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的艺术(三)| 顾子明

自古以来,交易能够取得成功,并不是我卖给你一斤优质大豆,而你卖给我两斤劣质大豆,甚至也不是我卖你一斤大豆,而你卖我一斤大米。

因此作为地主来说,想吃大米就自己种大米,想吃大豆就自己种大豆,效率从来就不是地主考虑的问题,可控和自家庄园的生产体系,才是更要重视的问题。

而此类交易真正的获益者,是赚取中间差价的中间商,所以,生产率和资源配置之类的专有名词,便成为了中间商们的口头禅。

有错吗?谁都没有错,只不过地主和中间商的屁股不一样罢了,所以中国自古以来,地主当政的时候,中间商都是被打击的阶层,嗯,花式吊打,一贯如此。

继续阅读“交易的艺术(三)| 顾子明”

广西一步错,步步错…… | 岱岱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9496

俞敏洪的新麻烦 | 王朴石

寒假要来了,教育机构的春天也来了

2018年的最后一天,教育部联合各部委下发了《中小学生减负措施》,俗称减负三十条。

减负喊了这么多年,大家也都麻木了。郝大星的老婆也经常给他减负,以前一个月交3000块家用,现在可以每周交900块。

但是这一次,教育部换思路了,从培训机构入手来解决这件事。新的减负条例最重要的两条是:

培训机构参与教学的老师应持有教师资格证;严禁在职中小学老师到培训机构兼职。

今年8月,国务院就已经下发类似的文件。花旗立刻下调了美国上市的新东方和好未来的股价评估,并表示:

继续阅读“俞敏洪的新麻烦 | 王朴石”

不慌张 | 瞎爷

01

昨天吃晚饭的时间档,去看了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结果电影在后半部分从2D变成3D,看得我生理不适,有恶心呕吐的感觉,好不容易坚持到最后结束。

怎么说呢,这是一部很认真的电影,每一帧画面都拍得很认真,但讲故事讲得很吃力。

我没看过导演的第一部电影,但这部电影,显得过于用力,完全没有轻松感,整部电影看下来,让人觉得像进入了黑暗的山洞,或者像背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即便是到了最后,也放不下来。

有人说,这部电影,其实是部不错的文艺片,它的被诟病,是因为过度营销。

在我看来,它是被资本绑架了。

继续阅读“不慌张 | 瞎爷”

央行放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 | 顾子明

今天,是上周五晚间,央行降准“放水”的第一个交易日,在上午新基建和下午旧基建的轮番带动下,各大指数轮番上涨。

但是,朋友圈那些金融和地产从业者们,爆炒了一个周末的“降准利好”并没有出现,在金融和地产板块的压力之下,上证50却最终以跌0.01%收盘……

我大A股终于在昔年降准后,没有再一次启动金融和地产,不按套路出牌了。

继续阅读“央行放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 | 顾子明”

成年人必读:关于性的五个真相 | 陆拾一

PS:这篇文章曾经暂删,后台好多粉丝留言想看,所以今天重新发出来给大家。没有看过的朋友,也可以看一次。

 1 

每次写完两性文章,后台会收到很多相关问题。对于部分成人年而言,“性‘非但没能成为一种情感享受,反而成了一种伤害。 

为什么?成年的我们拥有了选择性的权利,但若你不具备了解性的思维,那么性对于你而言是负担,怀疑,意味,风险。

 

性到底是什么?其实挺难用三两句话讲明白。人这辈子啊,生在床上,死在床上,欲仙欲死也在床上。下半身做床上的事,上半身想床上的事。日日夜夜,夜夜日日,到老。

继续阅读“成年人必读:关于性的五个真相 | 陆拾一”

女打字员的花样年华 | 猛哥

 

1

陕北,自古穷。

直到1984年,新华社发了一条电讯:“陕北有煤海,质优易开采”。

原来两年前,陕西185煤田地质勘探队报告说,陕西榆林“北六县”7894平方公里的土地下蕴藏着877亿吨煤。

煤,“黑金”是也。

地下挖个洞,扒拉扒拉,日进斗金。

神木、府谷、定边、靖边和横山五个县,以及榆阳区,都位于榆林北边,合称“北六县”,因为矿产资源丰富,被称作“中国的科威特”。

继续阅读“女打字员的花样年华 | 猛哥”

