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西方的群体免疫成为现实,世界将变成什么样?(三) | 新潮沉思录

2021-01-09

 

文 | 三模冗余

以本次新冠疫情中某些国家的群体免疫设想为背景的中篇科幻架空小说《荆棘王冠》现于新潮沉思录首发连载,今天为第二期。(往期见文末)

本期还有作者关于前两期一些读者提问的答复~

第七章 地中海

图片

“看,那就是海格力斯之柱,它们身后就是地中海,西方文明的摇篮。”

舷窗外,巨大而陡峭的山崖慢慢地向后移动着,它的顶端被深绿色的植物覆盖,侧面那些裸露出来的灰白石块,在夏日的炙烤下,仿佛也因为高温而发着白光。

诚如彼得所说,他们的旅程真的十分舒适。床很柔软,食物不难吃,新手机性能也很好,还附赠窗口旅游。

彼得还是那副神神秘秘的样子,经常跑出房间去,拿着手机窝在走廊的哪个角落,不知道在筹划什么。在他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像这样,对着舷窗,为几个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年轻人进行一番解说。

“它们看起来可一点不像柱子。”约翰对彼得的感慨不以为然。

“哈哈,约翰,那就是个比方。古代人以为这里是世界的尽头,它们就像路标,你看,既然是路标,所以得放在柱子上。”

大声发笑的是杰森,他身材高大,肌肉强壮,笑起来的样子很讨人喜欢。在厌倦了哑铃游戏之后,他也加入了对着窗户发呆这项有益身心的集体活动。

根据杰森自称,他落到这条船上,完全是一场不为俗世允许的悲剧爱情的缘故,考虑到这人原来的工作是小学体育老师,约翰又有着微妙的童年阴影,这番表述差点引起一场暴力冲突。

“你个渣渣对小孩出手?”

“你个屎蛋在想什么?老子泡上的妞胸都有E!”

总之,其中一位身材极好(杰森强调)的女士的男士认识杰森后,严重生气了,严重到他只能在热爱的事业和宝贵的生命之间进行二选一。

“就像他说的,这里曾经被认为是文明世界的尽头。传说英雄海格力斯在寻找金苹果的途中经过这里,他劈开了山脉,打通了地中海到大西洋的航道……”

如果彼得想,他的声音会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比如,现在约翰就有点困了,而旁边的伯纳德早就瘫在椅子上,发出轻轻的鼾声。

伯纳德是一个脾气和面孔都看起来软绵绵的男人,他大部分时间埋头于手机游戏,约翰曾经手欠去拍了他一下,他发出的惊叫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个够呛。

这人自称是一名会计,为了应付大学期间欠下的贷款,他在推销员的诱导下,签了奇怪的套路连环贷,那些利息滚雪球一样,最后把他滚到了这里。一位会计混成这样,可真同情他之前的雇主。

“我又没碰别人的钱。”谈到这里,伯纳德哭丧着脸,非常委屈。

所以,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种奶油布丁一样的笨蛋也能去读大学啊?约翰心里不太痛快,同时也十分庆幸,自己让玛丽亚不用再为学费发愁。那些放高利贷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性格、爱好和背景各不相同,人类的本性却就是这么可悲——在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室友生活里,他们很快就像三明治的面包片一样,成为了没得选择的好朋友,挤在一起慢慢被酱汁浸软浸透。

某一天晚餐后,三名人类想起了船上还有一个新奇的对象可以打发时间。

从登船那天起,那个傻乎乎的珠珠船长一直没有再露面,手机和三餐都是一个比较小的移动盘子送过来的,他们试图和它交流,但是不管怎么做,小盘子只会绕着圈躲开他们,然后加速开溜。

伯纳德:“这合适吗?我们不会激怒它吧?”

约翰:“不用怕,到目的地前这家伙才不敢动我们。”

杰森:“就聊个天,紧张个屁?你放心,AI就像小孩一样,对付小孩杰森老师是专业的。”

三人凑到桌子中间,杰森把话筒打开了。

“喂?珠珠船长?”

“我在呢亲~”

就算有心理准备,还是觉得这中国机器人的说话方式有点恶心。

“珠珠小姐,今天晚上能不能给我们点儿威士忌啊?”

