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跳槽须谨慎】从几种重要商品的销量说起 | 老蛮

2019年到了,很多朋友又开始蠢蠢欲动,想要换工作了。然而在今时今日,换工作是一件想要高度谨慎的事,是需要深刻了解宏观经济发展规律的。一不小心,可能就跳进了坑里。老蛮我在这篇文章里面,将会通过几种重要商品的销量演变,帮助各位有意换行的朋友认清现实,避免跳坑。

继续阅读“【2019,跳槽须谨慎】从几种重要商品的销量说起 | 老蛮”

中国城市化的走向 | 顾子明

就在特朗普还在为建墙跟国会撕逼之际,近日,发改委通过了鄂州机场的可研批复,这意味着亚洲最大的航空物流枢纽,即将在鄂州这个全国最小的地级市开工建设。

这个总投资320亿的项目中,民营企业的顺丰,一家独资承担了170多亿的投资。即使按照银行1:1的配资来看,顺丰为了这个机场,恐怕也得拿出80亿左右的真金白银,这对于一个民营企业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如果把镜头回到2017年的顺丰IPO,当大家都在关注股价屡创新高的顺丰,其老板王卫在向中国首富冲击时,却没有关注到,这个市值一度冲击两千亿的顺丰,只在A股市场上融了80亿。

继续阅读“中国城市化的走向 | 顾子明”

《金瓶梅》里的“性” | 刘晓蕾

一提到《金瓶梅》,很多人便表情微妙,无非因为它写了“性”。有人说:把书中的性全拿掉,会更好;还有人说:其实作者本来没写“性”,是书商为了赚钱,擅自添上的。

这样的问题简直不值一驳。

文学为什么不能写“性”呢?

1998年版电视剧《水浒传》剧照

倘若孟子听见,一定会竖起眼睛:“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他老人家认定:只有人,才有人伦,有仁义道德。生而为人,怎么能像动物那样,毫不顾忌地谈论、展览“性”呢?

继续阅读“《金瓶梅》里的“性” | 刘晓蕾”

渣王之王 | 胡赛萌

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就因为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结果把自己谈到看守所里去了。

娱乐圈纪委书记的王思聪看不下去,在微博上愤然怒斥:“还公安部找人,就为对付个女孩,真几把渣男本渣!”

原来,自爆与吴秀波有地下恋情的陈昱霖,早在两个多月前就被警察在回国的机场逮捕,罪名是涉嫌敲诈勒索。

继续阅读“渣王之王 | 胡赛萌”

见识 | 瞎爷

今天是2019年的1月20日,腊月十五,是日大寒。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里的最后一个节气。是谓今岁雨雪晚,岁末始大寒。也就是说,一年里,一个轮回结束。十五天后春节来临,新的轮回开始,是谓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新的一年开始。

南朝的谢灵运在当年的今日写有一首《岁暮诗》,里面写到:

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运往无淹物,年逝觉已催。

继续阅读“见识 | 瞎爷”

吴秀皮的嗅蜜史 | 万小刀

图片来自网络

从今天起,为了保号,以后写娱乐圈的故事,恐怕都得用化名。另外还不能插当事人的图片。不然,人家靠我诽谤,告我侵犯他们肖像权,弄不好还得赔个几十万。

最怕的,当然是封号了。

现在我明白,为毛崔老师微博里,全是冯裤子、华姨、黄大娘、方骗子……而不写全名了。

今天的主角一向以大叔形象示人,原本江湖人称“师奶杀手”的他,却偏好“圈养雏灵”,终于人设崩塌。任他再好的演技,也会碎了一地。以后,不管他在影视剧里演什么角色,在人们心中,恐怕永远是那个“圈养雏灵”的怪蜀黍。

这位怪蜀黍就是大名鼎鼎的——吴秀皮!

继续阅读“吴秀皮的嗅蜜史 | 万小刀”

渣男的美好时代 | 混沌哥

01

吴大叔是外交大院子弟,父亲是外交官,结交广泛。有一次,一位懂算命的先生来家做客,父亲请他为两个儿子算一算。先生拿两兄弟八字一算,对父亲说,哥哥是普通人,弟弟倒有出息。

父亲惊诧,因为大儿子学习成绩很好,他期望颇高;小儿子调皮捣蛋,成绩一团糟,正愁人。于是他赶紧问先生,是不是算错了。

先生又算了一遍,说没有错,小儿子日后有大出息。不过,18岁时有一难,生死攸关;50岁有一劫,人财两损。

继续阅读“渣男的美好时代 | 混沌哥”

《闲话九州》陕西(删减篇)| 岱岱

大家好,被封七天,终于解封。

许久不见,有点想念

今天原本是发广西第二篇,因为今天恰好更新了陕西圈文,加上之前闲话九州对陕西一笔带过,对陕西瓜友不公平,岱岱心里是抱歉的。

因此,将广西篇放在明天吧,今晚删减并整理了部分内容,集成此篇文章发公号,希望能过审,希望大家喜欢。

嗯,删减,整理,删减,整理……

继续阅读“《闲话九州》陕西(删减篇)| 岱岱”

择偶建议:男人选没选对,要看这几点 |陆拾一

 
上次更新《性价值指南:如何利用男人成功上位》,点击蓝色字体可查看。后台又收到了很多的问题咨询,在这里先谢谢你们的信任,再道歉不能一一回复。年底了,虽然大家生理还在工作,只怕心理早就进入了过年的状态,没心思看文章了,索性今天就更新一下后台的读者提问。

