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与交易的艺术 | 顾子明

2020-09-20

当地时间9月19日,对于TikTok与甲骨文的合作协议,特朗普在前往参加竞选集会时告诉记者:“我在原则上同意了这笔交易”

随即美国商务部发布声明,在特朗普的指示下,鉴于最近的积极事态发展,本应在今天下架TikTok将延迟至9月28日。

嗯,时间很巧妙,美国2020年总统辩论直播的第一场,将于2020年9月29日在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举办......

TikTok也将成为这一场美国大选旋涡中的一枚重要棋子。

目前,各方放出来的消息冲突不少,其中比较确定的是甲骨文和沃尔玛此轮注资的规模,约1000亿元 (125亿美元),对TikTok的投后估值约5000亿元(625亿美元),甲骨文和沃尔玛则会分别获得TikTok12.5%和7.5%的股份。

但是,对于很多关键点,媒体跟特朗普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说法。

继续阅读“TikTok与交易的艺术 | 顾子明”

跟鲁智深学“打得一拳开” | 顾子明

2020-09-19

今天周末,除了美国自由派大法官死亡外没啥大新闻,应之前多位读者要求,今晚写一篇四大名著的解读。

就像一部黑客帝国,有人看的是精彩的打斗有人看的是哲学,一部让子弹飞,有人看的是搞笑有人看的是政治学,名著之所以是名著,就像一千个读者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不同的内容。

水浒传第一个出场的英雄人物是鲁智深,在第三回《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读者们普遍觉得鲁提辖武艺高强,对镇关西形成了碾压之势。

但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镇关西的综合实力远强于鲁提辖,这一战能够三拳打死,靠的更多是脑子而不是拳头。

继续阅读“跟鲁智深学“打得一拳开” | 顾子明”

握紧笔杆子 | 岱岱

2020-09-19

瓜友们,大家周末好。

 

取名学文章,是长篇,还在写中,今天周末,发下旧文。

 

这是岱岱的笔杆子系列,数了数,已经有二十多篇写笔杆子的文章了。

 

今天是三篇文章串在一起,讲网络舆情的基础架构,讲笔杆子的理论综述。

 

偶然一数,笔杆子系列已经写了好几篇,之前大都是从魔鬼细节、人物关系和利益博弈等进行分析,自觉有必要进行一些理论上的补充,这篇文章即是岱岱个人对网络舆情的一些理论综述。


1、网络舆情

 

网络舆情是社会舆情的一种,分析网络舆情,先让我们看下社会舆情是怎样的。

社会舆情可谓由来已久,如《诗经》三百篇很多都是周王室从民间采风而来的,如果周朝有论坛的话,那《诗经》就是论坛的精华帖,孔子就是精华帖的版主了。

然而,古代的社会舆情还是很独特的。

继续阅读“握紧笔杆子 | 岱岱”

上个十年,外交破局(终结篇) | 岱岱

2020-09-18

瓜友们,大家晚上好。

 

今天这篇,是涛哥十年外交破局的终结篇。

 

前面好几篇文章写下来,岱岱基本给瓜友梳理出了上个十年外交大战略的脉络。

 

上个十年,我们介入伊核,入局中东,并酝酿朝核,伊核朝核两核联动,搅动全球,划出中俄合作之弧,奠定中俄联盟基础,在陆军蠢蠢欲动要西进动摇中俄联盟的时候,发动西进南下大战略,开启陆军强国到海陆强国的伟大跨越,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为人知,发生在上个十年。

 

还有不为人知的功绩,是上个十年外交为一带一路打下了坚实基础。

 

一带一路横贯全球,东南亚,中亚,中东,欧洲,非洲,都是重中之重,而我们和这些地缘板块的经贸关系,是无法在还未加入世贸的三代任期内得到大发展的,这个重任,注定要交给四代。

 

上个十年的开局一年,中国就两次出访,外交动作密集,足迹遍布亚、欧、非、澳四大洲,会见的包括欧、亚、非、拉美、大洋洲等多国领导人,访问涉及关系包含中国同邻国的关系、同世界大国的关系及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全面展现出新世纪中国外交的全球大视野,那两次高密度的出访,基本奠定了上个十年大致的外交布局。

 

2003年10月,中国在诸域外大国中率先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两边政治互信进一步增强,完结了我国与东盟兴旺的6个国家之间的贸易零关税,与东盟建立“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重点抓了我国与东盟的经贸关系。

 

在非洲方向,我们也很重视,而且获得了超乎计划的收获。

 

