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下架了川普? | 混沌天涯客

2021-01-10
图片
Twitter把川普下架了,永久性的。一起跟进的还有Facebook、Youtube,川普赶紧找了一个次级平台Parler继续发声,但Google立刻下架了它,苹果表示也在考虑对Parler做下架处理。
对于这件事,有人称赞Twitter们真勇敢,本质是一家民营企业,却敢把堂堂的总统下架,牛!
但也有人骂他们怂,全是些见风使舵、落井下石的玩意,当初川普权势熏天的时候,怎么没见Twitter来下架他?因为那时候他们不敢,川普可以携总统之权力要这些网络公司的命。
只有当川普不中用了,众叛亲离了,再有10天就收拾铺盖卷滚出白宫了,Twitter才跳出来当了勇士。那么这就不是“勇”,而是“怂”。
不过,我从中间嗅到了另一种味道。川普 VS Twitter,他们本是互相依存的关系,川普有八千万粉丝,每天少说发十几条消息,是Twitter上最活跃流量最大的用户。社交平台不是靠流量活着吗,对于近些年逐渐沦落为二流平台,连死对头伊朗的用户都舍不得删的Twitter来说,把川普下架,就是下架了他们最大的流量之源。
没有哪家网络平台会傻到干这种事,除非接到消息,一条来自拜登网管小分队的消息,暗示他们要带头动手。
这个头,只能由Twitter来带,谁让川普在这里驻扎最久,是最大用户。这就像一个贪官落马后,他工作时间最久、关系最密切的单位和下属,要第一个站出来批判他。Twitter就这样站出来了,别看胸脯挺得很硬,其实下面的双腿瑟瑟发抖。然后,其它的网络平台跟进,顺手推舟。
所以说,真正下架川普的,是Twitter背后的力量。那么这力量来自于哪儿?是属于拜登吗?

拜登只是一个年近八旬,慢条斯理的老人,在竞选过程中和当选后的这几个月里,他说的全是正确的废话,没有人可以从这些话里挑出毛病,但也找不出力量,那种一展宏图扭转乾坤的力量。
拜登虽然得了8100万张票,但其中有许多许多的选票,不是因为支持拜登,而是来反对川普,他们因为反对川普而只能支持拜登。
而坚定支持川普的,还有7500万张票,是美国有选举以来的第二名。
川普的力量,一直不亚于拜登,哪怕在1月6号国会最后认证选票的这一天,仍有许多位议员表态反对。原本是走形式,仅需半个小时就能完成的选票认证,遭到了支持川普的议员们的反对,并提出书面异议。计票程序只得中断,国会议员们为此展开激烈辩论。
与此同时,川普召集了数百万支持者聚集在华盛顿国会山外,彩旗飘飘,呐喊振振,用巨大的声势压迫着国会内的进程。
川普的算盘打得妙,既有自上而下的异议,又有自下而上的呐喊,即便最终翻不了盘,也要以胜利者的姿态继续走下去。
但是,意外发生,出现了暴徒。暴徒们号称是川普的支持者,不费劲地就闯进了国会。从网络上流传的视频可以看到,守卫国会的美国警察遏制手法很简单,只是用警棍进行肢体拦截,一推就散。甚至有视频显示警察主动打开了侧门,然后站在门旁,注视着暴徒们鱼贯而入。
警察如此不给力,谁来负这个责任?当然有人了,华盛顿国会山警察局局长引咎辞职。
是他,在早已确定好的1月6号国会有大事的日子里,不小心放松了警惕。是他,在川普无数遍强调那一天要在国会前面举办大型游行后,没有增派警力,权当云淡风清。
是他,都是他,像极了我们熟悉的套路,当一起令群众很不满意的事件发生后,一个派出所所长被免职。然后警察的责任就抛清了,接下来只需集中力量谴责暴徒。
而在川普支持者眼中,有些暴徒怎么看上去不对劲啊,虽然穿着支持川普的衣服,但模样像极了ANTIFA的成员,这是一个不久前借着黑人抗争运动在街头打砸抢的组织,这是一个川普点名要把他们法办的组织。
图片
咦,这个组织的成员为什么要举着川普的旗子,闯进国会山来支持川普?
