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人家的同学! | 杨乃悟

2020-06-01

几天前,华尔街日报独家披露了瑞幸造假案的一些细节。

 

在瑞幸上市之后,一开始员工们大量刷单,后来可能觉得太慢,逐步变为虚假外部公司刷单。

 

这些伪装成航空公司和银行的咖啡爱好者们,昼伏夜出,2019年全年一共采购了十几亿的咖啡。

 

这些公司和个人,来自神州优车、瑞幸,甚至是陆正耀的亲戚和同学。比如一次出手就是100万咖啡券的青岛志炫,就是陆正耀同学王百因的公司。

 

按照买一送一的标准,十几亿的咖啡券起码是上亿杯咖啡。乃悟理解他们想一起陪着陆正耀成功,可这样上顿陪,下顿陪:

 

也不怕喝出胃下垂?

继续阅读“看看人家的同学! | 杨乃悟”

一切超乎寻常的细节,都是宏伟壮丽的未来的一个片段 | 灏泽先生

2020-02-23

一切超乎寻常的细节,都是宏伟壮丽的未来的一个片段。
我是一个很少谈及“大方向”的人,一来自觉不配,二来自觉不专业。
这两天 或许是时候,在哪怕不专业的情况下,依然聊聊自己所知悉的一些事儿了。

我对祖国的未来无比期待,也希望能做好准备。

继续阅读“一切超乎寻常的细节,都是宏伟壮丽的未来的一个片段 | 灏泽先生”

『黑顶官员』发迹史 | 万小刀

 3月11日

1981年,20岁的高乃则还光棍一条的时候,一定没想到后来会成为“陕西首富”,亦没想到会成为一名“黑顶官员”,更没想到多年后的今天,会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

从光棍,到陕西首富,再到黑顶官员,他都经历了什么?

 

一、

 

1961年10月,高乃则生于陕西榆林府谷县武家庄乡,一个叫高庄则的村子里。

府谷地属陕北,毗邻神木,处在秦、晋、蒙接壤地带,沟壑纵横,十年九旱,明末出过一个起义领袖王嘉胤,连李自成、张献忠都曾是其部下

高乃则出身低微,这从名字就能看出来。在陕北,“乃则”一名,音近“奶子”,但凡有点办法的家庭,小名可以将就,大名都不会这么随便糊弄。

因为家里穷,得过癫痫的高乃则,身体弱,直到七八岁时脸上还挂着鼻涕,加上名字的梗,同学们又不知道他是未来首富,在学校就老笑话他。

高乃则很火大,坚持读到小学二年级,连自己名字都没写利索,就退学了

继续阅读“『黑顶官员』发迹史 | 万小刀”

女富豪们的上位记 | 万小刀

3月10日
作者 | 王舷歌

不管男人们愿不愿意承认,越来越多的中国女人正成为谢丽尔·桑德伯格的信徒。

 

没有奥普拉被强奸虐待最终天道酬勤一鸣惊人的戏剧性故事,谢丽尔·桑德伯格一路从哈佛到谷歌再到Facebook,实力满分。

 

这位身价超十亿美金的Facebook首席运营官所著的女性励志畅销书《向前一步》(Lean In)满足了现时中国职场女性的全部精神需求:在家中与丈夫分担任务,在事业上勇往直前。不需要刻意牺牲什么,也能达到理想的成就状态。

 

但与此同时,不管女人们愿不愿意承认,大多数的她们崇尚着“女权”与“自由”,但一旦看到哪位女性,尤其是拥有美貌的女性身登高位,第一反应绝不是去关注她的奋斗,而是本能般地怀疑这背后是否有一段不可告人的“上位史”。

 

在舆论过度放大女性成功过程中“偶然机遇”因素的大环境下,什么才是真正女性制造财富的关键点——是白手起家、为母则刚的奋斗?还是女承父业、攀附男权、离婚分家产?

