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脖子占领了国会山,美国跨过了卢比孔河 | 新潮沉思录

2021-01-08

文 | 刘梦龙

昨天发生在华盛顿和美国国会的骚乱,最终以特朗普的妥协投降划下句点。盲目的群众被自己名义上所支持和所反对的统治者共同出卖,这在历史上是常有的事情。看似一团和气的统治阶级在这样的阴谋中已经决出了胜负,但也产生了他们所未察觉的统治裂隙,尤其是在胜利者们自以为得计的时候。

图片

在华盛顿发生的一切,表面上是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垂死反抗,实际上是给特朗普政权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枚钉子,并泼上了一大盆狗血。戈尔巴乔夫在昨天接受采访时也说,“国会大厦的风暴显然是事先设计好的,而且很明显是谁干的”。虽然很讽刺,但这样的局面想必他是格外熟悉并有发言权的。稍有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特朗普的支持者是被利用了。

图片图片

这次骚乱,可以说进行的异常顺利,动员,集结都显得水到渠成,但它的时机和目标都很不明确,事到如今,除了添堵和宣泄,还能发挥什么作用?特别是到达华盛顿后,抗议者轻而易举的就打破了本应该严防死守的国会山。要知道美国警察在面对民众是敢于动用暴力的,更不用说民主党人同样掌控了强大的街头力量,而这一次除了更像是助兴了几声枪响,却什么都没发生。

图片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事情到了紧要关头,特朗普却彻底失去了发言渠道,无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被控制住了,共和党内无人声援,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团结起来一起借机谴责特朗普。而他的身边人,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在内,却纷纷玩起了谴责暴徒的戏码,甚至出现了彭斯被怀疑绕过总统调动国民警备队驱散人群的传闻,直到最后特朗普自己妥协投降,把自己的示威者卖个干净。整个事件,短促,紧凑,恰到好处,显示出强大的控制力。

从这个戏剧化的流程来看,这显然是一次共和民主两党联合特朗普派系的动摇分子,一起发动的阳谋。他们有意纵容骚乱的发生,乃至不惜让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入国会,从而彻底把特朗普一派打上暴徒和小丑的印记,并由此促成了特朗普的最终投降。

图片

作为派系领袖的特朗普无疑是这个阳谋最大的失败者,也要为失败负最大的责任。三国时的曹操评价对手袁绍,说他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用来形容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是不错的。如今,事件刚平息,特朗普就面临佩洛西的弹劾威胁,甚至要求副总统彭斯公开表态跳反,这都说明对特普朗的清算远不止于他的投降。在美国历史上并非没有对政治家族的长期清算。魏晋时有个曹爽,在政治斗争失败后投降司马懿还盼着不失做富家翁,特朗普只怕比曹爽还不如。

应该说,特朗普这个人在美国历史的进程中是发挥了作用的。他通过新媒体手段和基层动员,巧妙利用美国社会在长期衰退中民众集聚的不满,成功在传统美国两党的权力垄断中异军突起夺取了政权,也开了西方借民粹起家,夺取大国政权的先河。也正因此,特朗普在已经板结的美国政治中成了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存在。当他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时候,一切良好,但失败时就不可避免的要四面楚歌,土崩瓦解。

图片

特朗普在过去四年里,在美国政治上做了很多裱糊的工作。这些工作我们可以说是寅吃卯粮,割肉补疮,但应该说特朗普的把戏还远没有破灭,这就使特朗普派系还存在着东山再起的危险。特朗普作为派系领袖是失败了,充分表现了政治投机者和商人的软弱性,但这不代表不会有第二个特朗普。这也是为什么各方力量连一丝下台的体面都不愿留给他,一定要赶尽杀绝,这是带有杀鸡儆猴意味的。特朗普的下场开了美国政治上一个极坏的恶例。始作俑者,其无后也,这个道理美国的门阀政客们不会不懂,但他们显然表现的满不在乎。因为他们自觉这种手段只会用在特朗普这样的异类身上,希望他们以后能保持这样的默契。

