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谁能赢得美国大选? | 瞎爷

2020-10-20

01

 

谁来当美国总统,似乎是个八杆子打不到我身上的话题。之所以想着来讨论,纯粹是是因为闲扯淡。

 

有的人喜欢川普,希望他继续当选,有的人希望他下台,换个人来,换谁?现在看来,如果要换,只能换拜登。因为没有别的人选。

 

很多中国人之所以喜欢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分成两派。一派是真心喜欢川普,特别是一些已经移民了美国的人,他们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混到美国做了高等人,自然希望川普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把自己和黑人、老墨、拉美人分隔开,保证自己高等华人的权益。

 

不喜欢川普的,大多是国内的人,因为川普对中国忒狠了。

 

还有一种喜欢川普的,是觉得川普不靠谱,希望川普再干几年,把美国干死。也就是寄希望于敌人内部的崩溃。这也是很多人喜欢称川普为川建国的原因。就像苏联的失败,是戈尔巴乔夫搞得一样。内部的崩溃。他们希望川普是这样的角色。

 

这是大多数华人的心态,或者说很多中国人的心态。

 

有个说法叫信息茧房。你看到的信息决定你的判断。我现在所能看到的信息,就是这些。

 

所以,难免坐井观天,井底之蛙。

 

继续阅读“猜猜谁能赢得美国大选? | 瞎爷”

三国时期暗弱的统治者们 | 牲产队

2020-10-20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今天继续讲故事,有心的读者可以读出一些现实的味道

在三国演义中,重墨描绘的国险民富之地有三

一,徐州

徐州幅员广袤,领三郡四国,包括了今江苏省长江以北、山东省西南部和安徽省小部。

徐州人口百万户,百姓在东汉末年的有钱程度可以排在前三甲

但是我们知道,徐州太守陶谦,为人温厚纯笃

比如他知道操父经过徐州时候,亲自出境迎接,再拜致敬,大设筵宴,款待两日。

知道曹嵩要走后,陶谦亲送出郭,特差都尉张闿,将部兵五百护送。

徐州是个举事的好地方,因为其主不能守,所以被刘备、吕布、曹操、袁绍、袁术等人觊觎

继续阅读“三国时期暗弱的统治者们 | 牲产队”

一首凉凉送给谷歌 | 牲产队

2020-10-19

本月初,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司法委员会公布了一份449页的报告,详细描述了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滥用市场权力的情况。

从美国司法部发布的通告表示,美国这四大科技公司,第一个面临分拆动作的或是谷歌。

这会不会是全球科技股去泡沫的开始,这在未来投资的方向中,给全球投资人怎样的暗示,我们做一下解读

继续阅读“一首凉凉送给谷歌 | 牲产队”

泰国动乱中的各方利益 | 卢克文

2020-10-17

作者是猪肉荣,大家要是觉得写得好可以打赏,除了稿费,所有打赏费用后台都会有数据统计,我会连同稿费一起转交给猪肉荣。


对于中国来说,一个表面中立,暗中偏袒我们的泰国,比一个完全倒向我们的泰国更有价值。

 

比如在南海问题上,越南、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搞我们,老挝、柬埔寨帮我们,泰国是协调劝架的。看起来最给力的是老挝、柬埔寨是吧?

 

其实这事儿明摆着就谈不拢,泰国表面上是个协调者,实际上起到的是把南海问题摁在东盟-中国领导人峰会的框架下慢慢聊的作用。谁要是硬把这事儿往(美帝主导下的)国际上捅,就是摆明了不给泰国这个和事佬面子。

 

有微信群的朋友都知道,谁要是把群里说话最公道的人给得罪了,以后在这群里也就没法混了。

 

2020年的泰国示威活动在1013日拉玛九世祭日这一天达到了高潮。今天我就从泰国的政局和中国利益出发,深入聊一下这个事儿。

继续阅读“泰国动乱中的各方利益 | 卢克文”

一种是偷,一种是偷不着 | 混沌天涯客

2020-10-17

 

01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但对于西门庆来说,有一种事情是不需要预备的。

作为远近驰名的房事专家,口袋里又有胡僧神药加持,招之能来,来之能战,保管让对方心服口服。

不过换句话说,如果有一场战斗需要西门庆认真预备,打起十二分精神蓄力的话,那么这一场战斗肯定非比寻常。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地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西门庆当然不用积蓄半年,他是大神级专家,一夜的休息就够了。那一夜,他特意到第二个小妾李娇儿房里安歇,一宿无话。

有朋友可能纳闷,李娇儿不是出自妓女吗,为什么西门庆要休息的时候反而去妓女房间?

