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核心战场那些揪心的数据 | 王朴石

截止2月11日下午5点,武汉市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达18454人,累计死亡人数748人,4%的死亡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0多倍。李兰娟院士接受央视采访时就表示:

湖北省的病死率高,主要是因为医疗资源短缺。

据武汉市政府2月7日通报:全市28家定点医疗机构能够提供的床位为8895张,三家已经建成的方舱医院能够提供3400张床位。

做个简单的小学算术,很多确诊患者还是没有床位。

现在武汉市的轻中症新冠肺炎患者都收治到方舱医院。

过去几天,武汉又造了8家“方舱医院”,再加上新征用的数所市属高校学生宿舍,提供了一万多张床位,情况才得到进一步缓解。

但以刚刚投入使用的汉阳方舱医院为例,投入的医护人员是400人,收治病人数量是6000人,医患比例为1:15。

继续阅读“武汉核心战场那些揪心的数据 | 王朴石”

人生里的第一次”强拆” | 郝大星

2020-02-09

这两天,湖北省的领导在不同场合强调,要在两天时间内,确保所有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都得到集中收治。

 

昨天,微博上有人发帖子说,自己妈妈已经连续发烧十多天,一直在汉阳的医院门诊打针。在医院的安排下,妈妈和一批疑似患者一起,住进了武汉一所学院的宿舍。

 

这位博主对学校宿舍条件非常不满。她说,这里没有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连热水也没有。妈妈被安排在三楼,每次上楼:

都要了半条命。

 

继续阅读“人生里的第一次”强拆” | 郝大星”

今天就想好好夸夸人 | 郝大星

2020-02-08

今天和一个腾讯的朋友聊天,问他们今年的“逗利是”活动是不是不搞了。

 

过往每年的大年初八,按照腾讯的传统,开工的员工们会排好队找马化腾领新年红包。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这个传统项目开始的时间一拖再拖。

 

从大年二十八开始,腾讯内部多了很多群,一些员工突然被拉进了马化腾、刘炽平等腾讯总办大佬都在的“公益应急专项”群里。当然,这个群不是用来发红包的。

 

除夕夜宣布捐款3亿之后,腾讯的很多一线员工反映,湖北最缺的不是钱,而是护目镜、口罩、防护服,另外,由于17个省内城市相继封城,很多腾讯的员工还滞留在湖北。

 

继续阅读“今天就想好好夸夸人 | 郝大星”

防疫不是违法的幌子 | 杨乃悟

2020-02-06

2月2日,两位记者来到大理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物资保障组的工作仓库时,他们看到一批批防疫物资正在这里入库。

 

工作人员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们24小时都驻守在这里:

因为随时都有可能会有物资进出。

 

截止到2月1日,他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筹措并发放了10万个口罩,700瓶消毒液和3000多瓶酒精。

 

两位记者放心了:

我市多渠道筹集物资保障一线防疫工作。

 

继续阅读“防疫不是违法的幌子 | 杨乃悟”

被忽视的小城 | 郝大星

2020-02-05

前天,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刘德寰对于疫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由于过度强调了绝对数(确诊案例数),而忽视了可以进行比较的相对数,进而可能会忽视一些疫情较严重的地区。

 

刘院长计算了2月2日确诊数量最多的前100个城市每十万人的确诊案例数(即绝对数),湖北省内每十万人平均确诊累计人数第一位是武汉市,其后不是孝感和黄冈,而是:

鄂州和随州。

 

黄冈人从武汉回老家,要经过鄂州;随州人回老家要经过孝感。黄冈和孝感,是湖北省新冠肺炎除了武汉之外的重灾区。

 

继续阅读“被忽视的小城 | 郝大星”

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 | 杨乃悟

2020-02-01

2003年5月20日,南昌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一名男子不断往电磁炉上的大钢盆里加注黑色液体。候车的江西老表们好奇地问,是要吃火锅吗?

 

男子挥了挥手,说:

这是我们公司的洁尔阴,加热熏蒸能抗非典。

 

男子是洁尔阴生产公司成都恩威的代表。远在上海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告诉公众:

病人吸入后,能起到对呼吸道的消毒作用。

 

继续阅读“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 | 杨乃悟”

制造业大国的口罩之问 | 杨乃悟

2020-01-31

大年初二,湖北疫情防控的发布会现场。武汉市长周先旺接过了话筒:

武汉防护物资紧缺的问题,已得到全面缓解。

 

会场上还有湖北省长王晓东,没有戴口罩的他,一个小时后说:

医用防护服、口罩等防护物资仍然特别紧缺。

 

到底缺还是不缺?领导有分歧,乃悟花了好几天,也才捋清楚点头绪。

 

继续阅读“制造业大国的口罩之问 | 杨乃悟”

警察叔叔 这里有人造谣 | 王朴石

2020-01-30

昨天,中央督查组赶到了湖北黄冈,负责接待他们是当地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和疾控中心主任陈明星。大家围坐在会议桌前,开始了一场灾难的对话。

