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默大妈时代开始预热 | 新潮沉思录

2021-01-19

 

文 | 过柱子的民工

 

1月16日,基督教民主联盟㕛一次进行了主席改选——当然,线上。同时党代表还会把纸质选票寄回总部,以防止作弊。可见疫情还是迫使僵硬的德国人作出了一点点改变的,尤其是在9月份就要进行议会改选压迫下。图片参选的三人分别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邦执政当局一把手拉舍特(Laschet),默大妈的老对头默大叔(Merz)以及联邦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略特根(Röttgen)——当然,按照惯例,第三人一般是陪跑的。

在第一轮投票中,默大叔以385票略微领先拉舍特的380票,两人进入第二轮竞逐。但是在第二轮的竞逐中,形式陡然逆转,拉舍特得到521票,击败默大叔的466票拿到了新一任基民盟党主席。

鉴于之前笔者对于AKK的预测惨遭打脸,本文不对具体问题做预测,只谈谈对未来一些大的趋势的看法。

先说默大叔。技术面上,默大妈这些年的经营将基民盟的路线向中间移动,挤占了原来社民党的生态位的同时让基民盟看起来像一个全民党,打造了长达15年的默克尔时代的同时,也留下了后遗症——比如催生出了选择党这种怪胎。默大叔对此痛心疾首,并希望把基民盟带回中右的路线,然而离大选没几个月了,此时贸然改变路线有可能损失选票,必然是不讨好的。

 图片

宏观上看,他的政治生涯就是个悲剧。在默大妈出初掌大权的时候他被默大妈扫地出门,在默大妈声望跌倒谷底的时候踌躇满志地回归却被AKK斩落马下,在新冠疫情中不幸中标,本次再次竞选再一次落败,至少数学模型上他已经是一个loser,而且大概率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陪跑的略特根则属于德国人里最不缺的喜欢意识形态挂帅的跳梁小丑。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这位老兄就明目张胆地支持黑衣暴徒,声称西方国家应当不断地戳中国的痛处,称中国对香港实施正常地管辖是撕毁条约的行为;他还以主权和国家安全为由反对引入华为,抨击中欧投资协定等等。当然,既然是陪跑的跳梁小丑,就没必要在他身上花费太多的精力。

当选的拉舍特理所当然是最值得讨论的。这位被笔者一位生活在北-威邦的朋友亲切地称呼为拉shit的政客简直就是一活宝。比如说他在亚琛工大当讲师的时候曾经把一群学生期末考试的卷子弄丢了,最后靠瞎掰分数搪塞过去,亚琛工大至今流传着他靠摇骰子决定学生分数的传说。他儿子是一家服装公司的品牌模特,这家服装公司在疫情期间可以不经招标而成为北-威邦当局指定的口罩供应商。

图片

他治理之下的北-威邦在新冠疫情中表现也十分的行为艺术,包括但不限于在疫情之初欧洲已经出现新冠病例的时间点仍然大办特办狂欢节引爆疫情;针对为抗击疫情合理的限制措施和联邦执政当局唱反调;在飞机上偷偷不戴口罩;以及对肉联厂管控不严导致病毒传播等等。

至于他在11月参加欧盟峰会时关于中国的言论则更搞笑:新冠疫情是西方对抗中国体制过程中的一场考验,所谓的自由世界要证明中国体制并不优越。如果欧洲和美国的所谓自由模式不能做到比中国更快地摆脱疫情,并快速地增长经济,那么他们将在制度竞争中失去非常重要的一刻。诚然,他也很喜欢辩经,但是他辩经的落点在“西方自己要做什么”来“证明中国体制并不优越”上,和上述略特根比起来简直人畜无害;同时他这个行为更像是在指责巴伐利亚政府一把手索德尔(Söder)使用“中国方法”抗击疫情拆了西方人的牌坊。

即便这样拉胯还是得把他选上去,只是因为他摆出了会走默大妈“中间路线”的姿态。

即便拉舍特对疫情的治理相当拉胯,但不得不承认他对索德尔的认知还是十分正确的——索德尔的确是他未来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即便巴伐利亚的疫情十分严重,索德尔展现出来的态度确实看起来是德国政坛的一股清流。不论是之前的封锁和口罩强制令都走在联邦前面,还是最近要求所有人在公共区域强制要求佩戴FFP2口罩,每一项抗疫政策都能走在全德国的前面。以至于在让入住威利-勃兰特大街1号的呼声很高。实际上他的机会确实很大。

