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 | 疫苗之王

2001年,东北一家国有疫苗公司悄无声息进行改制。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

那年的9月18日,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旗下的长生生物迎来了两位新的股东——韩刚君和杜伟民。

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

杜伟民是长生生物的销售总监。

这笔交易几乎没人注意到。长生生物被放到聚光灯下,是在两年后了。

2003年末,长春高新和长生生物的掌门人高俊芳把2000万打进公司账户,要将长生生物私有化。

算下来,高俊芳的出价是每股2.4元;而当时多位竞标者表示,他们愿意出3元/股的价格。

高俊芳很感谢他们的出价,然后拒绝了他们。

这引起了漫天质疑,有人把低价贱卖国有资产的举报信寄到了市政府。但仍然没有阻挡高俊芳成为长生生物第三大股东。

终于,高俊芳、韩刚君和杜伟民走到一起,他们手中握着长生生物的大半股份。

2007年,韩刚君把自己的股份卖给了高俊芳,帮助后者成为长生生物的绝对控制人。

十年后再回首,他们手中已经掌握了中国疫苗的半壁江山——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最大的流感疫苗企业、第二大水痘疫苗企业、第二和第四大狂犬病疫苗企业……

他们生产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断,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体中。

继续阅读“兽爷 | 疫苗之王”

兽爷|海航非常48小时

发布王健讣告的四个小时后,海航管理层向不知所措的员工下达了口头通知,让大家安静,不要妄意揣摩。

慌乱其实是从那天早上开始的。海航位于海口和北京的办公室,很多资料被管理层要求封存,各种消息在公司流传。

当时还没有几个人知道,最终出来的公告,是公司实际掌舵人去世的讣告。

继续阅读“兽爷|海航非常48小时”

兽爷|海航的M15走了

朋友早上对我说,今天上午海航总部一片慌乱,董事局很多宣传资料都封存了,似乎发生了大事,马上有一个公告要出来。

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一个讣告。

半小时前,海航官方宣布,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在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

上个月,西班牙机密报报道过海航创始人陈峰去世的消息。后来很快被海航集团辟谣,没想到一个月后,走的是海航另一位创始人王健。

继续阅读“兽爷|海航的M15走了”

兽爷 | 宋卫平北上

过去一年,如果评选中国地产界四大热词,“抢房”和“摇号”肯定要入选。

限购依旧继续,但排队摇号抢房比比皆是。前不久的成都,中铁建一个300多套房子的项目,6万多人去摇号;招商一个项目600套房子,5万人摇号。

靠着房地产,我们应对了历次经济危机。这一次,在全国人民疯狂地摇号抢房下,我们又完成人类历史规模最大的债务转移。

继续阅读“兽爷 | 宋卫平北上”

兽爷丨老赖也有春天

2017年春节长假一个晚上,海南三亚,中亚酒店。

十几个老中青在天台大堂吧坐成两桌,不咸不淡地喝茶吹水。他们从大陆各个角落迢迢而来,有当地官宦,也有打北京来的大哥,还有几个地产富豪。

其中一个地产富豪眼睛很大。十几天前,他开了一个“同袍偕行”的发布会,宣布150亿援交一个濒临破产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家。

当时没有人会知道,甚至“大眼睛”自己也料想不到,五个月后,他还会干一件将载入商业史的大事——拯救中国首富。

继续阅读“兽爷丨老赖也有春天”

兽爷|春风又绿江南岸

昨天夏至。据说这是每年的转折点,这天过后,太阳会走上一条回头路。

夏至前,中国股市就迫不及待地走上了回头路。

前天是2015年的股灾三周年。纪念股灾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就是在三周年日,把所有股票打折销售,让历史重演一遍。

于是前天股市,下午千股跌停。但兽爷的好朋友你包叔看上去却很高兴,他说他的股票下午一点都没跌——因为上午就跌停了。

辩证法奠基人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但中国股市告诉我们,具有中国特色的股民,可以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股灾不可怕,可怕的是市场没有逻辑。有人说,三年过去,本来想系统总结一下经验教训,结果发现经验没多少,教训又多了。

大家像蝼蚁一样勤勤勉勉活着。一会儿股市过山车,一会儿楼市一声雷,一会儿汇市大跳水。

股、房、汇,这三个交易市场,是一个国家金融的命脉。

继续阅读“兽爷|春风又绿江南岸”

兽爷|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血汗工厂”第一次为中国人所熟知,是几个香港大学生在2008年搞的一个大新闻。

那些学生偶然看到玖龙纸业东莞工厂工人罢工的新闻,于是有组织有计划潜入东莞,躲在积满3厘米黑灰的工厂门口。有工人出来,就把对方拉到一边偷偷问。

这些图样图森破的年轻人,吃惊地“发现”,玖龙生产的每一张纸,都浸透了工人的鲜血。

继续阅读“兽爷|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兽爷|被释放的新义州特首[转]


2016年9月26日上午8点,在监狱里呆了十四年后,前中国首富杨斌提前四年出狱了。

杨斌出狱第二天,另一位前首富牟其中也从武汉洪山监狱出来了。全中国媒体都报道了牟其中的新闻,但知道杨斌出狱的,寥寥不过数人。

杨斌当天就从锦州回到了沈阳。他特意让家人开车经过于洪区白山路,下车后,这位53岁的前首富站在路边,抬头看着钢筋水泥铸就的中海城,内心百感交集。

这块土地上,曾经矗立着他的荷兰村。在他入狱第八年,3300亩的荷兰村,沈阳北郊的地标项目,被政府收回,打包卖给了中海。

标志性的风车、荷兰风情小镇和威尼斯水上酒店都消失了,甚至连门口的铜狮子都被当废品卖掉了。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房地产超级大盘随之拔地而起。

16年前,这里被全世界的聚光灯照亮。2002年9月27日,全球1700位记者挤满了荷兰村,媒体直播车排队绵延两公里,杨斌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

继续阅读“兽爷|被释放的新义州特首[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