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B站主播孤独离世,他本不该是社会的边缘人 | 新潮沉思录

2021-01-23

 

文 | 天书 飞剑客

B站一位主播墨茶 Official前两天不幸去世了,触动了很多人的心防。大家对这样一个贫穷且患病,但却始终乐观阳光坚持直播的青年的离世感到莫大的悲伤。图片

事情刚开始发酵之后,根据最开始爆料的B站用户御坂伊里奇的描述,大家首先将这件事情与大凉山地区的贫困问题,扶贫工作等联系起来。但根据后续曝出的采访信息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大凉山贫困现象。这个采访信息里父母的话可信度显然存疑,不过父母双方客观家庭条件的信息应该相对可信。综合之前B站用户的爆料,可以大致推测是生活条件还不错的父母在离异后相当程度上对抚养职责的放弃导致了墨茶后来的悲剧处境。

离异后孩子判给母亲抚养,以母亲方的经济条件断不至于让孩子沦落到没钱治病的境地,何况手术还是父亲方带去做的,不过父亲掏钱付手术费这个信息与网友爆料信息不符。墨茶的遭遇中,目前我们无法判断父母的失职究竟到哪种程度,比如是否在未成年之前就对其进行弃养导致因贫穷多病,比如何时知晓其因病不能重体力劳动导致无法维持基本收入等等。目前还没有更进一步可信的信息,我们也不再做过多的揣测。

图片

2016年,最高法公布了12起撤销父母监护权的典型案例。今年1月20日,新华社报道我国拟立法规定必要时国家对家庭教育进行干预。一方面,法律在向更好的保障子女必要权益维护方向上推进,另一方面,对我国社会来说,完整的家庭结构及其辐射出的纽带仍是稳定社会秩序的基础。除了法律规定的必须实行的抚养,教育和赡养,从社会现实和世俗道德要求上来说,六个钱包仍是支撑年轻人走向社会独立成家,完成社会更新的主要力量。所以我国法律实践中对于家庭关系问题的处理多少还是偏向保守,会不自觉的倾向维护家庭完整性,滞后也再所难免。

图片

得益于互联网时代,技术让大范围共情成为常态,更有助于让社会聚焦在有需要帮助的人身上。在采访出来后,关注者们更愤怒于父母方自身条件不错却不管孩子的行为。对于墨茶和有其他类似遭遇的人来说,这样的父母确实无法依靠。但从整个社会来看,家庭结构仍是年轻人的基础依靠。我们都知道随着城市化的继续推进和人口结构的改变,六个钱包式的支撑结构难以长远维持,家庭结构有一天也许会彻底改变,也许不会。不管怎样,在那之前,在社会还没有准备好替代品的情况下,最稳妥的办法还是通过法律,道德和共识让家庭的内核向更好的方向更新,并尽量维持其该有的社会功能,直至变革彻底到来。

家庭的问题就说到这里。剥离家庭因素,我们才能发现墨茶的遭遇和广大青年们得以共情的本质。假如,墨茶在成年后没有父母的话,他仍然遭遇了病困交加的这一切,那事情的本质就是一个社会边缘人在极端情况下遭遇了无缘死。

无缘死是以日本为代表的畸形资本主义发达社会的典型现象,这一概念由NHK的纪录片提出,引起巨大反响,“无缘死”本意指的是人死亡后无人吊唁,泛指人际关系的疏离,源于因血缘、地缘、社缘等 各种“缘”的解体而引发的“无缘死”现象,更学术的说法是孤独死,日本学者普遍将无缘死的成因归结为血缘、地缘、社缘的衰变。日本每年有超过三万人遭遇“无缘死”,不止是老人群体,日本青壮年群体也相当程度的陷入无缘死的恐惧之中。在网络相关话题中经常能看到已意识到“无缘社会已不是他人之事”,“将来自己也可 能走同样的路”、“我是无缘死预备军”、“无缘死,将来的自己”等等的感慨。

图片

青壮年群体中,社会边缘人士遭遇无缘死的风险很高。这些年经常被讨论的抗压吧或者三和大神,他们在网络上自称老鼠人,由于社会身份的缺失,他们和墨茶一样,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边缘人,学术上我们把他们叫做新穷人,他们是穷人没错,同时也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里不被需要的穷人。也许他们用得起电子设备,还能上网,可是他们的困境更为隐秘,很多人把他们的处境归结为懒,堕落,因为这种不认可,导致他们在社会上的生活更加举步维艰,往往心理方面的状况也更加悲观和绝望。

