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支持特朗普? | 新潮沉思录

2021-01-11

文 |  马宁

2016年大选特朗普上台,2020年大选特朗普下台。2016年大选,特朗普获得选票62,984,828张,少于希拉里的65,853,514张。但是由于美国虚假民主体制下复杂而离奇的总统选举制度,特朗普获得了304张选举人票,大大高于希拉里的227张,因而当选美国总统。
到了2020年大选,特朗普失利,78岁的拜登当选。特朗普获得选票74,216,722张,比2016年还多了1123万张选票。可见,特朗普的支持者是不少的。只是,拜登赢得了更多的选票,达到了81,268,757张。拜登得到了306张选举人票,而特朗普是232张。2020年特朗普虽然败了,战绩还是大大好于2016年皮笑肉不笑的希拉里的。
图片
2016年美国大选
图片
2020年美国大选
从上边两张图片对比来看,相比2016年,2020年民主党在亚利桑那州(11票)、威斯康辛州(10票)、密西西比州(16票)、宾夕法尼亚州(20票)和佐治亚州(16票)翻盘。反过来,2016年支持民主党的州,2020年没有一个支持共和党的。当然,如果和2012年、2008年相比,2016年共和党是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的。但是在2020年,共和党没有能够更进一步,相反,一些在2016年反水支持共和党的州这次又重回民主党怀抱。

