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打华尔街的不是美国韭菜,而是华尔街自己 | 新潮沉思录

2021-01-29

文 | 新华门的卡夫卡

最近有一只美股股票非常的火爆,股票的名称是GME,公司中文名游戏驿站,英文叫game stop。其实这个公司经营模式很简单,就是个卖游戏的实体店。然而围绕他的股价上下波动变化,引发了近日这空前的风潮。

 

见惯了镰刀割韭菜的美股,却翻盘上演了一场韭菜割镰刀的戏码。在这只游走在破产边缘的股票上,美国散户异常团结,直接叫板华尔街大空头,逼得华尔街不得不“停交易”“删账户”“拔网线”,异常下作。但若细究,藏在这场多空对决背后的力量双方,却可能不只散户和机构这样简单。

 

图片

图片

散户VS机构

 

1月27日,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的基金经理Gabe Plotkin宣布,梅尔文资本已经在当地时间周二下午平仓了在游戏驿站的空头头寸。梅尔文资本的平仓直接将市场推向了高潮,这无异于承认,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多空对决中,机构正向散户“投降”。

 

GME公司(即游戏驿站)是一家老式的实体游戏经销商,许多美国人小时候从这里购买游戏。然而,随着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诸如Steam等平台已经判了GME的死缓。而2020年疫情带来的封锁措施更让实体行业的业绩受到打击,因而GME也一直被资本市场盖上“垃圾股”的帽子,去年3月股价一度下跌至3美元以下。直到今年1月11日,游戏驿站宣布,与风投基金RC Ventures LLC达成一项协议,董事会将加入来自该基金的三名成员,以促进公司转型。许多老玩家、拥趸都对转型成功抱有乐观而热切的希望。

 

梅尔文资本成立于2014年,也是近年来华尔街表现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今年初,梅尔文资本的资产约为125亿美元,但因为做空游戏驿站,梅尔文资本已经损失惨重。因此外界一度猜测该对冲基金会因此破产。梅尔文资本不是第一个中招的对冲基金。在这之前,著名做空机构香橼已经尝到了厉害,而香橼也恰恰是引起这一轮逼空大战的导火索。

 

图片

1月19日,香橼决定给散户“上上课”,在社交媒体上称“为什么游戏驿站只值20美金”,开嘲讽说买入这只股票的投资者将是“这场游戏中的输家”。这一言论惹怒了散户,美国社交平台Reddit上的一个版块WallStreetBets(意为:华尔街赌场,以下简称WSB)开启反击,煽动群众只要他们一条心,就可以逼空头买回股票,推高股价并大幅盈利,于是散户们纷纷互相鼓励买入游戏驿站的股票和看涨期权,于是游戏驿站股价直线拉升,这场多空大战也就这样开始了。

 

在这里,需要补充一个背景,就是“WSB”。这一板块上活跃着大量的年轻股民,买非主流股就是他们最鲜明的特征。空头机构和“WSB”,就是这样碰撞在一起的。事实上,当游戏驿站引入新董事的时候,外界便认为这能够促进游戏驿站的转型,游戏驿站股价随即开启上涨模式,许多年轻的股民纷纷买入,特别是考虑到去年GME股价最低的时候仅值几美元一股,投资门槛并不高。因而,香橼的言论在就像往油箱里丢了一根烟头,彻底激怒了“WSB”。散户除了暴力拉升股价,还对香橼的控制人进行了“人肉搜索”和“人身威胁”,面对疯狂的散户,香橼称不再就游戏驿站发表意见。

 

数据显示,27日单日游戏驿站股价涨幅超过100%,过去一年,该股涨幅甚至超过8000%,过去5个交易日涨幅788.32% 。这样的走势意味着做空机构损失惨重,据统计,做空游戏驿站的投资者在今年1月损失了910亿美元,近几日行情之下,做空者一天损失据估计达到16亿美元。

 

图片

随后,CNBC电视台邀请Chamath上电视进行讨论,因为Chamath就是“WSB”版块的投资领袖,有很多粉丝而且带头买入GME。应该说,电视台本来希望通过上节目,抹黑Chamath,进而在道德上攻击散户们,让华尔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谁知并没有达成目的。在此,我们搬运一下交银国际部董事洪灏老师对Chamath发言的精彩总结(微博名:@洪灏)

 

1,GME股价暴涨的原因是这只股票被机构做空了140%,凭什么可以140%?要不是华尔街机构天天利用散户不能用的工具,怎么可能多40%而被散户抓到空子?完美。

2,论坛上的研究水平,很多都和对冲基金的研究水平相当(这点我也认可),凭什么散户不能根据这些研究来买卖?

