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封杀川普的互联网巨头们,正在变成赛博朋克中的大反派 | 新潮沉思录

2021-01-18

 

acel rovsion

最近的大热门游戏《赛博朋克2077》又掀起一波关于赛博朋克文化的讨论热潮。从赛博朋克这一概念诞生至今,各种相关小说,影视,游戏之类的创作长盛不衰。如同最近很多文章指出的那样,各种赛博朋克类作品中描绘的那种高技术却低生存质量的,充满灰色和无序的社会,其实源自人们对现实世界中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可能性的悲观映射。图片我们以社会学视角审视的话,那些赛博朋克类作品所描述的未来种种危机性问题中,固然有相当一部分是超前的,科幻的,比如关于仿生人的伦理问题,电子义肢,思维操控与本我,与自由意志的关系之类的问题等等,但也有不少在当下世界就已经很严重的问题。

这几个月以来,我国的互联网企业出了不少事,公共舆论对互联网巨头们的一些作为越来越难以容忍。和以往不同的是,目前巨头们面临的不再是以前个体事件带来的公关危机,而是一种广泛的不信任审视。原因很简单,一些巨头表现出来的已经不是单纯追逐利润的贪婪,而是尝试整体性珠凌驾于社会机器之上,试图侵入一部分公共职能和权利,绑架和规制所有人的生活。

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美国上演了一出多家互联网公司大规模封禁在任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社交媒体账号的闹剧,生动的告诉全世界人民信息媒介就是权力。这种举动不光让普通人不寒而栗,那些没有互联网主权的国家的领导人们也瑟瑟发抖。可以说,在这个信息时代,不受主权节制的互联网巨头们正在成为生动又经典的反派形象。

图片

这种形象的进化版就是各种赛博朋克故事里经常会出现的那种反派,比如《银翼杀手2049》中的尼安德·华莱士,比如《赛博朋克2077》中的荒板公司等,这些反派形象也好,现实中的互联网巨头也好,他们蕴含的社会学逻辑是一致的。我将这类反派称之为”代理人阶级“。

代理人阶级的存在产生于以下几类社会基础:

1.随着技术的进步,当代社会治理转向基于数据算法和广义目标制的信息治理模式,这包含对治理对象行为的画像和身份管理,也包含根据治理目标进行的规制和行为激励,而这种算法治理很大程度改变了日常社会运作的模式,产生了指标化的科层制体系和庞大的自治状态的底层社会。而这种模式的产生往往依赖于信息和交互数据的垄断权,也就是以互联网巨头为代表的数字资本对社会治理权的篡夺。

2.代理人阶级产生的另一个条件是交往资本主义的存在。交往资本主义这一概念由美国政治理论家乔蒂·狄恩在《交往资本主义和左翼政治》一书中提出,简而言之,信息交往为主的现代公共社会,极端依赖于信息媒介的信息派发,编制和呈现,当下我们随处可见平台资本主义对流量和渠道的巧取豪夺,配合衍生增值业务来形成新时代的数据“地租” ,比如淘宝的店铺费,广告费,支付宝和微信的手续费等。

图片

同时,数据的垄断权和对大部分社会生活的渗透和重塑,使得代理人们建立的数据信用体系和数据匹配体系一定程度捆绑了社会行动者的各个方面。

而在赛博朋克类作品的语境中,数据垄断者们已经通过数据垄断权制造了替代于主权信用的动态信用评级系统和身份管理系统, 这形成了新的行政管理、金融系统和技术再生产体系。而这套数据信用模式替代了大部分公共事务,甚至超越了现实中平台资本主义进行增殖和剥削的模式,达到了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通过重构社会现实关系来实现自我存续的高度。

3.对社会规制的庞大需求是代理人阶级崛起壮大的土壤。代理人阶级构成的算法治理,一则需要数字劳动的参与,数字劳动是脱离雇佣体系之外的一种无意识参与性劳动,包含浏览、消费、陷入互联网话语争端之类的行为,都成为数字产业链增殖的关键要素,简单说就是贡献流量,数字使用者的参与保证了这套数字传播空间的自我循环。