但是如果从县一级来看选举结果,可以看到呈现出“美国山河一片红”的态势。这种态势已经长期存在。民主党的基本盘在美国国土的外围(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城市群、工业区),美国内地基本上一面倒的支持共和党。只是,这左右不了大局。
图片
县一级的预选结果。2020年大选的县一级的正式结果还没有出来。
根据出口民调,在2020年大选中,居住在城市和郊区的人口较多的支持拜登。但是乡村(Rural)地区的人更多的支持特朗普。不过,居住在乡村的人口只有总数的19%。相比城市而言,乡村的落后和闭塞状况,使得更多的人对政治谎言缺乏辨别能力,并执着地迷信蛊惑者。
从对投票的出口民调情况来看,2020年与2016年有一定的差异。首先,拜登的得票数超过了一半,达到了51%。而在2016年大选中,没有人得票率超过50%。但是特朗普在2020年的得票率也达到了47%,比2016年的46%有所提高。之所以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的得票率都提高了,是因为2016年有其他一些候选人分流了6%的选票,而2020年大选这些候选人只分流了2%的选票。
美国已经越来越是一个“非此即彼”的国家。美国已经分裂了。我们看到仇视特朗普的滔滔民意,也看到特朗普支持者的前赴后继。投票结果和群体对立是美国分裂的具体体现。特朗普绝不是一个没有民意支持的候选人。
从意识形态上看,拜登得胜的关键是温和派或者中派的支持。保守派一如既往的支持特朗普,甚至力度比2016年还有所提高。但是温和派被特朗普的怪影吓倒,投奔了民主党。
图片
图片
2016年
图片
图片
2020年
在总的投票人数中,保守派的比重提高了,对特朗普的支持度也提高了。自由派对特朗普的支持程度未变,但是2016年被其他候选人分流的选票回流了。温和派为拜登的获胜贡献了决定性的力量。但是保守派的比重从2012年的35%增加到了38%,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特朗普这样的人再度出现并且赢得大选是迟早的事。
图片
从宗教信仰上看,天主教徒对特朗普的支持减少了,对民主党的支持度超过了对共和党的支持度。除了天主教、基督教和新教等,其他宗教信仰者人数比较少,对选举结果影响不大。值得注意的是,无宗教信仰者对特朗普的支持程度增加了,从2016年的26%增加到了2020年的31%。同时无宗教信仰者的人数也增加了,在被调查者中的比重,从2016年的15%增加到了2020年的22%。
从性别的角度来看,特朗普的基本盘同样很稳定。相比2016年的选举,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者主要是从2016年分流者那里回归的。特朗普支持者的比重几乎没变,还略有上升。特别是,在2016年,已婚女性支持希拉里的更多,但是到了2020年,已婚男女都已经是支持特朗普的更多。
图片
2016年
图片
2020年
按照家庭收入划分,中低收入家庭对民主党的支持增加了。高收入家庭仍然相对更加支持特朗普。但是低学历群体(高中及以下)更加支持特朗普了。
民主党有特别在意的两个群体:少数族裔和性少数群体。民主党为了争取这两个群体的支持,使尽浑身解数。但是,虽然这两个群体整体上确实支持民主党,就民主党在这方面下的工夫而言,并不能算是成功。
特朗普的一大特点就是种族主义。不论在2016年还是2020年,如果按人种划分,都是只有白人更多的支持特朗普,其他人种均一边倒的支持民主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非白人族群对特朗普的支持度在2020年都增加了。《环球时报》胡总编前几天写评论,正告美国政客,美国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白人人口比重很快就要下降到一半以下。但是至少在目前看来,对特朗普的支持,由白人人口数量的下降造成的缺口,其他人种迅速予以补充了。而这次大选拜登能够当选,主要是白人选民对民主党的支持度增加了。这个情况与胡主编对美国的警告正好是完全相反的。
图片
2016年
图片
2020年
对特朗普的支持有着深刻的社会背景。特朗普能够得到支持,当然不是依靠他小丑一样的言行,而是他宣扬的许多观念迎合了美国社会的现实情绪。所以,尽管他有强烈的种族主义的倾向,对他支持率最低的黑人族群,他的支持率也在上升。至于亚裔就更不用说了。美国的亚裔几乎就是所有族群中最反动的一群。
与之类似的,虽然多数仍然支持民主党,但是LGBT群体对特朗普的支持也增加了。
2016年大选,LGBT对希拉里的支持率是78%,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是14%。但是到了2020年,LGBT群体对拜登的支持率是64%,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是27%。可见,特朗普虽然对待LGBT群体远不如民主党那么热情,但是LGBT群体对他的支持仍然增加了。
这是为什么呢?在2016年大选中,几个社会关注的主要议题,分别是对外政策、移民、经济和恐怖主义。是选民对移民和反恐的关注帮助特朗普胜选。虽然关注经济问题的选民比重最大,但是特朗普在移民和反恐这两个议题上的巨大优势帮助了他。在2016年,最关注经济议题的选民,对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倾向性比较平均,总体上差距不大。
图片
但是到了2020年,社会最关注的议题改变了。2016年最重要的四个议题中,只有经济议题在2020年仍然存在。但是在这个议题上,与四年前不同,特朗普拥有了巨大的优势。特朗普的贸易战得到了选民的认可。在犯罪与安全方面,特朗普的优势同样巨大。也就是说,4年前特朗普在移民和反恐问题上的优势保持下来了,而且在经济问题上也获得了支持。但是在另外三个新的热点问题上,特朗普失败了。
图片
首先是在种族平等的问题上,特朗普惨败。这也是正常的,因为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倾向是如此的昭然若揭,无可否认。今年的疫情,使得新冠疫情和卫生保健成为热点,但是特朗普政府糟糕透顶的应对表现,使其大幅度失分。所以很多人说,特朗普输给了新冠疫情。
在这里,我们还是要回到最开头提到的,不同的政治立场对待特朗普和拜登的截然不同的态度。在现在的美国,政治立场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其他的都是政治立场的表现,或者次要因素。政治立场的严重对立,使美国的政治成为了极端的政党政治。不论特朗普如何胡闹,共和党都积极配合。我们常说党与领袖之间的辩证关系。其实,不只是共产党,对于其他政党来说,同样存在着党与领袖之间的这种关系。特朗普作为共和党的领袖,让共和党发生了较大的转变,共和党更加极端和龌龊了。共和党愈发鲜明的成为了特朗普的工具。
这在选举中也有鲜明的体现。民主党投票拜登,共和党投票特朗普,泾渭分明。民主党与共和党支持者对不同党派候选人的态度,比2016年要更加极端得多。
图片
2016年
图片
2020年
不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支持者,选票都更加向本党候选人集中。美国的政党完全是选举型的政党,而如今的美国选举,政治立场是凝聚选民的首要因素。民主党的政治立场,更加契合了这次选举期间的社会热点,吸引了中间选民的选票,所以民主党才会取胜。如果4年后,有了其他的社会热点,而且这些社会热点与共和党的政治观点更加贴近,那么,共和党胜选的机会就会更大一些。
不论如何,像特朗普这样的人,在美国有如此强大的基本盘,这是非常值得人们深思的。美国是否真的是人们看到的那个样子?美国人是否真的那么在意中国人深感迷惑的所谓的“白左”的话题?特朗普究竟给美国带来了什么?美国人政治观念为什么越来越极端了?美国的政党政治是否还是与我们以前的认识一样?这些问题恐怕都需要重新审视了。
精选留言
  • 特朗普最大的优点在于不管结果好坏做成了很多事,如果没有疫情,连任是一定的。 拜登典型的和稀泥和事佬,虽然提了很多看似宏大的举措,比如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但是实现的可能性非常小。 这次总统竞选中最搞笑的是,民主党可能就没打算竞选成功,所以选了一个老年痴呆症的拜登,提出一堆看似伟大实际毫不切实际的目标,估计就是去恶心特朗普的,但是没想到竞选成功了。 美国民众其实也很清楚民主党啥也干不成,但是就是不想再看见特朗普了,换谁都行,所以竞选最后的结果是:支持特朗普,反对特朗普,反对拜登
    目前美国大概能达成的共识就是特朗普不适合在疫情期间当总统,但是民调显示他在共和党内支持率至少90%以上,也就是说四年后重来的可能性非常大。 美国现在不缺政客,但是缺能做成事的人,或者美国民众期待着一个能给美国带来改变的总统,特朗普真的给美国带来了改变,至少疫情前的经济增长是实实在在的,四年后我们或许可以接着看戏,拜登如果活不过这四年我们可以看另一场戏
  • 谁都无法否认,特朗普就是个疯子。但神奇的是,恰恰就是这个疯子撕破了皇帝的新衣,正常的美国总统让美国变得不正常;不正常的总统,恰恰在让美国变得正常: 不正常的美国一直在胡萝卜加大棒失血,所以他收回胡萝卜之余也收起了大棒~任内四年不但未发动战争,还撤回美军;为了省钱减少开支各种退群耍赖,甚至向盟友伸手要钱……他不断喊出“让美国再次伟大”这句话,恰恰说明美国早已衰弱、早已不正常了。 历史往往就这么令人莫名惊诧。
  • 用了整个媒体、文体、科技界加上投票机制优势去扭转力场也就64开,事实如何已见分晓。
  • 美国的亚裔一如既往的当着卖绞死自己绳索的小聪明印象 就像搞死佛罗伊德事件里白人警察旁边那个像giao的亚裔警察
  • 白左只是美国的一部分 因为他们掌握了话语权,所以我们觉得遍地白左。 白右也不少,特朗普能当总统,除了不喜欢另一个候选人而把票投给他的,还有很多是真心喜欢他的人。 明明是一个国家的人,却看起来像是两个国家,我想这就是美国当下的分裂状态吧。
  • 推Biden出来是要拉回锈带的选票…上次输就输在锈带。 有一说一,哪位要是出来说,保护本地市场,支持民族工业。那我也愿意支持他。不同人有不同利益诉求而已。
  • 很有意思。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