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多与郁国祥:马云背后的资本江湖 | 万小刀

大唐守捉使 2020-12-25
1
2017年底,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
大会期间,刘强东组了一个饭局,互联网行业几乎所有叫得上名的掌舵人,都亲自到场—除了马云。
对这些大佬来说,饭局并非简单地吃饭聊天,不少事关未来商业布局的生意,在推杯换盏之间就云淡风轻地谈妥了。
不久,丁磊也组了一个饭局,依然没有马云。
到底是没邀请,还是马云不去?
在接受采访时,马云淡定地表示:我觉得他们不是刻意的。多大点事儿啊,不就一顿饭嘛。江湖是要讲义气,情意的,不讲争斗。阿里巴巴今天要是想组一个饭局,不会亚于全世界任何一个饭局。
此时的阿里巴巴,年营收1583亿,而马云早在2014年就登顶首富,确实有资格说这番话。
刘强东不请马云很好理解,而丁磊和马云的恩怨,则要从2003年说起。
这一年,马云刚刚创立淘宝网,开始与易趣网争夺市场。为了打出名声,马云找上了丁磊。
作为三大门户网站之一,丁磊的网易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俩人一拍即合,马云出高价请网易在首页推出了淘宝网的广告。
但让马云不爽的是,淘宝的广告很快就被易趣网以更高的价格顶了下来。
从此之后,两位同处杭州的互联网大佬基本上便不再来往,形同路人。
不过,马云的时代还是很快到来了。
2004年,淘宝网与支付宝两大基石顺利完工,站稳脚跟后的马云,只等时代里的一阵风,就平地建起了高楼。
也是在这一年,28岁的钱峰雷,成立了宁波耀丰房地产销售公司,开始大步进军房地产行业。
而34岁的老大哥郁国祥,刚刚以1.5亿美元的天价,买下上海第一家五星级酒店—静安希尔顿酒店90%的股权。
钱峰雷和郁国祥,两位宁波人,就这样不期而遇,出现在马首富最好的时光里。

 
2
1976年,出生在宁波横街镇一处农家的钱峰雷只有一个目标:赚大钱!
由于家里贫困,上初中后的钱峰雷,由于心思都在琢磨着如何赚钱上,很快被学校劝退,不得不到宁波市闯荡。
虽然钱峰雷小小年纪精通人性,但依然免不了挨一顿社会的毒打。
出门前与父亲宣布断绝关系的他,一个人在大城市里孤苦无依,在垃圾桶里翻过残羹剩饭,最惨的时候连着两天靠喝自来水充饥。
2000年的元宵节,在万家灯火的夜里,钱峰雷不得不把身上最值钱的手机送到当铺换点钱交房租,才没被房东扫地出门。
但命运没有让他继续落魄下去。
这年年底,24岁的钱峰雷参加了宁波室内装饰行业项目经理培训,开始了逆天改命的草根神话。
一年之后,拿到培训证书的他成立宁波市海曙风雷广告装饰公司,干起了室内装饰的买卖。
心眼灵活的钱峰雷凭着少年时的生意经验,很快挖到了第一桶金,并将这笔钱投入到服饰店,建材店,货运代理公司这些新行业里。
生意规模在慢慢扩大,钱袋子也慢慢鼓了起来。
2004年,钱峰雷发现了新的商机,成立宁波耀丰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开始加入著名的炒房团行列。
借着房地产行业的大热,钱峰雷名字里的那个“钱”字开始闪闪发光。
 
3
就在钱峰雷的生意刚有起色时,宁波老乡郁国祥已经隐隐站在了人生巅峰。
郁国祥和后辈钱峰雷的经历相似,也是个初中没读完的“乡下人”。
他早年蹬三轮车谋生,也倒腾过一些小生意,但都没干出什么事来,后来干脆进入纺织厂当起了工人。
在炒房团四处出击的年头,郁国祥也坐不住了。
他靠着银行贷款,一头扎进了房地产行业,在风口赚到钱之后,野心勃勃的郁国祥将目光投向了上海的十里洋场。
2004年,静安希尔顿酒店已连续多年亏损,正在寻找买家。
34岁的郁国祥瞅准机会,以1.5亿美元的天价,从香港信谊集团手里拿下酒店90%的股权。
靠着这笔收购,此前名不见经传的郁国祥一夜之间轰动上海滩。商界众人惊叹郁国祥的大手笔,都称呼他为“小宁波”。
但郁国祥真正的大手笔还在后面。
2004年最后一天,杭州绕城高速公路25年经营权被上海祥融投资公司以10亿美元拿下,公司持有人郁能建,正是郁国祥的哥哥。
连续两年大出风头,两笔收购总共花费近百亿。
这一次人们不再是惊叹,而是开始质疑:生意规模不大的郁国祥,哪里来的这么多资金?
在回应媒体时,郁国祥说:这家公司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他只占了很小的股份,只是个“打工人”。
而知根知底的宁波当地人则讳莫如深:郁国祥以前没什么钱,做些七七八八的生意,还曾经逃过债。他总有逃不完的债,但也总有花不完的钱。
郁国祥的钱到底从哪里来的?
 