“对不起哦亲,没有威士忌呢。”

“那啤酒呢?”

“没有啤酒呢。”

“至少给点可乐吧?”

“没有可乐呢。”

“珠珠,你让我很难过,你说过会努力帮我们解决问题的,可你什么都不同意,唉~”杰森说得委委屈屈。

等等,这个大块头为什么也能发出这么恶心的声音啊?

“对不起,珠珠会努力帮助亲,但是人家没有可乐~”

“那么能不能放我们出去透透气呢?都关了一周了,我们什么都不会做的。”

对面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在约翰他们以为这事要完的时候,扬声器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新的声音。

“你好!这里是本船大副宝宝。请求识别失败,请亲复述一遍~”

哎哟,这还有一个的吗?

“嗨,宝宝小姐,我们就是想出去透透气。”

“什么叫透透气?”

“呃……”杰森愣住了,孩子们明显不会问这个问题。

“透透气就是……嗯……去外面走一走的意思。”伯纳德试图救场。

“外面都是水,不能走的亲。”

“喂!别想开玩笑混过去啊!”

“宝宝不开玩笑。亲不要打对讲机,坏掉要赔偿的。”

约翰赶紧抬起手,这些东西是真的黑心。

门口传来了吃吃的笑声。

不知道彼得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他明显已经偷听了好一会。

“宝宝,我们四人想申请甲板开放区域的通行权限,时间就今晚20到21点吧。”

对面又沉默了一会。

“请求收到。请求允许。权限在20点生效。请亲们不要携带包括手机在内的任何发光与通讯设备,否则我们会进行严厉处罚。”

看着对面三个傻乎乎的年轻人,老彼得得意的挑挑眉毛。

“要和她们交流,得掌握技巧啊。”

什么技巧?黑魔法吗?

尽管一头雾水,到了20点,三人还是一路小跑上了甲板。

所谓开放区域并没有多大,就是一个大露台。甲板上只开着少数信号灯,但并不黑暗,一轮圆月正孤零零地挂在晴朗无云的夜空里,朦胧的银光洒落下来,随着海浪轻轻地摇摆。

“……月亮还是一百年前的月亮,不曾多老了一个星期……”伯纳德轻轻哼起奇怪的歌,杰森跑跑跳跳,在做拉伸运动,约翰闭上眼睛,温暖湿润的海风像一只小猫,有一下没一下地在舔他的脸。

不远处,一只毛茸茸的巨大铁蜘蛛,正安静地蜷缩在船舱出口旁,满头的电子复眼缓慢地明明暗暗,好像在打瞌睡一样。

突然,那个怪物的显示屏亮了起来,还是那双花里胡哨的大眼睛,但瞳孔变成了血红色。

“回舱!立刻回舱!”它的声音压的很低,也不再说亲了。

“船长大人,根本没有一个小时啊。”

“船长在忙,这里是二副贝贝,紧急通知,10分钟内清空甲板!”

话音未落,蜘蛛已经立起来,打开了船舱出口,四条机械臂长长地在身体两侧展开,看起来随时准备把不合作的家伙抓住丢进去。

脚下的船好像开始转弯了。

“听她的话吧。”

彼得拉住要去理论的约翰,赶着三个人进舱门。他们一走进去,门就自动关上了。

蜘蛛怪,或者说二副贝贝,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进入。

船体在加速转弯。

他们听到门外和头顶传来很多引擎发动的声音,墙壁微微颤抖。

“这玩意还要变个形吗?”

杰森说了个笑话,不过包括他在内,没人想笑。

他们趴在每一个舷窗上向远处看,直到发现一处的夜空显出一抹不详的暗红色。

幸福666号一边发出电子和机械独有的低吼,一边向那片红色全速前进。

“这里是中央欧洲航运船团幸福666号,我是船长珠,这里是中央欧洲航运船团幸福666号,我是船长珠。舰船坐标xxxx,舰船坐标xxxx,你们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请立刻停止丝路航线上的海盗行为,请立刻停止丝路航线上的海盗行为!”

