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背书的背书 | 你包叔

2020-07-31

昨天,泰禾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个14秒的视频,几个帅哥靓女,配了简单的一句话,你和命运必有一战。

 

好想多问一句,命运是谁?

 

小视频包叔没看懂,但记住了这个视频的标题:倒计时1天。

 

过去半年,泰禾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消息一直在流传。绯闻对象几易其人,从金茂、厦门国贸、世茂,后来都一一矢口否认了。但到了昨天,好几个做债的朋友也问:

 

泰禾的债是不是能抄底了?

我只能告诉他们一句话,黄老板最近去了两次深圳,万科的“九哥”,也来了一次北京。

 

也是昨天,泰禾股价涨停了。看来泰禾的小视频,真是价值千金。

 

继续阅读“没有背书的背书 | 你包叔”

为什么是成都 | 你包叔

2020-07-24

1950年3月,在成都市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上,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掷地有声地说:

 

为建设人民的新成都而奋斗!

出乎意料,斜杠青年李劼人被任命为第一届市政府副主席,以至于他自己也没有心理准备,以干啥啥不行为由婉拒了。

 

几个月后,李劼人被直接提名为副市长。作为一个典型的成都瓜娃子、作家、实业家和吃货,他分管了四个部门,其中就包括了建设局。

 

他带领一个工作组,对成都的自然经济做了大规模勘察,四年后编制出成都第一份城市发展规划。他说:

 

人民南路之南,将会出现不少崇丽宏伟的大建筑。

他没有说错,人民南路至今仍是成都的中轴线。李劼人本来要把这条主干道规划为14米宽,但领导说他这是好大喜功,只准修7米。

 

继续阅读“为什么是成都 | 你包叔”

被宠坏的强奸犯 | 你包叔

2020-07-22

 

2020年7月20日15点11分,浙江大学c98论坛匿名版出现了一个帖子,《公开的违纪处分消息好久没有这么劲爆了》,发帖人贴出了学校两起处分公示,公开表达了质疑:

 

强奸、判缓刑的,居然没被开除?

这个帖子很快就被锁住并沉没了。一位校友看到后,将其转载到了实名板块,很快就有了1000多个回复,就此被校友们传出了浙大的内网。

 

后来曝光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

 

2019年2月21日,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的努XX试图强奸一位女性,随后被逮捕。

 

2020年4月,努XX案最终判决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在其被认定“强奸罪”后,只被法院判有期徒刑一年半,缓刑一年半。

 

判决结果出来后,浙江大学在整整2个月后才进行了惩罚公示:

留校察看。

事件被曝光后,浙大的同学们很快发现了另一个更惊人的信息——努XX实际上在看守所呆了6天。

 

2019年2月28日,努XX手写了一封《检查书》。其中的信息透露,他已经获得被害人原谅,并已经被释放,回到了学校。他写道:

 

没有学院的帮助,我是出不来的。

继续阅读“被宠坏的强奸犯 | 你包叔”

都是老师教得好 | 你包叔

2020-07-16

2011年,因为一本官场小说的出版,长沙一本杂志的总编黄晓阳火了。一位县委书记看完书后对他说:

 

你把桌子下面的东西,放到桌子上面了。

其实黄晓阳一天官也没当过。他没有正式编制,认识最高级别的官员,也就是广电局局长。但他写的“官场教科书”,用大量细节描写,让不少官员折服。

 

包叔对政治的了解,就是被这本小说启蒙的。比如,他说,高层领导办公室的门总是紧闭的,次一级领导的门是虚掩着的,中层领导的门是半开着的,小领导的门一直是敞开着的。

 

这种描述实在太有道理了,包叔好友兽爷很快就把家里的门都拆掉了。

 

包叔印象最深的,是担任领导秘书的主人公,听了别人的建议,借了银行一大笔钱在省会雍州买了五六十套房产。

 

给他建议的那个人,是听到了省委的内部消息,自己投资了好几块地,结果只有一块地涨价。俩人最后只能无奈地感慨:

 

在楼市上雍州有点滞后。

书中的江南省,原型是湖南,雍州就是长沙。多年来,这里一直是中部地区的房价洼地。就算过去二线城市最炙热的两年,长沙房价也被控制得死死的。

 

长沙的房价是真的拉不动,这不是虚构小说啊。

 

继续阅读“都是老师教得好 | 你包叔”

