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没有东南西北 | 你包叔

1980年,天津迎来了新市长胡启立。他去街上转了一圈,发现中国第三大城市之破败,令人惊讶。

全市有15万人就住在大街上,他们的房子在唐山大地震中被毁,大地震过去四年了,房子还没有建好,只能在空地上搭棚子住。

四年的积怨,被天津大学操场上的一场大火彻底点燃。

这年秋天的一天,暂住在天大操场上的棚户发生了一场火灾。消防车进不去,火烧连营,116户人家失去了自己的全部家当。

继续阅读“天津没有东南西北 | 你包叔”

你包叔 | 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

《金瓶梅》词话本中记录下了西门庆死后,靠他发家致富的七位好兄弟是如何为他筹办后事的。商量了好半天,最终决定丧礼上每人出一钱银子:

七人共凑上七钱。

曹雪芹说的“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大概不过如此。

10月22日,在香港呆了快一年的王永红,眼看着自己的人生,也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中弘股份海南如意岛股权。中弘股份此前一天也发布公告,将向安徽国资“宿州国厚”交出公章、财务章、财务账目等所有公司资料。

上市十年后,他的中弘,终于等来了被清算的一天。

中弘沦为仙股的那天,华信的股价也跌成了地板价。从23元沦为1元股,这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用的时间比西门庆还快。

华信在捷克的业务也被中信接手,总统用仪仗队迎接总裁的风光,终于是要收起来了。

叶简明,这个福建小山村里走出的孩子,身上曾披着各种光环,也被美国五角大楼的智库写进报告,距打通欧亚非石油管道仅一步之遥,到头来一夜归零。

有人曾经对《金瓶梅》做了量化分析,发现共有105场床戏描写。105场大大小小的战役,西门庆参与了99场。

西门大官人动不动就找人云雨一番,你包叔一直以为他起码千人斩了,却没想到这个最花团锦簇的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

到头来,怎得一个萧索和惶惶了得。

继续阅读“你包叔 | 人生不过九十九番云雨”

你包叔 | 平安新人和平解放环京?

大洗牌开始了,我说的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几天前,你包叔得知,不断有华夏幸福的人通过各种渠道,向华润的员工打听吴向东。“华润要入主华夏幸福”的传言,在两家企业间悄悄流出。

中国第十大房企要收购第九大房企,看上去很劲爆。在民退国进的大背景下,似乎也顺理成章,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复杂得要命。

华润当初受托接手安邦几个项目,就小心翼翼地仿佛做贼一样。

让华润前董事长吴向东离开自己工作了25年的地方,可能性比收购华夏幸福还小。从宋林案脱身后,吴在华润置地的地位并没有受太大影响,虽然不是董事长,但依然说一不二,垂帘听政。

即便这样,10月13日,我还是和华润的朋友求证了一下。他转发一张来自北京的模糊背影,说你看,吴总今天正在北京跟同事看地呢。哪有要走的样子。

现在看来,我们的想象力还是匮乏。

继续阅读“你包叔 | 平安新人和平解放环京?”

你包叔 | 笑着活下去

1930年5月,四方面军到了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寻乌县,一位年轻的同志组织了一个十一人的小队伍,展开了一场田野调查,把县城的经济数据摸了个遍。为日后农村工作积累了大量宝贵的底层数据。

根据年轻人的统计,2700人的小城里有三十几个失足妇女,最著名的五位是润凤、戊秀、月娥、五凤、昭坤。她们养活着产业链上的162个人。

三十几位失足妇女是全县经济的希望。年轻人经过精密的统计发现,权势豪绅光顾的最多,商人嫖的最少。与之前几年截然相反。

站在寻乌的街头,这位年轻人感受到了一丝寒意。冥冥之中,他预测到了这座小城的经济危机。

商人为什么嫖的少了?因为他们的生意不行了。

继续阅读“你包叔 | 笑着活下去”

你包叔 | 碧桂园森林城市的头号敌人

1992年7月,马来西亚曲棍球联赛一场比赛后,柔佛州王子因自己球队输掉比赛,殴打了对方守门员。他被联赛禁赛五年。

王子的爸比、柔佛州苏丹怒了。他命令州内其他球队退出各级联赛,一位教练对此还提出了抗议。

结果,教练被带到王宫,苏丹给了他一耳光。

这一记耳光,犹如中国重庆的那一记耳光,给当事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命运转折。马来西亚人民很生气,他们开始质疑王室的特权。

继续阅读“你包叔 | 碧桂园森林城市的头号敌人”

你包叔 | 世纪交易400天后 去杠杆的自我修养

一年不见,贾跃亭的英语口语麻利多了。

8月30日,第一台FF91预量产车在加州工厂下线。造车狂人贾跃亭振臂高呼:

Thank you team, we did it!

