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八卦(内斗后这个地方很奇怪)-20190610

 

最近依然凶猛,很多时政金融类公众号都被封了,大Q群闭群是为了大家好,人多口杂,容易被封连累喝茶

1.偶遇上热搜的都不是偶遇,准备一次热搜需要提前策划文案,发布时机,投放渠道,所以热搜的目的无非就是,宣传期艹热度,转移视线,纯炒作等。

换头带孩子偶遇,宣传期。

家暴男星的DJ热搜,一样的,他根本就不穷,剧情需要。

644儿子妈妈热搜,复出需要热度。

大美人鱼不拿家事炒,她还有什么话题?大家对她的家事感兴趣,她的团队就会配合剧情,放出黑料的同时再打坚强妈妈的人设。

说到换头,多补充一个小料,她也要开始当“掮客”了,这是她的必经归宿,她走的路就是当年大眼走过的。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内斗后这个地方很奇怪)-20190610”

这个世界终归是讲道理的 | 郝大星

来港四十年

1948年,《大公报》社长费彝民受托在香港招募一批精英新闻人,千中选一的概率是为了日后储备外交人才,被选上的人中,有一个叫金庸。

金庸没做成外交官,在《大公报》体系里工作了小十年的他,写出不少武侠小说。

1979年,他在自己创立的《明报》上发表《速战速决速胜速退》等一系列社论,精准预测了那场改变世界局势的战争走向,对此他颇为自得,表示自己很准。后来,邓公见金庸时也说:

《明报》时常有独特的见解。

继续阅读“这个世界终归是讲道理的 | 郝大星”

大成功者的必经之门 ——子女教育感悟之一:谦卑与感恩:通向成功的必经之门 | 时寒冰

不知为什么,现在,人们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而耐心越来越小了、越来越少了。甚至,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样的家长,其实是在潜移默化中,毁灭孩子的一生。

谦卑与感恩的人,更宽厚,更有耐心,这是一种沉稳的力量。看看那些取得伟大成就的人,哪一个不具有沉稳的特点?

很多人教育孩子,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拼命给孩子报班,强化知识的灌输。其实,孩子有没有出息,首先在于从小培养他的谦卑与感恩之心,这种沉稳带给孩子的力量和智慧,将让孩子一生受益。为什么?

继续阅读“大成功者的必经之门 ——子女教育感悟之一:谦卑与感恩:通向成功的必经之门 | 时寒冰”

在欧米茄拐点 (Ω)顶端绽放的一代人 | 瞎爷

闪亮的日子刘文正 – 情深缘2·至爱动人回忆

做了一夜梦,梦见自己在青岛,乘坐公交车。

印象里,我好像是很多年没有乘坐公交车了。还有在梦里陪我乘坐公交车的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最有意思的是,我最后上了一辆车,车上躺满了婴儿。每一个婴孩,都穿着干净的碎花的小婴孩服,躺在特制的那种白色的柳条筐里。每一个孩子都很安静。有的嘴里衔着奶嘴。

车上的售票员,也许不是售票员,是管理员,她说,哎呀,这一个,也太胖了吧?

然后,我就醒了。

醒来我就想着这个梦,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预示什么,或者昨天我看了什么,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继续阅读“在欧米茄拐点 (Ω)顶端绽放的一代人 | 瞎爷”

怀念羊 | 万小刀

有些读者朋友知道我曾出过一本书《一个民工的江湖》,其实这本书里有很多作品我不太满意,如果看到有人捧着这本书看,我肯定会汗颜无地。

每次重温旧作,我都发现有很多可以修改的地方,现在有空我就修改一下旧作,偶尔发发公众号,大家在这里看看就行了,没必要去买书看。

这篇《怀念羊》是2006年写的,那时我在东莞一家工厂当仓管,因为中了文学的毒,经常失眠跑去网吧写小说。当时写完就发到新浪原创文学论坛,因为论坛ID是“刀片上的蚂蚁”,所以那时的小说主人公都叫“马义”。

小说是虚构的,但情感是真实的。

以下正文:

一、

 

我叫马义,但你肯定不知道我为什么叫马义。

继续阅读“怀念羊 | 万小刀”

