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极右翼势力们 | 新潮沉思录

2021-01-18

文 |  马宁

 

上次写了谁支持特朗普,是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情况。今天说说1月6日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那些人。以下很多信息来自于维基百科的有关资料。

这些人大多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和捐献者,极右翼分子以及白人至上主义者。具体的细分,有一些极右翼团体参与其中,中国人知道的不多,做个简要介绍。但是这里介绍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boogaloo movement:布加洛运动。布加洛运动的参与者也常被称为“布加洛男孩”。

布加洛运动的拥护者说,他们正在准备“美国第二次内战”或试图煽动“美国第二次内战”。布加洛运动的拥护者使用“boogaloo”(包括该词的变体,用以避免社交媒体的过滤)表达“针对联邦政府或左翼政治反对派的暴力起义”的语义。该运动组织由极右翼亲枪、反政府团体组成。自2019年以来,布加洛运动的至少31个人被指控犯罪,包括2020年5月和2020年6月杀害两名安全和执法人员以及与乔治·弗洛伊德抗议活动有关的事件。2020年10月,该运动的成员也参与了密谋绑架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的行动。

图片

布加洛运动的旗帜

布加洛运动的支持者通常是极端爱国的,而且认为美国联邦政府是非法的。布加洛运动支持者乐于采取激进措施加速美国内战的到来,乐于把事情搞大。

Traditionalist Worker Party:传统主义工人党。该党是成立于2013年的新纳粹组织,创建者是一小群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传统主义工人党最知名的行动,就是2016年6月26日,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克拉门托,与著名的左翼组织ANTIFA(反法西斯运动)和BAMN(By Any Means Necessary,“用一切必要手段”)展开的械斗。当时TWP的活动获得了警方的许可,但是ANTIFA声明“反对法西斯分子不是政治责任而是道德责任”,最终几百人卷入械斗,警察出动100多人。该党据说2018年已被禁止,但是成员出现在1月6日现场。

图片

Three Percenters:百分之3。"3%"这个名字,来源于这样一个不准确的说法: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只有3%的美国殖民者拿起武器反抗英国政府。“百分之三”是一个跨越美国和加拿大右翼民兵组织,被认为是加拿大最危险的极端组织之一。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之后该组织成立。该组织成员认为,奥巴马的当选将会使政府介入个人生活并加强枪支管控。许多组织成员是军人、警察和执法机构人员。百分之三声称自己不反对政府,但是认为居民必须站起来反抗联邦政府逾越宪法的行为。这个组织非常活跃,经常组织各种活动,并为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的活动提供武装安保工作。

图片

“百分之三”的标志

Oath Keepers:誓言守护者。这是最极端的右翼反政府民兵组织之一。成立于2009年。在2016年曾宣称有3.5万成员。它也是由现役和退役军人、警察组成的,宣称为了保护宪法反对国内外所有敌人。在2016年大选期间,该组织头目宣称,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选,那么将意味着内战。在2020年,该组织头目还在接受采访谈论到

ANTIFA时公开说,如果那些年轻人认为自己在与纳粹作战,他们这些老兵和新兵们会不得不杀掉这些人。当拜登宣布赢得2020年选举时,该组织也号召特朗普的支持者武装起来包围特朗普的总统位子。

图片

Groypers:小人。极右翼白人种族主义团体。他们自我定义为“基督教保守主义”,“传统价值”,“美国民族主义”。反对全球化,认为左翼和主流右翼正在摧毁白人的美国。他们认为美国已陷入了一场文化战争。Groypers这个组织在网络上非常活跃,而且也在TIKTOK上开辟了战场。他们采用的卡通形象在美国网络上非常流行,经常与仇恨言论结合在一起。

图片

Groypers的标志

National-anarchism:民族无政府主义。虽然挂着无政府主义的名称,但是地地道道的右翼意识形态。民族无政府主义起源于20世纪20年代,但是在90年代被重新定义过,号称要“超越左右”。真正的无政府主义者认为民族无政府主义是改头换面的法西斯主义。民族无政府主义主张单一民族国家,认为私人企业和共同所有权终结了阶级战争,当然也终结了马克思主义。民族无政府主义鼓励与外国干预绝缘的有机民族主义经济(不知道什么叫“有机的民族主义经济”),政治上主张“这些地区将由卡扎菲颂扬的人民统治概念来治理”,“由此产生的经济和政治自由的恢复将重新建立血与土地之间的联系,使人民能够克服目前席卷我们整个大陆的邪恶和自由污秽的浪潮。自然法将得到维护,堕胎、种族混合和同性恋将被禁止”。

