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 | 是的,总统——特朗普一锅粥的中东乱局

今晚有读者来连,回来有点晚,稍微喝了点酒,有点晕晕的.......

最近,中东政局乱成了一锅粥。

据CNN报道,沙特将承认《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舒吉已被杀,美方则表示保证让沙特吃不了兜着走,使得沙特股市今天刚开盘又被砸出了个坑。

而沙特也是强硬表示,一旦被制裁则会开启石油禁运沙特,这是自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首次威胁动用“石油武器”。这一周以来,随着这位记者事件发酵,全球能源市场跌宕起伏。

本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此事极为低调,甚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不断往中俄身上扯。但是随着舆论迅速的激化和议员们对沙特进行制裁的呼声,特朗普也不得不提高调门,表示可能对沙特进行制裁,停止财长出席沙特投资活动,并派国务卿蓬佩奥赴沙特阿拉伯调查。

要知道,特朗普派去的铁杆国务卿以前就是CIA的局长,沙特一方到底杀没杀人,拥有强大间谍网络的特朗普,心里难道会没点数?

继续阅读“顾子明 | 是的,总统——特朗普一锅粥的中东乱局”

紫竹张先生 | 排名前十的长租公寓爆仓了,房东租客损失惨重

8月中旬的时候,我写的一篇《为什么中介哄抢租赁房源,因为贩毒都没它来钱快 || 紫竹张先生》刷爆朋友圈,捅破了中国长租公寓蕴藏的巨大风险,由于被强制限流转发不予显示,最后止步千万阅读。
在这篇文章里,我详细的揭露了长租公寓诱使不明真相的租房者签下租金贷,一次性收取租客一年甚至几年的租金,然后自己按月付给房租,空手套白狼获得了大量的资金,这完全是利用租客的个人信用在诈骗现金,一旦资金链断裂,后果不堪设想。

继续阅读“紫竹张先生 | 排名前十的长租公寓爆仓了,房东租客损失惨重”

沈帅波 | 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

01

我们都知道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我们对她有多少城市,县,镇,村并没有完整的概念?

  • 中国有多少城市?

答:285个地级市、15个地区、30个自治州、3个盟。

  • 中国有多少县城?

答:285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其中:860个市辖区、368个县级市、1453个县、117自治县、49个旗、3个自治旗、1个特区、1个林区),

  • 中国有多少乡镇?

答:41658 个乡级行政区划单位(其中:2个区公所、7194个街道、19683个镇、13587个乡、1085个民族乡、106个苏木、1个民族苏木)。

  • 中国有多少村?

答:662238 个村级行政单位(包括街道办事处)

概括一下就是:中国有约300个“城市”,2856个“县”,41658个“乡镇”,662238个“村”。

02

如果一个人出生在北上广深的中产家庭,那么他是幸运的,但他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大概率上他不会受很多苦,过平顺的生活。但他或许就屏蔽在占这个国家微不足道的面积的区块里,并以为这就是世界,“平顺”往往会让人错失真正的霸业,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渴望霸业。

继续阅读“沈帅波 | 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

顾子明 | 历史进程中的打砸售楼处

最近,伴随着万科高呼活下去,多年不见的包围售楼处又一次兴起了。

从中国房企一哥碧桂园的上饶售楼处被砸开启,国庆节,全国数十个项目的售楼部被堵了。原因很简单,房子降价了......

最近,政事堂在研究周期,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中国房地产历史上,有三次标志性的砸售楼处,分别是2008年杭州万科被砸,2014年杭州万科又被砸,直到万科把一哥位置让给碧桂园之后,2018年被砸的轮到了碧桂园。

对比三次事件,我们会发现一个周期,每隔五年左右,中国大地上就会出现一轮房地产的低潮。

而这个房地产低潮的周期,往往前面还都伴随着一次A股重挫,07-08年从6100点跌到1600点,13-14年从2500点跌破2000点,18年则是从3500点跌到了如今的2500多点.......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每一次资本的寒冬,都会引发房地产商的去杠杆甩货自救,低价导致了老百姓“奋起反抗”,勇砸售楼处。

