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述丨中国与印度,倒霉的阿三 | 牲产队

2020-09-20

...

印度目前成了全球新冠病毒治理最差的国家

印度有13亿人口,累计新冠感染者超过360万人,每日新增感染者8万人左右,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由于接连出现因工人感染而停工的情况,各邦政府也出现重新封城的动向。

我们知道

最近中印边界问题发生了冲突,队长我看到网上有段子称:

印度如果有威胁,不会是印度的军队,而是印度军队身上可能携带的新冠病毒传入中国。

印度的新冠疫情仍在扩大,工厂停工和物流瘫痪对经济造成严重打击,印度二季度同比负23.9%,史上最差水准,超过了美国,以及英国的负22%经济增长。

继续阅读“短述丨中国与印度,倒霉的阿三 | 牲产队”

​美国有能力和中国脱钩吗? | 牲产队

2020-09-19
 
 
最近美国再次延长中国商品的关税豁免期,在对中国的豁免清单中,包含了大量的制造业化工业产品,
 
一句话:
 
美国想要在短时间脱钩中国制造绝无可能,反而在某些制造业领域,中国是有能力对美国掣肘作为底牌的。
 
特朗普对中国采取关税豁免,表面上有送给咱们人情的味道,事实上印证了美国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同时暴露其自身的产业结构弱点。
 
本文我们从两个方面做解读:
 
一、中国制造业的影响能力。
 
二、中国的制造业产能是否有可能往印度等东南亚国家转移。
 

继续阅读“​美国有能力和中国脱钩吗? | 牲产队”

观察者网是如何广受年轻人“心疼”的? | 饭统戴老板

2020-09-20

作者:戴老板/黄主任
支持:远川研究所媒体研究部

上海八月热浪袭人,我在长宁区番禺路381弄一家很小资的咖啡馆里,等待一个叫王骁的人。

 

约定时间是下午2点,但他因为编辑部开会而姗姗来迟,期间不断用微信道歉,并配上大哭的表情。临近三点钟,周围人换了好几茬,在我焦躁地几乎要逃走的时候,王骁终于出现在门口。他没有像拍视频时那样一身西装,而是套了一件干净整洁的Polo衫,跟镜头前一样潇洒。

我们两个大男人便挤在一群情侣之间攀谈起来。王骁是观察者网(下称“观网”)的资深编辑,也是观网的视频节目《骁话一下》的主持人。他的节目以国际时政为主,从粮食危机到美国大选,从香港困局到南非经济,覆盖广泛。1992年出生的他已成为B站用户最熟悉的面孔之一。

如何做出爆款视频自然是我们必聊的话题。王骁告诉我他从2018年开始做视频,现在团队已经有三四个人,每周大概能出两期。如果每期低于200万播放量,团队内部是需要开反思会的。作为一个B站最高播放量只有7万的人,我努力掩饰着嘴角的抽搐,差点儿把咖啡泼到他腿上。

不光是王骁,观察者网有一系列的视频专栏,比如董佳宁的《懂点儿啥》、席亚洲的《亚洲特快》、施洋的《施佬胡诌》……等等,加上兄弟单位「观视频工作室」,观察者网建立了一个国内最大的视频矩阵。在今年6月份,仅观察者网一个官方账号的B站播放量,就达到了令人咋舌的3.7亿次。

继续阅读“观察者网是如何广受年轻人“心疼”的? | 饭统戴老板”

买不起房,是因为土地供应不够 | 揭道办

2020-09-20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浓浓的功夫茶,又到了周末。

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有向往,这是好事。要是群众都和印度的底册首陀罗一样,无欲无求,只等来世,那也无从谈发展进步。

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主要有哪些呢?

当然不过是衣食住行,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讲,首先要保证这个嘛。

吃嘛,目前是不愁的,衣服只用来蔽体,倒是也不贵。所以,住当然要住舒服一点,所以要大一点。在这里,我们假设有一个上班族在深圳上班。

继续阅读“买不起房,是因为土地供应不够 | 揭道办”

邀功请赏的狗,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揭道办

2020-09-19

伴着窗外的夜色,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候,喝一口热乎乎的花茶,坐在键盘前,主任我又开始了放飞自我的时间。

今天和各位读者朋友聊聊方方同志。

本来,主任我是很不喜欢方方同志的……

直到我看到了今天在央视放映的《最美逆行者》。

在前几天的文章中,主任我谈了一下,国之重器,需要的不仅仅是荣誉。

所以,这部电视剧拍出来,肯定不是给广大上去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同志看的。

继续阅读“邀功请赏的狗,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揭道办”

不谈分配,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叶主任

2020-09-20
今天主任谈谈入关的事情吧。这段时间,入关的话题比较热,主任我蹭一个热点。
 
主任我,特别推荐自己的读者想清楚自己是谁,然后再去跟着喊入关,并想清楚谁会去入关。
 
入关这个概念,长期来看,是为了打破美国的霸权。打破雅尔塔格局结束以来,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这是好事。
 
但是,谈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谈分配。

继续阅读“不谈分配,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叶主任”

三权从未分立,美国反对美国 | 叶主任

2020-09-18
美国的一位自由派大法官去世了。
 
这会对美国政治造成多大影响呢?
 
