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填报志愿这件事 | 和菜头

又到了一年一度填报高考志愿的时节,关于这件事情我在2017年6月时候写过两篇文章:《高考填报志愿私人指南》和《同学,真正的痛苦在高考之后才正式开始》。今天回过头去再看,感觉也没有什么需要修正的地方。如果有人家需要,那就拿去看看吧:

1、《高考填报志愿私人指南》

继续阅读“高考填报志愿这件事 | 和菜头”

站在未来10年,读大学还是要首选这些城市! | 小爱

今天,我们在双一流大学尘埃落定之后,再来扩大这个问题,站在未来10年,读大学依旧要首选这些城市。

01

当高校格局注定要发生变迁

先看两张图。第一张图代表着中国高等教育的历史,985+211在各省份的分布图。第二张图代表着中国高等教育在未来的新起点,双一流大学+双一流学科在各省份的分布。

985高校+211高校分布数据▼

继续阅读“站在未来10年,读大学还是要首选这些城市! | 小爱”

爱和性的先后顺序,到底要如何排列? | 陆拾一

 1 

今天交流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到底是该先性后爱,还是先爱后性?这个问题几乎分为两派,保守派坚持先爱后性,开放派接受先性后爱。早期我针对这个问题以个人为出发点表明了先性后爱的态度,如今看来当初的立足点十分幼稚可笑。

无外乎是及时行乐,春宵苦短,不睡好又如何能爱好……的那一套。不能说这些理由是错误的,但它的确略显单薄,颇有几分“以偏概全”的放肆。

同样的,坚持先爱后性的立足点并不会完整全面到哪去。大家各执一词,半斤八两。

我们是不是陷入了一个认知上的误区?

继续阅读“爱和性的先后顺序,到底要如何排列? | 陆拾一”

袁绍与特朗普 | 顾子明

英雄的黎明横山菁児 – 背景音乐之旅·恢弘之章

最近我的文章将笔墨着重于并不是很擅长的国际领域,对此,有部分读者后台留言,质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笔下像特朗普和普京等政治人物们,有的时候似乎“神机妙算”,有的时候却似乎“臭棋连连”。

今天周末,就以这个为主题跟大家聊一聊。

首先,我们要承认,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普京,都是超一流的人才。

继续阅读“袁绍与特朗普 | 顾子明”

不厚道的李家的城 | 混沌天涯客

01

2018年,香港人口突破730万,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61尺(大约15平米)。

短剧《碌架床》中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

35平米的小房子,两室一厅,蜗居着6个人。除了父母,还有黄家谦、黄家全两对年轻夫妻。

两兄弟结婚后没有房子,只能一起同住上下铺,时间长了,做爱都要默契地错开时间。黄家谦定个闹钟,半夜里等哥哥嫂子睡着了,再起床找老婆。

渐渐的,老婆养成了睡着觉做爱的习惯。

继续阅读“不厚道的李家的城 | 混沌天涯客”

莫迪主动迎战特朗普,普京却在灯火阑珊处 | 顾子明

近日,在多次延期之后,印度终于决定对美国29开征关税,作为对特朗普的贸易施压进行反击。

说起来,自去年三月特朗普宣布对印度征收进口钢铝关税以来,莫迪政府就早已制定好了这套方案,不过一次次的推迟日期,试图等着白宫里面亲印派的努力。

不过,就在上个月莫迪刚刚赢得大选胜利之后,特朗普不仅没有送“贺礼”,反而通过取消了印度普惠贸易地位来进一步施压,试图迫使印度人尽早给美国的复兴计划添砖加瓦。

于是,忍无可忍的印度,不得不推出关税反制措施,甚至还专门针对性气了一下特朗普,确定了151种印度可取代美国对华出口的商品,试图联华制美。

而且,莫迪反击的时间点很巧妙,本月大阪G20上,美印两国领导人必会交涉关税,这种在见面之前先发制人,“以打促谈”的策略,可以尽可能多的给自己获取筹码。(跟两年前学的?)

继续阅读“莫迪主动迎战特朗普,普京却在灯火阑珊处 | 顾子明”

香港衰败的根源,英国人设计的超级地租制度 | 璇姬科技

历史风云际会,香港这个远东金融中心的生态变迁、台上台下势力的消长角力,普通民众的浮生百态,说白了核心还是跟香港的经济问题息息相关。

今天丫丫港股圈重温卢麒元先生有关于“香港超级地租”一文,卢先生早年曾供职于财政部,现居香港,长期研究财政问题,完成了一系列关于内地和香港财经问题的报告。

香港的“深层次的问题”不是政治问题,那些茶杯里的风波不足挂齿。

香港“深层次的问题”是经济问题,经济问题涉及经济管理主权,关乎香港未来的命运。

继续阅读“香港衰败的根源,英国人设计的超级地租制度 | 璇姬科技”

香港经济剖析 | 卢克文

 

