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西方的群体免疫成为现实,世界将变成什么样?(二) | 新潮沉思录

文 | 三模冗余

 

 

以本次新冠疫情中某些国家的群体免疫设想为背景的中篇科幻架空小说《荆棘王冠》现于新潮沉思录首发连载,今天为第二期。(往期见文末)

图片

第四章 阿加莎

图片

“阿加莎,我能和你谈谈吗?

星期六的上午没什么客人,玛丽亚像往常一样,去阿加莎的咖啡馆后厨帮忙,准备下午高峰期的食材。

阿加莎咖啡馆是个很受欢迎的地方,不光因为这里连续经营了超过50年,菜单可以从物美价廉的炸鱼薯条,一直排到钱包屠夫的烛光大餐,更重要的是,每一代的阿加莎都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大美女。

阿加莎今年28岁,完美继承了她妈妈高挑丰满的身材,黑色的长卷发总是高高的扎起来,小麦色的肌肤因为忙碌的汗水闪闪发光。以女性来说有些过高的鼻子,长在她脸上,反而营造出一种古典的气质,当她坐在柜台后对着账单叹气的时候,所有男客人都会忍不住再买一杯咖啡或者啤酒。

玛丽亚私下有点想不通,这样的阿加莎为什么唯独喜欢自己的哥哥,但又为此颇为自豪。

“什么事,亲爱的?小玛丽的请求在我这永远是第一位的。”

阿加莎正在做苹果布丁,她索性抱起锅子,一边搅拌着布丁糊一边走过来。

“我觉得我哥哥他,最近有点不对劲。他最近每天晚上都呆在家里……”

“哎,这不挺好?那个走私贩出没的破酒吧,不去就对了,可以远离那帮屎一样的下流胚。”

“可他现在不对劲!这一周他每天在家里到处检查,一会摸摸窗框一会擦擦电视机,现在我们家里每个松掉的螺丝都被拧好了,到处都闪闪发亮。他昨天晚上甚至把路由器翻出来,把所有线一根一根擦了,又一根一根绑成直角!”

“哦,我的天哪!那确实出大事了!”

“他和你说过什么吗?”

“没有,其实他这几天都没有来找我。我还想和你打听一下呢。”

阿加莎叹了口气。

玛丽亚心想,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那傻乎乎的哥哥,会被嫉妒的男人们扔到海里去。

“那么我们一起问他吧,晚饭的时候。”

“好的,我来准备一些威士忌。”

阿加莎说着,转身放下锅去开酒柜。这时候,前面的店里突然变得嘈杂了起来。

“阿加莎!阿加莎!”

有几个人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大喊。

“什么事,什么事?现在是上午10点钟,你们就都醉了吗?警察好久没来过,都皮痒了吗?”

阿加莎急急忙忙的跑出去,外面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更大了。

玛丽亚也抄起平底锅冲了出去。

咖啡馆里,三五位客人正拼命的发出尽量大的噪音,他们大声喊、吹口哨、敲桌子、跺脚,还有人在用勺子敲杯子,如果是平时,阿加莎肯定会火冒三丈地抢走她心爱的餐具,但这个时候她完全顾不上了。

她正全心全意地抱着自己那傻乎乎的哥哥——约翰,他不顾已经开始热起来的六月天气,穿得像芭比娃娃套装里附赠的官配男友。他手里捧着一个巨大的花束——大片的、随处可见的小雏菊中间,点缀着几支盛开的红玫瑰。店里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橱窗外的路人们也发现了这一幕,在外面鼓起掌来。

那场面就像电影里一样。

玛丽亚看到约翰僵硬的脸越来越红,连嘴边的口红印都有点化开来了,阿加莎发现了他的窘态,挎起他的胳膊把他往楼上拖。

“今天我们打烊了!”

阿加莎留下了响亮的宣言,把喜降第二位的玛丽亚逗笑了。

有什么可担心呢,她开心地想,哥哥虽然想的不多,但一旦下了决心就不会罢休的。

“好了,甜心,那个圆圆的小东西在哪儿呢?”

一关门,阿加莎就开始掏约翰的口袋,他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拎着他的外套在抖了。

“什么……”

“戒指啊,戒指!你给它藏哪儿了?”

阿加莎把他空空的外套扔掉,又贴了过来。

“等一下,阿加莎,听我说!”

约翰制住女友的手,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自己,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阿加莎,和你在一起我总是很开心,你这么好,我想让你也开心。”

“嗯,我现在非常非常的开心。”

“所以我……女孩们喜欢这些,我以前没为你做过……礼服,花束,我还准备了芳香蜡烛和香槟……但是……没有戒指……”

那双美丽的眼睛瞬间乌云密布。

“所以你打算离开我了吗?”

