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战争:撕裂者和抗争者​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美国俄亥俄州阿克伦市(Akron, Ohio),是NBA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的故乡。

这是一个位于铁锈带的普通美国小城,詹姆斯在回忆故乡时,总会提到无处不在的枪支、毒品和暴力事件,像他这样凭借体育天赋逃离的极少,大部分孩子都只能接受贫民窟糟糕的公立教育。因此,生活在这里的单身黑人母亲波拉(Kelley Williams-Bolar)为了两个女儿,决定铤而走险。

2006年8月,波拉在给女儿申请学校时,将地址登记在孩子外公所居住的中产社区,女儿因此得以进入白人为主的当地名校。由于学校经费大都由社区纳税提供,因此对“教育移民”严防死守。学校私下雇佣了一名私人侦探,拍下了她从贫民区接送女儿的照片,波拉的谎言最终被戳破。

继续阅读“教育的战争:撕裂者和抗争者​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谁在操纵汇率? | 科创远川汇


作者:凯文、陈畅、奥特快

1944年6月,288万英美联军登上了诺曼底滩头,开辟西线战场。同一时间,在南线横渡地中海的英美联军,也顺利攻下了罗马。英美亲密无间的配合,势如破竹。然而在美国东海岸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里,英美之间的一场战争,却正激战正酣。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旨在建立战后经济的世界体系。战争的一边是统治着全球25%人口、却已显露疲态的日不落帝国,另一边是在战争中闷声发财、羽翼逐渐丰满的美利坚合众国。战后的利益如何分配,成了两个二战赢家在布雷顿森林开战的导火索,而争论的话题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到底是英镑、还是美元说了算?

继续阅读“谁在操纵汇率? | 科创远川汇”

中国企业互撕简史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2010年7月2日清晨8点,距离温家宝的车队抵达三一重工长沙宁乡产业园,只剩半个小时了,26岁的三一“太子”梁在中,正坐在自己的路虎车里,急匆匆地向园区驶去[1]。

行驶到星沙镇路段,一辆警车突然斜冲出来,挡在了路虎的前面,司机只好紧急刹车。三名穿制服的“警察”从车下迅速下来,围住了路虎,隔着车窗玻璃,称自己是“某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要求梁在中立即下车接受调查,并对着车门又拍又拉[2],一副要强行抓人的架势。

司机感到不对劲,他拦住了正要开车门的梁在中,告诉他外面有诈。紧接着,警匪片里常见的剧情上演了:“警察”掏出辣椒喷雾,向摇下车窗的司机喷去,司机咬牙一脚油门踩下去,从混乱的现场中突出重围。没有得逞的“警察”并没有上车追捕,而是掉头驶离了案发地。

继续阅读“中国企业互撕简史 | 喜樂阿 饭统戴老板”

颠覆者小米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09年,雷军心里有点难受,“仿佛全世界都把我遗忘了,当时的我一无所有,除了钱。”人生里只剩下钱似乎是中国成功人士共有的傲娇,但雷军多少是不一样的,他是个勤勉的天才。

大学时就被湖北省公安厅请去讲反病毒技术,随手写的程序代码让如今只会争论PHP和Java谁更好的程序员跪着读。1992年中关村大哥求伯君分析了雷军破解的WPS,惊为天人,披着呢子大衣用北大南门外的一顿全聚德将其招致麾下。雷军24岁就被金山委以重任,负责开发“盘古”办公软件。

继续阅读“颠覆者小米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香港的葬礼:逝去者,接班者,收税者 | 任小酒 饭统戴老板

在香港,葬礼是门政治。

2016年郑裕彤去世,全香港富豪名流悉数到场,扶灵名单也要精挑细选:两任特首董建华和梁振英排在最前面,后面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和澳门行政长官崔世安,接着才是李嘉诚和李兆基。一代情圣刘銮雄都排不上号,只能拄着拐杖远远看着老情人李嘉欣挽着许晋亨,兀自惆怅。

