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喵:清算特朗普的美国,正从新罗马走向迦太基 | 新潮沉思录

2021-01-19

文 | 姬轩亦

四年之前,特朗普登上美国总统宝座。四年之后,特朗普面临被清算,拜登即将上台,历史开始回响。此时我会回到玄武门口,去追忆第二帝国的皇帝的加冕,加冕仪式血腥而温暖,带着最终到达的,兄友弟恭的致意和父慈子孝的悲辛,第二帝国的文皇帝正是这样的优雅,优雅到第一帝国的文皇帝需要在此刻掩面哭泣。图片图片文皇帝的陵墓偶有回音。

第二帝国的骑兵终将西进,沿着一路的烽火台向秦汉致意,那是一个伟大而热烈的时刻,最终活下来的北方的男男女女见证了华夏世界的永生不死,并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丝路,路的尽头是神子的咆哮,咆哮之中有第二罗马和第二波斯的忧郁。沿着这种忧郁,我们遍历四年的风景,并在四年后目睹了一个人天命的终结。

在四年前的文章《寂静的春天——从历史科学看川普的胜利》 中我说过,袁术也是有天命的,四年前的天命选择了第一个跳出来,把对岸的伪善撕得粉碎的莽夫,而这样的天命并不是什么好事。四年前我同样说过,在民主党政府的暴政下向全世界输送了二十年意识形态炸弹的这些人并不会被特朗普消灭,而无非是被特朗普引导回国而已——

当经费断绝的时候,当哪里都去不了的时候,意识形态的炸弹终于开始轰炸他们的祖国和同胞,并最终把终结的号角送给了特朗普自己。美国的自由派已经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敌人并不在欧亚大陆,甚至并不是普京和欧尔班,自由派心中最大的恐惧已经在一月六日爆发在华盛顿——一个巧言令色的煽动者可以动员起来成千上万的人,并直接攻陷自由派的政治心脏。是的,自由派真正的敌人就在他们身边,而这些敌人正是他们二十年来用意识形态斗争和法律武器所塑造出来的。

图片

为了维持骄傲,老白男发不出理性的声音,辩论不过自由派们,打官司就更打不过,又不肯去死,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阴谋论和宗教,选择了特朗普这个三流演员,而现在,这个三流演员已经背叛了他们,声称暴力分子不是他真正的粉丝。那么为了生存,他们必须选择更极端,更粗野的代言人,并最终把七千五百万人最后的火焰毫不留情地扔给自由派们,右翼知道自己在人数上已经处于劣势,右翼知道边境墙阻止不了老墨一家一家地越过边境,右翼知道靠选票实现不了自己的反扑,右翼知道如果要捍卫美国人传统的生活方式,他们已经迎来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那么这个时候,历史必然会开始回响。美国已经越来越远离罗马,越来越变成迦太基这样的商人共和国,农民的事业不再是淳朴和勇敢的代名词,相反,则代表着考不上大学的痛苦。那么既然他们蔑视土地,在他们的土地上撒上荆棘和盐又有什么关系?一个月前,美国一位著名的通灵者耶利米·约翰逊向他的信众承认了自己预言的失败,特朗普并没有成为神子,在他一年前一次恐怖的噩梦中,特朗普和他一同站在爬满鳄鱼的船上,驶向阴暗潮湿的沼泽中心,沼泽中的鳄鱼发出咆哮——

一神教背景的他无法正确解读这个故事的含义,直到特朗普真正失败后,他才隐晦地解读出了这个梦境的真实,但是熟读美洲神谱的人不会搞错——鳄鱼神正是阿兹特克文化中的魔王。一神教和美洲诸神的关系在真探中讲的再明白不过了,男主为了正义苦苦斗争了一生,但结局无非是为秩序取得了一点点喘息之机而已——如果你详细地看过真探的第一季,对那篇土地的迷雾,沼泽和邪神略有印象的话,你就知道,文艺作品永远是政治学的先知。

图片

是的,死去的一切并不会真正死去。

沼泽的意象贯穿了美国的历史。一开始,殖民者认为,新大陆是上帝的许诺,后来,他们抛弃了谦卑,将新大陆比作山巅的城市,而在他们抛弃了谦卑后,历史并没有惩罚他(我们讲过,如果历史之神真正存在的话,那么这个神是非常残酷而恶趣味的),反而送给了他们苏联的毁灭,而当苏联毁灭之后,自尊终于变成了傲慢,而傲气最终会侵蚀傲骨。