第二天,融创年中业绩会在香港召开,孙宏斌两次被问到那个他不愿提起的男人。第一次他含糊带过,但是在对话快结束时,他终于还是没能憋住:

电动车有个毛线技术。

继续阅读“你包叔 | 世纪交易400天后 去杠杆的自我修养”

紫竹张先生 | 联手炒高的房租,比房价更可怕

近日,北京暴涨的房租引来社会关注,这次的房租暴涨夸张到什么地步呢,据爆料,一名业主打算出租自己位于天通苑的三居室,预期租金7500/月,结果被二方中介互相抬价,硬生生的给抬到了10800每月。

这个租金涨幅简直可怕,一次性抬高了接近50%的房租,而实际上,虽然这个只是个例,但是据数据显示,2017年2月-2018年5月,上海房租上涨19.5%,深圳上涨15.5%,北京大涨25.9%,可见房租上涨并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

在房价被政府死死的摁住的同时,房租立刻就开始上窜,但是联手炒高的房租,实际上比房价更可怕。

继续阅读“紫竹张先生 | 联手炒高的房租,比房价更可怕”

你包叔 | 帝都的秋

七夕那天你包叔在上海。历史上第一次,上海连续遭遇三次台风过境,晚来风急,空气濡湿清冽。那样的夜,除了为爱鼓掌,人类注定一事无成。

为了研究七夕这天上海酒店的入住率,你包叔一个人去如家开了个房。如家的小绿墙壁薄得恰到好处。睡意袭来,却每每被牛郎织女们的莺歌燕语吵醒。

90年前,清华有位教授也有过相同的困扰,他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看荷塘月色去了。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七夕那天,上海的风雨再大也没能挡住77对夫妻各奔东西的决心。同时有1187对男女顶着台风,登记结婚。

你包叔此前看过一个数据。上海作为人均GDP第二的城市,2017年的结婚率是全国最低,仅仅是0.45%。可打开订房软件,所有酒店都已经满房,价格都翻了一倍以上。

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说,是那只无形之手在发挥作用:

山盟海誓成本太高,惟愿一晌贪欢。

外面风雨交加,你包叔默默打开1024,用无形之手抚慰灵魂。

继续阅读“你包叔 | 帝都的秋”

你包叔 | P2P走了一些弯路

2009年起,中国各地很多小企业都会接到一个电话,说他们公司信息被收入《中国商务黄页》。

几天后,他们就收到一本2000页的《中国商务黄页》和一张发票,要求支付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的广告费。

如果企业不付费,电话会被打爆,还会收到威胁短信:

兄弟,我是斧头帮X彪,是给黄页公司索要广告费的,如果三天内不寄钱,别怪我不仗义,不人性!最好让110二十四小时保护你和你家人,别怪老子没提醒你!

继续阅读“你包叔 | P2P走了一些弯路”

你包叔 | 很惭愧,只是去了一点微小的库存

上周二,胡建房企阳光城在上海佘山,开了上半年营销总结会。

这又是一次胜利的大会。在新董事长朱荣斌带领下,阳光城上半年卖得特别6——卖了660多亿。这家房企成功逆袭,超越泰禾和旭辉,成了胡建地产商的领头羊。

做小酒店发家的林腾蛟,在一任任职业董事长前赴后继抛头颅洒热血的拼搏下,终于成了胡建之光。

总结会奖罚分明。这届北京和上海公司不行,胸口别着小红花的,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后进城市。

有个城市让人大跌眼镜。那个城市在七十五年前,以一场大规模生产运动拯救了革命。七十五年后,这座城市又以一场运动,为当地房地产业续了一秒。

延安,今年阳光城卖得最好的城市,是这个革命圣地。

延安楼市过去十几年一直不温不火。尤其是库存巨大的新城,因为城投公司开发的楼盘滞销,政府三年前还不得不强令公务员购买。

西北边陲小城的这种平静,被席卷中国半壁江山的棚改运动打破了。2017年,延安商品房均价4000元一平米,销售额51亿元。是2016年销售额的1.3倍。

2018年,阳光城在延安卖的房子涨到8700块钱一平米,老区人民排队还买不到。困扰地产政府多年的楼市库存,一夜间去化完毕。

继续阅读“你包叔 | 很惭愧,只是去了一点微小的库存”

