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到来,中国经济的大反击! | 顾子明

找到“大基建”的时间点,就能找到了中国经济“大反击”的时刻表。

前年年底,我“卫国战争”系列文章,得出了一个结论,这轮经济想要实现绝地反击,就必须要像苏联那样,动员大后方的力量。

继去年年底,在确定将渡过“战略防御”这个第一阶段时,我又将注意力转向了大基建方向,十余篇的系列文章,使得坊间好多人戏称我为“顾基建”。

而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一方面,我写文章是一脉相承的,前年的“大后方”与去年的“大基建”之间,逻辑是相互递进的。而另一方面,我也喜欢从已经发生过的历史中,去寻求未来的答案。

继续阅读“即将到来,中国经济的大反击! | 顾子明”

穷山距海:这段商业史比《大江大河》更壮阔 | 猛哥

 《大江大河》剧照

1

不尽狂澜走沧海,一拳天与压潮头。

李宁曾以为自己无所不能。18年的职业生涯中,他总共夺得106枚金牌,震古烁今。可在收官之战的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饮恨赛场。

归国的飞机降临首都机场后,冠军们被簇拥着出关,羞愧万分的李宁找了一条偏僻的通道,意欲尽快“消失”。

一人手捧鲜花,立在尽头处等候。

他就是李经纬。

继续阅读“穷山距海:这段商业史比《大江大河》更壮阔 | 猛哥”

繁华落尽归故土:中国富豪的顶级朋友圈 | 狐巴

 

狐巴,胡扒,胡巴巴……

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吕氏春秋》

圈子的力量和意义就在于此:共同朝着同一个目标使劲儿,每个目标都会一一达成。

成功学大师卡耐基经过长期研究得出结论:「专业知识在一个人成功中的作用只占15%,而其余的85%则取决于人脉关系。」

人是群居动物,各色人等也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圈子中,娱乐是个圈,政界是个圈,商界也是个圈。无论是撮合权力与资本,还是整合人脉,圈子是不可缺少的。圈子就是一种人脉,也是一种价值。

虽然我们无从考证圈子的价值到底有多大,但在信奉「多个朋友多条路」的中国,圈子的价值显然是不可估量的,尤其那些由各行业顶级人才组成的顶级圈子。

在商界,那些商界大佬形成的顶级圈子,涉及信息流、资金流、人脉流都是顶级的。经商,就是要圈里圈外。首先把自己放在圈里,了解圈里的人和事,了解越多,信息越多,经商越得心应手。也要会跳出圈子,去圈外涉足更多不同的圈子,结识不同的人,此所谓混圈子。

混圈子就能形成利益并联,并能串联某些重要的社会资源。商界大佬们正是通过一个又一个的圈子,来拓展自己的人脉和商机。

接下来,巴妹为大家盘点几个在中国具有极大影响力的圈子,看看那些商界大佬们庞大的朋友圈子。

 

继续阅读“繁华落尽归故土:中国富豪的顶级朋友圈 | 狐巴”

《高山下的花环》| 自卫反击,赵家人,蝼蚁 | 牲产队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2921

诺贝尔和平,特朗普拿定了 | 顾子明

今年的情人节,美国总统特朗普收到了不少的情人节礼物,其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礼物,颇得特朗普欢心。

因此,在收到情人节礼物的次日,特朗普就在白宫玫瑰园,将这束“日本玫瑰”向媒体公开。

在这封“漂亮无比”的五页纸信件中,安倍提名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他开启了与朝鲜的对话并缓和了与朝鲜的紧张关系。

安倍在信里面是这么说的:

“我代表日本满怀敬意地提名您。我要求他们授予您诺贝尔和平奖给您。”

继续阅读“诺贝尔和平,特朗普拿定了 | 顾子明”

胡子与八卦 | 瞎爷

按本来的想法,今天应该推送昨天的《这个时代的追梦人和那个时代的追梦人》的下篇《那个时代的追梦人》。

但推送的结果是,推送不出来。

认真想想也是,里面涉及到的人物,太多,刘仁静、史静仪、江青、萧红、丁玲、范元甄。特别是说到范元甄,就不得不说刚刚离世的老先生。

如果删除,就不得不伤筋动骨,文章的立意也就不得不变。

这几天,一直有好心人劝我,说最近不要说话。

也罢,先放下吧。也许避过风头,再说更好呢。

有时候,灰心的想法是,说了又有何益?

