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 兽爷

2020-03-14

1969年5月,39岁的巴菲特决定退休。

那时美国股市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巴菲特的合伙公司也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但他本人却觉得事情正在起变化。

他在1969年年初给股东的信里说,去年我觉得公司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差,结果我们收益率却是惊人的58.8%。

事实证明我错了,但这种结果完全是变态的。

股神巴菲特的投资故事在中国耳熟能详。幼年时他就向邻居卖报纸赚钱,11岁炒股,20岁时考入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拜师格雷厄姆门下。

格雷厄姆是位大家,理论知识很丰富,大萧条里抄底抄到半山腰,倾家荡产。

继续阅读“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 兽爷”

一封永远无法抵达的信 | 兽爷

2020-03-10

今天凌晨,武汉协和医院儿科医生林鸣发了一个微博,他说:

对不起,我撒了个谎。

林医生在2月3日凌晨2点坐诊时,遇到老奶奶徐美武。她在发热门诊陪患上新冠的64岁儿子五天四夜,才帮儿子等来一个床位。

把儿子送进隔离病房后,老奶奶自己排了一个通宵检查CT。当时给老奶奶检查CT的,正是林鸣。

给徐美武开检查单时,林鸣才发现这位老奶奶已经90岁了。

很难想象,这位本应在家享受天伦的老人家,在门诊怎么熬过这五天的。老奶奶告诉林医生,她已经90岁,无所畏惧了。只要儿子能康复,她这点苦又算什么。

继续阅读“一封永远无法抵达的信 | 兽爷”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 兽爷

2020-02-27

上周,欧洲社交网络上热传一段名为《你会如何反应》的小视频。

布鲁塞尔通勤高峰,三位同胞登上地铁。两位外国女性注意到他们,马上开始谩骂并用脚飞踹他们的行李箱,要求他们下车。

外国女性歇斯底里时,一些乘客看不下去了,站出来痛斥其言论:

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人,不要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攻击他人!

三人后来下车了。旁观的乘客都非常生气,开始与那两位外国女性展开激烈辩论。一位外国小姐姐竟然哭了,她说:

你伤害了他们。他们真的很有勇气!仅仅10天,他们就建成了一个医院!

还有一对外国夫妇,更是在到站下车时对他们说:

你躲开!我来自CHINA!

视频拍摄者乔纳森后来现身了。视频中的两个外国女性是演员,另外三位也是按剧本演出。但其他乘客完全不知情,视频里都是他们的真实反应和感受。

疫情蔓延到全球后,人们对病毒的恐惧超过了病毒本身。

继续阅读“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 兽爷”

过于漫长的冬天 | 兽爷

2020-02-25

昨天,是湖北省十堰市封城的第三十天。

下午两点,花果街道铸一社区的工作人员和铸一新村小区的楼栋长敲开36栋10单元502号的房门。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开门的是一位只有5、6岁大的小男孩。他和自己71岁的爷爷谭民华共同生活,父亲谭毅在柳州居住。

当工作人员询问小男孩爷爷在哪里时,小男孩回答到:

已经死了几天了。

工作人员在卫生间发现了老人的遗体,嘴角还有渗出的血迹:

继续阅读“过于漫长的冬天 | 兽爷”

我们不能再摔倒了 | 兽爷

2020-02-11

这两天最魔幻的消息,还是从武汉的发布会上传出来的。

先是前天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焕春在发布会上的那句口误:

新冠病毒属于SARS冠状病毒。

数据还是几个星期前人们就知道的数据,但结论让人困惑且恐慌。

发布会后,媒体追问下,陈教授才改口了:

可能是口误,或者有一点错误,少说了“相关”两个字。

这可不是一点小错误。

然后就是昨天的发布会,说武汉户数排查98.6%,排查出1499名重症患者全部住院了。

人民日报就这条消息发了条微博。我早上起来看了下,底下有5.5万条评论。似乎这没排查到的1.4%的人,都在评论区里了。

继续阅读“我们不能再摔倒了 | 兽爷”

