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蹄的“奔驰”与崛起的中国汽车 | 404厂

公元1888年,大清光绪十四年,光绪皇帝大婚,慈禧太后宣布撤帘归政。这一年,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德国曼海姆到普福尔茨海姆之间的一个小镇上,围观的群众吃惊地看着一位贵妇人拿着汽油走出药店,摘下发簪,扯了一节布带,在一辆没有牲畜牵引、背后拖着一个金属罐子的怪“马车”上摆弄了几下,把汽油灌进了金属罐。

随着“哄”地一声响,那辆车开始抖动起来,蒸汽和烟雾从罐子顶部突然喷出,车轮也在抖动中开始了缓缓地转动。

那位夫人向周围的人们点头致谢,跳上车子扬长而去。望着夫人高大的背影,人们的目光渐渐从恐惧、好奇变成了艳羡。

这是人类第一次长途自驾旅行。汽车发明者卡尔·本茨的夫人贝尔塔·本茨开着这款不需要畜力牵引的新车行驶了106公里,而这家药店则成为了世界上第一所加油站。

▲2019年奔驰公司妇女节宣传片的画面截图,这部4分钟的纪录片还原了本茨夫人那次意义非凡的旅行

继续阅读“失蹄的“奔驰”与崛起的中国汽车 | 404厂”

站在墓志铭前,去思索一下我们的命运 | 瞎爷

酒干倘卖无苏芮

昨天睡得早,不到九点就睡着了。做了一夜梦,现在零星记得好像是大学毕业时候的事情。忙乱,仓惶,和我当时暗恋的女生坐在宿舍里,对望,听她说什么。

她穿着白色的衬衣,白色的短裤,瘦削,干净,美好。

而类似的场景,在现实生活里,其实是没有的。既然是暗恋,那就是只能是隐秘地绝望地爱着。

倒是几十年后,真的坐到一起,反倒觉得平常、寻常。

……..

继续阅读“站在墓志铭前,去思索一下我们的命运 | 瞎爷”

尘世间的放逐者 | 瞎爷

2018-06-18

今天是端午节,这个因为纪念屈原而有的节日,已然变成了吃粽子的节日。

屈原是尘世间的被放逐者,因为绝望,所以才会投汨罗江自杀。

01

早上看到了韦启美的这幅油画:《108路电车起点站》,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被打动了。

百度了一下,韦启美是孙多慈的学生。而孙多慈,是徐悲鸿曾经的恋人。

搜索了一下,找到他的这幅画:《附中的走廊》

继续阅读“尘世间的放逐者 | 瞎爷”

实录|我靠三次离婚,成了千万富翁 | 陆拾一

 

 1 

没有哪个女人希望自己反反复复离婚,毕竟离一次意味着一次选择上的破碎。不过今天的实录,倒也让我见识到离婚的另一面。在跌宕中,颇有几分戏剧带来的深思。曾几何时我蛮抗拒用“戏剧”去形容人生,总感觉不太庄重,但后来越发觉得“戏剧”还真是一个挺有智慧的概念。在什么角色做什么人,到什么场合唱什么戏。做得不好,唱得不精彩,也不致命,大不了换个舞台。戏剧嘛,本就充满张力。太过庄重,反而略显沉重。

人生不就如演员般不断串场么,在学校,家庭,社会中偶尔来点大合唱,偶尔又搞点独角戏。

不怕人演戏,就怕人抢戏。小三抢了原配的戏,鸠占鹊巢,找死。老婆抢了老公的戏,一人持家,找事。下属抢了上司的戏,风头太过,找抽。

写好自己的剧本,做好自己的本分,咱们既是配角也是主角,又是编剧又是导演。

人生如一场大戏,出生是开幕,死亡是谢幕。好好唱下去,婉转悠扬也好,低声吟唱也罢,气势恢宏也可,寻寻常常也行……

继续阅读“实录|我靠三次离婚,成了千万富翁 | 陆拾一”