那么这个时候,这片土地真正的底色就会暴露出来,真正的底色就是,当阿兹特克人来到了墨西哥城旁边那座辉煌的城市时,他们已经不知道这座城市是谁建立的,城市中的建筑又是什么意思,他们只是颤抖于先民留下的种种恢弘与神奇——是的,美洲的文明是会断代的,沼泽才是这片土地的真相。

苦苦挣扎的结果无非是在最终解读出来的预言中看到了马孔多的毁灭,直觉中意识到美国不能离开欧亚大陆的殖民者,必须拼命扩张,试图将沼泽中的所有触手都接触到欧亚大陆,以摆脱沼泽本身,然而无论他们怎样努力,他们影响到的也只有欧亚大陆的边缘。更加讽刺的是,美国崛起中真正的中坚力量——新教白人,现在已经成了这种扩张的主要反对者,是的,沉溺在沼泽之中,被北美的先神同化,或者把触手伸向世界,换来内部的土崩瓦解,这是残酷的二选一,是没有兼容的道路的。

而与此同时,更加阴郁而低沉的东亚正在削弱北美对世界资源的汲取力度,触手萎缩了,一带一路所经过的土地是欧亚大陆的腹心,是没办法通过建立几个基地就真正了解的,被遗忘的土地要言谈,被过度关注的沼泽将沉默。特朗普唯一没有弄清楚的是,在他信誓旦旦要斩杀的所有沼泽生物中,他自己正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他被纽约这个漩涡一般的城市所塑造,经历了这个城市中所有阴暗和光明的东西,希望在他的余生中能够剥离新约克的表面,去寻找一下纽约的旧名。

仅此而已。

对岸的故事戛然而止,拜登看似赢得了一次完胜,但是这是沃伦和桑德斯用团结和支持为他换来的,掌控了两院的民主党已经无法再回避激进左派的立法冲动,佩洛西的提案仅仅是一个开始,魔怔了的进步主义必须借助这个机会,用法律的方式把自己的理念固定下来——因为仅仅四年,老白男们的吼叫声就已经快要让他们从万物生长的幻觉中醒过来了,这不行,这必须停止,梦必须做下去,人离开了自己沉迷的东西是一天都活不下去的,必须把自己的一切理念写到法律,刻在石头上,然后再看着这些东西化为灰烬。

图片

进步是戒不掉的瘾,你无法和一个人去比谁更保守,但你一定可以和一个人去比谁更革命。AOC们的根基越脆弱,崛起的越迅速,“比谁更革命”的需求就越迫切,这个故事,看过七十年代帝都新闻的人应该都不陌生。无非是,残酷的国际斗争保证了当美国最终决定说一句“够了,让我们谈谈常识吧,封掉特朗普不是民主而是暴政,不戴口罩并打击报复戴口罩的人不是自由而是专制”的时候,不会有一个可爱的对手去接纳他的转向罢了。

至于为什么?很简单,因为他的对手最知道自己是怎么不可思议地发展起来的,最知道转型的三十年自己度过了多少看似毫无生还机会的劫难,而他的敌人也最明白,美国可以宽容无信者,但美国永远不会原谅异端,尤其是失败的异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当然,讲到神子最终没有降临到美利坚这件事,我必须说一句,除了美国,大概不会有其他的基督信徒会支持以色列,当然,随着天主教在美国的持续发展,这个美国特色很可能会消失也说不定。天主教的美国不仅不会关心欧亚大陆的分裂,反而要随时防止欧亚大陆的仇恨传递过来,那么,做出新的选择并不奇怪。

更有趣的是,特朗普的追随者讨厌教皇,他们在大选失败之后传递了一系列关于教皇的阴谋论,当然,他们同样造谣说佩洛西引进华盛顿的士兵是PLA,一开始,你会和美国的所有进步主义者一样嘲笑对方的智商,另一方面,你突然会发现,如果美国居然有七千万人相信这种事,这个国家将来会走到什么样的地步——围攻最高权力机构很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而不是一场邪教狂欢的终结。是的,中美又一次分开道路。

