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机遇都在哪里? | 顾子明

最近连续几篇文章,写的都是中日携手开拓东北亚新局面,再加上昨天结尾留言处,说了这可能是很多人一生都碰不到的历史进程,结果,一群读者纷纷跟着问,应该在哪买房,买什么股票…..

但是很显然,所谓一生都可能碰不到的历史进程,根本不可能是买房和股票。

安倍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付出那么多的成本,屈尊下跪般的向中美俄三国示好,所图必然很大,过去传统的大连青岛模式,划个片区给日资发展,那都是上个世纪的做法,早就被时代淘汰了。

以后,传统模式最多有机会跟朝鲜再玩一次,跟韩国都没啥机会。

继续阅读“中日友好,机遇都在哪里? | 顾子明”

当贾跃亭与安倍面对囚徒悖论 | 顾子明

今天,破产代理公司Epiq网站显示,贾跃亭老婆甘薇发起了离婚诉讼,并向老贾贾索赔5.71亿美元,约人民币40亿。

文件显示,相关协议生效后,债权人应在任何司法管辖权下,放弃对甘薇的债务的追索。

考虑到下周回国的老贾最近都被债主们堵到了美国,不可能再说“下周回球”,这个离婚分财产的动作,自然引起了网友们的群嘲。

而群嘲也搞得今天甘薇都不得不发微博,劝大家多关注疫情,别关心他家的那点八卦。

贾跃亭是商业人物,他的道德评价就不多说了,但从实践来看也是没办法,因为他和他的债主们陷入到了一个囚徒困境之下。

继续阅读“当贾跃亭与安倍面对囚徒悖论 | 顾子明”

两个股市与跳船的故事 | 顾子明

今天,讲两个故事。

故事1:

在一个平行宇宙,资本市场有个专家,他每过几年,就要发布一次股市要崩了,大家再不跑就没机会了。

因为之前的每一次发布,之后都没有股灾,因此很快就会被大家忽略。

可是,突然有一天,资本市场接连出现暴跌,这位专家又一次跳出来,说大家赶紧跑吧,再不跑本都没了。

几天之后,果真就像专家说的,股市血流漂杵。

于是,一群韭菜们就把这位专家奉若神明,后悔没有听这位专家的话跑路。

而他们却忽略了,这位专家在股市崩盘的前一天,还在鼓吹一万点不是梦。

这是专家么?这是投机分子罢了。

继续阅读“两个股市与跳船的故事 | 顾子明”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 顾子明

最近,“散装江苏”一词突然就火了。

原因是全国其他援助湖北的医疗队,都会打着统一旗号出行,而江苏的十三个地级市不仅各自为战独立出征,还都打出五颜六色各自的旗号。

且不说江苏麾下的那些“独立团”,县大队和区小队们也把大家弄得一头雾水,县级市的昆山前面不打“苏州”,连云港的赣榆区不靠搜索,没人知道他们来自江苏。

一系列的闹剧,搞得网友们纷纷开起了“大内斗省”的玩笑,甚至有心人还画了一副“江宁苏维埃联盟”的地图。

继续阅读“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 顾子明”

共和国的长子,疫情中的东北人 | 顾子明

1949年11月12日深夜,一份十万火急的绝密电报被送到了西花厅,周总理读罢后,在电报上批示,“如主席未睡,请即送阅,如睡,望先发,发后送阅。”

如此紧急,是因为我们正在跟时间赛跑。

当时,上海刚刚解放,新中国刚刚成立,在战争阴云的恐慌之下,棉纱就像如今的口罩一样,价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上涨了3.8倍,迅速拉动了全国的物价上扬。

投机囤积的资本家甚至叫嚣,只要控制了棉纱、粮食、煤炭这两白一黑,就能置上海于死地。

不过,他们低估了对手的动员能力。

继续阅读“共和国的长子,疫情中的东北人 | 顾子明”

互联网教育和医疗的风口在哪? | 顾子明

这一波漫长的家里蹲之后,很多人都判断,中国的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医疗,将出现巨大的市场。

而在近期的资本市场上,两者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不过,下一代的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医疗是什么样子,大家却众说纷纭,介于近期大量的朋友咨询,政事堂今天就专门写一篇文章进行推演。

目前,无论是互联网教育,还是互联网医疗,都是两个主要的发展方向,一类是针对固定的客群做产品,另一类是针对广泛的客群做平台。

现阶段,那些做互联网化产品的各类初创公司,普遍是资本市场上的宠儿。

不过在政事堂看来,这一波“家里蹲”对于这些产品类公司的利好,远没有近期股价上面体现出来的那么多,真正获得红利的,实际上是那些做平台类的巨头。

继续阅读“互联网教育和医疗的风口在哪? | 顾子明”