不会有多大影响。特朗普目前并不能为所欲为。
 
目前最高法的格局,是四个自由派,四个保守派,一个摇摆票,也就是四个意识形态偏向民主党,四个意识形态偏向共和党,还有一个摇摆不定。
 
而大法官的当选,不仅需要总统提名,还需要两院通过。

继续阅读“三权从未分立,美国反对美国 | 叶主任”

记和夫人的一次夜聊 | 揭道办

2020-09-18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花茶,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不知不觉,又到了周五。

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昨天说要给各位读者一个惊喜。并且好好介绍一下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居。

介绍邻居的文章,隔壁香山劳大已经发出。至于惊喜嘛,今天的上证指数,颜色很好看。

主任我,也算是言必信。

(暗示)

今天晚上,夫人突然,要找我谈谈。原因是一个已经快凉了的社会热点。

那篇吸引无数眼球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算法里。

在这里,主任我先要讲点不同意见了。

继续阅读“记和夫人的一次夜聊 | 揭道办”

一过山海关,都是赵本山 | 混沌天涯客

2020-09-21

01

西门庆真正拥有权力,是在金瓶梅第三十回。那时蔡太师收了他很多礼物,满心欢喜,正好手里有几张空缺的官职,就赐他在山东提刑所当了理刑副千户。

这个官职大家应该不陌生,曾经有部热播连续剧“大宋提刑官”,里面的宋慈就是提刑官。

这是一个宋代特有的官职,负责地方刑狱、诉讼,可以督察、审核地方州县的案件,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司法厅。西门庆,就一下子成了山东司法厅的副厅长,五品大员。

即便是当今的法治社会,在政府部门中,司法厅的角色也并不突出,有点冷板凳的意味,比起公安厅差远了。古时候,提刑官既没有地方治理权,管不了钱、粮、人事;也不能直接判案,地方上的案件按流程仍是交给太守和县官审理,提刑官只是从旁督察,找一些州县断不了的悬案搞一搞。这才有了大宋提刑官宋慈的用武之地。

从这个角度来看,提刑官是个专业性很强的岗位,权力有限,不算肥差。蔡太师能眼睛不眨地把这个职位赐给西门庆,大概也是如此。真要是肥差,东京城里竞标的人多了去,还轮得上清河县的乡民西门庆。

这是西门庆在第三十回的处境,一下子当了官,开心得要疯。但细细琢磨,这个官儿空架子的成分多,何况他只是个副手,上面还有个夏提刑。新手+副手,若是一般人,也就是在衙门里混混日子,跑跑关系,等待再提拔吧。

但是,西门庆不是一般人,三下五除二,他就以副提刑之姿,握住了清河县的司法大权。

他是怎么做到的?要讲明白,先要引出权力之外的另一个词:权威。

继续阅读“一过山海关,都是赵本山 | 混沌天涯客”

我记忆里的橡皮擦 | 瞎爷

2020-09-21

电影  我脑海中的橡皮擦  剧照

 

今天是9月21日,是第27个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有数据说,中国有1000多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通常的说法,阿尔茨海默症就是老年痴呆症。有个说法,老年痴呆,谁老了不痴呆。

 

曾经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微信公号,我通常的回答是,我写这些东西,就像早上跑步一样,是为了锻炼我的脑子,我担心自己老了会得老年痴呆症。我不想给比尔添麻烦,成为别人的累赘。

 

这是真的想法。

 

继续阅读“我记忆里的橡皮擦 | 瞎爷”

我们现在如何当家长 | 瞎爷

2020-09-19

01

一大早在微博上看到一段视频,武汉市江夏区一中初中部九年级一男生,因为在学校打扑克,班主任通知他妈妈来学校。妈妈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他三个耳光,气愤地走了,然后,他在楼道走廊里靠窗的位置沉默了几分钟后,跳楼了。

 

很可惜。

 

然后看了下面的评论,有指责家长的,有指责老师的。指责家长的说不要做中国父母的孩子,指责老师的,说不应该动不动就叫家长。

 

没有指责孩子的。因为孩子死了,孩子是弱者。

 

我估计还因为发表这些评论的都是独生子女,是键盘侠。

 

我就想起来我小时候,我被父母打的事情。

 

继续阅读“我们现在如何当家长 | 瞎爷”