这里面的学问就大了,西门庆虽然好战,但他喜欢的战斗类型是偷,如果跟“偷”不沾边的话,他就提不起兴致。别说人老珠黄的李娇儿,就是她的侄女,貌美如花的李桂姐,因为是妓女,西门庆临幸几次之后也就没兴趣了。直到李桂姐拜他做了干女儿,有了父女伦理之隔,西门庆才拉她到后花园里悄悄行动了一次,这又是“偷”。

所以西门庆最中意的战斗,与武大嫂潘金莲、花大嫂李瓶儿、韩大嫂王六儿......全是偷偷摸摸地进行。

继续阅读“一种是偷,一种是偷不着 | 混沌天涯客”

笨人刘强东 | 混沌天涯客

2020-10-16

01

提到笨人,看武侠剧长起来的我们大概首先会想到郭靖,就是那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郭靖。

金庸老先生对郭靖的喜爱是最高级别的,把抗击蒙古守襄阳的任务交给他,让他比肩于民族史上如文天祥、岳飞一样的大英雄。

但另一方面,在金庸的笔下,郭靖又是个出奇的笨人。同样的武功招数,黄蓉一点就通,一学就会,郭靖却要费足了劲,多花十倍百倍的功夫才行。

不过,郭靖虽然笨,却十分用功,更能耐得住寂寞苦练内功。后来他炼成了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内功雄厚之极,远超聪明的黄蓉。

从笨人到大侠再到大英雄,大侠要笨人才能当,也只有笨人才担得起大英雄。这里面藏着的,是生逢乱世的金庸的殷殷期盼。

金庸本姓查,生于浙江海宁查氏,这个家族明清两代出过22个进士。距离他家不远的宁波,有一位同出自浙东望族的姑娘,竟然如金庸所愿,甘当笨人,终成英雄。

继续阅读“笨人刘强东 | 混沌天涯客”

乾隆六下江南之秘 | 牲产队

2020-10-18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今天继续讲故事,有心的读者可以读出一些现实的味道

...

 

南巡其实是一种“意识形态活动”,是旨在维护权力的一套话语和象征的展示。

乾隆之所以坚持南巡,从更广阔的视野下来看:它事实上“关乎清帝国政治的意识形态的凝聚力”。

统治者很少久居深宫,而总是“在路上”,以遏制各地因为“天高皇帝远”产生的离心力。

那么乾隆六次出巡,为什么无一例外都是“下江南”?

继续阅读“乾隆六下江南之秘 | 牲产队”

诸葛的西出祁山,项羽的乌江自刎 | 牲产队

2020-10-17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今天继续讲故事

历史上评论员,有对诸葛武侯颇有微词者

但是对楚王项羽,极少有批评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表现?我们往下详解,有心的读者可以读出一些现实的味道。

继续阅读“诸葛的西出祁山,项羽的乌江自刎 | 牲产队”

星际争霸凉了,暴雪还能走多远? | 新潮沉思录

2020-10-18

文 | 双瞳

任何一个“春天的故事”都要有一个主角。就像我们这里,“春天的故事”的主角是原本不过小渔村的深圳,而对于暴雪娱乐(BlizzardEntertainment,Inc.)来说,这家总部位于尔湾的电子游戏开发商与发行商来说,他们“春天的故事”的主角应当是无异议的属于一个名叫《星际争霸》(StarCraft)的IP的。

 

虽然在《星际争霸》之前,暴雪娱乐已经通过《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与《暗黑破坏神》为自己博得了一些奖项与荣誉并在电子游戏市场有了一些名声。但任何一个对暴雪娱乐有所了解的人都会承认,真正将暴雪娱乐从一家nerd气息严重的工作室变成世界知名电子游戏开发商的作品,就是1998年1月15日推出的经典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

 

这款游戏不仅是当年全世界销售量最大的PC游戏那么简单,随便在搜索引擎上收集一下信息,《星际争霸》在绝大多数的媒体评论与电子游戏研究当中所扮演的地位,都不只是浓墨重彩这四个字可以形容的——即便到了今天,鹅厂最为瞩目电子竞技项目,追根溯源的话依然会追溯到这个20多年前的游戏(魔兽1、2-星际-魔兽3-DOTA-LOL)。在这个意义上,《星际争霸》并不只是个制作精良(以当年的开发水平来看)的即时战略游戏,更是当下越发正规化的电子竞技行业的奠基。