房地产未解之谜又多了一个 | 你包叔

2020-06-24

6月17日,信泽福润一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者代表按照约定,来到上海浦东潍坊西路55号的世茂大厦。

 

这笔3亿元的基金早在2019年10月到期,8个多月过去了,全国100多名投资人没有收到一分钱。

 

他们如约而来,但在大厅等了半天,出面接待的保安队长干脆说,疫情期间,你们这些外地人还是回去吧。除了碰到一个向世茂索要工程款的承建方,此行一无所获。

 

一周前,数十名投资者代表齐聚福州的福晟钱隆广场,与世茂集团、世茂福晟就投资基金退出问题当面沟通。八九个小时的时间里,世茂始终回避偿还基金债务的期限、提供增信措施等关键问题。

 

无奈的投资人去查看基金的底层资产、位于福州市仓山区钱隆奥体城小区的300余套房产时,他们惊呆了。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张密密麻麻的销控表和热火朝天的装修景象:

 

房子被世茂福晟卖了。

继续阅读“房地产未解之谜又多了一个 | 你包叔”

阿里的功夫 | 你包叔

2020-06-09

杭州夜景   摄影:沈俊杰

1999年,受到国外举办“网络生存测试”的启发,在国家信息产业部信息化推进司指导下,一家叫做“梦想家中文网”的台湾网站和人民日报、北京卫视等十家大陆媒体主办了一项中国的网络生存测试:

 

受试者在主办方准备好的酒店里,没有吃的喝的甚至铺的盖的,有一些现金和数字货币,只借助互联网的情况下生存72小时。

那年,主办方在北上广三个城市招募参赛者,一时应者云集,多达5068人。

最小的9岁,最年长的73岁,都来自北京。来自上海的报名者数量最多。广州的报名者则更关注网络商机,打算利用网络做生意,还有很多广州报名者希望能网上交友。

 

报名者在报名表上填写的“心愿”五花八门,一位上海女孩称要在这72小时中给各国元首发电子邮件,主题是和平,一位男性网民则写道:

 

希望这三天能买到啤酒喝。

这5000多位报名者,经过抽签、线上投票和媒体评审,最终选出12人。1999年9月3日下午两点,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开始了。

 

继续阅读“阿里的功夫 | 你包叔”

一座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 | 你包叔

2020-05-22

2008年2月,重庆办完东亚四强赛后,南方一份报纸写了一篇评论,标题叫《重庆,一座很搞的城市》。

高架桥,长江大桥桥头的雕塑,都被作者赋予了荷尔蒙的意味;文章说江滩庙会上响彻震耳欲聋的“We will We will rock you”,可译为:

我们就是要搞你。

这篇被作者称为“小破文章”的评论,搞怒了火辣的重庆人民。报纸后来不得不站出来道歉,才平息了怒火。

疫情中那句“假的,全都是假的”,让我们认识了脾气火爆的武汉人。但全中国性格比武汉人还不信邪的,就是同在长江边的重庆了。

重庆这城市有股江湖气。这从地名就能看出来,其他城市地标是黄鹤楼、滕王阁、夫子庙、锦里,文雅得很。重庆的地标杀气腾腾,让人觉得下一秒就有人要掀桌子:

洪崖洞,九龙坡,朝天门,求精中学。

继续阅读“一座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 | 你包叔”

新长征路上的首富 | 你包叔

2020-04-30

上个礼拜,有网友在杭州一家夜店偶遇了王思聪,他带着十几个美女,一直蹦到凌晨四点,才牵着一位白衣妹子的手离开。

 

去年这个时候,王思聪也出现在了杭州的夜店,带着十几个网红,一晚上刷卡30万。没过多久,熊猫TV就倒闭了,思聪也被拉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关于他还不起钱的新闻,隔三差五就会上热搜。

 

一年过去了,也许是限制高消费的原因,也许是想低调一些,这次酒吧卡座不是王思聪订了,而是他朋友,也没有人晒他的消费清单了。

 

思聪在杭州和网红狂欢的前两天,他投资的熊猫互娱又一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是一千多万,也就0.1个小目标;也是这个月,小王减少了自己在几家公司的股份,退出了在商机去哪儿APP的投资。

 

这一切,距离小王5亿赚40亿的新闻炒作刚过去三年时间,距离小王5亿赚60亿的新闻炒作刚过去一年半。

继续阅读“新长征路上的首富 | 你包叔”