 

谁都不曾想到,到了2019年,我们印象中的美好香港,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我们都曾经那么热爱香港,那些让人仰望的传奇富商,灿如烟火的港星,天马行空的音乐、电影、武侠小说,美丽的维港和兼容并包的美食,在我小时候,亲友们能去一次香港,都会引以为荣,吹牛大会能持续一周,遭致周围人或羡或恨的目光。

而今天,香港完全变了。

在香港持续燥动的背后,禀着本公众号 “万物根源皆经济”的原则,我们来冷静剖析一下香港经济,理一理香港的脉络,看看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因为只有坦然面对问题,才能顺利解决问题。

许多人没有留意到,2019年第一季度,香港的GDP增长率仅仅为0.5%,这一季度,深圳增长率为7.6%,上海增长率为5.7%,北京增长率为6.4%,广州增长率为7.5%。

中国一线城市全部在稳定增长,只有香港突然掉队了。

继续阅读“香港经济剖析 | 卢克文”

小店主们,你们还好吗? | 老蛮

我现在这里要讲述的,是小店主最集中的批发零售业、居民服务业和住宿餐饮业的情况,关于这三个行业的整体情况,咳咳,我先说一下啊,看起来要崩啊。

根据国家统计局已经美化过的数据,2018年批发零售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下降21.5%,到今年1-5月份再次同比下降23.3%。2017年批发零售业固定资产投资16542亿,2018年后国家统计局不再公布原始数据,只给出一个不知由来并经过优化的降幅,我就相信这个降幅吧,按这样的结果,2019年批发零售业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能达到1万亿就很了不起了。这种实业领域的每年动辄数千亿级的固投萎缩,事实上,就是目前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无论怎么扩大规模,都无法再次拉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规模实现有效增长的根本原因。

继续阅读“小店主们,你们还好吗? | 老蛮”

除了“怀化操场埋尸案”,湖南还有一宗凶残的未了案 | 登峰造极520

 李尚平

 

1

2003年1月,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一中教师邓世平离奇失踪。

就在大约一年前,2002年4月26日,湖南益阳市龙光桥镇南塘中学老师李尚平在离家300米的公路边上被人枪杀。

16年后,邓世平的遗骸疑似找到,就掩埋在新晃县一中的操场下,令人发指。

17年后,李尚平案的凶手还逍遥法外。

邓世平遇害,与他拒绝签字验收“豆腐渣”工程有关;李尚平遇害,与他为本镇教师讨薪有关。

两个好人,一样结局。

继续阅读“除了“怀化操场埋尸案”,湖南还有一宗凶残的未了案 | 登峰造极520”

捻乱:一场19世纪的光棍战争 | 鲁大师

听闻《寄生虫》在戛纳替韩国电影拿到“世界冠军”的一瞬,笔者想起的是去年与“金棕榈奖”擦肩而过的另一束邻国之光——《燃烧》。在那部悬念丛生、隐喻遍地的剧情片里,八年磨一剑的导演李沧东把他的镜头对准了以往鲜遭涉及的一桩现实议题:底层青年的性匮乏。

让我们先来了解下《燃烧》里那段别开生面的三角畸恋。

继续阅读“捻乱:一场19世纪的光棍战争 | 鲁大师”

中美关系最近的进展情况 | 老蛮

中美关系最近的进展情况,我总结一下啊。首先说说美国那边,美国最近卯足了劲跟伊朗作对,双方距离战争爆发已经到了零距离的程度了,并且连沟通渠道都丧失了,还没打起来的唯一理由在于美国那边的自我克制。伊朗这方面也是骑虎难下,宗教领袖是绝对不可能认怂的,认了就是亵渎了真猪。所以,任何时刻伊朗上空突然就战火纷飞,那都是说不定的事。

继续阅读“中美关系最近的进展情况 | 老蛮”

新晃埋尸案:请彻查这些帮凶们! | 万小刀

前面三节复盘,最后一节指出哪些人有帮凶的嫌疑,希望督导组彻查。

 

一、

 

2003年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当人们在翘首以盼新年时,新晃一中后勤负责人邓世平还在监督学校体育场工地施工。

当时,新晃一中体育场跑道及附属工程施工,由包工头杜少平承包,杜少平并没有施工资质,但他却能中标,因为他是校长黄柄松的外甥。

也因为他是校长黄柄松的外甥,原本80万的招标合同,工程还未完工就已付了140万。

好吧,你暗箱操作、虚报工程也罢了,可你不能做豆腐渣工程呀!邓世平在验收一堵石墙时,找来校长一起亲自查看验收,邓世平当场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结果石头墙大部分垮了。

这样的豆腐渣工程,如果墙倒了砸到学生怎么办?这不仅是对工程负责,也是对学校师生的安全负责。

邓世平因此拒绝在验收单上签字。

继续阅读“新晃埋尸案:请彻查这些帮凶们! | 万小刀”

空姐搭讪指南 | 瞎爷

昨天下午,八戒显然是得意洋洋,在微信上很跩地问我:师父,你是不是觉得很不爽?

