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饿了么?我放点血给你吸 | 杨乃悟

2021-01-08
图片
2020年12月21日下午17点48分,来自山西洪洞的饿了么骑手韩先生倒在了配送当天第34个订单的路上。
 
妻子王女士当天晚上8点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43岁的丈夫猝死了。夫妻俩都是北漂,家里上有长年服药的父母,下有一对儿子,大儿子明年就要参加高考,小儿子在读初中。为了贴补家庭,韩先生在北京跑外卖,王女士妻子在北京做家政。
 
2年前,韩先生和工友华先生一起成为了饿了么蓝骑士。工友告诉他,只要下载一个蜂鸟众包,通过注册和培训,缴纳保证金之后,就可以开始接单了。
 
说实话,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的韩先生来说,这是一份性价比很高的工作:
 
好的时候一个月8000多,差的时候也有5,6000。
 
饿了么的骑手分为两种。一种是专职骑手,需要通过招聘、面试、并和劳务公司签订劳务合同,再由劳务公司以派遣到饿了么。
 
专职骑手不能拒单,每一单的单价固定,离职需要提前两个月递交辞职申请。

 
另一种,是自己通过蜂鸟众包APP注册成为骑手。这种骑手可以拒单,单价也会根据天气等因素浮动,总体而言收入更高,而且每日工资直接通过APP提现到账。
 
韩先生和工友们都选择成为看起来自由度和单价更高的众包骑手。但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用户协议里,打头第一句就是:
 
您和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这两天,面对赶来的家属,饿了么说平台方面为韩先生购买了保险,意外险猝死可以赔3万元。此外,因为他们没有和韩先生签订劳动合同,也不存在任何雇佣关系:
 
平台可以出于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
 
结果,中年骑手猝死获赔32000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乃悟研究了一下,不管是所谓的专职骑手,还是众包骑手,都是和劳务公司签约,有合同在手的还好,很多骑手连合同都没有,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临时工。
 
律师朋友告诉乃悟,假如你是一名蜂鸟众包骑手,在现实的案例中,无论平台是否坚称不具有雇佣关系,但只要平台从中抽取服务费,审核服务人员的资质等,法院一般都会认定为构成劳务关系。
 
换句话说,不管签没签合同,都属于骑手们和平台之间只有一种关系:
 
劳务关系。
 
劳务合同和劳动合同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内容差了十万八千里。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签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需要为劳动者提供办理社会保险,劳动风险由用人单位承担。
 
而劳务合同就好办,五险一金都不用交,责任可以全部甩给商业保险。
 
外卖行业大家都是这样甩,比如顺丰每天给快递员投保3块,如果快递员意外猝死可以获赔60万。
 
韩先生的家属发现当初蜂鸟众包协议从韩先生每天首单配送中抽取3块钱用于投保,但最终拿到保单时,投保金额变成了:
 
1.06元。
 
饿了么300多万注册骑手,每人每天被抽走的3块钱里1.06元用于投保,简单计算一下极值,一年有20多个亿不知道去哪了。
 
韩先生去世后,家人发现,因为韩先生没有能完成剩下的4单派送,平台对他罚款:
 
57.2元。
 

图片

冥币收吗?都是千亿面值的大票不知道饿了么找不找零。
 
迫于舆论压力,饿了么今天发了个声明,大意是他们会给韩先生家属赔付60万元。这个声明没有解释每年无故消失的20多亿去了哪里,还把跟韩先生家属说难听话的责任推给了所谓的:
 
生态伙伴。
 
所谓的生态伙伴是指饿了么的劳务公司。饿了么的两种骑手都是和劳务公司签约,负责招聘专职骑手的劳务公司有的就是饿了么前高管开的,负责招聘众包骑手的蜂鸟众包则干脆就是饿了么的子公司。
 