两年后,新鸿基掌舵人郭炳湘离世,参加吊唁的多以豪门二代为主:李嘉诚之子李泽钜,霍英东之子霍震霆,黄廷方之子黄荣祥和李兆基之子李家诚,政界人物则是致函唁电的多,出席葬礼的少;而2个月后李嘉欣公公许世勋去世,出席的富豪就只有95岁的马来西亚糖王郭鹤年了。

继续阅读“香港的葬礼:逝去者,接班者,收税者 | 任小酒 饭统戴老板”

PATH的无限游戏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进入到2019年下半年,中国资本市场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于“核心资产”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正如伟大领袖所说的那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 核心资产的攻辩双方也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有基金经理炮打司令部,把“核心资产”比作民国时期的租界地产,“依赖外国势力拉升估值,依靠压榨其它资产支撑盈利”,笔锋凶悍。

支持“核心资产”的一方火气则没那么大,原因极可能是仓禀实而知礼节,过去三年都是当权派,教育革命小将自然要彰显风度。他们只是简单的指出:核心资产估值不贵,而外资流入才刚开始,如果我们还只是在俗脂庸粉里选美,等到外国人把核心资产全部买光,去哪里后悔?

继续阅读“PATH的无限游戏 | 戴老板 饭统戴老板”

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谈起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势力,知道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人很多,知道参议员霍林斯(Fritz Hollings)的人很少。

前者是美国贸易领域的鹰派人物,冲在跨国谈判的第一线,早已被无数网文贴上了洪水猛兽的标,俨然是中国人民最讨厌的美国人之一;后者隐身在美国的立法系统里的资深政客,在国际新闻版块里找不到踪迹,但在美国国内,像他这样的人才是推动贸易保护的主力旗手。

二战后,既是吸取了大萧条时期关税战争的惨痛教训,也是为了与苏联争霸而扶持盟友的现实需要,美国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广自由贸易。然而,面对外国进口的冲击,来自产业的利益集团始终在寻求保护,他们与国会、白宫、零售商集团、新闻媒体、跨国巨头的斗争从未停止。

继续阅读“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 | 奥特快 饭统戴老板”

坠落之路:波音和它陷进的时代泥潭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2014年3月的一个深夜,北查尔斯顿市一家Waffle House餐厅内,半岛电视台著名记者Will Jordan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神色紧张。他在等待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中年男人出现了,他便是Will Jordan要见的线人。在接上头之后,两人迅速转移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根据事先的协议,半岛电视台不能对他面部进行拍摄,采访声音也必须做变声处理[1]。这些小心谨慎的举动,暗示了这场见面有多危险。

北查尔斯顿市位于美国南卡莱罗纳州,是一个人口不足8万的小城,这里属于狭长的美国热带南方,野草沼泽密布,常年闷热,水汽氤氲,2009年波音选择在此建设组装和装配工厂后,这里一跃成为美国航空航天中心之一。而这位神秘的中年人,便是波音北查尔斯顿工厂的员工。

在确保安全之后,中年人开始讲述他了解的波音工厂内幕:“流水线上的工人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没有受过教育,没有经过训练,对组装飞机的安全性毫不关心。”他坦承自己爆料的初衷:“我知道的一切让我苦不堪言,一架波音飞机上有300条生命,他们的命比我重要。”

为了验证他的说法,在记者的说服下,他穿上带有隐蔽真空摄像头的工作服,潜回到了波音的工厂,进行秘密拍摄。

继续阅读“坠落之路:波音和它陷进的时代泥潭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深圳制造:历史进程中的华为和富士康 | 李墨天

在深圳,从梅林关驱车到梅观高速,远远就能看见一个路牌,上面写着“富士康—华为”。27年前,南巡的总设计师在这里踩下油门,懵懂的中国开足马力。下海的干部、首都的大学生、边陲小城的打工者摩肩接踵,轰轰烈烈的南下淘金潮如约而至,孕育了一座象征开放的先锋城市,两个路径迥异的工业巨擘:富士康在西边,是制造的骄傲;华为在东边,是技术的野心。