中国在非洲的入局,始于南非的曼德拉。

 

南非作为上世纪申请入常的强悍国家,在曼德拉手里开放了金融,欧美一拥而上,连中国都分了一杯羹,各种参股南非的银行等金融企业,仅次于英美控制的规模。

  

继续阅读“上个十年,外交破局(终结篇) | 岱岱”

吸取教训,勿忘国耻! | 顾子明

2020-09-18

今天是九一八,复盘历史的文章很多,政事堂就不凑热闹,也不贩卖情怀搞热度,聊一聊九一八和不抵抗政策给我们带来的教训。

很多历史读的少的朋友愿意把九一八定义为“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也有很多读过历史的朋友喜欢把这次事变定义为一次“下克上”的偶然。

对此政事堂认为,九一八事变既是一次“下克上”,本质是却并不是真正的“下克上”。

日本在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期间,一系列“下克上”的本质,并不是真的无序,而是随着日本官僚利益集团的迅速膨胀,为了平衡,以天皇为代表的日本最高权力集团,选择默许几个大型的利益集团的相互博弈。

就像唐朝的牛党李党,宋朝的新党旧党,明朝的东林阉党,随着经济科技的发展,最高权力机构无力压制崛起的官僚集团之后,只能对其分而治之。

而面对着你死活我的斗争,官僚集团为了取得胜利,从毁堤淹田到养寇自重,派遣小人物搞出来一系列的“下克上”,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继续阅读“吸取教训,勿忘国耻! | 顾子明”

神似马云的特朗普 | 顾子明

2020-09-16

2016年1月9日,还没有正式成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对媒体表示,他和阿里巴巴主席马云进行了一场“Great Meeting”非常棒的会谈,并称马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自己将和马云将一起开创事业。

三年多后,中国互联网三巨头中,字节头条的抖音和腾讯的微信先后被特朗普政府制裁,而在2016年被奥巴马政府列入“恶名市场”名单的阿里巴巴却逃过了一劫。

对中国挥舞着贸易大棒,被国内自媒体视为洪水猛兽的特朗普,就这么轻轻的放过了中国贸易领域的擎天巨鳄马云。

所以呢,就像不要低估美国最成功商人特朗普那样,也不要低估这位中国最成功商人的觉悟。

继续阅读“神似马云的特朗普 | 顾子明”

鲍毓明随笔丨要完全相信群众,但不要完全相信群众的智商 | 岱岱

2020-09-17

2003年,高考语文出了这样一道作文题。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宋国有个富人,一天大雨把他家的墙淋坏了。他儿子说:“不修好,一定会有人来偷窃。”邻居家的一位老人也这样说。晚上富人家里果然丢失了很多东西。

 

富人觉得他儿子很聪明,而怀疑是邻居家老人偷的。

 

以上是《韩非子》中的一个寓言。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听到类似的故事,但是,也常见到许多不同的甚至相反的情况。

我们在认识事物和处理问题的时候,感情上的亲疏远近和对事物认知的正误深浅有没有关系呢?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请就“感情亲疏对事物的认知的影响”这个议题,写一篇文章。

 

03年的这道作文题,可以说是岱岱认为这十多年来出题最高明的几道之一了。

 

当然,“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影响”,这个议题太过深刻复杂,涉及人性的弱点,十七八岁的学生们写这个,是十分头痛的。

 

03年这道作文题,让无数考生在考场抓破脑袋,很多人下笔千言,离题万里,铸下他们一生的痛。

 

实际上,论述这个人性弱点的古人,不仅有韩非子,还有苏轼的爸爸苏洵。

 

名士作风的王安石,在朝野上下名望如日中天的时候,一直对王安石不认同的苏洵,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辨奸论》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惟天下之静者,乃能见微而知著。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人人知之。人事之推移,理势之相因,其疏阔而难知,变化而不可测者,孰与天地阴阳之事。而贤者有不知,其故何也?

 

好恶乱其中,而利害夺其外也!”