20多亿里不情不愿地吐出60万,好大的手笔。

图片

精选留言
  • 我们小时候学过夏衍的《包身工》,现在课本里还有嘛
  • 敲骨吸髓,比倒牛奶可恶一万倍。
  • 一直不明白,这些市值几千亿几万亿的公司为了个省个几万几十万赔偿,都不要体面的么?
  • 比起悄么声消失的二十亿,即使再赔几个六十万,也合算。原来饿了么还有保险业务。
  • 我只想把张麻子的那句话送给资本家们——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 别说人道主义了,有这些东西在,什么好词都得给用臭了
  • 要到哪个层级才能摆脱干电池的命运
  • 临时工是万能的,故事是悲伤的,反思是必须的
  • 大数据平台好啊,莫名其妙的每年账户就多20多个小目标
  •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 饿了么难道不是保险公司吗?中国饿了
  • 所以20多亿去哪里了?如果骑手没有得到有效的保障、保护,还会拼命跟着你饿了么干吗
  •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 最起码搞工程干劳务的农民工只要在项目上死亡,包工头都是100万一条命。一直觉得干工程就是剥削农民工,没想到互联网资本家才给60万一条命。更加没有人性的资本家。
  • 不占便宜就是吃亏,出门不捡东西就算丢。
  • 开头还以为大星要洗 正准备取关 看到后面反手就是一个三连
  • 饿了么只需要一双腿,却不得不雇佣一个人。
  • 第一,骑手为什么要背井离乡来到城市生活?第二,除了当骑手他们还能找到比这个更好更合法的工作机会吗?如果这两个问题能有合理的解决方法,才是这件事有价值的地方!
  • 我跟进过类似的案子,员工私自找一个农民工拆破旧灯箱,员工反复提醒带安全绳,农民工还是嫌麻烦,后来摔下来摔伤了……农民工家属不懂法,员工把农民工送进医院,垫付2万块钱后,问公司应该怎么办?公司法务说,不管有没有口头约定,都算形成事实上的雇佣关系。员工说对方很老实,不知道要找公司,公司说迟早会找上来的,立马联系保险公司,进行后续处理……这样看来,我们这样传统性企业还是有点廉耻,大约也是习惯使然。
  • 外国那些巨额赔偿,在中国都水土不服。
  • 3元保险费都要扣,让人想起贪污凉山贫困小学生餐费补贴
  • 资本都是要吸血的,不管他饿了么还是不饿
  • 那个徘徊于欧洲的幽灵,在中华大地上也要徘徊一下
  • 曾有人说过,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在监狱里,就是在去监狱的路上。
  • 我们在努力活回去,哪个我们一心要打碎的旧世界。
  • 福报马旗下的公司
  • 从骑手的每日首单费用扣除3元,其中1.06元用于缴纳保险,也就意味着另外1.94元落入了平台手里,占比64.67%!是计做收入?利润?基金? ——这万恶的规则!
  • 刚看到人教版,高中一年级上册,确实还有《包身工》这篇。历史不能忘啊。
  • 打工人,能吃苦是你的本钱。 而一直吃苦,则是你的宿命。
  • 从不点外卖。看来俺一直是在保护骑手。
  • 大胆推测一下:饿了么骑手、滴滴司机这类新业态从业人员,尽管不构成劳动关系,但未来有可能会像工程领域一样强制企业参加工伤保险,填补商业团体意外险“猝死不保”的空白。
  • 资本=周扒皮,不接受反驳。
  • 不吃人血馒头,除了中彩票,根本写不出造富的神话。
  • 经常见一句话:本协议一切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
  • 饿大人,你好大的手笔啊
  • 我的20亿里又少了60万
  • 我们都是蝼蚁,商业不讲人情
  • 电线杆才是他们最后的家
  • 法律的归法律,法律没有明规定的,完善法律。
  • 拼夕夕版的拿命拼钱
  • 刘慈欣的短篇小说《赡养人类》要好好读一下,要不然第一地球的飞船过来的时候,你会手足无措的。资本家们
  • 资本的力量,金融的原罪,生命的无奈,即将消失的.......
  •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 60万多不好听,员工猝死,饿了么赔偿一亿!(韩元)
  • 公办学校的临时工路过~~不知道咋说好,得过且过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