 

必须要承认的是,从《星际争霸2:自由之翼》那“爹味十足”的付费模式开始,《星际争霸》系列的热度一度可以用“半死不活”来形容,而就在国内外社区为期十年的“不抛弃、不放弃”(比如大陆境内被戏称为“星际教父”,以毒奶操纵比赛、留下无数MEME的以黄旭东为首的谐星们)下开始有中兴气象的《星际争霸》系列,在2020年10月16日时发布了“蓝贴”(公告):正式宣布将停止《星际争霸2》的合作模式的指挥官、战争宝箱等额外付费内容的更新。

 

指挥官们,战争结束了,再也不用集结部队了。

 

继续阅读“星际争霸凉了,暴雪还能走多远? | 新潮沉思录”

防弹少年团领的范弗里特奖是什么鬼? | 新潮沉思录

2020-10-18

文 | 申鹏

 

 

最近,韩国偶像组合“防弹少年团”惹了众怒,因为他们领了“2020 Van Fleet Award”奖,这个颁奖晚会,是美国非营利性组织“韩国社交协会”主办的。

 

领这个奖也就罢了,还在领奖的时候发表一段奇怪的感言。

 

他们说:“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我们会永远铭记两国(韩国、美国)共同经历的苦难历史,以及无数男女的牺牲。70年后,我们所处的世界比以往更为紧密,许多界线变得模糊。身为国际社会的一员,我们应该建立更深的理解和团结,以变得更幸福。为了追求这个目标,BTS会一直提醒自己范佛里特奖的意义。”

 

这段发言遭到了中国网友的强烈反感,但防弹少年团的粉丝们同样气势汹汹,不认为他们的偶像有什么错。

 

继续阅读“防弹少年团领的范弗里特奖是什么鬼? | 新潮沉思录”

“老子英雄儿好汉” | 新潮沉思录

2020-10-17

文 | 天书

 

01

 

如今的互联网键政圈普遍喜欢暴论,暴论要鲜明响亮,易于传播,不管是符合直觉还是反直觉,逻辑链条都要够简单够直指人心。有读者跟我说沉思录就是因为暴论太少所以一直不火,想想也是无奈。

 

今天跟大家聊聊历史上一个真正的现象级暴论——血统论,源于六十年代北京某学校出现的一副对联,这幅对联集标题党和暴论于一身,直白的表达了要以“血统”论高低的观点,一出现就迅速吸引了北京各学校学生们的注意力,形成了一场大规模持久争论。尤其当某个小人物粉墨登场发表了一篇传遍全国的演讲之后,更使血统论煊赫一时。

 

在一个刚经历过社会主义改造的国家,抛开现实中“血统”出身的实然导致的狂热支持,这幅对联以如今的网络键政圈来看显然是一种低劣暴论,在当时的社会矛盾焦点中,血统论显然是一个用来转移矛盾的伪话题,它本应被参与者们吐几口唾沫就淹掉,然而现实是这个暴论不光吸引了绝大部分人注意力,有相当多的“血统”不那么好的学生拥护者,对其进行批判的人也始终无法通过辩论的方式说服支持血统论的学生们,以至于这幅对联成为“鬼见愁”。

 

不考虑小人物登台演讲之后血统论被各方利用扩大化的情况,在那之前,如果用现在的公共讨论视角审视当时的争论,会发现这场争论的质量和效率都非常低下,支持者和反对者的话语逻辑往往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与其说是争论,不如说是根据立场自说自话。用现在的话讲,这幅对联是一次成功的“带节奏”,吸引了巨大流量,反对者们不得不一直在对联给出的语境中兜兜转转,浪费了相当的精力和资源。最后这场争论也并不是靠谁把谁说服了而结束的。

 

继续阅读““老子英雄儿好汉” | 新潮沉思录”

咱们为什么疯狂购入了日本国债? | 牲产队

2020-10-18

 

今年,中国投资人大肆购买日本国债

这是中国人行继2015年2016年之后,再度启动的新一轮大规模日本购债计划

我们知道,在上次人民币做多日元,放空美元的时间节点中,咱们中国股市从5380点腰斩到2821点。

那么我们再一次看到人行狂扫日本国债之后,全球资产价格会做出怎样的变化?

