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高考,你只看这篇文章就够了 | 吕蓓卡 8字路口

1977年8月4日,人民大会堂的台湾厅里,聚集了中国科教圈最顶级的大佬们。北大、清华、复旦、南开、中科院……都来了人。校长副校长就有好几位。

他们在举行一场会谈,主持人是邓公。

至于谈什么,这些大佬还不知道。直到邓公开口说:科技、教育荒芜一片,希望大家提点建议和要求。

刚经历了一个十年,大家都体验过话多的下场。现场30多人,没一个敢吭声。

继续阅读“关于中国高考,你只看这篇文章就够了 | 吕蓓卡 8字路口”

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 瞎爷

昨天写的那篇《相见好》,被删除了。

知道被删除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我看了一眼微信,有人在群里说又被删了,我才知道。

我当时有点儿恍惚,因为我想不起来我写了什么。我从某幢很大的建筑物里走出来,走进岭南夏天的阳光里,阳光很暴烈,让人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在阳光里走了半天,想了半天。

想了半天才想起来,然后觉得有点儿伤心。

觉得自己真无用,觉得自己真不值钱。说的话连个屁都不如。放个屁都能臭一阵儿,我写的东西,人家说删就删。人家删了,我还什么都不能说,除了伤心。

继续阅读“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 瞎爷”

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 瞎爷

2018-06-22

有个段子说,上半年一般都办不了大事,你看那些节日,不是清明节就是端午节,再不就是六一儿童节,不是糊弄鬼,就是糊弄小孩。到了下半年,才办大事,七一建党,八一建军,十一就建国了。

突然觉得这个段子好有道理。特别是昨天看到新设立的中国什么节的消息。

01

我小时候是个比较傻的孩子,很傻很天真那种,不仅天真,而且较真,特别喜欢认死理。这让我常常被人笑话,常常被人说,这个孩子,怎么这样犟,这样认死理呢。完了,恐怕上不出学来了。

比如有一次,我们家附近有人建房子,一班人在那里干活,木匠、泥瓦匠,总之我们那附近住的聪明人,好像都集合在那里了,有点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常去的吃茴香豆的酒楼里的场景。

我在那附近玩,有人就问我,说你都上学了,我考考你,7+8等于几,我说等于15啊。他们就开始笑,说了不得,连7+8等于15都知道,那我们考你一个简单的吧,2+3什么时候不等于5?

我当时7、8岁的光景,一下子就懵了:2+3等于5啊!什么时候会不等于5 !什么时候也等于5啊。

继续阅读“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 | 瞎爷”

快与慢 | 瞎爷

2018-06-23

01

庄子的《秋水篇》里说:

一只脚的夔,非常羡慕多脚的蚿能够行走;蚿,又羡慕没有脚的蛇跑得很快; 蛇,羡慕没有形体的风行得更快; 风,羡慕人的目光特别快; 目光,又极为羡慕心的快速,心一转念就到了。 佛经中说:“一切当中,心是最快的。”

有时候想想,庄子是多么汪洋恣肆啊,他的思想,真的是秋水,百川灌海,汪洋不得其极。

02

最近常常看到有人说俞飞鸿美。我却一向无感。

继续阅读“快与慢 | 瞎爷”

帝国与债务 | 新潮沉思录

文 | 飞剑客

俗话说得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差不多是现代智人进入私有制社会以来最基本的金融逻辑了。由此还衍生出一条基本律令,债权人是债务人的大爷。关于这个逻辑,笔者曾经听到一个有意思的杜撰,在三千多年前的巴勒斯坦某处,一个闪族部落里,倒霉的牧羊人因为一场干旱被夺走了全部的羊,这时候他不得前去恳求同村的牧羊大户借来母羊来产羊羔,等他度过难关了,再亲自到羊大户那还掉那只母羊。大户说,哦,我可怜的老表,当然可以。可我这一年就少了一只小羊羔献祭上帝,一只母羊一年生两胎,一年以后,好使上帝要去你占领的领土上取一只羔羊,祝福你进行的一切事业。

继续阅读“帝国与债务 | 新潮沉思录”

美元回流潮下的全球乱象 | 新潮沉思录

 

