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血汗工厂”第一次为中国人所熟知,是几个香港大学生在2008年搞的一个大新闻。

那些学生偶然看到玖龙纸业东莞工厂工人罢工的新闻,于是有组织有计划潜入东莞,躲在积满3厘米黑灰的工厂门口。有工人出来,就把对方拉到一边偷偷问。

这些图样图森破的年轻人,吃惊地“发现”,玖龙生产的每一张纸,都浸透了工人的鲜血。

继续阅读“兽爷|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兽爷|被释放的新义州特首[转]


2016年9月26日上午8点,在监狱里呆了十四年后,前中国首富杨斌提前四年出狱了。

杨斌出狱第二天,另一位前首富牟其中也从武汉洪山监狱出来了。全中国媒体都报道了牟其中的新闻,但知道杨斌出狱的,寥寥不过数人。

杨斌当天就从锦州回到了沈阳。他特意让家人开车经过于洪区白山路,下车后,这位53岁的前首富站在路边,抬头看着钢筋水泥铸就的中海城,内心百感交集。

这块土地上,曾经矗立着他的荷兰村。在他入狱第八年,3300亩的荷兰村,沈阳北郊的地标项目,被政府收回,打包卖给了中海。

标志性的风车、荷兰风情小镇和威尼斯水上酒店都消失了,甚至连门口的铜狮子都被当废品卖掉了。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房地产超级大盘随之拔地而起。

16年前,这里被全世界的聚光灯照亮。2002年9月27日,全球1700位记者挤满了荷兰村,媒体直播车排队绵延两公里,杨斌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

继续阅读“兽爷|被释放的新义州特首[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