找到属于自己的壳 | 你包叔

2020-04-26

2020年4月22日,可以载入厦门房地产历史的一天。

福建厦门思明2020P01地块的竞买中,价格从72亿一路叫到了103.55亿,楼面价超过五万元。刷新了厦门土地的总价和单价记录。

经过了240轮叫价,击败中海、融创、绿城、中骏、旭辉、金茂等一干房企的,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贸易公司——上海泰鸣贸易。

这家成立不到半个月的公司,注册资本金只有100万,买了103亿的土地。

上海泰鸣贸易背后是一家香港公司,包叔手贱,去查了一下注册信息,发现老板是黄伦。他是房企中骏的执行董事,老板黄朝阳的大儿子。

直到现在,中骏对外依然否认这是自己的马甲。因为拍卖现场,中骏自己也去了。

上海中海围标事件之后,业界谈围标色变。但这显然不仅仅是围标这么简单,就连厦门规划局的工作人员也说:

“围标”的猜测不太符合逻辑,因为太高地价,对房企自身也不好。

继续阅读“找到属于自己的壳 | 你包叔”

又学会了一个新词 | 你包叔

2000年,被称为“北中国第一湖”的莱芜雪野湖,被山东省政府批复为省级风景名胜区。

虽然风景名胜区离济南很近,但一直没人来玩。雪野水库8500亩的水面上,有19326个养鱼用的网箱;水库年采砂总量140多万方,是规定限额的七倍。

2006年,雪野湖成为省级风景名胜区6年后,国务院出台了《风景名胜区条例》,对于风景名胜区的地产开发做了限制。

也是在这一年,莱芜市政府彻底清理了雪野湖上的养鱼网箱和采砂场,聘请了全球最大的规划咨询公司美国易道,对这里进行旅游度假区的概念性规划。住宅区和高尔夫社区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之后所有的房地产开发,参照的都是当年的这个规划。2007年8月8日,莱芜甚至成立了雪野旅游区管委会,为管委会揭牌的,正是时任市委书记。

一场轰轰烈烈的招商引资和地产开发就此在雪野湖兴起。此后十几年,从政府到管委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忘记了,这里是省级风景名胜区。

这个“疏忽”,13年后,成了普通人和开发商的灭顶之灾。

继续阅读“又学会了一个新词 | 你包叔”

黄粱一梦十二年 | 你包叔

2020-03-30

2020年3月25日早上5点多钟,天刚蒙蒙亮,二十多台挖掘机、300多人的队伍开进了青岛涵碧楼。

挖掘机排成一列,机器轰鸣,左右开弓。一溜烟功夫,这个青岛政府当年招商项目里的41栋别墅、很多人不远万里慕名过来打卡的梦想之地,大部分变成碎石、木板和玻璃片。

从2008年拿地至今,十二年的时光,二十多亿的投入,让它灰飞烟灭,只需要一天。

项目的主人赖正镒当时还远在台湾,他对媒体说别墅在2019年已全部售出。现在是业主和青岛政府之间的事了。

据你包叔的了解,这41幢别墅,最终卖出去的可能还不到一半。赖先生显然是在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继续阅读“黄粱一梦十二年 | 你包叔”

他们不是死于病毒 | 你包叔

2020-03-13

从2月25日到29日,抖音名为“浩睿颍”的用户陆续上传了三段视频,记录自己一家五口在泉州欣佳酒店里隔离的经历。

视频里,她的三个孩子爬上爬下,不时引来母亲的训斥。

3月7日,她又做了更新。短视频里是三张照片,第一张是穿着衬衫的爸爸,第二张是站在海边梳着麻花辫的妈妈,第三张是两位哥哥牵着妹妹的手,在金黄的油菜花丛中笑着。文字分别是:

这是我帅气的爸爸;

这是我漂亮的妈妈;

他们相爱了,有了可爱的我。

几个小时后,3月7日晚上7点多,欣佳酒店倒塌了。71人被埋,包括隔离人员58人,管理服务人员13人。

继续阅读“他们不是死于病毒 | 你包叔”

吴先生的背影 | 你包叔

2020-02-24

前几天,陆续返回杭州的朋友们发现,想要进城,必须出示自己的健康码。杭州本土公司阿里巴巴开发的这套识别码,是按绿黄红三个颜色区分人群的。

杭州市委市政府所在的拱墅区,不认健康码。很多回不去家的朋友专门给拱墅区在微博上建了个话题:

拱墅区不让回家。

拱墅区因拱宸桥和湖墅得名,当年乾隆下江南,就是在这里下的船。杭州风华所在,自然是有钱人喜欢的居住地,美其名曰沾沾龙气。

2月初,三万人涌进阿里法拍平台,去看拱墅区一套房子被强制拍卖。

这套房子2016年我去看过。

继续阅读“吴先生的背影 | 你包叔”

唐主任留下的城市 | 你包叔

1月30日,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对于防疫情况的无知,被摄像机记录下来,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

几个小时之后,她被市委免职。十年来,卫生部门领导专业素质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滑坡,只能留待日后讨论了。

唐志红主任不是没有做事,前几天她还对着媒体说:

虽然熬了很多夜,做了很多事,但是效果没有达到百姓的期望。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背后是凶险异常的数字。

继续阅读“唐主任留下的城市 | 你包叔”

球停在前首富脚下 | 你包叔

一个80后中年男人,不是演员、也不是歌手,但生日能上热搜,恐怕中国只有一个人:

王思聪。

1月3日,是王思聪32岁生日。成千上万的网友涌到他已经清空的微博,祝前夫生日快乐。

2017年王思聪的生日宴,是在马尔代夫办的,他包下了一个岛。那会爸比还如日中天,万达索菲特酒店几乎一天一个并购的发布会,动辄几百亿。

几个月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前首富壮士断腕,甩卖了半壁江山。再后来,小王总也遇到自己事业的滑铁卢。“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终于真正低调了。

2020年王思聪的生日宴,是在三亚办的,比往常更简朴一些。穷酸到现场只有40位小姐姐。

继续阅读“球停在前首富脚下 | 你包叔”

一切自有答案 | 你包叔

这还是房地产的时代。无论你如何憎恨它。

不仅仅因为土地和房地产贡献了国家近一半的财政收入。去年,你包叔曾说,大到国家,小到个人,都活成了公司。

对于很多公司来说,房地产依然是最底层最宝贵的资产。很多创业者也不得不承认,创业创到最后,还是房地产。

贾跃亭宣布自己破产了,但是看到他在美国还有两个豪宅,在北京还有四个物业,人们就会认为他还是富人。

6月的中关村智能科技发展高峰论坛,大家坐在一起讨论AI产业的未来。新东方的俞敏洪对着300多名科学家,创业者和学者说,很后悔2005年没有把中关村的中钢国际广场买下来,当时要价15亿,现在50亿了。

买了,新东方就可以关门休息了。

雷军显然吸取了俞敏洪的教训。

继续阅读“一切自有答案 | 你包叔”

吕先生的三个贵人 | 你包叔

1996年情人节刚过,陕西卫生厅药政处长赵斯安,见到了来自上海巨人集团的代表。代表要求很明确,请处长给“中华灵芝宝”、”灵芝片“、”灵芝胶囊“等5种药的批文开绿灯。

赵斯安价格非常公道,他只收了1.5万好处费,差不多能买三千斤猪肉。日后如印钞机一般存在的中华灵芝宝,没有经过任何临床实验和正规测试,仅仅用了10天时间就拿到了批文。

巨人集团是史玉柱1991年在珠海创立的,和他同一年到珠海创业的,还有老乡吕松涛。吕松涛很勤快,开过大排档,炒过地皮。两年后,两个老乡杀进了上海滩。

之后的故事有点曲折。

继续阅读“吕先生的三个贵人 | 你包叔”

脚下的地在抖 | 你包叔

这两年,中国房地产行业兴起了一个船新的职业:

楼盘抢修队。

扩张越快的大公司,使用抢修队的频次就越高。有的抢修队是“抢修”舆情的,知道质量太差会引起闹事,就提前做功课。

有的抢修队是真的要修补一个支离破碎的新房的。他们要在在楼盘交付前进场,就算房子盖成翔,他们都要交出一个“五星级的家”。

一个朋友讲他当时去抢修位于“北京旁”一个宇宙房企的项目,一进房间,内心也是崩溃的。墙面到处是鼓包或者凹陷,最关键的是肉眼所见:

屋子里没有两条线是平行的。

继续阅读“脚下的地在抖 | 你包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