开宗明义:眼下世界经济乃至安全稳定的最主要威胁来源,就是全球范围内的美元回流。进入2019年以来,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明显的经济下滑、政治动荡。对此,国际国内不少财经媒体将原因归咎于中美贸易战,但只要稍微认真一点观察,就会很容易发现多数财经媒体,甚至包括世界银行和IMF的研究报告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经济下跌最明显的恰恰是那些不直接参与贸易战的国家和地区。

所以,所谓贸易战引起的经济下滑是站不住脚的。

继续阅读“美元回流潮下的全球乱象 | 新潮沉思录”

老婆和小三的区别 | 谢可慧 陆拾一

 

 1 

有个读者在后台跟我哭诉:她和一个40多岁的男人,在一起已经3年多了。可是,至今都没有给个名分。眼看着自己年纪一天一天地增大,男朋友却依然无动于衷。

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样的戏码真是太常见了,我几乎不假思索地说:分开吧。

她心有不甘,描述了他们这些年如何甜言蜜语彼此度过,又背着他的老婆去了哪些城市,做过一些感人的事情。

她似乎更想得到的答案是:

如何让那个男人离婚,然后娶她。

或者说,在蛛丝马迹中,让旁人告诉她,男人还爱着她,你再坚持一会。

继续阅读“老婆和小三的区别 | 谢可慧 陆拾一”

当“狗王”美国不再带狗时 | 顾子明

今天,应该是“公知”和“带路党”们哀嚎遍野的一天。

据路透社报道,那位天天指责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侮辱华为是“专利流氓”的共和党议员卢比奥,昨天居然向议会提出立法,要禁止华为通过美国法院向“盗窃”其专利的美国企业索要专利费。

这个提案的起因,是华为准备向美国电信商Verizon要求支付230多项专利的费用。这笔总计超过10亿美元的专利费,相当于这家美国最大电信商去年四季度净利润的一半。

虽然这笔专利费的确不少,但卢比奥这个提案一旦通过,也就意味着美国不是“偷”——而是要“明抢”中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和专利技术了。

继续阅读“当“狗王”美国不再带狗时 | 顾子明”

这份指南不能帮你发财,但能帮你避坑2 | 半佛仙人

0

之前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最最最基础的投资常识以及讲解后,留言和后台评论的反响还不错。所以本周再送大家一篇防坑常识,这个防坑系列我打算每周或者每隔一周出一篇,用来帮助读者们防范一些不那么复杂的坑,过于复杂的坑我会开专题来单独讲逻辑。

这些常识的来源都是我和我身边的人(朋友,同事,客户)用钱买来的教训,作为风控从业者,我见识过的坑多到发指。

很多朋友反馈说这个系列写的非常通俗易懂,完全没有那种很高深的感觉,没有高级感。

这就对了。

真正有用的东西从来不需要写的很复杂,很多人把简单的东西写复杂的唯一原因就是希望把读者搞蒙,然后显得自己很牛逼。

能把复杂的东西写的每一个人都能看懂,才有意义。

况且在投资圈,很多事情道理本身就在那里,听懂不难,难在听劝。

继续阅读“这份指南不能帮你发财,但能帮你避坑2 | 半佛仙人”

500亿的秘密:包邮区是怎么炼成的? | 喜樂阿

1853年的一天,晋商乔致庸做了一个宏伟远大,但也被认为是必死无疑的决定。

他计划到福建武夷山收茶,然后北上卖给俄罗斯人。乔致庸选择的这条线路是由晋商常万达所开拓,需穿湖入江、过河绕山,马队驰骋草原、驼队跋涉沙漠,继而到达中国唯一的陆路口岸恰克图,后送至俄罗斯境内。这条蜿蜒曲折的万里茶路,被誉为黄金通道,但充满艰险。

酷夏时如火烤一般,凛冬时又寒风刺骨,而春秋两季又时常会有风沙骤至,黄天暗地、无法前行。而遇到河水上涨,也会面临货物、人畜被冲走的危险。然而,这些艰险困难,和战争相比,都不足一提。

由于皖北河南一隅的捻军激战不止、盘踞南方的太平军也吹响了乱世的号角,这条黄金通道上,已经有数年见不到一丝商贩的影子,道路上弥漫着茶农落荒而逃扬起的尘土,和死于刀剑之下无辜百姓的血水气味。而乔致庸所在的山西祁县,也刚刚涌进了一批茶农,他们妻离子散、衣衫褴褛,把这座古城映衬得更加萧瑟。

