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2.5亿美元 与历史和解 | 郝大星

2.5亿美元=16.83亿人民币

几年前,GUCCI的母公司曾经因为对假货忍无可忍而起诉阿里,马云说宁愿输掉官司也不和解,还说:

古驰手袋怎么能卖到这么贵?这很荒谬。

最近在另一场诉讼里,竟然是以阿里爸爸的服软为结局。路透社报道,4月29日,阿里巴巴同意支付2.5亿美元,与美国股民达成和解。

继续阅读“花2.5亿美元 与历史和解 | 郝大星”

我在暧昧的日本 | 瞎爷

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小田和正 – Oh!Yeah!/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今天是5月6日,立夏。

早几天看新闻,日本明仁天皇退位,平成时代结束,德仁接班,日本进入令和时代。

昨天想起来我在2011年春节的时候,是在日本度过的。回来后还写过一些印象记之类的文字。

在网上搜了一下,居然还能找到,在搜房网当时为我做的一个镜像博客上。

之所以说是镜像博客,是因为我当时在半岛网上写博客,在当时的青岛,也算是小有影响。搜房网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写博客,我说我实在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他们就安排了人,给我开了个博客,每天自动还是人工,直接把我在半岛的文字,复制到搜房网上去。后来,半岛网打不开了,没想到搜房网的文字还在。

一晃眼,今天已经是2019年了,距离2011年,已然是十个年头的光景了。

继续阅读“我在暧昧的日本 | 瞎爷”

钱与欲:男人为什么不愿意离婚娶更优秀的小三? | 陆拾一

从公开邮箱来,大家给我写了很多信,谢谢你们的信任。也有收到不少第三者的来信,经过当事人同意后,有了这篇文章,算是一个示警吧。来信精简如下——

 1 

拾一,您好。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给你写信,说说我的故事。我今年28岁,重本毕业,目前在500强企业做培训工作,月薪税后两万左右。自己和朋友还合作开了一家品牌服饰,生意还行,每月利润能分3-4万。一个月五六万的收入,自己存了点钱,按揭了一套小户型,一辆中档汽车。在我这个年纪混得不算顶尖,但日子过得也还算滋润。很多人给我介绍对象,可我都拒绝了。

他们以为我要求高,然而并不,在26岁时我做了一个有钱男人的小三。我是真的爱他,哪怕在一起两年我也不曾用过他一分钱。他送我一个包,我绝对会回礼一根皮带。

我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不图钱,只图人。

继续阅读“钱与欲:男人为什么不愿意离婚娶更优秀的小三? | 陆拾一”

七宗罪之偷窥无罪 | 混沌天涯客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但丁在《神曲》中把“色欲”列为七宗罪之一,不过是罪行最轻的那个。

许多年前,两部无法在内地上映的电影在同一年份冒出,一部是韩国的《色即是空》,一部是香港的《偷窥无罪》。

我把这两部电影又找出来看了一遍,看完后心里一点都不空,甚至想去找那些拍完删掉的片段补看。

好色,不空,想偷窥。这一方面说明我没有觉悟,另一方面说明我还不老。

纵观大千世界,是不是只有人老了,才能觉悟?

继续阅读“七宗罪之偷窥无罪 | 混沌天涯客”

夜饭切古了伐? | 瞎爷

01

八戒说他当年有个钱女友,两个人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是不是奉子成婚不知道。这个八戒不说。

当时准丈母娘要彩礼,开价15万,一口价,不叨叨。不叨叨是青岛话,意思就是不准讨价还价,人家老阿姨卖的是霸王餐,做的是霸王生意。

八戒拿不出,痛心疾首地对钱妈妈讲道理,说:你要替我设身处地替我想一想,你跟我要15万,我拿不出,你就不让我跟你女儿结婚。但你要有换位思考的意识,换了你,你两个儿子结婚,人家一个给你要15万,两个就是30万,你拿不出,怎么办!

