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次猝死,才能阻挡拼多多们的压榨? | 新潮沉思录

2021-01-09

 

文 | 黄三思

2021年1月3日,一位年仅21岁的PDD员工在凌晨一点半下班的路上晕倒猝死。猝死这个关键词,其实在最近的这段时间力并不罕见。2020年这一年里,有许多一线参与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与警察,公务员因劳累过度,牺牲在他们的岗位上。和这些英雄们的离去相比,大家对于PDD这位不幸离世的员工寄予了更多的关注,后者离去的当天,互联网上便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图片

这种差别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让她离世的原因,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在2020年的疫情下,那些牺牲者们的奋斗,是为了保障社会大众的利益,他们的离去值得惋惜,但是如果让他们再选一次,他们仍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如果危机再临,更多的人也会毫不犹豫的踏上同样的道路——因为在我们的价值观里,为了万家灯火而付出,是值得的。

而PDD的这位员工,耗干了她年轻生命的高强度工作是为了什么?为了卖菜。当然,有人会说她的努力与奋斗是为了自我实现,追求幸福——那么她的幸福是什么呢?是看到老板身家一夜上涨五百亿吗?

图片

 

图片

图片

今天,又是PDD,一位员工在家中跳楼自杀,据脉脉上匿名人士透露是PDD的多多钱包项目组的技术开发人员。目前详细信息不清楚,这里先不评论了。

图片

图片

在当下的语言环境里,敬业,奋斗,努力这些话术,随着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的成功,随着他们的部分员工年终120薪,上市之后全体晋级千万富翁的故事,开始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年轻人就得努力,就得加班,就得一天20小时在公司,然后才会有年终120薪,公司上市大家集体跨越阶层等等等等。

问题是,随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阿猫阿狗都用上了这一套高度雷同的话术,这些词的含义开始变得非常暧昧。什么才能算努力?做到哪一步算敬业?如何才能算努力过了?衡量这些的尺度并不掌握在员工手里,而是被少数人所控制,可以随意解释成他们想要的样子。

换言之,当大家都被这套话术迷得晕晕乎乎时,这套尺度就会变得非常灵活——

大家都五点下班,你工作到七点才走,那你算努力奋斗了,但是如果大家都开始十点下班,你七点回家算什么?算早退。同时,不给报酬的情况下无限制的增加劳动量,可以被解释为对年轻人的“锻炼”,是在给他们“努力”的机会。

与此同时,相信这套话术的人,少数是也算有所回报,典型如PDD一类的互联网大厂,会从指缝里漏出来一点残渣给那些全年加班的员工们——别问这些钱是哪来的,就当是老板们当年买了五十万个比特币今年套现赚来的吧。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话术和现实,永远都有差距——能不打折扣的落实的话,那不叫话术而是叙述。但是更多的人面临的现状是什么呢?既吃了无休止‘努力’的苦,又没拿到什么像样的报酬。

图片

回到PDD这件事情上,替老板卖菜,值得把命搭上去吗?当然不值得,但是为什么当事人会走到这一步呢?因为她没得选——虽然微博上多的是真空中球形的客观学家们纷纷表示钱给够了当然要加班撑不住受不了可以辞职blablabla——什么叫有得选?可以选指的是你可以加班,并且加班有加班工资;同样的,如你不想加班,也可以选择回家,不会被视作不积极,不会影响你的KPI,也不会被穿小鞋甚至辞退,这才叫有得选。

而我国的私营企业里,有几家是真的会让你有得选的?有几家是不搞各种幺蛾子操作逼你“自愿奋斗”的?如果这种强迫性的“自愿”也能算合理的话,那么持械抢劫也不应该算违法——劫匪不也让受害人自己选了吗?受害人自己选了命,劫匪拿走钱,又有哪里不公平了呢?