 

当然,千年之后的岱岱,以辨奸论为主题,写了马云一个系列,这是后话了。

 

继续阅读“鲍毓明随笔丨要完全相信群众,但不要完全相信群众的智商 | 岱岱”

“三级天后”的一级艳史 | 万小刀

2020-09-19
一、
 
1984年,17岁的“富家千金”叶玉卿,被初恋打开情趣大门后,在一次夜总会兼职时,成功挑起同龄“舞男”张立基的兴趣。
 
 
叶玉卿出生于1967年香港的显贵之家,却毫无公主病,她个性洒脱随性,去夜总会兼职唱歌,完全是因为爱好。
 
在和张立基尽享鱼水之欢时,叶玉卿已出落得窈窕动人,很快就被一个改变她命运的男人盯上了。
 
1985年,亚视为了抗衡无线的“香港小姐”,广纳佳丽搞起了“亚洲小姐”。18岁的叶玉卿,被一位男性招募者,撺掇入赛。
 
 
当时,叶玉卿一脸傲娇地游走在选美台上,但她的三分青涩稚嫩、七分美艳芬芳,最终未敌同台的黎燕珊和潘铣仪,屈居季军
 
 
但她的自信大方和丰腴体态,为她赢得了“最有性格小姐”和“最健美小姐”两个奖项。
 
赛后,叶玉卿被亚视招至旗下,成为黄秋生、何家劲等人的师妹,她的处女作,是与同届亚军潘铣仪联袂出演的电视剧《群芳颂》。
 
可惜两位新人美名在外,却未能纵横影视,此剧播出后收视平平,还令叶玉卿陷入了“非人折磨”的境地。
 
因通宵拍戏,叶玉卿身心疲倦,有次在卫生间换服装时,居然蹲着就睡着了。当被人拍门叫醒时,她大为不满,抱怨说:“这工作真不是人干的!”
 
就在叶玉卿打起退堂鼓时,她的哥哥叶志铭因投资“度假村”失利,正陷入资金危机,回天无力,自身都难保,也就管不了这个妹妹了。
 
叶玉卿无奈,算了算与亚视的违约金,决定熬一下,万一熬出头了呢。
 
 
结果,还没等叶玉卿摩拳擦掌再战,周遭硝烟四起,一位性感女神正“胸猛”来袭。
 

继续阅读““三级天后”的一级艳史 | 万小刀”

“狐狸”杨幂的生存之道 | 万小刀

2020-09-19
图:杨幂  作者:一心
杨幂天生对数字敏感,她大脑中有一个区域写满了数字,别人的生日、电话号码,说一次她就能都记住。
 
打小儿她就知道这能力好用,比那一双勾人的大眼睛还好用。
4岁拍电视剧,16岁签约,出道18年,她不像个艺人,倒像个商人,深谙娱乐圈的数字之道。
而这一切,还要从那本2011年年度销量第一的《男人装》4月刊「狐狸未成年」说起。
 
一、
北京南城盛产灰墙土瓦的胡同。走几步,就能看见一些砖块脱落,露出土色。如果是在夜里,还会闻到安静的水泥味。
 
杨幂就出生在这里。
 
父亲杨晓林是一名民警,当年要不是邻居拦着,他本打算给女儿起名「杨洋」。
 
杨幂说:“我家没什么文化,不是说起名叫杨洋没文化,是我们家懒得动这个脑子。”
“幂”这个字就是邻居给想的,因为一家三口都姓杨,就是杨的3次方。
 
 
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改革开放方兴未艾,大人们嘴上没完没了叨咕着”女强人”的事迹。而杨幂,也是一个小女汉子。
她经常在胡同里教训、欺负男孩子,特别爱动手动脚,人称「小厉害」
“爸妈从不担心我被人欺负,只希望我不要把别人欺负得太惨就行。”
甚至到今天,她爱动手动脚的毛病也没改。几度传绯闻、挨骂,都是因为管不住自己的手。
因为过于好动,4岁的杨幂被父母送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开办的儿童影视表演培训班。
 
在这里她被导演相中,还在《武状元苏乞儿》里演了周星驰的女儿,但杨幂说这些事儿她都不记得了。
一直到15岁,杨幂才真正做起了明星梦。她悄悄给《瑞丽》杂志寄去了自己的照片。
 

继续阅读““狐狸”杨幂的生存之道 | 万小刀”

联邦法官正在改变美国历史 | 时寒冰

2020-09-20

  美国是依法治国,法律至高无上。即便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2017年时也因为拉黑七位骂他的网友而被告上法庭。纽约联邦地区法官在裁决中支持原告的诉求,认定特朗普在推特拉黑他人的行为,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特朗普不服,但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维持了这一裁决。

    代表特朗普政府上诉的美国司法部为总统叫屈,说即使这七个人的账号被屏蔽了,但他们仍可以在不关注账号的情况下查看特朗普的推文。言外之意,特朗普总统的拉黑行为并没有损害到这七位网友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但是,联邦法官依然坚持特朗普的拉黑行为违宪。随后,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被剥夺拉黑功能,他不再有权拉黑任何人,即便是跟帖的网友骂得很难听,他也必须忍受,NO ONE IS ABOVE THE LAW。

