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 赵皓阳

(一)

 

因为有在香港读书的经历,我曾经写过很多关于香港的文章,旨在消除我们对于香港青年的偏见,我不止一次说过,我接触过很多香港青年,他们真的不是坏,他们只是蠢而已。

这绝对是我不带任何情感偏见非常可观的描述,如果你不喜欢言简意赅的一个“蠢”字,也可以的用“幼稚病”三个字,但就麻烦一些,我也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

我在爬大东山看落曰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同校的香港朋友,他大概加入了类似”本岛人优先”这类乱七八糟的组织,比极端港独稍微好一点,对大陆人也没有那么多敌视,大致立场就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多好,现在香港不好是因为大陆政府管着……

我问他,你为什么怀念英国殖民时代呢,甚至跟在英国国旗后面游行?

他说,因为democracy啊,一人一票啊,现在香港这么多问题就是因为不democracy。

我问他,港英殖民时代你们选过总督吗?

继续阅读“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 赵皓阳”

香港回归二十周年,听懂多少这首歌?《皇后大道东》 | 寒江雪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8150

七宗罪之无期之刑 | 混沌天涯客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句诗写的是唐玄宗,回到长安后做了太上皇,被儿子软禁在深宫里,思念马嵬坡下的杨贵妃。

这一场虐恋,不仅毁掉了大唐盛世,还破坏了封建伦理。杨贵妃不仅年纪小了三十岁,还曾是唐玄宗的儿媳妇。可是一千年来,无数的文人骚客却写诗颂扬,这一对老少配,成了世间稀有的真正的爱情。

老少配,儿媳妇,无绝期。

01

同样比夫君小三十岁的田朴珺愤愤不平,为什么从恋爱披露的那一刻起,就没人相信这是爱情,只愿理解成王石老房子着火,妖精上了身。

继续阅读“七宗罪之无期之刑 | 混沌天涯客”

房地产市场批判 | 赵皓阳

我在《疯涨的房租、超长通勤时间——大都市中的“边缘白领”与“资本游民”》这篇文章中讲解了资本主义的时间修复与空间修复,简而言之就是是指新自由主义通过时间延迟和地理扩张缓解危机的特殊方法。其核心在于,如何处理过剩的生产力以避免危机。

我们分开来谈这两种修复策略。“时间修复”的核心在于金融。从某种程度上讲,复杂的金融产业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基石。甚至可以这样说:里根政府、撒切尔政府有这样的信心推动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就源自于金融市场飞跃式的发展与创新。金融为资本上演了一处“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好戏,为生产与消费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可以把未来的钱拿到现在花,提高当下的消费水平;也可以把现在的生产力消弭于无形,放到未来再去消耗。

继续阅读“房地产市场批判 | 赵皓阳”

疯涨的房租、超长通勤时间——大都市中的“边缘白领”与“资本游民” | 赵皓阳

2月27日

最近的几篇文章中,我们分析了城市空间中景观与资本的表象和特征。本文则从本质层面上分析,从资本运行的逻辑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来剖析这表象和特征背后的根源问题。

(一)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恩格斯分析了资本的运行逻辑,即资本循环与再生产的过程:指产业资本从一定的职能形式出发,顺次经过购买、生产、销售三个阶段,分别地采取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商品资本三种职能形式,实现了价值的增殖,并回到原来出发点的全过程。我们可以看出,资本运行有四个阶段:价值生产、价值实现、价值分配和价值增值。只要资本主义还有一天的生命,这个循环就还在高速运转一天。

但是,这个循环不是完美无暇的,就像人的身体机能总会出现各种问题一样,资本循环的严重不顺畅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最典型的经济危机就是生产过剩危机: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剩余价值都被资本家赚取,劳动者没有钱去消费,生产出的产品被大量积压;工厂卖不出货回收成本,更会压低工资甚至裁员,劳动者就更没钱取消费……最终经济崩盘。早期资本主义时代保持着三年一次小经济危机、五年一次大经济危机、十年一次全球性经济危机的节奏,全部都是生产过剩危机。

继续阅读“疯涨的房租、超长通勤时间——大都市中的“边缘白领”与“资本游民” | 赵皓阳”

不是“逃离北上广”,而是廉价劳动力注定被驱离 | 赵皓阳

1月7日

(上)

 

18年最后一天的跨年局,我们许久不见的八个朋友聚会,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这八个人中,有七个都计划在明年离开北京了。虽然我一直认为所谓“逃离北上广”是一个伪概念,但是没想到在我们这个小样本里比率会这样高。我们都是14-15年香港一年制硕士,到今年普遍都是工作了三年。我也在社交网络上做了一个简单的小调查,发现选择离开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大致都是在工作3-5年这个时间点。对于一线城市打工者来说,“三年之痒”确实成为了一个现象。

找过工作的朋友都知道,1-3年工作经验是一个待遇,3-5年是一个待遇。三年这个坎,要么就在本公司升职、担任基层管理角色;要么就跳槽,工资至少涨个50%。最重要的是,大学毕业工作三年后劳动者们普遍要“奔三”了,到了而立之年考虑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刚工作的时候还有很多创造的激情、对事业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憧憬;现在大致都要考虑:买房怎么办、户口怎么办、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孩子养不养得起……同时一些美好的憧憬也多被现实击碎。所以如果在一线城市没有一个好的预期,纷纷离开也是一个理性人权衡利弊之举。

