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 | 混沌天涯客

2021-01-22

很久很久以前,流行一种“四拍干部”。

一拍胸脯,这事儿没问题,我打包票,能干。

二拍脑门,就这么干,赶紧上马,争分夺秒。

三拍大腿,靠,事办砸了,当初怎么没想到。

四拍屁股,走人。

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为官一任也就那么几年,在任时总得加油努力按流程完成这四拍,办点大事。

但是,大事不是想办就能办,拍胸脯拍脑门不是想拍就能拍成,得有那种说一不二、令行禁止的权威。

这谈何容易,即便是当了知府,坐在那个位置上,也不见得就能服众,也不见得指令发布了,底下的人就踏着小碎步不折不扣去执行。

因为上下五千年,伺候领导的学问博大精深,其中最精妙的招数就是:接、化、发。

没错,这就是一代宗师马老师的招数,虽然在比武场上失败了,但在厚黑学里极其成功。

接,接到指令,立刻开会学习,做好笔记,深入领会。

化,化解,哪怕是雷霆震怒,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化解到无影无踪。

发,趁机发财。

举个例子,比如知府听闻辖区内风气不正,特殊服务盛行,大怒,一拍桌子,查。

警察局长得令,通知给各分局局长,局长们再通知给各派出所所长,纠集人马,定好时间,时间一到,全城出动。

但时间还没到,各大夜总会桑拿院就悄悄接到了通知,赶紧清场。警察叔叔来了,看到的是服务很规范,游戏很文明。

怎么交差,那就到巷子里的足浴店,抓几个倒霉的小姐姐和老大爷,押送上车,拍照、罚款,完成任务。

别以为这是开玩笑,很久以前的一个夜晚,著名的东莞市迅速召开会议,统一部署查处行动,共出动6525名警力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以及娱乐场所同时进行检查,抓获了67名涉嫌不可描述交易的人员。

平均下来,一百名警力抓获一名嫌犯,那时候的东莞,干净得很啊。

能做到如此干净,就是因为东莞上下成功使用了“接化发”,接招拆招,大事化小,抓获的67个倒霉蛋肯定要罚款,得到通风报信的成千上万的幸运儿,保护费也得交。

当底下的人擅长“接化发”,上面的领导就成了泥菩萨,摆设,怎么拍都没啥用。

《儒林外史》里有个南昌蘧太守,慈眉善目,和和气气,结果太守当了好多年,被底下人糊弄得啥事也没干,只是在衙门里吟诗唱曲。

而接任的王太守,立刻改了规矩,把打犯人的板子偷偷做了记号,升堂的时候,如果发现衙役去拿轻板子,就说明私底下得了贿赂,一声令下,把衙役按住,打得屁滚尿流。

一通板子打下来,底下的人再也不敢徇私舞弊,于是王太守令行禁止,干什么都成。

在《儒林外史》里,蘧太守是个“庸官”,没有政绩,没有创收,只得告老还乡。王太守被当作“能员”,很快升官,委以重任,十万雪花银哗哗到手。

庸官与能员的区别,就在于能否破解底下人的接化发。

“接化发”怕的是霸道,一言不合就出手,就像嘴炮天下无敌的马老师,被一巴掌拍过去。不服?再给一巴掌。

“接化发”喜的是和善,好的是长篇大论头头是道的读书人。你讲道理,我耍流氓,表面奉承,私下糊弄。比如南昌的蘧太守,被糊弄得像个窝囊废,幸好他心宽,拍屁股走人回家养老。如果遇到心眼小想不开的,比如成都大学的毛书记,气得跳河,临终前发朋友圈还在骂下属王校长霸道。

请注意,在大学里,书记是一把手,校长只是副书记。

我十分不明白,一个人临终之际,想到的不是良辰美景,老婆孩子,心心念念竟全是对手,这是装了多大的气。

据他的学生们回忆,毛书记是个和善的人,当吃了一肚子气,郁闷之极宁可跳河,也不敢怒气冲冲踢开王校长的办公室,一巴掌拍过去。如果王校长闪得快,那就把这一巴掌扇到他秘书脸上,重重的。

如果这一巴掌能拍过去,大概有两种结局:

一是同僚们惊呆了,被毛书记的霸道所折服,明白了在学校里谁是一把手,从此乖乖的,令行禁止。

二是秘书的老婆把这事儿捅到了网上,曝光之后,网友都惊呆了,然后被当作霸道不讲武德的典型,撤职回家,成了河南济源的张书记。

张书记,长得慈眉善目,从省里来,空降到济源。他掌掴的对象,市政府翟秘书长,一脸诚恳,是土生土长的济源干部。

这机关食堂里响亮的一巴掌,是强龙要压地头蛇的嘶吼,还是强龙压不住地头蛇的愤怒,是蘧太守不想当毛书记的奋力一击,还是王太守惯常的霸道作风?

我们不知道,知道了也没意思。儒林外史里的当官两条路,一路是吟诗声、下棋声、唱曲声,被糊弄得像个傻子。一路是戥子声、算盘声、板子声,威风得像个恶霸。这两条路,都不是什么好路,都是中华上下五千年反复走的歪路。

我们期盼有一天,这两条路被彻底堵住,只留下依法行政,文明办事的唯一坦途。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