互联网教育的大时代即将到来 | 顾子明

每年的春节,都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红包大战。

从支付宝的集福,到天猫、京东,抖音、快手,百度、头条,微视、微博,上百亿的补贴,打得那叫一个精彩纷呈。

不过今年的春节,谁也没想到各家筹备了数月,花费了巨额的资金,却被一款没有花钱的软件吊打了。

今年春节装机量第一的APP,竟然是马云麾下的办公软件钉钉。

继续阅读“互联网教育的大时代即将到来 | 顾子明”

简单复盘一下这几天股市的“为国护盘” | 顾子明

前天文章,关于股市的为国护盘,一大群人说我马后炮,不少人还纷纷点赞,于是,恶趣味的我,决定再气一下这批人,他们越生气,我就越开心。

关于我文章以及留言中关于护盘的内容太多,而且也是公开的,我就不复制了,选几则跟朋友的对话。

这个是开盘前一天夜里,关于小阳春的分化。

而且,还推演了第一天和第二天开盘的走势。

继续阅读“简单复盘一下这几天股市的“为国护盘” | 顾子明”

送别李文亮医生 | 顾子明

昨日,《纽约邮报》曝光一段视频,显示那场引发了全球轰动的美国国情咨文大撕逼中,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早有计划要撕毁演讲稿副本。

在特朗普演讲时,她先将手中的文本拿起,偷偷移到桌下,在文本侧边撕了一个小口,再将其放回原位。

对此,5日,美国副总统、坐在佩洛西旁边的彭斯在接受特朗普铁杆的福克斯电台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

他说,他坐在佩洛西旁边时就感觉对方计划撕毁复印件,“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紧迫的时刻”。

继续阅读“送别李文亮医生 | 顾子明”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顾“大局”才是明“大理” | 顾子明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武汉疫情爆发后,与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政府立即表态,愿全力协助中国对抗疫情,并将疫情划为“指定感染症”。

这意味着数十万春节期间赴日本的中国旅客,如果得染上了冠状病毒,大部分的医疗费用都由日本政府承担。

而且,面对封城之后滞留在日本的武汉游客,日本政府也给予延长签证,没有像躲瘟神那样礼送出境。

继续阅读“​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顾“大局”才是明“大理” | 顾子明”

当着全美国人的面,佩洛西撕了特朗普的国情咨文 | 顾子明

昨天夜里的国情咨文,是美国总统每年一度向国会两院通报工作,以团结两党和全国人民的重要演讲。

不过,这场特朗普本届任期的最后一次汇报,却跟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上演了一场大撕逼,搞得两家都灰头土脸的。

一方面,在向国会议员介绍特朗普时,佩洛西没有再像过去那样说“国会议员们,我荣幸地向你们介绍美国总统”。

而是很不礼貌的指着特朗普,“国会议员们,美国总统。”

另一方面,作为总统,特朗普要向身后的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彭斯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通报工作,并递交国情咨文的副本。

可是,当洛佩西接过副本文件,礼节性准备与特朗普握手的时候,却被特朗普转脸无情了。

继续阅读“当着全美国人的面,佩洛西撕了特朗普的国情咨文 | 顾子明”

用生命预警的英雄,吹哨人李文亮今日去世 | 顾子明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31111

跟韦小宝学赚钱 | 顾子明

今天接着聊一下鹿鼎记。

金庸笔下的韦小宝一路升官背后,金庸埋了一条伏线,就是不断的刮银子。

从入宫开始,拿海大富的银子混入了康熙身边的太监圈,从而结交了康熙,到搜刮鳌拜拿到的银子结交了索额图和天地会群雄,再到从吴三桂那里搜刮到的银子结交了明珠等一大批的朝中重臣,甚至从郑克塽那里搜刮的银子也结交了多隆等大内侍卫。

而且,韦小宝无论是下扬州还是去台湾,都是不断的从地方上面刮钱。而正是凭借着不断的从口袋里掏银子,韦小宝才能够一路顺顺利利,多次转危为安。

这里有一个疑问,康熙不知道韦小宝刮银子么?

