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潮汕为啥这么穷? | 老蛮

潮汕地区穷得让人难以置信。2017年,潮汕四市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依次为:汕头27175元,揭阳24100元,汕尾24086元,潮州22695元。这组数据是什么意思呢?2017年全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6396元,潮汕地区相对最富裕的汕头,人均收入水平较全国的平均水平,低了25.3%;至于最穷的潮州,足足低了37.6%。要知道全国的这种3.6万的年收入水平,月均3000块钱,已经谈不上有钱花了,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结果潮汕地区更惨,月均刚刚两万出头,最穷的潮州月均收入还不到1900块钱。单纯看数据的话,这恨不得整体没能实现温饱,还在饥饿线上挣扎。

继续阅读“【话题】潮汕为啥这么穷? | 老蛮”

一个省钱的春节 | 郝大星

余额不足,赶快上班

这是一个真正属于老百姓的春节。

大年初一,有12万兰州市民来到五泉山公园,他们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排队摸霍去病雕像上的“去病”二字,中华田园传说中,这样能够去病消灾,身体健康。

霍去病,中华战神,卒于23岁。

继续阅读“一个省钱的春节 | 郝大星”

寻找未来 | 顾子明

春节的七天长假过去了,我的Happy Week 也过去了。

打了七天游戏的我,突然被喊了起来,就像桃花源中那样,“不知有汉 无论魏晋”,这一周国际国内发生了什么新闻也都不知道,连最近大火的电影《流浪地球》都没看,说起来,还真不知道该写点什么了。

不过呢,介于需要证明一下我还“存在”,所以还是决定今天还是写一篇“思考”的文章,嗯,就像笛卡尔说的“我思故我在”嘛。


继续阅读“寻找未来 | 顾子明”

开工大吉 | 瞎爷

今天是初七,对很多人来说,是开工的日子。

祝各位开工大吉。

01

一大早,八戒在钱眼群里贴出一张高圆圆的照片,说今天开工,一定要好吃面条:

八戒爱高圆圆,大家都知道了。高圆圆是不是爱面条,这个不好说。有谁喜欢一个软不邋遢的面条一样的男人呢?

继续阅读“开工大吉 | 瞎爷”

1999,中美逆转的48小时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如果有人在1999年11月14日凌晨4点路过离故宫不到20分钟车程的王府饭店,兴许就会看见在森严的戒备中,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美国人正在挨个把行李搬上挂着外交牌照的专车,急匆匆地准备离开。但在车队即将出发之际,美国人似乎突然改变了主意,又把车上的行李一个接一个地搬了下来。

这群人是赴华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团,带头的人名叫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一个小时前,她的副手约见中方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声称“双方分歧越谈越大”,没必要继续谈了。但在王府饭店门口演足戏之后,这个喜欢佩戴精致丝巾的女强人在凌晨5点再次回到谈判桌前。

继续阅读“1999,中美逆转的48小时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人民想念赵丽蓉 | 三妹 8字路口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我看谷秀春打六九头——

这段出自1995年春晚小品《如此包装》的“Rap”,至今仍混杂在许多群魔乱舞的BGM里,仿佛踏上这个鼓点,人们就成了镜头前的Battle大帝与饶舌女王。

唱响这段“外国快板”的是一位春晚小品演员,赵丽蓉。

1988,六十岁花甲之年,她第一次登上一年一度的全民舞台——春节联欢晚会。

继续阅读“人民想念赵丽蓉 | 三妹 8字路口”

经济数据查询方式大全【加强版】 | 老蛮

这个题目我曾经发过一次,不过总是有人反复问,并且我总是惊讶的发现,无论我如何强调,我大中国从事经济研究工作的各路经济学家、投资专家,依然不懂得如何查询第一手的经济数据,他们依靠道听途说、报纸上的片言只语和酒桌上的胡说八道来判断经济运行。所以我必须重发本文,以正视听:

继续阅读“经济数据查询方式大全【加强版】 | 老蛮”

京沪2018年宏观经济情况小结 | 老蛮

2018年的北京,继续严格的执行去中心化任务,疏解人口依然是北京最重要的任务。体现在数据上,北京2018年人口2154万人,对比2017年的2171万,减少17万。去中心化给北京经济带来了严峻的考验,2018年北京规模以上第三产业总利润22704亿(数据来源为北京市统计局官网:http://www.bjstats.gov.cn/tjsj/yjdsj/dscy/2018/201901/t20190131_416195.html),对比2017年的25719亿,绝对值降幅为11.7%。这种降幅已经不小了。

继续阅读“京沪2018年宏观经济情况小结 | 老蛮”

【财富泡影—2018年宏观经济综述】之一:纸醉金迷 | 老蛮

一、纸醉金迷

在本文的第一章,我们必须先理解黄金。黄金的熔点为1064度,远低于铁1538度的熔点;黄金的摩氏硬度为2.5,与石膏和指甲的硬度大致相同,远低于普通的钢铁4-6的硬度。更关键的是,黄金是惰性金属,几乎不与任何其它元素产生反应。在生产加工能力孱弱的古代社会,金矿储量较大、易熔、易加工、并且易提纯、不易氧化;与其它的常见金属矿比较起来,无论是铁、铜还是铅,要么就是熔点太高,要么就是加工复杂,要么就是太易氧化。黄金的这些特点合并在一起,当然就成为了古代社会贵金属货币中的顶级材料。

继续阅读“【财富泡影—2018年宏观经济综述】之一:纸醉金迷 | 老蛮”

实录:为什么已婚男人都想换老婆? | 陆拾一

 

 1 

很多有伴侣的女性都有过这样的体会,为什么在一起时间长了,另一半对自己没那么好了,体贴了?