图片

换言之,不同人对抗风险的能力不同。除了有着足够的资本,可以在面对职场PUA和话术洗脑时时候对老板说再您妈的见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不担心下个月要饿死的少数人,当代绝大多数只能靠自己的年轻人在职场上并没有选择的权利。任何选择都有成本,时间不会停下来等人,选项也不是无限的——除非大家都永远20岁,永远应届,永远不用谈恋爱也不用结婚,永远不用还房贷也不用交房租,买东西不用给钱。否则面对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机会,谁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劳资关系里面谁才是有足够资本去对冲风险,待价而沽的一方?如果还不懂,不妨去看看叶圣陶《多收了三五斗》。

图片

所以,我们不能把1月3日的这起事件看作一次孤立事件,正如海恩法则所指出的那样,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而如果这种要钱不要命的玩法继续下去的话,出现下一位离世者,只会是单纯的时间问题。因为对于单独的个体来说,加班加到猝死只是意外,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是随便谁谁谁。但是对于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必然事件——

让人长期维持一个精疲力竭的极限状态肯定会出几个倒霉鬼,要么劳累过度猝死,要么精神崩溃自杀,要么神志恍惚出意外,方式不会一模一样,但是结果是不会变的。

那么,情况会因为有人猝死而变好吗?不一定。

举例而言,企业会因为机器里的螺丝坏掉了就把工厂停下来吗?如果这个螺丝会带着几千万的机器一起爆炸的话,会,但是如果不影响生产,甚至会有人论证这个螺丝死得其所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呢?

如果我们认为,钱给够了,或者当事人是“自愿”的,那么出现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或者说不需要第三方介入的话,那么情况不会变得更好。

人可不可以自愿放弃自己的所有的权利?这条“自愿”是否应该存在边界?边界又应当划在何处?如果说当事人或者当事人家属拿到足够让他们“自愿”的钱了,是否意味着他们身上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大惊小怪?举例来说,如果我猎动物猎腻味了,可不可以找个急需用钱的人,给他/她几百万,让他/她“自愿”放弃自己的生命权让我猎个人试试?让一个人进森林当猎物,和让人加班到猝死,是否存在本质区别?

事实上,我们可以把话放在这:只要钱给足够多,合法的,不那么合法的,在我国不合法的,在哪国都不合法的事情,都能找得到愿意干的人。在没有任何限制的市场上,人可以出售身体,出售器官,甚至出售暴力。那么问题来了,真的到了那种情况下,大家觉得自己会在什么位置上?是坐在顶层包间透过单向玻璃挑挑拣拣,还是坐在八角铁笼里面被卤素灯照着等人挑选?

图片

如果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些底线是任何人不管自愿与否都不能跨越的,出现了这种情况需要第三方作为裁判入场把越线者的脑浆涂在地板上,那么情况还有转机。

以PDD为典型的企业,他们设立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偏远地区有零散需求,会赔本补贴让所有人都能享受现代生活的便利,还是当他们不存在?企业经营出现困难时,会裁员关停,还是会为了保就业促增长而坚持不裁员不降薪?事实上,任何被社会毒打过的人心里面都应该很清楚——如果公司开始亏损濒临倒闭的话,老板会出去借钱发工资避免你的房贷断供,还是调你去冷板凳只发最低工资逼你自己滚蛋以省下n+1的赔偿?如果没有什么让他们畏惧的理由的话,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题。

私营企业存在的目的就是盈利,不会有人嫌赚得太多,也不会有什么底限不能突破——如果没有突破,那只能说明有什么第三方因素正在看着,突破的后果大于收获。老虎就是老虎——森林里的老虎吃人,动物园里的老虎吃人,马戏团里的老虎吃人,被人养在后院的老虎也吃人,它们现在不吃,不是因为不想吃,而是它们被关在笼子里,拴在铁链上。

如果这个劳资市场上只有劳方与资方,不存在什么第三方第四方。那劳方就没有必要期待有什么收入了——在这上班,你得给老板钱,不然你就得去水房里面泡着,为什么?因为老板掌握了更多的资源来强迫你接受,因为他们没来。

面对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人学会自己骗自己——也即是公平世界假设。人会说服自己相信,这个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有联系,所有事情都有后果。面对不幸,面对自身无法抵抗的不公,人会用宿命与报应来安慰自己。面对无辜受害者,人会揣测这些受害者是不是做了什么,引来了灾祸。通过这种方式,人们可以自我麻醉,欺骗自己说只要我不做什么,就不会落到同样的境地。

图片

而最近这些事情说明了什么呢?那种“只要我不做什么,就不会如何如何”的完美世界是不存在的。为了生活而努力的人做错了什么呢?什么都没做错,但是他们就是成了一个可以随时被替换的消耗品,最终身价百亿的是他们的老板,而付出生命代价的却是他们自己。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现在只不过是历史再一次的重复了自己。