 

这,是她们的故事。

继续阅读“女富豪们的上位记 | 万小刀”

黄秋生为何骂钟南山?原因找到了! | 万小刀

3月26日
黄秋生骂钟南山院士的事情,大家想必都知道了。
 
不少人表示很气愤,并且不解:特朗普骂,非我族类,你黄秋生是中国人,为什么也干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我也很纳闷,就把这位“影帝”轻轻地,扒了一扒。
 
 
一、
 
 
照例,咱先追根溯源,从出身说起。
 
1961年,黄秋生出生在港英政府统治下的香港。
 
他的父亲,是一名港英政府公务员,本是有妇之夫,还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搞多了,就生出了一个黄秋生。
              
黄秋生4岁时,一次看猫儿叫春,很感兴趣,上去摸了摸,他那洋爹却觉得丢脸,直接动手,将他一顿胖揍。
 
秋生虽小,却也不弱,冲到房间拿起自己的玩具枪,对着他爹就是一顿扫射。
 
然而这枪毕竟不是真枪,所以没能把他爹留在香港。不久之后,他爹就抛弃子,去了澳大利亚。
 
后来,黄秋生疝气需要动手术,他妈跟他在澳洲的爹打电话。他爹小气得很,连电话费都要他妈掏,当然,抚养费和手术费都没要到。
 
因此,黄秋生的妈妈很受伤,一度患了抑郁症,甚至给黄秋生喂洗衣粉,试图杀死这个和“洋鬼子”搞出来的“杂种”,以报复负心汉。

继续阅读“黄秋生为何骂钟南山?原因找到了! | 万小刀”

新冠精神病 | 万小刀

3月22日
这大概是第一篇跟新冠有关的小说吧。
 
我原本有个写小说的梦想,结果因为文学无法养家糊口,最终沦落为一名吃瓜写手。但总忍不住手贱,重操旧业。
 
于是,把自己硬生生活成一个悲剧。
 
也许这篇小说的结局,跟我一样是个悲剧,管他呢,写出来就行,至于能不能活,能活多久……听天由命吧。
 
 
一、
 
 
陈辉醒来时,满头大汗,他一度分不清到底是闹钟把他叫醒,还是噩梦把他惊醒。
 
手机闹钟兀自呐喊着,他喃喃自语:“难道只是一场梦?我没被新冠病毒感染?”
 
可是脑子里纷至沓来的梦怎么会如此真切?
 
白色的天花板上吊着白晃晃的灯,他想呼救却喊不出声音,只好徒劳地挥舞双手。
 
他仿佛看到一群套着防护服的医生围了过来,忽而消散不见,代之而来的是许多密密麻麻的黑影,幽灵般在眼前闪现……似有什么堵在胸口,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本能地咳了起来。
 
可是没咳几下,他就醒了。
 
醒了的他极不适应:明明自己被新冠病毒感染,正在医院抢救……怎么,竟只是一场梦?

继续阅读“新冠精神病 | 万小刀”

活下来,才有春天 | 万小刀

 3月16日
一、
 
 
假如我深圳的那家奄奄一息的公司还开着,一定扛不过此次疫情,甚至还有可能会背上一屁股债务。
 
幸好选择了自媒体行业,而且还回到十八线城市的老家,疫情只影响到我的生活和出行,经济方面没有伤筋动骨。
 
但我那几个开餐饮的朋友就倒霉了,特别是开火锅店的朋友,急得两眼冒火。
 
正月十五还没过去,一个个地找我借钱。
      
真的不是因为我不借,也不是因为这两年做自媒体没赚到钱,而是因为前几年创业没赚到钱,买房买车还欠了一屁股债,直到前几天才刚刚还得剩下2万。
 
别看我和几个饭店老板朋友们,平常开着几十万的车人五人六招摇过市,在十八线小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真比起银行的存款,其实还比不过我在建筑工地干活的堂哥们。

继续阅读“活下来,才有春天 | 万小刀”

新冠起源?『美国最大生化基地』大起底! | 万小刀

3月15日

一、

 

疫情席卷全球,一些美国政客、主持人,开始别有用心地丑化中国和中国人。

美国政客将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 

美国主持人无视中国人民也是受害者的事实,荒谬地“要求中国人正式道歉”!