墨茶又有一些不同,他毫无疑问是一个在当下才会出现的社会边缘人。在此事之前,网友们可能难以想象,在B站展现的中产阶级新生代后浪的用户画像里,有一个贫困交加因饥饿而死的二次元同龄up主,他努力输出内容,尽可能淡化出身的标签,和网友发生着貌似平常的联结。墨茶和我们传统印象中的贫困者有着极大的区别,他用着直播的设备(虽然不太好),他主页投稿玩的游戏也是守望先锋这一类的付费游戏。

如果不看他的自述,似乎是一个衣食无忧,站在潮流前端的都市青年,可他确实是一个现实中和社会脱节的边缘人,比如在他朋友叙述的版本中,他的身份证被踩断却不知道要去补办,没有申请医保,不了解基础的社会常识,也有着相当程度的社恐。对于墨茶来说,成人的他本来可以通过规定操作获得社会救济,但他本人并没有信息渠道获知,社恐也让他缺乏这方面的行动力,他所在的网友圈子也未能提供有效信息。

所以,他实际是处于一个各种政策、福利、关怀的真空地带,不要觉得这事离我们很远——大学生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的,考研党,都处于这样的情境,没有医保社保,没有各种福利保险,很多人都经历过,只是他们恰好有着良好的身体和求职能力,没有意识到而已。

墨茶在生病以后,有一项收入来源是网络直播。实际上,当下网络相关的工作也隐匿了一大批新穷人的存在。在这些职业的背后,有着更高的淘汰率和更不稳定的社会保障,大部分游戏代练,网文写手,网络陪聊和小主播的收入非常低,传统的工作至少能保证一份保底的收入和社会保障,可网络工作未必有一份有法律责任的合同,绝大多数的底层工作者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不能保障,更甚,由于网络工作的特殊性和从业人群,他们的心理状况也相对来说更容易出问题,毕竟,出去工作多多少少能和人有些接触,而一个宅男宅女那巨大的孤独感恐怕是难以排解也无人排解的。

图片

那么,不属于边缘人的,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们又如何呢?这几年,我国社会学界关于空巢青年的研究越来越多。“空巢青年”指年龄介于二十到三十岁之间,受过相对高等教育,远离家乡到大城市打拼,自己租房或选择合租的单身年轻人。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20-39岁的“空巢青年”已超过2000万,其中,90后占61%,80后占35%。

相关研究指出,随着城市单身独居青年规模的不断壮大,“空巢青年”己成为一个客观存在的社会事实。他们从原生家庭与熟悉的社会网络中脱离出来,只身投入压力与风险并存的现代都市,尚未进入组建新家庭的生命阶段,远离家乡、单身、独居。作为一个基数庞大的社会存在,“空巢青年”具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独立自主意识较强,他们比社会边缘青年们更有抵御社会风险的能力,然而在高速原子化的城市环境中,仍然会有相当的无缘死风险。这主要发生于高强度忙于工作,维持社交和身体管理时间少,容易引发猝死风险或隐性疾病的群体中。

随着平均生育年龄的继续推迟,下一两代人会有相当部分的群体在刚迈入社会时父母就已进入老年甚至去世。青年身上的社会关系属性会更加缺乏,更加靠近“原子化的个人”这个概念。

在目前由资本主义规律主导的工业和城市化语境下,社会个体原子化的趋势是无解的,晚期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主要倾向就是人的个体化,不管是天选之地的美国还是高度内卷的韩国都是如此。

从家庭关系上看,美国社会学家克林南伯格的专著《单身社会》中曾给出这样的数据:美国有3100万人独自生活,这个群体在过去10年扩大了30%,其中独居女性是主体。这些人口占到美国户籍总数的28%,这意味着,独居家庭已经成为仅次于无子女的夫妻家庭成为美国第二大户籍形式。今年 最新的数据统计显示,韩国单人家庭同比增加6.77%,达到906.3万户。单人家庭占全国家庭比例超39.2%,另外1人或2人居住的家庭占比超62.6%。

图片

从社会生产关系上看,以美国为代表的老牌发达国家普遍存在着伴随去工业化,去集体化而来的劳动群体瓦解,个人丧失社会功能和属性的情况。多元化极端化的身份标签取代了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认同,又造成了更深刻的社会微观层面的割裂。

德国社会学家贝克指出,现代社会将人撕裂成碎片,将个人从集体主义的阵营中直接推向更广阔的社会,而成为社会海洋中一个个自谋生路的个体。在此社会背景下,个体对家庭和集体的依附以及相应的家庭和集体对个体的庇护都已不复存在,个体的身份不再由某个集体来界定,单位制下的身份认同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到消解。