你包叔 | 给你一个五星级的代价

7月13日上午,我和老赵蹲在一个200平米的大坑前,两根烟的时间里相对无言。

老赵五十岁了,工作是工程抢险,哪儿出事了,哪儿就有他给开发商擦屁股。工地上什么肮脏没见过。

看着眼前的废墟,老赵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话:

跑了这么多工地,没见过出这种事情的。

一天之前,杭州萧山,碧桂园前宸府项目边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早上六点,已经有人发现工地基坑坑壁上出现了裂痕;不到两个小时,基坑边缘路面塌陷。

你包叔看到,基坑下面的水泥桩都歪倒了,梁也断掉了。一辆黄色的小挖掘机被泥沙埋了起来,只能看到挖臂,就像变形金刚“大黄蜂”被活埋了。

继续阅读“你包叔 | 给你一个五星级的代价”

你包叔 | 中年深圳之烦恼

十几年前,你包叔的好友兽爷走到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南下,还是北上。

深圳朋友对他说,南下来深圳吧,这是中国最平等的城市。大家都赤条条来到这里,再穷也可以在布吉的城中村落脚。不管有没有深圳户口,死了都能享受1830元的免费殡葬。

兽爷听说后十动然拒,头也不回地去了北京。

十几年后,当年中国最平等的城市深圳,也回不去了——这座城市正在举行着一场场轰趴,大多数人只能围观,无法加入其中。

一场轰趴是在6月21日的雨中进行。那天深圳的雨下得和书桓走的那天差不多,为了认筹深圳华润城润府三期,房产登记中心前开证明的人们排起长队。

官方发文辟谣,“打印无房证明排队5公里”、“婚姻登记处排队离婚买房”是恶意夸大歪曲事实,将会调查到底。

几天过去,官方也没说清队到底排了几公里。这又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741套千万豪宅,引来6776人认筹,摇号中奖率11%。

6000多人失望走出摇号处,认筹最多客户认了15个筹,3000万现金冻结在银行。

结果还是没有摇中。

这场轰趴源于政府的限购。润府的价格,已回到2016年。润府一期二手房价格最高到了十三万,三期备案价却仅为八万五,买到的人,等于喜提300万+。

继续阅读“你包叔 | 中年深圳之烦恼”

你包叔 | 感觉链家被掏空

2003年,顺驰一路狂飚的时候,孙宏斌突然创立了一家名为融创的公司,专做高端楼盘。

融创与顺驰同样激进,一年之后,销售额就达到了25亿。孙宏斌甚至认为,5年后,他将拥有两个顺驰。

两年后,孙宏斌将自己手头上的资产分成了顺驰A和顺驰B。他把顺驰A卖给了路劲,即便再多熬四五个月,就能拿到30亿回款,但顺驰已经枯竭了。

转让顺驰好几年后,接盘侠路劲董事长单伟豹还在吐槽孙宏斌。他说孙宏斌兜售顺驰前,已经掏空了这家公司,留下了一堆烂资产,把好的资产全装进顺驰B——融创里面了。

顺驰的失利成了孙宏斌人生的重要一课。融创因此学会了断臂求生,把收购来的成都著名烂盘蓝谷地和长春的项目马上卖掉变现,融创获得重生。

融创的“创”,来源于天津城投旗下的“天津创业环保”。天津的朋友告诉你包叔:

融创的第一桶金,来自与国企的眉来眼去。

2015年,天津一位女领导落马,牵涉了“建口”20多个官员,到现在仍有余波。

那时,孙宏斌还不知道,十年后,他将投资两家房地产以外的公司。一家是乐视,一家是链家。他也不会想到,自己将接连被掏两次。

世事好轮回。

继续阅读“你包叔 | 感觉链家被掏空”

你包叔 | 天府向左,成都向右

2013年9月,一个浙江地产商跑到成都西北一百公里的北川新县城,拍了块地,要搞房地产。

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

北川是大地震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县城2.2万人只有8000多人活了下来,大半个县城都在土里埋着。政府重建了一个新县城,给每家都分了安置房。

人人有房住,比雄安还更早消灭商品房市场。谁还会买房?

