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国淘金:外资入华四十年 | 饭桶戴老板

 

2002年,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造访人民大会堂,他在那场公开演讲中说,“三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街上看不到小汽车。今天,行驶在长安街上、站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我看到了中国三十年的巨变。”

同一年,74岁的宜家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来到北京,像以往一样乘坐经济舱,背着一个不起眼的布口袋。自1986年退休后,英格瓦就喜欢一个人去全世界的宜家商场转来转去。

离开机场,英格瓦直奔北三环马甸桥旁的宜家门店,花了4小时仔细观察商场里的每一处细节。这一年,宜家在中国的销售额突破了5亿人民币,比上一年增长了43%。据说进入中国前,宜家曾在中国与日本市场中犹豫过,但讨论的最终结果是,“日本人有很多好东西了,我们的未来在中国。”

继续阅读“去中国淘金:外资入华四十年 | 饭桶戴老板”

世间万物皆可云 | 安迪 饭桶戴老板

阿里巴巴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两颗炸弹!

昨天,阿里巴巴CTO、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演讲时拿出了自研的第一款AI芯片,已经完成流片,并且在阿里云上商业化服务。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演讲

今天,在同一个会场,阿里又透露了一个数据,阿里巴巴的AI每天调用超过1万亿次,在全球服务超过10亿人,成为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司。

云计算已经越过技术炒作周期,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科技大会把主角留给了芯片和AI,力图走出一条自己的独特道路。

它已经不再是一家单纯的云服务提供商。走过10年,阿里云演变为以云为基础的智能化提供商,成为涵盖IoT、协同办公、大数据、AI到今后的软硬件一体化的云平台。

继续阅读“世间万物皆可云 | 安迪 饭桶戴老板”

镰刀们的朋友圈 | 饭统戴老板

大连理工毕业生周胜军,在学校里修的是化工,平时却喜欢捣鼓编程,毕业后他开了家小公司,做起了电脑经销生意。2002年,他发现网上视频格式种类繁多,但缺乏好用的播放器,于是便给两个跟他学编程的女孩布置了个作业:写一个播放软件,能够兼容所有流行视频格式。

两个姑娘聪明伶俐,搜罗来了各种播放器的代码,东抄西抄,最后居然真整出了一个软件,什么格式的视频都能播。软件被周胜军上传到论坛上,供网友们免费下载使用,正好那会儿他在看一部叫《完美风暴》的美国电影,于是就顺手给播放器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暴风影音。

出乎周胜军意料的是,免费、小巧、兼容等优点让暴风在一众垃圾软件中脱颖而出,很快风靡了整个网络。到2006年,暴风影音的下载量已经超过3000万,周胜军也关掉公司,全职开发暴风。但在那个年代,搞免费软件基本赚不到什么钱,周胜军萌发了把暴风卖掉的念头。

2006年7月,一个叫蔡文胜的福建人,拎着一蛇皮袋子现金来到东北,敲开了周胜军的门[1]。

继续阅读“镰刀们的朋友圈 | 饭统戴老板”

浙江,一个网红的进化史 | 董指导 饭统戴老板

浙江在古代,是一个网红。

这片大陆东部沿海的土地,风景秀丽,气候舒适,历来为文人墨客们所赞颂。省城杭州坐拥西湖,享有人间天堂的美誉,而桐乡的乌镇,湖州的南浔,嘉兴的西塘,都是富饶秀丽的宜居之地。甚至连日本野心家丰臣秀吉,都幻想着借道朝鲜征服大明,然后定居浙东的宁波。

南宋时期,江南地区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绍兴、杭州先后被定为都城,成为政治文化中心,浙江进入了工商鼎盛,思想开放,才俊辈出的时代,诞生了以吕祖谦、陈亮、叶适等人为代表的浙东学派,提倡经世致用,与时俱进,重商富民,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但浙江在物质和人文上的繁荣,并不能只归因于自然禀赋。

继续阅读“浙江,一个网红的进化史 | 董指导 饭统戴老板”

韩国1997:枪顶在脑门上的谈判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如果有人在1998年1月到访韩国,兴许会看见银行门口排起的长长队伍。里面拿着戒指的中产主妇、带着战争勋章的军人、怀揣比赛奖牌的运动员、挂着金十字架的教会长老,以及成千上万的普通老百姓,他们顶着寒风中,不是来银行提现挤兑,而等着向国家捐出自己的金银首饰。

1997年底,亚洲金融风暴登陆韩国,前30大财阀倒了6个,连大宇、现代、三星等巨头都岌岌可危。资本外逃汹涌,韩元腰斩,最危急时韩国离外储耗尽只剩7天。走投无路下,韩国政府在12月3日与IMF 签订协议,获得550亿美元贷款,但必须满足废除补贴,放开金融市场等一系列条件。