脱离了家庭关系,脱离了社会和生产组织关系,在现代城市这种钢铁迷宫中,纯粹的变为一个打工,挣钱,吃饭,维持生活的透明人,这是一种很真实又荒谬的后现代写照。

我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满足广大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国家的宗旨。扶贫工作就是在这个宗旨下的实践。在农村扶贫工作取得历史性成果的同时,这几年城市以前存在的流浪乞讨者群体也得到了广泛的收容。然而比起街道上的流浪乞讨者群体,包括墨茶在内的城市边缘人和广大空巢青年,他们在出现生存危机的时候可能更隐蔽,更难以被发现。这都需要完善的纳入救济机制。城市底层贫民的处境依然艰难,我们在关注他们的同时也要关注到他们心理状况上的困顿,使社会不认可,边缘人的社会身份缺失的情况得以改善。

但也要看到,我国目前还远没有摆脱现历史阶段资本主义主导的客观经济规律的能力。在墨茶没有主动寻求救济的情况下,如果现在的城市社区网络化管理能完全覆盖到这类边缘人群的话,他的生存危机也会有很大机会被人发现。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这很难做到。农村扶贫工程完全是在不计成本的情况下才能取得现在的成绩。对于更复杂庞大的城市基层社区来说,不论人力还是财力资源,想做到完全的网格化管理还很困难。

不过,仅就对需要救济人群的追踪监控来说,我相信技术的发展会带来低成本的解决模式,这几年大数据的发展已经解决了很多长久存在的社会管理难题。虽然在后现代语境中,一些人会担心政府对个人过多的技术应用会让社会朝着福柯的“生命档案”,或者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类的想像发展,但我们首先要解决眼前必须的问题。

图片

技术真正难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是每个个体到底该以何种状态存在于这个社会中。在家庭单元越来越式微,个体被城市化打散,被生产关系结构驱逐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组织,没有集体主义的认同建构,那么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城市钢铁迷宫中的迷失者。个体主义没有前途,最终会抹杀个体的生存,西方资本主义式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同样没有前途。不管在赛博空间还是现实世界中,我们都要寻找,构建集体认同,从一群人,一个国家,最终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有在集体中,我们的共情才会真正实现它的意义,我们的共情才不会遗漏每一个个体。在我们这个集体主义情结深厚的国家,我相信这必然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最后,对这件事我个人还有一些想说的。从墨茶的动态上看,他应该是个受到左翼思想影响的年轻人,相信共产主义,崇敬教员,这很好。他的涉猎范围也不窄,比如像《美国工厂》这样在我国网络不算大众的纪录片也有关注。但另一方面,他对社会常识的了解之缺乏又实在让人在一开始感到很惊讶。很多人将这归结为信息茧房,可能是这样,以墨茶的身体和经济情况造成的精力负担来说,很容易陷入这样的状态。也有网友提出墨茶所在的网络圈子中的群友也被局限在信息茧房中,没能给他提供有效的建议。

互联网的发展看似拉近了人与信息的距离,人与人能相隔千里沟通,却又让我们与信息,与他人越来越远。海量的信息构成的信息茧房让用户看似能接受到同样的信息,对于信息的理解和处理却千差万别,互联网构成的小圈子越来越细分,这种共同体给了我们一种虚假的群体感和安全感,却越来越让人们对身边的彼此视而不见,对于身边人的困顿一无所知,也让墨茶至死都无人知晓,甚至只有网络上的朋友发布了讣告。

我个人感觉,以墨茶的上网经历来看,他应该是有加入一些以B站为主活动地的网络左翼青年圈子,并受其影响的,如果有这样的圈子的话,希望他们为了以后可能再碰到像墨茶这样的需要帮助的年轻人,去更多的关注现实。也希望墨茶这样孤独的人,这样向巨大的困顿拔剑的人,以后会越来越少。

