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离伟大,只差一本《毛选》 | 饭统戴老板

作者:楚团长

2009年,一本马化腾亲自做序的《企鹅凶猛》里这样写道:腾讯内部有这样的观点,马化腾带队伍能力可能都不如杨元庆。

敢于对领导人开展红红脸、出出汗式的自我批评,说明队伍的凝聚力、战斗力空前高涨。这一年的腾讯如日中天,门户拳打新浪搜狐,游戏脚踢盛大网易,搜索、电商、安全等队伍也都呈现嗷嗷叫的亮剑精神。看上去小马哥队伍带的还是不错的,但胜仗打的多了,大厂沙文主义就开始滋生了。

创业公司绕不开“生、死、腾讯”的抱怨多了起来,连新浪的陈彤都骂道:“某公司贪得无厌,没有它不染指的领域,没有它不想做的产品,这样下去物极必反,必将死无葬身之地。”有意思的是,几年后小马哥在朋友圈里给“反阿里联盟”的照片点赞评论时,还照抄了“物极必反”的说法。

继续阅读“马化腾离伟大,只差一本《毛选》 | 饭统戴老板”

凿山铺路15年:支付宝上的中国 | 饭统戴老板

作者:张假假/戴老板

2019年8月3号下午2点,凉山州越西县的农妇方美静正在等待一辆货车。

在这座大山深处的宁静小村里,她已经忙碌了一天。院子里刚从果园摘下的苹果已被装箱码齐,两碗盛好的饭闲置一旁,狸花家猫慵懒得躺在门口晒起了太阳。一个小时后,村淘采收点会通过小货车把村民的苹果统一运到西昌,再通过西昌沿着成昆铁路一路南下,抵达昆明。

凉山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新中国成立前基本没有公路,仅西昌到小庙机场有几公里可通车。1970年成昆铁路修成后,方美静才第一次见到火车,成年之后,她跟丈夫无数次坐着5633次列车南下打工,到攀枝花,到昆明,到广州。是这条铁路让他们走出了极端的贫困。

继续阅读“凿山铺路15年:支付宝上的中国 | 饭统戴老板”

消费凶猛:大众、轮回、赢家 | 饭统戴老板

作者:任小酒消费观念,被看作个人意志的选择。但是在对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以及美国曾经的石油危机研究发现,背后各个国家消费观念的具有周期共通性。

1994年维密老板在给负责营销的副总裁Ed Razek打电话,探讨明年的品牌宣传。已经成立17年的维密,与其他内衣品牌相比并没有明显优势,宣传手段拘于传统。

“我们是个时尚公司,难道不应该搞个fashion show?”

内衣秀在美国前无古人。老板决意一试,于是定名: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

1995年,纽约曼哈顿广场饭店(Plaza Hotel)迎来了第一次内衣秀。管理层并没有对这场秀抱有很高的期待,预算只给了12万美元。不仅舞台简陋,内衣款式也毫无新意。不要提请明星超模,甚至连给模特的化妆间,是临时在酒店包的房间。一群不知名的模特拥挤在包间里,秩序混乱。

继续阅读“消费凶猛:大众、轮回、赢家 | 饭统戴老板”

无贝生还:罗生门里的獐子岛 | 饭统戴老板


作者:董指导

在渔业养殖领域,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1971年12月,“海上大寨”獐子岛人民公社接到了一个极为重大的任务——紧急捕捞一批鲍鱼,款待第二年2月份到华访问的美国总统尼克松。

时值东北严寒季节,气温常在零下20度左右。但一听是敬爱的周总理“指名要黄海鲍鱼”[1],担任潜水队队长的獐子岛褡裢村人王天勇二话不说,拍着胸脯就跳进了黄海执行任务了。

在这个故事的各个版本中,捕捞的过程都非常艰辛:潜水设备简陋,往水下输送氧气的塑料管很容易被冻住,船上的人需要不断用浇温水和劈铲子等方式,来清除管子上的冰块儿[2]。

而潜水队员们的奉献精神也都不输王进喜,由于水温太低,他们在海里待一会儿就得赶紧上来,扯掉单薄的线织手套,把双手插进装着热水的罐子里,等待恢复知觉后再次下潜。

终于在第八天,王天勇在20多米深的海下礁丛中找到了鲍鱼。又地毯式搜寻了半个月后,獐子岛潜水队采鲍3000多斤,从中精选2000斤装上军舰,转乘飞机,连夜送往北京[12]。

