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往事 | 卢克文

阿德里亚诺

 
1982年2月17日,阿德里亚诺出生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北部的贫民窟维拉克鲁塞罗
 
维拉克鲁塞罗是一座依山而建的贫民窟,大约有6万人住在这里。至今这里还是里约治安最糟糕的区域,白天还能零零散散见到几个警察,天擦擦黑时,警察们掉头就走,黑帮分子此时就会手提AK从阴影里走出来,全面接管这里。

贫民窟维拉克鲁塞罗

 
巴西环球电视台曾来这里采访当地居民治安有多乱,一位大妈面对电视镜头正在痛述抢劫有多么频繁,旁边一名黑瘦少年突然蹿出来,当着摄影机的面,伸手一把扯下她脖子上的金项链飞奔而去,只留下电视台记者跟大妈一脸懵逼,面面相觑。
 
这种肆无忌惮当街随机抢劫的场景,在一九九五到二零零六年的中国广东其实也随处可见,2003年时,我曾亲眼见到东莞塘厦花园街好几起赤裸裸光天化日当街抢劫,这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升级时常见的混乱景象,广东在2006年之后这种景象渐渐杜绝,但拉美国家好像就一直逗留在这个阶段,没有再往前跨过这一步。
 

继续阅读“巴西往事 | 卢克文”

论大佬们的退隐 附: 升格五大关详解 | 灏泽先生

马到功成退身去,从此天地隐一龙。
鲐背业毕名难保,只叹兄弟为双庸。
 
正文:
 
于命理来说,上格的商人这一辈子真的是微妙难言,每一个阶段与时运下,你都不可能长拥永续的平和。
 
灏泽始终信奉一个道理,那就是 “上格难享长安”。
意思就是凡命格上佳者,一入江湖就从此无归路,尤其当你一旦手创一番家产功业,则往往是无数牵连难舍的开始,因为人们是不会让你轻易下课让贤的。

继续阅读“论大佬们的退隐 附: 升格五大关详解 | 灏泽先生”

年轻人的第一次破产,从二次元开始 | 半佛仙人

 

1

很多年轻人喜欢看动漫,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爱好,毕竟你得承认,在这个是个人都得开10级涡轮加强纳米爆炸技术的美颜的年代,还是画出来人看着比较真实点。这两天我在巡视后台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些年轻的小朋友们留言说自己被动漫网站给骗了,骗了很多钱。

我非常迷惑,一个动漫网站能骗你什么?除非你看的是那种网站。

就算是那种网站,也不能叫网站骗了你,那叫你被自己的欲望所支配。

管不住下半身的人,早晚上半身也得完犊子。

虽然我的脑中已经开始循环嘲讽,但我并不是一个张口就骂的人。 继续阅读“年轻人的第一次破产,从二次元开始 | 半佛仙人”

沉船 | 瞎爷

01

早上醒得早,刷微博,看见满屏关于周杰伦新歌的内容,点开视频看了两眼,无感。

倒是别人的评论看了不少:

①看完周杰伦的新MV,女主又是无私奉献+白瘦幼+美而不自知+把别人的梦想当作自己的梦想的戏码。

其实吧,对这样的伴侣有幻想没什么问题。我还想要一个照顾我支持我时时刻刻理解我、永远输出正面情绪、还会按摩做饭的男朋友呢。有的时候拿这些预期去适当调整自己,多聆听对方、把对方的需求提高优先级,甚至是准备一些小礼物小惊喜,都是经营一段好的关系很好的tips。

继续阅读“沉船 | 瞎爷”

小道八卦(不老男神也出柜了)

 

港媒曝L收5000万酬劳复出录综艺,于正发文称她将指导新人演技。

L的情史非常丰富,她18岁那年,就一举摘得了“香港小姐”和“国际华裔小姐 ”的桂冠,自然不缺人追,绯闻男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非富即贵。

虽然嫁入豪门,可惜公公曾立下遗嘱,420亿遗产将不会分给L夫妇一分钱。只有固定每个月两百万的零用钱,每月给200万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很多,但是对于她们这些花钱如流水 的人来说,的确是少了点,毕竟当初拼命嫁入豪门是为了什么。复出赚钱也很正常。但要说指导新人演技还是算了。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不老男神也出柜了)”