对此,中国人当然不能接受

继续阅读“新冠起源?『美国最大生化基地』大起底! | 万小刀”

在非GO的EEA项目跑CTS Express脚本发生Error!!! Assistant icon is not on screen +1 on EEA build问题

问题描述

 在非GO的EEA项目跑CTS Express脚本发生Error!!! Assistant icon is not on screen +1 on EEA build问题

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在非GO的EEA项目跑CTS Express脚本发生Error!!! Assistant icon is not on screen +1 on EEA build问题”

[CTS10R2]android.appsecurity.cts.AdoptableHostTest#testEjected

问题描述

android.hardware.camera2.cts.StillCaptureTest#testAeCompensation
Fail:
java.lang.Exception: There were 8 errors:
java.lang.Throwable(Test failed for camera 0: Exposure compensation ratio exceeds error tolerence: expected(0.250000) observed(1.000000). Normal exposure time 30001 us, sensitivity 156. Compensated exposure time 30001 us, sensitivity 156, value 4.0 is out of range [0.8, 1.2])
  java.lang.Throwable(Test failed for camera 0: Exposure compensation ratio exceeds error tolerence: expected(0.500000) observed(1.000000). Normal exposure time 30001 us, sensitivity 156. Compensated exposure time 30001 us, sensitivity 156, value 2.0 is out of range [0.8, 1.2])

继续阅读“[CTS10R2]android.appsecurity.cts.AdoptableHostTest#testEjected”

[VTSR10R2]CtsStatsdHostTestCases

问题描述

CtsStatsdHostTestCases
android.cts.statsd.atom.UidAtomTests#testDeviceCalculatedPowerBlameUid
android.cts.statsd.validation.BatteryStatsValidationTests#testPowerBlameUid
Fail: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No power value for uid 10149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No power value for uid 10146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Statsd: No power value for uid 10151

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VTSR10R2]CtsStatsdHostTestCases”

[CTS10R2]CtsMediaTestCases

问题描述

CtsMediaTestCases
android.media.cts.VideoDecoderPerfTest#testAvcOther1Perf0320x0240
android.media.cts.VideoDecoderPerfTest#testAvcOther1Perf0720x0480
android.media.cts.VideoDecoderPerfTest#testAvcOther1Perf1280x0720
android.media.cts.VideoDecoderPerfTest#testAvcOther1Perf1920x1080
Fail: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Failed to get achievable frame rates for OMX.MTK.VIDEO.DECODER.AVC.l3 video/avc 320x240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Failed to get achievable frame rates for OMX.MTK.VIDEO.DECODER.AVC.l3 video/avc 320x240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Failed to get achievable frame rates for OMX.MTK.VIDEO.DECODER.AVC.l3 video/avc 720x480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Failed to get achievable frame rates for OMX.MTK.VIDEO.DECODER.AVC.l3 video/avc 1280x720
junit.framework.AssertionFailedError: Failed to get achievable frame rates for OMX.MTK.VIDEO.DECODER.AVC.l3 video/avc 1920x1080

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CTS10R2]CtsMediaTestCases”

[VTS10R2]CtsMediaTestCases-android.media.cts.AudioRecordTest#testTimestamp

问题描述

CtsMediaTestCases
CtsMediaTestCases-android.media.cts.AudioRecordTest#testTimestamp
Fail:
java.lang.AssertionError: timestamp frames should be increasing

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VTS10R2]CtsMediaTestCases-android.media.cts.AudioRecordTest#testTimestamp”

[CTS10R2]android.view.cts.ASurfaceControlTest#testSurfaceTransaction_setColorAndBuffer_bufferAlpha_0_5

问题描述

CtsViewTestCases
android.view.cts.ASurfaceControlTest#testSurfaceTransaction_setColorAndBuffer_bufferAlpha_0_5
Fail:
java.lang.SecurityException: Permission Denial: startForeground from pid=20136, uid=10154 requires android.permission.INSTANT_APP_FOREGROUND_SERVICE

解决方案

继续阅读“[CTS10R2]android.view.cts.ASurfaceControlTest#testSurfaceTransaction_setColorAndBuffer_bufferAlpha_0_5”

​毛泽东是怎样让中国去“苏联化”的?(中) | 岱岱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39359

新闻,是这样看的…… | 岱岱

2020-05-30

时间—2008年

 

美国金融危机

———————————————————————————————

 

2009年11月,美国宣布加入原本只有新西兰、智利、新加坡、文莱四个小国的TPP,并决定借助TPP的已有协议,开始推行自己的贸易议题,全方位主导TPP谈判,自此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2011年5月1日,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郊外,本·拉登被美国军方击毙。”

继续阅读“新闻,是这样看的…… | 岱岱”