看上去,反特朗普联合阵线已经取得了全面胜利,似乎美国很快就要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但事实未必如此。诚然,通过对特朗普的反攻清算,美国保守势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他们联合起来,用尽一切手段,打倒了一个在任总统,在全美国,乃至全世界面前宣誓了谁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这是两党的胜利,也是主持游戏规则的各个世家门阀的胜利。

图片

在美国历史上,死的不明不白的总统并不少,但像特朗普这样公开“弑君”是前所未有的,这标志着美国政治格局的巨变。美国政治制度的最后一点神圣性已经被消灭了。过去,美国尚能通过表演来伪装出选贤任能的假象,而今后,美国政治将更加直白的体现出代理人化的倾向。拜登为代表的拨乱反正势必也将成为以维持各方平衡为诉求,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庸人政治的开端。

在特朗普时代和新冠疫情下,美国丢掉的体面已经够多了,而特朗普的下台则揭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特朗普的失败乃至派系的毁灭并不会意味着在美国裹挟民粹从而夺取政权的危险会消失。因为产生特朗普的基础是美国社会日益严重的社会危机。但世家共治和庸人政治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彼此妥协,对国家利益只进不出,以至于无法进行任何有效的改革,自然无力从根本上消除这样的危机。

迄今为止,美国统治阶级面对内部资本主义失控,外部强敌崛起带来的严重危机,却没丝毫收敛,而是采取了开闸放水式的货币政策,这是饮鸩止渴的做法。就像之前分析的,由于很难再有强势的政治人物,美国将逐渐失去了改变道路的能力,只能在积弊中走向末路。同样可以断言,在打败了特朗普之后,美国国内政治的一大重心会持续放在镇压异己上。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美国统治阶级只会更加致力于分化国内民众,巩固政治版图上,不惜为此削弱美国的根基。而随着这种反动统治的不断强化,最终就是统治阶级彻底垄断权力,形成朽木为官,禽兽食禄的局面。

图片

这样的局面,中国人应该是熟悉的。迟早整个统治阶级将站在了国家利益的对立面上,乃至不惜通过出卖国家利益联合外部力量来维持统治,成了为生存而生存的寄生虫。这势必将导致美国社会上下层之间的彻底分裂,促使下层的绝望和野心家的不断涌现,直到生长出一个真正的怪物来。确实,在消灭特朗普这个问题上,美国两党获胜了,但从长远来看,美国输了。

由于美国是西方世界最强大的一环,特朗普的败亡也必然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广泛的震动。就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美国存在的问题,在其他那些西方国家一个不少,而同特朗普一样崛起的民粹人物也越来越多。特朗普的教训对他们是会产生震动的。政治不是请客吃饭,民粹和上位是自古阳关一条路。如果他们不能和拥有统治权的保守派达成妥协,那么他们势必要落得特朗普的下场,而如果他们妥协,那么他们便毁去了自己夺权的根基,也就失去了讨价还价的能力。

图片

这就必然要给整个西方政治带来巨大冲击,上下之间,新老世代之间的政治斗争将更加激烈,过去那种一团和气的局面势必要打破。随着双方的互不妥协与积怨日深,民主的假面纱迟早要被强存弱亡,赢者通吃的真野蛮所取代,春秋终将走向战国。

最后,当然是被裹挟在其中的民众。个体的民众是分散,无力的,但他们一旦被组织起来,又能成为吞没一切的洪流。当然,谁来引导他们,谁来控制民众,或者敢不敢发动民众都是一个大问题。在日益衰败的西方国家,一边是上层穷奢极欲,一边是下层在疫情中变成死亡数字,统治阶级不肯分出更多面包的情况下,口号再多也是没用的。就像现在的美国,它面临着两种命运,一种是保守力量联合起来,一起压制民粹,分化民众,把过去假民主那套变成分果果,过家家的游戏;还有一种是两党短暂合作后,再战个痛快,彻底决出一个胜利者,从此终结民主的假把戏。