不需要问为什么,问也没地方,因为Twitter们已经下架了川普。当暴徒被清空,国会重新启动后,很多议员撤回了旧有立场,选票迅速完成了认证。虽然在最后的投票环节,仍有8名参议员和139名众议员投票反对认证选举结果,川普仍被如期下架了。
可以说,川普是被暴力下架的,虽然他是二战之后,唯一没有在任期内发动战争的美国总统。
于是又回到那个西方世界最根本的问题,选票 VS 暴力,两者不是针锋相对的吗?发明选票不就是为了取消暴力,让权力和平过渡吗?为什么在美国这一场竞选双方都获得了创纪录选票的大选中,竟然最后要依靠暴力,用暴力结束?
这个问题我们太熟悉了,老祖宗在《水浒传》里早就做了解释,柴进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大官人不当,入伙上了梁山?因为他叔叔柴皇城的花园被高太尉的叔伯兄弟的小舅子殷天锡给看上了。
小舅子来抢花园,严令让柴皇城抓紧搬出去。柴皇城掏出丹书铁券,说我们柴家是皇亲,是大宋朝的亲爹,太祖皇帝严令诸儿孙不许欺侮,你一个不知哪来的小舅子竟敢抢我花园,你也配。我要跟你打官司,从县里打到州里,即便打到汴梁城也不怕。
小舅子嘿嘿一笑,打官司,走法律,你也配。在州里,我姐夫就是法律;在汴梁城,我姐夫的兄弟高太尉就是天理。然后挥手招来一群流氓,把柴皇城直接殴打致死。
川普也想走法律,打官司,但他不配,他发起的那些关于选举舞弊的诉讼,统统被驳回了。原因是川普提出的那些,只是选举中产生的错误,而不是大规模舞弊的证据。只有出现大规模舞弊的确凿证据,才能立案调查。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大规模舞弊,大规模与小规模要怎样界定?这就没有具体数字了,要法官自由裁量。就好像我们刑法中对贪污的量刑,数额较大、巨大、特别巨大之间,到底是多大要由法官来定。
所以即便是在关键摇摆的密歇根州,出现了软件故障把投给川普的6000张选票计算给了拜登,138000投给拜登的选票多算了一个零,还有针对一个共和党议员选票的统计错误,本来是输了104票,结果更正后反超了1100票。既然这些都发生在密歇根州,都有利于民主党的拜登,不利于共和党的川普,那应该就是大规模舞弊,就可以进行彻查了吧。
对不起,法官告诉川普,这都是孤例,不能证明这些孤例之间有关联性,更不能证明这些孤例都倾向于拜登就等于是拜登舞弊。想证明的话?拿证据来啊。
川普拿不出这样的证据,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拿出了,但法官觉得他没拿出。当红脖子州德克萨斯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的诉讼再一次被驳回后,川普像柴皇城一样失去了法律途径。
所以说,在1月6号暴力发生之前,川普已经被美国法律给下架了。不过,也并不是完全下架,虽然川普针对舞弊的诉讼被下架,但别人起诉他的官司却一直在上架,林林总总高达四千多件,有经济问题,有泄密问题,有偷窃问题,有司法问题......还有女优出来指控封口费的荷尔蒙问题。
等到1月20号川普走出白宫大门,失去了身为总统的豁免权,他很可能要在一桩桩麻烦的官司中渡过余生。
没有哪一位美国总统曾走到这一步,被媒体、网络、选票、暴力、法律集体下架。
当川普走到这一步,他的盟友们,包括副手彭斯、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交通部长赵小兰、教育部长德沃斯等等,都及时转了风向,一起帮忙下架了川普。
川普被彻底下架了,身在大洋彼岸看热闹的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想,是应该踩上一只脚,还是抱以同情。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条老人家的语录:“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既然美国的当权派如此反对川普,那么该怎样做,我们都懂:
“来吧,建国同志,微信抖音需要你,直播带货你能行!”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