49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我本人工作和社会保障有关,接触过大量的底层群众。一方面我们的社保制度越来越规范化专业化法制化,这是社保和社会福利发展的必然要求。但是,另一方面,专业化会导致获取信息和理解信息的门槛提高,底层群众本来就缺少专业训练,难以理解复杂的专业知识和繁琐的流程手续。 B站上有好多up的视频就是将复杂的专业知识幼儿园化,满足平民大众的文化需求,从天文地理到历史人文从大国关系到金融货币,理论性的东西非常多,但是很少有人去做特别实际的内容,比如我没钱吃饭了怎么办?比如我想老了以后也能领钱应该找哪个部门,比如我肚子痛该挂哪个科室的号?疫情城市封闭,我回不去家又没钱住店吃饭了,该怎么办?很少有人关注这种知识,也很少有人去教别人怎么把这些基本需求转化成比较专业的语言让专业人士理解你的需求。我知道这很难而且具体问题非常复杂,但是就像文章说的,这么久居然都没人给墨茶一个专业建议,我是很惊讶的。
  • 就在他12月29日发出想吃草莓的最后一条动态前,他在12月26日发出“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 关注真空地带的年轻人,这个提法非常好,不是像其他公众号一样恰人血馒头 现在的政策和基层主要关注的是弱势群体,也就是老病残,但对于这些没有任何医保社保和收入的95后甚至00后,是没有任何目光会关注的,毕竟从各个角度来讲,有手有脚的年轻人是不会饿死的 但是,只会压榨和掠夺的资本,一旦你不能成为他们产生利润的劳动者,就会毫不留情的让你扫地出门,这也就是高等级如码农,低等级如这个up主最大的不幸 而这个群体也会慢慢变老,一旦他们没有被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也不会成为扶贫所深入的对象,在他们成长起来以后,就会成为最大的边缘化真空化群体,而且这个基数慢慢增长以后,必然成为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
  • 值得一提的是,墨茶offical还只是他的一个小号从他原来的帐号可以了解到,尽管身处贫困,他仍然心向阳光,追寻光明,这才是最令人动容的地方吧
  • 墨茶的社会身份从未被认可。马克思曾指出,资本的本质不是物,而是物掩盖下的社会生产关系。而关系的本质是什么呢?是社会资源与情绪在人之间的分配权与分配方式。 当墨茶离开家庭,又没有被社会接纳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存在”了;那是2018年,他才20岁。希望草莓和饺子不会少,希望永远不会...
  • 大学生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的,考研党,都处于这样的情境,没有医保社保,没有各种福利保险……话是这么说,这难道没有体现出现在好多大学生就业观有问题,眼高手低吗?
    建议查看去年飞剑客“今年是付费自习室元年,学历越来越值钱了吗?”
  • 这事给我们这些赛博原住民年轻人提了个好醒。 即使是这样原子化个人的时代,也不要离群索居,看似互联网虚拟空间让你拥有了一切,但实际上让你活下来的东西不在网络上。 墨茶的母亲在县城有上百平米的足浴店,完全是小资产阶级了,哪怕是上网转发水滴筹,找几个熟人帮帮忙。或者有人能联系社区找他和母亲调解一下关系,再不济真有撑不下去了给110打个电话,联系救助站,都能获得帮助。但是并没有有社会经验的成年人来帮他教导他,他自己或许也“不愿意麻烦别人”(这种日式性冷淡见的太多了),就酿成了这样的悲剧。 真的,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合,不是一句假话,人从本质是是需要组织的。
  • 他病了这么久,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可以去办个新农合……看来他们那个小圈子里的人都没有医保……
  • 为什么懂得许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我知道的是墨茶至少有两个B站小号,在被封禁前上传的视频还有不错的播放量。为什么群友们没有告诉他如何寻求救济,为什么墨茶自己在现实中没有迈出求助的那一步? 鲁迅先生说过,革命不是教人死而是教人活的。现代青年重新发现革命文化的价值,当然是一件好事,但不要忘了革命前辈们往往都善于生活。如果学教员的书只学会了努力坚强乐观,却甚至不能在现实中维持自我存活,那就不能说是学透。 死人不能说话,要扩大思想的影响范围,要实现自己的理想,首先要活下去,活下去才能当面驳斥泼向你的脏水,活下去才能让自由的意志冲破牢笼!