爱情感觉不到,呵护越来越少,是他变了,还是从一开始就虚情假意?一段好好的感情,最后为何会走到彼此倦怠的地步?是因为时间带来的乏味,还是人性本身的躁动?

傻姑娘动不动就把男人的善变归结于不够爱,这类女性以为自己很懂爱情,但这其实相当于幼稚园里的逻辑——你不给我吃糖,就是不想跟我做朋友。

对人性的复杂化,直接视而不见。

最后总结一问:为什么大多已婚男人都想换老婆?关于这个话题,我对话过很多男性,得出部分他们内心世界的真实缘由。进主题——

继续阅读“实录:为什么已婚男人都想换老婆? | 陆拾一”

第一炮:新年碎碎念 | 陆拾一

 1 

写文章之前,我特意看了看公众号后台,想着开年第一篇文章回复一些读者提问。可看着看着,我突然决定重新写一篇碎碎念。

问题类型不少,但最多的还是男欢女爱。看得我有些郁结,新年之际,是年夜饭不好吃,还是家庭团圆不开心,亦或者放假不乐意,以至于你还把全部精力放在个人情爱里。

这些年我逐渐明白了“放一放”这个词,它极具弹性的智慧。碰到怎么都搞不明白的问题,可以先放一放,做做其他事。时间不会被浪费,精力没有被折腾,挺好。

凡事先“放一放”,既没有一刀两断的决绝,也没有斗争到底的死磕。让你还有空间与机会,作出判断与选择。这种做法很高等生物。

继续阅读“第一炮:新年碎碎念 | 陆拾一”

各自的雪 | 瞎爷

离家五百里小娟 & 山谷里的居民 – 空

01

今天是年初六,是年假公共假日的最后一天,估计很多人在路上,或者已经回到正常工作或者生活的地方。

所谓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也许,生活有了新的改变,也许只是开始新的重复。所谓周而复始。现在,是生活回到正常轨道、正常状态的时候了。

有时候,你会发觉,所谓过年,其实只是一种仪式。仪式结束,接下来的,才是真实的生活。

可是,生活真的需要仪式感。就像古罗马哲人西塞罗说的:假如一个人能升到天上,清楚地看到宇宙的自然秩序和天体的美景,那奇异的景观并不使他感到愉悦,因为他必须要找到一个人向他述说他所见到的壮景,才会感到愉快。

做神不容易,因为太高蹈,他必须忍受孤独。作为凡人,可以享受吃喝拉撒睡八卦的乐趣,但未免又庸俗。

这就是做人的乐趣和无趣。

继续阅读“各自的雪 | 瞎爷”

初五乱札 | 瞎爷

01

今天是初五,有些地方的风俗是接财神。

之所以说有些地方,是因为中国太大了,各地的风俗不一样,同样是过年,也是有各种过法。

就像有些地方过年要磕头,有些地方女的不能和男的同桌吃饭,有些地方是初二回娘家,有些地方是过年期间出嫁的闺女不能回娘家。有些地方初六才能出远门,有些地方没有这个忌讳。我前天就看到路上、地铁上有人拉着行李箱出远门了。

再比如,菊花,尤其是白色菊花,在北方一般是用在很庄严肃穆的场合,就像新闻联播里,常常说,某某同志安卧在鲜花翠柏间,但在岭南一带过年,几乎家家户户门口要摆放几盆菊花。

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源。多元,包容,才是过年之道。

就像接财神,殳俏说得特别有意思:财神,永远是你身边的某个人。

继续阅读“初五乱札 | 瞎爷”

不仓惶的眼 | 瞎爷

01

昨天初三,赴了一场约会。一场五个人的年龄加起来超过二百五的约会。

去年的某个时候,我的微信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要求加好友的要求,附言说问我是是不是和他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他是广州校友会的会长,如果是,希望我能加入。

可能是摩羯座的个性,也可能是这些年混迹江湖烙下的病根,我对于+陌生人很谨慎,因为在这个南方的城市,我朋友甚少,甚少有人知道我所毕业的北方的这所不甚出名的大学,所以,思虑再三,到了第二天早上,我还是最后通过了朋友圈的要求。

就这样就认识了学长胡师兄。然后又认识了另一位。不过,昨天,她在遥远的新西兰,没有参加这场二百五的聚会。

继续阅读“不仓惶的眼 | 瞎爷”