3,华尔街上的量化基金(指明文艺复兴),根本就不看基本面来买卖,凭什么他们不看基本面就可以不受到指责,而散户不看基本面就要被指责?完美。

4,从特斯拉股价的历史来看,所有的对冲基金都错,所有的散户都对。凭什么对冲基金就一定要比散户对?完美。

5,对冲基金只开放给大户投资而不开放给散户,现在散户赚钱了就不满了要限制散户,凭什么?还是完美。

本来以为是个对散户的道德拷问,最后却变成了对建制派的灵魂追问!精彩。

 

图片

谁与谁的战争

 

长期以来,华尔街一直有一套非常“洁白无瑕”的价值体系。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就像Chamath说的,市场中性原则(market neutral)基金靠着$10亿的本金,就能得到券商$100亿的杠杆,这些都是散户没有的优势。华尔街实际上是靠着圈子和内幕交易,靠着信息不对称,靠着相互之间勾肩搭背,来垄断投资市场。

 

从公开价值观来说,股市应该让所有人公平的拥有投资并获利的权利。华尔街在过去很多年,一直利用各种机制获利,甚至可以做空140%这样不合理的交易;因果循环,当这种机制的缺陷暴露时,他们却拒绝承担相应的后果,反而对散户使出暂停交易,只能卖不能买,暂停服务器等阴招。

 

图片

27日,白宫表示,“我们团队,包括耶伦部长及其他人在内的经济团队正关注形势,这很好地提醒了人们,股市并不是衡量我们经济健康状况的唯一指标”。然而,散户毕竟是散户。在券商集体停止GME的买入功能后,等待他们的,可能只有坐视股价缓慢回落这一途了。须知,著名的Citadel城堡基金持股Melvin梅尔文资本和网上免费交易平台Robinhood罗宾汉;散户交易GME游戏驿站看涨期权轧空,对冲基金Melvin巨亏数十亿美元;Citadel被迫注资Melvin;Robinhood操作平台随后禁止散户买入游戏驿站GME,只许卖;国会要求调查“散户操纵市场事件”,由耶伦主持;耶伦去年曾作为Citadel的顾问收取了81万美元的费用。这条逻辑链,有解吗?

 

图片

要想真切地理解这场到底是谁和谁的战争,必须要从美股的做空机制和期权来说起,因为这背后还藏着太多玄机。散户在逼空期间,不止买入大量股票推高股价,还呼吁众人买入大量的看涨期权,而这正是游戏驿站股价能够狂飙不止的一个关键所在。

 

首先我们说做空,做空非常简单,一般和做多相对应。做空是指投资人不看好某一公司的股票,决定通过预计该公司的股票下跌来获取回报,投资人先以一定的保证金抵押借入一定的证券,而后将借入的证券卖出,待进行交割时再以一定的价格将证券买入并还给借出方。比如说,A公司现值10元,我做空后等A公司股价跌到6元时交割,此时只需要6元即可买入,一来一去我就赚了4元的差价。但考虑到做多和做空的风险是不对称的,做多最多损失全部的本金,而做空很有可能损失“不设上限”,如果还有杠杆就更加可怕了,因此这里就需要期权来对冲风险。

 

期权就是一项权利,在某价格水平上可以买入和卖出股票,再加上股票价格做多/做空的排列组合,就构成了买入看跌、买入看涨、卖出看跌、卖出看涨这四种期权。空头大都是机构在做,机构当然会用期权来对自己进行保护,保护的方式,就是买入虚值(即看起来不可能的)看涨期权。做市商(即卖出期权的券商)本来觉得挺好,因为虚值基本上不可能发生,这个钱是净赚的,是“无风险套利”,大概这就是华尔街习惯的一鱼几吃。因为虚值期权的概率极低,所以对冲虚值期权的风险,只需要购买很少的股票实体就可以了。

 

当代的金融体系是极为精巧而细致的结构,非常微妙。华尔街早笃定GME没救了,于是机构们都在大量的做空,“无风险套利”,同时也不断的购入虚值看涨期权对冲风险,在名义上平衡风险。做市商在卖出大量虚值看涨期权的同时,也购入股票,这个购入的动作构成了买方,也支持着股价不会一泻千里,双方进入一个微妙的平衡。

 