    正因为法律如此威严,法官的任命才显得格外重要。

继续阅读“联邦法官正在改变美国历史 | 时寒冰”

三十而已 | 兽爷

2020-09-19

上周末,我在北京798艺术区参加一个活动,偶遇同学老蔡。

 

活动结束后,我的手机正好没电,摩拜的VIP服务没法享受了。正好碰到老蔡,于是赶紧逮住他,让他打车先顺我回大望路。

 

上次见到老蔡还是在2018年。当时他意气风发,每天都在招聘、面试,在各种场子里流窜。公司也从四十多人,眨眼间扩到一百人,从南磨房乡搬到了国贸,租了一个大办公室,每个月租金十几万。

 

2018年我约过他两次酒。每次都被临时放鸽子,他解释说:

 

形势大好,每天忙得飞起。

两年没见,老蔡变了很多。从798回大望路的半小时路程,他在车上说个没停。

 

他说去年公司裁员了。员工从一百人又裁回了四十个人。每个被裁员工都补偿了,那是一大笔钱。但裁掉后,他感觉无比轻松。

 

之前做的多元化业务也全部停掉了。杭州公司关掉了,深圳也只剩几个人了。海外业务刚起步,发觉不对路,就把负责人和团队都砍掉了。

 

国贸奢华的办公室也提前退租了。损失了几十万押金,但他坚持一定要退掉。换到了东大桥一个普通写字楼里,虽然不大,但呆着很舒服。

 

他说自己现在每天呆在办公室里看书,研究研究科技趋势,虚头巴脑的应酬越来越少了。要不是这个疫情,今年日子本来会很好过,但现在蛋定多了,也不捉急。经过这两年折腾,他走了很多弯路,亏了很多钱,但他说其实也很好:

 

所有的执念都给打没了。

今年这是咋了。满打满算,好日子过了还不到三十年。

 

继续阅读“三十而已 | 兽爷”

周末随笔:聊聊如何让男人魂牵梦绕? | 陆拾一

2020-09-19

陆拾一 LUSHIYI

《周末随笔:聊聊如何让男人魂牵梦绕?

Part.1

周末了,写一篇随笔吧。都是最近的一些所见所闻,分享些我自以为女性在情感中的误区。

 

刷抖音时我看到了一个视频,主要教大家如何成为让男人魂牵梦绕的女人。

 

大致观点是这样的:你要让对方觉得唾手可得,但其实怎么得也得不到,让他欲罢不能。

 

比如今天说很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明天又说其实我们只是朋友,让他心中充满希望,但最后依然是爱而不得。

 

这种打击会让男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爱的每一个人都很像你。

 

真是一个“有趣”的情感观点分享,更“有趣”的是,评论区里的女人全信了。

 

这些所谓的情感技巧无一不是将男人建立在蠢货的立场上。

 

但凡脑子没有离家出走,稍微想一想也能明白,我今天对男人热情洋溢,明天就睁眼说瞎话:我们只是朋友。

 

继续阅读“周末随笔:聊聊如何让男人魂牵梦绕? | 陆拾一”

短述丨中国与印度,倒霉的阿三 | 牲产队

2020-09-20

...

印度目前成了全球新冠病毒治理最差的国家

印度有13亿人口,累计新冠感染者超过360万人,每日新增感染者8万人左右,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由于接连出现因工人感染而停工的情况,各邦政府也出现重新封城的动向。

我们知道

最近中印边界问题发生了冲突,队长我看到网上有段子称:

印度如果有威胁,不会是印度的军队,而是印度军队身上可能携带的新冠病毒传入中国。

印度的新冠疫情仍在扩大,工厂停工和物流瘫痪对经济造成严重打击,印度二季度同比负23.9%,史上最差水准,超过了美国,以及英国的负22%经济增长。

继续阅读“短述丨中国与印度,倒霉的阿三 | 牲产队”

​美国有能力和中国脱钩吗? | 牲产队

2020-09-19
 
 
最近美国再次延长中国商品的关税豁免期,在对中国的豁免清单中,包含了大量的制造业化工业产品,
 
一句话:
 
美国想要在短时间脱钩中国制造绝无可能,反而在某些制造业领域,中国是有能力对美国掣肘作为底牌的。
 
特朗普对中国采取关税豁免,表面上有送给咱们人情的味道,事实上印证了美国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同时暴露其自身的产业结构弱点。
 
