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听“人渣”的故事 | 猛哥

 

写在前面:

此处“人渣”特指犯下残忍命案的凶手,正当称呼应为“犯罪嫌疑人”或“罪犯”。

本文不为抬杠,作为一个前媒体从业者,不吐不快而已。

 

1

 

我读书不多,没什么文化,懂得一点道理也都是跟别人学的。

刚入行时,先跑社会新闻,打打杀杀居多,常跟两类人接触,即:受害人(或家属)和施害人。

前者,本已身心俱戕,深怕造成二次伤害,但从专业主义出发,又不得不刨根问底,十分纠结。

后者,如何取得Ta 们的信任,让Ta 们真实客观地讲述作案缘由,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尴尬的是,这两类采访都不被理解。记者要么被骂冷血,吃“人血馒头”;要么被骂博眼球,给凶手“洗地”。

继续阅读“我想听“人渣”的故事 | 猛哥”

此次贸易磋商,影响三大走向 | 岱岱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0702

秦岭真有“虎”(修订版) | 登峰造极520 猛哥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0682

交易的艺术(四) | 顾子明

一场成功的交易,艺术在于各取所需。

沙特国王萨勒曼配合特朗普打压油价,损失大不大?

当然大!

作为全球的油霸,国际油价每跌一美元,经济上全部靠石油的沙特,每天的收入就要少千万美元,背后引发的国内政治博弈,更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沙特国王依然愿意配合特朗普。

原因很简单,在跟特朗普的交易过程中,能够轻松的清洗国内过去与美国合作的“中间商”,这对于政治人物的国王萨勒曼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同样,土耳其的埃尔多安跟特朗普摩擦式交易,损失大不大?

继续阅读“交易的艺术(四) | 顾子明”

我的理想是去新西兰放羊 | 瞎爷

01

昨天下午,有朋友从北京过来广州,出差,我们约了在太古汇见面聊天。

之所以在太古汇,是因为那里有方所书店,有吃饭的翠园,再就是那里是个浮华所在,有无数的美女和奢侈品,倍有面,能满足我对浮华世界的美好想象。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整个广州城,我就熟悉那里。还是就是,整个地方对见面的双方,都是个相对中立的好选择。

所以,我常常开玩笑,那是我的会客厅。

继续阅读“我的理想是去新西兰放羊 | 瞎爷”

高考成了一门生意 | 王朴石

神州遍地是黄金

2018年12月27日,教育部突然发布文件,除了专业的美院和艺术院校,综合类院校的美术专业就不组织校考了,而是采用联考成绩。

这就像高考前夕,突然有通知说高考取消,凭期末考成绩上大学。

这一天,大部分省份的联考已经结束,很多考生都懵了。大部分人都赶紧选择专业的艺术院校,希望通过这些学校单独组织的校考获得第二次机会。

艺术生们没想到,国内八大美院的报名通道,被一家小公司垄断了。

继续阅读“高考成了一门生意 | 王朴石”

有些人在顺应历史,有些人在改写历史 | 顾子明

有些人在顺应历史,有些人在改写历史。

1949年12月16日,在新中国刚刚成立两个月后,毛泽东历经10天的长途旅行,应邀抵达了中共领导人们心向已久的莫斯科。

随着中共代表团的抵达,当天下午6点,斯大林携苏共全体政治局委员,在他的小会客厅,专门摆了一场“鸿门宴”恭候毛泽东。

在这场高谈阔论快结束的时候,斯大林对毛泽东说:“你这次远道而来,不能空手回去”。

听到这句,毛泽东知道,这是斯大林准备迫使自己,以中共领导人的身份,承认蒋介石政府和罗斯福政府之前承诺给苏联的在华特殊利益。

于是,毛泽东在开了个玩笑打岔之后,对斯大林说,“我想叫周恩来总理来一趟。”

这令斯大林非常不满,他严肃的拒绝了毛泽东的建议,这也引发了两位领袖的巨大分歧。

继续阅读“有些人在顺应历史,有些人在改写历史 | 顾子明”

不“玩”男人,从我做起 | 陆拾一


 1 

有时候男人挺没意思,越来越觉得没自己好玩!我曾经对闺蜜说,我可以死在男人手里!但前提是他要么帅死我,爽死我,好死我……但事实却是,大多数男人都贱死我!

