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年男人不是滑入油腻,就是容易步入玄学? | 瞎爷

2021-01-13

01

前天广东很冷。我问很多老广,他们都说没见过这样冷的冬天。有许多人,居然也穿秋裤了。

因为冷,办公室的空调还只能单冷,不能制暖。冻得我只能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转圈,靠发抖取暖。

真的是靠抖发电。

更有趣的是微博上说广州的一个靓仔,穿西装的靓仔,很讲究个人形象的那种靓仔,估计不会穿秋裤,西装外套里只有一件衬衣那种。

因为很冷,靓仔西装里面绑了6个还是7个暖宝宝,结果身上冒烟儿,别人以为他要学马斯克,要把自己点火发射到火星上去。

知乎上有个有趣的问答:在极端寒冷天气下,你们那有哪些让南方人惊叹「还能这样」的北方玩法?

点赞最高的回答是:小时候孤独地在雪地里练习用尿尿签名。

不过,老天爷慈悲,昨天就开始出太阳了,晴空万里,阳光灿烂。照在人身上,顿生暖意。

想起来那句话:太阳出来暖洋洋。

这是在寒冷地儿才有的感悟吧?

万物生长靠太阳。昨天读到一篇关于鲸落的文章,说鲸鱼死后,沉入海底,那些黑暗里的生物,靠鲸落活着。

人们靠太阳获取热量,但有时候也会诅咒太阳: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昨天是美国著名作家杰克伦敦的生日,他在中国最有名的作品是《热爱生命》。

他说过这样一句话:青年总是年青的,只有老年才会变老。

他还说过:

凡是使生命扩大而又使心灵健全的一切便是善良的;凡是使生命缩减而又加以危害和压榨的一切便是坏的。

02

因为我最近说看相说的多,老有人调侃我,说我不仅油腻,而且还讲玄学。有人甚至问我:

瞎爷,你会摸骨不?

会,女施主。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来来,请西厢一坐。

有件事儿,很有意思。

前几天,和我们邻居公司的老总聊天,在他办公室喝茶,说起风水,他说他的座位,是按照外面珠海香洲区政府的方向定的。香洲区的风水是什么,他就借什么,借势。

所以,昨天中午,吃过饭后,我就去公司附近的区政府大楼前的广场上晒太阳,一观察,还真的学问。

图片

这是站在广场上,正对着区政府大楼。

图片

这是背对着区政府大楼,面向广场

图片

这是左边的阳光花园,注意楼的外立面颜色。

图片

这是右边的怡康花园,注意楼的外立面的颜色。

这个风水局,正应了背有靠山,左青龙,右白虎。从下面往上看步步高升。

都说广东人迷信,看来果然是。最起码,是找过风水师看的。

否则,不会这样巧。

这让我想起来青岛市政府和五四广场的风水局:

图片这是从海上空中,俯瞰青岛的五四广场和市政府

市政府大楼像不像一把太师椅?或者和后面的府新大厦结合起来,像不像过去的官帽?

据说,本来后面没有府新大厦,但有人说,这后背没靠啊?所以建了府新大厦形成后背靠。

再注意如果正对着政府大楼,左边是太平洋中心,是青色的,右边是福泰大厦,是白色。是不是暗合左青龙右白虎?

其实左右的建筑群的外立面,很明显一边是青色,一边是白色。

五月的风的雕塑,官方的解释是纪念五四。但有人说,这是蜡烛,拜海。

这块地是填海填出来的,得拜。再就是,青岛靠的就是海,不拜海,拜谁?