任正非和郭台铭有不少共同点,比如都当过兵,前者1974年入伍,是部队的“学毛选标兵”;后者1971年入伍,抽到了“金马奖”—驻扎在常被对岸炮轰的金门和马祖。后来,他们一个以狼性文化的管理走红,一个被“血汗工厂”的污名缠身,但他们都是中国人口红利的受益者。

继续阅读“深圳制造:历史进程中的华为和富士康 | 李墨天”

网红经济学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2019年6月30日晚上8点,内地著名主持人柳岩在快手上做了一场直播。跟黄渤等人上快手宣传作品不同的是,柳岩在三个半小时的直播中只做了一件事情:

在直播的江湖里,大部分事件都在私域里绽放和湮灭,极少能有热点穿透圈层、抵达普罗大众的认知。比如柳岩请了快手13位网红跟她一起卖货,名字叫高迪、平荣、白小白、李明霖、二子爷什么的,没上过快手的人听起来一头雾水,但确确实实,他们才是快手江湖里的王者。 继续阅读“网红经济学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华润的生意经:从贸易之王到多元化集团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1938年对于近代中国来说,是过于阴郁和窒息的一年。年初,举国上下尚沉浸在淞沪鏖战死伤30万将士的伤痛中,就传来了南京大屠杀的悲天噩耗;年中,决堤的花园口浊浪滔天,洪流冲毁了千万人的家园;年底,一把大火将长沙古城付之一炬,悲骇惨痛之状令闻者落泪。山河破碎的岁月里,血肉筑起的长城能否挡住侵略者的战争机器,很少人能看得清答案。战争的惨痛,背后是实业部门的羸弱。这一年,美国的罗斯福新政已经施行了5年,强劲的制造业开始重新加速,工业产量占世界总份额超过30%;在欧洲,英国的一辆蒸汽机车跑出了202公里/小时的高速,德国西门子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气巨头。彼时中国是全方位的落后,战场的惨烈退败,只是一个结果。

继续阅读“华润的生意经:从贸易之王到多元化集团 | 楚团长 饭统戴老板”

怎样用投资的逻辑来填报志愿?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1910年,胡适考取公费留学,出国前哥哥从北大荒特意跑到上海为他送行。临行之前,哥哥苦口婆心对他说,我们家族早已家道中落,你出国要学些有用之学,帮助国家复兴,重振门楣。哥哥劝他学些开矿造轮船的实用专业[1]。

胡适从善如流,满口答应,最后选择了去康乃尔大学农学院攻读农业专业,每天洗马、驾车、摘果、种田,能分辨请400多种苹果,心里想的都是务农报国,并豪迈地赋诗一首:“我初来此邦,所志在耕种。文章真小技,救国不中用。”

跟鲁迅弃医从文一样,在美国种了几年大苹果后,胡适觉得当一名果农毫无乐趣,遂果断转到哥伦比亚大学去学哲学了。

1958年,六十八岁的胡适把自己当作反面教材,告诫学生:“选专业要性之所近,力之所能,关键跟着兴趣走。社会上需要什么,不要管它,家里的爸爸、妈妈、哥哥、朋友等,要你做律师、做医生,你也不要管他们,不要听他们的话。”

胡适观点很明确:跟着兴趣走。不过,名人用心良苦的鸡汤通常要反着听:日后成为文学、史学、哲学、教育、红学等领域的顶级大师的胡适,是阿瑟·韦利(Arthur Waley)口中的“世界六大天才”之一,学什么专业其实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继续阅读“怎样用投资的逻辑来填报志愿? | 张假假 饭统戴老板”

捻乱:一场19世纪的光棍战争 | 鲁大师

听闻《寄生虫》在戛纳替韩国电影拿到“世界冠军”的一瞬,笔者想起的是去年与“金棕榈奖”擦肩而过的另一束邻国之光——《燃烧》。在那部悬念丛生、隐喻遍地的剧情片里,八年磨一剑的导演李沧东把他的镜头对准了以往鲜遭涉及的一桩现实议题:底层青年的性匮乏。

让我们先来了解下《燃烧》里那段别开生面的三角畸恋。

继续阅读“捻乱:一场19世纪的光棍战争 | 鲁大师”

