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怎么救? | 新潮沉思录

文 | 陈露

留言功能暂时无法使用,昨天的文章最近择期恢复T_T

今天我们跟风,讲一讲香港的问题。首先一句话概括一下香港问题的实质,那就是,香港内部的阶级矛盾,被恶意引导为陆港矛盾。

过去,我讲过一个“伊里奇陷阱”。也就是说,要学会换位思考。我们讲政治稳定理论,实际上就是把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倒转过来,换个角度看问题。列宁讲革命的前提,讲的是“两个不能照旧”:一个是统治阶级不能照旧统治下去;另一个是被统治阶级不能照旧生活下去。

现在我们的分析更多侧重于第二个,也就是从民生角度,从经济角度去看问题。这是对的。比如说,我们讲香港,人均住房面积大概只有16平方米左右,相当于大陆的40%左右。在大陆的住房问题已经成为年轻人痛点的情况下,香港年轻人究竟有多不愿意照旧生活下去,是显而易见的。现有的分析也有很多,这里不班门弄斧。

继续阅读“香港怎么救? | 新潮沉思录”

大国农业,诡异莫明 | 老蛮

农业领域现在的情况的非常诡异,我将几组相关数据列举一下:

1,大豆的进口量显著下跌,1-5月进口量3175万吨,较去年同期的3617万吨,同比降幅12.2%。要知道大豆是我国进口规模最大的农作物,是最重要的榨油及饲料生产的原料,年进口量一般都维持1亿吨左右,大豆恨不得算是维持我国全体国民热量供应的根基了。现在这样突然出现显著下降的情况,你要说是国内对大豆的需求下降了的话,似乎怎么看都无法成立,毕竟近14亿张嘴始终都在这里,去年跟今年的饮食习惯也不至于突然之间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诡异的是:国内与大豆有关的各种原料产品的价格也同时丧失了增长性,比如豆粕的价格目前维持在2800左右,较去年同期的3100,同样也是下降了10%左右。表面上看起来,今年以来我国的食品需求确实呈现显著的萎缩趋势了

继续阅读“大国农业,诡异莫明 | 老蛮”

我觉得最重要的人生能力 | 半佛仙人

作为奋斗逼的代表,我这么多年一直以拼命的态度在面对一切挑战,不管是工作还是写作,我从来不给自己留退路。在我看来,任何不可能都是理由,如果做不到一定是因为个人不努力,或者说是方法有问题。总之就是没有失败的理由,失败的理由只有自己。

靠着拼命压榨自己的潜力以及以及比身边所有人都用心钻营,目前我小有成就,我非常乐于受到周围人的奉承,真的,我有很强的虚荣心。

但在虚荣之后,我并没有感到真正的快乐,反而是焦虑和空虚填满了我。

自打开始写公众号之后,这种焦虑更加严重,想10W+,想多接广告,想成为业内知名的大号,别人稍微有点点成就我就会更加焦虑,我已经失眠了接近2个月了。

昨夜我喝了很多酒,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觉得脑中的枷锁打开了。

我意识到,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缺乏一种很重要的能力。

 

那就是在面对失望,和人生的求而不得时,能够放过自己的能力。

继续阅读“我觉得最重要的人生能力 | 半佛仙人”

操场埋尸和云南孙小果案:我们所居住的生存环境 | 弯钩 万小刀

文章有些长,事情很魔幻,可我想说的话,却很多,希望大家能多些耐心。

把文章看完。

1

当年法院判了一个涉黑人员死刑,十多年后,大家惊奇地发现,这人竟然还活着,他不仅活着,而且活得还非常好,身价千万,名下资产无数,每天出入娱乐场所,香车美女,莺莺燕燕,人生赢家,好不快活。

另一个是铁骨铮铮、正义浩然的人民教师,他举报涉黑人员在施工学生操场跑道时,涉嫌偷工减料以好充次,十多年后,大家惶恐地发现,这位人民教师居然死了,大雨之夜,他的遗体,被凶手用挖土机偷偷掩埋在操场下面16年,每天冷风凄雨,白骨不见天日,家人多年伸冤无门。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继续阅读“操场埋尸和云南孙小果案:我们所居住的生存环境 | 弯钩 万小刀”

成人课:翻云覆雨的九个技能3 | 陆拾一

 1 

很多女性读者给我写信,希望我能针对她们的问题说上一二。我也经常回复一些邮件,久而久之,回得越来越少。她们的反应让我根本不敢说实话!