“不,不是阿加莎……但,是的……我要出海,去赚钱,已经和走私船签好了,5年或者更久,我不能再陪着你了,所以……”

“所以你就这样穿得像个门童,把我耍的团团转吗?!”

“不是,我只是想在走之前让你开心。”

“滚!”阿加莎挣开他的手,抓起刚刚小心摆好的花束,狠狠砸到他脸上,“滚出去!”她又把他的外套砸到花束上,用力往外推着他,“滚去赚钱吧,百万富翁!去在每个港口找个婊子!我恨你!!”

门重重地关上了。

约翰狼狈地走下楼,玛丽亚和客人们沉默,又一脸惊恐地目送他离开。

那场面就像电影里一样。

第五章 幸福号

图片

“这是最后一次改变主意的机会,我给你们10分钟,先生们。”

“你们可以在这里提出反悔,安全的离开,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之后把上个星期全面体检的账单寄给你们。”

彼得穿着一件很夸张的皮草大衣,就像个冬季围猎途中的爵爷。他依然那么彬彬有礼,可说到账单,似乎把眼镜男吓得不轻,那张没精神的面孔肉眼可见地变得更白了。

现在,他们名义上属于“全球无障碍人道主义通道援助物资”的一部分,全程冷链运输。

约翰的情况还好。感谢玛丽亚,不顾他的拒绝,在旅行包里硬塞进了一件冬季外套。另外两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眼镜男至少还穿着套装,另一个大块头肌肉男只穿着短袖上衣,一路上两个人围着脏兮兮的减震毯瑟瑟发抖。

在寒冷中,约翰尽可能不去想身边那些标着“低温保存”、“液体”、“勿倒置”、“易碎品”、“贵重品”的包装箱里头,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箱子的表面都有一层厚厚的橡胶防震,初摸上去柔软又有弹性,用力压下去,又能感到下面坚硬的外壳——

尽管形状已经变化,血液,仍然需要在某种骨骼和肉体构成的容器里保存。

约翰感到自己的喉管在抽搐,一阵阵呕吐感在胃里翻涌。他飞快的收回了手,下决心再不碰那些箱子第二下,但是视线却没处躲。

每一个箱子的正面都印着两国国旗,下面还有一行加粗的花体字,看起来就像陈列在货架的圣诞节贺卡。它们从四面八方包围着他们,沉默无言又异口同声的不断重复着——

“人之子,终将获得荣耀!”

那或许是福音书上的一句话吧……

所以——约翰避无可避地感到滑稽而可悲——

和这些血液箱子相比,我们又算是些什么呢?

阵阵汽笛声传来,货车开始减速,他们很快就要进入港口区了。

10分钟静悄悄的过去。

“好的,先生们,现在我们四个人是暂时的旅伴了,我会陪着你们到达地中海,和我的合伙人汇合。我可以保证你们有一个安全和舒适的旅程,只要你们能够充分的配合我的工作。现在开始,请关掉照明灯,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在我通知前,大约1个小时,请务必保持安静。”

在寒冷和黑暗中,微小的声音会被放大,四个男人的喘气声实在说不上好听,约翰索性闭上了眼睛准备打盹。

“反正钱都到手了,现在感冒也无所谓,”他想。

约翰把钱一口气交给了玛丽亚,这些年他总是这样做。他骗她说,自己参加了远洋走私船,老板十分欣赏他,允许他预支了大笔的工钱,所以他必须踏踏实实的在船上干满五年,这期间玛丽亚一定要安安分分的毕业,成为一名医生。好吧,如果医学院不好,就不做医生也无所谓,但是一定要好好在家生活,他保证结束后就立刻回来,然后他们又可以安稳地生活下去,就像以前一样。

玛丽亚还处在周六上午那场乌龙的冲击状态下,没有完全走出来,听到他周一要走,又急急忙忙的开始帮他准备行李。幸好是这样,不然他真的没什么自信可以糊弄过去。

约翰又想到阿加莎,虽然最后结果和他希望的告别不同,但也许现在这样,变得讨厌他,对她来说更好一点。

在减速了一段时间后,货车颠簸了几下停住了,外面有人在交谈,好像在说着检查的事,这让约翰的心提了起来。

车非常缓慢地走了很久,在他接近绝望的时候,又开始加速起来,恢复到正常速度,但这一次它开始频繁的转弯,能逐渐听到车外,其他大型机器运行的轰隆声。

他们正在巨大而繁忙的港口中穿行。

约翰很排斥港口,上一次来,还是为了办理父亲的丧事。

对父亲来说恐怕也是如此,他生前从来不带家人来这里。36年前,这里留宿的外国水手,带来了高致死率的新型病毒,港口的人们对此毫无免疫能力,在那场席卷全球的悲剧中,17岁的父亲不仅失去了父亲、母亲,还有姐姐和弟弟,孤身一人活了下来。

