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磨盘 | 瞎爷

2020-08-04

01

昨天晚上临睡前,读到了贾平凹在《五十大话》里的一段话:

大凡世上,做愚人易,做聪明人难,做小聪明易,做聪明到愚人更难。

当五十岁的时候,不,在四十岁之后,你会明白人的一生其实干不了几样事情,而且所干的事情都是在寻找自己的位置。性格为生命密码排列了定数,所以性格的发展就是整个命运的轨迹。不晓得这一点,必然沦成弱者,弱者是使强用狠,是残忍的,同样也是徒劳的。我终于晓得了,我就是强者,强者是温柔的,于是我很幸福地过我的日子。

别人说我好话,我感谢人家,必要自问我是不是有他说的那样?遇人轻我,肯定是我无可重处。若有诽谤和诋毁,全然是自己未成正果。在屋前种一片竹子不一定就清高,突然门前客人稀少,也不是远俗了,还是平平常常着好,春到了看花开,秋来了就扫叶。

继续阅读“上帝的磨盘 | 瞎爷”

鲜肉VS富婆:在贫富和性别面前,被玩的是谁? | 陆拾一

2020-08-04

陆拾一 LUSHIYI

《鲜肉VS富婆:在贫富和性别面前,

被玩的是谁?

Part.1

今天回复一封小富婆的来信——

 

拾一,你好。我今年36岁,保养得还行,视觉31岁左右。有过一段婚姻,28岁那年因为感情破裂而离婚。

 

我是一个事业心较强的女人,在上一段婚姻里,因为创业而耽误了生孩子,这也算离婚的一个导火线。

 

离婚后我更心无旁骛地工作,成绩翻了几倍,目前的经济状况大富不敢说,但小富婆还是妥妥的。

 

去年我认识一个小鲜肉,小我7岁。年龄差距摆在那,我也没想怎么着。女人接受小丈夫比男人接受小娇妻的难度,大很多,可能是男女心态不一样吧。

 

小鲜肉没放弃,对我可殷勤了。就不说具体细节耽误你的时间了,总之很撩人,让人难以抗拒。

 

他长得很帅,长期健身形体也很出色。除了年纪和阶级不匹配之外,他完全符合我心目中的完美异性的标准。

 

我也担心他为钱而来,但他主动提出如果结婚,可以进行财产公证。他说是真心爱我,爱我不同于小女生的阅历、思维、能力、头脑。

 

在我二十几岁时,如果听到这话可能会不舒服,难道不应该只爱我的人吗?但三十几岁了,这些话反而让我安心且骄傲。

 

继续阅读“鲜肉VS富婆:在贫富和性别面前,被玩的是谁? | 陆拾一”

耄耋老人居然做出司法部都干不了的事…… | 万小刀

7月7日

作者德国优才

一、

疫情以来,中美关系多次进入僵局,之后中印发生冲突,美国更是在其中煽风点火。要放在几十年前,与美这样的外交境遇,一定让外交官们焦头烂额,因为,我们在1993年,乎不能与美国交流!

 

是什么,让中美谈判有了起色?这段往事,尘封多年,一提起,没有人能不落泪!

 

这次的主角,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他们被称为“东吴学士”无权无势,却做了司法部都做不成的事,然而他们已经被我们所遗忘!

 

他们被发现,全凭一次偶然。

 

1993年,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研究生薛波,在翻看资料时,惊奇发现,我国居然还没有一本,适用于自己的《英美法词典》!

 

泱泱东方大国,缺少这样一部法律,是什么概念呢?