所以啊,友情提示下各位,如果你目前的情感生活还较为和谐,请烧高香吧!没点后路别乱折腾,指不定下一个还不如目前这个呢!

熟悉我的朋友也知道,我从来不刻意写文章,营造一种积极向上的状态为你们打鸡血。我觉得天天喊口号“我们女人一定要活得精彩”的人,像神经病。

传销味道太浓了!

为什么觉得男人没意思呢?

比如,你遇见一个人,看着身强力壮,你特喜欢,特庆幸,脑子里幻想了一百八十遍跟他以后的幸福生活。在哪定居,你做什么菜给他吃,要几个孩子,如何与婆婆相处……

结果你们一上床,身强力壮的他立刻被打回原形。怎么那么差劲?写到这里,估计有人又要骂我,怎么你只知道想性?

继续阅读“不“玩”男人,从我做起 | 陆拾一”

交易的艺术(三)| 顾子明

自古以来,交易能够取得成功,并不是我卖给你一斤优质大豆,而你卖给我两斤劣质大豆,甚至也不是我卖你一斤大豆,而你卖我一斤大米。

因此作为地主来说,想吃大米就自己种大米,想吃大豆就自己种大豆,效率从来就不是地主考虑的问题,可控和自家庄园的生产体系,才是更要重视的问题。

而此类交易真正的获益者,是赚取中间差价的中间商,所以,生产率和资源配置之类的专有名词,便成为了中间商们的口头禅。

有错吗?谁都没有错,只不过地主和中间商的屁股不一样罢了,所以中国自古以来,地主当政的时候,中间商都是被打击的阶层,嗯,花式吊打,一贯如此。

继续阅读“交易的艺术(三)| 顾子明”

广西一步错,步步错…… | 岱岱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9496

俞敏洪的新麻烦 | 王朴石

寒假要来了,教育机构的春天也来了

2018年的最后一天,教育部联合各部委下发了《中小学生减负措施》,俗称减负三十条。

减负喊了这么多年,大家也都麻木了。郝大星的老婆也经常给他减负,以前一个月交3000块家用,现在可以每周交900块。

但是这一次,教育部换思路了,从培训机构入手来解决这件事。新的减负条例最重要的两条是:

培训机构参与教学的老师应持有教师资格证;严禁在职中小学老师到培训机构兼职。

今年8月,国务院就已经下发类似的文件。花旗立刻下调了美国上市的新东方和好未来的股价评估,并表示:

继续阅读“俞敏洪的新麻烦 | 王朴石”

不慌张 | 瞎爷

01

昨天吃晚饭的时间档,去看了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结果电影在后半部分从2D变成3D,看得我生理不适,有恶心呕吐的感觉,好不容易坚持到最后结束。

怎么说呢,这是一部很认真的电影,每一帧画面都拍得很认真,但讲故事讲得很吃力。

我没看过导演的第一部电影,但这部电影,显得过于用力,完全没有轻松感,整部电影看下来,让人觉得像进入了黑暗的山洞,或者像背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即便是到了最后,也放不下来。

有人说,这部电影,其实是部不错的文艺片,它的被诟病,是因为过度营销。

在我看来,它是被资本绑架了。

继续阅读“不慌张 | 瞎爷”

央行放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 | 顾子明

今天,是上周五晚间,央行降准“放水”的第一个交易日,在上午新基建和下午旧基建的轮番带动下,各大指数轮番上涨。

但是,朋友圈那些金融和地产从业者们,爆炒了一个周末的“降准利好”并没有出现,在金融和地产板块的压力之下,上证50却最终以跌0.01%收盘……

我大A股终于在昔年降准后,没有再一次启动金融和地产,不按套路出牌了。

继续阅读“央行放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 | 顾子明”

成年人必读:关于性的五个真相 | 陆拾一

PS:这篇文章曾经暂删,后台好多粉丝留言想看,所以今天重新发出来给大家。没有看过的朋友,也可以看一次。

 1 

每次写完两性文章,后台会收到很多相关问题。对于部分成人年而言,“性‘非但没能成为一种情感享受,反而成了一种伤害。 

为什么?成年的我们拥有了选择性的权利,但若你不具备了解性的思维,那么性对于你而言是负担,怀疑,意味,风险。

 