协议签署那一天,韩国人又想起了当年被强权支配的恐惧。

继续阅读“韩国1997:枪顶在脑门上的谈判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阿里的“无用”和“有用” | 戴老板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01年年初,钱塘江已经嗅到了春雨的气息,马云坐在离西湖3公里的华星科技大厦办公室里,总感觉阿里缺了点儿什么东西。

手握高盛和软银等投资的2500万美金,阿里此时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半年前,《福布斯》记者Justin Doebele把穿格子衫的马云摆上了杂志封面的位置,让阿里在海内外声名鹊起。踌躇满志的马云高举高打,办公室开到了香港、硅谷和欧洲,人员也从开始的18个人迅速扩张至数百人。

尽管创始人豪气干云,CFO资深老练,但公司运营却一团乱麻:多地团队配合混乱,公司缺乏清晰架构,汇报体系乱作一团,账上剩下1000万美金,只能撑五六个月。更重要的是,入职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西装革履,有的拖鞋T恤,有的蓬头垢面,马云为阿里描绘的宏大愿景,他们认同吗?

继续阅读“阿里的“无用”和“有用” | 戴老板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中国养猪往事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从郑州新郑机场下飞机,打车半个小时就能开到郊区的薛店镇。下了高速,拐进该镇的“世纪大道”,便可看到上市公司雏鹰农牧的招牌。

雏鹰农牧是A股第一家养猪上市公司,每年来调研的投资者很多,他们的共同点是下车后都会先猛吸一顿鼻子,试图嗅出空气中的猪粪味儿。不过进了厂区,他们便会被接待人员拉到一个4800平米的展厅,门口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猪公馆

猪公馆有精致的猪文化看板,有巨大的养猪场模型,厅中央还摆着一头白胖的肥猪塑像,周围环绕着四只小猪,引得访客纷纷合影,竞相与猪同框。2016年我去调研,刚一进门,讲解员姑娘就大声地说道:“我们这儿展的全是猪!”

我看了下墙上贴满的领导合影,顿时感到中原大地民风淳朴。

继续阅读“中国养猪往事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美国工厂》:一个非典型的制造业故事 | 鲁大师 饭统戴老板

2017年1月6日,一行神色匆匆的美国人空降在福建省福清市,他们都是中国商人曹德旺在俄亥俄州投资的那家汽车玻璃工厂的管理层,落地后福耀玻璃工厂“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标语格外显眼。

继续阅读“《美国工厂》:一个非典型的制造业故事 | 鲁大师 饭统戴老板”

核弹谍影:美国怎样炮制出假想敌? | 李墨天 饭统戴老板

1996年,前苏联尸骨未寒,美国牢牢地站稳了全球之巅,冷战时期铸造的庞大军事机器拔剑四顾,突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对手了。

五年前,美国人借助先进的战斧导弹和阿帕奇直升机,将萨达姆的百万熊师打回了石器时代,5000:1的伤亡比例令全世界瞠目结舌;10个月后,前苏联轰然倒塌,冷战宣告结束,200万装备精良的美军便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只能拿索马里和南斯拉夫这种国家来练手了。

但到了1996年,新的“敌人”似乎出现了。3月8日,两枚东风15导弹从福建永安点火升空,迅速掠过了台湾海峡,飞向了基隆与高雄外海,作为对李登辉访美的回应。克林顿政府行动迅速,立即调动“尼米兹号”和“独立号”两个超级航母战斗群,把它们部署到了台湾附近海域。

剑拔弩张的96台海危机,给大陆和台湾留下了数不清的野史和传说,但对于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来说,这场危机让他们重新审视了这个80年代蜜月期的伙伴:拥有300万常规部队,GDP全球排名第8,发展道路又跟西方不同。在灯火阑珊处,苏联腾出来5年的位置,似乎有了新的人选。

中国威胁论开始在酝酿,但要想达到全美热议的级别,还需要一个突破口。历史没让他们等太久,

继续阅读“核弹谍影:美国怎样炮制出假想敌? | 李墨天 饭统戴老板”

教育的战争:撕裂者和抗争者​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美国俄亥俄州阿克伦市(Akron, Ohio),是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的故乡。

这是一个位于铁锈带的普通美国小城,詹姆斯在回忆故乡时,总会提到无处不在的枪支、毒品和暴力事件,像他这样凭借体育天赋逃离的极少,大部分孩子都只能接受贫民窟糟糕的公立教育。因此,生活在这里的单身黑人母亲波拉(Kelley Williams-Bolar)为了两个女儿,决定铤而走险。