无论是哪一种情形,广大民众都将被裹挟其中,被各种力量所利用,遭遇了收买,抛弃,苦难直到一切改良的幻想破灭,走向绝望。但也正是在这样不断的希望和失望中,进步的微光将闪现。一切新的进步,不到旧的道路无路可走了,是不能实现的。黑暗所在,黎明随之,在后特朗普的时代,黑暗会很长,很重,但道路早已指出,希望是有的。

图片

历史上的罗马,凯撒越过了卢比孔河,罗马和整个西方迎来了转折点。此时此刻的新罗马合众国,骰子已经掷出,不是特朗普越过了卢比孔河,而是他的对手们过河了。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末和另一个时代开端。无论是远在东方的我们,还在身为当事人的西方,都不能置身其外,一切敏锐的人都将感受到潮水的变化。激烈的斗争就像暴风雨,扫除一切破旧的残骸,世界将迎来全新的面貌。

36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以为他是凯撒,结果他是曹爽
  • 红脖子被卖了,不管是谁卖的,总之被卖了。 怀疑是民主党自导自演的把戏
  • 就像群友开玩笑的一样,川要是真铁了心当君王,早早的下诏讨逆,说不定事就成了。哪像现在,大公主的马头社片子据说要出。搓手不过,昨天的闹剧,最刺激还是那个空军的死者,联想到军队早早的否定搞政变,我估摸着三军里冒险分子只多不少
  • 他是互联网社交的风云人物,键政的热门话题,在网络和现实中拥有大量粉丝(只不过这些粉丝看起来武德充沛实际上没啥战斗力)。 他喜欢在镜头前演讲,口号简短有力朗朗上口,让追随者们热血沸腾,极具煽动性。 当然他也经常发表暴论,不利于斡旋中美关系,这让很多中国人和美国人愤怒。而如果你不主动表示反对他,自由主义者们就会认定你是他的同党。 他喜欢通过一个女人来玉音放送。 他的亲密副手在他陷入困境时不管不顾,果断切割。 最后他被著名互联网社交平台封号了。 川普就是嵩县,嵩县就是川普!
  • 戈尔巴乔夫:“这个我专业”。
  • 川普的任期快要结束了 华府内外乱糟糟 开上我心爱的老皮卡 拿起那崩人的弹药 爬过白宫的围墙 再推倒门口的拒马 议院和国会山上 是我们革命的好战场 我们斗白左那个打砸抢 闯封锁那个保懂王 就像那钢刀插入敌胸膛 吓得睡王魂飞胆丧 川普的任期就要结束了 皿煮的末日就要来到 开上我心爱的老皮卡 拿起那崩人的弹药 嗨
    今天大西洋两岸的政客们几乎都是读着罗马历史长大的,某超级大国的参议院更是直接用上了罗马元老院的名字,时至今日这个超级大国的乡下人和退伍老兵也都冲进了元老院,也都流了血,后续会如何哪…… by冷研
  • 哈哈哈哈哈哈,跨过卢比孔河,攻占巴士底狱,破窗效应开始,面子包不住里子。今年会有很多大瓜
  • 桑德斯书记:看不了,没救了,告辞(扁鹊三连)
  • 密西西比波涛动,落基山脉乱云飞;昏昏浊世吾独立,义愤燃烧热血涌;议员只晓傲门第,忧国此中真乏人;华街但知夸积富,社稷彼心何尝思;贤者见国衰微征,白左犹自舞世间。治乱兴亡恍如梦,世事真若一局棋;MAGA维新春空下,男儿连结为正义!胸中自有百万兵,死去飘散万朵樱;腐旧尸骸跨越过,此身飘摇共浮云。忧国挺身立向前,男儿放歌从此始!苍天震怒大地动;轰轰鸣鸣非常声;永劫眠者不能寝;美国觉醒在今朝;且观九天云垂野;又听四海浪哗然,革新机会现已到,夜起暴风扫合众;天地之间落魄人。迷茫不知道何方,锈带曾夸荣华者。谁家高楼还可见;功名不过梦中迹,唯有精诚永不销。人生但感意气过,成败谁复可置评;离骚一曲高吟罢,慷慨悲歌今日完。吾辈腰间利剑在,廓清海内血泊涌!