 

简单来说,就是在外交上,与执行英美法的国家,如美国、欧洲等国,使用不同的法律概念,根本无法正常交流。

 

就拿19世纪70年代,中美谈判僵化一事来讲,中方与美方,简直是“鸡同鸭讲”,

 

完全不懂英美法的我国外交官,在谈判里无法守住一席之地。

继续阅读“耄耋老人居然做出司法部都干不了的事…… | 万小刀”

那个高考故意0分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 万小刀

7月8日
文丨李月亮
昨天在网上看到几张照片,很感慨。
拍的是即将高考的同学们:
孩子们狼狈的睡姿,桌子上成堆的复习资料,让人心疼。
看得出,这是一群辛苦拼搏的孩子。他们小小的身体,扛着难以想象的辛苦和压力。
我给孩子看了这些照片,他惊讶地咧嘴,说:好可怜。
我说,但是也好值得。
读书的确很苦,但我们为什么非要吃这样的苦?
因为值得。

继续阅读“那个高考故意0分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 万小刀”

决断1977:重启高考的一波三折 | 万小刀

7月9日

作者大唐守捉使

一、
 
1977年7月底,武汉大学化学系的副教授查全性突然接到教育部的通知,要他前往北京开会。
52岁的查全性有些惴惴不安,开会内容、参会人员、时间安排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开什么会?可文革仍有余风,查全性想问又不敢问。
8月1号晚上,当查全性在北京机场看到前来等候的师弟刘道玉时,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样出自武汉大学化学系并曾留校任教的刘道玉,此时已经担任教育部教育司司长。
查全性这才知道,这次要参加的会议是“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总筹划人是刚刚复出工作不久的邓小平。
在8月4号,73岁的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亲自主持这次会议,苏步青、童第周、周培源等33位学者齐聚一堂。
在会议的开始,邓小平单刀直入:希望大家谈谈科研怎么搞得更快更好些,教育怎么合乎四个现代化的要求,这里没有棍子也没有帽子,大家可以自由发言。
会议的前两天,虽然对高校招生的形式和方针进行了讨论,但各位专家还是心有忌惮,氛围有些不温不火。
直到6号下午,清华大学党委负责人不无焦虑地说:现在清华新生的文化素质太差,许多学生只有小学水平,还得补习中学课程。
脸色一变的邓小平插话说:那就干脆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还叫什么大学!

继续阅读“决断1977:重启高考的一波三折 | 万小刀”

“流量女星”现形记 | 万小刀

7月9日

一、

最近吃了一个瓜。

80后老戏骨万茜和95后流量小花杨超越,在虎扑女神大赛C组8进4狭路相逢。

最终,万茜毫不意外地胜出,且超杨超越1万多票。 

第五届虎扑女神大赛C组8进4投票截图

从投票的4个维度来看:

颜值、身材各有千秋,几乎打成平手;人气方面,杨超越明显高于万茜;但在作品这块,万茜高过杨超越更多。

这个结果很好理解,也很好接受吧。

可是,杨超越的粉丝,理解不了,也接受不了。

他们在虎扑发贴质疑,言外之意是:

万茜,一个都没怎么听说过的女演员、女歌手,怎么就能PK杨超越胜出?有没有什么猫腻? 

继续阅读““流量女星”现形记 | 万小刀”

Tiktok的死中求活 | 顾子明

2020-08-02

随着昨天新闻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中国网络上瞬间形成了三个流派,一个是骂特朗普的,一个是骂字节跳动的,还有一个是骂体制的。

当然,一直秉承着解决问题的政事堂并不会去参与骂战,令我感兴趣的,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而解决问题的前提,是明白特朗普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决策。

目前中美第二阶段谈判正要启动,特朗普需要搞施压,但是字节跳动并不像华为那样涉及中国的长期战略,中国政府会考虑妥协作为交换,搞字节反而会成为中方反制的筹码。

特朗普没那么伟大,真想着什么美国的意识形态霸权,他现在满脑子都是3个月之后的大选,所有的决策都是为了连任服务,就像一个溺水之人,他的很多行都是应激反应。

我们可以看一个例子,前几天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要延迟大选,一时之间成为了一个笑话,引来了全球的嘲讽。

继续阅读“Tiktok的死中求活 | 顾子明”

中国史VS世界史,中外历史著名事件对照 | 岱岱

2020-08-02

瓜友们,周末晚上好。

 

今天岱岱未能更新,一篇岱岱收藏的干货资料,分享给大家。

 

