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肩带年代 | 你包叔

广州老司机圈有个说法。考验一个司机是不是老司机,就带他去广州最繁华的珠江新城。假如他能快速找到珠江新城某栋“盈”字开头的写字楼,肯定就是老司机。

珠江新城有十七栋“盈”字辈的写字楼。这些楼的主人,都是缩写为“R&F”的地产商。

“R”是RICH,“F”是FORCE。地产商的名字就叫“富力”。这么直白的英文缩写,连只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的兽爷都看得懂。

富力创始人是两个人,李思廉和张力。他们名字也融进口号里:富而思进,力创新高。

网络上,曾有个京城最靓四个仔的评选。

王思聪、潘石屹儿子潘瑞、神秘富商之子王烁,以及张力的儿子张量。

继续阅读“无肩带年代 | 你包叔”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你包叔

1955年,太原市长岳维藩提出,要把太原的主干道迎泽大街修到70米宽,放眼全国,宽度仅次于北京的长安街。

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当时整个太原市只有800辆机动车。要一条这么宽的车道看起来毫无必要,而且影响行人过街的速度。这个想法在别人看来,和兽爷想把华贸SKP整租下来开煎饼摊一样荒谬。

 

在华北局会议上,太原市被批评“贪大求快”。但岳维藩力排众议,甚至搬出了“平战结合”的借口:

平时是马路,战时可以做飞机跑道嘛!

继续阅读“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你包叔”

从前慢 | 你包叔

北京永安里,长安街南边,矗立着如巨型口红般的双塔写字楼。十几年来,即使国贸涌现了大量摩天楼,口红楼依然很显眼。

双子座大厦是LG集团在中国的根据地。2005年竣工时,这是北京国贸第一座外资建造的写字楼。

那时LG还是全球第三大手机厂商,现在,这家韩国第四大财团的手机业务,已连续4年亏损了。

投资银行界上周有消息称,LG找了国际房产咨询公司,决定把北京双子座大厦卖了——作价近90亿。

在全球卖手机净亏100多亿,离开中国卖楼却净挣60亿。LG老板估计自己都活在梦里了。

这让你包叔想起了那个来北京闯荡的著名外国人。

继续阅读“从前慢 | 你包叔”

时间在成都静止了 | 你包叔

最近,成都一些寺庙的香火突然旺盛起来。无论是市中心的文殊院,还是距离市中心40公里的石经寺,工作日来拜佛的人都比平时要多。

这不符合0都的风格,成都人去大慈寺是街拍和看美女街拍,哪怕守着天下第一的乐山大佛,100次里只有一次是去拜佛,其他99次都是去张公桥血战到底。

烧香的人群中,链家的经纪人们最显眼,他们统一穿着白衬衫和笔挺的西裤,集体组队而来,有一种黑社会临行前的悲壮。

作为唯物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的代言人,成都人民终于为了房子,跪倒在菩萨面前。

他们来求佛祖,是为了能摇中华润悦玺和仁恒滨河湾的房子。

继续阅读“时间在成都静止了 | 你包叔”

黄其森的紫禁城 | 你包叔

5月23日,黄其森约了上海几位银行行长在上海见面。约定的时间到了,他还没来,几个行长都很不高兴。

一小时后,黄其森才来。一位行长对你包叔说,看到黄其森,当时就没脾气了。

黄其森是拄着拐杖出现在上海院子会所门口的。原来前一天,他把脚崴了。看到黄这个样子来赴约,行长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事情谈完之后,黄其森被人用轮椅推走了。

继续阅读“黄其森的紫禁城 | 你包叔”

碧桂园 差点掌握核心科技 | 你包叔

中国房地产业,杨国强和许家印一样,都是枭雄式人物。他们的房子,也都充满了自我气质的嫁接。

它们非常全面充盈着两人的价值观——虽可自圆其说,但品质各有各的问题。

很多人年轻时都是看一本书,或一部电影,然后产生了代入感,伴随一生。

据说你包叔的好友兽爷小时候看了《水浒传》,就经常拿根棒子晃来晃去,觉得自己像打虎英雄武松,但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们都说:

大郎,你该喝药了。

继续阅读“碧桂园 差点掌握核心科技 | 你包叔”