500亿的秘密:包邮区是怎么炼成的? | 喜樂阿

1853年的一天,晋商乔致庸做了一个宏伟远大,但也被认为是必死无疑的决定。

他计划到福建武夷山收茶,然后北上卖给俄罗斯人。乔致庸选择的这条线路是由晋商常万达所开拓,需穿湖入江、过河绕山,马队驰骋草原、驼队跋涉沙漠,继而到达中国唯一的陆路口岸恰克图,后送至俄罗斯境内。这条蜿蜒曲折的万里茶路,被誉为黄金通道,但充满艰险。

酷夏时如火烤一般,凛冬时又寒风刺骨,而春秋两季又时常会有风沙骤至,黄天暗地、无法前行。而遇到河水上涨,也会面临货物、人畜被冲走的危险。然而,这些艰险困难,和战争相比,都不足一提。

由于皖北河南一隅的捻军激战不止、盘踞南方的太平军也吹响了乱世的号角,这条黄金通道上,已经有数年见不到一丝商贩的影子,道路上弥漫着茶农落荒而逃扬起的尘土,和死于刀剑之下无辜百姓的血水气味。而乔致庸所在的山西祁县,也刚刚涌进了一批茶农,他们妻离子散、衣衫褴褛,把这座古城映衬得更加萧瑟。

继续阅读“500亿的秘密:包邮区是怎么炼成的? | 喜樂阿”

北电之死:谁谋杀了华为的对手? | 戴老板

2003年5月,北京SARS疫情紧张,摩托罗拉集团总裁迈克·扎菲罗夫斯基(Mike Zafirovski)却准备不走寻常路,决定冒险访问中国。

飞机降落在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首都国际机场,在穿过了无数由测温计、白口罩和铁栏杆组成的防线后,扎菲罗夫斯基抵达了东道主为他安排的钓鱼台国宾馆。第二天,他在这里代表摩托罗拉向中国捐赠了价值1180万人民币的设备物资,并对发改委主任马凯说:我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无独有偶,在他抵达北京20天后,高盛集团CEO亨利·保尔森的专机也降落首都机场,《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头版头条称赞“患难之中见英雄”。这些长期耕耘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高管们心里清楚,“患难之交”的身份在东方的文化和生意里,是一笔无形的资产。

这笔无形资产是扎菲罗夫斯基急需的,在他访华的同时,一场秘密谈判正在南方的深圳进行。

谈判的对象,是日后横扫全球的华为。到扎菲罗夫斯基访华的2003年5月,两家公司的谈判已经进行了接近一年。二者彼时体量悬殊,摩托罗拉2002年收入高达267亿美金,华为勉强超过200亿人民币。但另一方面,他们的互补性又很强:摩托罗拉电信部门的短板是核心网,这正是华为的强项。

继续阅读“北电之死:谁谋杀了华为的对手? | 戴老板”

灰产的彩衣 | 董指导

2014年初,孙宇晨觉得美国Ripple Labs的池子太小,作为员工,自己根本无法游泳。他打算回到中国成为真正的布道者。随后便在国内注册锐波科技公司,开启币圈创业之路。

孙宇晨的创业之路非常顺利,不仅拿到了IDG在内的天使投资,创业两个月后就被评为了园区明星企业,而且他还成为五道口金融学院“互金学术委员会”的委员。可谓是商业学术两边红。但很不幸,并不是所有人都买他的账。

2014年11月24日,孙宇晨和搜狗的王小川一起录制节目,全程都被王小川用质疑骗子的眼神盯着,甚至被怼说是耻辱。这一年,搜狗风头正旺,王小川也拿奖到手软。因此,尽管孙宇晨非常不爽,但他并没有张扬。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继续阅读“灰产的彩衣 | 董指导”

科学吵架修炼指南 | 任小酒

论吵架,格力的董明珠女士绝对是这一行的状元。

还没当老大时,她跟董事长朱江洪吵,对着领导拍桌子咆哮是家常便饭;朱江洪退休了,她跟竞争对手吵,当众骂“美的是骗子,小米是小偷”;被宝能举牌,她跟姚振华吵,一顶“中国制造破坏者”的帽子直接扣过去;她甚至因为进场没听到鼓掌,在股东大会上当场发飙。