图片

在对岸的故事戛然而止之后,我们回到中原。中原的调子婉约而隐忍,是的,你要婉约而隐忍地明白,我们才是美国治下和平的最大受益者,现在,这个美国彻底的成为了过去,而故事也即将从高潮走向结局。当美国的全球化彻底成为过去的时候(美国的全球化成为过去的唯一指标是他GDP占据世界总GDP的份额),我们不能仅仅要求只有美洲会陷入到自身逻辑的沼泽之中,看百年孤独和饥饿游戏的时候都不应该带着嘲讽,相反,理智的人会明白,在这些我们认为是常识的种种客体里,究竟哪些客体是历史的常客,哪些客体是全球化的奇迹。

某些民族的苦难是历史的常客,某些小国的屹立不倒是全球化的奇迹。

某些国家八纮一宇的狂妄是全球化的奇迹,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谦逊是历史的常客。

某些大国之间的合作是全球化的奇迹,某些大国之间绵延千年的攻伐是历史的常客。

某个伪装成国家的联邦是全球化的奇迹,某个拥有一万多个伯爵的地区是历史的常客。

是的,相信我,很多人会怀念苏联解体后的那个时代的。当然了,魏晋风流也是被文人万古传颂的,在四年前的那篇文章的结尾,石勒已经决心回到北方,并在王衍死去的前夜向他诉说了别情,回想了许多年前二人初次相逢的时候。那么,在四年之后我只能说,感谢特朗普这个莽夫的肆意妄为和不专业,随机的风暴猝然展开的时候,历史的命定也最终登场:

刘琨的绝命词在朔风中飞扬,祖逖的军旗插上了虎牢关的城墙,群狼践踏着司马越的骨灰在大地上游荡。

高皇帝的荣光万古无匹,光武皇帝的智略开庆来世,在两对著名父子的赞托下,昭烈皇帝和诸葛丞相的声望最终皎如月光。

说完这句话的那个人看着石虎,带着洞悉一切的,无奈的微笑。他的眼神迷离,超越石虎压抑着的不耐烦,越过马上就要发生的腥风血雨,停留在许多年后的一个叫做廉台的地方。

沼泽中的凶兽永无止息。

而这正是你要坚持自己生存方式的唯一原因。

44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纽约时报这意思是你们不能用法西斯这个词,但是本报能用。 这种行为本身就很法西斯!
  • 迦太基被SPQR消灭,而有一个国家的拉丁文名字是Sino Populusque Republic
  • 亚伯拉罕林肯一代妙人,今共和党诸子皆豚犬耳。大事不济,田舍翁尚不可为,何以拥豪车伴名模,出新约克东门打高尔夫?高平陵殷鉴不远,请川王速发!
  • 历史周期律或许是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我们的敌人…………
  • 文风非常姬喵,但看了看发布人还是潮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退出去发现标题里已经写了作者,果然是姬喵
  • 补充一下查阅到的知识: 1.阿兹特克人发现的墨西哥城附近的前代文明的废墟是特奥蒂瓦坎,美洲风大金字塔。据百度百科说大约兴建于前150到前100年之间,对应汉武帝年间。极盛于公元五,六世纪,据说人口可达20万,可与同时期长安相媲美,700年左右被废弃,文明断代,原因不明。五六个世纪之后,兴盛起来的阿兹特克人重新发现占据了这里。 2.廉台:在今天河北定州,公元352年,前燕慕容恪在廉台之战中擒杀冉闵。
  • 金融铁骑抢无可抢,颜色卫兵革无可革,那就只能抢自己革自家,美匪孽力回馈罢辽
  • 某些小国,在全球化退潮的时候一定会乱的。从突尼斯到白俄罗斯已经快十年了。 东亚区域性整合不可避免。朝贡体系会不会重现? 中俄在地缘上,没了美国之后,是有根本性的冲突的。面对北方的异族,谁又是石勒,谁会是祖狄? 至于一万多个伯爵的地区,你们觉得会是哪个地方?
  • 我在想,万一后天拜登未能成功登基,会是怎么样的情形。
  • 熟悉的历史神学
  • 迦太基必须被毁灭,传统美国必须灭亡。
  • 太快了,太快了,山海关已经跑到阿布达里冈了
  • 我觉得,川王继被互联网诛九族后,七万有“煽动性”的推友也未能幸免,一律封禁。 现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七千多已经开始万暴跳如雷的红脖子川粉(其中许多竟是现役军警),处于忍无可忍境地。 就在当下,神奇的山巅之城、民主圣地,是不是有一场腥风血雨的大清洗?!
  • 春秋与战国之际,各大国都经历了惨烈的内部调整,比如三家分晋、田氏代齐、秦国内乱。 历史的残酷和恶趣味就在于它总会给自以为是的弄潮儿一记耳光,让他们从历史终结的臆想中醒来,明白自己只是下一个伟大时代的祭品。
  • 就是在昨天,稚嫩的魔法师讲到了匈奴刘渊打起兴复汉室的旗号 某些国家八纮一宇的狂妄是全球化的奇迹,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谦逊是历史的常客——做大明的狗就是最大的荣幸.jpg
  • 鹰得了鹰必得的病,也许快要死了。 可它的仇人,隔壁那只长的像鹰,叫声像鹰,连DNA都跟鹰几乎一样的兔子,此刻却笑不出来。
  • 有一点我非常不同意,不是美国要把自己伸向欧亚,而是欧亚地缘的周期性破裂要求美国必须干预。 当美国用白银法案抽干中国银本位流动性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从沼泽伸出的手吗?
  • 应该说自由派们宁可支持有问题的选举,也不愿意支持川普。。
  • 想起国祚密码还没看完
  • 是啊,美国人太傲慢了,以为自己的成功和伟大是历史的必然,殊不知中国有句古话叫: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中国还有句话叫: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美国人大概是走的太顺了,他告诉全世界:只有我是唯一正确且永恒的! 这话可以哄一哄考7分上大学的青蛙们,可以哄一哄初中没毕业的曱甴们,但是哄到连自己都相信了,那就非常愚蠢了。 当“我们是天选之子,我们是地球上唯一正确的”这句话被证明是错误的以后,他们恼羞成怒,于是就去白宫放烟火了 绚烂过后,归于沉寂,留下的是一地鸡毛,与此同时,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悄然开启,放烟花的人们面对这一幕,不知所措,仿佛被水淹没……
  • 为新世界的诞生献出心脏!
  • 鹰酱走好,我们不会再摸着你过河了。
  • 人们禁锢在自己几十年的所知所感里,对千百年的变迁毫无所觉,对亿万年的沧桑不屑一顾,凡我所见,必是一脉相承,我所未见,必是大逆不道。
  • 国外比较乱套,成天勾心斗角
  • 历史神学家神性历史政治语言
  • 看第一句话就猜出作者系列
  • 模仿没有出路,怀古不是美德,桃源未曾存在,代价如影随形。 斯布雷斯最终还是必须去回答域外的陌客的吧。
  • 姬喵熟悉的文风阅读门槛真的不低,对历史了解不多的我看的磕磕绊绊的
  • 好文,当浮一大白,不过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兔子是为了成为最大利益着而不惜帮助对方和平吗,还是什么,请赐教,主要是后面的隐喻不清晰
  • 写的真好
  • 与此同时,嵩告别川总的视频更了。
  • 如果说圣经中会把耶稣的话标红,我们的史书铅字,墨是变干的血。
  • 如果说曹操是历史的先知,刘备和诸葛亮大概就是人的意志的伟大与边界? 有意思的是,曹氏家族有证可考的后裔一个在安史之乱后因杜子美的慨叹诗而不朽,另一个在康乾尾声写尽了贵族社会的华美与腐朽,曹操本人的形象也在千百年里沉浮,假如真有历史之神,晚年为子孙筹的曹操简直如同浮士德和卡珊德拉。 斯布雷斯被问的问题是“那么你想毁灭它吗?”
  • 那边的七千五百万人在做那样的事情,海的这边则有九千一百多万人正在做更伟大的事情
  • 川普已是昨日黄花,倒是想看看怎么评价蓬佩奥。
  • 美国和英国,都跟沼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中国人对斯莱特林的本能好感,可能就是来自于某种深沉而永恒的东西。
  •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川王!
  • 如果能让我🥜 川普 那我马上就反 阿不是 是maga!😅
  • 文明与野蛮,光明与黑暗,边界是用铁与血、智慧的火焰、毁灭与创造的光芒、欢娱与勤奋的汗水和痛苦与蹂躏挣扎的泪水所确定的。旗帜与号角团结着人民、引导着这国家的一切
  • 穿越千万年的历史 亿万年的宇宙 历史的命定一一登场
  • 这文章写作风格上真是清流啊 荡气回肠
  • 不受火冀望的,比比皆是 你们人类不消说,我们亦是如此。 放眼看看这座城市吧! 互为同道中人的事实,显而易见。 因此,毋须畏惧黑暗,大啖食粮之刻已到。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