故事的高潮出现在1972年2月21日人民大会堂的晚宴上:周恩来总理亲自用筷子夹了鲍鱼给尼克松品尝。尼克松对肉质柔嫩细滑、滋味极其鲜美的獐子岛鲍鱼,赞不绝口。

继续阅读“无贝生还:罗生门里的獐子岛 | 饭统戴老板”

物流百年风云:谁在定义世界的速度 | 饭统戴老板

 

作者:李墨天

1629年,大明王朝摇摇欲坠、国祚将尽。

辽东战事吃紧,财政捉襟见肘,19岁的崇祯皇帝为了筹措军饷,决心向全国的驿站系统开刀。明朝中后期,各地驿站的开支水涨船高,一番调查之后,锦衣卫向崇祯帝汇报了成本上涨的原因:马吃的太多了。

以陕西华州驿站为例,明朝初期每匹马每年消耗80石粮食,到了崇祯年间则暴涨到500石,中间的差额显然都被驿站的体制内人员消化了。年轻皇帝勃然大怒,下令裁撤全国60%的驿站,贪腐重灾区陕西第一个挨刀,一位名叫李自成的驿站在编公务员不幸成为改革代价,与全省两万名同事一同被裁。

失业后的李自成又因为欠债杀了本村债主,逃命到甘肃成为边军。没想到朝廷再度拖欠军饷,在北上抗清途中,李自成揭竿而起,间接推动了清兵入关、明朝灭亡。

巧合的是,300年后一场物流系统的变故又成了清廷倒台的导火索:1911年,清政府推出“铁路国有”政策,通过向四川商绅与农民募资,将川汉、粤汉两条铁路收归国有。没想到收回路权后,清廷公然赖账,四川掀起了保路运动,湖北新军也赶忙入川镇压革命。趁着湖北兵力空虚,辛亥革命在武昌打响第一枪。

历史的巧合有时就是这么耐人寻味,“马拉火车”的笑话伴随着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蒸汽机车的轰鸣翻开了人类商业史上最壮丽的章节。20世纪后,物流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甚至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的国运。

继续阅读“物流百年风云:谁在定义世界的速度 | 饭统戴老板”

无声的较量:特斯拉入华背后的四次握手 | 饭统戴老板

作者:张假假2008年初,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旧金山总部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

这一年,36岁的马斯克和5岁的特斯拉命悬一线,公司账上只剩下900万美元,资金即将被耗尽。他的另一个项目:航天公司Space X也陷入财务危机,前三次发射均告失败,妻子趁势落井下石,把两人私生活曝光在个人博客上,马斯克沦为硅谷笑柄。

刚刚被选为致公党主席的科技部部长万钢,2008年春天正在旧金山访问——致公党诞生地位于旧金山唐人街新吕宋巷36号,离特斯拉总部所在地帕罗奥多(Palo Alto)只有50公里的距离。几个随行的朋友告诉万钢说[27]:你一定要去看一下这家公司。

在特斯拉总部门前的展示棚下面,万钢第一次试驾了特斯拉刚刚推出的第一辆双门电动跑车Roadster[1]。万钢除了官员外的另一个身份,是全球汽车领域的顶级专家&新能源车的忠实拥趸,他打算看看这个全班最早交卷的学生,到底长什么样。

这是万钢和马斯克的第一次相遇,也是马斯克跟中国的第一次握手,在那一刹那,他们不会知道在10年后,双方将是全球新能源舞台上最强的两个主角。

继续阅读“无声的较量:特斯拉入华背后的四次握手 | 饭统戴老板”

​谁拖了中国足球的后腿? | 饭统戴老板

作者:董指导 

2019年3月2日,西甲第26轮,刚刚加盟“西班牙人”队俱乐部的中国球员武磊,接到中场传球后轻巧推射,打入了他的西甲首球。

近4000万中国球迷在9000公里外击掌相庆,通过网络见证了“武球王”的这一历史时刻,要知道上一个中国球员在欧洲五大联赛进球的,还是在3,731天之前。

十年,国民经济都轮了两个五年计划了,咱们中国球员才进一个球,足见稀缺。怪不得连西班牙大使馆都连夜发微博祝贺,西甲官网也在头版称赞:武磊,2018年中国金球奖得主!

