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去了东南亚 | 卢克文

2021-01-20

 

《南方周末》四天前报道了洋垃圾涌入东南亚的现象。

图片

根据这篇文章的描述,在中国明令拒绝洋垃圾流入后,东南亚成为了洋垃圾新的填埋场,这些垃圾主要去往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等国,由于中国从2017年明令禁止洋垃圾,2018年东南亚国家的废塑料进口量较2016增长了171%,总量由83万吨上升到了226万吨。

原先在中国生存的可再生资源的公司,也纷纷跟着洋垃圾去到了东南亚国家,“像看到金矿一样”一拥而上。

中国在禁止洋垃圾后,东南亚各国也跟风发表过各种措词严厉的声明,不愿意接受洋垃圾进入自己的国家,杜特尔特以他素来粗犷的方式说,“要把垃圾倒在加拿大美丽的海滩上。”

不过,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根据北师大全球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显强的说法,东南亚从2016年到2019年,废铜、废铝、废铁等货物的进品数量一直在增长。

在马来西亚巴生港,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的垃圾源源不断地进入这里,1.7万吨塑料垃圾曾淹没了巴生港仁嘉镇,这些塑料废物只有9%是真正可回收的,12%要被烧毁,其余的则被倒到海洋里,或者就地填埋。

我在日本京都旅游时,发现这座城市干净得不像话,后来明白,在这些发达国家干净的背后,是日本、德国、美国、英国、法国的垃圾都打包发往了中国,中国禁止后,这些垃圾就流入了东南亚。

发达国家以16%的人口,产生了全球34%的垃圾,再把垃圾倾倒进发展中国家,还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恩赐。

当富裕国家的人走到发展中国家,捏着鼻子嫌弃这里脏乱差的时候,从没想过其实这也有他们的一部分原因。

如果抛弃道德层面,只谈经济层面,其实发展中国家,也确实需要发达国家的垃圾。

按塑料行业人士的说法,像给市政做水管的再生塑料高密度聚乙烯,四五年前中标价是13000-14000元一吨,中石化当时的PE原料是12000元一吨,一吨的利润是200元,生产一万吨才赚200万,而这种企业已经是行业内的中型企业了。

为了赚钱,只好从国外的废旧塑料想办法降低成本,这些原料的纯原料性能要高过国内中石化的原料,粉碎加工成颗料后,各项指标基本与国内的纯PE原料差不多,同样也能做管材,价格能控制在8000元一吨左右。

简单点说,国外的塑料质量好,就是别人不要的垃圾,我们以前也要捡回来当宝。

进口废铜废铝也是同样的道理,甚至回收发达国家的垃圾废金属,比开矿造成的污染还要小一点。

工业产业链落后,只能吃人家的残羹剩饭,就算是垃圾也只能收了。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当年为了加入WTO,给全国人民提供就业,美国对我们提出了各种苛刻的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我们必须无条件接收发达国家的塑料及进口垃圾。

1990-2000年左右中国农村的凋蔽,没有经历过的人不可想像,大把年轻人无所事事,极容易造成社会动荡,农村可怕的失业率逼着我们答应了美国的条件。

虽然会污染环境,洋垃圾的分捡也会降低一些企业成本,还能提供就业,这些洋垃圾最早发到中国是免费的,倒找中国人50镑一柜,后来中国人都来要,反而花钱买洋垃圾,再用廉价的人力成本搞定分选、破碎、清洗、造粒等环节,从中小赚一笔,中国最大的改性塑料公司金发科技股份就是这样发家的。

东南亚国家今天收洋垃圾是一样的原因,一吨废塑料的进口价格只有他们塑料原料价格的三分之一,算上其他成本,也只有原料价格的一半,还能解决部分就业,总比菲律宾贫民窟的人去吃pagpag好吧。

为什么中国从2017年开始禁止洋垃圾进入。

还是因为中国工业产业链升级了,不再需要这些东西,另一个就是成本问题,我们处理洋垃圾的人工成本、治理成本上升,开始超过了收益,只能禁止。

比如1990年代,一个洋垃圾处理链条上的工人一个月挣600块,我们为了就业,就算污染环境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发展,但到了2017年,这个工人要4000块,还不算土地成本、污染成本,完全划不来了,必须赶出去。

工人为什么变贵了呢?这就跟我在《柬埔寨为什么这么乱》里介绍的一样,只要国家的主力产业链升级了,主力人群收入就会上升,同时带动服务业、边缘人群的收入上升,你以前给500人家抢着干,现在人家不干了,人家有得选,看大门都比你这收入高,你只好加价到4000.