图片

National-anarchism标志

Neo-Confederate:中文媒介上译为新联邦国。这个运动赞美南北战争时期的南方联邦,主张限制美国政府的权力,主张南方独立。许多成员认为美国会像苏联一样崩溃解体。新联邦国反对民权运动,主张基督教文化。从1960年代以来,新联邦国运动与共和党关系密切。

Black Hebrew Israelites:黑色希伯来人。黑色希伯来人是黑人组织,他们认为生活在美国的非裔人,是古希伯来人的后裔,继承着真正的希伯来文化,黑人才是上帝的选民,鼓吹黑人至上主义。他们反白人,反LGBT,还反犹太人。他们主张白人是魔鬼的化身,只有去死或者作奴隶。2019年12月10日,两个倾向黑色希伯来人主张的凶手,杀死了一个警探和三个人(在犹太杂货店,其中两个人是犹太人)。虽然特朗普是白人,但是特朗普的一些政治主张符合他们的立场,所以很早就有黑色希伯来人团体支持特朗普的报道。

虽然特朗普反对反犹主义,而且他女婿也是犹太人,但是在1月6日的骚乱中,一些支持特朗普的反犹团体也出现了。比如否认存在犹太大屠杀的团体,这些人站在纳粹立场上的政治观点,否认纳粹德国曾经有过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但是另一些在场的新纳粹分子则宣扬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行径。他们穿着印有奥斯维辛集中营口号

Arbeit macht frei(劳动使人自由)的衬衫,还有人的衣服上印着6MWE(6 Million Wasn't Enough,600万还不够,一般认为纳粹德国期间有600万犹太人被屠杀)。

也就是形形色色的极右翼团体都团结在了特朗普的旗帜下。1月6日冲击美国国会的意义是极其深远的,这是美国国内战争的前兆。上边介绍的仅仅是确认参与了1月6日行动的极右翼势力,还有更多没有介绍的。这些参与了1月6日行动的极右翼势力,他们是有许多共同点的,体现出了许多深层次的东西:

图片

首先,美国极右翼势力在1990年代之后,特别是2008年之后急剧扩大。2019年美国“南部反贫困法律中心”记录的仇恨团体,在全美有940个。比2000年增加了300多个。

图片

“南部反贫困法律中心”跟踪的仇恨团体全美分布情况

1990年代国际共运的毁灭性失败给了极右翼势力发展的空间。2008年,美国的国力已经大不如前,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风雨飘摇。奥巴马的当选大大刺激了极右翼势力。奥巴马是黑人(虽然有白人血统),民主党,主张某些所谓社会主义的政策(最突出的就是医疗法案),这些都是让美国极右翼势力无法接受和容忍的。从2008年起,美国的极右翼团体变得暴力倾向更强了,组织也更加严密了,与共和党的关系也更加密切了。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给了这些极右翼势力以极大的鼓舞,现在特朗普的败选又再次强烈地刺激了这些人。

其次,极右翼团体都主张支持持枪法案。根据美国宪法第二条修正案,“纪律良好的民兵队伍,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实属必要;故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但是事实上,居民个人持枪根本就不可能反对暴政,也不能保护国家安全。在司法实践上,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554 U.S. 570 (2008))也确认了宪法第二修正案原文并没有说明民兵制度和持枪权的关系。普通持枪群众在武装军警面前不堪一击,没有经历过严格训练的人,也根本使用不好枪支。我曾经试过手枪,离靶也就3-4米,我开了3枪,每次都是先仔细瞄准后再开枪,也只有一枪中靶。真正从持枪法案中受益的就是民兵组织。支持持枪的极右翼团队,上边介绍的就有两个是现役和退役士兵、警察等构成的。这些人动员起来,就是武装部队,是冲锋队。1月6日没有发生大规模枪战。如果特朗普是个能够杀伐决断的人,可能局面就完全不同了。即使这些极右翼武装力量无力对抗警察和军队,对杀戮左翼分子也是绝对不会手软的。而且这些武装团体,与军队和警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如果极右翼力量渗透并策反军警,那么将在斗争中争取到决定性的力量。现在美国已经出现类似三十年代的魏玛德国以及昭和日本的政治形势。

再次,随着网络平台的发展,极右翼势力的言论空间扩大了。由于极右翼在种族、文化、价值观等方面都挑战主流民意,所以网络上对极右翼的言论一直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限制和监控。这次1月6日事件之后,美国的网络平台纷纷禁言特朗普和极右翼势力的言论,虽然引起了许多人对言论自由的担忧,但是也要看到,这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在美国,言论监控早已存在多年。只不过现在形势急迫,言论监控和管制做到了极致,也顾不得体面了。不过这也是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政客的传统,说谎、双标毫无顾忌。当极右翼力量威胁到了资产阶级的统治和社会稳定,资产阶级直接走上前台封杀言论;如果有必要,资产阶级还会直接走上前台开枪射击;如果有必要,资产阶级当然也会与极右翼力量合作。资产阶级维护统治利益是毫不犹豫的。

