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人遇上老狐狸 | 李莫愁

2020-12-01
前几天,尔冬升在《演员请就位》里把37岁的郭敬明怼哭了。
 
在上台前和尔冬升约好手下留情的郭敬明,在节目里当着赵薇、陈凯歌和尔冬升的面,说不喜欢尔冬升指导的节目《女人+》:
 
跟演员没有太多关系。
 
尔导一生交过多少女朋友,竟然被你说导不好《女人+》?
 
不仅如此,郭敬明还在节目里还强调,自己是拍电影的、不懂拍电视剧的,“当然可能我受到的训练体系不一样,尔导你别生气”。身高超过1米8的尔冬升很淡定地反问:
 
你学的是什么体系啊?
 
寥寥几怼,郭敬明就哭了,赵薇拉都拉不住。

继续阅读“小男人遇上老狐狸 | 李莫愁”

世界总会奖励较真的人 | 郝大星

2020-11-30
2006年的中秋节,苏州处处是桂花的香气。拙政园街区不远,是新落成的苏州博物馆新馆。这一天,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在开馆仪式上朗读了温总理的贺信。
 
这封信与其说是恭贺开馆,不如说是写给设计师贝聿铭老先生的:
 
仰望之诚,难以言表。
 
2002年,苏州人贝聿铭已经85岁了,虽然那时间早就封笔,把建筑师事业都交给了儿子们,但他考虑很久后告诉儿子:
 
苏州的项目你们不配。
 
苏州人懂房子,对建筑最挑剔不过。对于挨着太平天国忠王府的苏博新馆,从选址开始,上到院士下到市民,不少人喊出了救救拙政园,救救忠王府的口号。

继续阅读“世界总会奖励较真的人 | 郝大星”

我订你个肺 | 杨乃悟

2020-11-26
昨天,澎湃新闻报道了一起医生非法摘取死者器官案的宣判。
 
6名涉案人员里有4个医生,在短短1年时间里,非法摘取11具遗体器官的他们,分别被安徽蚌埠中院以故意毁坏尸体罪,判了二年四个月至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小团伙里最重要的角色,是负责找器官的安徽怀远县人民医院ICU主任杨素勋,和负责主刀的南京市鼓楼医院胆管外科专家,副教授黄新立。
 
其实,这起案件的曝光纯属偶然。
 
2018年5月,家住怀远县河溜镇杨湖村的石祥林来到公安局做法医伤情鉴定。此前,因为家庭矛盾,他和母亲、连同妻子、儿子被自己同父异母的精神病哥哥砍伤,母亲不幸离世。
 
在做鉴定时,法医随口问石祥林:
 
你妈捐赠器官,县医院给了多少钱?

继续阅读“我订你个肺 | 杨乃悟”

大帝吧的主人该换换了 | 郝大星

2020-11-25
 
百度贴吧火热的年代,人气最高的是李毅吧。2004年,来自五湖四海的球迷,因为当时国足队员李毅一句:“我护球像亨利。”聚在了一起。
 
16年里,他们把谁火灭谁的屌丝精神发扬光大,爆过当年超女李宇春的贴吧,远征过Facebook,掀起了一次又一次流行文化的现象级狂潮。现在,有3300万关注者的李毅吧人气依然很旺,但已经不复当年之勇。
 
最近,旅美学者李毅的一段演讲视频火了。在深圳市新兴战略产业博士专家联谊会的场子里,李毅说他刚从美国回来,谈起新冠肺炎疫情,他说中国死亡4000人和美国死22万人比,等于一个人都没死嘛。接近零感染,零死亡:
 
根本就等于没人得病。
 
看到场下有很多人戴口罩,李毅用手点指,说你看你看,还有这么多人还在戴口罩,然后他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段不到一分钟的视频里,李毅还说中国2027年超过美国没有问题,现在美国已经活不成了。
 