这不是保大保小的事 | 兽爷

2020-02-13

一位湖北潜江的朋友和兽爷说,最近他们全家每天吃完饭,都喜欢坐在门口。别人是看星星看月亮,他们是一家人盯着太阳看。

他是小龙虾养殖户,有200亩虾塘。如今,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疫情赶紧结束,其次就是气温不要再上升了。

天一热,虾塘里的小龙虾就会增加活动量。动得多,就吃得多。

往常,他们都期盼温度更高一点,到了四月,小龙虾的旺季就开始了。湖北小龙虾产量占了全国一半,潜江则是重要的产区,那时,全国销售商都会涌上门来。

在湖北严峻的大环境中,潜江是最特别的县级市。潜江书记冒险,1月17日上午开始收治发热病人,并第一时间终止所有娱乐活动、出台严格的禁足命令。当时反对声音极大,但如今,除了神农架林区外,潜江是全省确诊病例最少的城市,截止今天,只有94例。

但如今,疫情正以其他方式影响着这个城市。

继续阅读“这不是保大保小的事 | 兽爷”

我们的信使走了 | 兽爷

2020-02-07

 

2020年2月7日凌晨,武汉中心医院宣布了李文亮博士的死讯。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他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学科监护室去世,享年34岁。

按照医院发布的消息,李文亮的死亡时间为2月7日2点58分。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李文亮是在2月6日19点多进的抢救室。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生命时报》是最先报道李文亮死讯的媒体,其报道中,死亡时间为21点30分。

《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多次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直到23时56分最后一次致电,消息仍是在抢救中。

2月7日凌晨,守在抢救室门外的《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报道中说,自己是在2月7日00点04分,获悉李文亮去世的消息。

继续阅读“我们的信使走了 | 兽爷”

等到不戴口罩的那天 | 兽爷

2020-02-06

1918年3月4日,美国堪萨斯州一座军营发生流感。

很快,欧洲也出现大量患者,但都不严重。症状多是头痛高烧、肌肉酸痛和食欲不振而已。

到了秋季,流感开始露出獠牙。时值“一战”尾声,大批士兵从前线回家,跟随他们身后的,是这个沉默杀手。

这场流感造成全世界十亿人感染,数千万人死亡。因为当时西班牙媒体可以自由地报道本国的流感疫情,导致外界误认为“瘟疫”起源于该国。最终这次流感被荒诞地命名为:

西班牙流感。

这个美国人的锅,西班牙人一背,就是一百年。

继续阅读“等到不戴口罩的那天 | 兽爷”

一定要扛下来​ | 兽爷

2020-02-05

这两天看到了最泪目的两条微博。

一条是武汉患者的求助信息。下面有人评论说,自己的亲人刚去世,空出一张床,现在给医院打电话,也许能住进去。

另一条,是武汉协和医院小儿内分泌林医生发的微博。

他说,2月3号凌晨,一个90岁的老奶奶独自来找他做体检。他很好奇,问怎么没人陪她一起。

老奶奶说自己64岁的儿子被感染肺炎,住在重症监护室。家里人怕被感染,但她已经90岁,无所畏惧了。

老奶奶的儿子跟另一位微博网友“卖大叔的白菜”住在一个隔离病房。

“卖大叔的白菜”说,最开始,老奶奶的儿子住在发热门诊,并没有病床。在发热门诊的五天里,老奶奶一直在抢救室病床前坐着,紧紧握着上着呼吸机的儿子的手。

继续阅读“一定要扛下来​ | 兽爷”

被殴打的医生:我们共同的敌人只有一个 | 兽爷

2020-01-31

38岁的高医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撤离前线。

1月29日晚,武汉第四人民医院古田院区12楼隔离病房,一位男子因为岳父患病毒性肺炎去世,对胸外科高医生进行殴打,导致高医生多处软组织损伤、跟腱断裂,一旁阻拦的王护士长也因此受伤。