男性私房话:背着女人,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 陆拾一

 
 1 
在写这个话题前,我想到一个女读者的留言:为什么女人总要卑微地去了解男人?上学时,我们要明白校规。入职时,我们要熟悉公司流程。出行时,要清楚交通工具的搭乘。到了新地方,也要重新熟悉新环境。

女性初入社会,开始工作,恋爱,结婚……相较于学生时代,本就是到了一个属于成年人的新环境,里面有男人,同事,上司,甚至敌人……

作为成年女性,老大不小了,你应该去培养自己分析环境里的人事物的视角(包括深入了解自己),而不是还眨巴着眼睛,一脸的天真:宝宝不懂,宝宝不会,宝宝不要……

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你到了四十好几了还成天问东问西:

男人到底是种怎样的生物?

同事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上司这么做的是想潜规则我吗?

……

继续阅读“男性私房话:背着女人,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 陆拾一”

安倍出访伊朗,开启全球外交大变局 | 顾子明

在自5月美国启动对伊朗新一轮制裁,海湾局势日益恶化、伊核协议濒临破裂的局势之下,日本首相安倍将于明日启程,开启对伊朗为期三天的访问,并成为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首位访问伊朗的日本首相。

按照日本政府的说法,此次安倍希望借助日本与伊朗、美国的良好关系,调解伊美紧张关系,促成双方“对话”。

嗯,通俗点说,就是此去伊朗,高呼….“别开枪……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说起来,在近期波斯湾美伊大军对峙,各方都在摩拳擦掌,突发事件不断之际,在伊朗问题上素无发言权的安倍如此“火中取栗”,令很多人非常不解。

继续阅读“安倍出访伊朗,开启全球外交大变局 | 顾子明”

成神 | 瞎爷

前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左脚,又出问题了。

以往痛风发作,都是左脚的大拇指关节红肿,疼痛难忍。现在是左脚的脚跟,脚踝疼。

从床上起来,艰难地去往卧室内的卫生间,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慢慢地能挪动开了。

我于是在脑海里是开始回想,为什么会这样?是前几天没管住嘴,吃了鹅肉鸭肾饭?是那天嘴馋买了鸭脖和鸭胗,是这几天天热喝了啤酒?还是天热吹空调吹的,或者是穿夹脚拖鞋导致的?

继续阅读“成神 | 瞎爷”

昨夜,我看了半宿《金瓶梅》 | 瞎爷

01

有部电影,名字叫《FILM STARS DON”T  DIE IN LIVEPOOL》,翻译过来,应该是《影星不死在利物浦》,当然这是硬译,一点也不信达雅。所以有人翻译为《影星永驻利物浦》。

电影的内容说的是一个50多岁的女明星,在利物浦遇到一个比她小很多岁的小鲜肉,两个人之间,翻版老牛吃嫩草的故事。有点像《情人》的作者,那个著名法国女作家晚年和一个比她小很多岁男人的故事。

我对电影没多大兴趣,我兴趣的是这个名字的翻译。

因为我想起来以前有个记者采访某个我熟悉的企业家大佬,媒体人都关注他何时退休,如何选拔接班人并且让接班人接班的问题,但大佬最不喜欢别人问这个问题,因为大树底下不长草。他一般对这个问题讳莫如深。

继续阅读“昨夜,我看了半宿《金瓶梅》 | 瞎爷”

美墨贸易停战?这只是刚开始! | 顾子明

今天早上,“推特治国”的特朗普宣布,已与墨西哥达成协议,原定于下周一对其加征关税的计划,被”无限期暂停“(indefinitely suspended)。

这一场震撼全球经济的贸易冲突,终于被遏制住了。

根据随后白宫提供的协议内容,墨西哥将加强执法力度,美国将对越过边境寻求庇护的人送回墨西哥,由墨西哥提供就业、医疗和教育。

嗯,从协议的字面上来看,特朗普取得了一个巨大的胜利。

因为他上一次竞选口号中最知名的,就是由墨西哥负责出钱建一个墙(build a wall),但是他上台后的几年,墨西哥既没有出钱,美国自己掏钱的计划也被议会否决,这也成为了他2020大选的一个心病。