一个浑厚有力的男人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一大一小两艘船出现在海平面上,大船上似乎可以看到点点火光。

“重复一遍,请立刻停止海盗行为,你们已经被云端系统锁定。重复一遍,请立刻停止海盗行为,你们已经被云端系统锁定。”

幸福号的速度慢了下来,引擎声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

然后,巨大的炮击声在约翰头上响起,后坐力让他整个人趔趄了一下。

远处的小船前方炸开一片水花。

“重复一遍,请立刻停止海盗行为,你们已经被云端系统锁定,我舰即将展开预攻击。重复一遍,请立刻停止海盗行为,你们已经被云端系统锁定,我舰即将展开预攻击。”

“要打起来了吗?”眼前的情况让约翰紧张,又很有点兴奋。

“应该打不起来。”彼得说,“除非对方疯了。在这条航线上打劫,虽然获利丰厚,却只能和丝路商船打游击,不被发现还好,现在这样被云端卫星系统锁定,还敢继续的话,会被整个航线的船追杀的。说不定现在就有其他船只在赶过来。”

这家伙说“预攻击”,原来是在准备叫伙伴围殴的意思啊。

还真是有中国人的风格。

他说的没错,过了一会,火光熄灭,那艘小船慢慢离开了。

幸福号再一次发出哼哼唧唧的机械音,慢慢兜了个圈,又恢复普通航速跑了起来。

“这里是船长珠珠,甲板已经恢复正常,请问亲们是否要恢复访问权限呀~”

猝不及防,桌子上的对讲机里又传出来那个甜腻腻的声音。

“恢复,恢复,当然恢复!”

“权限恢复,亲们还可以在甲板逗留10秒钟,9,8,....”

“等等,刚才丢掉的时间不补给我们吗?!”

“要珍惜时间哦亲~3,2,1。”

不知道谁设的21点的闹钟响起来了,发出一阵鸭子嘎嘎叫。

“这太过分了!我们要见真的船长,我们要见珠!”

“珠珠在的哦亲~”

“不是你,是那个男的船长珠~”

“珠珠在的哦亲~”

……

三个人,包括伯纳德在内,生气地拍着桌子直吼。

彼得捂着笑疼的肚子,决定过一会再制止他们。

附件 假期作业\瘟疫世代的生活\参考资料\福船666号主控通讯总线记录

时间:2086年6月XX日XX时XX分XX.XXXX秒

珠珠:货物请求,出去透透气。

珠珠:什么是出去?什么是透气?

珠珠:我不懂。你们怎么看?

宝宝:我不懂。

贝贝:我不懂。

珠珠、宝宝、贝贝:判定失败,备机1号重新连线。

……

宝宝:本宝宝的外面那都是水啊??你们想跳船??

……

宝宝:货物请求,20点至21点要上甲板c区1小时,我觉得可以。

珠珠:可以。

贝贝:可以。

珠珠、宝宝、贝贝:放你们上去。

时间:2086年6月XX日YY时YY分YY.YYYY秒

珠珠:通讯发现了求救信号。距离,卫星图像……我觉得打得过。

宝宝:打得过。

贝贝:打得过。

珠珠、宝宝、贝贝:去打呀!!切作战模式。

珠珠:我来操纵船,顺便换成威胁语音。

宝宝:我来操纵武器,同时连线卫星。

贝贝:我做杂活。清甲板,清甲板。

时间:2086年6月XX日ZZ时ZZ分ZZ.ZZZZ秒

珠珠、宝宝、贝贝:作战成功!恢复航行模式。

珠珠:检查一下货物的状态。他们还有权限没结束呢。

……

珠珠:只有一个船长,就是我啊!

珠珠:我是我,我是我,我是我……

……

第八章 罗德岛

图片

“两天后,我们在希腊的罗德岛下船,在那里修整一段时间,和来自欧洲的其他团队汇合,再一起飞往中国。”

老彼得用一个重磅消息引开了三个年轻人的注意力。

他又花了一番功夫,让三位乘客明白,刚刚那位说话很有派头的珠先生,和陪着他们满口亲来亲去的智障儿童珠珠,确实是一个机器人,不,确切的说,是三分之一艘机器船。

“或者让我们再严谨一点,珠珠、宝宝和贝贝,她们三位互相配合,构成了这艘船的总控AI。船载物联网内的一切电子设备都可以看作是她们的一部分。”

“也包括那个蜘蛛怪?”