我说,是啊,怎么了?

他说:是不是今天的文又被删了?

我说:嗯。是啊。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八戒说:是啊,觉得特别爽。师父你知道伐,是我举报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我和金莲老师的事儿。

我说:不敢了。你还会跩上海话?你忒厉害了,老卵。老结棍了。

八戒说:你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你看我牛逼不?

我说:不看。没那爱好。

继续阅读“空姐搭讪指南 | 瞎爷”

像我这样崇洋媚外的人 | 瞎爷

01

读苗炜的《给大壮的信》,里面有一段说他去法兰克福参加参加书展,他在法兰克福住了三个晚上,就匆匆返回。

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出版业展会,他一直心向往之,好不容易去了,心心念念买的是一个高压锅,在锅店里消磨的时间比在书展上花的时间要多,这一家叫lorey的厨房用品店逛起来真是开心,看到橡木案板,各式刀叉,厨房剪子,脑子里就有面包蛋糕,羊腿和羊排浮现,看到好看的玻璃杯就像是喝到了葡萄酒和气泡水,在法兰克福火车站看到列车开往因特拉肯、慕尼黑,穿过人群,攥了兜里的钞票,我只想着再去买点餐具。

这段话勾起了我对上次去德国的回忆。

继续阅读“像我这样崇洋媚外的人 | 瞎爷”

实录:有钱男性的杀手锏 | 陆拾一

 1 

之前有推送过一篇《有钱女性的杀手锏》点击标题可查看。今天推出男版,不同于女版大家只聊了聊“人生后路”的概念。男版的分享,至少在我个人看来,要全面一些。它更倾向于男性思维的展示,这里面有“精打细算”的小九九,也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心算盘。还有“表里不一”的演技,“笑里藏刀”的城府。同样有“善人义士”的良知与道义,“高瞻远瞩”的定位与格局。

身为女人,没人能强迫你雌雄同体,但世界上的生物就两种:雄性雌性。

雌性跟雄性打交道的地方可不仅仅局限于感情,还包括生活,工作,社交。如果拒绝接受另一种生物的信息,这跟闭门造车有什么区别。

在我的实录里,你很难看到绝对的好人与坏人,我只写真人。用好坏去总结,如同小孩子看电视,发现一个新出场的人物总是问来问去:他是好的还是坏的?

继续阅读“实录:有钱男性的杀手锏 | 陆拾一”

刚刚……特朗普差点儿就打了伊朗 | 顾子明

Hummell Gets The RocketsNick Glennie-Smith;Hans Zimmer;Harry Gregson-Williams – The Rock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core)

船只已就位,飞机已升空,拿到导弹发射许可的美军飞行编队,在按下发射按钮前,收到了放弃任务的通知…..

嗯,这不是电影《勇闯夺命岛》的片段,而是现实中的一次再现。

据纽约时报援引多名参与此次轰炸的高级官员,昨天夜里在白宫,特朗普的安全顾问们和国会领袖们围绕着是否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最终,特朗普批准了对伊朗多个雷达和导弹阵地的军事攻击,不过,就在五角大楼的将军们和白宫的外交官们都在严阵以待之际,美军的轰炸编队又被特朗普紧急叫停。

继续阅读“刚刚……特朗普差点儿就打了伊朗 | 顾子明”

西游记和聊斋都不敢这么写 | 郝大星

还有一个坑

在今年4月湖南怀化市新晃县公安局发布《关于检举揭发杜少平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前,乡亲们口中的杜少平捷豹XFL代步,涉足建筑工程、汽车客运、KTV还放高利贷:

90后女孩问他借6000块,三天利息就要4000块。

继续阅读“西游记和聊斋都不敢这么写 | 郝大星”

我有一只小小鸟 | 瞎爷

我是一只小小鸟赵传 – 10年朋友 1001

有个段子说:一个人开车到精神病院送东西,刚到医院,车胎却爆了。

他就在那儿修起了车胎,不留神,把车胎上的四个螺丝弄丢到下水道里去了。这该怎么办呢,他烦恼的在那儿嘀咕。

一个精神病路过,看了后说:“你把剩下3个轮胎,各拔1个螺丝下来,再装到备胎上,再慢慢开到市区,找家修车的不就得了。”

这个人突然恍然大悟,便说:“你那么聪明怎么待在精神病院?”

病人说:“你要晓得,我是因为精神有问题,所以才待在这里,不是因为笨!”

有很多时候,你会无奈地发现,在现实生活中,你总会遇到一些人,不仅仅是笨,而且精神有问题。

对于一个积极的庸才来说,其伤害性远大于一个无所事事的笨蛋。

继续阅读“我有一只小小鸟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