从小小的邮件看大大的环境,现在是什么样的呢?离婚的女人说不得,受过伤的女人也说不得,遇上渣男的女人还是说不得……

你跟离婚女性实实在在讲,相较于未婚女性,你应该找到自己的个人价值,毕竟离异在主流的择偶观里会打一定的折扣。这不是你决定的,也不是我决定的,而是目前的环境导致的。

这个折扣不是折价你这个人,而是因为你离异而带来的附加效应,比如:带着孩子,对方在考虑你的时候的确会权衡得更多。

她们一听就炸:难道我们离异就活该低人一等吗?

继续阅读“成人课:翻云覆雨的九个技能3 | 陆拾一”

时间在成都静止了 | 你包叔

最近,成都一些寺庙的香火突然旺盛起来。无论是市中心的文殊院,还是距离市中心40公里的石经寺,工作日来拜佛的人都比平时要多。

这不符合0都的风格,成都人去大慈寺是街拍和看美女街拍,哪怕守着天下第一的乐山大佛,100次里只有一次是去拜佛,其他99次都是去张公桥血战到底。

烧香的人群中,链家的经纪人们最显眼,他们统一穿着白衬衫和笔挺的西裤,集体组队而来,有一种黑社会临行前的悲壮。

作为唯物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的代言人,成都人民终于为了房子,跪倒在菩萨面前。

他们来求佛祖,是为了能摇中华润悦玺和仁恒滨河湾的房子。

继续阅读“时间在成都静止了 | 你包叔”

美国超级富豪集体呼吁给自己加税,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 顾子明

美国不仅有好莱坞的超级英雄,也有华尔街和硅谷的超级富豪。

昨日,美国一群超级富豪和他们的继承者们发布联名信,呼吁参加2020总统大选的候选者们,对美国最富有的群体征收富人税。

这里面为我们熟知的,有金融大鳄索罗斯和他儿子、迪士尼家族继承人阿比盖尔·迪士尼,脸书创始人克里斯·休斯,以及股神巴菲特合伙人的女儿莫莉·芒格。

嗯,仿佛一群资本家们变成了坚定的“走社派”,难道在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美国,超级富翁都这么有觉悟了?

当然不是了,很少有人会背叛自己屁股的。

就像单枪匹马打垮英格兰银行的超级富豪索罗斯,人家早就把他资产的80%,也就是180亿美金资转入到了免税的“开放社会慈善基金”和他儿子共同掌管,这个基金会不仅超过了阿富汗的GDP,也帮索罗斯省了100亿美金的遗产税。

继续阅读“美国超级富豪集体呼吁给自己加税,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 顾子明”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 你包叔

2018-05-06


在某些时刻,很难不想起某些人。

一堵墙把一个国家的人分为两类。《人民日报》一位老记者说,这两类人虽同属一个国家,但却在几乎所有方面各自体验不同的生活。

这堵墙虽然不是柏林墙,但试图翻墙的人,曾付出过怎样的代价,超出人们想象。

上世纪80年末90年代初,四川省南部县的居民不时会在嘉陵江边的见到自杀的年轻女孩。她们大部分是没有城镇户口的纺织工人。因为“子女的户口随母亲”,所以城市男青年不愿和她们结婚,而她们又不愿回农村,重压之下选择了投身嘉陵江。

最著名的牺牲者则是一个小伙子。2003年,武汉科技学院的毕业生孙志刚在街上被警察拦住,送进天河的收容待遣所。几天后,家属从收容所里领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尸检显示他浑身大出血,曾经被人暴力轮番殴打。

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没暂住证的外地人。

继续阅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 你包叔”

香港五十年,被偏见掩盖的沧海桑田 | 牲产队

犹太人卡尔·马克思二十五岁的时候就知道:人的解放只能是现实的人把抽象的公民复归于自身。——也就是说,我们不再去争论这个人是犹太人、英国人、德国人,而是一个有着自己经验生活、个体劳动、个体关系的个人,“人的解放”才有意义。(《论犹太人问题》,1843年)