权力游戏之台湾,麦当劳大战肯德基! | 顾子明

今天文章的主旨是分析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博弈,不过在此之前,先讲一个商业逻辑。

1987年11月12日,那一天北京呼啸的北风中,飘舞着漫天的雪花,可是寒风与飘雪并不能阻止前门的一家三层楼店铺门前排起了一条长龙,由于等待的人是在太多,餐厅不得不求助公安来维持秩序。

那一天,肯德基在中国开了他的第一家餐厅。

在那个大陆GDP仅是台湾两倍的时代,普通中国市民的月收入不过30-40元的时候,肯德基按照一天一万元缴纳的租金,最初被视为中国赚取外汇的重要手段。

不过,超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肯德基前门店开张以后,房租成本不足整个店铺营业额的1%,这个签署了十年合约的炸鸡店,成为了肯德基的超级印钞机。

同样,1990年10月8日,深圳市罗湖区东门商业步行街上,麦当劳的第一家门店营业了,一家炸鸡店4000万的投资规模,相当于当年罗湖财政收入的1/4。

继续阅读“权力游戏之台湾,麦当劳大战肯德基! | 顾子明”

小道八卦-20190617

 

最近静默为主,7月开始正常更新,原因大家都懂。

最近依然凶猛,很多时政金融类公众号都被封了。

大Q群闭群为了大家好,人多口杂,容易被封连累喝茶。

整个6月份都静默,大家也别在其他群里乱议论,真的会被收拾的😭

小料:

1.魏美人早期有央妈背景,她撕了很多资源都没火。最新被下架的那个神话剧里,跟素颜女神也斗的不行。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20190617”

北电之死:谁谋杀了华为的对手? | 戴老板

2003年5月,北京SARS疫情紧张,摩托罗拉集团总裁迈克·扎菲罗夫斯基(Mike Zafirovski)却准备不走寻常路,决定冒险访问中国。

飞机降落在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首都国际机场,在穿过了无数由测温计、白口罩和铁栏杆组成的防线后,扎菲罗夫斯基抵达了东道主为他安排的钓鱼台国宾馆。第二天,他在这里代表摩托罗拉向中国捐赠了价值1180万人民币的设备物资,并对发改委主任马凯说:我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无独有偶,在他抵达北京20天后,高盛集团CEO亨利·保尔森的专机也降落首都机场,《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头版头条称赞“患难之中见英雄”。这些长期耕耘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高管们心里清楚,“患难之交”的身份在东方的文化和生意里,是一笔无形的资产。

这笔无形资产是扎菲罗夫斯基急需的,在他访华的同时,一场秘密谈判正在南方的深圳进行。

谈判的对象,是日后横扫全球的华为。到扎菲罗夫斯基访华的2003年5月,两家公司的谈判已经进行了接近一年。二者彼时体量悬殊,摩托罗拉2002年收入高达267亿美金,华为勉强超过200亿人民币。但另一方面,他们的互补性又很强:摩托罗拉电信部门的短板是核心网,这正是华为的强项。

继续阅读“北电之死:谁谋杀了华为的对手? | 戴老板”

论小鲜肉的自我修养 | 万小刀

一、

 

1928年10月,一位65岁的俄罗斯演员突发心脏病,他仿佛看到死亡姗姗而来,自此停止了演戏,他觉得应该把自己一生的演戏经验总结出来,不然把这些带进坟墓那实在太可惜了。

于是,他写了一本书《演员的自我修养》。

这位老人名叫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因为这本书,他最终成为世界一大戏剧体系的奠基人。

1935年3月,41岁的戏剧大师梅兰芳去苏联访问,与72岁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进行过多次艺术交流,他们还拍了一张照片。

继续阅读“论小鲜肉的自我修养 | 万小刀”

灰产的彩衣 | 董指导

2014年初,孙宇晨觉得美国Ripple Labs的池子太小,作为员工,自己根本无法游泳。他打算回到中国成为真正的布道者。随后便在国内注册锐波科技公司,开启币圈创业之路。