督查组问,黄冈的隔离医院能收治多少人?两位主管官员一阵沉默后,唐主任说她记得有200个左右,疾控中心陈主任在旁边底气十足地回答:

118个。

疾控中心的旁边,就是黄冈的“小汤山医院”,就在督查组来的前一天晚上,这儿才被启用。这个医院原计划今年5月才搬迁。疫情凶猛,政府紧急征用后,这里被改造为疫情隔离点,里面设立了:

1000多张床位。

继续阅读“警察叔叔 这里有人造谣 | 王朴石”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 郝大星

2020-01-20

上个世纪末90年代的头尾两年,中国南北两端的文化圈贡献了两个icon——1991年,崔健在专辑《解决》里唱了《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儿野》,1999年,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演绎了尹天仇。

 

在雪地里撒野的歌者,第一句就是我光着膀子迎着风雪。尹天仇在电影里也唱了一首歌:

低,我在最低底。

 

年轻人们试图挣脱枷锁,却常常在枷锁上撞得满头大包。

 

继续阅读“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 郝大星”

平平无奇特斯拉 | 杨乃悟

本来打算以普通人身份跟马斯克相处的,换来的缺失疏远

乃悟有个朋友的爷爷,上世纪60年代在南方当兵时参与了一项组织实验。按照惯例,领导会带领大家喊喊口号,之后就进入了实验环节:

注射鸡血。

据说,打鸡血可以让人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但朋友的爷爷得到的却只是永久性的皮炎。

2013年,面色红润的比亚迪老板王传福为了给要来中国的马斯克一个下马威,放过狠话:

比亚迪分分钟可以造出来特斯拉。

7年过去了,分分钟这个人不知道王总招聘到了没有。

继续阅读“平平无奇特斯拉 | 杨乃悟”

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评价慈善 | 杨乃悟

又一个慈善组织的盖子被掀开了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秘书长助理,9958总监王昱清空了自己的微博。

9958是儿慈会自己的项目,旨在紧急救助需要帮助的儿童,取谐音“救救我吧”。

《新京报》发现2016年的5月到10月王昱团队已经外出团建了4次,总计26天。最长的一次团建,长达11天。

《新京报》的记者跑去问王昱,你们怎么拿着善款到处玩?王昱反问:

我们那么大个平台救助那么多小孩,不允许有团建是吧? 

继续阅读“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评价慈善 | 杨乃悟”

没有澳洲这场大火 我都不知道中国公司这么能亏 | 杨乃悟

中国股市亏损王

1798年,英国船长约翰·费恩在太平洋赤道航线附近发现了一个小岛,大概只有崇明岛1/60大小:

就叫它快乐岛吧。

快乐岛上有很多快乐的鸟,千万年来它们吃了就拉,攒了10米厚的鸟粪。殖民者们发现,富含磷酸盐的鸟粪是天然的优质肥料。接下来的150年里,他们开始慢慢开采。

1968年,改名叫瑙鲁的快乐岛独立。原住民疯狂地开采鸟粪,人均收入超过了沙特。富起来的人们,首先管不住的是自己的嘴,普遍成了大胖子,一半岛民得了糖尿病。

后来,鸟粪没了,瑙鲁政府濒临破产,为了养活大家,政府各种出卖主权。比如把岛租给澳大利亚盖难民营或者帮俄罗斯黑帮洗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吃得多拉得多不是啥好事儿。

继续阅读“没有澳洲这场大火 我都不知道中国公司这么能亏 | 杨乃悟”

断桥边的5万台购物车已经准备好了 | 郝大星

好好看电视

1989年,在东北已经有了名气的赵本山,带着10瓶茅台来了北京。他想上春晚,在节目审查的时候,他一边表演,导演组一边吃喝唠嗑。紧张到冒汗的本山大叔得到了这样的评价:

把这个脏兮兮的人换掉。

10瓶茅台本来是拿来送礼的,赵本山自己一天一瓶喝掉了。

尘世上一辈新人换旧人,是从1990年的除夕夜开始的。

继续阅读“断桥边的5万台购物车已经准备好了 | 郝大星”

中山读书人 | 郝大星

心中有戏,目中有人

中国人第一次住上商品房是在广州还是深圳,一直是个有争议的话题。

1979年,广州和深圳同时开工了两个小区,广州的叫东湖新村,深圳的叫东湖丽苑。除了名字之外,两个小区还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那是左右两边争执很激烈的一年,为了两个项目,广州和深圳的改革派翻出了《资本论》和《列宁全集》,力证先辈是支持搞房地产的。

电话打到北京,领导说你们胆子大一点吧。

两个东湖项目,都是比较粗糙的复刻港式楼盘,但对于人均居住面积不到4平方米的中国人来说,够了。

继续阅读“中山读书人 | 郝大星”

茅台狠人 | 杨乃悟

生生被逼成了金融基石

逢年过节,茅台的领导总要放几句狠话。

前几天,李保芳在茅台经销商联谊会上讲了个故事。贵阳龙洞堡机场有个茅台专柜,每年有70吨飞天的配额。李保芳每次坐飞机都去看看这个专柜,后来他发现,他在的时候,这里的茅台1499,他上了飞机立刻涨价千元。

讲了故事,也拍了桌子。对着台下的经销商们,李保芳说,未来茅台经销商80%的酒都要在前台卖:

卖不好就不要他们卖了,我自己卖!