门阀拯救日本 | 叶主任

2020-09-18
今天,主任简单谈谈二战之后的日本历史。
 
该从哪个维度去分析日本历史呢?答案是门阀。
 
门阀,古已有之,自从私有制产生以来,人们想方设法,要将获得的一切传于后人。
 
权力,便是这一传承的最终极目标。能搞家天下的人,一定不会搞公天下。
 
如果他看起来在搞公天下,那么结论只有一个,就是他们没有能力搞家天下。
 
在私有制下,如果一个地方的政坛,居然不是父死子继,并不能说明这个地方的政治清明。
 
只能说明这个地方,群众过于爱造反了。

继续阅读“门阀拯救日本 | 叶主任”

哈雷摩托平安 | 杨乃悟

2020-09-17

2018年11月14日,长春市的老铁们在南四环育民路看到了一群帅气的交警,骑着清一色的哈雷大滑翔,潇洒地停在了路边:

 

查处违章车辆。

 

直到这两天,有人在网上贴出了以前的吉林省政府采购网公告,大家才发现这不是一般的摩托。

 

单价超过36万的大滑翔是哈雷除CVO外最贵的车型,车上配有4个世界顶级品牌的大喇叭,支持多种音乐格式播放。

 

长春交警队2018年8月一买就是10辆。面对网友为哈买这么贵摩托的疑问,有关部门说都已经开两年了,而且采购:

 

一定是根据要求来的。

 

继续阅读“哈雷摩托平安 | 杨乃悟”

当淫贼遇上诈骗团伙 | 牲产队

2020-09-18

这两天鲍毓明涉性侵养女案调查结果公布:

经全面深入调查,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最后的判决是将其驱逐出境。

可从微博上的一些留言我们看到,很多人由于个人情绪的原因,对法院的判决表示不认同,认为此人不判个几十年,难消心头之恨。

可通过现有的证据得到今天的判决,中国的司法系统是非常公平公正的,并不存在问题。

今天我们不再讨论这件事的是非曲直,借由此事,分享一个我一直很想聊的话题:

当一个人犯下弥天大错被千夫所指,但其行为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他应该迎来审判吗?

法律问题队长我不擅长,我们从经济的角度聊聊这件事,请大家多指教。

说到这里,咱们就不得不提到有关经济的底层思维。

路到底是走出来的好,还是规划出来的好?

继续阅读“当淫贼遇上诈骗团伙 | 牲产队”

鲍毓明案的几点看法 | 瞎爷

2020-09-18

昨天是农历的八月初一。再过十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在我的观念里,过了中秋节,这一年基本上就算是过完了。

 

时光催人老。

 

01

 

昨天,一个阶段以来传得沸沸扬扬的鲍毓明案有了官方的结论:

 

①女方并非未成年人,真实年龄已22周岁。见鲍某某时年满18周岁。

②两人实际同居,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

③鲍某某明知不符合“收养”条件,自认为韩某某是未成年,仍以“收养”为名与她交往且发生性关系,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和公序良俗,应当受社会谴责!

④基层公安办案不规范,责成整改!

⑤违规变更年龄,严肃处理!

 

于此同时,因为鲍毓明是美国籍,不具备在大陆做执业律师的资格,北京市司法局吊销了鲍毓明的律师资格。

 

烟台市公安局执行把鲍毓明驱逐出境。

 

继续阅读“鲍毓明案的几点看法 | 瞎爷”

台湾社会,需要一次天翻地覆的重构 | 新潮沉思录

2020-09-18

文 | 刘梦龙

这次《海峡两岸》主持人李红的事件在绷紧的两岸关系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是国民党自导自演的碰瓷式事件,而最后的结局更是有趣的很。生活在历史进程中的我们总是会碰到一些日后想来或许是标志性的事件而在当时却并不在意。

 

我们不妨先谈谈国民党这个衰朽的百年老店。就像我们都知道的,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党作为岛内政治斗争失败者,如今其实是依靠大陆这个老对手来苟延残喘的。但作为一个积弊已久的老党,国民党早就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至今还没有分家,除了抱团取暖就剩下舍不得这块老招牌在祖国大陆的一点剩余价值了。

 

同样我们也知道,当前岛内的政治气候下,其实没有太强的追求统一的力量。国民党也不过是一个蓝皮绿心的存在,其温吞而老朽的独台主张和民进党的台独主张相比,说到底也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别。现在的国民党处境困难就困难在它不可能在主张上和民进党竞争,岛内已经没有它的生态位,而它作为外来政党又严重依赖大陆议题,更不可能走出这一步。

 

继续阅读“台湾社会,需要一次天翻地覆的重构 | 新潮沉思录”