新京报援引患者家属表示,去世的老人是1月27日住院的。29日晚10点左右,老人情况恶化,家属呼叫医护人员抢救,不久后老人去世。

这位患者家属表示,去世老人的家属一直在哭,称只有护士在抢救。

继续阅读“被殴打的医生:我们共同的敌人只有一个 | 兽爷”

一个武汉疑似病人的五天 | 兽爷

2020-01-24

两日内,武汉对新冠肺炎的斗争连续升级,终于成为一场全民战役。很短的时间内,大量的资源被调集起来,支援武汉。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此刻,在风暴眼的中心,医疗资源的匮乏,还是让不少疑似病人求助无门。

一位新冠肺炎疑似患者的儿子申先生告诉兽爷,他63岁的父亲其实已经得到医生的口头确诊。只不过因为试剂盒匮乏,老人始终没有接受核酸检测,没能成为真正的确诊病例。

继续阅读“一个武汉疑似病人的五天 | 兽爷”

一笑重逢二十年 | 兽爷

这个世纪的第一天,我是在球场上过的。

那会还在上学,浑身的精力,在球场上嚯嚯一天,都发泄不完。踢完球就晚上了,我们五个男生女生出去看电影,庆祝新世纪的来临。

电影名字和内容早就忘了,只记得看完后已是12点。我们沿着铁轨溜达回去,南方的冬夜阴晦潮湿,但一点都不觉得冷。

校门早就关了。我们绕到球场后的围墙,两米多高的围墙,那会一个箭步就爬上去了。

只是当我们三个男生跳下去的时候,墙脚下守着的,是学校保卫处的姚叔。

继续阅读“一笑重逢二十年 | 兽爷”

卖影子的人 | 兽爷

引发上上一轮房地产调控的,其实是个偶然事件。

两个政治站位不高的房企,想要挣最后一个铜板,在2010年两会期间抢了地王,引得总理冲冠一怒,最后改变了中国房地产的历史进程。

那两家没有流道德血液的公司,其实都是国企——中国兵器和远洋地产。他们后来拖累的,不仅仅是房地产业,而是整个经济体。

2010年楼市调控的两年后,我一个人沿着北中国的重要港口,转悠了一圈。

在青岛港的铁矿石堆里,我跟萍水相逢的卡车司机一起侃大山;在秦皇岛港的指挥中心里,我跟调度员在环形走廊里抽烟、看海;在海运交易市场大厅里,焦虑的贸易商问我:

政府会再来一个四万亿吗?

继续阅读“卖影子的人 | 兽爷”

大象踩了他一脚 | 兽爷

2017年9月4日,华为总裁办发出了一封由任正非签署的电子邮件。这封邮件里,一名叫梁山广的员工,因为举报内部创新造假,被任正非点名升职两级,并指派一名高管保证他:

 

免受打击报复。

 

 

这封邮件鼓舞了华为上上下下很多人。也是那一年,一个“胖子”,在会议室门口堵住了任正非。

 

这个人叫李洪元。他也要“清君侧”,反映自己部门的情况。

 

但任正非告诉他,先找别的领导反映。李洪元就给任正非讲了范睢说秦昭王的典故。在这个典故里,范睢是绕过丞相反映问题的。

 

这故事很感人,但并没有打动任正非。

 

继续阅读“大象踩了他一脚 | 兽爷”

公鹅和母鹅 | 兽爷

“黄老板是不是又要出来了?”

今年愚人节,香港联交所一开盘,国美零售的股价突然大涨。家电业投资者议论纷纷,他们仿佛又嗅到了黄光裕的气味。

虽然这几年每过一段时间,黄光裕要出狱的新闻,都会被媒体拿出来炒作一遍。但这次好像真不一样了。

果然,国美投资关系总监在香港跟媒体说,黄老板明年会出狱回归,我们一直向他汇报战略转型的进展。

鸡血只维持了半天。到了下午,这位总监就辟了自己的谣:

媒体听错了,黄光裕刑期没有变化。

过去几年,“黄光裕出狱”是媒体喜欢定期炒作的两个大新闻之一。有一次传得有鼻子有眼,我问黄老板之前的律师,他说:

谁会为一个商人出头?