“是的。你们可以把那个蜘蛛,看做她们手里的一个可移动的摄像头加对讲机,总控AI会分出线程,控制它去探测特定区域,就像她们控制自动舱门和卸货机器人一样。”

“可它为什么还长毛?”

“那是为了降低风产生的噪音,你看,电视里记者采访的话筒,不也经常毛茸茸的吗?”

“可那是话筒!”

“它也是个话筒,就是功能多一点而已。”

“呃……”约翰感觉自己受到了文化冲击,“既然它能随心改变声音,为什么不能用正常一点的口气和我们说话?”

“呵……”那一瞬间,也许是看错了,老彼得的笑容好像出现了一丝裂缝,“年轻的先生,你提出了一个很有水平的好问题。等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们再专门讨论它吧。”

两天的时间转眼而逝。

在碧蓝的大海与天空之间,葱郁的绿色和宁静的白色渐渐浮现,迅速清晰起来,在舷窗中勾勒出一幅幅迷人的小画。

罗德岛,地中海和爱琴海在此交汇,浪漫美丽的太阳神之子;这座以旅游业为傲的岛屿,曾经在疫情初始损失惨重,现在,凭借南部新建的大型疗养院与医学研究系统,它又重新成为人们向往的度假圣地——三个年轻人只能做梦去去的那种。

“真不敢相信,居然来了罗德岛!”

虽然不能再使用过去的社交账号,但是约翰、杰森和伯纳德,还是忍不住对着那些有漂亮白色房顶的疗养院建筑群拍照录像。

“我们可以去看看骑士大道和古堡吗?”

“不,你们不能。装好行李,马上要下船了。别像个沙雕游客一样自拍,你们是在偷渡,先生们!”

彼得手脚并用把他们赶上了盘子。

他们原路返回,又回到了那个冷藏货厢,随后,被抬下船装车运走。

货厢里的血箱都被搬走了,空荡荡的,没有开冷气,温度十分适宜。

“天啊,在罗德岛!。”

尽管是被关在箱子里运进去,这还是很令人兴奋。

杰森显得特别激动,在车厢里跑来跑去,试图找到偷窥外面的缝隙——但并不存在,他只能整个人贴在货厢门上,好离“外面”近那么几分,“海的声音!哈哈!”

车身略有颠簸,海浪声越来越大,已经到了约翰不用起身都能听到的程度。

他们在一个小院子里下了车。

这里看起来曾经是个度假小屋,鹅卵石地面上,拼着象征太阳的古老图案;一栋非常迷你的两层楼房,比约翰的家好像还小点,白色的墙壁已经发灰发黄了,蔓藤植物自由自在地缠绕而上,绽放出大串大串的粉紫色花朵,从屋檐、窗框、门边和院墙垂了下来。

图片

越过院墙,可以看到几乎同样的屋顶围绕四周。

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模模糊糊地,隔壁院子似乎还有其他人在说话。

“我们到了,先生们,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在这里逗留两星期左右,进行进一步的健康检查,保证大家的身体情况是安全的,我会一直陪伴你们到登机的那天。”

彼得带着他们走进小屋。和外观不同,它的内部非常整洁,进门后是一个颇为宽敞的厨房、餐厅兼起居室,在沙发后有两扇门,一扇打开是一间小卧室,一扇打开是楼梯。二楼整体是一间有两侧大阳台的卧室,站在北边的阳台上,可以俯视蔚蓝的大海和灰色的悬崖;向东南方向望去,可以看到沿着海岸线生长着一大片白蘑菇似的,高低错落的小房子,很多上面画着大大的红色十字——那就是罗德岛疗养院。

彼得预订了起居室的沙发,杰森强烈要求住在楼上,伯纳德适时提出自己觉浅,想要一个人住,约翰则没什么所谓。

于是他提着行李来到二楼。

杰森已经用自己的东西占据了北边的床位,正把半个身子探出阳台张望,听到约翰上来,他回过头,冲室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嘿老弟,你夜里睡得怎么样,我可能会打呼噜。”

“还行,我还没被吵醒过。”

“哦,那可太棒啦!”杰森夸张的赞叹,之后继续向外看,“我们这里是最靠海的一栋,真是幸运!”

