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购蔬菜背后的生民 | 揭道办

2020-11-30
蔬菜团购的风吹到了主任家里,今天回家,夫人兴冲冲给我介绍了团购的蔬菜。
 
叶主任我,工作比较忙,家里的事情,都是夫人在操持。主任三生有幸,遇到了她。
 
恩爱休秀,夫人介绍的东西,主任我向来都听。
 
夫人平时,喜欢在离家不远的菜市场卖菜,也是听同班同学的妈妈所说,有个新兴事物,叫做蔬菜团购。
 
干部们,大都远离柴米油盐,跑去市场一遭,一不小心就成了调研,总得讲点什么。
 
主任我对此,知道的也不多,听了夫人的话,打开她手机里的APP,才发现,已经用了不少的新人福利券。新人补贴的价格,低到不可思议。
 
夫人自然也是大手笔买了不少,虽然没有花多少钱。
 
平台补贴的羊毛,还真的好薅。
 

卖菜,货源很重要,价钱也很重要,工薪家庭,往往在乎这一毛两毛,经济规律,在餐饮上表现得明显没有在蔬菜上明显。
 
但是,卖菜又是个成本不低的事情,存量多少,都是大笔的资金。
 
一个水果摊摊主,一个蔬菜摊主,往往经常要在早晨五点左右,就进入一天的工作,进菜。然后,就一直在摊前等着顾客上门,要到了晚上的八点之后,才能稍微轻松一点。
 
每天的劳动时间,是很长的。
 
但是,随着大宗资本,靠着烧钱进入这个市场,起早贪黑的店主和摊贩们的守候,哪里能敌得住这样的攻势?
 
同样,是挣小钱的人,单个的工薪家庭在面对补贴的时候,是毫无抵抗力的。卖菜,往往爱照顾熟摊,买的时候,说上一两句话,便是一份简单的交情。
 
但是,老主顾们和摊主的感情,很快会被补贴拆散。
 
面临着巨大损失的摊贩,会在冲击下,离开自己多年的摊位。然后,带着一无所有,被抛入社会,从一个自负盈亏的小个体,变成一个出卖劳力的打工人。
 
主任我,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对的地方,在哪里呢?
 
科技的进步,互联网的广泛使用,已经造就了一批一批的巨富。上市一家公司,就伴随着至少几百人的财富自由。
 
但是,我们不能被这几百人的神话所蒙蔽了双眼,眼睛只盯着这几百人,是不对的。
 
社会不只有这几百人,这几百人财富自由的的外部性,是越来越多的人,被高效的社会所淘汰。
 
社会大生产是高效的,但是,如果高效的社会大生产伴随的是严重失衡的分配方式,那么这外部性,一定是巨大的。主任我不想从道德层面谈这样的分配是不是合理,这样的淘汰是不是道德,我们究竟是要社会主义还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主任我只想从现实政治的角度说一句,这样伴随着生产资料高度私有制的社会大生产,是危险的。
 
高度效率的生产,高度发达的科技,造就了一小部分人的富裕,没有错。但是,伴随的,是更多人的贫困化。当我们的队伍走进大凉山,让那里摘帽之后,相对的贫困,发生在了眼皮底下。
 
贫困的人是无力消费的,补贴完毕,要盈利的资本会在占完市场后涨价。
 
第一步,是外卖。
 
但是,破产的店主,只能去自己做饭。所以又到了第二步,卖菜。
 
那么,破产后的摊主,以及广大的工薪阶层,又在这样的社会大生产中逐渐失业,避免失业,就只能去内卷,内卷了,工资就下去了,同时,菜又涨价了,没涨价的菜,品质又会下降很厉害。
 
买不起好菜,生民要何去何从呢?
 
内循环,又要怎么完成呢?保就业,又去哪里实现呢?
 
主任我想,对各位资本的掌控者讲一句话,科技发展,应该普惠大众,而不是让大众的生活,越来越捉襟见肘。
 
科学家们在搞信息科学的时候,不是给你们干这个的。
 
给生民留点生活的余地,便也是给资本,留了生存的余地,想想那个从未远去的幽灵罢。
 
好自为之。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