继续阅读“跟韦小宝学赚钱 | 顾子明”

谁来改革红十字? | 顾子明

2020-02-04

最近网上流行骂红会,看到新闻之后,政事堂也在朋友圈转载了多篇文章,并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但是骂完之后,也开始了一些反思。

首先,在中国,是有着“中国无限责任公司”这个坚定信仰的,无论是把钱存国有银行还是买政府发行的城投债,哪怕是买P2P被骗了,大家的第一反应还是找政府来赔。

同样,对于一直以官方身份出现的红会来说,老百姓心目中是官员而不是公益组织成员,再加上救灾自古以来都是朝廷的责任,因此百姓眼中是揉不得沙子的,负责人就应该像海瑞那样两袖清风。

尤其是建国以来,为人民服务的种子被种得太深了,人民很难接受人民公仆在服务人民的时候,大谈为人民币服务,尤其是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时。

继续阅读“谁来改革红十字? | 顾子明”

双黄连的药用价值 | 顾子明

2020-02-03

政事堂本身是不愿意写中医的,但昨天还是提笔写了中医,把其中的安慰剂的逻辑展现了出来。

虽然双黄连被网上骂的狗血喷头,可是大家会发现,今天还是有几个中药被爆出来有效,只不过没有用人民日报这样的信息分发渠道罢了。

这些中药治疗疫情到底是否有效,相信写的人怕是也不知道,但是,这些消息发出来之后,其中安慰剂的效果立即见效,市面上的恐慌迅速下降。

为啥在这几天要降低恐慌?

继续阅读“双黄连的药用价值 | 顾子明”

大人,时代变了 | 顾子明

2020-02-04

最近在家重温鹿鼎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康熙时代被广泛使用火器的清廷,到了鸦片战争时突然就回到了弓马骑射,被英法的枪炮教做人。

直到太平天国运动,曾国藩李鸿章开始组建团练武装和洋务运动,火器才开始在大清的军队里面重新推广。

清廷上下不知道火器的厉害么?

当然不是,清太祖努尔哈赤是被火炮炸死的,康熙是用着大炮和火枪平三藩收台湾,硬钢罗刹远征葛尔丹,对于清廷来说,火器反正面的例子都有的。

而且,清廷延续着科举制度,除了满清勋贵之外,大臣们都是独木桥拼杀出来的人杰,对于火器之利不会不明白。

在政事堂看来,清廷火器推不动,根本的原因是弓马骑射利益集团的阻碍。

而这种阻碍,并不仅仅局限于满清朝廷。

继续阅读“大人,时代变了 | 顾子明”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顾子明

2020-02-03

今年春节在家闲得无聊,重读了一遍中学上课时偷读的小说《鹿鼎记》。

读罢,将书合起,政事堂不仅慨叹,鹿鼎记并不是一本武侠小说,就像书名那样,“逐鹿中原,问鼎天下”,这也是一本披着武侠皮的政治小说。

书中讲的是一个不懂规矩的小子韦小宝,如何在天下大乱的局势下,通过一次次的投机,官越做越大。在天地会、沐王府、平西王府、神龙岛、台湾、青藏、蒙古、俄罗斯等各股势力之间如小白龙般如鱼得水的游走,成为清廷最杰出的外交家。

这本把在官场斗争和生存宛如教科书一般的剖析出来,把各级官员形象刻画栩栩如生的小说,如果现在出版,似乎也可以起名为《韦小宝升职记》。

继续阅读“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顾子明”

火神山,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 顾子明

2020-02-02

2020年1月23日,腊月二十九,上午10时武汉封城。

这一天,武汉的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停运;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全城进入战时状态。

这一天,就像好莱坞的灾难片,很多民众想方设法的逃离武汉,甚至还有人坐着木盆划桨渡江。

然而,此时却有一群人选择逆行,返回这座被恐惧支配的城市。

因为在这一天的下午,他们接到了建设火神山医院的任务。

火神山医院,参照2003年非典的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但是武汉火神山的建设任务,远比北京小汤山紧急。

继续阅读“火神山,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 顾子明”

双黄连治的不是疫病,是心病 | 顾子明

2020-02-01

昨天深夜,人民日报用一则微博,体现出了他才是中国的带货一哥

新闻发出没多久,蹲在家里不出门的网友们,连夜将各大电商的双黄连库存一扫而空,大半夜的各大24小时营业的药店门口,顶着冬季的寒风大家带着口罩排起了长队。

继续阅读“双黄连治的不是疫病,是心病 | 顾子明”

PHEIC并非针对中国,而是推动全球应对 | 顾子明

2020-01-31

今天凌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

总干事谭德塞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不是因为中国的原因,而是因为其他国家的疫情变化。

受此消息影响,今天上午,新加坡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开盘涨超2%,美国三大股指尾盘也悉数由跌转涨。

只不过此时,中国的老百姓的手机上依然传播着所谓“疫区国”、“三年的旅行、贸易限制”,散播着焦虑的情绪。

继续阅读“PHEIC并非针对中国,而是推动全球应对 | 顾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