最后散户们来了,虽然资金很小,却成为了那一根压倒骆驼的稻草。散户们购入股票,持股围观。空头们发现价格涨了!于是开始有小的空单被轧平,轧平的同时,空头就需要从市场上买入股票来平掉自己之前卖掉的。而这又创造了买方,价格进一步上升,更多的空单被轧平。最后,随着价格的进一步上涨,之前的虚值期权,逐渐没那么“虚”了。股价1块钱的时候,100块钱的行权价格是虚值期权,但是股价到了80块钱,100块钱的期权还是虚值么?这意味着为了对冲,机构需要买入更多的股票。

 

做市商发现行权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市商不得不大量买进,来对冲“由虚变实”。而大量补仓股票,又推高了股票的价格,让股票的价格不断的接近期权,于是做市商又要补仓。做市商补仓的行为,又加重了轧空。导致空头亏了更多,空头就不得不购买更多的期权来对冲自己的风险,或者平仓,而这又创造了更多的买方需求,股价又要上升。

 

图片

可以这样说,枪毙华尔街空头“对冲基金”的,恰好是华尔街自己。由于GME股价很低且总股本很小,无论在A股还是在美股,都是一个绝佳的战场。散户恰好的抽走了本就不多的流动性,打破了脆弱平衡,导致做市商和对冲基金互相甩风险,但风险本质上不可消灭、只可能被转移,而来来回回的转移使得GME股价迅速升温,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可以说,推动这一局面的是内在金融规律。

 

也就是说,并非表面上如许多“云孝子”所宣称的那样,是“贪婪的散户犹如野蛮人闯入了精美华丽的大堂”,事实上,摧毁罗马的永远是罗马自己。脱离基本面做投资或者投机行为的,永远不止是散户,甚至散户并不是主力。在这里,才更应该记住“经济理性人”假设。

 

疯狂?!末日?

 

笔者之前关于“MMT”理论介绍的多篇文章曾表明过笔者这样的一个观点,即从美联储到欧洲央行再到其他国家央行,全世界在联储的带动下大规模的进行量化宽松“放水”,之所以没有制造空前的通货膨胀,一个方面的原因是资本市场数量庞大的资产承担了通货膨胀的后果。那么,如果金融市场因为他自身内在的不稳定性垮掉了呢?

 

当情况的变化超出预期,行将威胁金融系统本身的稳定时,各方面显然是坐不住了。纳斯达克首席执行官Adena Friedman在2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我们会监控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如果发现言论与股票的异常表现相关,就会暂停股票交易。”,同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称,正努力与美国其他监管部门评估当前的市场表现,正主动地监控期权和股票市场的波动性,正在评估那些受监管的实体公司和金融中介结构的活动。

 

图片

图片

因为从根本上讲,市场不能允许机构大批量输掉。本质上,对冲基金不可能裸空,一定要有多仓。如果把整个市场的对冲基金都逼到爆仓边缘的话,就只能卖掉自己的多仓。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正常的股票就会被一起卖掉,如果非常多的机构抛售股票,那么美股的“明斯基时刻”就要来临了。而且因为今年的放水,美股整体严重高估,且目前美股已经与美国经济完全背离,变成了一个流动性的游戏,随时可能说崩就崩。所以必定不能让大量的机构倒下,这样的倒下,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这就又回到了一个老问题——美股的疯狂与极度脆弱,这一点依然和美国的货币政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去年因为疫情突然暴发,为了维持经济,来自美国政府的刺激措施一波接着一波,当政府“直升机撒钱”之时,许多人拿到资金,又没有工作的时候,股市就成了最好的目的地。笔者之前曾论述过,能够购买股票的人,要比无力购买股票的人来得富有,然而,股市的逆向走牛,完全是劫贫济富,是在进一步地缔造不平等,是更加富有的人得到了更大的利益,而穷人一无所获。

 

散户当然也不傻,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自然也想博取额外收益,纷纷入市,抬高股价之下,散户们也组织起来,他们通过互联网平台,通过“华尔街赌场”论坛(即前文WSB),甚至还有在线会议,从而形成空前有力的组织力度。散户再也不是面临和机构“囚徒博弈”的弱势群体了,拥有了一定的还击能力。

 

图片

现在,美国政府依旧在撒钱。目前拜登正试图推动一项规模达到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便包括将为每个人发的钱提高到2000美元,并且还额外增加失业保险。因此,做空/做多 GME的冲突,并不是结束,或许只是一个开始。这一点在白银市场表露无疑:周二SLV ETF(即纸白银)单日资金净流入5亿美元, 创下2013年以来最高,然后昨天就出现了“WSB”号召散户去逼空白银的事情。