伟大的经济卫国战争(一) | 顾子明

2020-05-30

编者按:这是政事堂2017年的一个系列文章,以苏德战场对应中美博弈,以军事机构对应经济部门,以1942年的寒冬对应全球经济探底的冲击,对未来的全球走势进行了一次沙盘推演。

该系列撰写于11月特朗普访华,中美签署一系列合作文件的前几天,在当时国际国内舆论一片乐观的局面之下,政事堂表达了对于“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怀疑,以及对“德国巴巴罗萨计划”的担忧。

近期,在朋友们的催促下,抽空对该系列文章进行文字校对以及配图,希望能在这场寒冬之中让更多的人明白,坚持下来,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还记得5年前(注:本文撰写于2017年11月),我玩过的一款名为《钢铁雄心3》的游戏,选苏联的话,第一个剧本就是1936年。

当游戏开始后,扮演“沙皇”斯大林的玩家会有一个选择,是否发动“大清洗”。

此时,距离德国钢铁雄狮的巴巴罗萨入侵,还有五年多点的时间。

继续阅读“伟大的经济卫国战争(一) | 顾子明”

理性看待美国骚乱 | 顾子明

2020-05-30

最近,“东望王师”的乱港分子有点懵逼。

正准备通过街头暴力行为吸引美国爸爸们出手干涉呢,可没想到,美国爸爸的后院先起了火。

被他们指望的特朗普,面对美国国内的抗议者,明确表示要派“国民警卫队”铲除“暴徒”,还威胁要对“暴徒”开枪。

东望王师又一年,王师躺在了自家门前。

这下,乱港分子尴尬了,是支持美国暴乱的民众呢,还是支持准备镇压民众的美国政府呢?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继续阅读“理性看待美国骚乱 | 顾子明”

历史潮头上的台积电:两堵高墙,一柄尖刀 | 饭统戴老板

2020-05-30

作者:陈帅/董指导

支持:王平阳(东吴证券电子首席)

 
1989年12月,台北的冷雨淋淋漓漓,三星掌门人李健熙赴台考察,秘密约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吃早餐,目的只有一个:挖走这个已经58岁的老将。
此时台积电已经默默成立了两年,在业界尚名不见经传,所走的“代工”模式也非当时芯片领域的主流,让人看不懂。而在台积电成立的1987年,三星创始人李秉哲去世,三子李健熙接位执掌三星,甫一上台后便喊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大举进军电子和半导体。
张忠谋正是李健熙急需的人才。1983年张忠谋从德州仪器“三号首长”的位置上退下来,虽然可以享受“一幢宅、两部车、三条狗”的美国梦,但总感觉心有不甘。所以两年后,“蒋经国接班人”孙运璿邀请他去台湾担任工研院院长一职时,张忠谋决定出山闯一闯。
张忠谋生长于大陆,49年离开,随后赴美读书工作三十多年,对台湾其实并不熟,但架不住“来了就是一哥”的诱惑。而到台湾仅一年后,56岁的张忠谋便决定再野一把:创业,做一家专门为其他芯片公司代工制造的公司,这种模式在当时并不被同行和投资人看好。
而在餐桌上,李健熙款款分析道:半导体需要大量资金、人才,风险也大,三星目前正好发展还不错,希望张忠谋到三星工厂看一看,瞧一瞧。李健熙的言语中充满了惋惜爱慕,仿佛当年曹操看着刘备说出“唯使君与操耳”,恨不得让张忠谋立刻跟着他私奔到首尔。
张忠谋此时正为订单疲于奔波,但他厌倦了当二把手三把手,对三星自然坚定拒绝。李健熙并不死心,邀请他去三星参观,张忠谋欣然应允,逛了半天厂区后连夸三星的产能“令人惊叹(impressive)”,但仍然拒绝离开台积电。李健熙见他态度坚决,并只好放弃。
此次一别,两人的轨迹还将继续交汇:台积电和三星分别沿着自己的路线,崛起为全球半导体巨头,并随之展开了的血腥的对决,顶峰时双方红着眼砸钱,一度买下了世界40%的半导体制造设备。这既是两家公司的商业战争,也是两个地区产业升级的无奈之选。
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以及未来相当长时间里,台积电最大的对手都是三星,而不是中芯国际。

继续阅读“历史潮头上的台积电:两堵高墙,一柄尖刀 | 饭统戴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