  • 美国总统要变成韩国总统吗? 我心中只有卡卡一个太阳! tmd,国家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昆虫学家和星相学家何在? 特朗普先生不想吃一碗热汤饼吗?
  • 小丑🤡竟然在白宫,小丑🤡就是懂王👑
  • 高兴不起来。这一闹,川宝的路人缘彻底没了不说,川宝走卖了自己的铁杆支持者(里面多少浑水摸鱼的暂且不说),这下2024川宝再无重返可能。这样共和党不仅面临着衰弱还面临分裂,一个民主党只手遮天的美国,对我们简直不要太差
  • 川普不是单纯的民粹,本身就是保守势力的代言人。他所代表的旧工业资本主义阶级,资产大部分位于国内无法转移,痛恨外国商品的输入和贸易逆差。硅谷互联网新贵则无需担忧这些。川普利用全球化生存情况日益恶化底层民众,通过种族主义和排外政策来蛊惑产业工人、农场主等底层白人,摆出一副救民于水火的救世主姿态。夺取政权后继续奉行对内压迫对外扩张(只是实力下降打不了仗,只能制造在中东和东亚的摩擦)的政策。这是标准的法西斯政权,跟魏玛共和国诞生出的纳粹党无本质不同。冲击国会的法西斯暴徒,就是低配版的冲锋队。
  • 推特再有人发照片了,那几个人都是antifa和blm的成员。估计去反串的
  • 拜列日涅夫拿下了特鲁晓夫
  • 这只是美版八王之乱的开幕戏,接下来就看贺锦丽这个贾南风怎么骚操作了,假痴不癫的拜登、纽约州的科莫、花钱找骂的布隆伯格、新任首富马斯克、左右横跳的扎克伯格,还有N朝元老佩洛西,美利坚豪杰如雨俊义如林,提供政治马戏不成问题。 至于希望,虽然现在历史进程加速得厉害,但至少也得等个一二十年吧。
  • 我预感曾经游荡在欧洲大陆的幽灵又要回来了
  • 八年的奥巴马选出了川宝,下次的反噬只会声势更加浩大,一次一次直到耗尽这个世界帝国最后一点力量
  • 马略的将军队私有化;苏拉觊觎执政官之位率军渡过卢比孔河,杀入罗马,铲除异己。而后再有恺撒庞培之争,再有屋大维安东尼之争。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军队私有化。如果要让民主党共和党决一雌雄,则两党进一步分化,两党各自拉拢大财阀,甚至组建自己的军队进行火并。美国军队只效忠于美国宪法,然总统是最高司令。他日如果出现一个总统,利用军队清除异己。就会逼迫另一方出现一位恺撒。他会被元老院最终敕令称为“国家的敌人”,他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跨过卢比孔河。然后两党在一次新的法萨卢斯会战决出胜负。而胜者,则有权力让美国回到克伦威尔时代的英国,或者奥古斯都时代的罗马,亦或是华盛顿时代的美国建国初期。一切都未可知也!
  • 敏锐的洞察到了白宫的美丽风景线是民主共和建制派对懂王的逼宫,而不是相反。网上有人扒出那个带牛角的男人是安提法的人,还有人觉得懂王的罪己诏是剪辑出来的而不是本人录制的。
  • 班农同志明白了吗,该追求什么,现在还不懂的话,看看恰好100年前的历史就够了。
  • 美国左右两边都存在大量对现状不满的人。两边极化的原因就是因为利益团体根本不管他们的死活,他们都很愤怒。 桑德斯的支持者在4年前被出卖给希拉里等人,今天川普的支持者被卖也不奇怪。 右派民粹无知又可怜,但他们的愤怒能代表所有人。
  • 这是我看到的关于冲击美国国会的最具深度的文章,
  • 我们要做的就是防止这场暴风把全体人类一起拉下地狱
  • 权力交接不平稳的先例一开,不是谁想停就能停的,李二凤和朱加什维利亚的身后事就是教训。