4
2006年,轰动全国的上海社保案曝光。
此前风光显赫的上海市委书记落马,出身宁波的他,在上海主政期间,挪用34.5亿社保基金进行投资。
郁国祥,也因为涉嫌用社保基金的贷款收购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而被调查
原来“小宁波”的大手笔是这样来的!
随着郁国祥的起诉书公开,关于他发家的一些内幕才慢慢浮出水面。
从2004年开始,郁国祥就不断向时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的孙路一行贿。
在短短一年的时间中,郁国祥就送出了三幅总价值300万的名贵字画:陈逸飞的油画《仕女图》和《小提琴手》,吴冠中的《山村春早图》。
2005年,拿准孙路一爱好的郁国祥又奉上一幅价值70余万的《苍松图》。
而作为回报,孙路一在郁国祥的发家道路上,也提供了相当多的帮助。
在郁国祥名下的上海融建投资公司收购上海金山区区属国企金山实业时,进入拍卖程序后,上海国资委下属的上海大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参加了竞拍。
郁国祥担心自己竞争不过,找到孙路一求助。
孙路一出手安排大盛退出,让上海融建独家参与竞拍,轻松拿下这块蛋糕。
此外,在孙路一的操作下,郁国祥旗下的上海山川置业有限公司曾以1.18亿的低价,拿到浦东2万平米的土地,而该地块评估价达3.36亿。
作为一个“打工人”,这个钱赚得也太容易了。
在浙江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受贿案中,郁国祥同样被牵连出来,剑指当年杭州绕城高速25年经营权的交易。
2007年4月,郁国祥因行贿被捕,随后被判刑2年,缓期3年执行
这之后,郁国祥远走香港。
但即使躲到香港,郁国祥依旧不消停。
2009年,在香港一家高档酒店外,一群戴着墨镜的男子直接闯入大堂,高声质问大堂经理:章子怡住几层?
询问未果后,一群人在酒店内大喊:章子怡,骗人钱!勾引人老公!
骂完人后,这群人看到酒店东侧有家章子怡代言的铂金店,直接往橱窗里章子怡海报上泼墨汁。
“泼墨门”事件迅速发酵,而有知情人称,这场大剧正是郁国祥妻子策划的。
 