有这样一段话,十分精彩,让岱岱无比自豪:

 

“五千年前我们和埃及人一样面对洪水,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样玩着青铜器,三千年前我们和希腊人一样思考哲学,两千年前我们和罗马人一样四处征战,一千年前我们和阿拉伯人一样无比富足,而现在我们和美利坚人一较长短。

 

五千年来我们一直在世界的牌桌上打麻将,而对面却已经换了好几轮玩家了。”

 

生于斯长于斯,希望21世纪的我们,能从世界文明的大尺度为往圣继绝学,更好得丈量我们的华夏文明,为民族复兴扩展更宏大的视角,完成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当金字塔遇见炎黄

 

当摩西遇见武丁

 

当大卫、所罗门遇见文武王

 

当苏格拉底遇见墨子

 

当柏拉图遇见孟子

 

当汉尼拔遇见韩信

 

当四帝共治遇到三国鼎立

 

当穆罕默德遇见李世民

 

当理查十字军东征遇到岳飞北伐

 

当伊丽莎白一世遇到努尔哈赤

 

当彼得大帝遇见康熙,乾隆遇见华盛顿

 

当俾斯麦遇见李鸿章

 

这些遇见

 

恰恰是中国与世界的同一个世纪的并行

 

中国历史著名事件与世界史对照表

(前4500年至公元1949年)

 

继续阅读“中国史VS世界史,中外历史著名事件对照 | 岱岱”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蛟龙是如何化龙的?” | 岱岱

2020-08-01

瓜友们,大家周末好。

今天写一篇文化随笔。

我们是中国人,是龙的传人,今天,聊下龙。

 

知乎有个很有趣的问题和回答。

 

某位理科牛人这样回答道:

 

题主说的应该是中国龙,西方龙暂且不表。

  • 无论任何渠道中的中国龙形象,空气动力外形都严重渣渣,因此龙能够飞行的可能性只有一个:推进力够强。

  • 龙的形象通常伴随雷电和暴雨,而不是尾巴上一团火球,因此龙并不是类似火箭一样,通过化学反应产生高温燃气喷射,而是更类似飞机,从嘴吞入大量空气,在长长的身躯里逐级压缩,再从身体后部喷出。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龙的形象都有较庞大的头部,而且大多是张着大嘴。

  • 龙的身躯庞大,所以需要的推力非常强,后部喷出的气体压强可能达到十个大气压以上,因此高压气体膨胀的时候会发出轰鸣,这就是龙的出现经常伴随雷声的原因。

  • 由于气体压缩时温度会升高,因此龙体内有一套发达的冷却系统,但是这套冷却系统并不支持长时间工作,所以我们有时会看到龙喷火。

  • 张开鳞片表示这套散热系统正在全负荷工作。

  • 温度较高的空气流经冷却系统时,会产生冷凝水。龙需要经常将冷却水排出体外,这就是龙能够降雨的原因。

  • 强大的推进力需要大量食物的支撑,龙能够轻易杀死绝大多数大型怪兽,但是由于营养级的金字塔结构,大型生物的数量远远不足以供给巨龙食用,因此龙的主要食物来源还是数量庞大的鱼类。

  • 龙角能够产生一种生物电信号,鱼类特别是鲤鱼很容易被这种信号吸引而大量聚集。龙一次可以吞食上吨鱼类。

  • 至于腥味……想想他是怎么推进的……

  • 龙能够晋身神兽,以上能力显然是远远不够的。龙最强大之处在于可以利用核能,在一些古老的山脉中,会形成天然富集的钋-210,龙可以利用龙须探测到这些钋,并掀开整个山脉寻找,这就是为什么传说中的龙能够移山填海。

  • 钋-210的放射性强大到能够令空气电离,发出幽幽蓝光,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壁画中会出现龙追逐一颗发光的珠子的形象。

编不下去了,土豪金镇场……吃饭

 

作者:米竹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677673/answer/52897626
来源:知乎

牛逼,这个回答真的是牛逼。

 

有网友这样评价:

还有网友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个回答的精妙所在:

 

——用已知解释未知

是的,虽然从古至今我们都有龙的形象传承下来,我们在石器时代就有了中华第一龙,但是龙我们谁也没见过,古人也没见过,也没有化石出土能考证这个生物。

 

但是,存在即是合理,如果龙是完全没有的,怎么中华还有历史如此悠久的龙崇拜?