中国金球奖一共颁了两届,武球王拿的是第二届,第一届得主是冯潇霆。

继续阅读“​谁拖了中国足球的后腿? | 饭统戴老板”

德国制造:通胀恐惧八十年 | 饭统戴老板

作者:奥特快
前些年在中文互联网上,关于外国有很多误读甚至谣言,有网友曾煞有介事地对这些谣言进行过总结:“日本少年夏令营,美国霸气小护照;全民医疗索马里,印度恒河有疗效;喜迎民主伊拉克,德国良心下水道。”在这些误传里面,德国下水道油纸包的故事最是有板有眼。

在2010年7月,一篇关于青岛下水道的帖子一本正经地写道:青岛城建人员在整修德式下水道时发现有零件损坏,找不到合适的只好求助德方,对方回复说在零件周围三米内肯定有备件,结果工程人员果然在附近挖到一个小箱子,找到了油纸包着的零件,拆开看全都锃光瓦亮……

实际上,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谣言。随着近百年的城区改造与扩张,如今青岛德国占领时期的排水系统已不到1/1000。“油纸包”更是无稽之谈——下水道一般是混凝土管、陶土管或者玻璃夹沙管,只有特殊要求的地段才采用金属管,但并不存在“锃光瓦亮”的金属零件。

继续阅读“德国制造:通胀恐惧八十年 | 饭统戴老板”

汇丰银行往事:东西逢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 饭统戴老板

作者:任小酒
 

2019年,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的“国民银行”汇丰,忙着干一件事:撇清把华为和孟晚舟出卖给美国。

这家银行虽然总部位于伦敦,但却诞生在香港,跟中国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和密切的业务联系,甚至其75%的利润来都源于整个大中华区(2017年)。而众多大陆企业出海,也喜欢将这家名字里带有“上海”的全球顶级银行作为首选合作伙伴,这其中就包括华为。

但华为CFO孟晚舟怎么也不会想到,美国向加拿大提起拘捕她的诉求信息里,竟然会有汇丰的报告[5]。2016年底,汇丰做了一份调查,对华为和Skycom公司进行质疑,这份报告被主动提供给美国司法部。于是在2018年12月,加拿大拘捕了孟晚舟,拉开了一场战争的序幕。

继续阅读“汇丰银行往事:东西逢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 饭统戴老板”

21世纪新十年要来了,商业需要点儿想象力 | 饭统戴老板

作者:奥特快支持:远川研究

到2018年,“双11”已经走过了十年历程。每年的11月11号不仅成为了消费者们的买买买盛宴,也成为了商家们的狂欢嘉年华。

在旧十年里,“双11”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用更少的钱买到了更好的东西,也让越来越多的商家通过天猫触达了更大的客户群。但是,随着“剁手”规则日渐多样,以及流量红利见顶下电商获客成本的不断提高,消费者怎么才能更好地在双11斩获更大的优惠?电商从业者又怎么迎接“双11”的下一个十年?对此,刚刚过去的2019年“双11”发布会给出了答案。

继续阅读“21世纪新十年要来了,商业需要点儿想象力 | 饭统戴老板”

盛唐的财政收割机 | 饭统戴老板

作者:鲁大师公元758年,被安史之乱搞得焦头烂额的唐肃宗政府,为筹措军费干了一件大事:发行新货币。

唐肃宗李亨,正是《长安十二时辰》里易烊千玺宁肯抛弃热依扎也要护的太子。作为长寿标兵唐玄宗李隆基的第三子,李亨在马嵬驿跟唐玄宗分道扬镳之后,自行在宁夏灵武即位,此时大唐已经变成了一个烂摊子。只要能迅速结束安史之乱,黑猫还是白猫对他早就不再重要。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太子李亨

担任盐铁使兼度支郎中(财政部副部长+发改委主任)的第五琦率先参透了圣意,这位复姓“第五”的财政干部因对富国之法深有研究而颇受宠幸,晋升神速。很快,他主持发行了名为“乾元重宝”的法币,这种铜钱质量轻面值大,与民间所持“开元通宝”的兑换比例是1:10。

