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春天——从历史科学看川普的胜利 | 新潮沉思录

姬轩亦 2016-11-21

 

历史科学的根基是历史事实,和理解历史事实基础上的逻辑推演。

历史事实中绝大部分能够作为推理依据的东西是以数据来呈现的。

少数不能以数据来呈现的大部分会被规范到哲学范畴:例如在国际政治讨论中,我反复讲过的,秩序维护者必然会为了秩序本身而不是自身利益,所付出其超过收益的成本。这种共性的出现是洛克模式走向晚期动荡的标志。而这一论断的理由是:支持强国维护国际秩序,并且长期从中获益的并不是强国的统治阶层的主体,而只是其统治阶层中善于借力和发声的那个团体。

对于历史上出现过的洛克模式到霍布斯模式的国际关系史中,你会发现杰出的跨国外交家(塔列朗,美特涅)普遍活跃于洛克模式中晚期到霍布斯模式早期。这种跨国外交家的出现恰恰是国际体系走向紧密和极端化的过程——中世竞于智谋,近世逐于气力。

图片

关于美国大选的数据我不列了,请读者自己上CNN网站。这些数据能够反映出的毕竟只是美国国内的力量分布变化,我简单讲几个要点就好:

1,共和党的得票数和往年类似,但川普是在第三方分掉大量选票之后仍然维持了这个成绩,这反映出沉默的白人劳动者和基督教保守主义者对川普的支持——这些人要么不看媒体,要么对媒体一边倒的黑法产生了反动心态,对于白人劳动者和基督教保守社会而言,川普攻击一个妇女的肥胖问题并不是什么黑点。 自由派非常在乎的对弱势群体的差异化对待,这个点在保守人群和工人阶级中是不成立的。工人阶级不认为骂一个攻击川普的女评论员是“胖猪”有什么问题。

2,民主党选票远远低于前两次选举,这反映出的非但是希拉里和奥巴马个人能力的差距,更重要的是民主党自身的竞选策略出现了巨大漏洞。奥巴马对黑人的号召力和希拉里对女性的号召力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所有女性选民都投希拉里就好了,就像基本上所有黑人都会支持奥巴马一样,然而性别和种族与阶级而言,其动员能力不能同日而语。女性是被塑造出来的,换句话说,是被男权社会的逻辑所塑造的。

3,就我阅读的人类史而言,阶级斗争和民族仇杀是此起彼伏的。但是因为性别压迫而掀起的暴力斗争,是没有的。

何况,自由派强调的性别并不是生理性别,而是gender.而不接受自由派逻辑的女性没有gender的概念。她们不是哲学家。

就目前女性参政的历史而言,他们要么是男性化的,要么是非政治化的。两者都不足以号召她们的同胞给自己投票。我在之前关于女权运动的一个答案里提到,不能争取男性弱势群体的女权运动是没有前途的——因为男权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胜利,是因为他们曾承诺并做到对女性中的弱者进行保护。

图片

好了,关于美国国内这几年最前沿的一些思潮,就说到这里,吐槽白左是没有价值的。这些年来,他们除了让自己的接班人相信这一套,还没有说服美国真正的对手去相信这一点——这也是我说的,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习惯于维护秩序并不是出于对于秩序本身的喜好。

4,如果我们观察稍远一些的历史事实,就会发现,文化精英借助文法扩张自己的经济特权,裹挟城市里的平民,并逐渐侵夺传统军工实业贵族的地盘,乃至于通过控制媒体让传统贵族在公共政治讨论中失去声音,这种事发生过很多次,尤其会发生在信息技术革命出现的岁月里。

这种侵夺的胜负是不好讲的。法国的文化精英在1793年后成功了,但是我晋的文化精英在北方失败了。我晋的文化精英失败,是因为祖逖即不能建立起新军保卫一个文化精英主导的北方王朝,也不愿意看见他们主导局面,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核心城市至少有七座,控制洛阳的禁军和贫民并没有什么用处。法国的文化精英之所以可以裹挟城市贫民彻底侵夺传统的军功贵族和宗教贵族,第一个原因是法国只有巴黎一个大城市,掌握了巴黎贫民就掌握了法国,第二是法国的北方没有蛮族,法国的对手对于支持保王党的反扑是乏力的。