而资本市场上的投资者普遍比老百姓理智,不会去砸国家机关,他们会坐到证监会,一起帮忙“出谋划策”。

14日刘士余召开投资者座谈会

而反过来看,每一次老百姓和资本对房市和股市的“奋起反抗”,又会迫使国务院开启大放水。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历史进程中的打砸售楼处”

李莫愁 | 枪在手,跟小崔走

刘慈欣在《三体》里从费米悖论延伸出了“黑暗森林”理论,他说,宇宙间的文明都有干掉别人和隐藏自己的本能。

2018年6月6日,快鹿集团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出现在中纪委“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中,排名第31位。

就在前一天下午,崔永元曝光了一对演员夫妇7.5亿阴阳合同,打响了肃清娱乐圈战争的第一枪。

那是《大轰炸》的电影合同,投资方是快鹿集团,制片人是施建祥。

继续阅读“李莫愁 | 枪在手,跟小崔走”

小紫竹林 | 崔永元把天给捅了,将自己置于险境,究竟为的什么?!

当8亿元的罚款出来之后,我以为事情会迎来终结,万万没想到,原来他相当于将天捅了个窟窿……
他的《一声叹息一声雷》一经发表就获得疯狂转载,如今又开始diss上海警方。

我们今天按时间排序来看看他发的微博,或许能从中窥探一二。

继续阅读“小紫竹林 | 崔永元把天给捅了,将自己置于险境,究竟为的什么?!”

人生茶馆 | 终于,房子开始吃人了

2018年,的确是不平凡的一年。

逢8魔咒的压力如期而至,毛衣战的硝烟愈演愈烈,金融风险的防范迫在眉睫。在这千载难逢、天时地利的时刻,房地产却反常的当起了逃兵,轮到它冲锋陷阵、抗起大旗的时候,却掉了链子,曾经的江湖义气荡然无存。

有人说,我国房地产3年一个周期,即将迎来触底反弹,也有人说,房价太过畸形,必须大幅调整,还有人说,房地产的夜壶功能很难被抛弃,其实,这些想法都太幼稚,他们还没有从以往的思维定势中走出来。

依我看,我国过去二十年的房地产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次是真的要彻底结束了!

房子开始吃人了。

我不是危言耸听。

继续阅读“人生茶馆 | 终于,房子开始吃人了”

ITamic | 华为又大规模裁员了,从45岁降到34岁!

华为最近陷入了一场风波。自今年2月以来,一直有传言说华为在中国区开始清理34岁以上员工。有自称是前华为员工的匿名用户发帖称,目前华为中国区开始集中清理34+的交付工程维护人员,而研发则是开始集中清退40+的老员工,主要针对程序员。

继续阅读“ITamic | 华为又大规模裁员了,从45岁降到34岁!”

顾子明 | 历史的进程下,互联网的下半场怎么走?

正在吃饭的时候,看到一则新闻,证监会刘主席下午与股民座谈,听取大家对资本市场发展的意见。他在现场表示,部分意见可以吸收到政策中去,春天已经不远了。

这句春天不远了,引发了我朋友们的讨论,这远究竟是多远,现在是秋天还是冬天,似乎都没有说清楚......不得不慨叹,这特么的就是中国语言的艺术。

说起资本市场的冬天,相信所有人第一直观的股票,就是堪称印钞机的腾讯,在业绩没有下滑的情况下,半年多的时间一口气跌了40%,打破了“腾讯一直涨”的神话。

自从腾讯股票一路下跌之后,所有科技圈的媒体就跟股票分析师们一样,纷纷开始事后诸葛亮,探究腾讯究竟错在哪里。

其实,腾讯的很多问题,在多年前就已经“积重难返”了,并非一朝一夕,前些年一路暴涨的时候,这些问题也都在,其实没啥影响。更别提能使中国现金流的公司股价近乎“腰斩”的事情。

所以呢,可以明确的是,腾讯如果有错,那么错的绝非个人的奋斗,而是错在了历史的进程。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历史的进程下,互联网的下半场怎么走?”