当然了,在一个理想的社会里,人不应该需要靠命去争什么东西就能活下去。如果说一定得拿命去换的话,那最好还是换点钱以外的东西。

15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在下是人如其名是一名包子铺工作人员,干勤行已有十年。 我作为这行业里超稀有到能看懂你们说话的人,丝毫不同情那些996,我们从年头干到年尾全年无休,周六日法定节假日什么的完全不存在,每天12个小时起步,每年只有过年一个假期。 在我们眼里,那群整天上门推销各种网上买菜人员就是一群自以为可以阶级跃升的伪小资和利己主义者而已,嗯,同时还缺乏锻炼,体格极差。 这就是我们这群低学历勤行从业者的直观感受,我知道很简单粗暴,而且LOW的离谱,但这就是底层无产阶级的真实感受。
  • 我爷爷跟我说,他那时候的厂子里,别说整个工厂了,一个单独的车间都有小医务室,食堂大锅饭也够吃,那时候每个人都是积极的工作。条件好了人就会变懒纯粹是资本家的洗脑,当条件都满足时,劳动就会变成自发的了,只有一直被压榨才会想方设法摸鱼。
  • 答:无论猝死多少,都不会停止。 因为阻止资本家剥削,靠的不是资本家的怜悯,而是无产者的反抗。
  • 指望资本有良心,主动给你分钱?还不如唱首国际歌……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 十月份舍友们去大厂实习,呆了俩月就决定考公了,拯救了一个年轻人 我管这波劝退叫“科技向善”
  • 问题是,加班对工作真的有帮助?一个活10小时干不好,我不信加班 5小时15小时就能干好
  • 对抗资本家得团结和“枪”在手。
  • 我想跟卖包子那位说说,我父母也是做饮食,自家摊位,每天也是34点起床,一直忙到晚上,一天也超12个小时,累是累,但是她们都挺健康,心里也健康,为啥,第一,虽然一直在工作,但大脑并不处于高强度工作状态,很多工序早就熟烂于心,基本不用动脑子就可以干下去。第二,自家生意,根本不用面对赶项目的压力,自己给自己干,也不会给自己订什么一年必须卖出多少多少包子的目标,精神上根本不紧张,跟顾客说说笑笑,心态好的很,第三,身体相对自由,和面需要站就站,累了就坐一坐,要么就走来走去干活,身体也没那么多毛病。 以上这三个方面,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工作状态比社畜好多了,我做建筑设计,比你们嘲讽的互联网社畜惨多了,我已经辞职了,准备做好自家小铺子,也好过去做社畜
  • 我族自古价值观是统一的一贯的:富贵不能淫算一个 也可以舍生取义 往小了说最起码还有仗义疏财 不为五斗米折腰… 总之不管怎么表述 就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拿命换钱 更何况还没换几个钱命已经没了 敝人以为 如今发生的一些事 在这个先烈用生命换来的新中国 不可容忍 不可接受 在几千年延绵不绝华夏文明神州大地上 不可容忍!不可接受!
  • 然而,她的工作本质,却是帮助拼多多碾压当地辛辛苦苦讨生活的小商小贩啊。
  • 或许路灯上真的缺少装饰物时,会改变吧!
  • “加班是死,不加班也是死,等死,死国可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你放心,挡不住大小公司争着成为pdd
  • 人不应该是跪着挣钱的,我们的先辈们付出了巨大的汗水和牺牲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站着挣钱,而不是让资本家压榨成拼命才能活下去
  • 拼多多今天又跳了一个,被压榨归被压榨,大家还是要做好心理健康工作啊
  • 短期的方法,持续地做更多的宣传,让更多的人醒过来,让醒过来的人加入进来继续扩大发声。当然,这个效果极大概率很有限,算是改良。 长期的办法,边做大蛋糕边分好蛋糕,让更多的人分享到发展的桃子(peach)。他们连小商小贩的活路都不想给,还说什么其他!?还想让他们自己革自己的命?算了吧,从来就只有背叛阶级之个人,没有背叛阶级之阶级。 鹤真人说危机倒逼改革,换句话说,不到生死关头,真正有效的改革的出不来。