读者问答系列更新了近大半年,大多时候我的回复也是天马行空的。这次挑选了一些比较正式的问题,我尽量靠谱回答,若有不完善的地方,欢迎大家矫正与补充。

进正题——

继续阅读“择偶建议:男人选没选对,要看这几点 |陆拾一”

绿光 | 瞎爷

01

一大早醒来,发现这个世界依然热闹,而且更加热闹。

估计在最近一两天里,“拔屌无情”会成为互联网的流行热词。

前一阵子被一个娱乐圈的小女孩微博举报被吴秀波包养七年的事又有了新进展,这个小女孩的父母发微博,说当时事情出来后,吴秀波老师答应给钱分手,然后以账户被冻结为由,只给了一点点。然后吴秀波老师给人姑娘电话,让她回国来商量解决的办法,然后在2018年11月5日在首都机场,被警察捉住了,说她涉嫌敲诈勒索,传播绯闻,现在还在朝阳区看守所,有可能有6、7年的牢狱之灾。

当吴秀波老师风平浪静在电视里点评演员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在看守所里啃窝头呢!

卧槽,这事如果是真的,也忒坏了!

继续阅读“绿光 | 瞎爷”

他破解了一代人的密码 | 郝大星

“八位制泰斗级茶大师手工制作,2018年销售额突破二十亿。”每天能从1466斤鲜茶里炒出220斤净茶的“小罐茶”大师们火了。

2016年才诞生的小罐茶,靠着电视广告的狂轰乱炸和高端的定价一举奠定了市场地位。大星查了一下,目前国内有八家茶叶行业的上市公司,规模最大的深深宝A,年营收不到小罐茶的零头,净利润还是亏损的。

赚不到钱你怪谁?谁让你们请不到大师,只能用正常的茶业师傅,每天的炒茶量还不到小罐茶的十分之一。

继续阅读“他破解了一代人的密码 | 郝大星”

香港电影:被黑社会染指的日子(全本) | 万小刀

自己挖的一个巨坑,终于给填完了。你们能看完,是你们本事。看过上集的,直接从第六节开始看。不过前面几节有修改,不介意大家温习一遍。

 

一、

 

1963年,17岁的邓光荣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就出演了电影《学生王子》,自此一炮而红,获得“学生王子”的绰号,算是当时最红的小鲜肉了,可媲美现在的鹿晗吴亦凡。

这部电影里有一位女二号值得提一笔,很多年后的今天她还活跃在香港影坛,她叫罗兰,跟香港很多老戏骨一样,影迷不知道她名字,但一看剧照就“秒熟”。

继续阅读“香港电影:被黑社会染指的日子(全本) | 万小刀”

千亿矿权案,崔永元穷追不舍;秦岭违建,省委书记落马!这场反腐大戏比《人民的名义》精彩! | 杨柳 直面传媒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1120

关于小微企业减税,简单算个经济账 | 老蛮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1105

谁能围剿腾讯? | 顾子明

1月15日,对于中国社交霸主的腾讯来说,是个有趣的日子。

张一鸣、王欣、罗永浩,三个互联网的人物发布社交产品,向社交大佬的腾讯发起了冲击,甚至最后出场的罗永浩还搞了一个下载地址,可以同时下载三个软件,仿佛搞了一出现代版的“三英战吕布”。

不过,很多人猜到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面对来势汹汹的“三英”,腾讯这个吕布,强大到只用了一招,就把他们给秒了…..

继续阅读“谁能围剿腾讯? | 顾子明”

一个人,一座城 | 风响林间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这句话摘自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名篇《未选择的路》,每个人,都曾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放弃那条路。发现走错了再折回来行不行?有时候可以,但大多数不行,因为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里克说过,人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

60岁的太原市长耿彦波,还是没能迈进副省级的门槛,他要退休了。纵观三十年的为官路,他走的无疑是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继续阅读“一个人,一座城 | 风响林间”

寒冬裁员故事:泡沫、浮华、幻灭,暗算 | 李墨天

“再来一根。”

陈丰又从烟盒里抽出两根玉溪来,把其中一支递给我,自己点了一支猛吸了两口。接着来回踱着碎步,又站定了昂起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东西,寻思了好一阵子才开口,“你说要不我干脆直接去找财务,谈个高一点的赔偿?”

一早到公司,陈丰发现隔壁办公室的市场部总监被裁了,连工作都没来得及交接,这才让他开始担心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我们公司的裁员已经开始了半个月,但绝大部分都是其他城市的经理和销售团队。借着业务转型的旗号,一千多人的公司已经陆陆续续砍掉了三分之一,但总部一直没什么减员的迹象。结果上周刚做完2019年的预算,过了个周末,火势就蔓延到了身边,让他顿时如临大敌。

还没等我回答,陈丰又把刚抽了两口的烟掐灭,绕着垃圾桶走了几个来回,“市场部一把手都被干掉了啊,我们这种纯成本部门不是迟早的事。”

继续阅读“寒冬裁员故事:泡沫、浮华、幻灭,暗算 | 李墨天”

假装性高潮,是女性的自欺欺人 | 书房记

书房前言:“在座的各位有有人从来没有假装过达到性高潮?”

问题的提出发生在1970年夏日的某一天,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伯克利,大约20个女性坐成一圈,尝试建立一个以增强意识为目标的小组。

只有几位女性举起了手。

事实上,可能很多女性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

继续阅读“假装性高潮,是女性的自欺欺人 | 书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