 

所以我们只能用结果导向,用已知解释未知,来论证龙为何存在。

 

龙的图腾起源说,就是这样的。

 

继续阅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蛟龙是如何化龙的?” | 岱岱”

刚刚,字节跳动宣布剥离美国业务 | 顾子明

2020-08-01
来自专辑
用互联网解读内循环

昨天中午,一则消息引爆了市场,路透社等多家媒体先后爆料,字节跳动已经与港交所就其中国业务上市问题进行商谈。

消息瞬间引发了A股字节概念的飙升,10余支概念股迅速封涨停。

不过,很多人还是高兴早了,随着A股交易时间的结束,字节跳动的坏消息纷至沓来。

先是彭博社报道,美国政府已经下令,字节跳动必须出售TikTok在美业务,随后国会山报则报道,特朗普决定在美国全面禁止TikTok。

不知是否受此影响,字节跳动在美国的竞争对手们也集体High了起来.....

政事堂看来,就像英国禁用华为之前的几个小时,负责游说工作的华为英国董事长辞职。考虑到6月末印度封杀了TikTok,七月初蓬佩奥又以国家安全为由宣称考虑封禁TikTok,混迹华盛顿的游说团队对于特朗普的“封杀”动作节点必然是有数的。

要不然也不至于刚刚路透弹出来了新闻,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

继续阅读“刚刚,字节跳动宣布剥离美国业务 | 顾子明”

起底"京城四大会所” | 万小刀

 7月6日

作者大唐守捉使

一、

1996年10月,在天安门广场东500米、紫禁城腹地的位置,筹备了4年的长安俱乐部正式开张。

踏入大门,仿金銮殿的设计,随处可见的紫檀木屏风和摆件,一水的宫廷格调雍容华贵,金碧辉煌。

京城各界顶尖名流鱼贯而入,站在门口礼迎的陈丽华微微欠身,满面笑容地接待着每一位来客。

在“顶级的展望”这一口号下,长安俱乐部16.8万的会费只是最低门槛,更严格的审核在于你是不是“名人”,在不在“圈子”,够不够“级别”。

正如长安俱乐部官网所显示的:“这里有得天独厚的人脉网络”。

李嘉诚、郑裕彤、郭炳湘等一众大佬担任理事会成员,亲自坐镇。

香港需要北京,李嘉诚们清楚,早已经移居香港的陈丽华更是明白。

就在长安俱乐部在光环中心拔地而起时,西城区西绒线51号大院里的“中国会”也悄然开张,互成犄角之势。

这座看起来并不起眼的老宅子,前身是四川饭店,邓小平、聂荣臻等四川籍领导人都是常客,著名的“黑猫白猫论”就是在此提出。

再往前追溯,这是康熙第二十四子诚恪亲王后裔的府宅。

继续阅读“起底"京城四大会所” | 万小刀”

TikTok的红旗还能打多久? | 饭统戴老板

2020-08-02

作者:龚方毅
编辑:楚团长/李墨天
支持:远川研究所互联网组

2014年9月,31岁的张一鸣跑到 Facebook 总部参加了一场研讨会,介绍他如何利用算法向用户推荐图文内容,作客的全是硅谷的攻城师和程序猿们。会议主题如今看来很有意思,叫“中美技术:比较与对话”

可惜那天张一鸣说的是中文,翻译也做不到信达雅。相比之下,不谙英语的雷军早有准备,派了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去,让小米成为会议焦点。