继续阅读“不是“逃离北上广”,而是廉价劳动力注定被驱离 | 赵皓阳”

伊利手撕蒙牛“破坏冬奥大局” | 顾子明

随着最近气温的不断提升,很多行业似乎都躁动不安,先是格力董明珠手撕奥克斯节能造假,然后拼多多支持格兰仕硬怼阿里二选一,甚至饿了么还举报美团盗取商业机密,各个行业的巨头们似乎都在跟竞争对手较劲。

而今天上午,这种行业大撕逼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伊利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发了一篇“大字报”,给其竞争对手蒙牛扣了一个大帽子:

“奥运史上最大丑闻将上演!中粮集团蒙牛乳业联合美国企业破坏冬奥大局”,“为美国企业买单,获取一己之利”。

继续阅读“伊利手撕蒙牛“破坏冬奥大局” | 顾子明”

香港小姐衰亡史 | 易简君 万小刀

今年的港姐选举又要开始了。

回想起去年的香港小姐,从开始到落幕,除了佳丽颜值被吐槽外,基本没有引起太大水花。

而选举出来的港姐,也不再作为娱乐圈的后起之秀而声名鹊起,她们中的很多人,只能在昙花一现后,归于平静。

时间是向前滚动的车轮,曾经辉煌一时的港姐选举,已经变成了一档收视降到冰点的综艺短片。随着城市的变迁,观众口味的变化,香港小姐也走向了末路。

多年来,港姐的后座,从豪门之后许晋亨的座驾,变成过气艺人许志安的出租车,多少美人正在迟暮,多少传奇正在落幕。

再无岁月可回首。

 

继续阅读“香港小姐衰亡史 | 易简君 万小刀”

一场砖头惹出的风波 | 卢麒元

 

    请仔细看下图,HK的房价直达天堂了。坐在曲线顶端的人们活不下去了。无人理解,无人理睬。有人知道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吗?HK的蚁民,被砖头吸干了最后的血汗!试问,除了BD,蚁民们还能做什么呢?

    不要说什么修例,屁话!蚁民只需要一个上街的借口,不好彩,恰好赶上修例。月娥比窦娥还冤,因为她恰好坐在了曲线的顶端。不是她的错,却是她的锅。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了林妹妹的后面。

继续阅读“一场砖头惹出的风波 | 卢麒元”

我们配得上更美好的事物 | 瞎爷

菊次郎的夏天K.Williams – The Golden Piano

今日夏至。夏至是一年里日色最长的一天。同时,夏至一阴生。之后白昼渐短,直到冬至。

物候就是人心啊。

01

最近说话屡屡犯忌,屡屡被人陷害,暗算。

我昨晚反省了一下自己。觉得是在我一直劝人的“破执”和“知止”上出了问题。

劝人而不自知。真是应了这个瞎字。

过于执而不知破,原因是一个自我在,所以不知止。好鞋不踩臭狗屎,何必呢!

你计较它,在乎它,其实说明你和它一样。

干嘛要在污泥里和猪摔跤呢。

继续阅读“我们配得上更美好的事物 | 瞎爷”

代代国人,各有初心 | 老蛮

每一代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初心。创建我大中国的那代人,大部分生于上世纪初期,他们的初心是建设一个具有强大动员能力的国度,将一盘散沙的华人凝结为一个整体。为此他们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以让渡个人权利的方式,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直达最底层的大政府,并因此成功的熬过了战争岁月,凭借强大的动员能力击败了所有敌人,最终建国。
四五十年代出生的第二代人,在新中国的红旗下出生或成长,他们经历了最动荡的岁月,承受了最深重的苦难,艰难程度甚至超过了战争年月。他们单靠个人根本无从应对生活的艰难,所以他们放弃了思考并高度依赖集体。他们习惯统一的服装,统一的仪式,统一的背景音,以及统一的行动。很多年之后当他们纷纷老去,这种偏好集体和统一的初心,让他们集体沦为广场舞的狂热爱好者,为此不惜占领篮球场并理直气壮的攻击胆敢与集体对抗的年轻人。

继续阅读“代代国人,各有初心 | 老蛮”

关于取消人防工程审查的建议 | 老蛮

对于目前的制度改革,我提一个最基础的建议:把民用建筑的人防工程要求全部取消。
我的理由是,第一,住宅写字楼商办物业等等民用建筑的地下室人防工程本身并没有真正抵抗空袭的能力。人防工程本身由于种种贪腐和指定工程承包方等原因,基本上质量都极其低劣,同时,人防面积也基本用于停车等用途,也并没有可聚集人群的空间。

继续阅读“关于取消人防工程审查的建议 | 老蛮”

给挪一下脚,我海里有人 | 牲产队

 

2103年春节档,《西游降魔篇》大获成功。同期,星爷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的名单当中。

因为“不熟悉路线和塞车”,一篇题为《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的文章,被各大媒体迅速转载。