所以我反反复复跟大家说这个道理:决定民众幸福的,是这个国家能不能提供高质量的稳定就业。

一个国家有没有优质产业链,决定了国民的工资收入,而收入,直接决定国民的生活质量。

我还是拿印度来举例吧,因为前前后后写过五六篇关于印度的文章了,现在我们也基本将印度的一些大概情况摸清楚了。

印度每年有300万左右的大学生毕业,就算水平塑一点,其实已经形成了很不错的人才架构。

但是印度一直发展不起来,核心原因就是做不到中央集权,没有办法给工厂提供土地,也没有办法给基建提供土地,因为他们的《土地法》保障私有地主的利益,修个高铁一家一家谈下去简直没完没了,只要政府态度一严厉一点,反对党国大党就搞道德绑架,说政府无视穷人的利益,是反人民的党。

 

中国现在人力成本上升了,部分低端产业链很想去印度开工厂,就这点破事都搞不起来,一块工厂地皮都批不下来,怎么建厂?没有路,怎么把货运出去?

印度连低端工业链都无法承接,人民当然活得痛苦,各种妖蛾子满天飞,各种奇葩新闻时常发生,都是穷逼出来的。

贫穷才是万恶之源,干掉贫穷才是政府最应该做的事情,民众最需要的是国家搞定优质产业链,而不是西方国家宣传的那一套民主模式。

一人一票听起来非常美好,但开车上路还需要驾照,安个电线都要电工证,国家大事这么严肃专业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对国家大事并不知情的普通民众一人一票决定?

甚至我也极度怀疑无限制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有他的好处,确实能形成监督,但言论自由发展到最后,受益最大的一定是把持渠道的少部分文人和媒体,肯定不会是普通民众。

我写下这一段一定会让中国的自由派非常愤怒,但事实摆在眼前,事实胜过一切雄辩。

中国的舆论圈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就是你只要不是吃政府这碗饭的,你就不能肯定政府的成绩,你就只能批判政府,显得你独立清醒,否则你就是巴结强权,哪怕政府做对了也不行,强行搞道德绑架。

就像春上春树说什么“在鸡蛋和石头的较量中,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听起来非常英雄主义,本质上就是个杠精,根本不讲道理,你至少要分清楚鸡蛋和石头谁对谁错再说行不行?如果鸡蛋是个无赖泼皮,你也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站在鸡蛋这一边?

印度这边就是被西方民主制度和政治正确绑架了,莫迪要是能痛痛快快划地给韩国工厂,痛痛快快划地给日本高铁修路,以他们那每年300万大学毕业生的潜力,印度经济早就爆炸了,什么种姓制度城乡矛盾贫民窟现象,也一定会被发达的经济冲得七零八落,要是能解决,印度早就在研究产业升级了。

就这点破事,搞了七十年了还搞不定,是因为总有人打着穷人的旗号,干着坑害穷人的事情。

提升整个国家的产业链,让全民富裕,才是大爱,关心某一个受害人,是小爱,可以理解,但不要刻意放大,在大爱面前,小爱该让路就让路,别TM婆婆妈妈的。

有了优质产业链国民才会幸福,没有夺取到优质产业链,谈什么都是在欺骗国民,无非就是各党派许诺多发点福利流利上台,根本不管国家债台高筑随时破产。

民众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国家产业链上去了,大家可以绑定在优质产业链上,都生活得更好一些。

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而不是西方宣传的:一民主就幸福。

东南亚现在确实越来越像是中国经济的下水道,不仅黄赌毒过去了,欧美日韩的洋垃圾也过去了。

说穿了就是自己不争气,活在世界产业链的底层,只有源源不断地陷入被迫害的怪圈。

菲律宾曾经有那么好的机会,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成这个样子,还是顶层设计出了问题,不知道抓紧时间升级国家的重要性。

好消息是,随着中国带头,东南亚国家也从2021年开始陆续加强了对洋垃圾的管制,导致发达国家居然开始反省自己了,主动在自己国内开始建垃圾处理设施,中国部分可再生能源公司也过去到那边建厂。