会后,张一鸣参观了特斯拉和 Airbnb 等硅谷公司,体验了新款 Model S,还顺路买了一台 iPhone。他发现不少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员工都在用小米手机,阿里巴巴在美股的 IPO 成了风靡硅谷的热点话题。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张一鸣喜不自胜,回国后写了一篇文章,旗帜鲜明的表示,“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正在来临[1]”。

一个月后,扎克伯格现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成为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新增委员。在演讲中,系着红领带的扎克伯格还飚了几句蹩脚中文。趁着一把手出访,时任 Facebook 发言人沙琳·奇安(Charlene Chian)也添了一把火:“我们一直对进军中国市场感兴趣,也一直在研究相关事宜。”

要知道,扎克伯格在后来第八次”读书年“,专门推荐了保尔森的《和中国打交道》。

清华的这个顾问委员会在过去 20 年的中美关系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它的创办人是朱镕基,委员名单里都是在北京和华盛顿都说得上话的人物,像是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微软的鲍尔默、特斯拉的马斯克,还有刚刚出书的黑石董事长苏世民。委员们有时给央企领导上上课,有时也化身中美沟通合作的一座桥梁。

扎克伯格、马云、库克参加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会议

六年过去,当初和扎克伯格一起去清华的库克同志已经位列委员会主席,扎克伯格的领带换成了蓝色的,在白宫听证会上怒斥中国公司窃取美国机密,而且”证据确凿“。中国市场一直大门紧闭,中国的对手却已经杀到了西海岸[2]。

动荡时局下的太平洋两端,阳光也许依旧灿烂,但鲜花美酒不再常有。那场以“中美科技: 对比与对话”为主题的活动,也不知何时才能继续。

继续阅读“TikTok的红旗还能打多久? | 饭统戴老板”

张一鸣渐行渐远 | 揭道办

2020-08-02

字节系和阿里系的关系,其实比想象中的好一点。

字节要在腾讯的铁桶江山上挖口子,独木难支。

阿里想要分一杯羹,也不容易,但是,在支付的领域,还有一个微信骨鲠在喉。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阿里系和字节系的关系,其实比大多数人想的,要好。

字节系虽然和阿里情非一般,但是相处这么久,没有看到张一鸣和阿里的老掌门学到什么东西。

主任我,在这里讲几点。

继续阅读“张一鸣渐行渐远 | 揭道办”

“性感女神”的狂野岁月 | 万小刀

7月5日
来自专辑
情史

一、

 

1993年,23岁的钟丽缇,在第五届国际华裔小姐大赛中脱颖而出,31岁的关之琳给她颁奖,钟丽缇听说她正与富商刘銮雄热恋,两人“密室游戏”玩得非常豪放,对她很不屑。 

钟丽缇是一名加拿大籍中越混血儿,参加比赛这年,刚从加拿大魁北克大学毕业,她集少女的娇憨和熟女的韵味于一身,举手投足间,性感美艳,风姿一点不亚于颁奖的大美女关之琳。

关之琳当时,已和张国荣、周润发、成龙、周星驰、李连杰等都合作过电影,还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富商刘銮雄对其十分迷恋,不久后就爆发了著名的“高尔夫球事件”。

前辈玩的“重口味游戏”,家境优渥的钟丽缇很看不上,于是她在香港出尽风头之后,又折返加拿大,和当时的白人男友继续谈恋爱。

可是香港的男人们,忘不了她的风情万种。有三位“天王”,直接把手伸到了加拿大,力邀她出演自己的新片。

1994年,钟丽缇主演的3部热门影片上映,24岁的她,性感火辣霸屏。

继续阅读““性感女神”的狂野岁月 | 万小刀”

特朗普的骚操作 | 卢克文

2020-08-03

随便聊聊,这篇不算正式文章。

 

根据微软公司在官方博客上发布的最新声明,在公司CEO Satya Nadella跟特朗普沟通后,微软将继续收购TikTok,微软将在几周内推进与字节跳动的讨论,最迟于2020年9月15日完成。

 

两天前,我就在知识星球分析过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特朗普的一系列骚操作。

 

特朗普向我们展示了一堂生动的“极限施压”和“交易的艺术”现场指导课。

 

这件事估计可以上各种商学院的案例了。

 

特朗普首先在早些的时候,表态说要将迫使TikTok出售,那时微软跟TikTok在接触。

 

注意特朗普最早说的是“迫使出售”这个词。

 

接下来,我相信字节跳动在谈判过程中还想保留一点TikTok股份,或者想要一点高价。突然,特朗普改口了,要禁止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这时候使用的是“禁止业务”这个词。

 

这就是逼字节跳动,你要么卖,要么我毁掉你!