次年,第五琦趁热打铁地铸了一种“重轮乾元重宝”,后者重量比“乾元重宝”又重两斤,但与旧币的兑换比例也上调到了1:50。公元759年,货币政策效果显著:史书记载,长安百姓纷纷因买不起粮食而饿死。有人炼铜来铸假币,数月内八百多个假币生产者被当街打死。

继续阅读“盛唐的财政收割机 | 饭统戴老板”

万亿美金的苹果,在乐视的路上越走越远 | 饭统戴老板


作者:凯文

 

2019年 9月10日(美国时间),硅谷的乔布斯剧院里,黑色发布会背景下,踌躇满志的苹果CEO库克正兴奋地介绍着公司的内容生态:

斥巨资打造爆款电视节目,并庄严承诺:只要买硬件,就送一年视频会员。

听到这句话,熬夜看发布会的远川团队顿时睁开了沉沉欲睡的眼睛:

这一幕多么熟悉,就像那位在美国、下周回来的贾老板。

贾老板当年扬言要颠覆苹果,并鼓励员工,颠覆苹果的不一定是乐视,但一定是乐视的生态模式,也就是所谓的“生态化反”。

遗憾的是,乐视只颠覆了孙宏斌的认知,而苹果却在昨天创下股价历史新高,总市值达到了10675亿美元,超越微软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而且贾老板可能没有想到,苹果正在乐视当年憧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继续阅读“万亿美金的苹果,在乐视的路上越走越远 | 饭统戴老板”

去中国淘金:外资入华四十年 | 饭桶戴老板

 

2002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造访人民大会堂,他在那场公开演讲中说,“三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街上看不到小汽车。今天,行驶在长安街上、站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我看到了中国三十年的巨变。”

同一年,74岁的宜家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来到北京,像以往一样乘坐经济舱,背着一个不起眼的布口袋。自1986年退休后,英格瓦就喜欢一个人去全世界的宜家商场转来转去。

离开机场,英格瓦直奔北三环马甸桥旁的宜家门店,花了4小时仔细观察商场里的每一处细节。这一年,宜家在中国的销售额突破了5亿人民币,比上一年增长了43%。据说进入中国前,宜家曾在中国与日本市场中犹豫过,但讨论的最终结果是,“日本人有很多好东西了,我们的未来在中国。”

继续阅读“去中国淘金:外资入华四十年 | 饭桶戴老板”

世间万物皆可云 | 安迪 饭桶戴老板

阿里巴巴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两颗炸弹!

昨天,阿里巴巴CTO、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演讲时拿出了自研的第一款AI芯片,已经完成流片,并且在阿里云上商业化服务。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演讲

今天,在同一个会场,阿里又透露了一个数据,阿里巴巴的AI每天调用超过1万亿次,在全球服务超过10亿人,成为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司。

云计算已经越过技术炒作周期,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科技大会把主角留给了芯片和AI,力图走出一条自己的独特道路。

它已经不再是一家单纯的云服务提供商。走过10年,阿里云演变为以云为基础的智能化提供商,成为涵盖IoT、协同办公、大数据、AI到今后的软硬件一体化的云平台。

继续阅读“世间万物皆可云 | 安迪 饭桶戴老板”

镰刀们的朋友圈 | 饭统戴老板

大连理工毕业生周胜军,在学校里修的是化工,平时却喜欢捣鼓编程,毕业后他开了家小公司,做起了电脑经销生意。2002年,他发现网上视频格式种类繁多,但缺乏好用的播放器,于是便给两个跟他学编程的女孩布置了个作业:写一个播放软件,能够兼容所有流行视频格式。

两个姑娘聪明伶俐,搜罗来了各种播放器的代码,东抄西抄,最后居然真整出了一个软件,什么格式的视频都能播。软件被周胜军上传到论坛上,供网友们免费下载使用,正好那会儿他在看一部叫《完美风暴》的美国电影,于是就顺手给播放器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暴风影音。

出乎周胜军意料的是,免费、小巧、兼容等优点让暴风在一众垃圾软件中脱颖而出,很快风靡了整个网络。到2006年,暴风影音的下载量已经超过3000万,周胜军也关掉公司,全职开发暴风。但在那个年代,搞免费软件基本赚不到什么钱,周胜军萌发了把暴风卖掉的念头。

2006年7月,一个叫蔡文胜的福建人,拎着一蛇皮袋子现金来到东北,敲开了周胜军的门[1]。

继续阅读“镰刀们的朋友圈 | 饭统戴老板”

