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大战腾讯,中国互联网“二战”爆发! | 顾子明

2021-02-07

今天,应该是中国互联网值得铭刻的一天,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诉腾讯垄断案。

继十年前的“3Q大战”之后,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拉开了帷幕。

图片

站在互联网和反垄断的角度,可以有很多的解读,今天政事堂带着大家跳出互联网,从历史和政治的角度,去审视这一场“互联网二战”。

一战和二战爆发的根源,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向第二次工业革命迈进的过程中,垄断着殖民地劳动力和市场的老牌帝国主义,与需要市场和劳动力的新兴帝国主义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或者通俗点说,全球的殖民地被分割完毕,列强们就要内部撕逼。

再通俗点,一个字,卷。

同样,2008年,中国台式机市场遇到了拐点,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的用户也摸到了天花板,“殖民地的韭菜”不够分了,列强之间的矛盾自然也就愈发的激烈。

所以,无论是十年前的“3Q”大战,还是如今的“抖Q”大战,这两场世界大战的背后,都是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到达了上限,过去还可以金杯共饮,如今只能白刃想向。

抖音和腾讯之间,18年开始就龌龊不断,相互下黑手,等的不过就像萨拉热窝的一声枪响。

所以呢,政事堂相信“南山必胜客”准备的材料,绝对不会比抖音少,这场抖Q大战大概率将是一场持续很久的诉讼大战。

图片

好了,内容再深一步。

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而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的政治建筑。

就像英法代表的蒸汽工业要干掉西荷代表的风帆工业,德美代表的电气工业也必然要取代英法为代表的蒸汽工业。

漫长的战争会将原有的体制打破。

就像一战过后,取得了胜利的英国,势力范围虽然扩张,但是却孵化出了全新的美国。十年前在3Q大战中取得了胜利的英国,不仅势力范围扩张了,微信也从QQ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一股更强大的力量。

所以,从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来说,这场抖音和腾讯的“二战”,是一件好事儿,有利于将互联网时代的传统殖民体系打碎,迎来新的结构体系,诞生出大量的机会。

而此次挑起战斗的抖音,不过是代表着互联网先进生产力的一个宿主。

纵观一战和二战,本质是一场新旧生产力之间的战争,代表着电气工业的资本,需要推翻代表着蒸汽工业的资本,就需要去寻找宿主。

所以德国在一战失败之后,电气工业资本又迅速将德国武装了起来;而当英国签署了大西洋宪章,电气工业资本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后,纳粹德国的丧钟便从此敲响。

本质上,是生产力之间的博弈。

台前挑起“二战”的抖音也是如此,其获取个人隐私后,进行打标签,再进行有机制的分发,这就是生产效率的提升。

短视频取代长视频的工业逻辑,跟第二次工业革命标志的福特流水线一样,把需要多年培训的老师傅降低为流水线的工人,生产效率和成本自然大幅提升。

过去,一个导演和编剧需要多年的累积和磨砺,而在抖音的分发机制之下,一个没啥学时积累的专科生也能做出来拥有大量拥趸的内容。

图片

同样,消费者通过点赞转发停留等机制,又逐步把自己标签化成为另一种形式的流水线工人,源源不断的向平台提供数据生产力,优化系统效率,成为廉价的人工智能培育器。

图片

从工业化进程的角度,是很容易理解抖音为什么能够成功的。

而在这场反垄断的诉讼大战中,抖音眼中的腾讯,就像坐在蒸汽机之上的大英帝国,都什么年代了,手握海量的数据和隐私却不知加以利用。

所以,抖音的诉求可不仅仅是“门户开放”,机会平等的割韭菜,而是要求腾讯开放手握的隐私数据,以满足抖音对于数据的强烈渴望。

所以,这场“二战”本身就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问题,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的狗咬狗,大家根据自身的屁股选择支持英国还是支持德国。

而无论支持谁,最终这场大战的结果,都是有利于秉承着打着开放旗号的“美国”。在上一代工业资本走到末路之际,有型的手和无型的手会联合起来,开启一轮新的产业升级,通过上层建筑的变化,推动经济基础更加符合资本发展的利益。

所以呢,这一场抖Q大战,从资本和产业层面是必然要爆发的。

只不过2020年疫情对经济的重创,就仿佛1929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让这场冲突提前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