不过我个人怀疑东南亚应该是摁不住洋垃圾入侵的,毕竟在现阶段,洋垃圾对他们来说,是收益大于损失的,只要有钱赚,就一定有人冒险干这行。

棍棒打不死经济规律,谁不努力不争气,上天就会时时刻刻地处罚他。

55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卢克19年文章《垃圾的故事》因为写到了我国南方80年代的工业化,部分内容略敏感,文章已经删除。 大家想要看这篇文字的可以添加微信:lukewen991或者lukewen523获取文章
    加不上的加lukewen999 ,添加过其他的号的不要重复加哦
  • 每次看完彦祖的文章,我都想着我要为中华而崛起好好工作。
  • 一语双关,white trash
  • 贫穷才是万恶之源,干掉贫穷才是政府最应该做的事情, 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而不是西方宣传的:一民主就幸福。
  • 修大坝的时候,一筐鸡蛋放在大坝中间堵住了一个缺口,工人要把它拿掉,换成石头,鸡蛋偏不干,村上春树这时怎么选择?
  • 一人一票听起来非常美好,但开车上路还需要驾照,安个电线都要电工证,国家大事这么严肃专业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对国家大事并不知情的普通民众一人一票决定?
  • 我学日语后来去日本工作的高中同学夸赞日本真干净啊,我当时就很想打他脸,告诉他垃圾都运到发展中国家了
  • 水平塑一点,意思就是水平差一点 这个字是湖南方言的说法,彦祖打字打彪了,把这茬给忘了,好多人可能看不明白
  • 作为塑料管道行业的从业人员,我是中财管道的销售管理。 对文哥的关于塑料管道的再生原料等,做个补充说明: 一,用于给水管的,都是原生料,如果加再生料,一定健康指标不合格。 二,排污管,为了节约成本,才会加部分再生料。 三,国内行业内太多的小企业,为了节约成本不顾居民饮水生态健康,添加再生料,甚至添加医疗垃圾。 建议文哥多关注行业更深刻的层次。为健康饮水提供有用的信息。
    添加再生料的管道,会慢性中毒,不知不觉中损害健康。 所以请擦亮眼睛,用健康管道,给家人保障。
  • 我家旁边的造纸厂进口过洋垃圾,多是一些杂志包装物和家居小物件儿。小时候跟朋友们悄悄混进库房,去捡国家地理、读者文摘、购物指导等杂志,有时候还能捡到硬币和小玩具。那时候感觉美国人真浪费,这么好的东西都扔。
  •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当年为了加入WTO,给全国人民提供就业,美国对我们提出了各种苛刻的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我们必须无条件接收发达国家的塑料及进口垃圾---转录 以前还真不知道,还埋怨为什么非进口洋垃圾不可……
  • 我们在享受到比起东南亚优越得多的工作环境和收入的时候,请好好感恩父辈祖辈兄长们当年的努力。看看东南亚的工作环境,,你就知道我们的九九六和他们当年相比简直是天堂。
  • 我爸跟个老愤青一样,每天看不惯这看不惯那,去了东南亚旅游一趟回来,觉悟立马不一样了
  • 永恒不变的法则,50%底/低层就是给顶层10%上层服务的,社会结构如是,国家层面亦是如是,要么成为那10%,要么继续待在那40%....永远都会有下一个东南亚,蛋糕就那么大,你中国14亿上来了,就意味住有其他人下来了,所以,争取爬上去吧
  • 一个国家的痛苦程度,取决于这个国家所属产业链的位置。这句一定很得罪中国的自由派,但我一定要说: 决定民众幸福的是高质量的,充足的稳定就业,民众不需要一人一票,政治应该交由专业人士打理,开车上路还需要驾照,不能让对国家大事并不知情的民众一人一票决定事情,至于言论自由,有他的好处,确实能形成监督,但言论自由受益最大的,是少部分文人,媒体,肯定不会是普通民众。 民众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国家产业链上去了,大家可以在优质产业链上,活得更好一些。 这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而不是西方宣传的:一民主就幸福。
