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欧盟重罚340亿!谷歌警告:Android可能不再免费!

欧盟宣布将对谷歌罚款43.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40亿元,理由是谷歌在原生Android系统强制预载Chorme浏览器和谷歌搜索引擎,涉嫌违反欧盟反垄断法。对此,谷歌CEO警告称,由于欧盟的决定,Android可能无法保持免费,或许将向手机厂商收取授权费。

欧盟对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Google)开出创纪录的43.4亿欧元(合50.6亿美元)反垄断罚单,并命令谷歌调整其业务,这可能让谷歌失去对手机这个该公司最大增长引擎的控制。

对于少数科技巨头的影响力,欧盟作出了迄今最严厉的指责,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周三认定,谷歌滥用其Android操作系统的主导地位推广并强化自己的手机应用和服务,尤其是该公司的搜索引擎;全球超过80%的智能手机都搭载了Android系统。

Android手机预装了谷歌应用和服务,包括谷歌搜索。竞争对手长期以来都抱怨,Android的主导地位让谷歌具备了不公平的优势,吸引用户使用谷歌的应用程序,然后利用应用数据来设计并推出有针对性的广告。欧盟表示,预装的应用阻止了其他竞争性的应用。

顾子明 | 央行怒怼财政部背后,新一轮放水和机遇在哪里?

近日,随着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撰文怒怼财政部的财政政策不够积极。

对此,很多金融界人士都认为,这场央行怒怼财政部,是新一轮放水的开端。网上还有人改了一张很有意思的图:

然后,今天财政部就针对央行的文章,进行了一一的反驳,出纳央行和会计财政在互相埋怨,并把矛盾公之于众,还真的挺有意思…….

那么,未来财政会积极灌水吗?水又会灌向哪里?

嗯,这个几乎所有金融口都会关心的问题,说来话长了……

我们可以先看最近一个很火的段子: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央行怒怼财政部背后,新一轮放水和机遇在哪里?”

你包叔 | 给你一个五星级的代价

7月13日上午,我和老赵蹲在一个200平米的大坑前,两根烟的时间里相对无言。

老赵五十岁了,工作是工程抢险,哪儿出事了,哪儿就有他给开发商擦屁股。工地上什么肮脏没见过。

看着眼前的废墟,老赵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话:

跑了这么多工地,没见过出这种事情的。

一天之前,杭州萧山,碧桂园前宸府项目边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早上六点,已经有人发现工地基坑坑壁上出现了裂痕;不到两个小时,基坑边缘路面塌陷。

你包叔看到,基坑下面的水泥桩都歪倒了,梁也断掉了。一辆黄色的小挖掘机被泥沙埋了起来,只能看到挖臂,就像变形金刚“大黄蜂”被活埋了。

继续阅读“你包叔 | 给你一个五星级的代价”

顾子明 | 从《我不是药神》,看医疗改革

这两天,被《我不是药神》这电影刷屏了,本来呢,这部片子在国家启动医疗改革之前的播出,令政事堂倍感欣喜,但是这两天看了几篇电影后对医改的评论文章之后,我却感受到一丝的恐惧之中。

原因无他,最近大量的媒体和自媒体,都将医药矛盾指向了中国对救命医药的高关税、进口药物的高审批周期,解释医药科研重金投入高周期的不容易,建议鼓励医药专利保护,以及支持引入民营医院来竞争。这些建议看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在为背后的国际医药集团给国内民众洗脑。

首先,我们要明白,全球的医疗资本势力之强,已经超越了除了美国之外的所有发达国家,堪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就拿美国来说,医疗资本的影响力,绝不在军工、石油、金融等顶级资本之下。特总全球毛衣战打得风生水起,结果对国内的医药巨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任何经济体,规模到了一定程度,是必要追求政治影响力并未自身利益进行扩展,嗯,这都是历史的必然。

继续阅读“顾子明 | 从《我不是药神》,看医疗改革”

中国手机往事

来源 | 腾讯深网    

作者 | 王潘     

编辑 | 高宇雷 康晓

加州和纽约,一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2018年6月24日下午,一脸标志性微笑的贾跃亭出现在Faraday Future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的总部,他告知全体员工FF完成20亿美元融资、并且自己将出任公司CEO的“好消息”。