继续阅读“咱们为什么疯狂购入了日本国债? | 牲产队”

马谡的冒进,毕业生的陷阱 | 牲产队

2020-10-13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今天继续讲故事

姜维未出山之前,马谡是诸葛亮最优秀的毕业生

马谡此人,其志不小

比如魏主曹睿诏司马懿复职的时候,孔明在一旁大惊,而参军马谡曰:“量曹睿何足道!若来长安,可就而擒之。

马谡那个时候一直跟在诸葛亮身边,理论知识丰富,但是实践经验不足。

一方面,马谡渴望建功立业,积极投身于建设蜀国特区的使命中去

另一方面,马谡觉得自己行了

恰逢诸葛亮北伐,北伐中关键的一个咽喉要地是街亭

继续阅读“马谡的冒进,毕业生的陷阱 | 牲产队”

“演艺圈莲花”上位记 | 万小刀

2020-10-05
一、
 
2001年,“华谊影视”成立3周年,娱乐圈第一经纪人“花姐”带着一大批艺人加盟。欢迎晚宴上,华谊老板王氏兄弟,对着“双冰”眉开眼笑。
 
 
28岁的李冰冰和20岁的范冰冰确实够水准,容貌美如画,身段纤如柳,挑眉一笑花枝乱颤,煞是惹人爱。
 
尤其是刚刚凭张元导演的电影《过年回家》,斩获了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影后”的李冰冰。
 
 
可惜,高潮刚过,《过年回家》成了国内禁片,李冰冰失望之余,却惊喜地发现与周杰、任泉主演的电视剧《少年包青天》意外走红。
 
出道6年,李冰冰终于盼来了第一缕春风。
 
可是春风拂面而过后,风水却在第二年转到了范冰冰身上,她从“丫鬟金锁”变身“娉婷公主”,在继作《少年包青天2》中,点缀了一片大森林。
 
不止李冰冰被换,前作中的“包拯”也由周杰换成了陆毅。永恒的主创演员,只有“展昭”释小龙,以及和李冰冰渊缘颇深的任泉
 
 
李冰冰和任泉都是黑龙江人,但在成为“上戏”同班同学前,他俩的人生轨迹完全没有交集的机会。
 

继续阅读““演艺圈莲花”上位记 | 万小刀”

“宇宙第一网红”,和她的大胸CEO | 万小刀

2020-10-07

她的公众号曾坐拥1400多万粉丝,发一条广告就能赚到80万元……

 

她的员工,有高薪、每月两三千的租房补贴、姨妈假、失恋假、欧洲12日游福利,年会还能领到上万元一个的名牌包包,以及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她身高只有150cm,长得也不算漂亮,但在成千上万想挤入她公司的年轻人眼里,她是至高无上的女王,是改变他们命运的女神,是「宇宙第一网红」……

 

直到她,遇到了小她20岁的她,经历短暂“甜蜜”后,一切就都天翻地覆了。

 

继续阅读““宇宙第一网红”,和她的大胸CEO | 万小刀”

这一对明星夫妻,离婚实锤了 | 万小刀

2020-10-07
图:玖月奇迹  作者:池槿文  来源:女神书馆
一、
 

玖月奇迹离婚了。

 

近日,王小玮发文:

 

幸运如斯,毕业初逢,

爱与梦想,比肩相伴。

两年前,当你我遗憾转身,唯有祝福常在心间。山高水长,愿君务必珍重!

 

王小海随后转发:

 

如你我这般爱过,此生足矣!

那些最美好的一切都已安放心底,彼此珍重!

        

言辞之间,是祝愿和放下。

 

这则离婚声明,也爆出了一个猛料:

 

据王小玮的发文,称“两年前,当你我遗憾转身”,有人猜测,他们已离婚2年了。

继续阅读“这一对明星夫妻,离婚实锤了 | 万小刀”

北大李雪琴,是怎样走红的? | 万小刀

2020-10-05

图:李雪琴  作者:谷小歌
“李雪琴,本名李雪阳,25岁,一米六七,辽宁铁岭出生……本科北大广告学、研究生纽约大学教育学(休学)……以及,一个网红。”
这不是一则征婚启事,而是牢牢贴在李雪琴身上的标签。
 