第四,美国的两党政治已经完全极端化,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基本群众之间已经形成了势不两立的态势。极右翼团体和个人纷纷站队共和党,共和党已经成了极右翼势力的大本营。虽然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也是另类,但是不排除为了选票,共和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终至不可收拾。事实上,共和党现在已经表现出极端化的趋势。两党政治的分裂是美国人分裂的结果而不是原因。现在已经很明显,两党只有追随和强化分裂,才能维护自己的政治利益。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的结果可以清楚看出,两党的基本群众是几乎不会给对方候选人投票的。维持政治地位的唯一方法就是迎合基本盘,同时设法争取中间选民。如果共和党继续在这条路上配合极右翼势力走下去,将会是美国法西斯化的直接推手。共和党,特别是特朗普集团,已经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威胁。MAGA这种空话是靠对外挑衅维持下去的,如果对外挑衅也不能支持民粹主义的假象,就会通过发动对外战争来谋取霸权和利益。

第五,美国的大多数极右翼团体,认为美国政府已经背叛了美国宪法,他们以维护美国宪法和美国人民自由的面目出现。这充分说明,美国宪法已经过时,成为现代国家和民主制度的威胁,已经成为历史的绊脚石。美国宪法制定于230多年前,在许多方面都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经过多次修修补补,勉强施行于当代。但是,美国宪法的若干根本原则,以及反应出来的230年前的殖民地状况,已经与当代社会相去甚远。1787年是中国乾隆五十二年,不论对于当前的美国还是中国,都已经是相当久远的过去了。如果美国继续奉行这一古代社会制定的宪法,特别是继续奉行这一宪法体现出来的若干原则,那么极右翼势力就会继续有强有力的借口来攻击美国政府、攻击民主党、攻击左派,占领道义制高点,并且持续增强极右翼的实力,终有一天使得利用极右翼力量的美国的右翼政客也无法约束这些力量。

第六,1月6日的事件没有发展为极右翼势力与自由派或者所谓左派的对决,完全是因为双方都没有准备好。这一事件对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晴天霹雳。对于亲手把魔鬼释放出来的特朗普来说,也超乎预料。如果特朗普是一个果敢坚决有担当有魄力的领导人,在这个历史关头孤注一掷,那么历史很有可能将改写。即使冲击国会本身被镇压下去,即使特朗普因此身陷囹圄,极右翼的士气也将会被极大鼓舞起来,有可能对未来美国的走向产生巨大的影响,特朗普作为极右翼的图腾将长期存在下去。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特朗普怂了,使极右翼势力失去了精神支柱,在混乱中撤退。但是此事仍然给民主党、中间派共和党人等以沉重打击,使其惊慌失措,胆战心惊,甚至调动国民警卫队进驻国会大厦。民主党和温和共和党人只能把事态的平息寄希望于特朗普的下台。他们的无能和怯懦暴露无遗。这样的政客是没有能力维护政治立场的,一旦局面出现巨变,美国这些手足无措的政客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美国和世界范围内真正的左派都应做好准备,尤其是工人阶级政党、共产主义团体、激进左翼组织。历史已经多次证明,唯一能够无所畏惧去战胜法西斯的,就是工人阶级,共产主义者。世界头号强国法西斯化,给全世界带来的威胁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长期顽固反共、反人类的美帝国主义,终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精选留言
  • 经济形势不好,美国的左右互殴加剧的话,可能会让没有耐心的军队独走,推翻文官势力,维护国家秩序,比如搞出个国家重建最高会议什么的,从军方出一个大统领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说拿的是罗马共和转帝国,还是青瓦台嘎咔的剧本,亦或是墨索里尼向罗马进军,那就不好说了
  • 即使特朗普真敢发动极右翼分子跟左翼开战,也无法挽回败局,反而会因为煽动武装叛乱彻底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
  • 怎么现在的阿美莉卡和上世纪三十年代的Deutschland那么像了,而且那些极右翼势力都还爱起和左翼沾边的名字,这是迷惑谁呢,什么传统主义"工人"党什么民族"无政府"主义,搞得和国社党一样,我一安康直接吐了
  • 有一说一,耍刀弄枪是个体力活,更是个技术活,而指挥一大堆刀枪棍棒的本事更是训练优良的军队的专利。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