小道八卦(双杨姐妹抢某男星的真相)

你丑姐又来了。
受到这么多卦粉的支持,丑姐受宠若惊,大师说了,丑姐这个名字是“风泽中孚卦”,卦象是兑(泽)下巽(风)上,为泽上有风,风吹动着泽水之表象,比喻没有诚信之德施及不到的地方,说明极为诚信;君子应当效法“中孚”之象,广施信德。
哈哈哈,相信你丑姐,丑姐是认真的。

继续阅读“小道八卦(双杨姐妹抢某男星的真相)”

如何让花心男人不敢勾引你? | 陆拾一

文 | 包士山
一般的女生都害怕遇上渣男,往往避之不及;不过,35岁的小嫂子程蓉却不这样想,她的烦恼是看上了一个渣男,对方却对她“没有想法”。或许,搞清楚程蓉为何不被渣男待见,对于那些想避开渣男侵袭的女生,有借鉴作用。

 1 

程蓉在去年8月加了我的微信,说有困惑,希望我指点。她吐露的困惑是看上了渣男,对方却不愿“上”她。程蓉详述了她和老公、婆婆的分歧,反正就是各种矛盾和狗血,婚姻现状就是:离不了婚,又不爱丈夫了,生活很压抑、窒息,所以,她想出轨,自己找点乐子。 继续阅读“如何让花心男人不敢勾引你? | 陆拾一”

实录:一个捞女的翻身仗 | 陆拾一

当事人:小夜(化名)。年纪31岁,单身,职业个体。全文由陆拾一撰写,为了方便阅读采用第一人称。实录故事不代表正确的价值观,生活观,道德观。它只是原滋原味呈现出当事人的经历,请理性阅读,客观思考。

 1 

我从不否认自己是捞女,但又不仅仅只是捞钱的女子。捞女在我的世界里不是贬义词,大多女人在一段情感关系中最终落得心空空手空空,不就是不会捞么。我谈恋爱,什么都捞。男人的宠爱,我要。温柔,我要。身心,我要。当然,钱,我也要。前面的东西你若要不到,后面的钱,你也不太可能要得到。若钱都能得到了,那前面的那些东西,男人也自然会双手奉上。不过,钱色交易的二奶不在此列。

正因为我对每段感情都索求,以至于分开后,我的内心也没有太多挫伤。反正在恋爱里,作为一个女人该体验的,得到的,我都有过。

继续阅读“实录:一个捞女的翻身仗 | 陆拾一”

昨夜空袭沙特的幕后主谋 | 顾子明

昨天夜里,全球能源市场迎来了一场巨震,沙特境内最大的炼油厂和油田遭遇了无人机的空袭。

相关人士纷纷表示,这意味着沙特原油供应每日减少570万桶,约占沙特石油产量的50%,由此触发了有关油价大涨的担忧。

不过,在政事堂看来,新闻只能决定短期走势,如果想要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必须要琢磨明白这次袭击的操盘手是谁。

继续阅读“昨夜空袭沙特的幕后主谋 | 顾子明”

香港的“土地紧缺”之迷 | 新潮沉思录

文 | 邓铂鋆

2014年年初,笔者选择香港作为年假的旅行目的地。

笔者居住的酒店内景

在香港九龙佐敦,笔者入住了此生经历过的最差的酒店。酒店在一栋十五层高楼占据了两个楼层,这栋大厦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兴建的眼光看,这栋大厦领先祖国内地三十年左右;以八十年代的眼光看,酒店的房间布局作为内地的工人宿舍应当是优等品。当然,比起今天港岛的“发水楼”,即按照市价(香港楼市均价超过20万港币)销售盗取面积的飘窗、花台,以至于“飘窗比房间大”的楼盘项目,这座老而弥坚的大厦堪称良心。

继续阅读“香港的“土地紧缺”之迷 | 新潮沉思录”