孙宇晨的创业之路非常顺利,不仅拿到了IDG在内的天使投资,创业两个月后就被评为了园区明星企业,而且他还成为五道口金融学院“互金学术委员会”的委员。可谓是商业学术两边红。但很不幸,并不是所有人都买他的账。

2014年11月24日,孙宇晨和搜狗的王小川一起录制节目,全程都被王小川用质疑骗子的眼神盯着,甚至被怼说是耻辱。这一年,搜狗风头正旺,王小川也拿奖到手软。因此,尽管孙宇晨非常不爽,但他并没有张扬。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继续阅读“灰产的彩衣 | 董指导”

解惑:男人为什么不围着你转? | 陆拾一

 1 

最近看了看读者的来信邮件,挑选了一些问题写成了这篇文章。如果你有什么故事想要分享,亦或者有什么疑惑想要听听旁观者的意见,都可以来信。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拾一”这个公众号已经不单单是我个人表达观点的平台。因为你们的参与,于我而言,它开始变得有温度,有感情。

虽然骂我的人不少,但爱我的人更多。以下问题的解答皆是出自我的个人认知,都说个人观点,不喜勿喷。如今我倒大方了几分,个人观点,要喷就喷。我很喜欢你们,但却不勉强你们喜欢我。

进主题——

继续阅读“解惑:男人为什么不围着你转? | 陆拾一”

如何发现、选拔、培养女干部 | 瞎爷

今天是周一。是2019年6月17日。农历的5月15.

通常,周一是我焦虑的日子。因为它是一个周的开始。

我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我对这个新开始的一周充满期待。

至于期待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总希望生活会制造奇迹,让一切好起来。虽然我屡屡失望。

但我痴心不改,千折不回。就像打不死的小强。

这是我焦虑的原因。

继续阅读“如何发现、选拔、培养女干部 | 瞎爷”

父亲的样貌 | 瞎爷

北国之春千昌夫 – 空

今天是父亲节。我也和很多人一样,在感念、感受父亲这个久违了的称呼。

我羡慕那些父亲还在世的人,你们可以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热忱也罢,平淡也罢,甚至冷漠也罢,父亲总还在那里。

而我,却只能隔了三十一年的时光,去怀念父亲。在记忆的河流里,打捞着记忆里和父亲的的点点滴滴。

01

鲁迅说过,死人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他就真的死了。

父亲如果还活在人世,今年应该是76岁了。

我常常在心里想,如果他今天还活着,应该是什么样子?

继续阅读“父亲的样貌 | 瞎爷”

反智时代 | 瞎爷

看看手机上的日历,今天赫然是农历的四月三十了。心下一惊,又是一个月过去了。静下心来想想,可不是,这不是马上要过端午节了。

每每哀叹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去了,是不是一种矫情?

01

赶早班机,在机场肯德基早餐,保洁员抱着一束花,往垃圾桶里装,另一位保洁员问:哪里的花?

回答:旅客扔下的,估计不方便带回家。

我看看那束花,还依然美好,却只能扔进垃圾桶了。

不知道那个送花的人,还有那个接受花的人,知道了这束花的命运,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继续阅读“反智时代 | 瞎爷”

亲爱的人 | 瞎爷

2018-06-17

红河谷霍勇 – 亲爱的人

01

今天是父亲节。

早上醒来的时候,想起了美国歌手罗杰米勒的一句话:

有些人能感受雨,而其他人只是被雨淋湿。

他在的成名作《公路之王》里这样唱到:

我知道每一辆火车上的每一位机械师,以及他们的孩子,他们孩子的名字。我知道每一个村庄的小道消息,以及哪些人离家时不锁门…….