“有什么区别?又不能出这个院子。”约翰意兴阑珊,躺在床上,抬起手,端详着自己的左腕。那里刚刚被彼得套上了一个蓝色的腕带,据说是医院检查的身份识别牌——不过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那就是一个变相的电子手铐。

尽管他们都算是自愿的,可没人在套上这玩意之后,还能轻松的比较房间的风景好坏。

杰森良久没有回话。

“约翰,你是为了家人来的吧?”

“是啊。”

“真是个好男孩,上帝会保佑你的。”

“哈……谢谢。”

约翰翻过身去,决定一切随杰森的便。

男孩?这个让人一眼就看穿的健身房白痴,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

午夜里,在杰森试探性地喊约翰的时候,以及他悉悉索索地从窗台爬下去的时候,约翰都维持着这个姿势装作睡着,直到听到对方落地的声音为止——这肌肉白痴的手艺真特么的潮。

看着隔壁床上被扯到变形的蓝色腕带,约翰不知道说杰森聪明好还是蠢好。

这种手铐就算不弄断,检测不到脉搏也会报警的。

杰森是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老彼得的下限在哪里。

约翰正想着,房门打开了,穿戴整齐的彼得出现在门口,他丝毫不为杰森的消失惊讶,微笑着,要求约翰马上下楼,手脚要轻,不要开灯。

约翰有些自暴自弃,胡乱穿上衣服就下去了,在门口看到了睡眼惺忪的伯纳德。

彼得甚至要他们坐下等一会,好让杰森走远一点。

之后,他们沉默地走出院子,在狭窄的小路里拐了几个弯,搭上了一部向下的电梯。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带着咸腥味的湿气扑面而来。他们在滑溜溜的山洞里转了两步出来,已经到了悬崖的下面——这是一个观景平台,只要弯下腰就可以摸到台阶下的海水。

平台背靠的山岩上,还挂着杰森的登山绳。

“先生们,看那个方向。”彼得像是一个真正的导游那样,指点着约翰和伯纳德向海面望去。

圆月已经缺了一角,却依然那么明亮。银色的月光下,他们能够清晰的看到两台无人机,以几乎贴着海面的高度,从两个方向,向着同样的目标,快速地飞行。它们在追击一个人——那应该是杰森,在海浪中能看到他泳帽的反光,在有节奏地起起伏伏,他似乎已经听到了螺旋桨的声音,他在加速。

再快点儿!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充斥了约翰的内心,他全身的肌肉紧绷,却只得原地不动。

再快点儿!老彼得就在身边,带着掌握一切的完美笑容。

再快点儿!身后的伯纳德发出颤抖的抽气声,和他一样。

再快点儿!你这个愚蠢、轻浮,只有肌肉可取的白痴,你特么倒是再快点儿啊!

杰森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一台无人机悬停在他前方,另外一台则没有停止,笔直向前冲去。

那之后,它狠狠地撞进了一堵透明的墙,卡在中间扭动了好一会才挣脱出来,似乎发生了什么故障,又似乎为了表演什么,在空中摇摇摆摆了好一阵子。在发生撞击的时候,那些构成透明墙体的,密密麻麻的怪异机械短暂地闪现了一下,就像一张巨大的渔网,突然发出了荧光,又快速隐藏进黑暗之中。

“杰森,回来,就算曾经是运动员,你也游不出去的。”

彼得轻轻对着手机说。

杰森似乎通过头顶的无人机听到了,但他没有动。

“不要妄想,你以为罗德岛是靠什么,才在偷渡客和海盗的眼皮底下成为度假乐园的?”

良久之后,杰森动了,他开始回头向岸边游。

“很好,明智的选择。”

彼得走到观景台的最边缘,约翰才发现,老人一直提在手里的,是一条浴巾。

他们在沉默中等待杰森的归来,只有大海,还在不停地拍打着罗德岛,她淹没了所有多余的声音。

杰森上来的时候,彼得俯下身,把浴巾披在了他肩上,然后递给了他一个新的腕带。

“自己戴上吧。”

约翰觉得自己就像剧场里的一个道具花瓶,僵硬地立在那里,木然见证着舞台上演员们的动作。

他看着高大而健壮的杰森,因为失望和脱力,跪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双手颤抖地套上了腕带。

彼得直起身来,这个瘦小的老人刚刚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却收起了习惯性的笑容。

“我根本不会用这种小把戏监视你们,孩子们。因为罗德岛,这座岛本身,就是一座精心规划的牢狱。”