紫竹张先生 | 载歌载舞,百人退房团当街庆贺

载歌载舞,百人退房团当街庆贺

2018年的楼市里,碧桂园无疑是最出名的房地产商,因高周转出名之后,它就成为了全国媒体的众矢之的,因为这个“快”,碧桂园已经被网民黑成这样了。。。

我也写了N个碧桂园的帖子,不过今天的主角却不是碧桂园,而是碧桂园门前的一群退房者,虽然他们退碧桂园的房子会拿出很多看似正当的理由,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我今天站碧桂园这一边,发帖批判这些贪婪且无赖的房闹。

继续阅读“紫竹张先生 | 载歌载舞,百人退房团当街庆贺”

顾子明 | 周末吐槽:政事堂的“乐观”来源于哪里?

今天的文章主要是吐槽......

最近一段时间呢,几乎每篇文章后台都有读者留言,其中不乏一些关注挺久的,说政事堂太乐观了云云,搞得我不能忍,昨天通过回复回怼了一下。

说起来,政事堂从“建堂”以来,几乎向来是报忧不报喜,从最早说官员men 出事儿,到说资本大鳄们出事儿,后来转型金融之后,说互联网金融、虚拟货币等等.......

说的好听点,是死亡笔记,说的难听点,是扫把星......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周末吐槽:政事堂的“乐观”来源于哪里?”

波服娃 | 又是一届政治正确的排行榜

1999年,一个英国人炮制了一份只有一百人的“杀猪榜”。

这是他在上海巨鹿路的巨富大厦里,借朋友家的电脑,和几个朋友草草排出的一份财富榜单。

这个《福布斯》杂志的前中国首席调查员,就此走出一条Copy来的财富之路——给中国富豪们的称体重。

英国人胡润很喜欢在中国人面前高谈阔论自己的工作。他喜欢中国人叫他财富调查员,他把自己当成了中国顶级富豪们的“捕手”。

昨天,“捕手”发布了2018年的中国富豪排行榜。解读榜单时他似乎在安慰中国的年轻人:

马云有90%的财富是五十岁之后创造的,许家印80%的财富是五十岁之后赚到的。

继续阅读“波服娃 | 又是一届政治正确的排行榜”

顾子明 | 安倍访华,一次生米煮成熟饭的机会

今天,外交部宣布,应我国务院之邀,日本首相安倍将于本月25日至27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终于,时隔七年之后,日本首相以正式访华带动两国关系破冰,这意味着中日两国将开启一个合作的新时代。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因此化冻三尺,也绝非旦夕之功。

去年国庆,正是安倍临时携大量内阁成员,以一路小跑的姿态,奔赴中国驻日使馆,十分意外的参加了中国国庆招待会,并用中文对在场观众问候到“晚上好!”

以极低的姿态,公开释放出了破冰的信号,开启了中日关系转暖的征程。

而尤其是从今年7月下旬以来,日本各界高官们以“络绎不绝”之姿访华,更是彰显了日本政府急于改善对华关系之迫切。

对于中日关系转暖,政事堂一贯是看好的。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我方对于日方的态度仍持有保留,日方原计划在10月23日,也就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生效40周年纪念日访华。但还是被我们确认为25日,延后了两天。

此次破冰没有选择这个重大的日子访华,颇为蹊跷,对此政事堂看来,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安倍访华,一次生米煮成熟饭的机会”

兽爷丨他不是传奇

2013年夏天,有人在未名BBS上发帖说,静园可能要被拆掉,北大校方拿了10个亿,准备搞燕京学堂。

隔壁的清华刚拿了黑石老大1亿美金建了苏世民书院。北大要拉一笔更大的赞助。

燕京学堂只招外国留学生,每年能拿好几万美元奖学金不说,还住单人单间。

北大的博士们还挤着四人间呢。

学生们彻底怒了。北大是谁的北大?同学们,团结起来,保卫清华高晓松弹吉他撩妹的静园草坪!