一文看懂权健帝国如何崩塌 | 唐三角&吕蓓卡 8字路口

1968年6月的一天,一名叫束必和的男婴出生在江苏盐城的一个普通农村,丰城县裕北村。束是个少见的汉族姓氏,但在当地常见。它由疎氏所改,束氏后人奉汉宣帝太子太傅疎广为始祖。

近代的束氏名人大概要算束云章,在民国时任职中国银行郑州分行的行长,掌握一方财政。死后,蒋委员长亲挽:志业长昭。

1968年是世界学生运动的高潮,自然也包括文革。这个年份出生的束必和,不要说教育,连吃饱肚子都是奢望。上帝关上门的同时,也给你挖了一个坑。

继续阅读“一文看懂权健帝国如何崩塌 | 唐三角&吕蓓卡 8字路口”

苹果股价的暴跌,只是开始 | 顾子明

过去三个多月的时间,苹果市值蒸发4000多亿美金,相当于蒸发了一个腾讯。随着最新一季的财报出台,在前日大跌10%,虽然次日在A股的强势带动之下,报复性上涨4%,但市场对于苹果的增长依然保持担忧。

甚至有朋友还根据诺基亚、黑莓和苹果的股价走势,来对经济周期进行判断。

说起来,虽然用苹果来评估经济周期并不客观,但是的确可以看到几个问题。

继续阅读“苹果股价的暴跌,只是开始 | 顾子明”

交易的艺术(二) | 顾子明

感谢你点开次条,本篇文章大概几天后,以及几十天后,会被拿出来吹牛逼的。


全球交易,从交易双方身份的角度,有两种主要方式

第一种,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直接交易。

第二种,是双方委托代理人进行交易。

过去几十年以来,全球的主要交易模式,都是第二种。

这就像之前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

儿子问爸爸,为什么好好的马路拆了修,修了拆,爸爸说,冰箱里面有块肉,你把他拿过来,儿子拿过来之后,爸爸说,你再把他放回去。

来来回回几遍之后,爸爸问儿子,看你手上是不是沾了很多油?

委托代理人进行的交易,就会出现这个问题。

继续阅读“交易的艺术(二) | 顾子明”

我初初见你时,你身上是有光的 | 瞎爷

今天是腊月初二。

在一天的时光里,我最喜爱清晨。就像庄雅婷说的:我喜欢清晨,一如喜欢大病初愈后的神清气爽。

我最害怕黄昏,黄昏来临的时候,会带来一种死亡的气息。就像毛姆说的黄昏的感觉:生命的尽头,就像人在黄昏时分读书,读啊读,没有察觉光线渐暗;直到他停下来休息,才猛烈发现白天已经过去,天已经很暗,再低头看书却什么都看不清了,书页已不再有意义。

继续阅读“我初初见你时,你身上是有光的 | 瞎爷”

婚姻的现实法则:该看几分钱?几分爱?几分性? | 陆拾一

 
《看穿男人三部曲》的文章里我提过一个概念,女性要通过嫁人实现阶级突破,不丢人。与此同时,男人通过娶妻来实现阶级飞跃,也无可厚非。这个概念在后台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今天理性地谈谈这个话题。理性下的产物必然显得冰冷,情感上接受不了的朋友也无需一惊一乍。

既然要谈,咱们就谈得赤果果一点。如果你抗拒,此刻就可以关闭页面。

继续阅读“婚姻的现实法则:该看几分钱?几分爱?几分性? | 陆拾一”

Android P HAL3 metadata中的BLOB stream size配置

问题描述


Android P HAL3版本,camera sensor metadata scaler.h中的BLOB stream size配置

 

解决方案


目前hal3,API2架构camera preview,capture时,default吃的是capture mode(scenario id=1).
相关camera cts测试pass的conditions有:
1.不能超过sensor full resolution (capture mode时的size).
2.能达到30fps.