继续阅读“公鹅和母鹅 | 兽爷”

一路向北 | 售楼处

胡先生是个美国工程师。为了帮助中国的矿产事业,25岁时就带着新婚妻子,不远万里,来到天津,成为开平煤矿的技术顾问。

在中国四年,他走遍了北方大地寻找金矿。他见过李鸿章,救过民国总理唐绍仪的女儿,也差点被义和团炸死。

这位叫胡佛的年轻人,在30年后成为美国第31任总统。

当年的邻居都说,胡佛两口子天津话很麻溜。兽爷脑海里经常浮现出胡佛两口子在白宫的对话:

姐姐,介事儿倍儿哏儿。

继续阅读“一路向北 | 售楼处”

爱情的枪 | 兽爷

李国庆摔杯前,中国最有名的摔杯事件,发生在两年前的北京万达文华酒店。

那天王健林和孙宏斌搞了个世纪交易。发布会前,有人听到贵宾室里传来摔杯子的声音,富力的名字也从海报上撤了下来,媒体猜老王因富力坐地压价,气得摔杯子。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签约前一天,富力老板张力仍在摇摆,他不知道老王为何要把万达资产割肉卖掉,因而一直没敢确定是否要买万达的酒店。

签约前夜,王健林通知孙宏斌,张力又放他鸽子了。孙表示融创可以全接盘。

第二天签约现场,富力老板张力依然出现了,说要买。下午四点,签约时间到了。王健林通知孙宏斌,张力又不买了。

正当俩人在会议室确定最终合同的时候,富力另一个老板李思廉推门而入。老王没什么好脸色,问他来干嘛。李思廉说来签约啊。老王说不是不买了吗?李思廉说:

我堵车了。

孙宏斌赶紧说,卖吧,我都行。

继续阅读“爱情的枪 | 兽爷”

都挺好 | 兽爷

一个月前,世界科技互联网圈的两位领袖坐在了一起。

马斯克和马云,两个除了姓氏、性别和有钱外,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点的男人,在上海就AI、火星开发、教育等内容,展开了一场史诗级的尬聊。

现场气氛热烈,各种金句在中美两国网友之间传颂。彭博社记者后来说,像关了助听器的两个老大爷在相互吐槽。

比如马斯克认为生命现在第一次有可能离开地球生活,要抓住机会,但火星人马云说,我们应该把地球上的事整明白;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但马云认为人工智能最终是:

为人民服务。

 

继续阅读“都挺好 | 兽爷”

消失的时代先锋 | 兽爷

9月18日14时25分,伦敦。一个中国男人被抬上救护车,他倒在自己家中的地下室里,身边散落着一地酒瓶。

当晚22时20分,这位男子不幸被宣告死亡,终年48岁。死因是突发心脏病、急性胰腺炎引发的器官衰竭。

这位悄无声息死去的中年男子,是一位亿万富翁。他的名字叫张振新,低调的先锋系掌舵人。

继续阅读“消失的时代先锋 | 兽爷”

是他是他还是他 | 兽爷

20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金融风暴就来了。温总理在后来被安邦收购了的华尔道夫饭店给美国人说:

在经济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中国也需要信心。那年,成都楼市的成交量骤降四成, 市领导于是把当地几家大开发商找过去:

搞个提振成都人民信心的项目。

成都会展旅游集团董事长邓鸿说,我们目前只有一个海洋乐园项目。

说是海洋乐园,其实只是个室内游泳池。

接到这个任务后,邓鸿刚开始也不知如何用建筑提振信心。他去了一趟迪拜,看到建造中的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有了顿悟:

成都需要一个能和迪拜塔齐名的建筑。

继续阅读“是他是他还是他 | 兽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