《原神》告诉我们,内卷做不出《塞尔达》 | 新潮沉思录

2020-09-18

文 | Allen Xu

 

 

 9月15日,《原神》开始PC端不删档公测。

 

这个由米哈游出品的游戏,在此之前由于宣传视频“碰瓷”塞尔达的黑历史,从一开始就收获了远超一个普通新游戏所应有的关注度;而融合了开放世界、动作冒险、二次元社交等众多看起来并不兼容的元素的游戏介绍,还有号称1亿美元的开发成本,无疑进一步提升了大家对这款游戏的期待。

 

于是我也在下班以后匆匆回家打开电脑,安装游戏,进入这个“提瓦特大陆”,体验中国人自己制作的开放世界。

 

当然,结果是失望的——这个结论来自于笔者一个多小时的游戏体验,也同样来自于在知乎、虎扑、微博各处看到了其他游戏爱好者的反馈。

 

失望来自于很多方面:一眼看出在模仿荒野之息但是完全没有把握到神髓的交互机制,画风画质粗看尚可但在很多细节又毫不讲究的画面,给出开放世界设定但是又过分限制了任务主线的自相矛盾,还有一看就非常手游的氪金抽卡机制

 

继续阅读“《原神》告诉我们,内卷做不出《塞尔达》 | 新潮沉思录”

特朗普将面临更大的痛苦 | 揭道办

2020-09-17

白宫内部矛盾已经激化了。

主任我在库什纳一叛的文章里就说过,越是外部压力大,美国内部的独走集团就越是蠢蠢欲动。

在独走集团的博弈下,特朗普能维持多少对局势的控制,其实,已经是狮子头上的和尚……

动也不敢动一下的。

RED CARD的作用,也即将在最近凸显。

独走集团的扩大,都到了120家企业听调不听宣的地步,这无疑,更加暴露了特朗普帐下无人,色厉内荏的本质。

接腿这件事,主任我也早就说过了。

继续阅读“特朗普将面临更大的痛苦 | 揭道办”

明天,翻译给诸位一个惊喜 | 叶主任

2020-09-17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解酒的红茶,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最近,主任我越来越感觉到了时间不够用。
 
新读者渐渐多了起来,本来,今天是很想写一篇日本政治的详细介绍的。
 
但是,因为参加了一个局,坐在电脑前的时候,时间只剩下了不到20分钟。
 
这文章,明天写罢。明天,给各位翻译一下,什么叫惊喜。
 
进退失据,是现代人常有的一种状态。
 
总是在回忆的时候,感觉自己做错了事情,说错了话。
 

继续阅读“明天,翻译给诸位一个惊喜 | 叶主任”

诺兰离奥斯卡,还差半个斯皮尔伯格 | 饭桶戴老板

2020-09-16

作者:鲁舒天

编辑:黄主任/戴老板

支持:远川研究所文化传媒组

英国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有一项罕见的能力:通常观众看不懂一部电影,会觉得导演or编剧有问题;诺兰的电影如果看不懂,观众会觉得自己有问题。

的确,如果一个导演的作品在豆瓣上平均分是8.7、在MTC专业打分有74.6、在烂番茄媒体新鲜度有85%、10部作品收获42亿美元票房、作为商业片导演没赔过一分钱、作为艺术创作者没产过一部烂片……有这些记录,你也会觉如果看不懂他的作品,纯属这届观众不行。

“时空三部曲”:《盗梦空间》《星际穿越》《信条》

在制片人说了算的好莱坞,诺兰属于少数“对创作享有话语权”的导演。由于顺风顺水、名利双收、拍一部赚一部,他甚至没有感受过资本的压力。对这个擅拍烧脑神作、坚持风格表达、绝不自我重复的一线大娱乐家,媒体纷纷给他贴上了“下一个斯皮尔伯格”的标签。

这个标签可不一般。斯皮尔伯格在早期凭借《大白鲨》《侏罗纪公园》《夺宝奇兵》等商业片横扫好莱坞,然后继而用《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等影片征服奥斯卡。商业累计票房全球No.1,又有登堂入室的大师级作品,斯大爷几乎是一个最完美的榜样。

应该说,媒体把在商业片领域披荆斩棘的诺兰当做斯皮尔伯格的接班人,是带着一份期待的:商业片赚够钱了,该拍点儿能“冲奥”的吧?

2020年,50岁的诺兰(这个年纪斯大爷已经准备拿第二座奥斯卡了)以“逆转时空”为名祭出《信条》一片。虽然票房在疫情肆虐的环境下取得2亿票房,但平心而论,笔者看完之后得出一个结论:片子虽然好看,但如果继续这样拍,诺兰恐怕离奥斯卡越来越远。

继续阅读“诺兰离奥斯卡,还差半个斯皮尔伯格 | 饭桶戴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