柴劣火 | 呦呦鹿鸣

本文所有信息,均来自国内官方认可、可信赖的信源,敬请诸君知悉。

[1]

既然已经看到了这里或那里冒出来的烟,他就决心找到火。

——福克(检察官、美国“镀金时代”)

2016年1月7日15时40分许,甘肃武威市浙江大厦进行消防演练,不料,点火后处置不当,弄假成真,演习变成火灾。

20分钟后,驻武威的《兰州晨报》新闻调查部记者张永生,从火灾现场1.1公里之外家里出发。

纵然浓烟滚滚,火势凶猛,也不会有人想到:这场小小的火灾引发的“震荡波”,将震动全国,持续经年。42岁的张永生,成为新的导火索。

首先是报社领导惊诧莫名:张永生在采访途中失联了。次日夜晚,家属接到通知:到刑警队来,把车开走。1月9日下午,警方通知:张永生涉嫌嫖娼,行政拘留5天。

事情的发展,越发蹊跷:《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两名记者,也失联了。

继续阅读“甘柴劣火 | 呦呦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