  • 他所信仰的东西最终还是没有拯救他的生活,到我觉得至少让他的精神变得富足了吧,任重道远,承志而前
  • 这个公众号是目前唯一没有吃人血馒头的,底下也没有廉价眼泪随意套用自己的愤怒来构成狂欢。
  • 最后一段真的,我在b站上偶然看到过几个左翼青年(姑且这么说)的动态,感觉他们自己的心理状态都有点问题,可能有点抑郁情绪,去正常上学都困难那种。 我作为一个多年社恐,也没资格在这一点上说他们,但那种把精神上的失意寄托在偏激的政治观点上,输出自己的情绪,真的让人觉得有点可怕。他们自己在心理上都是边缘者,只是感觉没有真穷的,还有闲工夫泡在各种网上信息上,墨茶真的和他们抱团,也是枉然。希望幸运的人都能先过好现实的生活,再尽力去帮助其他人吧……
  • 禹思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犹己饥之也。
  • 原来因为体质只能去黑厂打工,水滴筹无法认证……这些都是个人选择和社会常识缺乏导致的边缘化。。
  • 还有,墨茶(陈淞阳)的父母在他成年后不久,以他的名义注册了两家公司,凉州新感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凉州瑞丰车业有限公司。 爱企查上面能查到,这可能是墨茶申请社会救助失败的原因之一。 真的是吃人不吐骨头,天下岂有如此凉薄之父母(四川省内有7个重名,如果真的这么巧,那我道歉,但这个评价我不会收回,因为哪怕这是个巧合,这个评价也没有错)。
  • 真正可怕的是很多人不被资本主义体系主导下的生产关系所需要……
  • 在我开始工作后,一个人独居时,我就深深感受到了一种孤独的恐惧--如果我在租的屋子里猝死了,那么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身边将一个人没有。当然我不会遇到这个年轻人一样的情况,因为我当时是在一家国企上班,医社保俱全,也有很多朋友,所以如果我生病了,是能够得到较好的救助,且对我造成的负担也是可以接受的。但那孤独的恐惧,当时已经使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如果这时又有病魔缠身,真不知道如果我是那个年轻人,是否还能坚持那么久。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呢?
  • 年轻人贫穷和厄运引起了B站年轻人的广泛同情。
  • 很多人都说了很多地方和要点。 我就说一个脑洞新奇的地方,这说明B站主体的受众和他本人所在的小圈子主体(不管是什么类型的)都真的很年轻,表现出来了确实的对于社会各个必要了解知识的缺失(比如大学了还不知道社保要如何操作等等)。这就导致他唯一在社交上的纽带所能提供的建议和帮助非常微小。虽然不至于我知道的某些小圈子大额度的捐钱出力,但指出谁或者某种途径可以帮他的能力还是有的。 以至于当时帮助他捐钱购置电脑的某群友在微博里面嘲讽其他群友道:死前不闻不问,死后各种懊悔的作态。。但我认为对于直接的金钱援助确实不能是对每个人可以承担的道德绑架,如果那个小圈子中如果知道可行的让社会福利可以接触到他的方法肯定是会做这举手之劳的。
  • 唉真的特别难受,太多人打着马克思主义的幌子发泄情绪、空谈理想了,但马克思主义是实践的科学,我们更应该关注现实啊。但是说到现实,我有时候想想自己真是什么都不懂,尤其是看病,大学生医保的流程想搞懂很多次都没完全弄懂,各种票据,好像CT还不能报销什么的,门诊要一学期一次集中报销,排队又要很多时间,听同学说他们学校开转诊校医还会从中作梗,真怕生点什么病不能报销……唉
  • 走好,达瓦里希
  • 以往面对的是信息的封锁,现在面对的是信息巨浪之下的甄别。(其实我觉得先学会呼吸更迫切),至于社恐吧,以我个人的经验,毕竟隔着网络需要端着的架子更少,所以只是一个水往低处流式放任本能的现象,反而重新开始出门看人,跟人说话时看着他人的眼睛,是逆反本能的。 每一次信息革新,都是打破溶解旧共同体,重构熔铸新共同体的过程,这方面我们是有知识和传统的,但再深厚的遗产也经不住挥霍。
  • 真的希望国家和社会能多关注年轻人。90后之中独生子女很多,人口基数没有70后大。拼多多猝死的姑娘、这个up、还有隔三差五就跳楼的硕博们都是20多岁,都是社会的未来。老龄化已经快步走来了,千万不要让年轻的生命慢慢地消耗在这种本可以避免甚至是毫无意义的悲剧中…… 另外,如果不能加强制度建设,未来被边缘化的不会只有那些因为没有社会经验而没法进入社会体系的年轻人们。2020年欧美的世界的群体免疫,可是从养老院开始。
  • 实际上基层社区组织的缺失使得这种生活在各个部门视野盲区的人变成事实上的透明人。缺乏基层组织的关注和帮助,这一类的事情恐怕仍会继续发生。