就在同一天傍晚,6位中国来客从中国香港出发落地美国东岸纽约,他们穿着随意,佩戴着同一款TS尼龙墨镜行走在纽约街头,颇有现代版《教父》的感觉。第二天一早,他们将在位于曼哈顿中城的四季酒店为半个月后正式敲钟上市的公司进行路演。这6人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叫雷军,在路演结束后,他仍保持着一贯克制的微笑。

纽约街头戴墨镜的雷军一行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贾跃亭创办的乐视和雷军创办的小米,在手机和电视业务上激烈对垒。时至今日,乐视已经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由乐视开启的互联网电视模式却被小米发扬光大。如今小米正迎来它成立以来最好的时期,由小米开创的互联网手机模式也被学习和借鉴,只不过结局迥异,荣耀、一加等公司开花结果,魅族、锤子和360手机等公司则在苦苦挣扎,而更多的创业公司早已灰飞烟灭。

雷军、黄章、罗永浩、刘作虎、贾跃亭……这些创业者具有完全不同的特质,有的是高等学府学霸,有的却只有初中学历,有的之前职业是教师,有的则出自传统制造业公司。如今,他们或没落,或挣扎,或成功,这是他们十年间发生的故事。

继续阅读“中国手机往事”

海航非常48小时 | 兽爷

发布王健讣告的四个小时后,海航管理层向不知所措的员工下达了口头通知,让大家安静,不要妄意揣摩。

慌乱其实是从那天早上开始的。海航位于海口和北京的办公室,很多资料被管理层要求封存,各种消息在公司流传。

当时还没有几个人知道,最终出来的公告,是公司实际掌舵人去世的讣告。

继续阅读“海航非常48小时 | 兽爷”

海航的M15走了 | 兽爷

朋友早上对我说,今天上午海航总部一片慌乱,董事局很多宣传资料都封存了,似乎发生了大事,马上有一个公告要出来。

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个讣告。

半小时前,海航官方宣布,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在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

上个月,西班牙机密报报道过海航创始人陈峰去世的消息。后来很快被海航集团辟谣,没想到一个月后,走的是海航另一位创始人王健。

继续阅读“海航的M15走了 | 兽爷”

政事堂 | 凤凰涅槃的海航,与割袍断义的李笑来

昨天,新一届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了,还特设了中纪委、中组部、中宣部、网信办、公安部、司法部、最高法等七个协作单位。

这意味着从意识形态舆论控制,到取证调查批捕审判金稳委完全可以进行一条龙式的“服务”。

而转过头来的今天,就传来了两个有意思的事儿。

一个是资本大鳄海航的董事长王健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另一个是币圈首富李笑来的一个大尺度谈话录音被曝光。

本来呢,这俩事儿没啥关系,不过放在金融监管加强的背景下,就突然有些意思。

继续阅读“政事堂 | 凤凰涅槃的海航,与割袍断义的李笑来”

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意外身亡

海航集团官网发布一则讣告: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

海航方面表示:“为保证慈航基金会永续的生命力,海航高管在离职或离世后,将把通过股权激励制度获得的股权捐赠给慈航基金会。”(

政事堂 | 棚改货币化中止了,房价何去何从?

就像操刀这一轮改革的那位权威人士说的,只有危机到了最严重的的时刻,才能够倒逼改革。

针对于棚改货币化的终结,首先,我们要明白,这并不是今年六月份才匆忙定下来的政策,实际上从去年六月份开始,曾经国务院吹风会经常释放的货币化棚改加速的声音,就已经停止了。直到一年之后,国开行才从地方收回审批的权限,这意味着整个货币化棚改政策的终止,并不仅仅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继续阅读“政事堂 | 棚改货币化中止了,房价何去何从?”

