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明 | 央行财政部互怼,钱会流向哪里?

这几天,几乎经济领域的人,都在讨论央行和财政部的互怼,很多媒体甚至逐字解读,来解释这场互怼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说起来,政事堂最讨厌的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央行和财政部双方派出来的都是体制内的顶级官僚,这就像电视剧《Yes minister》里面,我们去扣职业官僚Humphrey的字眼毫无意义。

这两部门内斗的逻辑很简单,政事堂在前天文章中也说了,就是中央的强力去杠杆,把原有的蛋糕做小了,没有了增量之后,大家只好开始打存量的注意。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各个部门以及其背后不同的利益团体,自然会开始披着正义的外皮,一本正经的开始怼对方。你们要是真信了他们为了打赢对方而准备的说辞,那就真是Naive了。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央行财政部互怼,钱会流向哪里?”

顾子明 | 央行怒怼财政部背后,新一轮放水和机遇在哪里?

近日,随着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撰文怒怼财政部的财政政策不够积极。

对此,很多金融界人士都认为,这场央行怒怼财政部,是新一轮放水的开端。网上还有人改了一张很有意思的图:

然后,今天财政部就针对央行的文章,进行了一一的反驳,出纳央行和会计财政在互相埋怨,并把矛盾公之于众,还真的挺有意思…….

那么,未来财政会积极灌水吗?水又会灌向哪里?

嗯,这个几乎所有金融口都会关心的问题,说来话长了……

我们可以先看最近一个很火的段子:

继续阅读“顾子明 | 央行怒怼财政部背后,新一轮放水和机遇在哪里?”

顾子明 | 从《我不是药神》,看医疗改革

这两天,被《我不是药神》这电影刷屏了,本来呢,这部片子在国家启动医疗改革之前的播出,令政事堂倍感欣喜,但是这两天看了几篇电影后对医改的评论文章之后,我却感受到一丝的恐惧之中。

原因无他,最近大量的媒体和自媒体,都将医药矛盾指向了中国对救命医药的高关税、进口药物的高审批周期,解释医药科研重金投入高周期的不容易,建议鼓励医药专利保护,以及支持引入民营医院来竞争。这些建议看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在为背后的国际医药集团给国内民众洗脑。

首先,我们要明白,全球的医疗资本势力之强,已经超越了除了美国之外的所有发达国家,堪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就拿美国来说,医疗资本的影响力,绝不在军工、石油、金融等顶级资本之下。特总全球毛衣战打得风生水起,结果对国内的医药巨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任何经济体,规模到了一定程度,是必要追求政治影响力并未自身利益进行扩展,嗯,这都是历史的必然。

继续阅读“顾子明 | 从《我不是药神》,看医疗改革”

政事堂 | 凤凰涅槃的海航,与割袍断义的李笑来

昨天,新一届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员会成立了,还特设了中纪委、中组部、中宣部、网信办、公安部、司法部、最高法等七个协作单位。

这意味着从意识形态舆论控制,到取证调查批捕审判金稳委完全可以进行一条龙式的“服务”。

而转过头来的今天,就传来了两个有意思的事儿。

一个是资本大鳄海航的董事长王健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另一个是币圈首富李笑来的一个大尺度谈话录音被曝光。

本来呢,这俩事儿没啥关系,不过放在金融监管加强的背景下,就突然有些意思。

继续阅读“政事堂 | 凤凰涅槃的海航,与割袍断义的李笑来”

政事堂 | 棚改货币化中止了,房价何去何从?

就像操刀这一轮改革的那位权威人士说的,只有危机到了最严重的的时刻,才能够倒逼改革。

针对于棚改货币化的终结,首先,我们要明白,这并不是今年六月份才匆忙定下来的政策,实际上从去年六月份开始,曾经国务院吹风会经常释放的货币化棚改加速的声音,就已经停止了。直到一年之后,国开行才从地方收回审批的权限,这意味着整个货币化棚改政策的终止,并不仅仅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继续阅读“政事堂 | 棚改货币化中止了,房价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