继续阅读“美墨贸易停战?这只是刚开始! | 顾子明”

一个80后的高考回忆 | 牲产队

又是一年高考时。

我是06届高中生,那一批应届生中,我们学校上了两个一本,我是其中一个。

另一个上的北交,农二代,研究生毕业后,进了一家央企,拿到了北京户口。16年前后,在回龙观买的房子。

当年,还有三个复读生,考上了一本。其中一个是我多年的好友,东北林大毕业后,校招进了南车。

14年的时候,在武汉以极低的内部价,弄到了一套房子,四五年后步入了管理岗。目前,事业有成,正张罗着在光谷入手二套。

上面这两位,典型的工科男,家底平平,但工作上勤勉,搭上了时代的末班车。如今,在同龄人中,算出类拔萃的。

我成长的时代,是信奉读书改变命运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们的老师,多数是借由中专或师范考试,端上的公家饭。

继续阅读“一个80后的高考回忆 | 牲产队”

它们带来慰藉的气息 | 瞎爷

去年今日的旧文

01

这几天临睡前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抱着kindle看《大明王朝1566》,前天晚上终于看完了。

对于明朝的历史,除了翻过当时明月的《明朝那点事儿》之外,我看得最多的是吴晗的《朱元璋传》和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再就是电影《绣春刀》。

看完《大明王朝1566》,心里的感觉很复杂。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很多历史书,或者历史类小说。

又忍不住想起了史景迁的《太平天国》序言里的那段话:

继续阅读“它们带来慰藉的气息 | 瞎爷”

如何安顿前女友的老公 | 瞎爷

端午节,八戒回了趟老家诸城巴山村。

八戒是个厚道人,他老父亲教育他,咱虽然在外面发达了,搁过去也是和咱们诸城康生张家、江青李家一样厉害了。但哪怕咱家财万贯,三妻四妾,但咱不能忘本,不能让乡里七邻八舍指着咱脊梁骨在后面戳咱。

但咱不能装大,回老家要在村口就下车,要走着步行回家,遇见老家的叔伯辈们大爷大娘,要行礼,要问好,要递烟。不能让人家笑话咱不懂礼数。

当年毛岸英回韶山冲,毛主席也是这样教育他的。

这真是革命传统代代传啊。

话说巴山村口有个亭子,搁过去就是那接官亭。八戒在那里下了车,让司机把那辆加长布加迪停在那里。然后让司机扛着带回家的五粮液茅台中华烟还有普洱茶,八戒走前头,司机走后头,慢慢地回家。

结果,就在村口遇到了隔壁家的二嫂。

继续阅读“如何安顿前女友的老公 | 瞎爷”

昨天下午我对着一株紫丁香发了一会子呆 | 瞎爷

01

我讨厌开长时间的会。会议但凡超过半个小时,基本上就开始是在扯淡了。

昨天下午,开会的当儿,我走出办公室,去外面的院子里透透气。碰见老园丁在浇花,我就问一株带蓝色花蕾的植株是什么,他告诉我是紫丁香。

我就对着这株紫丁香发了一会儿呆。

记起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校园里有一株丁香,夏天的晚上,从外面回来,老远走过去,都闻到香味,远远的一团白。

至今想起来,对大学的所有回忆,都不如这株丁香的记忆深。

当时还骚情,说将来写小说,名字就叫《还在丁香树下等你》。现在看来,真矫情。

去年还是前年,去杨葵的工作室,看到一幅画,是一幅水彩,还是工笔,一株树,开满了白色的鸽子般的白色的花,我就心生欢喜,在那副画前,站了好久。

继续阅读“昨天下午我对着一株紫丁香发了一会子呆 | 瞎爷”

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 瞎爷

01

昨天本来是周四,芒种,高考的第一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认为是周二,就好像前天刚过了周一一样。直到下午,才有人提醒我,说是周四,我才恍然大悟,然后一直叹息:今天居然是周四了。今天居然是周四了。像祥林嫂一样。

然后,今天自然是周五了。

其实我舌头底下,或者你舌头底下都有一句话:年岁不饶人。

继续阅读“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 瞎爷”

