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赁业暴雷,信用危机下的缩影 | 牲产队

2020-11-29

 

在北京,数百人把蛋壳总部包围了起来。办公室外举着的一条横幅上写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究其原因,是蛋壳凭借着信用拓张的模式发展,最终现金流断裂,责任人跑路,用户讨债的故事。

其实从根源来讲,这也是一种庞氏骗局。

我们看到:中国目前增长最快,杠杆路最高的行业,开始逐渐被出清。

...

后疫情时代,很多产业出现了不可逆的转变。

尤其是对中国一度欣欣向荣的住宅租赁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

我们知道,中国房屋租赁行业的模式是:企业与个人房东签订多年租约,然后再将房屋转租给租户。

随着人口流动的减弱,非常多杠杆率很高的租赁地产运营商出现严重亏损。

而租赁业暴雷的背后,是中国的租赁公寓运营商正面临的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使得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就好像美团饿了么在前几年的竞争,滴滴等一大堆网约车公司的竞争,亦或是共享单车公司的竞争,商家们都在疯狂发补贴留住用户。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租房人数超过2亿人,比6年前增长逾50%。

为了能够抢占市场,租赁平台采取了激进的商业模式,商家们都在银行贷了沉重的贷款,在疫情之前的几年里,公寓租赁行业疯狂扩张,各大租赁平台抢购公寓以获得规模效应。

2013年至2019年,中国专业机构管理下的公寓数量增长到原来的10倍以上

形如蛋壳一般的公司,旨在改善现金流动的常见做法是每月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向租户提前收取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租金。一直乐观的认为租金将持续上涨,想着咬牙亏两年,从第三年开始赚钱,以至于公司根本没有几个月的资金流转。

疫情一出现,整个节奏就被完全打乱,拿北京来说,9月份北京地铁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0%。这表明,很多外地人没有回来……他们可能因缺乏机会而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

高杠杆的发展模式,是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之前我也提到过,要从消费的角度去入手,解决依赖债务的发展模式。

基建第一步,债务第二步,消费第三步,如果不能完美走好第二步到第三步的转折,那就很可能陷入中等国家收入陷阱。

租赁业是关于到国人生计的大事,他能够很直观的观察到我们目前发展的轨迹

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9月份警告称,继续以“高进低出”方式吸引租客或“长收短付”的租赁平台,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这是在我们信用收紧之下,必然会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开始从野蛮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往质量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发展了。

话说咱们一直以来的市场探索方法,基本上都是依靠了中国少数的那几个资本集团。

他们一直在创造新的市场模式,在市场上试错,如果出了问题,再由监管负责出手去治理。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免会使得非常多的老百姓成为受害者。

在商业市场上,先发展,后治理的发展模式,我们已经延续了非常多年。

这里面同样也伴随了非常多商业大佬的故事:永煤违约了,王健林断臂求生了,贾跃亭跑到美国了·,包商银行没有了·····

这一切的问题,其实都是因为我们缺乏一个非常好的破产制度。

美国的科创企业为什么能够一直不断的推陈出新,是因为他们有一套非常棒的破产制度,能够迅速的使得新的生产力取代旧的生产力

想要解决租赁业,亦或是其他行业的结构性问题,还是要落实在破产制度,法治的建设之上,给已经资不抵债的公司一个好的法制指引,避免走上蛋壳的老路。

蛋壳原本也不想这么玩,但是咱们所在的市场决定了他只能赌,在赌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就忘了初心,自己的公司成为了一场庞氏骗局。

问题在法律制度,这是我的建议。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