浙江,一个网红的进化史 | 董指导 饭统戴老板

浙江在古代,是一个网红。

这片大陆东部沿海的土地,风景秀丽,气候舒适,历来为文人墨客们所赞颂。省城杭州坐拥西湖,享有人间天堂的美誉,而桐乡的乌镇,湖州的南浔,嘉兴的西塘,都是富饶秀丽的宜居之地。甚至连日本野心家丰臣秀吉,都幻想着借道朝鲜征服大明,然后定居浙东的宁波。

南宋时期,江南地区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绍兴、杭州先后被定为都城,成为政治文化中心,浙江进入了工商鼎盛,思想开放,才俊辈出的时代,诞生了以吕祖谦、陈亮、叶适等人为代表的浙东学派,提倡经世致用,与时俱进,重商富民,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但浙江在物质和人文上的繁荣,并不能只归因于自然禀赋。

继续阅读“浙江,一个网红的进化史 | 董指导 饭统戴老板”

韩国1997:枪顶在脑门上的谈判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如果有人在1998年1月到访韩国,兴许会看见银行门口排起的长长队伍。里面拿着戒指的中产主妇、带着战争勋章的军人、怀揣比赛奖牌的运动员、挂着金十字架的教会长老,以及成千上万的普通老百姓,他们顶着寒风中,不是来银行提现挤兑,而等着向国家捐出自己的金银首饰。

1997年底,亚洲金融风暴登陆韩国,前30大财阀倒了6个,连大宇、现代、三星等巨头都岌岌可危。资本外逃汹涌,韩元腰斩,最危急时韩国离外储耗尽只剩7天。走投无路下,韩国政府在12月3日与IMF 签订协议,获得550亿美元贷款,但必须满足废除补贴,放开金融市场等一系列条件。

协议签署那一天,韩国人又想起了当年被强权支配的恐惧。

继续阅读“韩国1997:枪顶在脑门上的谈判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阿里的“无用”和“有用” | 戴老板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01年年初,钱塘江已经嗅到了春雨的气息,马云坐在离西湖3公里的华星科技大厦办公室里,总感觉阿里缺了点儿什么东西。

手握高盛和软银等投资的2500万美金,阿里此时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半年前,《福布斯》记者Justin Doebele把穿格子衫的马云摆上了杂志封面的位置,让阿里在海内外声名鹊起。踌躇满志的马云高举高打,办公室开到了香港、硅谷和欧洲,人员也从开始的18个人迅速扩张至数百人。

尽管创始人豪气干云,CFO资深老练,但公司运营却一团乱麻:多地团队配合混乱,公司缺乏清晰架构,汇报体系乱作一团,账上剩下1000万美金,只能撑五六个月。更重要的是,入职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西装革履,有的拖鞋T恤,有的蓬头垢面,马云为阿里描绘的宏大愿景,他们认同吗?

继续阅读“阿里的“无用”和“有用” | 戴老板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中国养猪往事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从郑州新郑机场下飞机,打车半个小时就能开到郊区的薛店镇。下了高速,拐进该镇的“世纪大道”,便可看到上市公司雏鹰农牧的招牌。

雏鹰农牧是A股第一家养猪上市公司,每年来调研的投资者很多,他们的共同点是下车后都会先猛吸一顿鼻子,试图嗅出空气中的猪粪味儿。不过进了厂区,他们便会被接待人员拉到一个4800平米的展厅,门口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猪公馆

猪公馆有精致的猪文化看板,有巨大的养猪场模型,厅中央还摆着一头白胖的肥猪塑像,周围环绕着四只小猪,引得访客纷纷合影,竞相与猪同框。2016年我去调研,刚一进门,讲解员姑娘就大声地说道:“我们这儿展的全是猪!”

我看了下墙上贴满的领导合影,顿时感到中原大地民风淳朴。

继续阅读“中国养猪往事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美国工厂》:一个非典型的制造业故事 | 鲁大师 饭统戴老板

2017年1月6日,一行神色匆匆的美国人空降在福建省福清市,他们都是中国商人曹德旺在俄亥俄州投资的那家汽车玻璃工厂的管理层,落地后福耀玻璃工厂“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标语格外显眼。

继续阅读“《美国工厂》:一个非典型的制造业故事 | 鲁大师 饭统戴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