继续阅读“胡子与八卦 | 瞎爷”

苏南为什么政治地位这么低? | 鸟林街北 地球知识局

 
狭义上,“血统纯正”的苏南城市只包括:苏州,无锡和常州。自改革开放以来苏南地区率先发展出的“苏南模式”以及对民营经济的不断探索,使该区域成为当代中国经济最富庶的区域之一。

江苏里面划得还是挺细的

但是近年来,苏南在经济影响力和发展前景上越来越表现出后劲不足的状态。在全国战略发展的格局下,既没有“副省级城市”也没有“计划单列市”的苏南三市,在政策、资源和人才等方面缺乏强劲的调配能力,渐渐在竞争中难以与新兴大中城市相抗衡。
今天的文章就让我们来看一下,如今的苏南地区为何在经济发展瞩目的情况下,却未能拥有与其经济相匹配的政治地位
继续阅读“苏南为什么政治地位这么低? | 鸟林街北 地球知识局”

为什么刘强东肯定不会离婚,而你不一定 | 青木

前几天,关于刘强东离婚的谣言传遍网络,很多人兴奋的坐等吃瓜,但是我看到这则消息后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因为这不合常理,只要刘强东和奶茶妹妹没有失去理智,他们就一定不会离婚。

果不其然,一天都不到,京东就开始辟谣了,并委托律师公开对造谣者发了律师函,为什么我如此笃定刘强东不会离婚那是有原因的,因为不止是刘强东,实际上流社会的人几乎都不会离婚,他们的婚姻异常的稳定。

在这个离婚率越来越高的现代社会,你凭什么敢说上层社会的人几乎都不会离婚?难道法律对他们的婚姻有特殊规定?

继续阅读“为什么刘强东肯定不会离婚,而你不一定 | 青木”

性爱最大的缺点,就是它需要两个人 | 雷斯林

美国《大西洋月刊》作者Kate Julian在文章《性萧条》中写道:

当下本该是性的黄金时代。

美国人中认为单身人士的非婚性行为无可厚非的比例空前的高;新增艾滋病例又空前的低。大部分女性终于可以免费获得避孕措施;紧急避孕药无需处方就能拿到。

 

如果你喜欢约炮,Grindr和Tinder让你在一个小时内就能获得性生活。“只有想不到的梗,没有拍不出的小黄片”之前只是网上的笑话,现在已经成为现实。走进本地的电影院,就能看到性虐素材的作品。不去电影院呢?黄金时段电视里也有性内容,其直白多于温情。文爱(sexting)从统计学意义上更是家常便饭。

“多元之爱”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词汇。“性变态”之类耻辱性的词汇让位给更温和的“床上小癖好”。肛交从禁忌变成了“第五垒”;《少年时尚》(对,就是青少年版的《时尚》杂志)甚至有一篇肛交指南。除了近亲、兽交,以及所有非自愿性行为,我们的文化从来没有对性关系的多样性如此宽容。

然而没有,美国人的性行为却变得越来越少。

继续阅读“性爱最大的缺点,就是它需要两个人 | 雷斯林”

婚恋价值:有钱男性的择偶圈套 | 陆拾一

 

 1 

有很多女性咨询我想要离婚的问题,理由五花八门。很多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尤其是离婚建议,我很少给。婚姻多不幸福,最根本的问题是未婚时的选择错误。

坦白讲,我个人是非常支持女性朋友晚点脱单的。在我的概念里,谈恋爱不算脱单。恋爱嘛,今天好,明天分,来来去去,反反复复。结婚呢,才算跟脱单挂钩。

每个人成年后就拿到了恋爱资格证,它让很多人(包括我们的父母)产生了一个误区——恋爱资格证等于结婚资格证。

继续阅读“婚恋价值:有钱男性的择偶圈套 | 陆拾一”

今天,因为一道墙,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 顾子明

情人节刚过,一贯“出尔反尔”的特朗普,在拿到情人节礼物之后,随即就把美国国会上下狠狠的涮了一把。

在终结了美国史上最久的政府停摆,拿到了13亿美金的“修墙”费用,以及足够今年不再停摆的联邦政府预算后,特朗普旋即翻脸,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而且,据特朗普身边官员表示,他还将以总统特权追加60多亿美金的财政部、国防部资金用于“修墙”,绕过在中期选举上台的民主党众议院。

继续阅读“今天,因为一道墙,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 顾子明”

这个时代的追梦人和那个时代的追梦人 | 瞎爷

在与你相遇的时代,我也在与自己相遇,与转而反对我的所有锋芒相遇。
茨维塔耶娃致帕斯捷尔纳克的信。1926年7月10日。—题记。

上篇:这个时代的年轻人

01

2019年1月31日,也就是离己亥猪年春节还有5天的时候,在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的地球化学博士刘春杨在早上4点多出门,6点多,监控显示他的身影出现在合肥郊区的一座水库附近。然后,他开始处于失踪的状态。

继续阅读“这个时代的追梦人和那个时代的追梦人 | 瞎爷”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 瞎爷

01

早上醒得早,躺在床上不想动,脑子乱转悠,突然蹦出来一句话: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