“我比他要幸运一点,”约翰想。

不知多久以后,车停了下来。

一阵震动后,他们感到轻微的失衡,货厢似乎被什么东西举了起来。托那些箱子们的福,搬运者的动作可以说十分温柔。

当货厢被小心放下后不久,彼得告诉他们都站起来,闭上眼睛,几乎同时,货厢的后门被打开了。

白色的灯光在面前爆炸,约翰急忙抬手挡住了眼。

“欢迎!”

一个年幼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欢迎!”

约翰透过手指缝,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圆圆的影子,影子中间伸展出许多细长的,昆虫节肢一样的触手。其中一只触手拿着照明灯,另有几只搭在门上,还有几只扭动着,在缓慢接近他们。

“热烈欢迎。”

这个怪物的声音奶声奶气,好像是眼睛的地方闪着红光。

“欢迎来到幸福666号~”

第六章 珠珠

图片

在约翰的眼睛大致能睁开的时候,那个怪物结束了它幼稚的欢迎词。

他看到一个巨型蜘蛛一样的机器人,圆滚滚的身体,大概有成年人一半那么高。它的外壳不知道是什么材料,覆盖着黑色的长毛,毛茸茸的。大约在脸的位置,有一个电子屏幕,上面眨巴着一双睫毛很长,里面满是星星的大眼睛;不过很明显,它真正的眼睛是那些六角形电子复眼,它们密密麻麻,覆盖了整个头部,一直延伸到身体两侧,其中的一部分正发出细碎的红色光线,瞄着他们。

它的脚比蜘蛛还要多一些,一只在黑暗中高举着一盏灯,四只粗壮些的展开成X型,彻底封住了货厢门,又有四只纤细些的,向他们伸了过来。

“别紧张,她只是想验证我们的指纹。”

每一个机械节肢上都夹着一张金属板,彼得向他们示范如何把手平放上去。

“您的验证通过啦亲~”

“船长珠珠为您服务哟亲~”

那东西摆出微笑的表情,提灯以外的8条节肢刷的收回了去,蜷在身体四周,然后它整个身体就那么撑高起来,像踩着高跷和大人说话的小孩子……不,是小怪物,是个名字很奇怪,一口一个达令,来自中国的蜘蛛怪物。

“请上摆渡车,注意脚下哦亲。”

达令怪侧过身,几条长脚指向身后,做出邀请的姿势,看起来恐怖又有点滑稽。它身后,一个大盘子一样的东西慢悠悠的贴近货厢口,停了下来。

约翰他们走出去,跳上大盘子。根据达令怪,或者说珠珠船长的要求,他们坐在盘子中间,抓紧边缘。盘子在原地扭了扭,用机器人的语言叽叽咕咕了一番,就滑动了起来。

盘子的滑行平稳又快速。在他们后面,珠珠把所有的脚高高举过头顶,身体贴着地面,看起来就像一颗出了苗的大蒜头一样,用身体下方的轮子滑得飞快。

他们正在幸福号内部穿行。

这艘以魔鬼的数字编号的东方巨舰,就像个放大千百倍的冰柜车,又黑又冷,唯一的光源是蜘蛛怪手里的提灯。

他们穿过冷藏货厢构成的庞大迷宫,一个个蜘蛛机器人正用灵活的触手把货厢里的血浆箱取出来,放到身边的机器盘子上。

盘子一旦放满,就自己跑掉,新的空盘子又填上来。

中国人到底收购了多少血液啊?!

离开货厢的盘子们顶着货物,排成整齐的纵队,在货厢的夹缝里沉默地游动着。它们底盘上闪烁的蓝色灯光,连成一条长长的虚线,在曲折中不断交叉,终于在主通路汇聚成了一条星光点点的河流,消失在尽头的黑暗中。

他们现在就身处这由鲜血构成,却又毫无血腥味的河流之中。

“她们要把货物送去消毒,之后再次存储起来。”彼得解释说。

“我,我们也要被消毒吗?”