  • “任何选择都有成本,时间不会停下来等人,选项也不是无限的。” 所以大家选择不谈恋爱,不结婚,不生孩子。你看罢,光压减劳动力本身的价值,让他们996007已经由于剥削程度不足而赶不上市场竞争了,还要从劳动力再生产的基本单位━家庭,的其他劳动力成员中再榨一些油水出来。而最后被资本家卖掉的,不光是他们自己的绞索,也是整个民族与国家所有人的绞索。当然,真正的大资产阶级,早就在水干之前长了腿上岸了(指外逃西方)。 如果不加以节制,这一幕是未来我们所有人都要面对的。
  • PDD该整顿一下,但是不妨碍阿里带表海外咖啡巨头硬刚云南咖啡协会 大买办的事情还不算完,你工人爷爷挨个打,一个都不能忘🙃
  • 猝死没用,有用的是社会主义铁拳
  • 这种矛盾明显是阶级矛盾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 这些互联网平台企业,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应该称为原教旨资本主义或野蛮资本主义
  • 公司里有个二八现象,20%的人干80%的活。全员加班实际上是为了那20%多出活,剩下的全是陪绑的,氛围组。
  • 996奋斗只不过是资本家忽悠底层工人让它心甘情愿被剥削的话术而已,信这个的要不是既得利益者,就是没受够资本家的毒打的
  • 只要我没有价值,老板就没法再剥削我的剩余价值
  • 如果搞996.007是为了在海外干死谷歌微软亚马逊,收割欧美韭菜的话,相信没人谁说啥。结果搞996.007最终目的还是收割国内的韭菜,不天怒人怨才怪呢。
  • 公司 《深 感 哀 悼》,指假装抹了一滴眼泪并加紧时间找下一位顶替他的位置
  • 任他如何雄辩 至少有两点可以肯定:一是华夏文明延绵不绝几千年 肯定不是靠的什么拿命换钱这种价值观 二是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 肯定不是为了让劳苦大众回到“多收了三五斗”所描述的旧社会 资本也好 市场也罢 都只能是分配社会资源 积累社会财富的工具 而不能成为血肉之躯的主人
  • 想改变现状还得靠广大工人群众的集体进步,世界不是只抱怨两句却什么都不做就能改变的
  • 为卖菜猝死,真是轻于鸿毛呀!
  • 竟然还有人说这些被996的是小资,我真不明白这竟然是从一个真劳动人民的口中说出,由此可见宣传阵地是真滴丢失了,个人以为键政最终的目的是让很多人认识到自己,而非搞开除左籍那一套!理论结合实际才能最终觉醒!
  • 人可不可以自愿放弃自己的所有的权利?这条“自愿”是否应该存在边界?边界又应当划在何处? 这段说的好啊
  • 人可不可以自愿放弃自己的所有的权利?这条“自愿”是否应该存在边界?边界又应当划在何处?
  • 那只能靠自己劳动力的小镇做题家们想要留在一线城市,除了加倍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还有其他方法吗
  • 第一代资本家剪羊毛。羊背和羊肚子上的毛好剪好用,羊四肢上的毛不好剪爱打结。人寿有尽时,他们必须引入新鲜血液;第二代新鲜血液是图钱来的,没钱不办事,怎么办?就把不好剪的羊腿毛业务给他们做,五五分成;第三代新鲜血液也是图钱来的,但谁也不肯把自己的利润分给他们,怎么办?就叫他们开辟新市场,然后三七分成。 于是有人薅羊肚子和羊背的好毛,有人薅羊腿上的次等毛,还有人别出心裁,薅没有人薅过的羊尾巴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会有人薅羊脸毛,羊眉毛,羊胡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会有人这样讲:你们第xx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书读傻了,你们只配薅羊尾巴毛,还要竞争上岗。你也想过上剪羊肚子毛的神仙日子,你配么?我当年奋斗不止,到今天也就剪个羊腿毛,你们xx代就逊啦,我看你们完全是不懂哦。 有很多人说中国父母有问题,说他们不懂得如何做父母;这个背后的问题是,我们无知、无力解决代纪问题。整个社会都不带新人玩,这放在一战后,是要革命的。
  • 想和那位去买包子不去当社畜的朋友说下大厂们已经策划开展包子团购活动,前期优惠大补贴,包子五分钱一个,先把你们挤黄了再说,等你们破产了,赶紧滚回来给我们当社畜