准丈母娘认真地想了想,把彩礼涨到了30万。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能跟所谓的懂道理的人讲道理。

继续阅读“夜饭切古了伐? | 瞎爷”

手把手教你如何轻松打赢临冬城之战 | 顾子明

今天假期,继续写影评,明天开始正常更新。

趁着五一假期,把《权力的游戏》最终季第三季的人鬼大战看完了,实在是无力吐槽,就像我朋友说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见到投石车、长矛兵和轻骑兵这么使用……

战争议会上集结了维斯特洛大陆上最聪明的人和最有经验的将领,竟然还用轻骑兵强冲集结好的敌阵,把投石车放在步兵线前面只放了一轮,在最精锐的长矛兵身后放拒马…….这些反人类的做法真心令人发指。

而结果呢,就像那句经典台词,“就是五万头猪,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数万装备与科技远远领先于对手的精锐大军,一个小时内就被打得灰飞烟灭,还送好几万的部队给夜王,想一想,哪怕是蒋介石运输大队长复生也打不出这个成绩。

看着联军的昏招频出,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当年玩电脑游戏DOTA。

当对方集合兵力中路推高地,我方的五位英雄呢?

继续阅读“手把手教你如何轻松打赢临冬城之战 | 顾子明”

火烧赵家楼后,爱国青年和卖国贼过得怎么样(含番外篇) | 猛哥

《五四运动》,周令钊1951年作品

写在前面:

旧文,修订,重发,有彩蛋。

如果您曾读过,请直接拉到最后,看“番外篇”。

996是纸老虎,我们永远是青年,节日快乐!

 

1

 

《北京大学日刊》于1921年连续几次刊登了一则招聘广告:

现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长沙)要聘一位本校毕业的,品行端方、思想新颖的,对于语体文有最好的研究的,国学根底很雄厚的同学去当国文教员。

每周教课不过十四小时,月薪八十元,预支旅费二十元。本校同学如有愿意就席者,务请即来东条洪字九号接洽为盼。

地方师范院校到中国最好的大学招聘,这在今天都是不寻常的。

最后是什么人应聘上了呢?

毛泽东,这位湖南一师的毕业生,又成了本校的国文教师,这显然是破格了。

继续阅读“火烧赵家楼后,爱国青年和卖国贼过得怎么样(含番外篇) | 猛哥”

复联4中的灭霸为什么比复联3强? | 顾子明

趁着五一假期,刚刚把《复仇者联盟4》和《权力的游戏》S8E3都补了一下,于是,今天决定写个影评放松一下。

今天的主题是,为啥复联4里面没有宝石的灭霸,看起来比复联3里面有宝石的灭霸要强很多。

答案很简单,总的来说,灭霸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因此,他在复联3之中,从来不以杀人为目的,更不以杀人为手段,甚至有的时候还有着治病救人的心态。

譬如灭霸在打指响之前,一共就杀了4个人,其中卡魔拉和幻视两个人还都是剧情杀,灭霸为了取宝石不得不杀,甚至还非常伤心。

继续阅读“复联4中的灭霸为什么比复联3强? | 顾子明”

老天赏饭 | 牲产队

好友正今天给侄儿摆满月酒。

十多年前,他第一次高考失利。再一年,重蹈覆辙。

听到消息,我拨通他家的号码,伯父在棉花地里接的电话,满是无奈。聊了会儿,大致意思是,正可能去读高职。

那个年头,营务庄稼,旱涝常有的事儿。家里供一个高中生,开销不小。

我恰在北京上了两年大学,见识了大都市的精彩与机会。可熬人的复读面前,我终究劝不了他。

阴差阳错,他接近二本分数线的成绩,硬是没能被一所南方的高职录取。

重整旗鼓,或者说无路可走,正又回到了校园,给了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继续阅读“老天赏饭 | 牲产队”

低端会所往事 | 牲产队

15年的时候,我们的项目部,在中尼边境的一个小镇上。

小镇横竖两条街,安徽人的超市,河南人的馒头店,四川人的饭馆,甘肃人的澡堂,福建人的矿厂。

高原上,日头毒。夜幕拉开后,镇上才热闹了起来。烤串的味道,飘满了整个街道。

压抑的荷尔蒙,会在某个时间点集中爆发,嗷嗷乱叫。

一个制服瞧出了其中的商机,盘下来一处废弃的山庄,配上简单的娱乐设施,又从市区拉来一批姑娘,偷偷开了业。

消息不胫而走,同事们在电脑前绘着GIS图件的手,蓦地一震。

继续阅读“低端会所往事 | 牲产队”