继续阅读“500亿的秘密:包邮区是怎么炼成的? | 喜樂阿”

神话背后的生意 | 王朴石

每次发生地震,王暾博士就会成为国家英雄。

昨天四川长宁地震发生之后,很多主流媒体都报道了,四川省宜宾市、乐山市、成都市等地提前收到了地震预警:

宜宾市提前10秒预警,乐山市提前43秒预警,成都市提前61秒预警。

很多人被这项技术震惊了,倒计时结束时,大地真的晃动起来了。

继续阅读“神话背后的生意 | 王朴石”

任正非一反常态,公开承认华为身处困境 | 林伯虎

00:50起词汇讲解 | 05:40起只听点评 | 16:17起原文朗读
 怕太长你不听 
▸clampdown的情感色彩如何?▸任正非为何一反常态公开承认华为身处困境?▸美国打压的背景下,华为遭遇的损失如何估算?

Huawei Expects $30 Billion Revenue Hit From U.S. Clampdown
The U.S. campaign against Huawei is taking a toll, with the company’s founder forecasting a hit to revenue of about $30 billion over the next two years.
来源 华尔街日报

最近,华为的命运牵动人心。登上美国人的黑名单,对这家中国明星企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就在这周,事情有了个明确的说法——甚至可以说,是华为官宣的大变化

华为究竟说了什么,以及华为究竟怎么了?

今天,基于对最近外媒报道的观察和分析,我们说说华为态度的最新转变,以及背后的来龙去脉。

继续阅读“任正非一反常态,公开承认华为身处困境 | 林伯虎”

相见好 | 瞎爷

相见好at17 – 变变变

01

昨天八戒给我打电话,说最近行情不好,不想做房地产了,但前两年赚了些钱,他准备和几个哥们儿转型投资拍电影,已经攒了两个剧本,说要把剧本发给我看看,让我把把关。还说现在电影市场放开了,只要注册个公司,就能拍电影,没有门槛了。

我说拍电影不行,各种审查,你应付不过来,动不动你的片子,就技术原因不能参展,不能放映。有时候,可能就是老领导家的某个保姆传话,说你这个制片人如何如何,你的片子就over了。

八戒说,不可能吧?师父你这人怎么越来越偏激呢,就是喜欢夸大其实。

我说怎么不可能。然后我发给八戒一段截图:

继续阅读“相见好 | 瞎爷”

幸运的人 | 瞎爷

相见好at17 – 变变变

今天夏至。

01

端午那天,回到了南方。

晚上在外面吃饭,饭后,散步回去。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见路灯下,有辆三轮车摆开的水果档,摆摊的应该是姐弟俩,明显不是当地人的样貌。

水果只有两种,西瓜,荔枝,最应时的两种水果。让我记住的是男孩子的眼神,看见我,先是有点惊恐的眼神,然后是期盼的眼神。

惊恐,可能是害怕我是城管之类的人,待判定我没有侵害的时候,又期望我是顾客,能照顾他的生意。

那天天很热,闷热,北方人很难承受的那种南方的热。我一心想赶紧回家去开空调,虽然有想买西瓜的心,但那种念头只是一晃而过,我还是疾步走开了。

回到家里,我又一次想起刚看到的眼神,恐惧的,期盼的。我就在想,换做自我,是那个小摊贩,会是什么样的心态?一晚上的劳作,在恐惧和期盼的交换中,一晚上,能换回多少钱?

继续阅读“幸运的人 | 瞎爷”

不吹不黑说中国 | 押沙龙

前两天看了葛剑雄先生的一篇谈中国的文章,再加上最近最近给喜马拉雅写世界史的节目,所以对中国的历史和未来有点感想,尽量平心静气,不吹不黑地谈谈几个关于中国的问题。

中国有技术,没科学

经常有人会问这个问题:

为啥中国古代这么厉害,却没有发展出工业革命和现代文明?
这个当然有很多解释,韦伯说是因为新教伦理,诺斯说是因为产权制度,布罗代尔说是因为西方底子本来就好blahblahblah。

但作为一个学理工出身的人,我觉得有个很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中国没有科学,从来没有。
当然,个别搞科学的人是有的,但是作为一个整体,就是没有。
继续阅读“不吹不黑说中国 | 押沙龙”