这几句话,没来由蹦出来的。感觉似曾相识,想了半天,想起来这是毛泽东说的话。

拿着手机百度,查到这是毛泽东文集里的话,写于1963年5月。题目就叫《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继续阅读“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 瞎爷”

资本市场的意义 | 顾子明

1815年,也是一个猪年,当清朝的嘉庆爷还在治理泛滥的鸦片之际,英国的威灵顿正率领第七次反法联军与拿破仑决战于滑铁卢。

这是一场关系着欧洲大陆命运和前途的战争。

如果拿破仑取得最终胜利,那么欧洲将在法国的领导下走向统一,继而称霸全球;而英国组建的联军如果获胜,那么拿破仑的法国将被肢解,离岸的英国将成为世界的霸主。

结果呢,大家都知道,滑铁卢成为了一个比喻惨痛失败的代名词,而英国开启了日不落帝国的时代。

继续阅读“资本市场的意义 | 顾子明”

中国人的死亡恐惧,在《金瓶梅》里说得最透彻 | 刘晓蕾

《金瓶梅》第五十九回,官哥死了。

他是李瓶儿生的,西门庆在世时唯一的儿子。满月那天,穿着大红毛衫,唇红齿白甚是富态,应伯爵奉承:“相貌端正,天生的就是个戴纱帽胚胞儿!”但官哥只活了一岁零两个月,还没学会说话。

官哥死得蹊跷。这孩子天生胆小,家里却偏偏酒场不断,异常喧闹,常被吓得屏住气往大人怀里钻。还有不怀好意的潘金莲,不是把他举得高高的,就是把他独自留在花园里受惊吓。她还养了一只雪白的狮子猫,每日以红帕包生肉,教其扑抢。这天,官哥穿着小红袄,躺在炕上,雪狮子猛扑上去:“(官哥)呱的一声,倒咽了一口气,就不言语了,手脚俱风搐起来……搐的两只眼直往上吊,通不见黑眼珠儿,口中白沫流出,咿咿犹如小鸡叫,手足皆动。”

吴月娘和李瓶儿赶紧请刘婆子来,炙了几针:“内里抽搐的肠胃儿皆动,屎尿皆出,大便屙出五花颜色,眼目忽睁忽闭,终朝只是昏沉不省。”小儿科医生再来,说救不得了。苦捱了几天,官哥在李瓶儿的怀里一口口搐气,断气身亡。

继续阅读“中国人的死亡恐惧,在《金瓶梅》里说得最透彻 | 刘晓蕾”

徐克的江湖 | 万小刀

一、

 

1950年的越南,还是法国的殖民地。

靠大刀作战的越军,面对法军的现代化武器,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越共领袖胡志明来到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求援,得到了5万支步枪和很多机关枪,但是有了武器,还是干不过法军,于是,陈赓率领170人的军事顾问团抵达越北。

很快就给了法军一个下马威,越军也终于迎来一场胜仗。

这一年的2月15日,越南西贡市一个华裔家庭,诞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徐文光。

多年后,他改名徐克。

继续阅读“徐克的江湖 | 万小刀”

交往1个男人和100个男人,有什么区别? | 陆拾一

PS:这篇文章曾经暂删,后台好多粉丝留言想看,所以今天重新发出来给大家。没有看过的朋友,也可以看一次。

 1 

如果一个女人说,我只愿意交往一个男人,一听就足够忠诚、纯洁、是个令人褒奖的正面人物。可假设一个女人说要交往100个男人,一听就很荡妇,是个令人发指的反面人物。

我一直不太懂,有些人说我三观正,到底哪里正了?我就是要交往100个男人的女人,这要放在古代,我他妈可是要侵猪笼的。 继续阅读“交往1个男人和100个男人,有什么区别? | 陆拾一”

工人折叠 | 牲产队

我连襟姓陈,我叫他陈哥,他喊我生弟。

香港回归那年,陈哥高中毕业,没能考上大学。家里的张罗下,在镇上租了个门面,销售活鸡。

那年头,做活禽生意的,多是开门迎客的老路。

陈哥平日里与饭馆打交道多,一来二去,干上了配送。价格公道,加上服务一流,很快便垄断了市场。

年轻人有钱了,便容易飘,更管不住私底下的交往。称兄道弟间,不是酒桌,便是赌场。

而赌徒杀红了眼,不输尽家产,定难罢休。

继续阅读“工人折叠 | 牲产队”

来来来,今天吸我这根 | 王朴石

一个月前,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销售外国电子烟烟弹的案件,6位卖家因为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最高7年6个月有期徒刑。

这个案件的争论焦点,在于电子烟烟弹是不是烟草产品,受不受国家烟草专营制度的约束。最终,法庭认为:

烟弹的填充物是由烟叶制成,属于烟草专卖品。

继续阅读“来来来,今天吸我这根 | 王朴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