中国的“外交伙伴” | 顾子明

2019年6月5日下午,在大克里姆林宫,中俄元首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这是继1994年中俄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1996年提升为“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11年提升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来,中俄伙伴关系的再一次突破。

说到中国眼花缭乱的各种“伙伴关系”,很多朋友可能看起来都是一头雾水,今天政事堂就来科普一下,中国的伙伴关系都包含着什么意义。

说到“伙伴关系”,这玩意其实并非中国原创,而是由美国搞出来。

继续阅读“中国的“外交伙伴” | 顾子明”

谁押中了今年的高考作文? | 顾子明

随着2019年高考作文题目的公开,今天微博上瞬间掀起了人民日报和共青团“押中”高考作文的热门话题。

起因,是就在高考前一天,共青团与人民日报的微信公众号,先后发布了一则“老师说,你们再看看卷子,我再看看你们”的推文。

继续阅读“谁押中了今年的高考作文? | 顾子明”

爱与了解 | 瞎爷

今天是2019年的6月7日,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周五,一年一度的高考日。

可怜天下父母心。祝所有的考生都能如愿以偿。

感谢两千多年以前投江的屈子大夫。今天我们过节纪念他。

01

昨天写了一篇《关于高考的闲言碎语》,谈了一些我对于高考的零碎的认知。

有位叫“一个都不能少”的朋友留言说:

批评一下瞎爷,说了教育不说重点,给大家指了条路,继续在这里功利世俗下去,没错,但是不够好,我来说两条。

第一条,教育,最大的价值是教你认识世界,独立判断,然后是学会学习的技能。

第二条,互联网,曾经以为互联网能够大开民智,让社会飞速发展,结果发现其实没用,只能让蠢人更蠢,聪明人更聪明,原因参见第一条,问题出在教育。

就这样…

继续阅读“爱与了解 | 瞎爷”

你正准备出门,却看见邻居在走廊里 | 瞎爷

今天6月6日,芒种。

朱伟在微博上说:

今日农历四月二十三,陆游当年诗:“飐飐荷离水,翩翩燕出巢。苔添雨后晕,笋放露中梢。世路千重浪,生涯一把茅。款门僧亦绝,无句炼推敲。”“莫笑茅庐迮,何曾厌日长。饭余飧酪滑,浴罢葛巾凉。落日桐阴转,微风栀子香。贫家犹裹粽,随事答年光。”“飐飐”是摇动,“回风育其飘忽兮,回飐飐之泠泠。”是西汉刘歆《遂初赋》中的句子。陆游诗中还用飐飐:“摇摇楸线风初紧,飐飐荷盘露欲倾。”楸树垂条如线,称楸线。款扣是敲门,迮(zé)是紧迫、狭小,“峡内淹留客,溪边四五家。古苔生迮地,秋竹隐疏花。”是杜甫诗。飧(sūn)者美主人之食,酪是奶酪或果酪。“葺茅为我庐,编蓬为我门。缝布作袍被,种谷充盘飧。”是白居易诗。葺(qì)是覆。该包粽子了,生涯一把茅,随事答年光,闲适心态真好。“年光忽冉冉,世事本悠悠。何必待衰老,然后悟浮休。”也是白居易诗。《庄子﹒刻意》:“生也天行,死也物化。”“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其神纯粹,其魂不罢。”

好一个“世路千重浪,生涯一把茅。”

理想国发布的微博说,今天“宜等待,忌面面相觑”。

继续阅读“你正准备出门,却看见邻居在走廊里 | 瞎爷”

上帝说,要有光 | 瞎爷

01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高考开考日,作为一个参加过高考,也做过高考监考老师的人,我的基本看法是,总的来说,这个社会需要一种筛选机制,相对公平。

没办法,如果鸡巴没帮你,子宫没帮你,也就是说比如,如果你没有红色基因,没法代代传,高考还不失为一种相对公平的向上通道。

不过,如果你觉得高考定终身,那就是扯蛋了。

所以,一到高考,就所谓的堵路封车,不允许别人鸣喇叭,等等一系列出格的行为,那都是神经病的作为。

蠢货就是蠢货,大学也改变不了蠢货。有些人读了大学,只可能更蠢。

继续阅读“上帝说,要有光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