  • 作为青少年曾读《读者》《意林》《南方日报》,围观过3Q大战、作业本事件,在新为社会人时看着新自由主义暴露出巨大的阴暗面和疫情的反复的90后 只能表示个人英雄不过虚妄,天降奇能是一场炫梦,最终,每个人都是不能离开物质本身的客观实体,但绝不意味着自己没有修身及其以上的力量,还活着,还有未知。
  • 感觉在网络上会火的估计都不会注意到这块其实……,我们说团结也团结,说孤独也孤独,挺无奈的,这孩子挺有骨气和想法的。
  • 家庭对一个人来说真的是很重要。我是在一个普通而正常的家庭长大的。我小时候曾以为天下的父母都会关爱自己的孩子,直到后来见到/听说到很多爹妈管生不管养的事实孤儿案例。 我看网上有网友表示,目前国内针对事实孤儿的统计和救助绝大部分都集中在十四岁以下,那这样的话,墨茶正好落在空里了。这种问题真的让人觉得非常无力,说难听点,如果墨茶真的是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说不定还能过得更好一些,起码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做体力劳动,还能顺利拿到低保。而不是这种,身处一个并不贫困的家庭,却被家庭虐待的情况。 有的时候我觉得,对于这种不合格父母,剥夺抚养权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疼不痒,可能真得出台法规对他们有所惩罚,才能让一些人当爹妈之前过脑子想想。
    顺便,我个人感觉,仅仅是个人感觉,墨茶朋友的口述跟记者采访他家的情况有出入,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墨茶还对家庭抱有幻想,对朋友说的时候,隐瞒了一部分他父母不负责任的一面。 唉,想想真的是难受,他的社恐性格的行成,恐怕也跟家庭有关。 他的悲剧真的很大程度跟家庭有关,按现阶段法律法规,能做的只有让折墨茶身份证的黑老板少一些再少一些,加大社区投入让社区的工作人员注意到墨茶。那些尽管难,但也能看到解决办法。 可对这种造成他性格悲剧的不负责家庭,一点办法没有。
  • 感觉现在这样庞大的信息流下,反而让国家的一些政策福利得不到良好的宣传。 小时候因为总要陪着外公外婆看新闻,每一年一些政策福利的变化都是知道的。深圳开始限行我都还有一点印象。 而长大了,反而关注不到这些方面的东西,昨天开车进深圳还让我一头雾水到底哪里能走,什么时候能走。 可能,慢慢的我也会进入这样的信息茧房的状态吧。现在网络的巨浪,一股脑的冲进我们的脑里,学会辨别到底哪些有用,哪些需要关注,确实是种能力。
  • 在他的原生属地,以及打工的区域都没有社区服务覆盖到他。社恐使他不敢诉求,社缘使他不知诉求。
  • 在群里他有提到过:“把我的骨灰撒在河里,让鱼儿吃了,继续为人民服务。” 他是一位有着坚定理想信念的好同志,白骨终将化为沙土,但又生生不息。
  • 对于青年人来说,没有人、组织或者团体给予他们群体生活,有没有相应的集体性的精神公共服务,就像没人管的孤寡老人一样。唯一的不同是他们年轻,他们蕴藏着力量。这样的力量如果只是浪费还罢了,如果被我们的敌人组织起来,那就不是地下教会这样好打发了
  • 墨茶这个小兄弟居然让我个饱经沧桑的中年老男人哭了两次,第二次是看到他的视频《人民的国》。有没有人组织一下互助会啊?别让阶级兄弟们都孤独死了。
  • 墨茶事件,提醒我们要关注那些无缘人。我们不能不该不允许放弃任何一个同胞。扶贫工作也要做精做细,让社会主义阳光普照,财富成果惠及最广大人民群众。
  • 这跟网络圈子或者扶贫关系都不大。 小地方,父母不负责,自由生长,这就是弃子。 三和大神里也很多这样的人。 不要觉得很多东西是理所应当。 他们从来没接触过
  • 可能有点点跑题但是看到了还是很想提醒一下,如果现在有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入社保医保而有意愿参保的人,即使处于无业阶段,也可以选择参加城乡居民医保或者按灵活就业参保城镇职工医保。每个省政策各有不同,但城乡居民医保应该是各个省全覆盖的,一般只包含五险一金中的医保部分,收费较低,只能在户口所在地参保,异地报销还要结合当地政策,但总归是一旦出现问题时的一份保障。灵活就业的城镇职工医保缴费较多,因为城镇职工医保按理来讲是由就业单位和个人各承担一半,如果是灵活就业那么个人就要缴纳全部。根据各地的政策不同可能还附加有重大疾病保障或者企业补充医保,通常情况下会分级别。以上相关政策都可以在本地的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查到
  • 不知道欧美,日韩这些比较早的进入这种原子化的个体是怎么处理的? 宗教,还是互助组之类的。 学习一下他们的一些经验。 如今的生产方式新潮写了不少文章,大伙也心里有数(可能具体细节之类有争议)。 不停的生产过剩人口,网上不少人是认为他们因为懒惰之类,这点倒是有点像英国早年的济贫法,结果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愈发严重。因为拍脑袋而不是实事求是! 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不管怎么说,好歹提出来了。
