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特朗普 | 顾子明

2021-01-20

陪伴了我们四年的特朗普,将在今天晚上乘坐专机离开白宫,回到他的佛罗里达。

一个时代,就这么结束了。

今天也写一篇文章,对他告别。

作为一个中国人,政事堂还是非常感激这位“无所不知”的懂王,他一系列打破常规的操作,既搞乱了敌人的部署,也锻炼了群众的意志。

只不过,国内对特朗普的评价几乎是两极分化的。

要么将其“妖魔白痴化”,要么将其“天降伟人化”,在不同群体的口中,这位美国前总统完全是两个相距十万八千里的人格。

政事堂既不喜欢神化也不喜欢弱化,而是把特朗普看做一个人。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常用西凉董卓与河北袁绍来形容他。

很多人提到董卓袁绍,总会以成败的角度去指责他们的错误。

但实际上,袁绍挑拨宦官与外戚两虎相争,最后螳螂捕蝉将贯穿东汉政坛最强的两股力量一网打尽;董卓仅以少量部曲在乱局中吞并大将军何进、车骑将军何苗、执金吾丁原三方部众,以一外姓将领执掌大汉中枢。

客观来说,在汉末的那场群雄逐鹿的舞台之上,董卓的能力应在刘备之上,袁绍的综合素质也远超孙权。

董袁的传奇事迹远比孙刘更加精彩,可历史不会大书特书,因为成王败寇,董袁并没有孙刘后辈们称帝的历史地位,自然也不会有刀笔吏对他们歌功颂德,只会对他们进行单边的抹黑。

图片

而政事堂用董袁二人来称呼特朗普,既非其被关东诸侯联合讨伐,也不是因为他“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

是因为特朗普跟董卓袁绍一样,以反建制起家而执宰天下。

图片

而历史的有趣之处,则在于董卓、袁绍、曹操、刘备,他们年少时本是同一路人,都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个操蛋的社会,让其回归理想的模样。

因此,董卓会力排众议放袁绍一马让他去河北,袁绍会力排众议放曹操一马让他控献帝,曹操会力排众议放刘备一马让他回徐州。

他们政治生涯中最致命的错误,都是拥有碾压实力之际,对“同路人”网开一面。

而特朗普这四年里也“舍不得”去收拾那些打压建制力量的同行者,总自以为他们之间能够发生一些“化学反应”。

在一连串煮酒慨叹“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普耳”后,对兄弟们纷纷放了一马,让他们能够安然囤积实力。

图片

而历史的有趣之处,也同样重现在内部,随着执掌权力之后,他们也被建制力量制约得越来越紧,在巨大的内部撕裂之下,搞得“昏招频出”。

如河北集团裹挟袁绍渡河白马,颍川集团裹挟曹操跨江赤壁,荆州集团裹挟刘备顺流夷陵。燃烧的大火与肆虐的疫情,最终令他们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他们不是不知道风险,但还是选择了顶着头皮走下去,是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随着吸纳了建制的力量,不向前扩张的风险只会更大。

没办法,绝大部分的时候,政治人物不是在对和错之间纠结,而是在哪个更差之间做选择,尽量避免出现最坏的结果。

只是太多时候,结果是不确定的。

面对上帝的掷骰子,军人们习惯把所有的本钱都压上去赌,商人们则习惯设置止损线以求有机会东山再起罢了。

图片

抛开身份和位置,单纯从一个人的角度,政事堂还是挺喜欢特朗普的。

就像梦想是墓碑上刻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的曹操,在击败袁绍后依然亲率骑兵千里出击斩杀乌桓单于,亲冒矢石于渭南大破西凉诸军阀。

