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当下,看疫情下的中国力量 | 牲产队

2020-02-09

2019年12月26日,一位老太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看病,拍出的胸部CT片,呈现出与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的症状。

次日,老太的爱人也转入呼吸科,和老太状况一致。

随后,院方让送两位老人没有任何状况的儿子也做了检查,CT照同样出现了和两位老人类似的情况。

继续阅读“立足当下,看疫情下的中国力量 | 牲产队”

前有板蓝根,后有双黄连,中成药的名利场 | 牲产队

2020-02-01

昨晚,一则消息如平地惊雷一般刷爆所有社交平台。

1.

人民日报,新华视点等多家权威媒体表示,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继续阅读“前有板蓝根,后有双黄连,中成药的名利场 | 牲产队”

有的人走了,依然活在我们心里 | 牲产队

2020-01-31

作者:杨太傅

 

2020年1月27日   清晨6时   广东惠州   雨后初晴

两日来的绵绵冬雨终于在这个清晨收敛了它的神通广大,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习惯了白雪皑皑北风刺骨的迅猛,这冬日纷飞雨清寒的春节气氛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

只是这雨后的晨阳却怎么也驱散不掉我心中的阴霾,一切只因那条刺眼而又不该相信的新闻推送。

因为,那可是科比啊……

 

继续阅读“有的人走了,依然活在我们心里 | 牲产队”

武汉疫情信息披露不及时,谁之过? | 牲产队

2020-01-28

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持续一月有余了。

截止今日,肯定有许多朋友心中有疑问,如果武汉市领导能够早日披露疫情信息,是不是就能够阻止疫情的大范围蔓延?

队长我经过查询得知,现在,我国规范疫情信息披露的有两个制度,一个是《传染病防治法》,另外一个是卫生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

前者规定:

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并可以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

也就是说,这个权限平时在国务院,在传染病爆发流行的时候,可以授权给省级人民政府的卫生部门。

继续阅读“武汉疫情信息披露不及时,谁之过? | 牲产队”

《面对面》第十五期:王歧山·军中无戏言 | 牲产队

2020-01-23

一位临危受命的代市长,一场世界瞩目的阻击战。

保卫首都北京,抗击非典进入关键一战。

面对严峻疫情,他将如何突破难关?

图为4月30日参加北京防治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举行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时的王岐山

继续阅读“《面对面》第十五期:王歧山·军中无戏言 | 牲产队”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 顾子明

最近,“散装江苏”一词突然就火了。

原因是全国其他援助湖北的医疗队,都会打着统一旗号出行,而江苏的十三个地级市不仅各自为战独立出征,还都打出五颜六色各自的旗号。

且不说江苏麾下的那些“独立团”,县大队和区小队们也把大家弄得一头雾水,县级市的昆山前面不打“苏州”,连云港的赣榆区不靠搜索,没人知道他们来自江苏。

一系列的闹剧,搞得网友们纷纷开起了“大内斗省”的玩笑,甚至有心人还画了一副“江宁苏维埃联盟”的地图。

继续阅读“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 顾子明”

共和国的长子,疫情中的东北人 | 顾子明

1949年11月12日深夜,一份十万火急的绝密电报被送到了西花厅,周总理读罢后,在电报上批示,“如主席未睡,请即送阅,如睡,望先发,发后送阅。”

如此紧急,是因为我们正在跟时间赛跑。

当时,上海刚刚解放,新中国刚刚成立,在战争阴云的恐慌之下,棉纱就像如今的口罩一样,价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上涨了3.8倍,迅速拉动了全国的物价上扬。

投机囤积的资本家甚至叫嚣,只要控制了棉纱、粮食、煤炭这两白一黑,就能置上海于死地。

不过,他们低估了对手的动员能力。

继续阅读“共和国的长子,疫情中的东北人 | 顾子明”

武汉核心战场那些揪心的数据 | 王朴石

截止2月11日下午5点,武汉市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达18454人,累计死亡人数748人,4%的死亡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0多倍。李兰娟院士接受央视采访时就表示:

湖北省的病死率高,主要是因为医疗资源短缺。

据武汉市政府2月7日通报:全市28家定点医疗机构能够提供的床位为8895张,三家已经建成的方舱医院能够提供3400张床位。

做个简单的小学算术,很多确诊患者还是没有床位。

现在武汉市的轻中症新冠肺炎患者都收治到方舱医院。

过去几天,武汉又造了8家“方舱医院”,再加上新征用的数所市属高校学生宿舍,提供了一万多张床位,情况才得到进一步缓解。

但以刚刚投入使用的汉阳方舱医院为例,投入的医护人员是400人,收治病人数量是6000人,医患比例为1:15。

继续阅读“武汉核心战场那些揪心的数据 | 王朴石”