2006年8月,波拉在给女儿申请学校时,将地址登记在孩子外公所居住的中产社区,女儿因此得以进入白人为主的当地名校。由于学校经费大都由社区纳税提供,因此对“教育移民”严防死守。学校私下雇佣了一名私人侦探,拍下了她从贫民区接送女儿的照片,波拉的谎言最终被戳破。

继续阅读“教育的战争:撕裂者和抗争者​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谁在操纵汇率? | 科创远川汇


作者:凯文、陈畅、奥特快

1944年6月,288万英美联军登上了诺曼底滩头,开辟西线战场。同一时间,在南线横渡地中海的英美联军,也顺利攻下了罗马。英美亲密无间的配合,势如破竹。然而在美国东海岸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里,英美之间的一场战争,却正激战正酣。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旨在建立战后经济的世界体系。战争的一边是统治着全球25%人口、却已显露疲态的日不落帝国,另一边是在战争中闷声发财、羽翼逐渐丰满的美利坚合众国。战后的利益如何分配,成了两个二战赢家在布雷顿森林开战的导火索,而争论的话题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到底是英镑、还是美元说了算?

继续阅读“谁在操纵汇率? | 科创远川汇”

中国企业互撕简史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2010年7月2日清晨8点,距离温家宝的车队抵达三一重工长沙宁乡产业园,只剩半个小时了,26岁的三一“太子”梁在中,正坐在自己的路虎车里,急匆匆地向园区驶去[1]。

行驶到星沙镇路段,一辆警车突然斜冲出来,挡在了路虎的前面,司机只好紧急刹车。三名穿制服的“警察”从车下迅速下来,围住了路虎,隔着车窗玻璃,称自己是“某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要求梁在中立即下车接受调查,并对着车门又拍又拉[2],一副要强行抓人的架势。

司机感到不对劲,他拦住了正要开车门的梁在中,告诉他外面有诈。紧接着,警匪片里常见的剧情上演了:“警察”掏出辣椒喷雾,向摇下车窗的司机喷去,司机咬牙一脚油门踩下去,从混乱的现场中突出重围。没有得逞的“警察”并没有上车追捕,而是掉头驶离了案发地。

继续阅读“中国企业互撕简史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颠覆者小米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09年,雷军心里有点难受,“仿佛全世界都把我遗忘了,当时的我一无所有,除了钱。”人生里只剩下钱似乎是中国成功人士共有的傲娇,但雷军多少是不一样的,他是个勤勉的天才。

大学时就被湖北省公安厅请去讲反病毒技术,随手写的程序代码让如今只会争论PHP和Java谁更好的程序员跪着读。1992年中关村大哥求伯君分析了雷军破解的WPS,惊为天人,披着呢子大衣用北大南门外的一顿全聚德将其招致麾下。雷军24岁就被金山委以重任,负责开发“盘古”办公软件。

继续阅读“颠覆者小米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香港的葬礼:逝去者,接班者,收税者 | 任小酒 饭统戴老板

在香港,葬礼是门政治。

2016年郑裕彤去世,全香港富豪名流悉数到场,扶灵名单也要精挑细选:两任特首董建华和梁振英排在最前面,后面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和澳门行政长官崔世安,接着才是李嘉诚和李兆基。一代情圣刘銮雄都排不上号,只能拄着拐杖远远看着老情人李嘉欣挽着许晋亨,兀自惆怅。

两年后,新鸿基掌舵人郭炳湘离世,参加吊唁的多以豪门二代为主:李嘉诚之子李泽钜,霍英东之子霍震霆,黄廷方之子黄荣祥和李兆基之子李家诚,政界人物则是致函唁电的多,出席葬礼的少;而2个月后李嘉欣公公许世勋去世,出席的富豪就只有95岁的马来西亚糖王郭鹤年了。

继续阅读“香港的葬礼:逝去者,接班者,收税者 | 任小酒 饭统戴老板”

PATH的无限游戏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进入到2019年下半年,中国资本市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于“核心资产”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正如伟大领袖所说的那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 核心资产的攻辩双方也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有基金经理炮打司令部,把“核心资产”比作民国时期的租界地产,“依赖外国势力拉升估值,依靠压榨其它资产支撑盈利”,笔锋凶悍。

支持“核心资产”的一方火气则没那么大,原因极可能是仓禀实而知礼节,过去三年都是当权派,教育革命小将自然要彰显风度。他们只是简单的指出:核心资产估值不贵,而外资流入才刚开始,如果我们还只是在俗脂庸粉里选美,等到外国人把核心资产全部买光,去哪里后悔?