也许,在Robinhood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的散户们,也是自诩“罗宾汉”的侠义之辈?但无论如何,美国曾经引以为傲的技术治理体系,在新冠疫情加成川建国之下,已经输掉了底裤。

 

图片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笔者完全赞成“散户不要入市”,“市场去散户化”,因为机构的确更加专业、更加有效率、更加理性。机构主导的市场,确实不会干出来如我国“2015年股灾”那样的“大干快上的全民炒股运动”;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机构的操守值得相信,机构的外部监管是真实存在的。君不见,我国现今严打场外配资,场外配资以“扰乱金融秩序罪”论处,严打“老鼠仓”,老鼠仓和内幕交易抓住就判刑,而对华尔街来说,真正的监管,又在哪里呢?仅靠市场制约和行业自律,恐怕作用微乎其微吧。

 

图片

说白了,当一个国家认为,靠炒股、金融交易,就能维持一个国家的繁荣、伟岸,那我们就在边上,等一个他塌楼。

 

实干创造美好生活。

精选留言
  • 实则大基金在利用民意吞噬小基金,造成假象让民众持续颅内高潮;顺便把这波韭菜养肥,等拜登发给民众的美元支票到账;再猛割一波。
  • 但是很多中国年轻基民们却为易方达的某基金经理成立后援会,取名和娱乐圈顶流蔡徐坤的粉丝团同名的ikun。不但微博上阅读量超过1500万,而且去看超话下的评论和发言,都是在为机构大佬五体投地摇旗呐喊的粉丝,一派欢乐祥和的氛围。
  • 这可以算是赛博时代农民起义与工人暴动的变种——散户爆仓
  • 最新消息:投资软件robinhood直接强行卖出用户股票 有哪个作者想的出来?
  •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 这两年新闻可太好看了,比大多数电视剧都好看,电影嘛更是比不上了
  • 我觉得这波被韭菜暴力拉升用来大战基金空头的股票,还有90-00年代情怀的加成,wsb的主力正好是30岁左右的米国年轻人,青少年时期在gamestop买游戏,amc看电影,用诺基亚和黑莓手机,坐美航的飞机,多少有点用钱为他们的黄金时代挽尊的影子
  • 以GME为例,对冲基金Scion Asset Management以每股2美元至4.2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游戏驿站的5.3%股份,总共花费了约1500万美元。呃,这些股票目前大概值150亿美元。 Ryan Cohen从2020年到今年1月11日相继大量购入游戏驿站股票,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目前估计也值上百亿美元。 最新的报道是,黑石基金12月底持仓里面,有GME13%的股份,值400亿美元左右。 细品。
  • 在川普被塞口球以前,硅谷的新贵只知道自己拥有权力,却没想过,权力能如此使用,从此他们将无数次操弄起手中的权力,去指向“民主”的敌人 ​​​
  • 大资本利用散户吃掉一大片小资本,最后再把散户吃干抹净。什么叫专业?这特么的就叫专业!
  • 这只是股市回归初心而已,众所周知,第一支股票是荷属东印度公司发行的,这个公司不仅在殖民地没干好事,在阿姆斯特丹交易所掀桌子也是家常便饭,也没人能拿他们怎么样。
  • 有点07年的味道了,当年也是有个妖孽,差点把兴业银行搞破产
  • 设计一个贪心算法 时间复杂度无限大 空间复杂度无限大 保证收敛到的是局部最优解而不是全剧最优解 而且过程中还会弄死无数的人 放随便哪个领域都肯定被当成纯傻逼 但是在经济学这块却成了主流学说 这是为孰么捏
  • 我要是资本大佬,我才不实干,割韭菜钱来得不快吗?
  • 最高端的商战,只需要最朴素的工作方式(大嘘)
  • 荷兰病人→英国病人→美国病人
  • 资本家会卖出绞死自己的绳子
  • 基金经理的粉丝团和p2p购买者没啥区别
  • 太不要脸了“散户操纵市场”
  • 族秦者秦也
  • 一开始我就觉得散户不能赢过机构,我也没觉得机构不会使阴招,但是我以为能看到的是精英们明面上熟练玩弄规则,私底下干大家都知道是他干的但是没证据的脏活。没想到会是这样。 就好比我以为能看到赌神和后起之秀的精彩出千大战,结果赌神咔把桌子掀了叫小弟把人打了一顿。
  • 最新情况,Robinhood强制卖出散户股票
  • 机构之间的竞争,大头被另一个方向的机构吃掉了。散户们喝点汤,顺便背个锅。