眼镜男,他的名字是伯纳德,压低声音问,他的牙齿在嘎嘎打架,旁边的肌肉男,杰森,则是一脸铁青。

约翰也很难控制自己的后槽牙和脊椎骨——

那些中国人,那些冷酷无情的东方怪物,听说他们会把人按到消毒液里刷,就和洗车一样,和洗车完全一样!

至于再次存储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敢想,他也不敢问。

“年轻人不要自己吓自己,相信我,我们这趟旅行会很舒适的。对了,你们的手机先不要开机。”彼得笑得十分慈祥。三个倒霉蛋交换了一下视线,这个没准话的老魔鬼!

在通路尽头,盘子们排队进入一扇铁门,珠珠引着他们离开大队伍,沿着边上一条细长的斜坡通道向上走去。

越往上走,温度越高,当珠珠停下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有点热了。

这是一个很开阔的空间,看起来也是货仓,在正中间放着一个柜子,一个简单的长条桌子,和12把椅子,周围分散放着13个集装箱,都已经改装成了房屋,有门有窗,还有门牌号。

“13号是洗手间和浴室,1号到4号卧室已经开启,建议亲们自行分配呢。”

“三餐时间是7点,11点和18点,食物会给亲们送到这里餐桌上哟。”

“航行期间这一层都可以给亲们自由活动,但是锁住的门不要乱碰哟~”

“这个柜子上层里有投影仪,可以看电影和书籍,下层有一些哑铃,建议每天适当锻炼身体呢亲。”

珠珠像个导游机器人一样,热情的转来转去,四处指指点点。

“现在请亲们把手机交给珠珠!”

“彼得,它要干嘛?”约翰问。伯纳德和杰森也看过来,没人想把手机交给一个奇奇怪怪的中国机器人。

“珠珠给亲们换新手机~”

似乎是不满被无视,珠珠挤过来,吓得伯纳德急忙后退,差点摔倒。

“大菊花,新型号,超香的!”

“就像她说的,你们原来的手机出海后已经不能用了,她会把全部数据安全的转移到新手机里,你们就当作是旅行赠品吧。”彼得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两台手机。

“你们看,我也要换新的。”他打开一台,又把另一台塞回口袋里。

“我可不想让中国怪物碰我的私人数据。”杰森仍然拒绝。

“那么就由我来处理。先生,你最好别忘了,你是在偷渡,可不是春游。”

杰森啧了一声。

显然,小怪物总比老魔鬼要安全一点,他们三个只能把手机拿了出来。

“怪物,中国怪物,你快出来,珠珠没有你的登记记录……”

这时候,珠珠已经跑的很远,她围着每个集装箱房间绕圈圈,看起来暂时不在状态。

“喂喂,那个什么……”杰森挠头。

“珠珠船长,”约翰喊到。

“珠珠在。”小怪物风一样冲回来。

“这是手机,呃,你可别弄丢数据啊。”

“手机笨,珠珠聪明,没问题哒亲~”

拿到了手机后,小怪物蹦蹦跳跳地走了。感受着地板的颤抖渐渐变弱,三个年轻的人类面面相觑。

“这特么是什么变态……”

“对啦亲~”长条桌子上忽然响起来那个奶味变态的声音,“亲们需要的时候,就在这里的话筒喊珠珠哦,珠珠都在的哟,么么哒~”

三人——我们怀疑你在用语音发表情,而且我们有证据.jpg

图片

珠珠,感谢插画师倥山昕创作

(未完待续)

往期连载:

《荆棘王冠》第一期

 作者简介   

三模冗余     自控人,航天狗

想造机器人伺候自己,结果要去伺候机器人一辈子

想上天,结果天天在地皮抓bug

11 人喜欢

图片
精选留言
  • 多足以及低底盘可以在船上表现的更加稳定,这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加毛啊 还有“外国水手带来变异的更强的病毒”,我有理由怀疑你在明示大英
  • 虽然那个机器人很可爱,但是这个蜘蛛造型真的接受不能,还有为什么要给机器人加蜘蛛的长毛啊,好吧,她确实很可爱。
  • 为什么?我们未来会制作这种机械,这是哪位工程师的创意啊!
  • 毛估计是布置了大量柔性传感器的缘故吧 像刻版印象那样把机器人弄得像人一样简直是浪费性能(暴论
  • 没想到作者还有这么多技能,要不以后开个写小说的培训课?
  • 我这种没文化的人,只想说一句,作者牛逼,角度,真牛逼!
  • 旧社会让好人没有出路,约翰和小玛利亚会有么?
  • 上架吧
  • 毛是巨量的传感器?那不能做个可爱点的造型吗?尼玛的蜘蛛太恐怖了啊啊啊啊啊
  • 要加入催更大军了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