  • 我不知道墨茶是在哪里去世的,但我估计应该是某个城市的出租屋。如果在乡村,他至少还有可以依靠的社会关系。虽然很多人攻击农村封闭保守,可是另一方面他们也很团结,一家有难,多少周边邻里都会来帮忙照应。绝对不会发生因为饥饿导致酮症酸中毒而走了这种可以说是被活活饿死的悲剧。 之前知乎上有知友指出他因为没有户口分割,没法被认定为贫困户,享受到补助。因为父母霸占平房,还找不到他人,导致扶贫干部想联系都联系不到。 我想说的社区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没有出场。 问题就在于没有出场。他所租住的地方的那个社区,社区都是缺位的。一个社区就该是管理当地居民生活的。可是社区在哪里?有多少社区能知道自己所管辖的社区内有多少外来务工人员,有多少低保户,有多少贫困户?他们的生活状况如何? 社区不该只是一个行政单位,更应当是居民的中间协调人,支持者。当居民走投无路时可以最后依靠的支柱。我记得2010年世博会的口号是better city, better life。更好的城市不该只是繁华先进的设施,更加应该是先进的理念,高效的执政。 这一切,社区作为城市行政的一个最基本单位,都要经由社区的改进来完成。我们走过了飞速变迁的七十二年,如今,我们应当趁着这个调整期的档口好好的审视过去发生的问题。调整路线,解决问题。 希望墨茶的悲剧不再发生。墨茶的悲剧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整个边缘人群体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如何帮助到他们。 我始终相信,我们的星辰大海不是遥远的外太空,不是全球争霸,而是全人类的幸福与解放。
  • 看到墨茶这样的遭遇,悲痛的同时和他一样的“赛博隐者”们(我也是其中一员)难免不会感到一阵惊恐。网络拉近了一些人之间的距离,也让另一些本就内向社恐的人更加困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 法律、生理卫生、社保医保、劳动者的权利这些和社会生活紧密相关的事,真的要在初中毕业前教育,至少要留有印象。有手机、有网络,却不知道如何求助,这让人难过。虽然会用手机,但和在医院里拿着手机不会用的老人们一样啊
  • 在资本堕落腐化的大势中,我们必须去寻找一条,一条能再互联网背景下重建人与人共情的理论系统。这既是时代的任务,也是人类社会通向未来的的必由之路,否则人的异化将不可避免,我们也将真正面临“历史的终结”。 但要真正打破信息茧房和狭隘民族主义的隔绝,又何谈容易,但幸运的是,至少我们已经知道方向在哪里,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够有机会看到那天。 中国人民大团结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 这篇文章真的写到我心坎里了,我也是个毕业考研党,虽然有一份工作但是没有五险一是钱仅够吃饭和房租,我身体也不太好太累会得各种病所以一直也不学的太拼,不过没有生大病,这倒是挺幸运的,希望这次能上岸
  • 想到了温铁军教授的乡村振兴,远离家乡的年轻人他们一部分依然没有逃出边缘化的命运,却回不去那个家。 又想到也许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目光投身到边缘,或许哪天自己也会成为边缘。
  • 将这首戴望舒的诗献给他 《萧红墓畔口占》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安息吧,墨茶,远方的朋友。
  • 今天的文章提到了《美国工厂》这个电影,提到了技术革命或许有助于解决边缘人的窘境,同时对未来充满希望。但是不要忘记美国工厂的最后一幕的隐喻,技术革命只会产生更多这样的边缘人,新的生产方式下,他们该到何处才是真正的问题,文章所提到的精神寄托其实是次要矛盾
  • 今天看了孔鲤的文章,人是社会关系的集合,希望大家都能记得他更久些,这样他和我们都没有那么孤独
  • 文中提到墨茶属于当下生产关系不被需要的人。我们不断的要所谓的科技发展和生产效率,让缺失技能和机会的人被淘汰。我们发疯似的生产生产生产,过程中却不断有人掉队,那生产的目的是什么呢?种出够全世界吃的粮食,照样有很多人贫困和饿死,我们很难全部归结为是这些人好吃懒做。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一切都是资本的生产关系的支配,科技发展和生产不是以人为本的,它的起点和终点不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我盼望着给普通群众最大的包容,团结组织起来,变革生产关系,实现人民的生存、尊严、发展和繁衍。