  • 其实,反驳“西式民主自由”的最简单例子,就是当今全球法律意义上有一百多个民主国家,但是其中90%几十年前是穷脏乱差、现在还是穷脏乱差,反观英美日德法,都是在先成为列强,随后才实现民主化的,而没有相反的。 这里还不得不提一嘴,欧美经常摸黑的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家,确实是实实在在一人一票的直选国家,比美国都“民主”
  • 洋垃圾其实2017年还是能赚点小钱的,只要把污染治理成本转嫁给社会,洋垃圾处理还是有利可图的。就好像现在的外卖和网约车行业,只要把送餐交通风险和网约车安全问题转嫁给社会,那么它们自然能赚钱。 包括共享单车,拼xx在内的众多互联网新企业都在拼命的薅社会主义羊毛,所谓的创意就是如何更好的利用社会秩序,利用人口红利来撬社会主义墙角。 我曾经一度觉得外卖行业提升了农民工一大截工资收入,算是网络行业反哺社会,但我还是被资本主义的花花外衣给欺骗了,外卖大战后资本就露出了原型,这哪是反哺,根本就是抽血,抽干我们上一辈再上一辈们辛勤劳作70年的血。外卖平台垄断了顾客和店家的交互,变相控制了顾客的选择和店家的发展方向,外卖员用生命安全换取酬劳。
  • “中国的舆论圈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就是你只要不是吃政府这碗饭的,你就不能肯定政府的成绩,你就只能批判政府,显得你独立清醒,否则你就是巴结强权,哪怕政府做对了也不行,强行搞道德绑架。” 老卢,这段话说得太入木三分了! 不但公知们如此,很多非公知也是如此!你政府做得再多再好(比世界许多发达国家都好)也是应该的、甚至是视而不见的,而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确实拿放大镜显微镜来挑的。 虽然我们不需要也没有必要搞狭隘的民族主义,但是,爱祖国、拥护政府、全民团结一致是绝对需要。
  • “国家大事这么严肃专业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对国家大事并不知情的普通民众一人一票决定?”深度赞同!就拿英国脱欧来说,可能民众只看到了自己的纳税还要白给欧盟一部分。可是根本做不到通盘考虑,没想过欧后会对自己生活带来更多不利的影响,比如货物需要过关了,我看新闻,以前一天就可以一个来回,现在需要漫长的排队过关,司机为了省钱只能在车上过夜。相信很多投了赞成票的民众后悔死了吧
  • 他们能和我们一样接受洋垃圾,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和我们一样终有一天拒绝洋垃圾
  • 言论自由是对的,但还是需要一定的约束。
  • 居然能看到毛显强的名字……行业大牛
  • 我老婆村以前有个纸箱厂,用的就是美国的废纸,有一次一个工人在分拣的时候捡到一捆美元,大约10几万美金。然后陆陆续续大家都捡到一些,我钱包里还有我丈人当年捡的几十美金。
  • 前面二十年,垃圾漂洋过海来国内,现在被禁,是国家这二十发展的一个侧面注释,也是国家生态战略的一次重要转折点
  • 卢大说一人一票那个事我在澳洲的时候还真跟邻居聊过,他是个律师,我是个程序员,对门的Robert是个科学老师,每个人都是各自领域的专业人士,我不会指点他practice law, 他也不会教我写代码,但很意外得是,我们却在选择谁来管理国家这个关键问题上有发言权,最后选上的总理在进入内阁前是个干旅游中介的?WTF?
  • 真巧,nature的最新研究文章也是讲洋垃圾的。大意是说,自2017年,中国宣布史无前例地禁止进口大部分塑料垃圾之后,不仅在短期内,显著改善了4个环境影响指标,每年实现节约生态成本约23.5亿欧元,相当于2017年塑料垃圾全球贸易额的56%。而且从长远来看,所有国家也应该这么干,逐步实现从出口到国内管理、从填埋到回收的转变,可实现节约生态成本约15.4-32.0亿欧元。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20-20741-9#author-information
  • 干了二十年实业,其实能感受到实业救国。个人有些拙见:目前好多工业不能一味追高产量,应该进入高质量高利润,有研发的阶段才行,现在感觉产能过剩。但是好多工厂依然是追求高产量,对于更高质量却不是很感兴趣,很快进入一个怪圈。
  • 小时候家在农村住,挨着京广线。附近有又有个货运站,那会儿我哥刚上初中,我们经常在铁道边玩儿,捡英文的书册杂志,看到上面有高低床羡慕的不行。感觉跟捡到宝一样不舍得扔。