春宵一刻 | 你包叔

2017年有段时间,银行对融创全面停贷。孙宏斌找人借了高息的过桥贷款,还去找了国华人寿的刘益谦,可惜刘益谦宁愿去买杯具,也不愿意碰地产了。

所以回头看,融创2018年只买了300亿元的土地,在中国房企里仅仅排名20,这也不让人意外。

不过,在老孙口中,自保变成了主动选择的结果。对于2019年的楼市,缓过气来的孙宏斌在业绩会上说:

土地很贵,我们对于市场还是要小心一点。

一直“稳健投资”的他说的非常诚恳。如果不是从开年到现在,融创花了700亿买地,你包叔就差点相信他了。

继续阅读“春宵一刻 | 你包叔”

失去房地产的一年 | 你包叔

3月底,海南媒体发布了一个重磅新闻,号称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全球CEO俱乐部选择了海南:

将总部从纽约华尔街迁到海南,同时中国区主席升任全球CEO俱乐部主席。

你包叔翻了翻以前的新闻,发现早在2008年,俱乐部主席到访上海,宣布把总部从华尔街搬到上海。

这么大的一个组织,流动性比兽爷煎饼摊还大。

20年来,全球CEO俱乐部的身影在中国很多城市出现,对外吹嘘在华投资300亿,使得他们常常能成为领导的座上宾。

但实际上这种组织的底细用心一查就清楚。它一开始是一个类似洗钱公司。他们号称有兑换美元资质,帮助企业家转移资产,还曾经因为挪用对方的钱而被告上法庭。

长得很像KFC老爷爷的创始主席约瑟夫·曼库索经常说自己是哈佛教授。实际上他只是哈佛商学院的MBA。宣传资料里还说,他是美国近代史上100个成功人士之一。

兽爷作为“驻马店技师学院成功人士100强”的候选人,很是不服。

继续阅读“失去房地产的一年 | 你包叔”

烂尾楼之王的身后事 | 你包叔

大年初四,香港养和医院门口蹲守了30多个记者。一有眼熟的人出来,记者们就拿着长枪短炮一顿拍。

98岁的澳门赌王何鸿燊住在这个医院的重症病房。记者们闻风而至,想要记录“又一个时代”的最后时刻。

只是,时代哪有这么容易结束。记者们连等了好几天,也没有等来他们期待的大新闻。

除了“高尔夫球星”刘銮雄,赌王应该是当代中国男人最羡慕的赢家。他一生风流,曾对霍震霆诉苦:

我这一生,只要喜欢的女人,没有追不到手的。不过我同样不懂得怎么甩掉她们。

对赌王来说,女人太多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他娶了4个老婆,生了6个儿子、11个女儿。媒体曾曝光赌王每天的时间表,从早餐、下午茶、晚饭和过夜都写的清清楚楚。

每天在几个房间之间奔走、交功课,很操劳。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继续阅读“烂尾楼之王的身后事 | 你包叔”

风继续吹 | 你包叔

2018年年底,负债千亿的黄老板给泰禾找接盘侠,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孙宏斌。两位中国房地产行业最激进的老板坐在了一张桌子上,但境遇迥异。

黄老板的院子系豪宅在地产业独树一帜,孙宏斌自认为自己的豪宅也不赖。一位泰禾朋友跟你包叔说,孙宏斌当时跟黄老板说:

今天下产品英雄,唯使君与斌耳!

孙宏斌刚上市那会其实抠抠嗦嗦,远不是现在“一直对钱不太有概念”的阔佬形象。那会他抱着国企首钢的大腿,一起在北京做了西山壹号院。

有次包叔在西山壹号院跟他论天下英雄。他说自己看过全世界的豪宅,特别喜欢绿城的桃花源,可惜太贵了。要是老宋能打点折,他就能咬紧牙关买一套。

我真是第一次遇到地产老板跟我说房子太贵:

 地产商也没余粮呀! 

