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停在前首富脚下 | 你包叔

一个80后中年男人,不是演员、也不是歌手,但生日能上热搜,恐怕中国只有一个人:

王思聪。

1月3日,是王思聪32岁生日。成千上万的网友涌到他已经清空的微博,祝前夫生日快乐。

2017年王思聪的生日宴,是在马尔代夫办的,他包下了一个岛。那会爸比还如日中天,万达索菲特酒店几乎一天一个并购的发布会,动辄几百亿。

几个月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前首富壮士断腕,甩卖了半壁江山。再后来,小王总也遇到自己事业的滑铁卢。“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终于真正低调了。

2020年王思聪的生日宴,是在三亚办的,比往常更简朴一些。穷酸到现场只有40位小姐姐。

继续阅读“球停在前首富脚下 | 你包叔”

一笑重逢二十年 | 兽爷

这个世纪的第一天,我是在球场上过的。

那会还在上学,浑身的精力,在球场上嚯嚯一天,都发泄不完。踢完球就晚上了,我们五个男生女生出去看电影,庆祝新世纪的来临。

电影名字和内容早就忘了,只记得看完后已是12点。我们沿着铁轨溜达回去,南方的冬夜阴晦潮湿,但一点都不觉得冷。

校门早就关了。我们绕到球场后的围墙,两米多高的围墙,那会一个箭步就爬上去了。

只是当我们三个男生跳下去的时候,墙脚下守着的,是学校保卫处的姚叔。

继续阅读“一笑重逢二十年 | 兽爷”

一切自有答案 | 你包叔

这还是房地产的时代。无论你如何憎恨它。

不仅仅因为土地和房地产贡献了国家近一半的财政收入。去年,你包叔曾说,大到国家,小到个人,都活成了公司。

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房地产依然是最底层最宝贵的资产。很多创业者也不得不承认,创业创到最后,还是房地产。

贾跃亭宣布自己破产了,但是看到他在美国还有两个豪宅,在北京还有四个物业,人们就会认为他还是富人。

6月的中关村智能科技发展高峰论坛,大家坐在一起讨论AI产业的未来。新东方的俞敏洪对着300多名科学家,创业者和学者说,很后悔2005年没有把中关村的中钢国际广场买下来,当时要价15亿,现在50亿了。

买了,新东方就可以关门休息了。

雷军显然吸取了俞敏洪的教训。

继续阅读“一切自有答案 | 你包叔”

吕先生的三个贵人 | 你包叔

1996年情人节刚过,陕西卫生厅药政处长赵斯安,见到了来自上海巨人集团的代表。代表要求很明确,请处长给“中华灵芝宝”、”灵芝片“、”灵芝胶囊“等5种药的批文开绿灯。

赵斯安价格非常公道,他只收了1.5万好处费,差不多能买三千斤猪肉。日后如印钞机一般存在的中华灵芝宝,没有经过任何临床实验和正规测试,仅仅用了10天时间就拿到了批文。

巨人集团是史玉柱1991年在珠海创立的,和他同一年到珠海创业的,还有老乡吕松涛。吕松涛很勤快,开过大排档,炒过地皮。两年后,两个老乡杀进了上海滩。

之后的故事有点曲折。

继续阅读“吕先生的三个贵人 | 你包叔”

脚下的地在抖 | 你包叔

这两年,中国房地产行业兴起了一个船新的职业:

楼盘抢修队。

扩张越快的大公司,使用抢修队的频次就越高。有的抢修队是“抢修”舆情的,知道质量太差会引起闹事,就提前做功课。

有的抢修队是真的要修补一个支离破碎的新房的。他们要在在楼盘交付前进场,就算房子盖成翔,他们都要交出一个“五星级的家”。

一个朋友讲他当时去抢修位于“北京旁”一个宇宙房企的项目,一进房间,内心也是崩溃的。墙面到处是鼓包或者凹陷,最关键的是肉眼所见:

屋子里没有两条线是平行的。

继续阅读“脚下的地在抖 | 你包叔”