继续阅读“Android P HAL3 metadata中的BLOB stream size配置”

Android Camera HAL3中预览preview模式下的控制流

Software:系统源码Android5.1

Camera3研读前沿:

当初在研读Camera1.0相关的内容时,主要围绕着CameraClient、CameraHardwareInterface等方面进行工作的开展,无论是数据流还是控制流看起来都很简单、明了,一系列的流程化操作使得整个框架学起来特别的容易。因为没有Camera2.0相关的基础,所以这次直接看3.0相关的源码时,显得十分的吃紧,再加上底层高通HAL3.0实现的过程也是相当的复杂,都给整个研读过程带来了很多的困难。可以说,自身目前对Camera3.0框架的熟悉度也大概只有70%左右,希望通过总结来进一步梳理他的工作原理与整个框架,并进一步熟悉与加深理解。

继续阅读“Android Camera HAL3中预览preview模式下的控制流”

高通camera框架:初理解之三_HAL3.0简介_整理

HAL3.0  Frameworks层总体框架

v3将更多的工作集中在了Framework去完成,将更多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从而与HAL的交互的数据信息更少,也进一步减轻了一些在旧版本中HAL层所需要做的事情,也更加模块化。

下面以initialize为起点进行分析:

Camera2Client后会进行initialize操作,完成各个处理模块的创建:

继续阅读“高通camera框架:初理解之三_HAL3.0简介_整理”

租金个税抵扣,受伤的会是谁? | 顾子明

后附《租金个税抵扣,背后的产业升级》完整版

房客:“房东,需要你的证件,这样租金可以抵扣个税。”

房东:“如果你抵扣个税,我未来就可能要补税,那么就要涨房租。”

2019年1月,新个税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支出可以抵扣,本身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儿,但却引发了房东和租客之间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引发了巨大的讨论……

相信作为政事堂的老读者,对税收抵扣背后的“转移支付”,早就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不过说起来,广大的普通房东们,短期对此并不用担心。

继续阅读“租金个税抵扣,受伤的会是谁? | 顾子明”

蘑菇或者一根葱的年度陈情 | 瞎爷

醒来看手机上的万年历,今天是2019年的1月6日,腊月初一。心里就咯噔一下,啊,居然就腊月了!

然后就想到了《白毛女》里的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日子真的是掰着手指头数,数来数去,日渐稀少,就像手里掬起的一捧水,一捧沙。总是从你指缝里溜走,你眼睁睁地看着它溜走,徒唤奈何。

继续阅读“蘑菇或者一根葱的年度陈情 | 瞎爷”

交易的艺术(一) | 顾子明

交易的艺术,对于玩家来说,并不在于迅速的亮出自己的底牌,而在于不断的试探。

这就像军队作战一样,极少有名将在不进行接触战的前提下,就All In 搞出一波大决战。

因为对于无论是交易还是战争,最大的问题,在于解决信息的不对称。

而不断的小规模的摩擦和接触,则是双方获取信息的最佳来源。

继续阅读“交易的艺术(一) | 顾子明”

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基本盘 | 牲产队

从拉萨出发,沿318国道一路向西,过拉孜县,经桑桑兵站,转向北,绕打加措(措:藏语中湖的意思),翻如沙山口,再向北,会抵达一个叫做孔隆的小镇。

说是镇子,其实算上散落在外的帐篷,总共百十户人口。

由于交通的原因,镇上用电常年依靠太阳能电板,遇上雨季,电力供应就变得异常紧张。

于是,老人们出动,拾些牛粪,对付严寒。

年轻人不多,派出所有些,学校有些。一到周末,老师们到措勤县或昂仁县歇脚。路上耗费的时间,得大半天。

而警察同志,职责所系,需要留守 。

偶尔,我们项目组下山后,会在镇上的小酒吧歇脚。传统的藏式壁画下,几杯酥油茶,熏得人软软的。

继续阅读“他们不了解我们的基本盘 | 牲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