5
郁国祥从高处跌落,钱峰雷则找到了新的致富之道。
通过炒房结识了不少富豪的钱峰雷,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一名叠码仔。
叠码仔这个词来自澳门,指专门给赌场介绍赌客的中间人。按江湖规矩,赌场的收入4成给政府,4成归叠码仔,剩下两成才是赌场的。
钱峰雷头脑灵活,又精通人性,他常年游走在澳门和宁波两地,为浙江富豪去澳门豪赌穿针引线。
许多富豪输急了眼,还要将酒店豪宅抵押给钱峰雷,换来筹码继续再搏。
据传,澳门赌王何鸿燊很欣赏业务能力一流的钱峰雷,特意将两间贵宾厅承包给他,其中有一间就叫环球,这也是后来钱峰雷香港公司的名字。
但钱峰雷并不满足于只做一个叠码仔。
在这期间,他结识了另一位赌场起家的大佬—纪晓波(见往期“东北富豪上位记”。两人一起合作开了多家放贷公司,专门给那些赌客提供高利贷。
上下通吃的钱峰雷很快赚得盆满钵满。
2006年,手握重金的钱峰雷成立宁波耀丰投资有限公司,开始进入资本江湖。打着擦边球赚钱的同时,资本的游戏也玩得不亦乐乎。
许多人猜测钱峰雷的原始资本是靠做叠码仔积累起来的,但这其实只是其原始积累的一部分。
在宁波一起网络百家乐赌博案中,钱峰雷被牵连出来。
2008年,黄海平等3人开办了一家网络百家乐赌场,短短20天疯狂敛财4100万。在被捕之后,他们供认上家占了场子40%的股份。
而这个上家,正是钱峰雷。
不久,在边缘游走的钱峰雷,在香港成立环球国际控股集团公司,也正是在这之后,他与香港江湖大佬向华强等人有了交集
2012年5月,在李亚鹏和王菲举办的香港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上,压轴的和田玉观音由胡军助拍,钱峰雷以1000万起拍,当有人喊出1100万之后,他直接报出2000万,拍下了玉观音。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李亚鹏,也禁不住瞠目结舌,调侃钱峰雷为“钱多多”,这个名号随之流传开来。
第二年的慈善晚宴,在赵薇、那英、邓超等大腕的目光中,钱峰雷再度出手,以3000万的大手笔,拍下底价300万的油画《望月》。
有人说,钱峰雷这是在做慈善,但更多人说,这是在洗钱。
但无论真相如何,慈善晚会上富豪明星云集,钱峰雷通过这种方式,顺利进入了马云的朋友圈。
 
6
2013年,出狱后的郁国祥,牵手地产大佬许家印,开始在宁波大搞房地产。
虽然有过前科,但郁国祥依旧生猛。
在浙江第一高楼“城市之光”的奠基仪式上,郁国祥请来杨澜主持,还有李亚鹏、刘嘉玲、范冰冰等大牌明星助阵。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当晚,意气风发的马云背后站着三位宁波人,除了银泰的沈国军,剩下的便是郁国祥和钱峰雷
在与马首富分享了这一高光时刻之后,郁国祥和钱峰雷又各自奔向了自己的江湖。
回来后不久的钱峰雷,接到了一笔大生意。
浙江圣雄集团董事长林圣雄在新疆的公司遇到了债务危机,苦恼之中想去新加坡豪赌一把,搏搏运气。但他顶着政协委员的身份,无法亲自下场,只好通过中间人找到钱峰雷。
钱峰雷接下这单之后,通过自己的助理,接下新加坡圣淘沙赌场准备的近一亿筹码,由这位助理代林圣雄赌博。
短短一个国庆假期,运气不错的林圣雄赢了两亿多。
按说结局皆大欢喜,但大概是这两亿依旧解决不了债务危机。赌局结束后不久,林圣雄突然开始发难,向外界散布钱峰雷“偷码”的消息。
钱峰雷趟过江湖,自然知道叠码仔这个行当最讲信誉,于是托人居中调解,邀请林圣雄一起去看赌场录像,但被林圣雄拒绝。
为了解决“征信”问题,钱峰雷带着人一起到浙江,准备当面与林圣雄交涉。
在得知钱峰雷的消息后,林圣雄集结了一帮人,在温州文成县龙尾山顶挖好土坑,准备以这种江湖方式迎接对方。
钱峰雷一到温州,就被带上车。当他看到车窗外越来越荒凉,已经意识到不对的他也只能任人带到山顶土坑边。
林圣雄毫不含糊:不承认偷码,就把你活埋。
钱峰雷16岁开始就闯荡江湖,自然不可能乖乖就范,他乘林圣雄一个不注意,从山坡上跳了下来,本以为就此逃脱,谁知道还是被林圣雄的手下抓到。
抓回钱峰雷后,林圣雄将他关在一个工厂的员工宿舍,继续逼迫。无奈之下,钱峰雷只好承认偷码,并答应林圣雄赔偿6.5亿的条件。
回到杭州后,钱峰雷本想报警,但经人劝说后还是放弃了,转而请出郁国祥居中调停。
江湖大佬出手,林圣雄也十分给面子,与钱峰雷一道去赌场看了录像后,当即表示确实没有偷码行为。
钱峰雷还指望着诚信经营,继续做叠码仔这个很有“钱途”的职业,就要求林圣雄登报道歉。
林圣雄也很混账:只要你给我2.5亿,我就道歉。
没有办法,钱峰雷只好答应林圣雄的要求,破财消灾。
本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不料在2016年,林圣雄又以郁国祥和钱峰雷承诺过跟他合伙开公司却没兑现为借口,托人炮制了一份“告香港市民书”的黑材料,不停找钱峰雷要钱。
钱峰雷一开始耐着性子谈判,林圣雄却无论如何咬定5亿元不松口。
就算他是钱多多,也没有这样送钱的,不堪其扰的钱峰雷只好报案,最终将林圣雄送进了监狱。
7
钱峰雷是被人威胁,而前辈郁国祥就强多了:从来只有我威胁别人。
2018年9月,史玉柱发了一条微博,称遭受人身安全威胁和网络谣言攻击,直指背后的郁国祥。
在当年阿里上市时,郁国祥与史玉柱都曾给马云助阵,两人颇有交集,为何此刻反目成仇?
事情源于2016年,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准备巨资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总价为305亿。
虽然游戏是暴利行业,但精通资本运作的史玉柱,也不会直接拿出这么多现金来收购,而是准备找投资人出资过渡,再将playtika纳入上市公司中,股东们从股价上获取回报。
参加这场收购的大佬,除了第一大金主卢志强之外,郁国祥是第二大金主。当然,资本游戏也少不了老朋友马云。
但本以为手拿把攥的收购却因为证监会宣布“涉及重大事项核查”而被叫停。
这次收购夭折的背后,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收购项目拖得太久,郁国祥这些金主们资金压力太大,想要退出。
另一种说法是,郁国祥想甩开史玉柱,将playtika收到自己旗下的乐游科技控股公司。
毕竟,游戏产业是连周鸿祎都感叹“比赌博还赚钱”的行业。
联系史玉柱的微博,第二种说法显然更接近真实。
一些接触过郁国祥的人透露,郁国祥对外放风,舆论引导playtika“涉赌”,以吸引监管层的注意力,对决策施加影响。
但无论哪一种说法,都让史玉柱十分恼火,在微博上公开喊话后,巨人网络撤销了交易方案。
这场收购案以及背后的角逐,早已湮没在故纸堆里。史玉柱所说的“人身威胁”,大概也就当事人明白怎么回事了。
资本市场,虽说看不到刀光剑影,但从来就是深不见底的江湖。
 