你包叔 | 中年深圳之烦恼

十几年前,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走到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南下,还是北上。

深圳朋友对他说,南下来深圳吧,这是中国最平等的城市。大家都赤条条来到这里,再穷也可以在布吉的城中村落脚。不管有没有深圳户口,死了都能享受1830元的免费殡葬。

兽爷听说后十动然拒,头也不回地去了北京。

十几年后,当年中国最平等的城市深圳,也回不去了——这座城市正在举行着一场场轰趴,大多数人只能围观,无法加入其中。

一场轰趴是在6月21日的雨中进行。那天深圳的雨下得和书桓走的那天差不多,为了认筹深圳华润城润府三期,房产登记中心前开证明的人们排起长队。

官方发文辟谣,“打印无房证明排队5公里”、“婚姻登记处排队离婚买房”是恶意夸大歪曲事实,将会调查到底。

几天过去,官方也没说清队到底排了几公里。这又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741套千万豪宅,引来6776人认筹,摇号中奖率11%。

6000多人失望走出摇号处,认筹最多客户认了15个筹,3000万现金冻结在银行。

结果还是没有摇中。

这场轰趴源于政府的限购。润府的价格,已回到2016年。润府一期二手房价格最高到了十三万,三期备案价却仅为八万五,买到的人,等于喜提300万+。

继续阅读“你包叔 | 中年深圳之烦恼”

宋卫平北上 | 兽爷

过去一年,如果评选中国地产界四大热词,“抢房”和“摇号”肯定要入选。

限购依旧继续,但排队摇号抢房比比皆是。前不久的成都,中铁建一个300多套房子的项目,6万多人去摇号;招商一个项目600套房子,5万人摇号。

靠着房地产,我们应对了历次经济危机。这一次,在全国人民疯狂地摇号抢房下,我们又完成人类历史规模最大的债务转移。

继续阅读“宋卫平北上 | 兽爷”

老赖也有春天 | 兽爷

2017年春节长假一个晚上,海南三亚,中亚酒店。

十几个老中青在天台大堂吧坐成两桌,不咸不淡地喝茶吹水。他们从大陆各个角落迢迢而来,有当地官宦,也有打北京来的大哥,还有几个地产富豪。

其中一个地产富豪眼睛很大。十几天前,他开了一个“同袍偕行”的发布会,宣布150亿援交一个濒临破产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家。

当时没有人会知道,甚至“大眼睛”自己也料想不到,五个月后,他还会干一件将载入商业史的大事——拯救中国首富。

继续阅读“老赖也有春天 | 兽爷”

你包叔 | 感觉链家被掏空

2003年,顺驰一路狂飚的时候,孙宏斌突然创立了一家名为融创的公司,专做高端楼盘。

融创与顺驰同样激进,一年之后,销售额就达到了25亿。孙宏斌甚至认为,5年后,他将拥有两个顺驰。

两年后,孙宏斌将自己手头上的资产分成了顺驰A和顺驰B。他把顺驰A卖给了路劲,即便再多熬四五个月,就能拿到30亿回款,但顺驰已经枯竭了。

转让顺驰好几年后,接盘侠路劲董事长单伟豹还在吐槽孙宏斌。他说孙宏斌兜售顺驰前,已经掏空了这家公司,留下了一堆烂资产,把好的资产全装进顺驰B——融创里面了。

顺驰的失利成了孙宏斌人生的重要一课。融创因此学会了断臂求生,把收购来的成都著名烂盘蓝谷地和长春的项目马上卖掉变现,融创获得重生。

融创的“创”,来源于天津城投旗下的“天津创业环保”。天津的朋友告诉你包叔:

融创的第一桶金,来自与国企的眉来眼去。

2015年,天津一位女领导落马,牵涉了“建口”20多个官员,到现在仍有余波。

那时,孙宏斌还不知道,十年后,他将投资两家房地产以外的公司。一家是乐视,一家是链家。他也不会想到,自己将接连被掏两次。

世事好轮回。

继续阅读“你包叔 | 感觉链家被掏空”

春风又绿江南岸 | 兽爷


昨天夏至。据说这是每年的转折点,这天过后,太阳会走上一条回头路。

夏至前,中国股市就迫不及待地走上了回头路。

前天是2015年的股灾三周年。纪念股灾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就是在三周年日,把所有股票打折销售,让历史重演一遍。

于是前天股市,下午千股跌停。但兽爷的好朋友你包叔看上去却很高兴,他说他的股票下午一点都没跌——因为上午就跌停了。

辩证法奠基人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中国股市告诉我们,具有中国特色的股民,可以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股灾不可怕,可怕的是市场没有逻辑。有人说,三年过去,本来想系统总结一下经验教训,结果发现经验没多少,教训又多了。