图片

二则,代理人阶级们通过直接介入社会生活的各种传感和监视器、各种数字前端设备、以及平台本身的数据汇聚,把所有生产者、渠道商、消费者等不同层面的社会行动者都抽象化到一个数据面板中,面板根据需求建构用于画像、预测、信用评价、风险预控、社会目标考评等需求的算法模型去重构社会关系本身,并实际参与到社会治理当中,保证代理人阶级创造的秩序本身的可控和合法性。

代理人阶级说到底是用技术规制的手段入侵政治空间,进而取代社会生活本身,然后由他们来代理所有人的日常生活乃至生存。其主导的政治就导致了赛博朋克里面“高科技水平、低社会生活水平”的奇妙图景,一方面高科技水平和生产力保证了底层社会基本的生活标准在一些方面高于现实社会(主要是科技品方面);另一方面,代理人主导的规制社会造成了庞大的“失权者”阶级,而治理者通过间接治理,把他们的生态限制在一个庞大的缓冲区内让其自治,从而消除了整个庞大底层社会对治理机制本身的反抗可能。

图片
图片

《赛博朋克2077》中的大反派荒坂三郎

在赛博朋克的叙事中,代理人阶级对于社会权力的篡夺往往建立在传统科层制行政失效的情况下,代理人阶级作为合作者,处理传统行政无法解决的事情。德国社会学家贝克在《风险社会》一书中提出,现代社会风险产生的一个核心原因,是从工具理性基础上诞生的科层制机器存在着自反性矛盾。简而言之,科层制机器在走向极致以后会陷入自身的自循环逻辑,最终和社会本身的诉求脱节,这导致了社会可能会诞生趋向于反抗科层制机器的各种激进行为和思想极化。

在赛博朋克类作品的叙事中,代理人阶级往往在开始是解决这些问题的白手套,包含对社会激进分子的档案化追踪,社会安全评级,对庞大底层社会的委托代理(通过中间商、底层黑社会来进行间接治理),以及政治风向介入和预测等等,同时通过技术解决资本主义产能过剩和有效劳动力不足等固有矛盾。比如2077的荒板财团的核心业务是安保和执法器具,银翼杀手的华莱士是人造人业务。

图片

图片

荒坂集团和荒坂华子

而当这些代理人阶级开始真正通过技术规制,通过预测性治理来压缩社会不确定性,并建立庞大的社会缓冲区之后,原有的科层制体系就慢慢从主导者被吸纳成代理人治理模式的一部分,而代理人阶级也就开始慢慢重塑了社会关系和掌握了实质性权力。以往的秩序是建立在法律规范、阶级法权和行政管理上的,而由代理人阶级建立的新的秩序建立在一种环境智能预测、评估、风险预控和内部规制之上。

代理人阶级构造的社会运行逻辑,基于话语——数据——现实的三元秩序。我们以现实社会举例说明,比如购物行为,传统购物消费模式是基于需求和本地供给的,而媒介时代的购物就变成了消费文化结构和身份符号,媒介重构了对于现实生活的理解,什么样的消费和生活是符合品味的。

异类和非主流在消费文化中被排斥成不洁者,而电商数据导致的过剩的信息匹配轰炸和补贴竞赛的恶意竞争,也潜移默化了我们对于技术服务的依赖,个人表现上无限丰富的消费选择和实际上被压缩的行为空间形成奇妙的矛盾,脱离现有电商——媒介秩序的商家被打垮,脱离现有消费文化的文化取向被视作粗陋。

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商品除了原本的属性也被赋予了商品本身不具备的象征价值(美、精致、身份区隔等等) ,而这种象征价值原型被再度利用到媒介和数字资本中,就产生了进一步的合理性操纵,构建出一套命名和身份体系。