视频广泛传播后,新京报据此写了一篇评论叫《“死4000人等于一个没死”:逝者生命岂能被“归零”》。在这篇评论里,新京报指责李毅嬉皮笑脸,言行轻佻,不尊重生命:
 
这是对疫情中无数家庭不幸遭遇的彻底无视。

继续阅读“大帝吧的主人该换换了 | 郝大星”

找工作老板要跟我躺着谈 | 郝大星

2020-11-24
8年前,南方周末一篇《廉价“世奢会”》扒掉了毛坤的底裤。当时致力于给毛坤脱裤子的记者和知名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除了被警察叔叔谈话,和被起诉外,还受到过各种各样的威胁。那会儿黄铮还没开始搞拼多多,最早喊出给你一刀口号的,就是毛坤。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毛总还是有霸占头条的能力。
 
这几天,媒体记者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的新闻火了。这些标注着助理、秘书字样的职位背后,总有个毛手毛脚的老板或者马仔。
 
比如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一把把女记者拉进怀里的李总,还有,在自己保姆车上直接伸出咸猪手的老板:
 
让我摸摸看。
 
这届打工人是真的难。
 
租房租到蛋壳,买房买到泰禾还是小问题,连找个工作都得在搏斗中下车。

继续阅读“找工作老板要跟我躺着谈 | 郝大星”

被深深伤害的中老年文青 | 郝大星

2020-11-23
上周五凌晨一点多,五十出头的老狼发了一条微博。他指责新浪微博平台演出信息限流,书籍分享会限流,都要花钱买头条:
 
穷疯了吧。
 
啥叫限流呢?此前一天,老狼微博里书店签售会的微博,不能转发、评论和点赞,甚至连自己的粉丝都看不到。闹了8个小时后,微博客服在老狼评论区回复说已经有人在跟进了。
 
跟进的方法也很清奇,老狼的另一些微博下面也变成了灰色。
 
老狼是一个后浪们都比较陌生的ID,上世纪90年代以一首《同桌的你》走红时,95后们还没有出生。50多岁的人真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半夜不睡觉硬刚美股上市公司,转评区里,也都是一些不注意自己发际线的中古存在。
 
比如女歌手叶蓓,又比如民谣歌手周云蓬。
 
这里面周云蓬的口气最大,他说是我们多少年发布的精品内容养活了你们这个平台,大不了不玩微博了:
 
不要那么目光短浅自掘坟墓。

继续阅读“被深深伤害的中老年文青 | 郝大星”

为了让你穿过半个中国去躺着 | 杨乃悟

2020-11-20
前天,在飞猪旅行的商家大会上,飞猪总裁庄卓然刚一上台。乃悟身边的一位商家就拿出手机,对着大屏幕上的PPT猛拍。
 
乃悟问这位仁兄,您看懂了吗,这位来自济南的大哥虽然已经和飞猪合作4年了,但还是很坦白:
 
看不懂,但有流量就是王道。拍下来回去好好学习一下。
 
庄卓然来飞猪还不满半年,上次流量王道案例还是他在优酷负责的《长安十二时辰》项目。
 
旅游行业能有这么一个商家大会不容易。今年疫情期间,最惨的就是旅游行业。乃悟看了一下数据,上半年中国入境游客人数减少了80%,游客预期消费降低76%,平均旅游距离缩短到了2公里左右。

继续阅读“为了让你穿过半个中国去躺着 | 杨乃悟”

下辈子别再当它们的孩子了 | 杨乃悟

2020-11-18
这几天的中国债券市场,被河南最东边的小城永城搅得一塌糊涂。大型煤炭国企、中国500强永煤控股债券无法兑付后,不但远在南京的苏宁受到波及,连承销机构海通证券都受到了处罚。
 
上一次永城人搞出这么大的新闻,还是92年前的孙殿英挖开老佛爷墓。
 
永煤的风波还远没有结束。他们存续债券还有23只,里面14只是今年发行的。接下来的60天里,他们还有5只即将到期的短融。
 
债权人们都看过永煤财报。今年三季报,永煤净利润将近5亿,库存的货币资金还有460个亿。大家得出一个结论:
 