  •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 这一方面说明美国社会已经撕裂了,两大派系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程度,另外特朗普是商人,谁对他的利益有好处他讨好谁,利益结束也就和你闹分家了,美国两党都是资本主义政党,没有人会在乎基层劳动人民的需求,只是把他们当成拉选票的工具罢了
  • 曹爽反抗还有机会,投降就是待宰羔羊。
  • 懂王把勤王的都卖了,但懂王毕竟有7400万张选票,懂王倒了,这7400万选票总要有地方去。倒了一个特朗普,谁知道会不会有一个美国版的泽连斯基呢?
  • 作者的文章总能鞭辟入里,昨天对于隔岸观火的我们是一个“吃瓜”的日子,我们会为了美国民主破灭的这一现象而欢欣鼓舞,但好的批评家在欢欣之余还能找出问题的实质。 我不如也。
  • 卢比孔河已过,建国不是凯撒,振华也不是凯撒,因为他们身后,并没有一个奥古斯都,但新罗马并没有别于古罗马的命运,甚至远不如,毕竟远离世界岛,不太可能熬到1453。
  • wow,戈尔巴乔夫居然还在啊
  • 政治精英全部读罗马,参议院取名致敬罗马,但拦不住中间混进来一个神圣罗马的Electoral College怕不是就要快进到五十个诸侯国了
  • 黎巴嫩常驻联合国代表穆罕穆德·萨法发推感叹:“如果美国看到美国在美国的所做作为,美国一定会入侵美国,把美国从美国的暴政当中解放出来。”
  • 还好现在都是文明人了,红脖子拳匪不会被用绳子拴成一串拉到华盛顿纪念碑前斩首示众。
  • 很难说美国将来是朱姆沃尔特号一声炮响,还是国会山下的大火与水晶之夜,甚至后者可能性更大
  • 现在越来越觉得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相比,是多么的苍白和没劲,所以对于我来说是越来越不喜欢玩电子游戏了
  • “一切新的进步,不到旧的道路无路可走了,是不能实现的。”期待美丽的风景线过后的风景
  • 恺撒在哪里?在推特上吗?
  • 兴奋地搓手,没有革命传统的北美洲要迎接他们的切.格瓦拉了吗?!
  • 一个政治人物的胜负就能动摇的民主制度只是寡头的面具。 一个政治人物的作为就能影响的法制社会只是政客的谎言。
  • 虽无檄文之辞藻,却有檄文之感召
  • 特朗普:不能拼命啊,拼命还怎么赚钱
  • 无法直视“拨乱反正”四个字了
  • 桓范到了曹爽那里,劝曹爽兄弟带天子到许昌去,征发四方的军队来增强自己的实力。曹爽迟疑未决,桓范对曹羲说:“此事昭然若揭,你是读书人还不明白吗?今日情形下你们曹家这样的门户,即使只求贫贱平安度日还能做到吗?况且平民百姓抓了一个人为人质,还想以此为条件试图活下来。你们现在和天子在一起,挟天子号令天下,谁敢不听!”兄弟二人都默不做声,不听从桓范的主张,自入夜至五鼓,最后曹爽将刀扔在地上说:“即使免官了,我也不失为富家翁。”桓范哭道:“曹子丹是何等人物,竟生出你们兄弟二人,像猪和牛一样蠢笨。哪里料到今天竟然因为你们被灭族。”
  • 1,沃勒斯坦的一段话,我认为我们有50%的机会实现转型变革,但只有50%。 2,历史的种种奇葩事情轮番上演,可能是通吃岛岛主说的,历史的节点总是加速的。 3,风水轮流转,不要幸灾乐祸的好,见贤思齐吧。 美帝这么搞,连基本的自上而下的改良都不做了,那就自下而上吧。养出来的可能不是怪物(指小胡子之类),也可能是列宁啊。 正如中东,孕育出终结乱世的一群人也是时间问题。
  • 美国成立在于民兵,也必将灭亡于民兵。