董明珠喜欢吵架,更精通吵架:她善于吸引流量,跟雷军呛了五年省了无数广告费;她善于创造人设,通过一场场骂战将“中国制造守卫者”的标签牢牢贴在自己身上;她善于隐藏幕后,在自己不方便时就派好朋友刘姝威出马。显然,在吵架这门学问上,董明珠掌握核心科技。

这不,在三四线城市棚改房集中交房之际,格力又展开了与廉价卖空调的奥克斯之间的互怼。按照以往战例,奥克斯凶多吉少。

通过吵架,董小姐总能达到目的,类似案例其实在社会上比比皆是:前有奔驰女车主靠骂街讨回公道,后有孙宇晨手撕王小川王思聪来蹭得流量。因此无论网络还是现实,不管个人或企业,吵架已经成为现代人类的必备技能:吵架像大宝,不必天天见,但家家都得备

继续阅读“科学吵架修炼指南 | 任小酒”

非议的信托:坏孩子还是好先锋? | 董指导

2001年12月18日上午,广东国际大厦3楼的一个宴会厅门外挤满了各路记者,长短镜头都对准着大厅门口。记者们有的来自人民日报,有的来自香港上海,甚至还有美联社和法新社的国际友人,他们一会儿窃窃私语,一会儿焦灼张望,甚至还有人掰开宴会厅的门缝,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宴会厅内举行的,是一场拍卖,拍卖物可不一般,正是这次拍卖会的会场所在地、广州市地标性建筑——广东国际大厦。这座大楼的起拍价高达16亿元,被誉为当时的“中国第一拍”。谁又能想到在几年前,有家日本公司提出5亿美元购买大厦时,管理层怒怼道:“谁要是卖了,谁就是败家子!”【1】

继续阅读“非议的信托:坏孩子还是好先锋? | 董指导”

公平的错觉:韩国教育辛酸史 | 楚团长

“学习数理化,要把LED灯调到8000k左右的冷光;学习音乐、美术等需要创造力的课目,需要2200K左右的黄光;要背诵的科目,则需要4000k的中性光。室温需维持在20到23度之间;墙上要挂荷兰风格派画家蒙德里安的作品以集中精神;三餐必须按照营养菜单做,补习班也要有专人接送……”

这份考生学习生活秘籍,由金牌升学协调员金珠英设计,严苛又缜密,价值数十亿韩元,能100%地将任何学子送入令人艳羡的首尔医科大。只有银行超级VIP,才能享受到这样的贵宾服务,而金珠英还要再自己挑选,不但要求孩子天资聪慧毅力卓绝,也要求母亲要有全身心投入教育的觉悟,并且不干涉老师。

在金珠英的悉心指导下,株南大学医院准院长的儿子朴英才顺利考上了首尔医科大。然而,就在家人庆贺金榜题名之时,朴英才却对父母充满了怨恨,说出“当你们的儿子,对我而言是地狱”这种话,然后毅然离家出走,放弃升学。为儿子付出了一切的李明珠失去了人生寄托,在雪夜吞枪自杀。

继续阅读“公平的错觉:韩国教育辛酸史 | 楚团长”

董小姐身后飞来三把刀 | 郝大星

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几天前,那个骂宝能系姚振华是“奢淫无度的土豪,兴风作浪的妖精,谋财害命的害人精”的人,自首了。大星记得,当时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卖菜出身的姚振华:

“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两年半前,那个人阻止了“野蛮人”控制格力电器。现在,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格力集团,代表珠海市国资委主动转让价值超400亿元的格力电器股权。

在5月22日的意向投资者见面会上,百度、淡马锡控股、高瓴资本、厚朴投资、博裕资本、新鼎荣盛资本等25家机构投资者参会,董明珠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坚决拒绝野蛮人。

继续阅读“董小姐身后飞来三把刀 | 郝大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