故意逃废债。

继续阅读“下辈子别再当它们的孩子了 | 杨乃悟”

泥石流永不寂寞 | 杨乃悟

2020-11-17
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有位流体力学教授叫胡立德。多年前,他抱着儿子在家窗前赏雨,这么润物细无声的场景,胡教授一低头发现儿子被蚊子叮了一个大包。
 
胡教授突受启发,一到雨天,他就专门带着学生们到野外喂蚊子。光在野外还不过夜,他还从疾控中心借了一群蚊子养在实验室,并要求学生们:
 
人工饲养。
 
不知道是哪个不堪重负的学生捣乱,有天蚊子们跑了,飞满了整个实验大楼。那段时间,浑身是包的同事们没少念叨三字经。
 
终于,2012年6月19日,胡教授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放在微信平台估计也是爆款:
 
为啥蚊子不会被雨给砸死?
 

继续阅读“泥石流永不寂寞 | 杨乃悟”

到了抢着当笨人的时候 | 郝大星

2020-11-16

大概3年前,大星和曹德旺一起吃饭。他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美国工厂之余,也会谈起自己的家庭。曹德旺是中国企业家里,少有敢公开承认自己犯过男人都会犯的错的人,他甚至还剖析过当年自己为什么又回归家庭。
 
偶尔,他还会说起曾国藩。老曹屋里有幅曾国藩的对联——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
 
义胜欲说得是用道德战胜欲望,解释完的老曹说他请客,拍了拍身上没找到钱,又仔细摸了摸,扔出一张黑卡:
 
知其雄是要发挥自己的长处。
 
曾国藩是近代史上著名的金句王,也是老一辈中国企业家们的精神支柱。比如李嘉诚张口就来的“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家们都不爱挂对联。

继续阅读“到了抢着当笨人的时候 | 郝大星”

霸道总裁倒在美人关 | 杨乃悟

2020-11-10
掐指算来,前阿里大文娱负责人、优酷总裁杨伟东,已经在杭州市余杭区看守所呆了快两年了。今年9月底,他等到了余杭区法院的一审判决。
 
最近挂网的判决书里,杨伟东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7年有期徒刑,刑期自2018年12月3日计算。如果他不上诉的话,出狱时十四五规划刚好完成。
 
这是一份很有意思的判决书,关键细节全都要靠脑补。比方说,法院隐去了大量的公司名称和人名,很多关键信息点出现缺失,大量出现春秋笔法:
 
某公司向某公司采购。
 
关于杨伟东受贿部分,除掉数额不到50万的和一些疗养吃请外,主要的有三笔,加起来一共800万。
 

继续阅读“霸道总裁倒在美人关 | 杨乃悟”

让我们再做一东VIP | 杨乃悟

2020-11-09

家住北京的韩女士在一家电商平台上有两个账户,一个是VIP账户,另一个是普通账户,分别在两个手机上用。今年10月,韩女士在网购的时候,看中了一款商品,在VIP账户的手机上,显示价格122元。
 
想用另一台手机付账的韩女士发现,这台登陆着普通账号的手机里,同一家店铺的同一件商品,显示的价格比VIP账号:
 
便宜25块。
 
这也不是那个是兄弟就帮我砍一刀的平台啊?韩女士仔细看了看,发现普通账户多了一张满减优惠券。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平台还是商家,从来没说过会送券。
 
用了12年这家电商平台,累计消费560笔,一共花了接近26万的韩女士,生气了。
 
一百块的商品,价格打下来四分之一,这么好的事情,惊动了央视。央视的报道里很给面子,没有点这家电商的名字,但乃悟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不就是京东吗?
 