更进一步,在未来代理人阶级缺乏有效约束的情况下,诱导消费、深度定制化的消费金融(低门槛借款和长周期灵活还款),难以监管的债务驱动(通过债务介入实际经营)等等会更加泛滥,这些以及匹配的消费渠道垄断(通过资本整合)将对社会生活现实直接把控,而消费行为画像和消费预测诱导又通过数据面板划定了我们的选择范围。

写到这,读者朋友应该会觉得赛博朋克社会中的很多基础要素我们现实中已经具备了。比较起来,像美国互联网巨头们全网封杀特朗普这种操作只能说代理人阶级比较初级的操作,更大的威胁是像赛博朋克那样全面接管社会的治理和秩序。其实赛博朋克就是发展到极致的晚期资本主义,我们可以称之为”被技术完全规制驯化的资本主义“。

图片

在这样的秩序中,个人就成为了社会网格中用于实现资本积累策略的一个组织元和工具人,而非一个主体性的人本身。身体或者说更像“尸体”才是这种代理人阶级秩序需要的治理对象,只是资本积累策略的一个生产要素。

在这种社会中当一个”尸体“还是有好处的,符合秩序的要求,就可以在这个秩序中存活,并享受上一些秩序提供的”福利“。也因为这些本质上是麻醉品的“福利”,个体想要抗争就愈发困难。这和技术有关。

个体选择义体或者意识植入在赛博朋克里面是一个普遍的技术元素,对意识进行技术性改造这种科幻设想,本质是关于人类主体自我认同和自我意识分裂的探讨,以及人与技术的关系的探讨。

单纯对技术进行敌视和批判没有意义。人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成,而社会性的初始是由人与技术一同建构的,人的神话初始就是从技术的诞生来展开的,无论是普罗米修斯盗火还是神农尝百草,这揭示了人的社会性表达依赖于技术基础。

但数字资本的时代的技术又有些不一样,技术在代理人阶级构造的秩序中变成了秩序的主体。比如在《赛博朋克2077》中,沉浸性的超梦产业到底更多是作为一种工具,还是消费梦境的麻醉品?对各种感官的拟真和感觉的劫持,到底是用来填补深层欲望空位的方式进行社会圈养,还是真的带来了所谓的欲望自由?这种自反性矛盾,也导致了赛博朋克世界中个体的反抗性消解为一种多巴胺代偿或者沉迷。

图片

当然,总会有无法被秩序吸纳和融入的群体,他们往往被视作不正常或者疯癫的人,排除在秩序之外。

这种人我们姑且叫作流众,这也是各种赛博朋克故事里的经典主角形象,拥有天然的否定性力量。在已经被数字资本和文化编码解释得无比自洽的世界中作为异类剩余,比如银翼杀手中仿生人的自我意识,以及由此而来的仿生人革命军,选择了不妥协和暴力。

流众,这代表着人类精神层面的非理性爆发,和治理秩序无法吸纳的不确定性。流众之所以反抗,是因为秩序将他们排除在世界之外,以至于他们能够从外部审判这个世界。同时非理性的仇怨和愤怒让秩序的麻醉品投喂变得疲乏。

图片

最后回到现实,还好我们身处的世界并不是一个会一条道跑到黑的世界。互联网巨头们也好,数字资本也好,代理人阶级也好,宣称历史终结的人无处不在,未来也不会少,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最后终将如种子般破壳而出,带来新生。