继续阅读“茅台狠人 | 杨乃悟”

能叛变的都叛变了 | 郝大星

手机行业的复仇者联盟

手机界能碰瓷的人,都投靠了雷军。

去年1月2日,金立前总裁卢伟冰加入小米,今年同一天,联想集团前副总裁常程也加入了小米。

从雷军微博贴出的照片看,常程搓动双手呈祈祷状,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加入小米的两天前,常程刚在微博正式宣布离职,联想称常程辞职是因为:

个人身体健康和照顾家庭的需要。

继续阅读“能叛变的都叛变了 | 郝大星”

今天 我们不关心粮食和蔬菜 | 郝大星

祝你新年幸福

一百年前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运动中,有一件小事。

1918年底,梁启超去了欧洲,期间他和欧洲的政商学界多有交流,并且亲自到凡尔登战场参观。

1920年3月,他回国之后,在上海《时事新报》上发表了自己的《欧游心影录》。

在这本书里,梁启超描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的惨状,宣扬科学万能之梦破产,并且说欧洲人把目光转向中国文化、东方文明,寻求救助,他号召青年们:

大海对岸那边有好几万万人,愁着物质文明破产,哀哀欲绝地喊救命,等着你来超拔他哩。

拯救全人类这件事,中国青年人还真是时刻准备着。

继续阅读“今天 我们不关心粮食和蔬菜 | 郝大星”

组织给的任务都要超额完成 | 郝大星

共和国长子绝地求生

马云演讲有一个习惯。他会先让你绝望,比如“像我们这些年轻人没有有钱有势的父母,没有有关系的舅舅。”又比如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你出生在农村,比尔盖茨的孩子出生在盖茨家,你能比吗?

然后,在你的心情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时候,他开始转折,告诉你爹妈舅舅是谁都不重要,不生在比尔盖茨家也没问题,这世界上有一件事是公平的:

每个人的一天都是24小时。

然后,就是围绕时间的鸡汤布道。他还很喜欢谈论未来,2017年的一次10分钟的演讲里,“未来”出现了54次:

继续阅读“组织给的任务都要超额完成 | 郝大星”

败给你们的黑色幽默 | 杨乃悟

一家人说起两家话

昊华能源的股民们注定过不好新年了。

2011年,为了邀请京东方来建显示器生产线,内蒙古当地政府在地图上拿手一划,把储藏9.6亿吨,估值98亿的煤矿“配套”给了京东方。

那时候,做显示器都不太顺利的京东方确实不会采矿,为此,他们拉上了同属北京国资系统的兄弟单位,昊华能源和北京工业投资发展公司。

9.6亿吨被一分为二,京东方在当地新成立了两家能源公司,淏盛能源占5.1亿吨,京东方能源占4.5亿吨。

不久,京东方能源20%的股权卖给了昊华能源,60%股权卖给北京工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双方入股的基础都是按照4.5亿吨煤炭值44亿元估值。

2015年,昊华能源从北京工业投资发展公司手中,收购了30%京东方能源的股权,正式控股了这家公司,可以并表进上市公司了。

有意思的是,昊华能源明显知道2011年入股的这家公司,只有4.5亿吨的矿权,但在并表时他们告诉大家:

我们控制了9.6亿吨的煤矿。

郝大星说,2011年到2015年的煤矿里发生了什么,怎么还带下崽的?

继续阅读“败给你们的黑色幽默 | 杨乃悟”

借钱的艺术 | 王朴石

贫困县的紫禁城

上周,有媒体发现在贵州偏远的贫困县独山县,藏着一个气势磅礴的建筑群,占地200多亩,比故宫的建筑面积还大。

从航拍视频来看,里面有众多豪华宫殿,巍峨错落。在当地的政府文件里,这个项目叫作是对1900多年前“毋敛古国”古城的全面复兴。当地群众则把它称为:

独山紫禁城。

独山紫禁城是2016年6月15号正式动工的,可谓是当地的一号工程。县长亲自牵头,县政府19个负责人全部是筹备小组成员。 一号工程开工半年后,独山发改委终于批复了项目的可行性报告——工程包括学宫、州署、守备署、三大庙、大塘边文化公园、教堂等。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

估算总投资22.27亿元。

继续阅读“借钱的艺术 | 王朴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