和很多抗议一样,最后没有什么结果。洋学生们悄悄开学,不带走一片云彩。

北大的学生们要一年后才知道,燕京学堂的钱,其实是一位据说很传奇的地产商捐的。

2018年10月12日,传奇地产商的故事终于落幕了。他因强迫交易罪被罚600亿元,是冰冰的70多倍,创了建国以来最大的罚单。

开庭前,传奇地产商位于亚奥的地标楼盘挂出了41套豪宅和19间办公室,总价80亿元,最便宜一套,也要五千多万。

没人敢买。

先生说,北大是常与黑暗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

燕京学堂依然书声琅琅,人来人往;未名湖依然纯洁,要不然北大博士也拍不出来《纯洁心灵》这样干净的电影。

继续阅读“兽爷丨他不是传奇”

王小靠  | 2018三大焦虑:自力更生、财富收割和公民社会

01

打开国门还是自力更生

中国的发展,需要世界。自力更生没有前途。

有的人谆谆教导说:被封闭是好事情,可以让我们自力更生,我们独立建设一套自己的工业体系、金融体系、科技体系。说这些话的人可能是良好用心,但听信这些话的人,无疑是脑子进水。

最容易驳斥的就是科技体系。截止2017年,诺贝尔奖全世界获得者一共876人,美国占三分之一,有356名,英、德、法分别有121人、104人和59人。大国瞧不起的瑞典、瑞士、俄罗斯,分别有29人、25人和23人,哪怕最最瞧不起的日本,也有18人。

大国:两人。

这个独立的科技体系无论怎么建,都觉得材料缺乏了一点。

金融也很容易说清楚。人民币国际支付比重:2%不到。

美元:38%,欧元:34%。还用说啥?

继续阅读“王小靠  | 2018三大焦虑:自力更生、财富收割和公民社会”

饭统戴老板 | 明朝财政不积极

1597年农历6月19日,紫禁城内火光滔天。起因不明的大火,从金水桥西侧的熙和门骤然腾起,蔓延至皇城中央的皇极、中级、建极三大殿。狂风裹挟着烈焰,卷成几丈高的火舌,但凡舔到木质结构的楼堂宫轩,就迅速燃起一片火海,屋瓦在火中噼里啪啦地爆炸,如冰雹般满天纷飞。

这场发生在万历二十五年的皇城大火,席卷了半个紫禁城。除了三大殿全部被付之一炬外,皇极门(今太和门)及其两侧的掖门全部焚毁,群臣早朝广场两侧的文昭武成二阁,连着廊房一起被烧成了灰烬,“自掖门内,直抵乾清宫门,一望荒凉”。只有午门因为隔了条金水河,才幸免于难。

明朝紫禁城五行属火,从建成到明亡的230年间,发生过47起火灾,平均5年一次。而在这次大火的九个月前,乾清宫和坤宁宫也毁于火灾,整条皇城的中轴线都给烧没了。

早在1421年,三大殿就因雷击被焚毁。那会儿朱棣刚住进紫禁城,吓得他赶紧去太庙祷告,以为是生死未明的侄子在作祟。1557年,沉迷修仙的嘉靖皇帝妄称自己是“总掌五雷大真人”,引得雷公亲自拜访,在四月的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雷雨大作,火光骤起,三殿两楼十五门俱灾”。

重建宫殿,极耗钱财。嘉靖朝主持三大殿重修的是严嵩父子,贪腐和浪费十分严重。嘉靖皇帝的孙子万历已经多年不上朝,因此三大殿可以缓修,但住处乾清宫和坤宁宫的重建工作却刻不容缓。这种领导多、经费少、工期紧的项目,最后落在了工部一个叫贺盛瑞的郎中头上。

贺郎中是朝中清流,不贿赂太监,不勾结官员,还特别能干,是那种杨国强特别想要的项目经理。朝廷给修建两宫拨了160万两白银,贺郎中仅用了67万两就完成了任务,留存93万两上缴。那些想借此捞一把的贪腐势力,自然不能容忍,最终贺郎中被污蔑陷害罢官离京,后来郁郁而终,令人叹息。

乾清宫和坤宁宫的重建顺利完成,三大殿的重建却最终演变成一场财政灾难,甚至敲响了大明的丧钟。

三大殿起火的1597年,实属多事之秋。这一年,日本的丰臣秀吉调动十二万大军,兵发八路杀奔朝鲜;播州的杨应龙出尔反尔,引苗兵攻入四川贵州和湖广;朝堂之上,刑部右侍郎谢杰直谏神宗“节用不如初,勤政不如初”,刑部左侍郎吕坤更是直言朝廷摊派过重,民不聊生。