继续阅读“让我们再做一东VIP | 杨乃悟”

满身大汉的小张被扔出虎牙 | 杨乃悟

2020-11-06
11月2日晚上8点,全国人民都在为首富的公司到底还能不能上市操心的时候,27岁的先生被5个保安,2个人力从消防楼梯抬出了虎牙的办公大厦。
 
即便对方使用了五马分尸的招式,张先生还是用手机记录了这个场景,并高声呼喊:
 
救命啊!
 

 
几个保安用了20分钟把张先生13楼抬到1楼门口,到了大厦后门,他们把他扔在地上,说了句:
 
“好重。”
 
这是公司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评语。
 

继续阅读“满身大汉的小张被扔出虎牙 | 杨乃悟”

那只弯下腰的企鹅发货了 | 郝大星

2020-11-05
 
北京海淀的后厂村很多互联网公司总部扎堆的地方村里的公司盛产新闻但从来没有一家是因为盖楼上头条的除了腾讯
 
2017年和18年腾讯北京总部在建设期间两次冒出了浓烟,第二次失火,旁边新浪的员工带着锅碗瓢盆参与救火,迅速扑灭。这事儿上了很多媒体的头条,腾讯官微还出来跟大家开玩笑说其实只是旁边的公厕着火,不要搞封建迷信。
 
很多人说腾讯北京总部大厦是个船型建筑,不惧新浪、撒网容易,还可摆渡。这种说法蒙蒙别人可以,大星可是看着王朴石长大的,这不就是个煎饼铛嘛?
 

要论外形,最骚的还是深圳的腾讯总部滨海大厦,看起来就像《九品芝麻官》里的经典招式:
 
隔山取火。
 

继续阅读“那只弯下腰的企鹅发货了 | 郝大星”

没有爸爸的商贩像根草 | 杨乃悟

2020-11-04

 
这几天,昆明市官渡区螺狮湾商贸城的的商户们接到通知,过去一个月160元/平米租金的店铺,变成了直接按套收费,而且一收就是5年:
 
一把手付清小200万。
 
大家生意也不做了,纷纷拉下闸门,站着拍抖音控诉。螺蛳湾商贸城分为一二三期,官方数据说一共有30000余家店铺,这次受波及的主要是一期商户。乃悟简单算了一下,租金价格翻了好几倍。
 
疫情期间国家鼓励降租金,商贸城不降,商户们本来意见就挺大。没想到,现在突然来了这么一手,相当于直接让商户们买下店铺,产权还只有5年。
 
昆明市的历史上有过两个螺狮湾市场。第一个螺狮湾市场始建于80年代,2007年,仇和从宿迁调往昆明。
 
他对昆明的城建工作很不满意,特别是在视察了城中村后,严厉地训斥下属说只要一场大火或者一场地震:
 
这里就是火葬场和坟场。
 

继续阅读“没有爸爸的商贩像根草 | 杨乃悟”

卖菜的野蛮人 | 杨乃悟

2020-11-03
郝大星今天告诉我,这几天在菜市场门口总被社区买菜团购电商的人拉住,一口一个哥哥,求他帮完成一个订单:
 
笑话,多少女的都没拉住我,何况一个男人。
 
电商这个修罗场,终于下沉到了块八毛的菜市场。前有美团、阿里,后面还有很多小兄弟,但要说其中最凶狠的,还是10月12日上线的多多买菜。
 
拼多多6000员工,据说2000人抽调去了多多买菜。去的人多了,故事就多。这几天,有拼多多员工在社交平台上爆料自己劳动强度太大:
 
一干就是30个小时。
 
去年福报的底限还是阿里的996,今年就被拼多多击穿了。卖菜的野蛮人,前有姚振华兄弟,后有80后的黄铮。

继续阅读“卖菜的野蛮人 | 杨乃悟”

