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税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 叶主任

2021-01-26

图片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苏打水,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主任我,和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刚需不刚需,到底是什么说了算?

一般来说,是孩子上学。

目前来看,除了娶媳妇和孩子上学,刚需没有特别适合的标准。这就导致,调控房地产的时候,不知道哪些人群应该保护,哪些人群应该打击。

如果有房产税呢?

那就好区分,愿意交房产税买房的人,一定是刚需。

真的刚需,反而是弱势群体,反而更需要保护,比如说,人均居住面积小于某个额定平米数,免税。

征收房产税,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有的人不爱看,但是,世界的运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爱看,不代表就不会发生。

房地产市场,能够长盛不衰,根本原因是持有成本低,这导致了套现空间极大。

房子加以维护,存在很久不是问题,不是豆腐渣工程,起码能够存在一两百年。如果一间房子不转手,一两百年的持有时间,持有成本被平摊到了购房时不到十万元的税中,每年的持有成本,只有几千元。

一旦房价上涨,一套两百万的房子,几年时间的涨幅,如果超过了购房时候的税额,就出现了套利空间。

这是正常的时候,最极端的情况下,新房限价,二手房倒挂,转手的功夫是几个小时,涨幅就几十倍于税额,就是巨大的套利空间。

经济内循环做起来,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正确。经济内循环能够做起来,前提是分配要尽可能公平。劳动者手里要有钱,才能做起来内循环。

资方的人数,有点少。消费能力有点低,比如说,一个工厂,生产的是亲民价钱的手机,那就需要又足够多的人购买这个手机,工厂才能够持续运转。

大部分工厂不是奢侈品厂,奢侈品厂能够解决的就业,比较有限,因为奢侈品厂的产量较低,有钱人的需求是有限的,假设穷奢极欲的有钱人,一天换两套衣服,每套衣服都是一次性的,一年顶多能穿730套衣服。

不妨穿的更多一点,穿1000套。绝对数量也只有1000套衣服,是2000件。

2000件较为高端的衣服,假设一件2000元,消费是400万。一个能花400万到买衣服上的人,家产要多少钱呢?

这样的人,在全中国也找不出1000个来。

2000套衣服,一年生产下来,能解决多少人的就业?按照最高端,最消耗人力的成衣定制走,一个裁缝师傅,一个月做两套。也就是4件。

仅仅解决了500人的就业,但是不要忘了,最高端的成衣订制,不会是这个价钱。加上机器生产,解决的就业人数,会远远小于500,差不多是200左右。

假设这里又几个城市中产,一个季度要换一身衣服,也就是2件,一年一个城市中产,要买8件衣服。一件是500元。

125个城市中产一年的消费,就够2000套衣服。能买8件500元的衣服,需要4000元,一年的服装消费能达到4000元,这样的家庭,全中国起码能找出来一个亿。

两者相比,满足城市中产的诉求,能带动的就业,显然更多。

而低收入人群,假设一年换一套衣服,一套衣服的价钱是100元,则需要1000个低收入人群,才能够凑够这2000套衣服。

但是,这样巨大的产量,往往不能带动就业,因为机器生产在这个过程中,反而要更便宜一些。

这还仅仅是衣服。

也就是说,中等收入人群的数量越大,社会生产的进行,就越健康。就业人数也就越多。现如今,房价成了降低中等收入人群消费的最直接原因。

背着房贷,一个月连300元自由支配的钱都拿不出来,还靠什么扩大消费呢?

只要房产持有税上马,持有越多房产,持有时间越久的人,就要付出越多的持有成本。假设房产税只有1%,人均居住面积小于60平米,或者说,第一套房子不征税。

那么,一套市值200万的二套房,也要付出每年2万元的持有成本。

仅仅看二套房,许多家庭确实有改善房的刚需。而且改善房一般在远郊,市值也不会太高,这做改善房,还能忍受房产税,的确是刚需。

但是,持有多套住房的人,必然会难以接受。多套住房,就算不加杠杆,都是自己的,加起来市值超过500万,一年就要付5万元的税。

一般来说,炒房的人是一定要加杠杆的,加了杠杆,不管是加到了全款,还是加到了首付,都面临的资金链的问题。

假设一堆夫妇,通过离婚买了四套房,加起来市值有800万,那么,一年下来就要付出8万元的房产税,这对夫妇的家庭收入扣减8万元,势必对生活造成影响。

4套房子800万,显然不是北上广。

如果在上海持有四套房,一年要付出多少房产税呢?

所以,难以负担的税收,会让市场上出现抛售的潮流,房价真的降下来了,刚需也就可以上车。改善房能忍,首套不用交,供给十分充足,刚需还有什么原因上不了车?

到时候还上不了,原因就只有眼高手低,自己喜欢的买不起,买得起的不喜欢。

那没关系,有的是不嫌弃的人,眼高手低嫌房价高,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就好比,汤臣一品确实贵,市场规律决定了它降不下来,不能因为汤臣一品买不起,就来说政策不好。

 美国的曼哈顿房价,也不是每个美国人都买的起。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土地面积是有限的,土地财政20年,可以,但是,土地财政不可能200年。

总市值450万亿,还在不断上涨的房地产,就成了不得不考虑的税源。

房价越高,市值就越高,税也就越高,中央财政便能从发达地区抽上更多的税,来支援后发地区,毕竟,用了人家的劳动力,用了人家的资源和能源,总要给点什么补偿。

出台,是一定要出台的,保护弱小刚需,也是一定要保护的,最后的问题,就是出台的时间。

趁着拜登政府对华进行金融战争,出台政策,先将房地产市场的大泡沫挤小一点,免得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泡沫差不多了,土地储备也就差不多了,税也就该来了。

我国的共同富裕,还是不得不感谢拜登助力。

毕竟,共同富裕,才是社会主义。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