总裁创业这一年 | 你包叔

2018年7月28日,曹舟南宣布辞任绿城总裁的前夜,我在杭州和他聊到了深夜。

这位绿城历史上最重要的职业经理人,给我看了他即将递交的辞职信。说到要离开绿城,感觉他竟然松了一口气。

绿城总裁这职位,一直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辞职信如箭离弦。那天之后,很多绿城人的命运、很多事都变了。连创始人宋卫平,也卸下了所有的具体职务,做一个小股东了。

曹舟南到绿城整整十年。2008年,绿城资金链快断的时候,宋卫平找到曹舟南说,绿城要破产了。

那一年,曹舟南才39岁,掌舵了浙江国有的铁路投资集团,是浙江最年轻的省管干部。

长期在浙江省财政厅工作的他,对宏观经济和产业经济有自己的认识。每当他坐下来分析市场时,我都会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怎么跟北京来的领导感觉很像?

继续阅读“总裁创业这一年 | 你包叔”

失去了一位旗手 | 你包叔

2018年7月20日,碧桂园最大的区域之一江苏区域被一分为四,主管人力的副总裁彭志斌亲自到江苏区域总部宣布了这个消息。

在会议上中,彭志斌表达了集团对江苏区域总经理刘森峰的高度赞扬,而且明确提出了大区拆分后的四大管理原则:

1. 新升格区域总裁需服从刘森峰总的管理;

2. 区域授权仍由刘森峰主导;

3. 新区域业绩同步计入刘森峰业绩;

4. 刘森峰需参与所有项目跟投和奖金的分配。

刘森峰的名字,被写进每一条原则中,都强调他在江苏区域的核心位置。就像碧桂园顺德总部里随处可见的杨主席语录。

盛极而衰,没有经理人能逃得过这个规律。

继续阅读“失去了一位旗手 | 你包叔”

谁能凭爱意将狮子山私有 | 你包叔

1984年12月,中英联合声明刚签订,香港招标修建香港会展中心,给出的条件相当优厚——免收土地出让金,建成后大部分产权归开发商所有。

但招标那天,场面很尴尬:

只有新世界一家企业投标。

现在我们已经习惯了碧桂园456的高周转周期,完全不知道做一个项目十几年的感觉。香港会展中心的工期当时就很长,将跨越1997年那个万众瞩目的日子。香港的地产商那会心里都没谱。

只有“彤叔”郑裕彤坚定地相信,香港的明天会更好。

继续阅读“谁能凭爱意将狮子山私有 | 你包叔”

分家在十月 | 你包叔

2008年12月,南京江宁房产局局长周久耕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江宁保本的房价应为每平米5200元,低于成本价销售的开发商应被查处。

这句话,改变了他的命运。

苦高房价久矣的网友们被激怒。他们通过网络搜索、照片比对,发现周局长戴十万元的江诗丹顿,抽1500元一条的九五至尊。

周局长很快落马。他被判刑11年,成为中国社交媒体时代第一位被人肉击倒的官员。

继续阅读“分家在十月 | 你包叔”

无肩带年代 | 你包叔

广州老司机圈有个说法。考验一个司机是不是老司机,就带他去广州最繁华的珠江新城。假如他能快速找到珠江新城某栋“盈”字开头的写字楼,肯定就是老司机。

珠江新城有十七栋“盈”字辈的写字楼。这些楼的主人,都是缩写为“R&F”的地产商。

“R”是RICH,“F”是FORCE。地产商的名字就叫“富力”。这么直白的英文缩写,连只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的兽爷都看得懂。

富力创始人是两个人,李思廉和张力。他们名字也融进口号里:富而思进,力创新高。

网络上,曾有个京城最靓四个仔的评选。

王思聪、潘石屹儿子潘瑞、神秘富商之子王烁,以及张力的儿子张量。

继续阅读“无肩带年代 | 你包叔”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你包叔

1955年,太原市长岳维藩提出,要把太原的主干道迎泽大街修到70米宽,放眼全国,宽度仅次于北京的长安街。

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当时整个太原市只有800辆机动车。要一条这么宽的车道看起来毫无必要,而且影响行人过街的速度。这个想法在别人看来,和兽爷想把华贸SKP整租下来开煎饼摊一样荒谬。

 

在华北局会议上,太原市被批评“贪大求快”。但岳维藩力排众议,甚至搬出了“平战结合”的借口:

平时是马路,战时可以做飞机跑道嘛!