一个女演员的自我修养 | 李莫愁

2020-10-31
韩红曾经说过:“我不认识什么土豪大款,认识最有钱的人就是赵薇”。
 
赵薇以前经常和马爸爸合影,那几年里,她买过阿里影业,也买过瑞东集团,赚得盆满钵满的她被称为中国女版巴菲特。
 
后来官司犯了,马爸爸说我和赵薇不熟。还珠格格是不缺阿玛的人,泼天大案只被罚了60万和5年资本市场禁入。没有阿玛的丫鬟冰冰犯事,一把就罚没了8个亿,连永不变心的李晨都吓跑了。
 
不熟归不熟,史上最大IPO蚂蚁金服的股东列表里,大家还是看到了格格的:
 
5个亿。
 
韩红以后可不能说她只认识赵薇一个土豪大款了,她的另一位好朋友苗圃也出现在了蚂蚁金服的股东列表里,比赵薇还多两个小目标。

继续阅读“一个女演员的自我修养 | 李莫愁”

宇宙中心的一声巨响 | 郝大星

2020-10-28
昨天晚上9点多,地处北京海淀区中关村核心地段的中科院力学研究所院内传出一声巨响,一辆停在院内的威马EX5爆炸起火。力学所的专家和附近的居民们在震感之后,闻到了刺鼻的气味。
 
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光照亮了大家伙。
 
中科院力学研究所紧挨着宇宙中心五道口,方圆3公里内有5,6个消防中队,救火车和警察叔叔很快到达现场扑灭了大火。
 
力学所是一家光荣的单位,第一任所长是钱学森教授。老爷子给新中国搞出了两弹一星,罗布泊一声巨响,中国人民可就站起来了。
 
威马竟敢在中国原子弹之父、导弹之父的祖坛搞爆炸,站起来的中国人民能答应吗?
 

继续阅读“宇宙中心的一声巨响 | 郝大星”

那300万青年的房事 | 郝大星

2020-10-27
凤凰Weekly最近写了篇文章叫《90后开始失业》。疫情期间大家都过得不容易,文章里有个97年的姑娘,失业后为了不让家人伤心,每天跑到咖啡馆坐着:
 
一碗面一杯咖啡就要75元。
 
评论区炸了,前辈们不理解她为啥失业了还要去咖啡馆,图书馆它不香吗?还有人注意到这个姑娘每个月的房租是收入的一半,而且文章里其他几个90后看起来也很舍得在住方面花钱。
 
别急着挤兑年轻人,房子这事儿得从头说。
 
1989年,诗人海子在山海关卧轨,成为了60后大陆青年的痛苦共鸣。
 
那时的大陆文艺作品里,对金钱还是抱有扭捏态度,比如《篱笆·女人和狗》,又比如崔健的《一无所有》。92南巡还要等3年,知识分子们只吟诵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都不说他的前半句:
 
我有一所房子。
 

继续阅读“那300万青年的房事 | 郝大星”

一天内两次上热搜的县级市 | 郝大星

2020-10-26
今天,山东威海下辖的县级市乳山承包了两条热搜。大星记得,能一天上两次热搜的,除了新冠肺炎,就只有王一博和肖战了。
 
乳山的第一条热搜,从一个声情并茂的微信聊天截图开始。爆料人说乳山市统计局一名公务员因不满提干事宜:
 
往同事们的饮用水里投毒。
据说投毒始自2017年,此毒是给母猪催情所用,倒是不致命,但会导致男同事亢奋,女同事易孕。
 
说实话,这段描述可能是2020年最有画面感的纪实文学了。记者们采访了当地公安局,得到的回答是,虽然有夸大成分,但真有此事。
 
大星翻了一下乳山市的统计公报,开始投毒的2017年,乳山市的GDP是546.79亿元,2018年增长到了565.52亿元。
 
到了2019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乳山市的GDP直接腰斩,变成了:
 
277.36亿元。
 
人均GDP从2018年的超过10万元,直接降到了5万6。统计公报里,只说GDP同比下降了2.8%。这明显和2018年的数据对不上,至于为什么对不上,乳山统计局没有讲。
 
今天算是破案了,原来是有人投毒啊。
 

继续阅读“一天内两次上热搜的县级市 | 郝大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