风口浪尖,星爷接受了柴静的专访。

采访中,他坦诚自己在政治上的不够成熟,以及懊恼。并表示,会吸取教训,履职尽责。

早年间,他借着姐姐的人脉,结识了梁朝伟,两人赴考香港无线艺人第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被录取,后大红大紫。而星爷在连续报考两年之后,才进入该训练班的夜间部。

此后,龙套六年。

继续阅读“给挪一下脚,我海里有人 | 牲产队”

脸书发了个Q币,整个币圈都在大呼小叫 | 半佛仙人

 

1

众所周知,我和币圈的关系比较微妙。一篇孙宇晨,一篇区块链骗局,加起来有小100万阅读,算是把币圈得罪死了。

放话要吊打我的币圈大佬连起来能绕地球仪整整一圈,剩下的都是私下找我爆黑料希望我能送他们一篇10W+的。

感觉在他们眼里不被指名道姓骂一顿,都不算币圈有存在感的韭菜收割机。

这么一想也是,毕竟自当年李笑来老师的经典60分钟唱跳RAP指名道姓骂了币圈三十多个大佬后,币圈已经寂寞了太久。

在一些币圈大佬眼中,虽然割韭菜赚到了钱,但是没有挨到骂,是多么的寂寞。

社会社会社会。

继续阅读“脸书发了个Q币,整个币圈都在大呼小叫 | 半佛仙人”

如何正确地使用男人? | 陆拾一

 

 1 

这两天,我对男人的渴望达到空前绝后的高度。不是在搬家吗,试过一次才知道,搬家真不是女人该干的事。虽然叫了搬家公司,可从头到尾都得自己一点点分类,清理,打包,这些完全无法假手于人。晚上累瘫了躺在床上想,我口口声声说需要男人的时候,到底是在需要什么?

累了,需要被分担。哭了,需要被安慰。伤了,需要被治愈。就连X欲上头,也只是需要宣泄。人几乎很难在自己春风得意时对他人产生极度渴望的心理。

我问过很多人,你最需要男人是什么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是这样——

凌晨三点下班回家,倾盆大雨又打不到车,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路边,身心疲惫的时候。

出差回来,屋子空荡荡的,累得想要喝口水,都还得自己爬起来去倒的时候。

逛超市买太多,拎不起时;穿后背拉链的衣服,拉不上时。

……

继续阅读“如何正确地使用男人? | 陆拾一”

浅聊Facebook搞的数字货币 | 顾子明

今天文章聊聊数字货币,吐槽为主,毕竟我也不专业,也就不误人子弟了。

昨天,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脸书宣布,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正式公布,将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这下可把整个科技圈和半个金融圈给搞炸,很多人都在设想拥有27亿全球用户的脸书能搞出来一个什么样的全球主权货币,甚至认为数字世界的金融战又将开启。

不过,有的人脑子里是主义,有的人脑子里是生意,在一片的叫好声之中,由于脸书白皮书的时间在市场不是啥秘密,因此不少资本也在上周就埋伏了进去,就等着这两天的疯狂炒作来割韭菜。

继续阅读“浅聊Facebook搞的数字货币 | 顾子明”

说闻解词丨很多人涌上街头,你除了a lot of people还会啥? | 林伯虎

▌“很多人”“涌”上街头有多少种说法?
这几天大新闻不断,且看外媒如何花样表达“很多人”与“涌”上街头。来来来,我们正文走起~

1

很多人”怎么说?

继续阅读“说闻解词丨很多人涌上街头,你除了a lot of people还会啥? | 林伯虎”

奥地利政府慌得一批 | 郝大星

一场闹剧

北京顺义别墅区附近有个罗马湖,很多人觉得这个名字起得洋气,其实,湖的名字来源于附近的两个村子:

罗各庄和马各庄。

按照最近席卷全国的改名运动标准,这个湖的名字怕是保不住了。

去年年底,民政部等6部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通知》,里面要求各地在今年6月底前,要完成不规范地名标准化处理:

对居民区、大型建筑物和道路、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进行规范化、标准化处理。

简单的四个字,蕴含了无限的可能。比如“大”这个类别指“宇宙、中央、世界、特区”;“洋”这个类别指外国词语和外国地名。

这之后开了很多的会。很快,全国各地公布了不规范地名名单:

西安有151个、温州公布了227个、广州首批23个、海南84个……

继续阅读“奥地利政府慌得一批 | 郝大星”

当代年轻人到底做什么才能改变命运? | 半佛仙人

 

0

最近大道理讲的有点多,大家看得也都疲倦了。鸡汤喝多了容易上火。

别说你们看得烦,我讲的也烦,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啰嗦的老家伙,天天逼逼叨逼逼叨一些被95后00后嗤之以鼻的东西。

毕竟天天熬鸡汤也容易中暑。

但是很多东西吧,我觉得讲出来对于读者确实是有益的,但是干干巴巴讲道理也没意思。

所以我决定把道理和沙雕结合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全新的体验,能不能解锁一些全新的知识。

毕竟笑是最具感染力的感情,对吧。

继续阅读“当代年轻人到底做什么才能改变命运? | 半佛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