3个月前,《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还未播出。大多数人对这些标签并不感兴趣。
 
不了解、不关心、不好奇,即便是好奇也只能维持几分钟,最多不超过12个小时。
 
就像2019年1月,李雪琴一夜爆红的那个晚上。
 
除了一个人——李雪琴的投资人。
 
他对李雪琴说:“不用回报,我就希望你能快乐点。”
别多想,这不是一个有钱人和小女孩之间的故事。
 
这个喜剧天才的人生,可比这些落俗套的网红故事曲折多了,这还要从“铁岭土匪”这个名号说起。

继续阅读“北大李雪琴,是怎样走红的? | 万小刀”

老公每天接送女同事上下班,我用这2种方法敬! | 陆拾一

晚情 2020-10-22

陆拾一 LUSHIYI

《老公每天接送女同事上下班,我用

这2种方法敬!》

Part.1

有位读者和我倾诉。

她说今年家里收入不错,老公提出要买一辆车,她觉得这也是提高生活质量的必需品,两人兴高采烈地去挑了一辆车。

原本这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是接下来的事,让她悔不当初。

原来,自从老公有了车以后,公司里有位女同事就经常下班搭他的车回家。

一开始,只是偶尔搭一下,后来发展到每天下班都会先送女同事回家,现在就更过分了,每天早上也要先去接对方,然后一起上班。

她很不高兴,提出了反对意见,说孤男寡女这样相处,非常不妥。

老公却说,不过是搭一下车,有什么关系。

她试图和老公沟通,结果老公很不高兴地说:

你这个人到底会不会做人?她家和我们家是顺路的,搭她一下怎么了?

你要不要心思这么龌龊?每天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你能不能做一个大气的女人?

读者迷茫地问我,这件事她做错了没有,这种事到底应不应该介意?是她多心了,不够大气,还是继续和老公沟通,总之她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她问我,如果我遇到这种事,会怎么做?

继续阅读“老公每天接送女同事上下班,我用这2种方法敬! | 陆拾一”

千年大计:引水入疆的思考 | NE0

2020-10-13
复兴

 

之前在《如何深刻理解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与经济重心西移》里面谈了我对喀什的一些简单的看法,最近又看了不少相关的研讨资料,自己也有些思考,那就再谈谈一些相关的问题吧。

 

众所周知,其实整个喀什地区,或者南疆地区,最最最大的问题,就是缺水。

 

没有足够的水资源,根本支撑不起一个一带一路的关键枢纽型城市。

 

而关于如何让喀什具备充足的水资源,大家能够找到很多设想,这些年曝光比较多的是“红旗河”方案。

 

鉴于很多人未必了解,我就简单说说。

 

继续阅读“千年大计:引水入疆的思考 | NE0”

普京:沉默的沙皇(下) | 卢克文

2020-10-13
请先阅读上篇:《普京:沉默的沙皇》(上)

 

尤里·瓦连京诺维奇·科瓦尔丘克站在门外搓了搓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门,大步走进了普京的办公室

 

他并不是代表自己一个人贴近普京的权力中心,事实上,他代表着整个家族走进这间房子。

 

他们家族现在牢牢控制着俄罗斯银行、俄罗斯国际统一电力系统公司、俄罗斯的媒体帝国等等。

 

 科瓦尔丘克

 

科瓦尔丘克1951年7月生于列宁格勒知识分子家庭,和罗滕伯格同龄,比普京大一岁,大家应该留意到了,普京身边好多重臣都是1951-1952年出生。

 

他爸是列宁格勒的大学教授,母亲也在该校任职,一般父母是教师的话,孩子的学习成绩都不会差,科瓦尔丘克顺理成章考入列宁格勒大学(对,又是一名校友),一口气读到35岁获得博士学位。

 

读硕士时,他在约弗物理技术研究所搞半导体和激光专业,并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阿尔菲洛夫的助手,后来很多俄罗斯的权贵都在这所研究所上过班,比如前教育科技部长福尔先科、前铁路集团总裁亚库宁,苏联解体后,科瓦尔丘克在所里一直混到研发中心主任,又担任圣彼得堡合资企业协会副会长,1990年在这认识了季姆琴科和卡特科夫,以及自己的上司,圣彼得堡市政府外商投资管理委员会主任普京,还有普京的秘书谢钦,大家都混成了好友,经常下班了一起去“海鸥”酒馆喝啤酒。

 

说起来,个个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科瓦尔丘克的发迹,从俄罗斯银行开始。

 

继续阅读“普京:沉默的沙皇(下) | 卢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