人生里的第一次”强拆” | 郝大星

2020-02-09

这两天,湖北省的领导在不同场合强调,要在两天时间内,确保所有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都得到集中收治。

 

昨天,微博上有人发帖子说,自己妈妈已经连续发烧十多天,一直在汉阳的医院门诊打针。在医院的安排下,妈妈和一批疑似患者一起,住进了武汉一所学院的宿舍。

 

这位博主对学校宿舍条件非常不满。她说,这里没有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连热水也没有。妈妈被安排在三楼,每次上楼:

都要了半条命。

 

继续阅读“人生里的第一次”强拆” | 郝大星”

今天就想好好夸夸人 | 郝大星

2020-02-08

今天和一个腾讯的朋友聊天,问他们今年的“逗利是”活动是不是不搞了。

 

过往每年的大年初八,按照腾讯的传统,开工的员工们会排好队找马化腾领新年红包。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这个传统项目开始的时间一拖再拖。

 

从大年二十八开始,腾讯内部多了很多群,一些员工突然被拉进了马化腾、刘炽平等腾讯总办大佬都在的“公益应急专项”群里。当然,这个群不是用来发红包的。

 

除夕夜宣布捐款3亿之后,腾讯的很多一线员工反映,湖北最缺的不是钱,而是护目镜、口罩、防护服,另外,由于17个省内城市相继封城,很多腾讯的员工还滞留在湖北。

 

继续阅读“今天就想好好夸夸人 | 郝大星”

防疫不是违法的幌子 | 杨乃悟

2020-02-06

2月2日,两位记者来到大理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物资保障组的工作仓库时,他们看到一批批防疫物资正在这里入库。

 

工作人员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们24小时都驻守在这里:

因为随时都有可能会有物资进出。

 

截止到2月1日,他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筹措并发放了10万个口罩,700瓶消毒液和3000多瓶酒精。

 

两位记者放心了:

我市多渠道筹集物资保障一线防疫工作。

 

继续阅读“防疫不是违法的幌子 | 杨乃悟”

被忽视的小城 | 郝大星

2020-02-05

前天,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刘德寰对于疫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由于过度强调了绝对数(确诊案例数),而忽视了可以进行比较的相对数,进而可能会忽视一些疫情较严重的地区。

 

刘院长计算了2月2日确诊数量最多的前100个城市每十万人的确诊案例数(即绝对数),湖北省内每十万人平均确诊累计人数第一位是武汉市,其后不是孝感和黄冈,而是:

鄂州和随州。

 

黄冈人从武汉回老家,要经过鄂州;随州人回老家要经过孝感。黄冈和孝感,是湖北省新冠肺炎除了武汉之外的重灾区。

 

继续阅读“被忽视的小城 | 郝大星”

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 | 杨乃悟

2020-02-01

2003年5月20日,南昌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一名男子不断往电磁炉上的大钢盆里加注黑色液体。候车的江西老表们好奇地问,是要吃火锅吗?

 

男子挥了挥手,说:

这是我们公司的洁尔阴,加热熏蒸能抗非典。

 

男子是洁尔阴生产公司成都恩威的代表。远在上海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告诉公众:

病人吸入后,能起到对呼吸道的消毒作用。

 

继续阅读“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 | 杨乃悟”

制造业大国的口罩之问 | 杨乃悟

2020-01-31

大年初二,湖北疫情防控的发布会现场。武汉市长周先旺接过了话筒:

武汉防护物资紧缺的问题,已得到全面缓解。

 

会场上还有湖北省长王晓东,没有戴口罩的他,一个小时后说:

医用防护服、口罩等防护物资仍然特别紧缺。

 

到底缺还是不缺?领导有分歧,乃悟花了好几天,也才捋清楚点头绪。

 

继续阅读“制造业大国的口罩之问 | 杨乃悟”

警察叔叔 这里有人造谣 | 王朴石

2020-01-30

昨天,中央督查组赶到了湖北黄冈,负责接待他们是当地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和疾控中心主任陈明星。大家围坐在会议桌前,开始了一场灾难的对话。