8
钱峰雷又遇到了麻烦。
2020年11月14日凌晨,和助理在香港下车后,钱峰雷被3名持刀人袭击。
躲过一劫的钱峰雷回到豪宅后,立马报警,并悬赏1000万来寻找凶手。
许多文章都以“马云密友”来称呼钱峰雷。难不成,大家忘了大明湖畔被遗忘的燕子格格吗?
昔日跟着马老师赢得“股神”称号的格格,被证监会处理后,马老师立即表示“不熟”。
而在钱峰雷持股的上海经颐投资中心,股东名单中又赫然躺着赵薇母亲魏启颖的名字。
在香港遭到砍杀的钱峰雷,持有上海祺展投资中心及上海经颐投资中心两家公司的股份,这两家公司作为马云与虞锋发起的云锋基金旗下公司,也是蚂蚁金服的战略股东。
许多人猜测,这是蚂蚁上市失败后,钱峰雷背后金主们给他的警告。
不管后续如何发展,都不要意外,逢场作戏、见利忘义只是资本的本性而已。
正如同钱峰雷在微博上说的那样:这世上没有奇迹,有的是必然和偶然,还有谁做了什么而已……金钱和利益永远是人性的照妖镜
所有的资本大鳄都在等蚂蚁登天,最后等到的却是资本江湖被捅破半边天。
其实,蚂蚁金服上市计划夭折后,或许才是许多故事的开始。
让子弹再飞一会。
庙堂与江湖,在资本的洪流中可以窥见冰山一角。
但资本的游戏就和滚雪球一样,滚得再大,也总有破碎的一天。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当发生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参考资料:
1、马云:我一直穷到2004年,不能适应有钱的生活,钱江晚报
2、我的奋斗史—9岁的第一笔收入,钱峰雷,新浪博客
3、我的奋斗史—难忘的春夏,钱峰雷,新浪博客
4、马云密友钱多多被追杀:最新视频曝光,最鲜猛料流出,华祥名
5、浙商郁国祥行贿案详解,白莺靓,新浪博客
6、深扒史玉柱与郁国祥之恩仇,中国经营报
7、钱多多的绝密往事:马云密友,赌场叠码,绑架活埋,大江湖解局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