老人的声音甚至有了一些悲伤。

图片

感谢插画师倥山昕创作

(未完待续)

  PS:作者关于前两期一些读者问题的答复
1,关于对未来海外访问的担忧,to hzj不用怕,不用怕的,你只要安心读书就好。这个故事世界确实有些可怕,是为了写出“群体免疫”的后果,把一些因素极端化了。我开始也是非常害怕,才忍不住动笔,但是写完便不害怕了。我们一定会赢的。

2,关于梦中的小说游戏化,to大道不孤

啊,游戏。我也想玩这改的游戏,无论是avg,rpg还是slg感觉都可以,不,再说剧透了……

3,关于故事背后隐藏的世界设定,to Duke徐

嗯嗯,其实这个虚构舞台世界,是有自己的年表和设定的,主角们也有家谱,中间的66年(啊现在是65年)发生了相当多的事情,才出现了目前的局势。

不过作为架空模型,肯定不少bug就是了,还麻烦大家发现就指出来。

信息迷雾是故事的一个主要包袱,所以现在没法剧透,约翰正在开地图,很快就知道了。

不过现在也漏出一些线索,比如彼得说的“(中国人)在雅典就不包成那样。”——海外的华人华侨在一些地区也挺多的。但约翰生长的地方没有中国人居住,只有包得严严实实的,中国船队的工作人员偶尔出现。66年里,约翰的曾祖父母开始,病死了三代人,可不是闹着玩的,华人华侨早都逐渐迁走了。

关于网络,其实都是有的,这舞台是一个高科技的中世纪,近未来,老百姓的生活细节和目前差不太多。

关于战争……这个故事不会写打仗的事,因为我不会`-з-)

4,关于荆棘王冠这个题目,to镜海遇安

荆棘王冠是个宗教典故啊,就像传国玉玺一样,可以自由复用嘛。期待你的故事。

5,关于连载位置和上架,to V,106,无穷重组

起点上架啥的不考虑,这故事只有11万字,发了肯定扑街。

自己公众号也算了,很麻烦啊。

大家想看就来这里,想订阅就尽情分享给朋友,或者打赏我吧ฅ(♡ơ ₃ơ)ฅ,打赏的钱我会存起来,作为以后可能的搞事情的启动资金,毕竟梦想要有,翻译,广播剧,实体书,作曲演唱(后文会有四首小歌词),小商品……我自己是很想订做书中组织的职员徽章啦。

6,关于与大航海年代的既视感,to basket!bao

哈哈,多说会剧透的……

7,关于自动机器才是亲儿子这件事,to比基尼环礁

自动船只,消毒设备和防御体系,写起来比写人物剧情还开心啊。

8,关于和辐射世界,to 做减求空

要比辐射好一些些吧。主角的家是最差区域里,稍微好些的小地方,基础设施维护和市政管理半瘫痪,但日常生活秩序仍然靠惯性维持着。

9,关于恶心萌的蜘蛛机器设定,to 万法门也想有道侣?,大道不孤,白露为霜,冰块VS水蒸气,阿蒙

毛毛真是有用的,但没有柔性探测器那么高大上。毕竟幸福(福船)666只是一艘通用货船,所以那些蜘蛛并不贵,毛毛作为配件就更便宜了。后面会解释的。

这些卸货机械,多足是为了方便适应血箱子这种量不大,形状可能有差异,又需要小心码放的货物。

其实比蜘蛛脚更多一些。

吸血鬼国度的血液货船,编号是魔鬼数666,上面一堆有毛没毛的蜘蛛机械爬开爬去……三位“志愿者”比我们还要害怕的哈哈。

还有一点重要原因,蜘蛛在我国文化里,有带来喜事的含义,有一种蜘蛛吊网的装饰图案,就叫做喜从天降。

就当中国这边有几个热爱传统的讲究人吧∠( ᐛ 」∠)_。

10,关于写作技能,to Советских

我是完全不懂写作技巧啊,这故事就是把吓到我的风险,以及可能的解决办法,再加上一点恶趣味,老老实实描述出来而已。

 

往期连载:

《荆棘王冠》第一期
《荆棘王冠》第二期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