  • 津冀交界处,塑料行业在这边造福了一大批人家,包括我们家,最近几年环保管了,从业者也越来越少了
  • 是村上春树哈哈
  • 污吏贪官壮志酬, 甘洒热血写春秋。 张三豪奢宴宾客, 李四繁华起高楼。 雁过拔毛乐刮脂, 鹭来剃肉屑揩油。 俯瞰苍生舞台小, 悠悠万世千古愁。 反腐落马的高官多如牛毛。刘明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商河
  • 民选制度的一大尿性,就是很难进行损害既得利益者利益的巨大改革,这就导致它不能在自我改进中重生,只能靠革命或战争。
  • 关于洋垃圾,我们镇就是做洋垃圾出名的,还有河北的文安,90年代开始做的,都大赚了一桶金,随便接触这个行业都能赚大钱,每条村都有加工洋垃圾的工厂。后来国家不准进口了,捉了几批走私洋垃圾的人,有实力的就到越南继续做。我老婆以前的老板就是这样,儿子在美国收,到越南加工好拉好粒料就往国内卖。
  • 前年开始海关采购很多用于固体废弃物的检测,其实我们国家还是有些企业做废弃电池回收的,如格林美,但不同于以往,主要是我们是电池打过,也是为了回收有用金属,再次利用
  • 甚至我也极度怀疑无限制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有他的好处,确实能形成监督,但言论自由发展到最后,受益最大的一定是把持渠道的少部分文人和媒体,肯定不会是普通民众。 赞
  • 归根结底还是小国的悲哀,如果不能像日本韩国那样点开科技树,以小国的国力也只有沦为大国的垃圾场。 纵然日本韩国点开了科技树,也只能依托大国发展。
  • 某次无意间翻看自己朋友圈,才发现19年有分享那篇《垃圾的故事》,那是尚未关注卢大。没想到文章还没了。人民当家做主就是硬道理!
  • 国家的2035规划就是瞄准高端的产业链,从1到N的创新过渡到从0到1的创新。国家之幸民众之幸。
  • 看到留言里居然还有叫文哥的,一看就是萌新,普及一下老油条们给大佬的爱称:彦祖快更,再不更新砍死你
  • 前排!
  • 大学时,日语老师在日本读书时的一个大学教授来我们学院讲座,住在老师家,老师后来给我们讲,她老师自己带卫生纸,矿泉水,几乎能带的日用品全部自带了,说中国太脏了,说她家到处是灰尘,不干净,我去过我老师家,小洋楼,小区环境非常好,家里很干净,就这样也被那日本人嫌弃成这样,这种嫌弃有客观的因素,但是更多的是资本主义国家对发现中国家一种根深蒂固的优越感,一种歧视,我还记得当时很多同学对那位日本人是怀着深深敬意甚至是仰视的,这也是长期贫穷的发展中人民对发达国家的一种崇拜仰望。这么多年过去了,亲眼见证国家的富强,亲眼见证中华名族在伟大复兴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走向强大,亲眼感受到年轻一辈对祖国的认同感,对中华民族的自豪感在日益增强,真的由衷觉得开心,希望有生之年,能见证华夏,这个最古老的文明起源地,最了不起的民族实现真正的复兴
  • 汕头潮阳贵屿镇,是驰名中外的的洋垃圾镇,我是本地人。印象中自08年金融危机后,海关不断收紧进口废品,以至于我们都开始走私,从香港报关到走越南线条等。现在的情况是,走私本地人基本上不干,第一利润没以前高,第二处罚力度大,留在本地基本上都逐步转行或者加入政府主导的资源回收工业园,专门拆卸本国废品为主,但是利润已经很低很低,就赚点工钱罢了。很多有实力的同学,将产业链,放置在东南亚,主要在老挝、柬埔寨、越南、泰国
  • 作为普通民众 政府虽然有时候会在生活层面展现较为乏力的一面 但是从宏观来讲我们的政府是真真切切一心为民
  • 废钢废铜废铝其实可以算是清洁原料,前提是符合标准,冶炼污染更小,设备要求更高,用这类冶炼属于产业链升级,特别在目前通胀阶段,原料供不应求,更需要这类再生原料,欧美发达国家冶炼金属大多也是使用这类再生原料而不是铁矿石铝土矿等。
  • 作为金发科技的前员工,看见这样说金发科技的起家,表示不赞同早年起家的时候,回收料的量不多,质量不稳定吧。 不应该说靠使用回收料起家吧。 金发科技就是跟着中国的经济发展起来的。公司竞争力强的因素多
  • 去年去京都旅游,看到市里的污水沟里的水,清的我坐在旅游大巴上都能看到沟里的鱼在游,然后问了导游,他给我们解释了日本的垃圾分类及处理,真正感慨颇深。我们中国也要再再加油
  • 大体逻辑是没错的,不过就鸡蛋和石头的问题还是值得商榷。 站在鸡蛋一边,是因为鸡蛋作恶石头有力量反抗;但石头作恶,鸡蛋只能束手待毙。 善和恶自然是要分的,但此外,拥有作大恶的能力更值得时刻警惕。