性到底是什么?其实挺难用三两句话讲明白。人这辈子啊,生在床上,死在床上,欲仙欲死也在床上。下半身做床上的事,上半身想床上的事。日日夜夜,夜夜日日,到老。

继续阅读“成年人必读:关于性的五个真相 | 陆拾一”

女打字员的花样年华 | 猛哥

 

1

陕北,自古穷。

直到1984年,新华社发了一条电讯:“陕北有煤海,质优易开采”。

原来两年前,陕西185煤田地质勘探队报告说,陕西榆林“北六县”7894平方公里的土地下蕴藏着877亿吨煤。

煤,“黑金”是也。

地下挖个洞,扒拉扒拉,日进斗金。

神木、府谷、定边、靖边和横山五个县,以及榆阳区,都位于榆林北边,合称“北六县”,因为矿产资源丰富,被称作“中国的科威特”。

继续阅读“女打字员的花样年华 | 猛哥”

一文看懂权健帝国如何崩塌 | 唐三角&吕蓓卡 8字路口

1968年6月的一天,一名叫束必和的男婴出生在江苏盐城的一个普通农村,丰城县裕北村。束是个少见的汉族姓氏,但在当地常见。它由疎氏所改,束氏后人奉汉宣帝太子太傅疎广为始祖。

近代的束氏名人大概要算束云章,在民国时任职中国银行郑州分行的行长,掌握一方财政。死后,蒋委员长亲挽:志业长昭。

1968年是世界学生运动的高潮,自然也包括文革。这个年份出生的束必和,不要说教育,连吃饱肚子都是奢望。上帝关上门的同时,也给你挖了一个坑。

继续阅读“一文看懂权健帝国如何崩塌 | 唐三角&吕蓓卡 8字路口”

苹果股价的暴跌,只是开始 | 顾子明

过去三个多月的时间,苹果市值蒸发4000多亿美金,相当于蒸发了一个腾讯。随着最新一季的财报出台,在前日大跌10%,虽然次日在A股的强势带动之下,报复性上涨4%,但市场对于苹果的增长依然保持担忧。

甚至有朋友还根据诺基亚、黑莓和苹果的股价走势,来对经济周期进行判断。

说起来,虽然用苹果来评估经济周期并不客观,但是的确可以看到几个问题。

继续阅读“苹果股价的暴跌,只是开始 | 顾子明”

交易的艺术(二) | 顾子明

感谢你点开次条,本篇文章大概几天后,以及几十天后,会被拿出来吹牛逼的。


全球交易,从交易双方身份的角度,有两种主要方式

第一种,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直接交易。

第二种,是双方委托代理人进行交易。

过去几十年以来,全球的主要交易模式,都是第二种。

这就像之前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

儿子问爸爸,为什么好好的马路拆了修,修了拆,爸爸说,冰箱里面有块肉,你把他拿过来,儿子拿过来之后,爸爸说,你再把他放回去。

来来回回几遍之后,爸爸问儿子,看你手上是不是沾了很多油?

委托代理人进行的交易,就会出现这个问题。

继续阅读“交易的艺术(二) | 顾子明”

我初初见你时,你身上是有光的 | 瞎爷

今天是腊月初二。

在一天的时光里,我最喜爱清晨。就像庄雅婷说的:我喜欢清晨,一如喜欢大病初愈后的神清气爽。

我最害怕黄昏,黄昏来临的时候,会带来一种死亡的气息。就像毛姆说的黄昏的感觉:生命的尽头,就像人在黄昏时分读书,读啊读,没有察觉光线渐暗;直到他停下来休息,才猛烈发现白天已经过去,天已经很暗,再低头看书却什么都看不清了,书页已不再有意义。

继续阅读“我初初见你时,你身上是有光的 | 瞎爷”

婚姻的现实法则:该看几分钱?几分爱?几分性? | 陆拾一

 
《看穿男人三部曲》的文章里我提过一个概念,女性要通过嫁人实现阶级突破,不丢人。与此同时,男人通过娶妻来实现阶级飞跃,也无可厚非。这个概念在后台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今天理性地谈谈这个话题。理性下的产物必然显得冰冷,情感上接受不了的朋友也无需一惊一乍。

既然要谈,咱们就谈得赤果果一点。如果你抗拒,此刻就可以关闭页面。

继续阅读“婚姻的现实法则:该看几分钱?几分爱?几分性? | 陆拾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