(关于索德尔和拉舍特的矛盾见我们之前的文章《德国疫情还没结束,默大妈却已后继无人 》《欧洲抗疫最好的德国也远不及格,这真的是体制问题 》

但是要注意的是夹在德国和奥地利之间的巴伐利亚有其独特的政治传统,使得他们在应对危机的时候能比全德国任何地方更快速地动员基层,形成共识。就像在整个欧洲足坛都受到疫情冲击的情况下拜仁慕尼黑仍然能拿下欧冠冠军。这是索德尔的高光表现的基础。但如果仔细研究拜仁慕尼黑从主教练到球员的人员结构,就可以在地图上大致圈出这一套的适用范围。出了这个范围索德尔的手段有可能就玩不转了,毕竟在三十年战争中奠定的格局不是那么容易颠覆的。

图片

总而言之,即便默大妈很久之前就宣布要退休,但是基民盟显然没有为后默大妈时代做过任何的准备。拉舍特这种跳梁小丑能上位,只是因为基民盟为了选票把所谓的“中间路线”当吉祥物供起来。这里必须强调,所谓的默大妈路线并不是做题做出来的,而是默大妈一步一个脚印实践出来的。默大妈虽然身材相当的德国,但是政治实践中却相当的灵活,她这种被史塔西教育出来的政治家不是什么人都能cosplay的。

相比之下,奥地利能在民粹横行的今天推出一个外观上能迎合民粹——年轻帅气的政治素人,却拥有老练的政治手腕的库尔茨。显然,对于梯队的培养,维也纳比柏林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对于默大妈自己来说,在这个疫情给她带来的新的威望波峰的时刻退出,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毕竟也这算是一个比较happy的ending,以及德国人以后一定会想念她。推动《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是她能为德国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

对于我们中国来说,针对上述情况,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要留意德国政局变化可能会对中欧投资协定造成的波折,但是也不用过于担心,毕竟服务业的开放以及国企定位问题的让步都是德国人很难拒绝的诱惑;

其次在默大妈剩下的日子里可以多做交易,比如默大妈承诺短时间内让大部分德国人有新冠疫苗可打,而最近有新闻称辉瑞将减少对欧洲的疫苗供应,这或许是敲竹杠的机会,但要吸取2008年的教训,对德国人的恬不知耻要有足清醒多的认识;

第三,在后默大妈的时代要转变和德国人打交道的方式,必要的时候要直接和地方政府或者社会团体直接打交道,例如疫情初期北-威邦就有小城市的政府绕过邦和联邦执政当局直接向中国请求抗疫物资的援助,这会是个很好的开始。

精选留言
  • 奥地利加巴伐利亚,天主教的德意志!复兴!那个人就是来自奥地利,加入了巴伐利亚军队,为德意志战斗到死!
  • 回想起来,我上次亲眼见到施罗德还是09年的事情了
  • 平庸的皇子被重臣们推举为继承人,然后展开对另一位立场鲜明基本盘稳固的皇子的进攻... 这剧本很眼熟啊,快进...
  • 默大妈还是厉害啊。 看作者之前的文章,我有点感觉整个德国,好像一个披着活人皮肤的僵尸,吸食欧洲甚至世界来延续他的生命,维持存活的样貌来欺骗世人。毕竟冯老爷回来了。。 没有了苏联,又有美帝兜底,果然有点放飞自我了。。
  • 白种人不放下傲慢只会越来越倒霉
  • 人才特别是领袖级人才的梯队缺失,往往就是一个组织衰败的征兆,苏共的衰落并不是始于80年代,勃列日涅夫时期高层的固化,流动性的停止,就已经让苏共失去了活力了,后默克尔的基民盟也可能会陷入同样的困局。从这点来说,拥有“天启四骑士”的美国民主党,其活力还是要远高于老白男主导的共和党。
  • 默大妈身材相当德国,太黑了吧也
  • 这篇文章的分析是我看到对德国今后走向相当靠谱的
  • 关于巴伐利亚的独特政治传统,作者能否提供一些相关的资料,对读者进行一些解答呢?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