继续阅读“PATH的无限游戏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谈起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知道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人很多,知道参议员霍林斯(Fritz Hollings)的人很少。

前者是美国贸易领域的鹰派人物,冲在跨国谈判的第一线,早已被无数网文贴上了洪水猛兽的标,俨然是中国人民最讨厌的美国人之一;后者隐身在美国的立法系统里的资深政客,在国际新闻版块里找不到踪迹,但在美国国内,像他这样的人才是推动贸易保护的主力旗手。

二战后,既是吸取了大萧条时期关税战争的惨痛教训,也是为了与苏联争霸而扶持盟友的现实需要,美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广自由贸易。然而,面对外国进口的冲击,来自产业的利益集团始终在寻求保护,他们与国会、白宫、零售商集团、新闻媒体、跨国巨头的斗争从未停止。

继续阅读“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坠落之路:波音和它陷进的时代泥潭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14年3月的一个深夜,北查尔斯顿市一家Waffle House餐厅内,半岛电视台著名记者Will Jordan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神色紧张。他在等待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中年男人出现了,他便是Will Jordan要见的线人。在接上头之后,两人迅速转移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根据事先的协议,半岛电视台不能对他面部进行拍摄,采访声音也必须做变声处理[1]。这些小心谨慎的举动,暗示了这场见面有多危险。

北查尔斯顿市位于美国南卡莱罗纳州,是一个人口不足8万的小城,这里属于狭长的美国热带南方,野草沼泽密布,常年闷热,水汽氤氲,2009年波音选择在此建设组装和装配工厂后,这里一跃成为美国航空航天中心之一。而这位神秘的中年人,便是波音北查尔斯顿工厂的员工。

在确保安全之后,中年人开始讲述他了解的波音工厂内幕:“流水线上的工人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没有受过教育,没有经过训练,对组装飞机的安全性毫不关心。”他坦承自己爆料的初衷:“我知道的一切让我苦不堪言,一架波音飞机上有300条生命,他们的命比我重要。”

为了验证他的说法,在记者的说服下,他穿上带有隐蔽真空摄像头的工作服,潜回到了波音的工厂,进行秘密拍摄。

继续阅读“坠落之路:波音和它陷进的时代泥潭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深圳制造:历史进程中的华为和富士康 | 李墨天

在深圳,从梅林关驱车到梅观高速,远远就能看见一个路牌,上面写着“富士康—华为”。27年前,南巡的总设计师在这里踩下油门,懵懂的中国开足马力。下海的干部、首都的大学生、边陲小城的打工者摩肩接踵,轰轰烈烈的南下淘金潮如约而至,孕育了一座象征开放的先锋城市,两个路径迥异的工业巨擘:富士康在西边,是制造的骄傲;华为在东边,是技术的野心。

任正非和郭台铭有不少共同点,比如都当过兵,前者1974年入伍,是部队的“学毛选标兵”;后者1971年入伍,抽到了“金马奖”—驻扎在常被对岸炮轰的金门和马祖。后来,他们一个以狼性文化的管理走红,一个被“血汗工厂”的污名缠身,但他们都是中国人口红利的受益者。

继续阅读“深圳制造:历史进程中的华为和富士康 | 李墨天”

网红经济学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2019年6月30日晚上8点,内地著名主持人柳岩在快手上做了一场直播。跟黄渤等人上快手宣传作品不同的是,柳岩在三个半小时的直播中只做了一件事情:

在直播的江湖里,大部分事件都在私域里绽放和湮灭,极少能有热点穿透圈层、抵达普罗大众的认知。比如柳岩请了快手13位网红跟她一起卖货,名字叫高迪、平荣、白小白、李明霖、二子爷什么的,没上过快手的人听起来一头雾水,但确确实实,他们才是快手江湖里的王者。 继续阅读“网红经济学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华润的生意经:从贸易之王到多元化集团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1938年对于近代中国来说,是过于阴郁和窒息的一年。年初,举国上下尚沉浸在淞沪鏖战死伤30万将士的伤痛中,就传来了南京大屠杀的悲天噩耗;年中,决堤的花园口浊浪滔天,洪流冲毁了千万人的家园;年底,一把大火将长沙古城付之一炬,悲骇惨痛之状令闻者落泪。山河破碎的岁月里,血肉筑起的长城能否挡住侵略者的战争机器,很少人能看得清答案。战争的惨痛,背后是实业部门的羸弱。这一年,美国的罗斯福新政已经施行了5年,强劲的制造业开始重新加速,工业产量占世界总份额超过30%;在欧洲,英国的一辆蒸汽机车跑出了202公里/小时的高速,德国西门子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气巨头。彼时中国是全方位的落后,战场的惨烈退败,只是一个结果。

继续阅读“华润的生意经:从贸易之王到多元化集团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