继续阅读“亲爱的人 | 瞎爷”

开车的司机叫“快来” | 瞎爷

昨天在飞机上看了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刘的女儿刘雨霖导演的电影《一句话顶一万句》。

刘震云,刘雨霖,看这名字,果然是父女的排列。

01

我年轻时,曾经看过刘震云的小说,那时候,是《小说月报》《小说选刊》、《青年文学》最红火的时候,我印象里,他的小说,《新兵连》、《塔铺》、《一地鸡毛》,我看到的,好像都是在这几份杂志上。

那时候,我还年轻,刘震云也年轻。

继续阅读“开车的司机叫“快来” | 瞎爷”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 瞎爷

2018-06-15

01

去年父亲节的时候,写过一段文字。因为下面这张微博上看来的照片:

那段文字是这样写的:

这是在微博上看到过的一张照片,地铁上,儿子抱着疲惫的父亲,让父亲睡在自己的怀里。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是父亲生命的延续。就像一株植物,一朵花,或者一粒种子。

我有时候会想起我的父亲来,在他去世那么多年以后,他在世界上的存在,除了他的名字,也就只有我们兄妹在内心里对他的怀念。因为那是我们生命所自。

所以最近几年,我开始在每年清明节的时候回去,哪怕隔着千山万水,哪怕只是在那些去世的先人的坟头伫立一会儿。

继续阅读“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 瞎爷”

端午琐记 | 瞎爷

2018-06-16

01

认真想想,我小时候对端午节,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

应该是吃鸡蛋,门楣上插野艾。小时候鸡蛋稀罕,有鸡蛋吃就是一种享受,野艾是田间地头荒地上都有,随手就可以割一点回来。所以不稀奇,也不稀罕。

没有人告诉我是为了纪念屈原。

我知道屈原这个名字很晚,应该是看电影,露天电影,放香港电影《屈原》,当时觉得这个名字好奇怪,居然是姓屈,在那之前,我不知道还有人姓屈。后来读高中了,才知道,我们那里几十里外的乡镇,就有人姓屈,而且数量很多。

那时候的电影,都是《地雷战》、李向阳之类,第一次知道可以用人名做电影名。

对电影的印象很模糊,只记得有鲍方,有朱虹,有鲍方的女儿鲍起静。

继续阅读“端午琐记 | 瞎爷”

CTS问题分析16 | weiinter105

最近好像和输入法比较有缘啊,又是一个定制的输入法造成的CTS问题;话说,一般第三方app造成CTS问题的情况一般是危险权限之类的,输入法顶多是window遮挡了uiautomator待识别的控件;今天这个问题还真是以前没见过的,因此记录下这个问题

问题初探

测试命令: run cts -m CtsWidgetTestCases -t android.widget.cts.TextViewTest#testUndo_directAppend

测试case如下:

继续阅读“CTS问题分析16 | weiinter105”

再谈谈贸易战 | 卢麒元

2018-06-10 17:51:44 

​​    我被各方限制言论,到2018年达到顶峰。请注意,主要是限制谈论经济问题。我被标签为“左翼”,“左翼”言论意味着反对超级地租,也意味着加强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的课税和监管,这让完全被资本高度垄断的各类型媒体情何以堪。于是,莫须有,就是不许出镜,就是不能发文章。最近,更离谱,不许谈贸易战。为什么?因为,你说的,跟大家不一样。哪里“不一样”?这涉及关键词“开放”。朋友说,你一说度的问题,有些人就吓尿了。开放度,是死穴啊!好吧,反正不让发表,就在网上闲聊“开放度”。今天,就再谈谈贸易战。

继续阅读“再谈谈贸易战 | 卢麒元”

安倍家族的伊朗情缘 | 顾子明

1945年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向全国广播,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

1945年9月11日,在日本的同盟国占领军司令部,对那些罪恶滔天的刽子手们,拟定了第一批甲级战犯的40人逮捕名单。

这份名单中,大部分的狂热分子最后被起诉被判处绞刑或者终身监禁,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识时务的俊杰,与美国中情局等机构达成秘密交易后被无罪释放。

其中,就有一个叫做岸信介的人。

继续阅读“安倍家族的伊朗情缘 | 顾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