  • 三十天9小时连轴转半体力技术工作者路过,这种强度居然会累死人?我曾一个月工作330+小时,在说了,身体不好就不要这么要命,资本从不心疼可怜人
  • 本科生就可以么?我肯定可以去试试。
  • 资产阶级不用劝说,不用宣传,就会自发的团结起来,无产阶级可做不到。你看,这不留言里还有呐喊着愿意加班,要给穷人一个翻身立命的机会
  • 反对FZ所说的唯生产力论,现在不是生产力够不够的问题,而是生产关系的问题,为谁劳动的问题!
  • 每当一部分人提起自己的工作累的时候,总有另一部分人出来说我们比你还累但我们没说话,仿佛最累的才有资格出来批判一样。不过既然我们都累,为什么不联合起来?996发起运动,007的跟着受益不好?
  • 读了研究生之后再看这些事件感触颇深,我们和他们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象牙塔里学术资本家的压榨面目更加狰狞。从上到下,从塔外到塔里,没有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
  • 一声叹息,年轻多锻炼,工作前体检做仔细点
  • 金融底层人也是如此,又有谁心疼呢?
  • 可能今天这种局面也是人们对于便利性选择的后果吧,如果从pdd买菜代表的商业模式不被人接受,是不是这种模式得不到发展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两起pdd买菜从业人员的死亡事件了?那么我现在能做的应该就是不用买菜软件,至少不用pdd的(其实也没便宜到哪去),多走动走动去线下商超,零售摊点买菜吧。/允悲/
    楼下有位流海大谈特谈剥夺想加班人的权利?这个讲法本身就可笑,没人阻止你想加班,但是你加班不要连累不想加班的跟你吃各种锅烙啊,实际情况是互联网企业的工作很多都是团队协作完成的,公司员工和客户员工之间共同完成的。你想加班可以,自己在那写报告写材料就好了,别再去折腾不想加班的跟你一起处理问题啊,然后得不到及时回复了还去投诉举报别人,这吃相就难看了是吧。恶性加班从来不是孤立的,是有场景和链条的,而当恶性加班与考评模式绑定时其实就是事实上的软强制,就像文章里说的,如果我选择不加班不会因此带来穿小鞋等等一系列问题,选择加班也只是得到针对个人表扬和嘉奖,那么这没什么不可以,说到底加班可以但是不能带坏风气。
  •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 写得非常好,点赞
  • pdd就是靠高工资吸引人为它拼命的,除非其它行业收入大幅提升,否则它永远不会缺人。
  • 程序员有几个师啊? 一个也没有。 有多少无人机啊? 一个也没有? 那为什么要改变。
    限制资本野蛮扩展靠的不是口号,靠的是力量。
  • 不愿意承受高强度工作的人,为什么不辞职!没有人可以按着自己的头加班吧!不要这么片面看待加班问题!我们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不加倍工作能赶上?大厂加班,但工资也是普通工作的好多倍,怎么没人说?一年顶别人好几年,怎么没人说?不加班可以,但请不要剥夺别人加班的权利!加班是很多穷人翻身立命的机会,请那些条件好的人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
  • 光说是没有用的,批判的武器比不上武器的批判,工人爷爷们会砸烂资本家的狗头的。
  • 值得拿命去换的不应该是钱。
  • 广泛的社会思潮,巨大的舆论压力,国家制度的保障,这些条件成熟了才能改善一下务工环境吧,但是治标不治本,还是生产力不够啊,要是社会福利好,不干活也能保障基本生活,压榨个我试试,在家挺尸也不给你白打工。
  • 交出封面表情包
  • 一层楼主,你的工作12个小时不一样的,你可以在12个小时之外,想关手机就关手机,老板可能是你自己,也可能是别人,但是只要把手头的活做好没人会说你。
  • 还是对小微企业太不友好了,如果国家允许几个人的小企业不收取任何税费,真正的鼓励自由创业,也不至于老出现这种事。
  • 1月9日的那位,是我同学的同学。 他人很好,也很努力。 ... 现在心情很沉重。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