继续阅读“风继续吹 | 你包叔”

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 你包叔

刘肖2012年从万科战投部调到杭州,成为杭州万科总经理时才33岁。那年他们在杭州良渚文化村搞了一场跑步比赛。

那时的良渚文化村真是荒凉。半夜市区嗨完,打车回良渚的君澜酒店,在山里绕了一个小时,司机愣是找不北。

你那时要是跟我说,会有女作家在那开书店,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不过对于跑步来说,良渚是个挺好的地方,有山有水。跑步比赛也特别专业,选手们都面黄肌瘦,一眼看过去,好多人都和我一样,满脸青春痘,是每天宅家撸啊撸的年轻人。

1500米比赛,最后我竟然跑了亚军。冠军比我快了20多秒,名字叫郁亮,他那年47岁。

那场比赛失利后,我沉寂了两年。每天发愤图强,去健身房跑步,体重终于从130斤跑到了150斤。但之后几年,一直没有机会在赛场上教训下郁亮,一雪“20秒”之恨。

郁亮跑去登山了。

有人多年前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王石引用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顶就在那儿。

继续阅读“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 你包叔”

红鬃烈马 | 你包叔

2002年8月21日,瑞士ABB集团总裁受到上海领导的接见,领导的陪同人员中出现了一位沈姓的民营企业家。

外经贸委的官员对新华社记者说:过去参与经贸外事会见的人员,除了政府领导,就是国有大企业的负责人。

私营企业老板的加入,说明政府对私营企业的重视,这类企业的地位又有了新的提高。

改革开放24年后,民营企业家的地位终于得到了承认。

几个月前,总理到浙江考察,临时改变路线,去看了国内民营企业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

第二天,总理到了台州,一位民营企业家抱怨说:现在许多银行觉得给国企贷款出了风险责任轻,但民营企业贷款出了问题就大了,所以不乐意给民营企业贷款。

总理回北京没多久,“民营企业家”就成了一个热词。

继续阅读“红鬃烈马 | 你包叔”

那个盖世英雄回来了 | 你包叔


新年的钟声仍在回荡,各条战线捷报已在频传。世事如棋局局新,这一切,想必大家都从春晚上看到了。

时间总是有种隐秘感。昨日好像还在互道新年快乐,转眼2019年第一个月就过完了,旧历的春节来临。

春节挺好的,我们如同溪水抵达海洋。生活的烦恼,和妈妈说说,越说越多;工作的事情,和爸爸谈谈,越谈越崩溃。

接下来几天,很多人将迎来人生中一场大型的摸底考试。会有三大姑七大婆轮番来询问收入、不动产、婚姻和精子质量等一系列问题。

慌什么。世界是个防空洞,我们都是避难的人。

在人生这场摸底考试中,公元1118年的西门庆本应拿第一名。

他的账上趴着八万两现金,有五套大红本住宅,还有五套商铺,好几艘商船。

三十二岁的他还有六房妻妾,简直是人生赢家。

《金瓶梅》用浓墨重笔记录下这位人生状元最后一个春节。

继续阅读“那个盖世英雄回来了 | 你包叔”

终将抵达你的那一站 | 你包叔

1953年,人民日报第一次出现了春运的报道,那年的春节客运量增加了一百万,铁道部指示各局,实在不行就用棚车代替客运车。

人民日报数次帮助铁道部想办法,其中有一条是:

有自行车的尽可能骑自行车,不要去搭坐火车。

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年,1亿人乘坐火车返乡。此后几十年,三来一补的经济发展模式,驱动了大批内地工人涌向沿海,又在春节前如候鸟般回到乡村。

到了1988年,人民日报说,全国每天有70万人站着乘火车。春运的时候,很多人必须从火车上的窗户“飞”进去,很多超载列车已经无法开动。

闷罐车、票贩子、彻夜等候的抢票队伍、超载的车辆、人头攒动的火车站、摇晃的车厢合着啤酒饮料矿泉水的叫卖声,成为中国人最经典的记忆片段之一。

铁道系统内部有句话,全国春运看广东,广东春运看广州站。中国交通史上最艰难的时刻,也定格在广州站。

继续阅读“终将抵达你的那一站 | 你包叔”

亩产又万斤 | 你包叔

鹏润大厦刚落成时,黄光裕还不出名。一个记者跑去11层找他,这个才32岁的汕头青年张口就来,说公司账户趴着好多个小目标,楼顶上有停机坪。

记者听完后“哦”了一声,内心觉得自己又碰到个傻逼。

两年后,黄光裕突然被一个英国小伙评为中国首富,这个汕头青年才被拔苗助长,一举成名天下知。有好事者问他:“这个头衔是否花钱买来的?”黄笑着说:

我烦死这个榜了,还给他们钱?他的这个榜是通缉令,谁上谁倒霉!