图片

熟悉历史科学的人一定明白人类历史上的重大社会转折有一个非常容易进行研究的切入点,就是理解信息传播的成本。

信息传播成本的低廉化会让大量新兴阶层和文化精英快速占领新媒体并且主导舆论和煽动城市贫民,乃至于激化城市贫民和传统贵族的矛盾。这在印刷术摧毁了欧洲封建社会,造纸术毁灭了秦汉帝国,竹简的发明彻底让周人的宗教趋于溃败的历史上是反复发生过的,由于这种事件的发生和信息技术革命高度相关,所以我们可以将这一历史事实处理成推理未来的数据基础。

我们知道美国人发明了互联网,并且掌握了新兴互联网媒体的世界霸权。这一巨大的先行优势,被约瑟夫奈细化为软实力中很有威胁的一项。

图片

如果熟悉2011年国际秩序的瓦解过程,就应该明白,美国主导的facebook和twitter对摧毁中东传统军政府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这一现象反映出什么呢?反映出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维护世界秩序的方式:军事威慑之下的金融和媒体霸权。而后者才是其真正输出秩序的武器。那么问题来了,挥舞这把利剑的美国团体究竟是谁?

答案是美国城市文化精英。 我反对用左右来区分美国政治,因为这根本就是混淆视听。我也反对用白左进行扣帽子,美国城市文化精英有大批人没有给希拉里投票,这导致了希拉里的溃败。

美国城市文化精英是哪些人?我举个栗子。熟悉08年中国奥运引发的国际冲突的人就会明白,对中国人权问题指手画脚的西方人中,演艺圈占了很大一部分内容。如果稍微了解一下国内政治,就会记得蝙蝠侠的扮演者曾经为了本朝内政深入山东,被揍的鼻青脸肿。

在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不可能与主要大国发生系统性战争之后的新一代人,通过考试,国际旅行和国际组织活动成长起来,在媒体,艺术圈,时尚行业和学校获得较高职位,并且通过掌握主流媒体的话语权,逐步推动美国和世界的进步,这就是美国城市文化精英的历史背景,他们非常年轻,当然,论战斗力可能不如他们反对越战和支持马丁路德金的先辈,但他们是沿着六十年代以来解构传统资本主义社会的道路去前进的。方向就是make the world better。当然,这只能感动自己人。

图片

梳理了美国正在出现的,中国历史和法国历史上都出现过的:文化精英和社会新阶层通过掌握舆论去扩张自己的政治经济利益的事实,我们得出了什么共性呢?

这么几点。

1,他们出生于一场惨烈的对抗之后,成长于帝国最漫长和优雅的和平里。法国大革命的一代人是路易十四培养起来的,那是法国最光芒万丈的时代,太阳王照耀一切,安抚一切。我晋的一代人是在曹操建立的北方和平中成长起来的,看到了意识形态对手蜀汉的自我瓦解和军事对手吴国被帝国的水军摧枯拉朽。美国的新一代人成长于苏联死亡的寂静之中,在他们十四岁性成熟的时候,互联网经济开始蓬勃发展,他们心中的欧美世界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完美的范式。而带领他们前进的希拉里一代人,一方面他们同样目击了帝国的胜利,另一方面他们却深刻懂得这种胜利背后的博弈是不可说的,不幸的只是由于这种博弈过于残酷,导致希拉里一代的很多人都丧失了玩政治的前提——厚重,反其道而行之的是,他们沉溺于语言游戏。

2,他们大部分是传统贵族的后代,但他们中间最杰出,最能煽动人民的人,是靠考试,靠文法,靠法律学从底层爬上去的。法国的那批人大家很熟悉了,塔列朗是宗教贵族,最后背叛了上帝,拥抱了伏尔泰,但法国把局面踢爆的那帮人都是城市的新兴职业者,比如律师罗伯斯庇尔。我晋的那批人里,出身于军功家庭的占了多数,但是让神州陆沉的那几个人,都是从地方买嘴皮子进京的。美帝真正被推倒台前的这些人也一样。