督查组问,黄冈的隔离医院能收治多少人?两位主管官员一阵沉默后,唐主任说她记得有200个左右,疾控中心陈主任在旁边底气十足地回答:

118个。

疾控中心的旁边,就是黄冈的“小汤山医院”,就在督查组来的前一天晚上,这儿才被启用。这个医院原计划今年5月才搬迁。疫情凶猛,政府紧急征用后,这里被改造为疫情隔离点,里面设立了:

1000多张床位。

继续阅读“警察叔叔 这里有人造谣 | 王朴石”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 郝大星

2020-01-20

上个世纪末90年代的头尾两年,中国南北两端的文化圈贡献了两个icon——1991年,崔健在专辑《解决》里唱了《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儿野》,1999年,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演绎了尹天仇。

 

在雪地里撒野的歌者,第一句就是我光着膀子迎着风雪。尹天仇在电影里也唱了一首歌:

低,我在最低底。

 

年轻人们试图挣脱枷锁,却常常在枷锁上撞得满头大包。

 

继续阅读“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 郝大星”

互联网教育和医疗的风口在哪? | 顾子明

这一波漫长的家里蹲之后,很多人都判断,中国的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医疗,将出现巨大的市场。

而在近期的资本市场上,两者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不过,下一代的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医疗是什么样子,大家却众说纷纭,介于近期大量的朋友咨询,政事堂今天就专门写一篇文章进行推演。

目前,无论是互联网教育,还是互联网医疗,都是两个主要的发展方向,一类是针对固定的客群做产品,另一类是针对广泛的客群做平台。

现阶段,那些做互联网化产品的各类初创公司,普遍是资本市场上的宠儿。

不过在政事堂看来,这一波“家里蹲”对于这些产品类公司的利好,远没有近期股价上面体现出来的那么多,真正获得红利的,实际上是那些做平台类的巨头。

继续阅读“互联网教育和医疗的风口在哪? | 顾子明”

互联网教育的大时代即将到来 | 顾子明

每年的春节,都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红包大战。

从支付宝的集福,到天猫、京东,抖音、快手,百度、头条,微视、微博,上百亿的补贴,打得那叫一个精彩纷呈。

不过今年的春节,谁也没想到各家筹备了数月,花费了巨额的资金,却被一款没有花钱的软件吊打了。

今年春节装机量第一的APP,竟然是马云麾下的办公软件钉钉。

继续阅读“互联网教育的大时代即将到来 | 顾子明”

暗涌之下:抗争的意义 | NE0

暗涌王菲 – 玩具

从前夜凌晨到今天,舆论场上的交锋,竟让我在恍惚间有了一种一下回到12年前公知遍地横行的幻觉。

原来,我们的对手,不仅没有死绝,而且还藏得更好,藏得更深。

在一份又一份精心炮制的宣传制品中,看到的不仅是对手的狡猾和无耻,更让人失望地看到大多数人在群体性的情绪化事件中并不具备抵御这种立体思想进攻的能力。

失望,是因为那些人,是我乃至更多跟我一样的人所想守护的对象,而我,在他们眼里,却更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权力帮凶。

在被煽动起来的汹涌浪潮铺天盖地面前,感觉自己就像一叶孤独的扁舟,但是,哪怕就只有一叶扁舟,我也要在这浪潮里劈出一道缺口,让那些已经被浪潮淹没的同伴看到,这里至少还有一个人,不愿意屈服。

继续阅读“暗涌之下:抗争的意义 | NE0”

镜鉴3:欧洲人,是什么时候真正被灭绝了自己的文化? | NE0

2019-01-27

危机纪元王利夫 – 三体OST

看到镜鉴,估计很多人都能猜到我又要针对谁了。

这篇文章可能不会太长,但非常重要,只有理解了这篇文章,你才能理解,我为什么始终盯着那个邪教不放,你才能理解,在复兴中华文化的路上,我们真正的敌人会以一个什么样的面貌出现。

今人提起欧洲的文化内核,言必称来自于古希腊、古罗马,传承于古希腊、古罗马,从来就没人质疑过,这其中,有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但是如果换到亚洲的角度,即使是在中原王朝如此强大的文化影响之下,朝鲜人依然有着朝鲜文化,日本人依旧有着日本人自己的传统,越南人也同样有着越南人自己的文化。

这些亚洲的边陲之地,就如同几百上千年前的西欧一样。

继续阅读“镜鉴3:欧洲人,是什么时候真正被灭绝了自己的文化? | N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