  • 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
  • 做过就行了,普哥
  • 桑德斯最后看了一眼狼藉的国会山和颓唐的特朗普,脑海里鄙视着老年痴呆的拜登,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了一片满天的火海。
  • 他曾经出现过,那么脖子们将越来越容忍没有他的美国。
  • 特朗普可以被消灭,但第二个、第三个特朗普会不断涌现,面对大权的诱惑,杀鸡儆猴无效的。
  • 虽然单纯的套用很不合适,但这个历史事件总是让我想到资治通鉴的这段话: 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敢不奔走而服役者,岂非以礼为之纲纪哉!
  • 懂王可以给送进监狱,川粉怎么处理倒是大麻烦
  • 没有退路的斗争,只有前进,否则后果很严重
  • 大乱才能大治,大破才有大立。 充分释放压力
  • 特鲁晓夫,拜列日涅夫,新一任戈尔巴乔夫在何方?
  • 一个还没下台就盘算着怎么特赦自己的总统,早已经输了。为什么又搞一出集结示威呢,无非就是求个体面,然而民主党和这四年来被他操纵的官僚可不是什么讲究人,他们要盖棺定论。
  • “跨过……” “我想说跨过卢比孔河,你想说跨过啥?”
  • 克拉苏东征帕提亚,克拉苏喜欢黄金 川皇轰炸伊朗,川皇也喜欢黄金 帕提亚统治波斯,波斯就是伊朗 凯撒(×) 低配克拉苏(✓) 最后克拉苏被帕提亚人抓获,他们把黄金融化灌入了克拉苏的嘴里,不知道川皇是什么下场
  • 美国的情况,别说看过历史的人熟悉,不怎么看历史的不少人也熟悉,比如说月球人,都知道虫爷的五百年的执念,从正义的伙伴到只为活着而活着,和美国十分相似。
  • 福山曾经分析美国目前已经成了一个“否决型政体”,中央政府的权威一降再降,暴动等社会分裂的迹象又似乎预示着各种社会力量将要在自己的领域直接进行政治参与,一种类似普力夺社会似乎就要在美国发生了。好家伙,两位美国极具争议的政治学家,还正好是老师和弟子的理论真要在美国实现了
  • 危机只有发展到最艰难的时候才有可能倒逼出行之有效的改革方案
  • 指向那条未曾设想的道路
  • 全世界的无产者们,联合起来!
  • 戈尔巴乔夫:这个剧本我见过。
  • 请自由的秏子老鼠猫原谅,我借用了:桑德斯最后看了一眼狼藉的国会山和颓唐的特朗普,脑海里鄙视着老年痴呆的拜登,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了一片满天的火海。
  • 民主党为了拿下今年的总统大位,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他们真不怕报应吗?
  • 没有先进的指导思想,由一个外强中干,目光短浅的人煽动,注定要失败。
  • 那么问题来了,谁是凯撒?
  • 写的太好了,历史滚滚向前,车轮不断循环。
  •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以为特朗普会退位吧。特朗普只会自杀或造反。这跟特朗普胆大胆小无关,也跟特朗普集团是否都是恋豆驽马之辈无关,这只不过是幽灵它又回来啦
  • 渡过波托马克河!
  • 不同意标题的后半句。美国目前的发展阶段远未到凯撒时期,反而更像格拉古兄弟改革被元老院反攻倒算的阶段。美国确实正在经历罗马式衰败,但切不可盲目乐观。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