一个超级火药桶正在被引爆 | 时寒冰

     今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断升级。从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到宣布不再延长对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国家的豁免,美国围着伊朗的七寸暴打,引发原油上涨。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故伎重演,扔出烟雾弹:4月26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宣布,他已告知石油输出国组织油价必须降下来。

鉴于特朗普过去打压油价屡试不爽,多头在恐慌之下离场,导致当日国际油价跌近3%。但这却是一个障眼法,事后,较真的媒体人用心调查,结论是:特朗普没有跟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任何人说,油价必须降下来。同样是打压油价,跟去年相比,特朗普这次明显缺乏诚意,说得直接点,他根本没有为此做任何事情,甚至连他所说的电话都是虚构的。

特朗普政府不断在中东挑事,造成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利多油价。而特朗普的言语,也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压制油价。在行动和言语之间,哪个更重要呢?

当然是行动。语言有时候,只为了遮掩真实的目的。

继续阅读“一个超级火药桶正在被引爆 | 时寒冰”

帝王四相 | 老蛮

首先说明一下,今时今日的各国政界领袖,事实上拥有比古代的帝王们更为强大的动员能力,具备更加丰富的资源,可以应对更加艰难的局面。所谓帝王四相,对今天的各国政界领导,一样适用。

言归正传,帝王们面对的局面不一样,对帝王的要求也不一样。开国之君必须雄才大略刚毅果决,杀伐决断,不能讲究什么仁恕之道。他要在一群人中龙凤的拼杀中崛起,要从无到有的组建班底、积累资源,一点一点的扩大胜利优势。开国之君的诞生过程,就类似于蛊王,一群毒蛊在小瓮里相互吞噬壮大,最后活下来的那只,就是开国的帝王。

继续阅读“帝王四相 | 老蛮”

美丽新世界 | 瞎爷

01

几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去欧洲游玩,在离梵蒂冈不远的那个小山丘国家,在一个广州佬开的中餐馆里,我和老板聊天。广州佬比我年长,据他自己说,已经移民欧洲很多年,在法国、意大利开了那么多年餐馆,现在在这里栖身。他忧心忡忡地问我,你说那个敏感瓷的国家未来有没有希望?我大言不惭地回答他:有,等那些被某个主义思想哺育的花朵都老了,死了,几代人都死光了,就有希望了,包括你我。

回国后,我就把这个发现讲给很多人听,有一次和某个青年思想学者网上聊天,我也讲了我的这个发现,青年学者告诉我,把社会的进步寄希望于未来,希望通过社会代际的自然替换实现社会进步,就像寄望于世上新浪换旧浪,一浪更比一浪强一样,殊不知,很多时候,旧浪晾在沙滩上。这种达尔文的社会进化论,当年鲁迅也相信过,后来他醒悟了,意识到青年人里也有虫豸。

一句话,醍醐灌顶。是啊,鲁迅当年何其痛心于青年里的虫豸啊。

之所以想起这段来,是因为,今天又是五四了,而且是一百周年这个节点。

继续阅读“美丽新世界 | 瞎爷”

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 瞎爷

2018-05-06

红豆王菲 – Eyes On Me

01

我的生活习惯,一般是早上运动回来,冲澡,洗脸,刷牙、刮胡子,一气呵成。如果早上不洗脸刷牙刮胡子,就会觉得难受,好像睡不醒的感觉。

尤其是刮胡子。

有时候,会觉得刮胡子是个很累赘人的事情。

有个段子,说某个名人,有的说是唐朝的宰相房玄龄,有的说是宋代的诗人王什么,有的说是民国的于右任。

有人问他,你的大胡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是放在被子里面,还是放在被子外面?