 

继续阅读“特朗普的骚操作 | 卢克文”

Tik-Tok为什么要被强制卖给微软? | 卢克文

2020-08-01
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只是因为普通中国人看待事物的出发点,与欧美政客看等事物的出发点截然不同,所以一直很困惑,搞不明白一款人畜无害的短视频软件为什么在欧美,尤其在美国一直受到疯狂打压?
 
Tik-Tok到底犯了什么错?不就各种有趣的生活小视频么?看看美女看看搞笑秀秀美食怎么了?干嘛成天搞得要死要活的?
 
欧美政客说的什么Tik-Tok盗窃信息一类的理由,简直跟三岁小孩撒的谎一样可笑,一个视频软件能盗个毛线机密啊?普通人发个遛狗的视频就透露国家机密了?
 
可是能往Tik-Tok头上泼的脏水实在有限,只好编一个三岁小盆友才信的理由。
 
这跟蓬胖成天说华为盗窃情报、跟美国安全官员说中方盗窃美国新冠疫苗一样可笑,给你编织罪名跑得飞快,要他们堂堂正正拿出证据,连袋洗衣粉都拿不出来。
 
求你了蓬胖,你能不能拿出点证据来?没证据那可要告你诽谤啊。(不过这哥们脸皮厚,估计告了也没什么用。)
 
那打压Tik-Tok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继续阅读“Tik-Tok为什么要被强制卖给微软? | 卢克文”

TikTok至暗时刻,出海互联网企业还能退到哪? | 新潮沉思录

2020-08-02

文 | 猫骑士

这几天里,互联网舆论圈里最大的热点,莫过于抖音国际版(以下简称Tik-Tok)在美国的遭遇了。从开始美政府就安全问题发布Tik-Tok禁令,之后部分Tik-Tok美国股东以可能遭受封杀为名推动Tik-Tok美国业务出售,到媒体爆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已同意将美国业务卖给微软,最新的消息又说因为美国总统的态度,Tik-Tok和微软已经暂停谈判。

 

仅仅不到两周时间,一个世界级的独角兽企业,在国际短视频细分领域当之无愧的王者,突然就从烈火烹油的气象中跌到了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境地,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两周不到的时间,追一部剧都够呛,却能让一个超级企业由生到死,美国资本和政府防治新冠是外行,但巧取豪夺追逐优质资产的速度实在令人赞叹,我不得不由衷的夸一句:确实比香港记者跑得快多了。

 

继续阅读“TikTok至暗时刻,出海互联网企业还能退到哪? | 新潮沉思录”

宿命 | 瞎爷

2020-08-02

01

经常会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写公众号?而且保持每天更新的频率?

我以前的回答是我害怕老年痴呆,我需要像早起跑步一样,锻炼我的脑子,我害怕老了被这个世界抛弃。

说白了,写东西,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脑保健操。我需要一种思维锻炼,让自己能保持思想的新鲜、干净、洁净和年轻。

我真的害怕老。害怕被世界抛弃,害怕成为一个无用的人。

而且,我越来越发现,如果我一天不写一点东西,表达我的存在,我就会有一种感觉,我这一天,就会和这个世界开始脱节,找不到世界的脉搏,找不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锚点。

我们都在时间的河流上。我的思绪,就像时间长河上的涟漪。我自己感觉到了,并且想告诉和我一样站在时间河流之舟甲板上的人们。

这样想,似乎是我的孤独,想让我寻找一种孤单的慰藉。

继续阅读“宿命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