  • 其实他欠下的医疗费也不过数千元而已,如果他的父母愿意伸出援手,如果能接触到水滴筹这样的渠道,如果能获得一定程度的社会保障,他都不至于孤独死去。 这事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个醒,在网络空间里,我们每个人都看似离世界很近,实际上却离世界很远。
  • 不同文化背景说话角度不同挺有趣的,另外赞你客观悲悯。墨茶的悲剧其实是资本经济下社会关系崩解又新经济未出现的真空大洞。不管是他和他的群友没有社会经验和渠道还是所谓左派思想和各国社会青年宅化抑郁症化,人类社会已经到一个路口了,这个已不是主义、经济、人文可以解释和消化的了。最后还是祝这个世界人人可以温柔互相帮助。
  • 1块82的药,一片一片的买 医院那里还欠了两千 只办理了入院证,而没钱做手术 他父亲是在欺负死人不会说话吗?
    是1块84,不好意思 而且只能买三片
  • 我已经从近1000字删到600字才允许留言,居然没法精选 那我放上我的知乎回答链接吧 假设双方都是真的,也能说通: https://www.zhihu.com/answer/1694058228
  • 各种原因延期丧失应届生身份难以找工作的硕博(可能接下来还有本科),其实也有点算边缘人,那种满怀希望被摧毁不仅仅是用无病呻吟就可以解释的。一个应届生身份越来越重要,也是否说明了什么呢?
  • 身边有一些同学在本科毕业后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直接就业,而是选择gap一年再考研/工作。这一年里就是没社保没组织的人口,好在大家年轻没什么身体问题,否则也许是下一个墨茶。
  • 无论技术让生活方式变成什么样,只要资本市场还是那个内核,那每个挣扎着的人都是随时可以被抛弃的零件。个体情感在社会这个巨型机器面前没有反抗的能力。生命个体能做到的,是先活下去。 通共的海明威有着强健的体魄,有老人与海的勇气,最终还是选择饮弹自尽。或许,克格勃真给他一些任务,反而能支撑他活下去。
  • 潮思上有看B站上山高县和宅左(新词神左合流?左壬联D反X这种口号我是第一次听,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问题)的辫经了吗?虽然感觉两边切入点不在一个点上,但是通过入关人的释经,从美D制裁新疆棉花番茄出口,引申到大凉山问题,突然理解到山高县和入关人的悲观情绪了…沿海地区亿万漕工衣食所系啊……如果我们失败了,唉,不敢想…
  • 想起自己工作一年半才意识到要去上社保(而不是符合条件后单位自动给上),虽然是很基础的常识很简单的手续,但刚进入社会的社恐错过也很容易… 感觉学生思维会有“我做到A自然会发给我B,如果没发那大概就是没有了没办法”的错觉,但普通人的现实经常是“我符合A条件,申请履行一系列手续才能得到B,如果申请没通过就不同时间不同渠道再多问问多找找”…
  • 文章方方面面都谈到了,很全面信息茧房这个现代牢笼对于网络时代原住民来说,很难打破。我也惊讶于他的缺乏常识,这种情况完全可以申请低保
  • 真是感同身受,落了一身病。还好能家里蹲,不然早没了吧
  • 许多事用社恐、内向来解释是无力的。譬如很多人在离心运动中会提到离心力,但高中生则会告诉你不存在离心力,而大学修物理的又告诉你非惯性系下存在离心力,这三种人是他们性格决定了认知差异么?网络这么发达他们不会搜索么?事实上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这个东西需要去搜索了解。再譬如你遇到不平的事12345市长热线一个电话,但有的人压根不知道有这么个反馈渠道,甚至不知道这些破事还能反馈,没人告诉过他可以这么干,信息壁垒就是信息壁垒,不是他不社恐就能突破的。
  • 墨茶的悲剧具体如何,需要找到其父母是否构成遗弃罪的更进一步的证据,和他父亲是否强占了他的房子。还有他母亲是否在他名下注册两家公司,让他不能享受低保。 这是现在急需证明的两点。 然后就是没有人能带他去救助站救他,这是关键的第二点,去了救助站扩散开来就行。
  • 作为一个空巢中年,我难以对一个被饿死的小孩报以多大的关注,因为一个单独的死亡已经消失意义,而有难者出现,我愿意伸出一只手,毕竟赠予本身也是回馈
  • 社恐这个词被太泛化的使用了。对真正社恐不能正常参与社会生活的人来说带来了更大的阻力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