继续阅读“你包叔 | 天府向左,成都向右”

你包叔 | 高考当然要靠自我奋斗

明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安徽大别山深处的“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学生,将结束一年暗无天日的生活,坐着车牌号为“91666”的大巴奔赴考场。

而在一个月前,北京史家胡同小学的学生们在奥体中心开了自己的校运会,多位奥运冠军坐阵,比赛解说员是央视骨灰级名嘴宋世雄。

小学常常被称为“人生的起跑线”。但很多时候,大部分人根本不在一个赛道上。

即便在北京,学校也被分为“牛小”“普小”“渣小”,学生被分为“牛娃”“奥牛”“英牛”。

继续阅读“你包叔 | 高考当然要靠自我奋斗”

你包叔 | 杭州人民不关心楼市


5月28日,杭州官方发布了年度“十大热词”。他们的大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最能反映杭州人民呼声的十大热词,是:

跑改、地铁、环保、教育、单车、电费、食药、拥堵、降费、垃圾。

去年这个时候,杭州十大热词是:

办事、减负、雾霾、健康、邮递、物价、食品、拥堵、降费、垃圾。

在杭州房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两年里,杭州人民关心列表里,没有“房子”。

杭州十大热词出炉的那天,核心商业区的一块地被恒隆以107亿价格拍下,楼面价每平米5.5万。上海中心新天地的地起拍楼面价也仅有3.5万。

这块地拍了7个小时,竞价了336轮,佛系的香港开发商恒隆,很多年没有露出獠牙了。

2018年快过去一半,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也阻止不了全中国人的买房热情。从二线四小龙再到三四线城市,庞大资金席卷了一个又一个城市,看不到尽头。

在丹东,炒房客把这座边陲小城炒出了限购;在成都,几万人抢一千套房,排队绵延几公里。

在西安,316套房子摇号,出现了几十个公职人员关系户;在郑州,融创壹号院和金茂府把房价拉到十万一平米,有销售甚至喊出“二十万不是梦”。

这些城市气温都没杭州高。

继续阅读“你包叔 | 杭州人民不关心楼市”

你包叔 | 摇出一个家属院[转]


摇号第一次进入中国,是在1991年。

那一年中国股市刚刚起步,股市就那几支股票,新股一出来就被抢购一空。上海三家本地券商申银、万国、海通想出一个办法,先发预约券,然后摇号来确定谁能打新股。

1991年10月,万国证券发兴业股票预约券的那天,人山人海,黄埔营业部的谢荣兴正和公安局局长商量怎么避免搞出群体性事件,一位城管局的小官员直闯办公室,说你们的标语影响市容整洁,要进行处罚,磨磨蹭蹭不肯走。

谢荣兴过了一会儿才明白:

明明是要来敲诈拿预约券的,还冠冕堂皇讲市容。

小鬼难伺候。 继续阅读“你包叔 | 摇出一个家属院[转]”

你包叔 | 距离北京人,只差一个天津户口了[转]

1986年9月10日,《蛇口通讯报》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天津开发区是否会赶上蛇口——年轻的竞争对手正在崛起》。

只用了两年时间,天津东边的一片盐碱地,就让创造了蛇口神话的袁庚都为之紧张。

连喜欢画圈圈的总设计师当时也给天津开发区题词:“开发区大有希望”。当时的“希望”,是全方位的。

希望的源头是一群从北京和深圳奔赴天津的年轻人,管委会主任仅仅33岁。他做过北大学生会会长,身边围绕着一批津门最有思想的年轻人:郭保平、皮黔生、唐建宇……

继续阅读“你包叔 | 距离北京人,只差一个天津户口了[转]”

你包叔 | “失去”房地产的二十天[转]

过去二十天海南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

自由港规划出炉一周后——4月22日,海南出台了史上最严的限购政策。“天涯海角”成了中国唯一一个全省限购的地方。

在此之前的2017年,是海南楼市历史上收成最好的一年,卖了2700多亿货值的房子。销售额相当于海南2017年GDP的五分之三。

限购政策将一片喧嚣热烈的楼市,一把推入了冰河中。5000亿货值的房产被锁定,所有炒房客能找到的漏洞,都被政府堵上了。

2017年海南全岛一年卖了25万套的房子,八成以上的房子都被岛外人买走。对岛外人限购,就意味着海南几乎“失去”了八成的房地产市场。

“4·22”后,好几万吃着火锅唱着歌的海南地产人怎么也想不到,工作也就一下子这样凉了。

唱着一首凉凉的不止是地产商。政策之严厉,连一位鼓吹政府积极干预市场的著名经济学家也被限住了。

著名经济学家想要买套海南陵水的别墅。定金已交,却赶上“4·22”限购政策出台,因户口问题,被拒之岛外。

陵水的开发商朋友对你包叔说,四十年前,著名经济学家从对岸游回祖国;四十年后,他也越不过琼州海峡了。

1

自由港概念,把海南又一次拔高到让人仰望的位置。

继续阅读“你包叔 | “失去”房地产的二十天[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