继续阅读“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你包叔”

从前慢 | 你包叔

北京永安里,长安街南边,矗立着如巨型口红般的双塔写字楼。十几年来,即使国贸涌现了大量摩天楼,口红楼依然很显眼。

双子座大厦是LG集团在中国的根据地。2005年竣工时,这是北京国贸第一座外资建造的写字楼。

那时LG还是全球第三大手机厂商,现在,这家韩国第四大财团的手机业务,已连续4年亏损了。

投资银行界上周有消息称,LG找了国际房产咨询公司,决定把北京双子座大厦卖了——作价近90亿。

在全球卖手机净亏100多亿,离开中国卖楼却净挣60亿。LG老板估计自己都活在梦里了。

这让你包叔想起了那个来北京闯荡的著名外国人。

继续阅读“从前慢 | 你包叔”

时间在成都静止了 | 你包叔

最近,成都一些寺庙的香火突然旺盛起来。无论是市中心的文殊院,还是距离市中心40公里的石经寺,工作日来拜佛的人都比平时要多。

这不符合0都的风格,成都人去大慈寺是街拍和看美女街拍,哪怕守着天下第一的乐山大佛,100次里只有一次是去拜佛,其他99次都是去张公桥血战到底。

烧香的人群中,链家的经纪人们最显眼,他们统一穿着白衬衫和笔挺的西裤,集体组队而来,有一种黑社会临行前的悲壮。

作为唯物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的代言人,成都人民终于为了房子,跪倒在菩萨面前。

他们来求佛祖,是为了能摇中华润悦玺和仁恒滨河湾的房子。

继续阅读“时间在成都静止了 | 你包叔”

黄其森的紫禁城 | 你包叔

5月23日,黄其森约了上海几位银行行长在上海见面。约定的时间到了,他还没来,几个行长都很不高兴。

一小时后,黄其森才来。一位行长对你包叔说,看到黄其森,当时就没脾气了。

黄其森是拄着拐杖出现在上海院子会所门口的。原来前一天,他把脚崴了。看到黄这个样子来赴约,行长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事情谈完之后,黄其森被人用轮椅推走了。

继续阅读“黄其森的紫禁城 | 你包叔”

碧桂园 差点掌握核心科技 | 你包叔

中国房地产业,杨国强和许家印一样,都是枭雄式人物。他们的房子,也都充满了自我气质的嫁接。

它们非常全面充盈着两人的价值观——虽可自圆其说,但品质各有各的问题。

很多人年轻时都是看一本书,或一部电影,然后产生了代入感,伴随一生。

据说你包叔的好友兽爷小时候看了《水浒传》,就经常拿根棒子晃来晃去,觉得自己像打虎英雄武松,但不知道为什么,大人们都说:

大郎,你该喝药了。

继续阅读“碧桂园 差点掌握核心科技 | 你包叔”

春宵一刻 | 你包叔

2017年有段时间,银行对融创全面停贷。孙宏斌找人借了高息的过桥贷款,还去找了国华人寿的刘益谦,可惜刘益谦宁愿去买杯具,也不愿意碰地产了。

所以回头看,融创2018年只买了300亿元的土地,在中国房企里仅仅排名20,这也不让人意外。

不过,在老孙口中,自保变成了主动选择的结果。对于2019年的楼市,缓过气来的孙宏斌在业绩会上说:

土地很贵,我们对于市场还是要小心一点。

一直“稳健投资”的他说的非常诚恳。如果不是从开年到现在,融创花了700亿买地,你包叔就差点相信他了。

继续阅读“春宵一刻 | 你包叔”

失去房地产的一年 | 你包叔

3月底,海南媒体发布了一个重磅新闻,号称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全球CEO俱乐部选择了海南:

将总部从纽约华尔街迁到海南,同时中国区主席升任全球CEO俱乐部主席。

你包叔翻了翻以前的新闻,发现早在2008年,俱乐部主席到访上海,宣布把总部从华尔街搬到上海。

这么大的一个组织,流动性比兽爷煎饼摊还大。

20年来,全球CEO俱乐部的身影在中国很多城市出现,对外吹嘘在华投资300亿,使得他们常常能成为领导的座上宾。

但实际上这种组织的底细用心一查就清楚。它一开始是一个类似洗钱公司。他们号称有兑换美元资质,帮助企业家转移资产,还曾经因为挪用对方的钱而被告上法庭。

长得很像KFC老爷爷的创始主席约瑟夫·曼库索经常说自己是哈佛教授。实际上他只是哈佛商学院的MBA。宣传资料里还说,他是美国近代史上100个成功人士之一。

兽爷作为“驻马店技师学院成功人士100强”的候选人,很是不服。

继续阅读“失去房地产的一年 | 你包叔”

烂尾楼之王的身后事 | 你包叔

大年初四,香港养和医院门口蹲守了30多个记者。一有眼熟的人出来,记者们就拿着长枪短炮一顿拍。

98岁的澳门赌王何鸿燊住在这个医院的重症病房。记者们闻风而至,想要记录“又一个时代”的最后时刻。

只是,时代哪有这么容易结束。记者们连等了好几天,也没有等来他们期待的大新闻。

除了“高尔夫球星”刘銮雄,赌王应该是当代中国男人最羡慕的赢家。他一生风流,曾对霍震霆诉苦:

我这一生,只要喜欢的女人,没有追不到手的。不过我同样不懂得怎么甩掉她们。

对赌王来说,女人太多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他娶了4个老婆,生了6个儿子、11个女儿。媒体曾曝光赌王每天的时间表,从早餐、下午茶、晚饭和过夜都写的清清楚楚。

每天在几个房间之间奔走、交功课,很操劳。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继续阅读“烂尾楼之王的身后事 | 你包叔”

风继续吹 | 你包叔

2018年年底,负债千亿的黄老板给泰禾找接盘侠,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孙宏斌。两位中国房地产行业最激进的老板坐在了一张桌子上,但境遇迥异。

黄老板的院子系豪宅在地产业独树一帜,孙宏斌自认为自己的豪宅也不赖。一位泰禾朋友跟你包叔说,孙宏斌当时跟黄老板说:

今天下产品英雄,唯使君与斌耳!

孙宏斌刚上市那会其实抠抠嗦嗦,远不是现在“一直对钱不太有概念”的阔佬形象。那会他抱着国企首钢的大腿,一起在北京做了西山壹号院。

有次包叔在西山壹号院跟他论天下英雄。他说自己看过全世界的豪宅,特别喜欢绿城的桃花源,可惜太贵了。要是老宋能打点折,他就能咬紧牙关买一套。

我真是第一次遇到地产老板跟我说房子太贵:

 地产商也没余粮呀! 

继续阅读“风继续吹 | 你包叔”

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 你包叔

刘肖2012年从万科战投部调到杭州,成为杭州万科总经理时才33岁。那年他们在杭州良渚文化村搞了一场跑步比赛。

那时的良渚文化村真是荒凉。半夜市区嗨完,打车回良渚的君澜酒店,在山里绕了一个小时,司机愣是找不北。

你那时要是跟我说,会有女作家在那开书店,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不过对于跑步来说,良渚是个挺好的地方,有山有水。跑步比赛也特别专业,选手们都面黄肌瘦,一眼看过去,好多人都和我一样,满脸青春痘,是每天宅家撸啊撸的年轻人。

1500米比赛,最后我竟然跑了亚军。冠军比我快了20多秒,名字叫郁亮,他那年47岁。

那场比赛失利后,我沉寂了两年。每天发愤图强,去健身房跑步,体重终于从130斤跑到了150斤。但之后几年,一直没有机会在赛场上教训下郁亮,一雪“20秒”之恨。

郁亮跑去登山了。

有人多年前问王石,为什么要去登山?王石引用探险家马洛里的话说:山顶就在那儿。

继续阅读“重大商业事件都会发生两次 | 你包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