  • 最有意思的是,美国骑马难下,所有人知道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他还是必须得顺着这条道走到黑,就让我们静静的等待历史性的一刻到来吧!
  • 战场已经从GME转移到数字货币里了,昨天开始就是狗狗币,狗狗币和GME遭遇之后,下午埃隆马斯克喊话比特币,战场已经转移到比特币了。目前比特币涨幅15%,约36860美元一枚
  • 背后是资本的博弈吞噬,却披着散户的外衣。
  • 鬼故事都没这个恐怖
  • 实干兴邦
  • “如果你无法看透一件事物的发展规律,那么其背后一定有你难以想象的金钱交易”
  • 2008大而不能倒 2021小散不能赢
  • 华尔街成也“除了利益啥都不要”,败将同样如此,如同鳄鱼的“死亡翻滚。”
  • 狗币暴涨后停止交易了🐶
  • 真不愧是带资本家,轻易就做到了散客做不到的事,多么令人心潮澎湃啊(并没有)
  • 咳!我也买了点大A股票。一天欢喜,一天忧啊。哈哈
  • 列宁:帝国主义论。
  • 吃他娘,穿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
  • 在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要求自由资本主义阶段的自由主义,要求“自由市场,自由竞争”,就像孔子在春秋试图复周礼一样,是不可能让诸侯们“克己复礼”的,想法很美好,但不符合历史阶段,其结果只会变成统治者的包装和强者限制弱者的工具,而丧失其本来的面貌
  • 左右都骂美利坚板
  • 今年可能就是高端制造的千金马骨年
  • “公平的美国”
  • 太硬了,嚼不动
  • 华尔街一棒子打在自己头上
  • 四千多万的股本,太小了谁也兑现不了。咋上去咋下来
  • 一环扣一环,积木垒到了天上
  • 等他们楼塌,金融过度,万恶之源
  • 人是依赖实物生存的,而不是一串数字。
  • 《是,大臣》就说的很好,银行家是弱势群体!这些散户才是罪魁祸首!
  • 这不是散户华尔街的事。主要是robinhood要在这个季度IPO了,传统券商不满意份额被严重削弱,所以在逼robinhood让利。其实,GME这个现象不是新鲜事了,几乎一直都有。
  • 这个WSB颇有戒赌吧老哥的精神内涵
  • 实干创造美好生活
  • 就是2010年“占领华尔街”的网络版,美帝阶级矛盾之深重在各个战场开始爆发!
  • 想给个建议,像我这样对股票市场比较白痴的人希望把“做空”这样的概念解释放前面
  • 都game stop了能不被做空吗
  • 也别把散户想象成有高组织度的群体,人自己都说了那叫YOLO,说白了,就是带着强烈浪漫主义的赌博行为,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 要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话WSB散户会不会得到跟冲国会的红脖子一样的待遇
  • 捉个虫,不是做空gme损失910亿,而是今年空头总损失910亿
  • 价值体系需要重建
  • 愤怒吧,韭菜们!咆哮吧,韭菜们! 战斗吧! 韭菜们!
  • 还是那四个字,“礼崩乐坏”,底裤一条一条地丢,脸皮一张一张地撕破
  • 华尔街之狼瘸了腿
  • 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楼塌了。
  • 更像是掌握了信息平台和用户大数据的科技巨头跨界对传统金融机构进行降维打击;往后走,西海岸的科技巨头反向侵蚀金融,同时东海岸的金融巨头也会建立自己直接操控的科技企业,一切都在变化,只有韭菜永恒!
  • 大家都在说的,往往并不是事情的真相。通过现象看本质,背后的力量才是这个事情的本质。没有任何理想信念,共同目标,行动纲领,行为准则的人暂时聚在一起而已,但始终都是乌合之众。
  • 资本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 卡夫卡下期谈谈比特币?最近这旷潮可不得了…显卡那价格简直了
  • 为什么机构会这么愤怒?你割韭菜的时候手被韭菜划了能不愤怒?不做安安饿殍,尤肖奋臂螳螂!
  • 前有总统川普社交帐号被封,后有散户网线被拔禁止交易,真•看不见的大手。美利坚现身说法诠释言论自由&经济自由,告诉还抱有幻想的人:资本主义到底谁说了算。
  • 要是哪本小说敢这么写,是要被骂得怀疑人生的
  • 別光說華爾街,直指華爾街靈魂的三條抨擊,對中國大a市場同樣適用
  • 在你们很多人面前的是能改变人生的庞大资金。将富人手中的财富重新分配给穷人,这是一个罕见的实例,参与其中就已经是惊人之举。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