他本来没注意过这个事情,结果因为这一问,变成了问题,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被子里面不合适,放在被子外面也不合适。以至于一夜折腾来折腾去,没有结论。

继续阅读“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 瞎爷”

美梦成真,特朗普启动2万亿美金大基建 | 顾子明

几个月前,美国民主党与总统特朗普之间,还因为几十亿美金的修墙计划大动干戈,不惜相互动用否决权相互否决。

昨日,这对老冤家竟然达成一致,宣布将启动2万亿美元的大基建计划。并将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时郑重承诺的5500亿,翻番后再翻番。

而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此次达成一致,也意味着特朗普就任以来,从退出巴黎协定、废除奥巴马医保、大减税,到收紧移民政策、降低药价、打击毒品、贸易谈判、修建边境墙…….几乎所有竞选时做出的重大承诺均已兑现

而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就像当年的希特勒那样,任何一位不断向选民兑现竞选承诺的领导人,只要不出现意外,接下来都将很轻松赢得属于自己的大选。

可以说,对于2020的总统大选,民主党为特朗普送了一记神助攻。

继续阅读“美梦成真,特朗普启动2万亿美金大基建 | 顾子明”

金融对外开放的大棋局 | 顾子明

随着1979年中美建交,美国控制的世界银行恢复中国席位,世行也派遣高级代表团来华,磋商启动中国业务事宜,推动中国经济发展。

虽然中央领导已经决定与世行开展全面工作,希望拿到世行的廉价资金用于发展,但地方上的官员对此依旧疑虑重重,在过程中各种阻挠。

当然,这无法阻挡中央改革开放的决心,旋即安排了一个工作组与世行并肩工作,里面既有国家计委、财政部的领导,也有相关部委的陪同人员。

继续阅读“金融对外开放的大棋局 | 顾子明”

山东首富发迹史 | 万小刀

2017年7月30日,一位名叫赵雨思的17岁女孩,头顶“美国高考状元”的光环,在斗鱼直播间直播分享自己考上斯坦福大学的经历。

在直播中,赵雨思自称是一名普通女孩,生活在一个大家庭,有4个兄弟姐妹。喜欢弹钢琴、喜欢骑马、喜欢艺术……

尽管赵雨思说话言不由衷、结结巴巴,但一点也不影响直播间里不明真相的观众对学霸的崇拜和赞美。

那时,她在直播中说:

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自己的梦想。

希望可以不用工作,有花不完的钱。

呵呵,那时没人想到,两年后的今天,一个酝酿了两年的耳光,终于啪啪啪打到赵雨思的脸上。原来她是花了650万美元(4375万人民币)潜规则进斯坦福的,原来她也并非什么普通女孩,而是山东首富赵涛之女。(山东首富也有说是张士平家族,这个不重要,只要当过山东首富的都可以这样称呼,就像王健林曾经是中国首富,虽然现在已不是了,但一点也不影响大家称王思聪为首富之子)

继续阅读“山东首富发迹史 | 万小刀”

每一个背着自己的井,在世界上漂泊的人 | 瞎爷

像我这样的人胖胖胖 – 像我这样的人

昨晚临睡前,照例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晚安帖:

现在的井底之蛙,并非待在原地不动,他们也出远门旅行,只是他们不论都到哪里,都带着他们的井。

发出去没有几分钟,我正昏昏欲睡,看见微信上有人问:你刚刚是不是在骂我?

啊?啊?啊?我脑子一激灵,一脸懵逼,为什么?

你刚刚发的朋友圈啊。

我天!居然还真有人对号入座,而且还打上门来兴师问罪。我是骂我自己好伐?这一刺激,居然兴奋了起来,本来浓浓的睡意,被赶跑了许多,脑子开始在那里思绪飘飘,浮想联翩了。

怪不得昨天早上看老黄历,上面写着:宜慎言,忌口舌。

继续阅读“每一个背着自己的井,在世界上漂泊的人 | 瞎爷”

前年的蔷薇花 | 瞎爷

飞的理由林忆莲 – 林忆莲’s

这几天反复听林忆莲的这首歌。

今天是2019年的五月二日。

昨天看手机,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发的蔷薇花的照片,我就忍不住想起来我小时候对蔷薇花的认知。

记得是看电影,特务在广州接头,对暗号:公园里有蔷薇花吗?有,你说的是哪一种?开白花的,叫十姐妹的那种。

我印象里我曾经写过这件事,于是在网上找,居然有人把它转发到了360图书馆,我复制了下来。

继续阅读“前年的蔷薇花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