本文我们从两个方面做解读:
 
一、中国制造业的影响能力。
 
二、中国的制造业产能是否有可能往印度等东南亚国家转移。
 

继续阅读“​美国有能力和中国脱钩吗? | 牲产队”

观察者网是如何广受年轻人“心疼”的? | 饭统戴老板

2020-09-20

作者:戴老板/黄主任
支持:远川研究所媒体研究部

上海八月热浪袭人,我在长宁区番禺路381弄一家很小资的咖啡馆里,等待一个叫王骁的人。

 

约定时间是下午2点,但他因为编辑部开会而姗姗来迟,期间不断用微信道歉,并配上大哭的表情。临近三点钟,周围人换了好几茬,在我焦躁地几乎要逃走的时候,王骁终于出现在门口。他没有像拍视频时那样一身西装,而是套了一件干净整洁的Polo衫,跟镜头前一样潇洒。

我们两个大男人便挤在一群情侣之间攀谈起来。王骁是观察者网(下称“观网”)的资深编辑,也是观网的视频节目《骁话一下》的主持人。他的节目以国际时政为主,从粮食危机到美国大选,从香港困局到南非经济,覆盖广泛。1992年出生的他已成为B站用户最熟悉的面孔之一。

如何做出爆款视频自然是我们必聊的话题。王骁告诉我他从2018年开始做视频,现在团队已经有三四个人,每周大概能出两期。如果每期低于200万播放量,团队内部是需要开反思会的。作为一个B站最高播放量只有7万的人,我努力掩饰着嘴角的抽搐,差点儿把咖啡泼到他腿上。

不光是王骁,观察者网有一系列的视频专栏,比如董佳宁的《懂点儿啥》、席亚洲的《亚洲特快》、施洋的《施佬胡诌》……等等,加上兄弟单位「观视频工作室」,观察者网建立了一个国内最大的视频矩阵。在今年6月份,仅观察者网一个官方账号的B站播放量,就达到了令人咋舌的3.7亿次。

继续阅读“观察者网是如何广受年轻人“心疼”的? | 饭统戴老板”

买不起房,是因为土地供应不够 | 揭道办

2020-09-20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浓浓的功夫茶,又到了周末。

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我的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人民群众对于美好生活有向往,这是好事。要是群众都和印度的底册首陀罗一样,无欲无求,只等来世,那也无从谈发展进步。

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主要有哪些呢?

当然不过是衣食住行,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讲,首先要保证这个嘛。

吃嘛,目前是不愁的,衣服只用来蔽体,倒是也不贵。所以,住当然要住舒服一点,所以要大一点。在这里,我们假设有一个上班族在深圳上班。

继续阅读“买不起房,是因为土地供应不够 | 揭道办”

邀功请赏的狗,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揭道办

2020-09-19

伴着窗外的夜色,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候,喝一口热乎乎的花茶,坐在键盘前,主任我又开始了放飞自我的时间。

今天和各位读者朋友聊聊方方同志。

本来,主任我是很不喜欢方方同志的……

直到我看到了今天在央视放映的《最美逆行者》。

在前几天的文章中,主任我谈了一下,国之重器,需要的不仅仅是荣誉。

所以,这部电视剧拍出来,肯定不是给广大上去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同志看的。

继续阅读“邀功请赏的狗,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揭道办”

不谈分配,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叶主任

2020-09-20
今天主任谈谈入关的事情吧。这段时间,入关的话题比较热,主任我蹭一个热点。
 
主任我,特别推荐自己的读者想清楚自己是谁,然后再去跟着喊入关,并想清楚谁会去入关。
 
入关这个概念,长期来看,是为了打破美国的霸权。打破雅尔塔格局结束以来,美国一家独大的局面,这是好事。
 
但是,谈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谈分配。

继续阅读“不谈分配,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叶主任”

三权从未分立,美国反对美国 | 叶主任

2020-09-18
美国的一位自由派大法官去世了。
 
这会对美国政治造成多大影响呢?
 
不会有多大影响。特朗普目前并不能为所欲为。
 
目前最高法的格局,是四个自由派,四个保守派,一个摇摆票,也就是四个意识形态偏向民主党,四个意识形态偏向共和党,还有一个摇摆不定。
 
而大法官的当选,不仅需要总统提名,还需要两院通过。

继续阅读“三权从未分立,美国反对美国 | 叶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