从亚里士多德开始,一直到追求解放全人类的马克思,传统政治学的终极目标始终力图追求一种“善治”,但是,并不是每个政治学家的理论都会指向这种对“善”的追求。

比如,在卡尔·施密特那里,政治只要区分“敌友”就可以了。没有敌人,那就生造出来一个敌人,让整个社会都去仇恨、蔑视某个群体,社会将会自然地团结在一起。

但这样的“团结”,也许往往只是为了更残酷的仇恨与杀戮。

后来,施密特的这套理论成为纳粹德国种族主义理论的最重要的思想来源。虽然施密特本人对纳粹假借生物学名词宣扬的那一套种族主义论调毫无兴趣,甚至为此差点丢掉了性命。

马克思也许不会想到,在一百多年后的中国,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网络写手,竟然会简单的用一个“蠢”字来概括一个城市一整代的青年人,并据此大言不惭地讨论“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施密特可能也不会想到,这位青年人心中的愚蠢的“敌人”与高瞻远瞩的“我们”,竟然是同处于一个现代国民国家(nation state)的同胞。

从来,“愚蠢”的从来不是被草率地打上各色标签的犹太人、英国人、德国人或是哪个城市的人,而是这些自作聪明的定论者。

在历史唯物主义者眼中,从来没有“愚蠢”与“聪明”,只有沧海桑田的演变。

 

继续阅读“香港五十年,被偏见掩盖的沧海桑田 | 牲产队”

香港青年的“幼稚病”,与大陆青年的“皈依者狂热” | 赵皓阳

此内容因不可描述的原因被自动保护,已禁止公开访问,需要获取阅读权限,参见FAQ页。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及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赞赏是最好的支持,打赏后扫码ressrc公众号发送该提示信息:赞赏18339

博尔顿与削藩策 | 顾子明

昨天,NBC播放了对特朗普的独家采访。

当被主持人问及“是否感觉自己被政府中的其他人‘推入’与伊朗的冲突”时,特朗普强调,自己是听了两方面意见后,才做出的决定。

并强调主张对伊朗动武的“博尔顿完全就是个鹰派,如果是他说了算,他会跟整个世界开战。”

 

随着临近G20特朗普的不断转“鸽”以及对麾下“超级鹰犬”的博尔顿多次表示不满,很多人开始计算博尔顿的下岗再就业问题了。

不过政事堂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汉朝时的削藩策与推恩令,来评估一下博尔顿下岗后的利弊得失。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继续阅读“博尔顿与削藩策 | 顾子明”

穷极生恶【新晃一中埋尸案背后的经济逻辑】 | 老蛮

新晃,是湖南怀化市下辖的一个小县,古代夜郎国所在地,夜郎自大这个成语,说的就是新晃。2003年1月,新晃县一中主管后勤建设的职工邓世平,在与校长黄炳松就校园建设中的豆腐渣工程结算问题发生冲突后突然失踪。一直到今年6月20日,在该校的操场上,挖出了邓先生被埋16年的尸骸,一时间轰动中国。想想在这十六年里,学生们踩在邓先生的遗骨之上,接受黄校长冠冕堂皇的教育,这其中的荒谬,真是无法言喻。各位都知道,老蛮我的规则是凡有大事必撸之,在这里,我们很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新晃县,到底是个什么路数的县,它的经济,又具备什么样的特点。而这些特点,将决定这个县城的地域文化。(说明:以下数据,均来源于新晃县统计局历年统计公报)

在这里,我会从新晃2001年(也就是邓老师被害的前两年)的经济数据开始讲起。首先,各位必须建立起一个基本概念:新晃县是位于湖南的鼻子尖上,与贵州交接。这个地区用最通俗的话来讲,就是“穷山恶水”,地形多山,交通不便,发展经济的难度极大。

继续阅读“穷极生恶【新晃一中埋尸案背后的经济逻辑】 | 老蛮”

三伏天穿羽绒服 | 郝大星

波司登被做空

去年9月,纽约时装周的主会场上,安妮·海瑟薇夫妇、“鹰眼”杰瑞米·雷纳、邓文迪等名人,围观了波司登的发布会。

从2008年开始,波司登已经10年没有风光过了。上一个财年,他们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单品牌零售破百亿;

中高端销量翻了5倍;

股价涨幅超过130%。

在这家几乎由董事长高德康一手带大的企业中,有十几位高管都是家族里的亲戚。集团开会前,总是要预演几次:

“在尊敬的高总、梅总的带领下,我们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本来,还有四天,他们就要发布再造辉煌的财报了。

今天上午,一家叫博力达思(Bonitas)的做空机构突然发布了一份35页的报告,历数波司登三大罪状:

继续阅读“三伏天穿羽绒服 | 郝大星”

邓世平找到后,蒲公英还在空中飘 | 周生 猛哥

 爱唱歌的黄校长

1

新晃是湖南最西的一个县城,西南北三面濒临贵州,在古代属于夜郎国的范围。

对,就是夜郎自大的那个夜郎国,持续了300来年,汉朝时被灭了。

唐朝时,新晃置县,起初就叫夜郎县。

大诗人王昌龄因为得罪高力士,被贬到龙标(今湖南洪江)做主管政法的副县长,他的朋友李白很伤感,写了一首诗:“扬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

继续阅读“邓世平找到后,蒲公英还在空中飘 | 周生 猛哥”

你沉迷人脉,人脉割你韭菜 | 半佛仙人

 

1

众所周知,我特别喜欢用大实话伤人。身为大实话王者段位选手,成功学的反面教材,非法集资死对头,黑产丧门星,我热衷于嘲讽一切沙雕的事情和言论。

最近很多年轻人在问我。

仙人仙人,我要怎样才能积攒人脉?

感觉自己身边的朋友都有很多很厉害的人脉,他们和XXX大牛特别熟,好厉害。

我要怎么做才能和他们一样优秀,是不是参加那些XXX培训班,那些展会,那些沙龙,那些演讲会,多求几张大佬的名片?

继续阅读“你沉迷人脉,人脉割你韭菜 | 半佛仙人”

头条的官司与互联网时代的个人隐私 | 半佛仙人

1

2019年6月20日,出现了一场非常有趣的官司。一位普通市民刘先生,把今日头条告上了法庭,原因是他换了一台新手机,重新安装了今日头条APP,并且拒绝了授权APP获取通讯录(前一台手机同意授权),但是头条APP仍然向他推荐了前一台手机中的通讯录联系人信息。

他认为自己的新手机没有给今日头条授权通讯录,应该以新手机为准,所以他认为今日头条APP侵犯了他的隐私。

这本来只是一场简单的官司。

但头条方的代理律师,在阐述观点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

我们来看一下。

继续阅读“头条的官司与互联网时代的个人隐私 | 半佛仙人”

高考填报志愿:关于对未来的想象力 | 瞎爷

昨天、前天,全国大部分省市都公布了各自的高考分数。一年一度,自然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接下来几天,就是如何填报志愿的思考、纷争和煎熬了。

从猜分数,到猜学校,人生看似一个隔皮猜瓜的游戏,其实是在猜未来。尽管所有人的终点和结局都是一样,不论是躺在水晶棺里还是葬身海底,还是埋葬荒野,抑或扬灰太空,但过程不一样。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这段过程。因为一去不能回,不能修改擦拭,是一条单行线,所以选择尤为重要。

所以,高考志愿的选择,其实是对未来想象力的测试。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在未来有限的几十年里:

你想在哪里生活?

你想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你想和什么人一起生活?

所以,不得不慎之又慎。

大礼不辞小让,大行不顾细谨,大事不得马虎。

继续阅读“高考填报志愿:关于对未来的想象力 | 瞎爷”

起名字与报志愿 | 瞎爷

2018-06-26

01

这两天高考话题刷屏,微博微信上都在讨论报考志愿的事情,我读了不少类似的文章,自己也奉命写了一篇文字(《这世上有太多南辕北辙》),但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我想了很久,想来想去,最后归结为几个词:分数、天赋、命运、机遇、制度。下面啰里啰嗦,可能都是在围绕这几个词打转转,就像磨道里的驴。自以为在走路,其实是在重复绕圈圈。

说到绕圈圈,想起昨天看到的一段文字:

继续阅读“起名字与报志愿 | 瞎爷”

这世上有太多南辕北辙 | 瞎爷

2018-06-24

01

我们办公室楼层的卫生保洁员是一个老阿姨,很干净利索,而且工作很认真,很负责,最有趣的是很乐观,经常听见她在走廊里边工作,边唱歌。

有一天我听见她唱的是孙燕姿的《遇见》: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

继续阅读“这世上有太多南辕北辙 | 瞎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