嘴上这么说,不过首富这个头衔有股魔力,帮助他做成很多普通富豪做不成的事。鹏润大厦之后几年都是谈笑有包叔,往来无兽爷。

这种盛况,只有十年后的国贸万达广场B座,能与之媲美。

继续阅读“亩产又万斤 | 你包叔”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 你包叔

这是新年的第一天,所有光彩夺目的可能性依然触手可及。

有一份报纸的新年献词说,历史并不常常在某个特定的时刻让一切发生改变,只是在我们的心里,习惯找一个开始。

朋友圈里的大多数人在迫不及待地标注一个新的开始,当遇到人力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我们通常将希望寄托于时间。

2018年是中国财富重新分配的一年。一刷社交媒体,每天都能发现各种没上车或上错车的人间悲喜剧。

过去四年,中国主动负债家庭的资产年均增长率为 9.9%。如果在 2014 年谷底买了房,等于比那些没上车的人多赚了十年工资。

一些钱被消费了,另一些钱灰飞烟灭了。

继续阅读“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 你包叔”

泰禾的气数 | 你包叔

冬天里的一把火

《说文解字》里说:火,毁也。《红楼梦》中,贾母一直是贾府的定海神针,老太太唯一一次失态,是听到下人报告马棚里失火的消息:

贾母唬的口内念佛,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

贾府这样的富贵之家,对于一场小火灾都如此恐惧,更不用说中产阶级了。《红楼梦》开场,衣食不愁的士绅甄士隐就因为一场火灾而一无所有,灰飞烟灭。

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有些灾难的来临就是无声息的。

去年11月25日,胡建地产商泰禾在天津大礼堂举行了一个项目盛大的亮相仪式。几个月前,他们在天津买了一栋二手楼,请来了据说上面有人的景甜,代言了这个名为金尊府的项目。

继续阅读“泰禾的气数 | 你包叔”

幸福太难,祝你平安 | 你包叔

10月底,华夏幸福开了一次大会。会后,前华润置地的隐秘掌舵者吴向东就正式就任副董事长。

你包叔之前披露了平安委派吴向东过来华夏幸福。那时我就说,“宝万之争”的策划者吴向东可能是最被低估的狠人。

到了华夏幸福,他延续着自己的管理风格——第一件事就是继续裁员。他说:

没有业务也不产生产能的公司,就清理下。

这便有了11月3日,华夏幸福第一次举行了全体视频会议,王文学在会上说:我们要优化组织架构,缩减行政开支。

继续阅读“幸福太难,祝你平安 | 你包叔”

野蛮人一生平安 | 你包叔

前些日子,金融街19号召集首席经济学家座谈。领导问候了下高辟谣的个人情况,又向前海人寿澄清了下“妖精论”。

时间过去真快。“妖精论”发表都两年了,距王朴石打响宝万第一枪甚至过去三年了。当年的扑朔迷离与惊心动魄,早就沉到了时间的底层。

宝万之战是场长征。王朴石爬过雪山,过过草地,也有大渡河边濒临绝境的时刻。这个万众瞩目的长征,最终被金融街19号“遵义会议”的拨乱反正,历史进程因此改变。

这是个中国式的结尾。愕然,狠辣,没有余地。但不管你喜不喜欢这结尾,他们回不去了,我们也回不去了。

继续阅读“野蛮人一生平安 | 你包叔”

天津没有东南西北 | 你包叔

1980年,天津迎来了新市长胡启立。他去街上转了一圈,发现中国第三大城市之破败,令人惊讶。

全市有15万人就住在大街上,他们的房子在唐山大地震中被毁,大地震过去四年了,房子还没有建好,只能在空地上搭棚子住。

四年的积怨,被天津大学操场上的一场大火彻底点燃。

这年秋天的一天,暂住在天大操场上的棚户发生了一场火灾。消防车进不去,火烧连营,116户人家失去了自己的全部家当。

继续阅读“天津没有东南西北 | 你包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