图片

3,对于美国来说,由于信息技术革命对世界政治扩张的局限性,也就是说,由于美国这些指望用社交媒体全面推动世界进步的人已经很难找到新的猎物(或者说独裁者),这些依赖新媒体并成长起来的新阶层本质上已经代表了美国即将面临的社会大变革。这场大变革的终点是什么,这就是历史科学要解决的问题。

4,美国不是法国。美国不只有一个巴黎,美国是一个体量堪比中国的多头世界。对于美国的新阶层来说,控制了华盛顿和纽约的舆论,煽动了主要大城市的贫民是不够的, 而这次大选则暴露出,美国的金融媒体新贵在选举资金如此充裕的时候, 选择策略的大规模失误。美国也不是中国,美国北方没有高悬着蛮族之剑,只要看到洛阳文化精英开始推动变革,就会和内陆失语的汉人保守团体团结起来,趁虚而入。美国就是美国自己。

5 ,美国本国已经在公共讨论中失去话语权的军功势力会继续失去声音,美国的本土白人劳动者会继续受困于——资本、人气和点击率的回报率远远大于辛勤劳动的回报率而感受到不公正,不以川普本人的意志为转移。美国的军功实业阶层如果想夺回话语权并获得靠凯撒和屋大维式的大清洗实现社会公正,而不仅仅是夺回国家,就要完成一次推倒纳粹德国的胜利(退到苏联不是他们的功劳),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

图片

6 ,那么就是结论了。信息技术革命加剧了美国社会新阶层的出现和社会老派人物与新阶层之间的贫富差距,并赋予新阶层以左右舆论和改变政治的力量。熟悉历史科学的人会明白,任何一个新阶层在出现于历史舞台之上时,都是自相矛盾,自相攻讦和过度扩张的,所以面对保守势力的反扑和自己的自大,会遭受必然的挫折。这次美国大选就是一次显著的挫折,如果同样是代表新阶层的桑德斯不被民主党内部否决,胜负未可知也。

7, 川普的上台只是保守势力的反扑力量,聚集在一个恰好免疫文法,免疫金钱的局外人手里而已。类似的故事是我晋北方的保守农民居然选择了石勒——一个连汉字都不会写的人。当然川普更像刘聪,他接受军队教育,他富裕,他对社区有责任,他家庭团结,他能够利用新媒体来反击对手,但这一切都证明——川普不是美国的军功保守贵族,川普更不是基督教保守社区的代表。他只是恰好免疫了美国大变革前夕的所有惯常手段,从这个角度上讲,川普是有天命的,当然,袁术也有天命,虽然只有四个月,所以此刻的天命并不是蜜糖。

图片

8,这场选举中,很难说有胜利者。民主党虽然失败了,但他的核心人群没有动摇,并且会继续扩大。民主党失败更多是战术上的。共和党的失败则更加触目惊心,共和党所有的意中人,居然竞争不过一个他者,对于共和党代表的保守势力而言,在可以看到的未来,只会继续失语并且衰落下去。共和党推不出一个自己心满意足的候选人,共和党因为川普而一度走到了分裂的边缘,虽然共和党中仍有老牌的官僚精英和华盛顿老油条看准了川普并力挽狂澜,但他们毕竟会凋谢。

川普七十多岁了。彭斯的侧脸绝类屋大维的传世雕塑,然而看到他花白的头发,我仍然对美国的未来饱含哀叹。

图片

9,至于最有趣的中国网络主流用户对川普的热爱,其实这和中国男人(甚至女

人!)喜欢普京是一样的。没什么奇怪的。大家喜欢看到一个老牌的美国男人上台,去为那些为文化精英所窒息的普通人减轻一些焦虑,这符合中国人锄强扶弱的情感天性。但这并不解决一个问题,即在点击率,资本和媒体带来的回报率同样碾压普通劳动收入的中国来说,川普上台不会为提升每个人的工资有任何贡献。甚至,如果阅读一些川普内阁的资料,国际关系的学人应该提高警惕了,里面有不少我们不喜欢的熟悉面孔和熟悉论调。

图片

TPP的确是被推迟了,然而雅尔塔体系的东亚残余,也从这一刻走向了动摇和颤抖。是福是祸,大运把握不把握的住,因为美国可能的收缩而恐惧到不知何去何从的日本,台湾和韩国会甘心拥抱人民币吗?

我们同样要迎接我们的宿命。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