阿里要活102年 | 新潮沉思录

文 | 天书

昨天的文章,过两天会重发,今天进入闲聊模式,聊聊由马云卸任想到的一些事情,想到哪写到哪。
01

昨天,马云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外界纷纷将其解读为“退休”,“功成身退”。昨晚,阿里在杭州奥体中心举行了盛大的20周年年会庆典,现场超过六万人。同时,阿里新“六脉神剑”(阿里的企业文化)出台,其中说到阿里要活102年。

从去年开始,从业者们都在说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如今马云卸任可看做下半场的一种风向。

继续阅读“阿里要活102年 | 新潮沉思录”

辛弃疾,大宋第一古惑仔 | 华伟 万小刀

“大宋第一古惑仔”辛弃疾:看我把栏杆拍遍
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
——题记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牛人,但在两宋交替之际,他们的出现显得有些密集。
公元1140年,爷爷辈的苏东坡已逝去40年,李清照阿姨正在杭州苦熬晚年,粉丝们还在朋友圈争论——苏东坡、李清照、柳永,到底谁是第一词人。
此时,又一位巨星划破天际,降临齐鲁。
和苏东坡、李清照一样,他将会是个大词人。
不一样的是,涉世之初,他是一个仗剑走天涯的侠客。
他热血、暖心,堪称“大宋第一古惑仔”。
他的名字叫辛弃疾。
一、
惨淡月光下,一个少年,正在追一个和尚。
少年不是在追求和尚的感情,是在追他的命。
一追就是两天整。
那是公元1162年,济南郊区。
两个人的坐骑,都累吐了,第三天,终于追上了。
要问少年为什么追和尚那么凶,因为那个叫义端的和尚偷了一样东西,那东西非同小可,是抗金义军的印信。
义端准备拿去献给他的金主,而这个少年正是当时保管印信的辛弃疾。
竟然敢偷印信,我追,我追,我追追追。
眼见已无路可逃,义端回头,提刀欲作最后的挣扎。
少年一个侧翻,剑光同时闪过,和尚人头落地。
果然是一个冷血剑客,快得匪夷所思。
少年叹息了一下,擦净剑上血,在义军微信群“爱金条,恨金狗”里发了二个字:搞定。
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过21岁生日。

继续阅读“辛弃疾,大宋第一古惑仔 | 华伟 万小刀”

原油大战,中东马蜂窝被谁捅破? | 时寒冰

中东,既是原油供应中心,也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

中东动荡,带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原油价格上涨。

当地时间9月14日,全球最大石油企业沙特阿美两处石油设施受到无人机攻击后起火。据悉,这次袭击迫使沙特阿拉伯在周六削减了一半的石油生产,这意味着将影响近500万桶原油产量,约占世界每日石油产量的5%。由于受影响的产油量占沙特当前产油量的一半,沙特的石油产出和出口均中断。

继续阅读“原油大战,中东马蜂窝被谁捅破? | 时寒冰”

今天 | 瞎爷

今天刘德华 – 你是我的骄傲演唱会

依然醒得早。

其实我真的不愿意醒得早。我也希望能像很多人那样,每天睡到太阳老高再醒。但是做不到。

从此君王不早朝,妈的,真好,这样的日子真好,可惜做不到。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直在循环听刘德华的这首歌。走了好久终于走到今天。如果要飞得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

令人唏嘘。

继续阅读“今天 | 瞎爷”

不要轻信“经济学家” | 顾子明

昨天的文章《周金涛大战特朗普》中,有一位读者留言,大概意思是说,那些不能准确预测到日期的经济学家屁用没有。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经济学家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生物。

目前,国内曝光度最高的经济学家,大概是恒大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任先生,这位拿着年薪1500万的业界大佬。

说起来,自从任先生2017年履新恒大之后,几乎每次都在研报中判断央行要降息。

继续阅读“不要轻信“经济学家” | 顾子明”

周金涛大战特朗普 | 顾子明

中国金融圈有个著名的预言,是成功预测了次贷危机的“周期天王”周金涛给出的,他认为:

40岁以上的人,人生第一次机会在2008年,第二次机会在2019年,最后一次在2030年附近,能够抓住一次你就能够成为中产阶级。

因此,在2018年~2019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股市下行,很多人都认为,这就是周金涛说的2019年的危机+机遇。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经常会慨叹,中国的应试教育虽然大幅提升了识字率,并规模化的生产出来大量的人才,但就像中国武术一样,能够很好地照模样展示,但是却不能将其用于实战。