在这种艰难局面下,万历皇帝仍然重启三大殿的建设。此时的大明财政,皇室费用、官俸支出、军费糜耗等日常开支已相当庞大,如何筹措三大殿的巨额修建费用,成了一桩难事。最终还是万历拍板,“迨两宫三殿灾,营建费不赀,始开矿增税”,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增税。

中国宫殿的大跨度木质结构,对名贵木材需求量很大,尤其是金丝楠木。这种珍贵木材,出产于西南部的深山老林,开采成本极高。朝廷购置金丝楠木的费用,被摊派到地方,各地不得不加赋一年来凑钱。而明朝特有的皇木采办体系,贪腐严重,皇亲和太监在地方上吃拿卡要,各省叫苦不迭。

户部官员韩光祜上书,弹劾监工太监陈永寿勒索物料,“指一倍百”,导致三大殿光木料成本就高达930万两白银,比嘉靖朝修三大殿高了数百万两。最终三大殿的修建,一直到万历的孙子,那个著名的木匠天启皇帝手里才完工,天启年间耗资又接近600多万两白银。

也就是说,1597年紫禁城的那场火,烧掉了大明朝整整1500万两白银。

1500万两白银是什么概念?明末辽东的军费支出,支撑几十万兵马的军事行动,一年差不多才是500万两,1500万两可供袁崇焕的部队在辽东支撑至少三年。等到1644年李自成兵临城下时,崇祯皇帝号召群臣捐款给士兵发饷,一共只募集了20万两白银。

这三座大殿,在历史上划出一条诡异的曲线,它们的落成、修补、雷击、起火、重建、崩塌,就是明代财政和王朝命运的缩影。

继续阅读“饭统戴老板 | 明朝财政不积极”

紫竹张先生 | 滴滴软件也能拿来炒房,劳动人民真聪明

今天出门有事,叫了一辆滴滴快车,结果在和司机闲聊的过程中发现这位司机大哥是一个拆二代,家里有7套房,每年收租达到50万。他之所以出来跑滴滴有二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在家里太无聊了,每天出来拉几个小时打发下时间,第二个原因是滴滴软件居然可以拿来炒房,他靠这个软件来每天监测武汉的房价,简直太神奇了。
首先做一个免责声明,这个不是滴滴的广告贴,是一个客观陈述日记贴,老粉可以知道,以前滴滴出负面新闻的时候,我喷滴滴的帖子不是一个二个了,是一群。而为什么我出门还用滴滴,这就涉及一个用户习惯的问题了,用惯了就懒得换,只是不敢拿滴滴出远门和走荒野了,白天在大城市里走我还是没啥心理负担的,我还是个男的。这种路径依赖的用户习惯,从某种意义上,让滴滴有能力涉嫌垄断。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首先来看一下,这位滴滴大哥的炒房逻辑。

继续阅读“紫竹张先生 | 滴滴软件也能拿来炒房,劳动人民真聪明”

波服娃 | A股你长大了,该有自己的主张了

美国务卿蓬佩奥访华就呆了三个小时,航站楼的工作人员连欢迎条幅都没得及换。国务卿带着中国人民的美好祝愿飞走后,美股就开始暴跌了。

亚马逊、苹果、微软、谷歌、阿里巴巴、脸书、摩根大通等纷纷缩水百亿美元,美股的连续跌幅已经创下了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的记录。

牛市的时候,特朗普同志说都是他的功劳。股市一跌,他就开始给孩子找后爹了:

“我认为美联储在犯错误,他们的货币政策收得太紧。我觉得美联储已经疯了。”

继续阅读“波服娃 | A股你长大了,该有自己的主张了”

顾子明 | 全球化与互联网背后的资本危机

大概九月中下旬的时候,坊间流传起了十月小阳春的传说,不少朋友都在问我什么时候重开账户。对此,近期我几乎每一篇文章中,都会提到一个非常高频词.......

寒冬

具体从最近几天的文章中来看,除了本周一二,用贾跃亭许家印俩人,解读了寒冬之下的丛林法则和救赎之道外,上周五的结论是美国的科技股会暴跌,周日的结论是咱的放水没卵用,本周三的结论,更是“全球寒冬”,“先干为敬”。

嗯,这几篇文章的推测,也全部都兑现了。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全球化与互联网背后的资本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