宋丹丹困局 | 陈墨 每日人物

宋丹丹终于开口谈起了《演员的诞生》对自己的影响。一番感慨的背后,最令人唏嘘的是,真人秀的时代,宋丹丹自己,以及熟悉、了解她的人大都认为,“好演员”、“艺术家”,是人们关于她的一种天然共识,街知巷闻,但事实却告诉他们,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对此并不知情。

 
1

去年和今年,宋丹丹两次做客慢综艺《向往的生活》,两次都制造出了不小的话题、成为焦点。

第一次是因为她吐槽儿子巴图生活能力差,说“我生了个废物”,再加上在节目中多次揭巴图的短、曝光巴图的童年糗事,由此引发了一轮关于“强势单亲母亲的控制欲有多可怕”的讨论。

继续阅读“宋丹丹困局 | 陈墨 每日人物”

经济和金融策论 | 野思考者 卢麒元

经济和金融精彩论点观点,开启金融民智,开启思考。

​​    再强调一遍:第一,对政府的全面信息化改造刻不容缓,必须彻底清理庸官冗员并压缩一半行政费。第二,立刻开启直接税改革,必须坚决改变资本流向问题。阻止资本外逃,阻止脱实就虚。第三,立刻启动华财时贷的全面推广,彻底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如果,仍然不作为,大萧条将不可避免。

    当务之急还是在于留住资本,留住外汇吧,其他还有时间去整改,这个真没有多少时间了。立刻开启直接税改革,房产上面货币堆积很严重,需要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引导资本回流国内。最近许家印五天投资2800亿圈地造车,假药停回国后九城圈地造车,其实已经说明问题了。国内资本方向在改变,房地产在转型,本分资本在回流,只是圈地就不好啊,都是空架子,资金还是没有落回制造业等实体经济,还是在土地上面打转,这些都是目前国内资本的情况。

继续阅读“经济和金融策论 | 野思考者 卢麒元”

突然深陷支持率危机的特朗普 | 顾子明

明天,也就是618,在中国人民喜迎电商购物节之际,特朗普也将在佛罗里达的集会上正式宣布竞选连任,正式开启他2020选战的序幕。

当然,不光特朗普重金组建了一直强大的竞选团队,甚至连很多依赖于特朗普政治生命的全球右翼政治人物们,也早已开启了对他的助选。

譬如指望着特朗普下一届能帮助以色列吞并巴勒斯坦的内塔尼亚胡将戈兰高地的一个新定居点以特朗普名字命名,并在犹太人群体中大肆吹嘘特朗普的功绩;

譬如指望着特朗普帮助帮助打破沙特兄终弟及传统,将王位传给儿子的萨勒曼,不仅对巴勒斯坦同胞们熟视无睹,甚至打破OPEC的默契大幅增产,来帮助特朗普稳定油价;

甚至准备在下届台湾地方选举中一展身手,“商而优则仕”的郭台铭,为了获得特朗普的支持击败左派的蔡英文,也专程飞抵美国,跟特朗普详谈他在摇摆州威斯康星的投资。

不过,刚刚吃完自己73岁生日蛋糕的特朗普,却没有“六六大顺”,据新华社消息,昨天,福克斯新闻公布的民调显示,竟然有五位民主党人候选人的支持率高于特朗。

继续阅读“突然深陷支持率危机的特朗普 | 顾子明”

八百壮士,可堪回首,风流总被雨打去 | 周生 猛哥

 1938年电影《八百壮士》剧照

 

1

 

岁月悠悠。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上台,把自己的警卫部队扩建为国民警卫1师和2师,算作他的“御林军”,后来这两个师几多变迁,但始终是嫡系中的嫡系。

其时,日寇虎视眈眈。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丢失,需要找人背锅,国民政府陷入内斗,在元老胡汉民的逼迫下,蒋介石下野,国民警卫1师和2师没有老大罩,被改编为第87师和第88师。

第87师师长张治中,早年是老蒋的“八大金刚”之一,但与周公私交甚笃,后来成为著名的“红色将军”。

第88师师长俞济时,老蒋的奉化老乡,七拐八拐算起来,还是老蒋的外甥,长期担任侍卫长,绝对的心腹。

不到两个月,蒋介石又重新上台。

继续阅读“八百壮士,可堪回首,风流总被雨打去 | 周生 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