青岛中路11号,据说当年杜世成的办公室是1101。这数字,也是有心有意,不是凭空就那么凑巧的。

图片

图片

再看清楚一点,后面高出来的是府新大厦。

当年我请英国阿特金斯的中方设计师做一个项目的设计,曾经请教过他。他说五四广场的景观是他们设计的。

当时的yu书记后来步步高升,住建部、湖北省委书记,上海市委书记,最后当了政协主席。

不过,后来的杜明显是靠山靠不上,最后锒铛入狱。

03

昨天我在晒太阳的时候,青岛的一位朋友,回临沂老家参加葬礼,发了两张照片给我看:

图片

图片

这一看就是临沂沂蒙山老乡,在吃倒头汤。

很冷的天,在外面空地上,孝子贤孙们侍候着。注意看那些戴白帽子披白色孝服的人。

在我们老家,参加葬礼吃的饭,叫喝豆腐汤。又叫倒头汤。为什么这样叫,不清楚。

人没有杀心,天地有杀心。季节的转换就是。在北方,天气一冷,很多小虫,就要冻死了。所谓秋后的蚂蚱,蹦扎不了几天了,就是这样的意思。

 

年纪大的老人,体弱的病人,和秋后的蚂蚱一样,常常就会在季节转换的时候老去。

我就想起陶渊明的《挽歌》三首:

其一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

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

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

娇儿索父啼,良友抚我哭。

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

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其二

在昔无酒饮,今但湛空觞。

春醪生浮蚁,何时更能尝!

肴案盈我前,亲旧哭我傍。

欲语口无音,欲视眼无光。

昔在高堂寝,今宿荒草乡;

一朝出门去,归来良未央。

其三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嶕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我倒是想起来一说,诗经是长出来的,就像远古大地上的花花草草,自然天籁,一场雨后,齐刷刷就从土里长出来了。一派天真自然,所以孔子说天真烂漫,思无邪。

汉魏六朝最朴倔,最自然,是唱出来的。

而唐诗是喊出来的。李白也罢,边塞诗也罢,面对着浩瀚大地浩瀚星空孤独雪原,就像李白的事,呐喊,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到了宋代,以哲理入诗,以禅入诗,所以宋诗是吟出来的,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何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既是诗,又似乎是说禅理。

比如对苏东坡词的评价:

南宋俞文豹《吹剑录》中载: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卓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大意是说苏轼在玉堂署任职时,问一个很擅长拍马的幕僚他的词和柳永相比较如何,这幕僚说了上面一段话,引了他们各自代表性词作中的千古名句,说明了柳永词娇婉细腻,苏轼的则是豪情万丈、睥睨天下,虽然溜须拍马之情溢于言辞,也确实道出了苏轼词的豪迈气慨,难怪苏“为之绝倒”!

在太阳底下晒太阳,暖意升上来,很容易做庄子当年做的梦:

一只蝴蝶翩翩入梦来。醒来后,庄子恍惚:

是我在梦中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我?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这就是蝴蝶梦。是中国知识分子对生死的诘问?

屈原天问,庄子就开始问自己了。求心了。

人没心的时候,会找心。

04

回答题目里的问题,为什么中年男人不是滑入油腻,就是容易步入玄学?

其实我昨天说过了,人到中年,如果不是浑浑噩噩放弃自己,脚踩西瓜皮,就是滑入油腻,要么就是偏执。

偏执还有两种,一种是相信阴谋论,一种相信玄学。

中年人为什么相信玄学?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的无能无奈,不再是无法无天。和青年时代相比: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时代过去了。

他发现了天,也就发现了自己:我命由天不由我。

都是背了太多心愿,流星才会跌的那么重。

就像昨天看到的一段话:

有时候很想问上帝,对这个世界上的贫穷、饥饿和不公,你怎么能袖手旁观不作为呢?但我又怕上帝会问我同样的问题……

将人生视如赴宴,在其中你的举止应当优雅得体。

当菜肴递到你面前时,可伸手取一份,但分量要合适;如果菜肴只是从你眼前经过,就享用你盘中已有的食物;如果菜肴还未传到你这里,就应该耐心等待。

图片

06

今天没有广告。

图片

精选留言
  • 「这一路来,我舍弃了不少东西,我跟自己说,这都是为了想在离开这个宇宙前留下点什么印记的代价,可问题在于:这种经不起太多推敲,基本也是徒劳的,本能一样的想留下点东西的想法,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
  • 一场雪后,白宫的工作人员发现雪地上有一行尿呲出的字迹,“希拉里是婊子”,调查人员调查后出具了报告,经过鉴定,尿是克林顿的,但笔迹是莱温斯基的。 瞎爷爷早
    据说当年奥巴马来中国入驻威斯汀,连大小便都带走,怕中国分析DNA,制造生物武器。
  • 一 既然是玄学,那总是玄乎其玄的。就说那个颐卦吧,我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像教室,上下两红杠像不像教室前后的两块大黑板,中间的短杠杠整整齐齐排列着,多像教室里的课桌。所以这是“排排坐吃果果”卦。诺,和吃有关。 这颐卦,我肯定是记住了。 二 中年人有中年人特有的智慧,也有独特的失落。这种失落往往需要靠岁月给予的智慧去弥补,去自我救赎,于是。。。很多年轻人不懂的东西,中年人乐于研习,这是种自豪。 滑入油腻也好,步入玄学也罢,只要不下流就好。何必纠结于此,越挣扎,陷得越深。顺应吧,什么年纪就有什么样子,这是由内而外散发的岁月痕迹,可以做的,无非是以内养外。脉络通顺了,浊气自然少,没有三高,自然血液里干净,油腻也少。 三 昨天看一篇写老人公园晨练的文。看的我各种目瞪口呆。 晨练是好事,在地上写书法的也都是高手,但有碍观瞻的形态就很有些不自重了。老人们也不是一夜白头,也是从青年,中年一路走来,当初的他们应该想不到如今在公园里的自己的样子。他们已经到了必须直面步步紧逼的死亡,那还有什么可以阻挡住他们的任性呢?不必察言观色,不必再谨小慎微,只管做不一样的烟火,不放过最后灿烂的瞬间。 未老者很难理解他们的疯狂。 唯有祈祷并自律,当我发如雪,千万要保持尊严和风度,要努力做个优雅,慈祥的老太太。 我脑中出现的,是一间有阳光的屋子,窗明几净。。。 ~~胡说八道(年终面谈,祝我好运)
  • 正对着青岛市政府大楼,左边依次是滨海花园、丰合广场、颐和国际, 右边依次是太平洋中心、青啤大厦、福泰广场。 瞎爷爷,我是05年就在滨海花园21世纪不动产做经纪人。
    当年最早的时候只有福泰广场和太平洋中心。
    21世纪进入青岛,是我最早和他们谈的,你可以去问问21世纪最早的老板尤重远和后来的继任者刘刚。
    还有丰合广场
    余下2条
  • 风水局,风水局,就看给谁做的局。前明堂,后靠山,有人受,有人败,青龙白虎谁的债~
  • 最后的美图让人忘记油腻和玄学,只想问自己应该还能一战吧?
  • 男人到中年,什么油腻啊,乱七八糟的,这是归根到底,不就是早上立不起来了吗?各种方法也试过了,效果也不是很明显,剩余的精力怎么办?也就只能搞搞这些了,安慰一下自己脆弱的雄性心灵而已。
    果然是自说自道,怪不得那么拧紧
  • 腿真长
  • 当代年轻人越来越大比例的相信玄学,可能都是因为我们对现状的无能为力吧
  • 《将进酒》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 中国的谚语有时发生在自己身边就觉得特别玄学。家中太太,84岁时生了场大病,家中长辈及时带她就医治好了,现在太太身体很健朗,估计可以成为百岁老人了。身边很多长辈73,84就真的遇到坎,跨不过去就走了。而且冬天走的人特别多。还是趁年轻多玩玩吧
  • 估计有杠精会问,菜如果永远传不到我这呢,我不去抢,怎么会有?
  • 您还写过21加盟调研,太有渊源了哈哈有一次跟您留言,回青岛请您喝酒,我想一定有共同认识的朋友组织到一起
  • 滨海花园东侧的多层建筑办公楼,也是泰山地产开发的
  • 尤总是我们第一任老总,后来是刘刚总现在去了佳源地产,再后来就是时秋云总现在去了我爱我家,还有程东总也去了我爱我家,他们都是我的老师,特别亲
  • 一说诗经是自己长出来的,就想到韭菜。这个时代没诗经,没唐诗,更没宋词,什么会流芳百世呢?
    有抖音与快手有B站。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