  • 日本对垃圾分类处理的做法其实也是经过很多年的阵痛才让几乎每一个国民都身体力行地去贯彻执行的,虽然处理后的垃圾被拉到东南亚来,但是这种垃圾处理方法确实值得我们借鉴
  • 西方口口声声讲民主,实际上搞的是民主吗?至少美国不是,美国当初制定宪法的时候防的就是民主!美国实际上是政治精英主导的共和制
  •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符合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就需要一个天降猛男来“打扫干净屋子在请客”
  • 我记得那时候洋垃圾中有很多专门做旧衣服的, 很多都是新的一样, 那时候我还买了一件休闲西服, 嘚瑟的要命, 后来听他们说也许死私人身上的, 吓得我不敢再穿了!
  • 当年尼赫鲁虽然威望高,但不可能背叛后面支持他的地主阶级,想搞彻底土改是不可能的。说到底,三哥缺了个毛泽东!
  • 欧美有一种制衡能力。这四年,肉眼可见的撕裂,肉眼可见的修复,让人惊诧。也许时间尺度还不够长,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 来自浙江台州,小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洋垃圾,只知道家家户户都是搞这个的,并且挺赚钱 从一开始没有任何防护,后来渐渐政府监管到后来完全清除 这一系列的操作富了很多人 但是对环境造成的伤害真的是无法想象的! 现在很多人因为洋垃圾的终结失去了收入来源,但是更多的人因为这个得了各种绝症,肿瘤癌症发病率我觉得是很高的(个人从各方面听到的消息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官方的统计) 命都没了要钱干什么
  • 民主和自由其实是矛盾关系,和法律一样民主也是对自由的一种限制,不然投票为什么玩少数服从多数,要是真自由就啥都不管想干啥干啥。三者处于平衡关系才能推动经济发展,人是因为吃饭过日子才跟你混,选票不能当饭吃。西方老是把民主自由绑在一起鼓动别的国家国民跨过法律要一人一票,现在自己都被反噬了,现实版小丑竟是自己
  • 我们这里以前进口废纸非常多,分拣废纸经常能分拣出美金甚至还有Gun。。。。但是更大的问题是随着洋垃圾而来的有害生物,北美的臭虫,大苍蝇各种有害生物!!!
  • 之前看过纪录片,之前进口洋垃圾能占到国家GDP的10%
  • 一个数码玩家,稍微怀念一下“大船靠岸”的日子。终究有一天,中国玩家不再需要玩洋垃圾处理器。
  • 废料也是有市场的,没有哪个国家硬塞给谁的道理。之前在美国开的废塑料展销会上,几乎80% 都是中国买家在参展。就像笔者说的,那时废塑料是个宝,而加工出来的产品又卖回到美国买单。废塑料也有各种档次,不完全是垃圾。废物利用的好也是环保的一种吧。
  • 国内的原生料的质量已经不亚于国外原生料了。 近年来国外丢弃的塑料制品大部分也是国内生产的。
  • 读了您的文章才发现,经济学好有趣,恶补中
  • 看到图片那个小朋友觉得心酸
  • 卢大第二本书难产的很吗
  • 我们搞小型房地产开发的这几年可以说是利益的受损者,但我还是坚定地支持政府近几年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完全认可“四个自信”。真不明白周边那些享受着国家发展红利、领着我们这些纳税人上缴的血汗薪金、除了抱怨以外基本没为国家社会贡献能量的公知咋就那么多不满意?
  • '就算水平塑一点',作为湖南人看到这个suo字倍感亲切。可以解释为像塑料一样,不牢固,质量不好。
  • 一、从经济层面、管理层面,笔者都有道理,但万事无绝对,优势多大劣势多大,公权无限危害仍大——中国历代和苏联,前事可鉴。说实话:发展到当今,东西中外,情况各不相同,问题一样严重,都需要改革,谁任务也不轻。 二、现在的MZ更是现实需求,模糊不了,压制不来。ZZ体制改革,MZ模式探索,最难,也最该推进。推翻重来故不可取,抱残守缺必覆前辙。现有成就不是守旧借口,形势大好正是改革契机。不能等到想改也改不了的时候,就迟了。 最后,话好说,事难办,能够看到不足,就不会夜郎自大,固步自封。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