以“美利坚伟大复兴”为己任的特朗普也顶着巨大的压力,建好了边境墙,兑现了把美国大兵安全带回国的承诺。

可惜的是,站在历史的车轮面前,他们都是一个旧时代的回光返照。

无论曹操花费多大的代价驱除鞑虏,血战边疆,都无法阻挡各民族的多元化大融合,无论曹操如何唯才是举,提拔寒门,最终朝堂之上必然也是那些吸大麻的东床坦腹。

我们的确可以笑话特朗普,他就像那个还活在冷战时代的堂吉诃德,面对他以为的不公平,固执的举起他的骑墙,向着新时代的风车一往无前的冲去,撞得头破血流。

最终,这位旧时代的骑士会从梦幻中苏醒过来,回到家乡佛罗里达后死去。

但是我并不愿意因为他的失败而将其妖魔化。

因为人世间最傻的,莫过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最勇敢的,依然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76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最后一句贴合文在寅
  • 再见川建国——一个逆时代表演的真性情中人
  • 本初真的是色厉胆薄好谋无断么?
    成功了就会换成“宽宏大量,礼贤下士,广泛听取意见”
  • 感觉懂王下来以后的吸金能力,肯定强过奥巴马和小布什,就算和克林顿比,恐怕也不落下风……
    就怕剩勇追穷寇……各州民主党人不放过他
  • 世界顿时失去了最棒的单口相声演员
  • 怎么读出了“最美逆行者”的感觉。这么一来,我是真想说声谢谢。没有他,我们很多人还在“十条诫令”的温水中泡着;没有他,多少人还在做着“飞向自由之地”的迷梦;没有他,我们怎能这么清晰的看到“萧墙之祸”已经渐成势力;没有他,我们如何自觉加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没有他,我们如何从对比中得出“制度优势”的信心。他走了,但我很怀念他。
  • 明公说的真的仅仅是川普么?
    当然不仅仅是川普了……否则不至于有点拔高
  • 他自己都说了,好戏在后头。在这么重要的问题上,你都能看走眼。
    政治是需要团队的,不是一个人带政治
  • 司马懿最终还是窃了魏国,但也受到了上天的诅咒下,晋几乎就是最没存在感的统一王朝。内乱四起军阀割据,会不会在大洋彼岸再来一次?
    这种多元化的撕裂很可能引发割据
  • “在汉末的那场群雄逐鹿的舞台之上,董卓的能力应在刘备之上,袁绍的综合素质也远超孙权”。如果不是为了春秋笔法,加强文章的可读性而故意捧高这两位,贬低孙刘,那么我说《三国志》可以再读几遍。“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你读的怕不是三国志和后汉书,而是宋朝辛弃疾的词。董卓刘备都是游侠出身,袁绍孙权都是借助父兄之力,论军事素养俩前者都吊打后者,论政治手腕各有千秋,但袁绍肯定吊打孙权。
  • 为什么会喜欢川普和祁同伟式的人物,这是个问题?
    东亚国家的川粉很多,基于历史和意识形态
  • 作为中国人,感谢大统领,如果是希拉里在台上,她会在最致命的时候下死手,让中国无法转圜
  • 该写收费文章了
    前几天的那篇写股市的应该收费的……
  • 这是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明公写的最动情的一篇文章,少了冷血,多了温情。感谢他来过,祝愿他一路走好…………
  • 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用在世上绝大多数人身上都成立。
  • 某种意义上讲,特朗普具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义无反顾的浪漫主义性格
    峨眉峰!还tmd独照!
  • 终究舍不得这一身剐,把所有建制派拉下马。他如果勇烈一点,就能死而封神了
    自古没听说商人造反的……
  • “因为人世间最傻的,莫过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最勇敢的,依然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让我想起了那个人
  • 四世三公的袁绍也算反建制么
    反的是东汉宦官和外戚制度啊
  • 所以特朗普在未来的史书也只有单边的抹黑评价了
  • 平民子弟在面对权贵阶层筑起的叹息之墙的时候,总是想成为祁同伟,那个胜天半子的男人
  • 更关心的是,在这片民众倾向保守的土地上,面对保守主义回光返照的完结,如何在最大的、也是最后一次的城市化中,背负千年历史,走向现代化,迎接新世界。
    恩,所以我最后一段也有写给温铁军温老的意思
  • 病毒原本是给我们准备的最大黑手,结果却寄错了人