我们哪里需要什么代理人?我们需要的只是我们自己。

精选留言
  • 等民主党回过味来不会放过他们的,这些互联网寡头们正在给自己脖子上戴上绞索
  • “脱离现有消费文化的文化取向被视作粗陋。” 呵呵,B站上高呼英特纳雄耐尔和人民万岁的,跟让快抖土味短视频爪巴的,居然可以是同一帮人。你以为你的那些互开左籍、张麻子黄四郎的烂梗就不是消费主义的文化符号了?
  • 虽然原本就没有对美国的言论自由有太多期望,但特朗普作为在职总统被禁言这事还是略显魔幻。明公说这次是建制派大佬们集体背书才能这么做。可是一个集体如果拥有一种社会权力,必然会要求一种政治权力,到时候谁给谁背书还说不定呢,我对人类的未来越发悲观了,虽然我可能活不到那个技术资本君临天下的日子
  • 2077这款游戏的剧情和蠢驴公司内部矛盾的爆发真是相映成趣
  • 资本在进化,在拥有更多的武器,无产阶级也应该跟上,也许什么时候环卫工人,外卖小哥,程序员,乃至部门经理人都有共同的认知,都承认自己是出卖劳动力者,赛博朋克2077才不会到来,我们才会迎来中国2098!
  •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 丑国已经开始搞打疫苗送大妈的活动了
    大麻
  • 记得之前读<未来简史>,也是这种感觉。谷歌自顾自地花几十亿美元要去研究永生技术,而拉赫利还为他们摇旗助威,宣称这个时代人类面前已经没有问题了,永生就是刺激资本回春的真正灵药。但作为普通人,我只感觉连最后的平等也要被这群和我毫无关系的人剥夺去了。
  •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但是他们想当道
  • 数字资本依然脱离不了以机器大生产为标志的硬件。国内网络巨头的呼风唤雨,建立在移动联通电信这三大运营的通讯基础设施上,网线一拔就啥也不是了
  • 有没有可能,技术的发展并没有变成2077,而是神圣的F2连接上每个人,人类变成真社会性种群?
  • 人文学科对人类的意义就是防止社会赛博朋克化。
  • 随着科技进步,虚无主义也有复苏的势头
  • 巨头们做过了。欧洲人正在瑟瑟发抖,更多美国人很快就会笑不出来了!
  • 交往资本主义这个概念,与马克思早期的交往形式和生产力的二元对应很像,受益匪浅,不知笔者大大可还有关于这一范畴的相关学者或著作推荐呢?想再深入了解一下。
  • “自由之女神,引领我们向前进”!
  • 需要公民能够更深入的参与到政治生活中去,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分蛋糕)。
  • 从技术角度来说,仿生人剧本太遥远而且最终也仅仅是模仿人的情绪。 而对人的算法在不出现黑科技爆炸的情况下也没那么厉害,因为从纯科学层面对人的数学解析也远不足以发生飞跃,不然很多心理学、生理学问题就都解决了。 真正需要担心的,最近在眼前的,反而是资源和环境问题。比起赛博朋克的“终产者”,更需要考虑流浪地球小说里的问题。
  • 多灾多难的年底刚买资本论节选,人民出版社,已经读到绝对剩余价值那
  • 所以尊敬的作者,如果抛开复杂的社会学分析 诸如象征价值,或者说复杂社会治理体系这类的东西,其实都是生产力高度剩余后的产物 如果我们承认,治理体系越复杂,越专业就越不能避免代理阶层篡权,垄断以及对人本身的异化 我们就绝不能通过发展生产力来解决上述问题 那么怎么解决呢?只能减法了,实际上人类做减法一向是不情不愿且极其痛苦 但是整个物种的存续恰恰有赖于这些痛苦的东西
  • 巨头在围堵之下总能找到活路的,因为围堵一方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总有辗转挪腾的余地的。期待民主党围剿巨头而不是同流合污实在是太甜了。
  • 这种赛博朋克统治在我国应该不会出现吧,我们历史上没有这种公司最高的传统, 电力(国网)、通信(移动、联通)这些互联网基础设施都掌握在国家手里,敢越界说停就停, 而硬件(芯片)、软件(CAD、PS、GIS)互联网这些中间系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还是依赖国外,国内的公司自己是否具有绝对稳定性都值得商榷, 而这些赛博经济的血管(支付入口),都必须经过银联,违法了人行说掐就掐;互联网内容展示、分发,网信、工信部门觉得不对就会过来约谈, 国内的这些“赛博”厂商,也就能搞搞收租,当个“互联网地主”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