大家像蝼蚁一样勤勤勉勉活着。一会儿股市过山车,一会儿楼市一声雷,一会儿汇市大跳水。

股、房、汇,这三个交易市场,是一个国家金融的命脉。

继续阅读“春风又绿江南岸 | 兽爷”

你包叔 | 天府向左,成都向右

2013年9月,一个浙江地产商跑到成都西北一百公里的北川新县城,拍了块地,要搞房地产。

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

北川是大地震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县城2.2万人只有8000多人活了下来,大半个县城都在土里埋着。政府重建了一个新县城,给每家都分了安置房。

人人有房住,比雄安还更早消灭商品房市场。谁还会买房?

继续阅读“你包叔 | 天府向左,成都向右”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 兽爷

“血汗工厂”第一次为中国人所熟知,是几个香港大学生在2008年搞的一个大新闻。

那些学生偶然看到玖龙纸业东莞工厂工人罢工的新闻,于是有组织有计划潜入东莞,躲在积满3厘米黑灰的工厂门口。有工人出来,就把对方拉到一边偷偷问。

这些图样图森破的年轻人,吃惊地“发现”,玖龙生产的每一张纸,都浸透了工人的鲜血。

继续阅读“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 兽爷”

你包叔 | 高考当然要靠自我奋斗

明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安徽大别山深处的“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学生,将结束一年暗无天日的生活,坐着车牌号为“91666”的大巴奔赴考场。

而在一个月前,北京史家胡同小学的学生们在奥体中心开了自己的校运会,多位奥运冠军坐阵,比赛解说员是央视骨灰级名嘴宋世雄。

小学常常被称为“人生的起跑线”。但很多时候,大部分人根本不在一个赛道上。

即便在北京,学校也被分为“牛小”“普小”“渣小”,学生被分为“牛娃”“奥牛”“英牛”。

继续阅读“你包叔 | 高考当然要靠自我奋斗”

你包叔 | 杭州人民不关心楼市


5月28日,杭州官方发布了年度“十大热词”。他们的大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最能反映杭州人民呼声的十大热词,是:

跑改、地铁、环保、教育、单车、电费、食药、拥堵、降费、垃圾。

去年这个时候,杭州十大热词是:

办事、减负、雾霾、健康、邮递、物价、食品、拥堵、降费、垃圾。

在杭州房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两年里,杭州人民关心列表里,没有“房子”。

杭州十大热词出炉的那天,核心商业区的一块地被恒隆以107亿价格拍下,楼面价每平米5.5万。上海中心新天地的地起拍楼面价也仅有3.5万。

这块地拍了7个小时,竞价了336轮,佛系的香港开发商恒隆,很多年没有露出獠牙了。

2018年快过去一半,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也阻止不了全中国人的买房热情。从二线四小龙再到三四线城市,庞大资金席卷了一个又一个城市,看不到尽头。

在丹东,炒房客把这座边陲小城炒出了限购;在成都,几万人抢一千套房,排队绵延几公里。

在西安,316套房子摇号,出现了几十个公职人员关系户;在郑州,融创壹号院和金茂府把房价拉到十万一平米,有销售甚至喊出“二十万不是梦”。

这些城市气温都没杭州高。

继续阅读“你包叔 | 杭州人民不关心楼市”

你包叔 | 摇出一个家属院[转]


摇号第一次进入中国,是在1991年。

那一年中国股市刚刚起步,股市就那几支股票,新股一出来就被抢购一空。上海三家本地券商申银、万国、海通想出一个办法,先发预约券,然后摇号来确定谁能打新股。

1991年10月,万国证券发兴业股票预约券的那天,人山人海,黄埔营业部的谢荣兴正和公安局局长商量怎么避免搞出群体性事件,一位城管局的小官员直闯办公室,说你们的标语影响市容整洁,要进行处罚,磨磨蹭蹭不肯走。

谢荣兴过了一会儿才明白:

明明是要来敲诈拿预约券的,还冠冕堂皇讲市容。

小鬼难伺候。 继续阅读“你包叔 | 摇出一个家属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