  • 他兑现了大部分的竞选诺言,虽说不一定都是对的,起码不是伪君子是个真小人
  • 十万能让八百冲了,我觉得不止袁绍,是个人都吊打孙权了,“生子当如孙仲谋”我一直觉得是曹操抓的伦理哏
    有曹植、曹丕、曹彰这些时代最顶尖基的儿子,我也觉得大概是跟收集优秀寡妇一样,收集优秀儿子的欲望让他上头了
  • 作为全球唯一一个可以用打仗盈利的国家,4年任期没打仗,简直是浪费资源。(我非好战,事实如此)
  • 借用一句热搜,特爽的评语:“你今天所做的好与坏,在未来的某一天,福祸都会来找你,别急”。
  • 川皇如果连任了,就能把前4年搞砸的事给圆回来,再培养下10000卡,就能把特家推到“四世三公”的位置上,开启特朗普王朝了~
  • 有种断更的怅然若得感
  • 堂主对特朗普评价竟如此之高
    写作技巧,本质上取决于读者事怎么看堂吉柯德的。如果觉得他是傻,那么就会觉得我认为特朗普傻……
  • 反建制的人成功后,会蜕变为新的建制派;寒门进阶后,会蜕变为新的士族权贵阶层。本质上都是为了巩固既得利益。诚如驴子和兔子🐰 ,都是经济全球化的旗手。值得一提的是,🐰 这么些年一直都在勇敢的捍卫着熊猫家族的利益。
  • 最后以一句“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送别这批特朗普时代的旧豪杰
  • 一个老人,爱国却被抛弃
  • 袁本初官渡魂断,曹孟德赤壁铩羽,刘玄德白帝托孤,懂王细分一下是哪一个亚型,为啥我觉得更像权游的疯王,期待龙母的下半场?
    他是个商人……
  • 造成悲剧色彩的主要原因是不好好学习毛选
  • 更像是项羽,在反秦的洪流中是一朵澎湃绚烂的浪花,等潮水退去,却选择了做区区楚国一霸王,以为划沟而治,衣锦还乡,可谁承想天下已经进入了帝国时代,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贵族荣耀,礼乐之邦了。成也因英雄,败也由英雄。他是个好人,可不在一个对的时代。
    说的既对,但是也有问题,我认为反而是楚霸王的步子有点大了。项羽阵营主要是各国将领,刘邦阵营主要是六国贵族。项羽刘邦无论最后谁赢都会走大一统的道路。
  • 所以是川普裹挟了红脖还是红脖裹挟了川普 想起“这场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终结”
  • 虽然我很欣赏与仰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 但是我更相信历史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客观规律 理想与情怀之间,最后我会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 真正的粉碎建制派和士族的应该是孝文帝拓跋宏
  • 任何一个能冲破枷锁成就伟业的人内心一定是有理想的光…能力和气运才能在这抹光亮下升华成为真正的助力。
  • 质疑袁本初强过孙仲谋的那位,莫不是忘了他还有个绰号“孙十万”。
    张文远专属经验包之“孙柯基”
  • 无知、无畏,也是两极的看法
  • 深深赞同,以个人的勇气和理想而言,我很喜欢特朗普,只是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不论它糟不糟糕。
  • 黄巾军还没被嚯嚯完的大汉,其正统性到董卓结束后彻底分崩离析了,天命再也不在其位。 特也是如此
  •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是男人的浪漫
  •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_→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_→不过可能也正与唐吉可德西西弗斯的归宿,大多穷其一生拼尽全力依旧败北令人扼腕叹息。但有趣在于,他们敢于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或许可以有机会主宰命运→_→
  • 阿塔尼斯不听从泽拉图劝阻,一意孤行地想要收回神族家园艾尔,结果中了埃蒙的计策,哎
  • 哈哈,排版三个“一字马”
  • 刀笔吏指讼师之类,这里应该称史官。
    我这里用是飞将军李广的梗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告别特朗普 | 顾子明》有一个想法

  1. 汝作为美帝著名的狗腿子,特朗普在任舔拍美帝,拜登上任依旧舔拍,洋奴跪族卖国贼的典型嘴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