春节杂谈 | 瞎爷

今天大年初三了。初三好。

礼多人不怪,继续给大家拜年。再祝新年快乐。

01

昨儿是女婿回门的日子,这一点好像南北方大同小异,如果有差别,也就是日子不同而已,就像过小年,有的地方是23,有的地方是24一样。中国人的人伦情感,南北方没有什么差别。

八戒说他昨天也带着媳妇回娘家了,还特别叮嘱媳妇,把这些年买的手势都戴上,这叫道路自信,有钱自信。

继续阅读“春节杂谈 | 瞎爷”

新年的愿望 | 瞎爷

今天是大年初二。再次给各位拜年。祝新的一年,平和顺遂,诸事顺利。

01

昨天断断续续看完了央视春晚,之所以说断断续续,是因为除夕夜看了一部分,困了,然后睡觉去了。初一早上看了一会儿,中间拜年啥的,停了下来,然后又两次,才算看完。

总的感觉,挺好的。挺热闹的。

我后来分析了一下,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可能是这台晚会确实不错,虽然有的地方用力过猛,有的地方矫情,有的地方隔靴搔痒,有的地方试图面面俱到,但总体的基调把握的不错。中国人过年,不就图个乐嘛!所以,虽然花钱多,大场面,权力意志,但人家也挣钱啊,是央视的吸金节目啊。再者,就是咱老百姓,不是也花钱过年,图个好意头嘛。第二,就是我心态变平和了。人家矫情,你可以不矫情嘛!人家用力过猛,你可以不较真嘛!对吧?

继续阅读“新年的愿望 | 瞎爷”

这一次,别让周星驰跑了 | 混沌天涯客

愈堕落,愈快乐;堕落到极致,快乐就没了。

过年想快乐,最好少待在家里,一是容易被串门的三姑六婆缠上;二是春晚没了赵本山,电视看多了只想睡觉。

于是,电影院成了回乡青年的好去处,伴着恋人或者陪同爸妈,坐下来,静静地看场电影。

春节贺岁档,电影扎堆上映,最受宠的当然是喜剧。过去一年不容易,坑多,雷多,稍不留意就会踩到。年末股市演完一幕“天雷滚滚”后,伴着大洋彼岸贸易谈判的喜讯,总算以一根大阳线结尾。狗年的滋味,用句电影台词来形容:“他好像条狗啊!”

继续阅读“这一次,别让周星驰跑了 | 混沌天涯客”

那个盖世英雄回来了 | 你包叔


新年的钟声仍在回荡,各条战线捷报已在频传。世事如棋局局新,这一切,想必大家都从春晚上看到了。

时间总是有种隐秘感。昨日好像还在互道新年快乐,转眼2019年第一个月就过完了,旧历的春节来临。

春节挺好的,我们如同溪水抵达海洋。生活的烦恼,和妈妈说说,越说越多;工作的事情,和爸爸谈谈,越谈越崩溃。

接下来几天,很多人将迎来人生中一场大型的摸底考试。会有三大姑七大婆轮番来询问收入、不动产、婚姻和精子质量等一系列问题。

慌什么。世界是个防空洞,我们都是避难的人。

在人生这场摸底考试中,公元1118年的西门庆本应拿第一名。

他的账上趴着八万两现金,有五套大红本住宅,还有五套商铺,好几艘商船。

三十二岁的他还有六房妻妾,简直是人生赢家。

《金瓶梅》用浓墨重笔记录下这位人生状元最后一个春节。

继续阅读“那个盖世英雄回来了 | 你包叔”

八戒还乡记 | 瞎爷

01

话说大概是一个周前,八戒在微信上怯生生地问我:师父,在吗,和你商量个事呗!

我当时正为什么事情生气,立即没好气地问:什么事,你说吧!

他说:能不能把你那件常委服借我穿穿?

我一听火就大了:你什么都借,当年内裤你借,杜蕾斯你借,现在连常委服都借,你现在好歹是知名的企业家了,有身价,有身份了,咋这个抠搜的毛病还不改改呢?不借!

八戒显然是不死心,还在解释:你看看,我话还没说完,你咋和过去一样,又嗤我。你听我把话说完啊。

好吧,那你说吧。我立即反省了一下,调整了语气说。

他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不是现在好歹也算是个名人了嘛?俺们老家市里,邀请我回去参加在外企业家新春回乡恳谈会,我想来想去,觉得穿常委服好看。所以才和你说这个事儿。这不是一件很有政治意义的事情嘛,你不是常常教导我嘛,唯有进步值得信仰。是不?

我说:嗯,怪不得。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敢情你惦记我的常委服。不过,你最好还是穿西装回去,阿玛尼,爱马斯,系大红领带,再配个大H的腰带,皮鞋要穿意大利的,这样喜庆,有派,就像人家恒大的许主席参加政协会一样。

八戒听了,觉得有道理。

继续阅读“八戒还乡记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