继续阅读“周金涛大战特朗普 | 顾子明”

终结国民党的郭台铭 | 顾子明

“内战内行”的国民党,再一次验证了其悠久的历史。

今早,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现任党主席吴敦义及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等国民党31人在报纸刊登亲笔签名的声明,呼吁郭台铭与高雄市长韩国瑜合作。

可是声明刚发完,郭台铭就通过其幕僚蔡沁瑜发表声明退出国民党,不仅把那31个人损了一通,还称“我知道我正在做一件对的事情,一件将翻转“中华民国”命运的大事。”

郭台铭亲笔手写声明

那么,这件将翻转“中华民国”命运的大事会是什么呢?

继续阅读“终结国民党的郭台铭 | 顾子明”

安倍晋三传 | 卢克文

壹  岸信介的崛起

 

日本本州岛山口县的佐藤秀助一生都在为自己的三个儿子感到光荣。

他大儿子叫佐藤市郎,生于1894年,二儿子叫佐藤信介,生于1896年,三儿子叫佐藤荣作,生于1901年,其中二儿子因为打小过继给他哥,改名叫岸信介(佐藤秀助也是过继给别人才改姓佐藤的,这个家庭本来应该都姓岸)。

佐藤秀助主要以酿酒为生,但他祖父曾做过岛根县令,佐藤秀助自己也在山口县做过公务员,家里有浓厚的政治氛围,除了生意,聊的都是高大上的国计民生话题,家里小孩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从小就对政治产生出浓烈的热爱。

他三个儿子个个都很爱学习,一路考取名校,大儿子在海军大学成绩优异,曾升至海军中将,已经很有出息,但身体不好,早早退役,二儿子岸信介跟三儿子佐藤荣作后面爬得更高,跟开了挂一样。

东京帝国大学造船制图室

继续阅读“安倍晋三传 | 卢克文”

韩国1997:枪顶在脑门上的谈判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如果有人在1998年1月到访韩国,兴许会看见银行门口排起的长长队伍。里面拿着戒指的中产主妇、带着战争勋章的军人、怀揣比赛奖牌的运动员、挂着金十字架的教会长老,以及成千上万的普通老百姓,他们顶着寒风中,不是来银行提现挤兑,而等着向国家捐出自己的金银首饰。

1997年底,亚洲金融风暴登陆韩国,前30大财阀倒了6个,连大宇、现代、三星等巨头都岌岌可危。资本外逃汹涌,韩元腰斩,最危急时韩国离外储耗尽只剩7天。走投无路下,韩国政府在12月3日与IMF 签订协议,获得550亿美元贷款,但必须满足废除补贴,放开金融市场等一系列条件。

协议签署那一天,韩国人又想起了当年被强权支配的恐惧。

继续阅读“韩国1997:枪顶在脑门上的谈判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女人是女人的照妖镜 | 混沌天涯客

不久之前,我被拉去参加了一个关于养老产业的论坛,论坛办得有模有样,把养老跟最时髦的高科技都挂上了钩,什么智慧社区、5G、大数据等。一位专家边放PPT边讲,2018年底65岁及以上的人口已经达到1.67亿,这个数字正在不断攀升,并有望在5年内超过18岁以下人口数量。

专家讲完,一些企业家就上台了,描绘着养老产业巨大的发展空间,未来会成为10万亿甚至20万亿的大市场。

专家讲得吐沫横飞,企业家聊得兴致勃勃。我是一个喜欢讲冷笑话的人,在讨论环节,就站起来说了两句人之常情。

人,在孩子身上投入再多也总觉得不够,可是在老人身上投入多了,老人自己都不愿意。对于普通家庭,给孩子报个一两万的兴趣班眼睛不眨,要是花这些钱给老人买了礼物,老人估计会心疼的直跺脚。

因为孩子是希望,把资源用在充满希望的孩子身上,既是人之常情,也是动物的本能。养老产业永远不可能像儿童产业一样兴旺,那些预估出来的十几万亿大市场,得打个大大的折扣。

继续阅读“女人是女人的照妖镜 | 混沌天涯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