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毒品全民化,美国义无反顾的选择 | 新潮沉思录

2020-11-29

文 | 邓铂鋆

近期,一则关于“美国吸毒合法化”的新闻不胫而走。单纯就事实而言,这是一些媒体与自媒体又一次“听风就是雨”。

 

所谓的美国俄勒冈州、华盛顿州宣布“少量持有海洛因等硬性毒品”将被合法化,是根据一项将于2021年2月生效的法案,在美国俄勒冈州、华盛顿州等地,个人以非贩卖的目的持有违禁药品,所面临的惩罚不应超过罚款100美元的程度,贩卖毒品依然属于重罪。

 

为了帮助吸毒者转化,目前世界范围内,都在把毒瘾视为“慢性精神疾病”、把吸毒者视为毒品受害者的思潮,给予吸毒者适当的人权与尊重。

 

在美国,“允许持有硬毒品”更是美国国情下的“人权善举”。

 

首先,持有硬毒品合法,就避免了警察像在上古橄榄球球星辛普森家那样,随身携带毒品栽赃嫌疑人,避免了之后冗长司法诉讼对社会资源的浪费。

 

按照美国国情,但凡居民拨打911报警,就难免有人被蜂拥而至的阿sir们“daung”、“duang”几枪开枪打死,从被劫持的人质到扬言自杀的少年,然后就是大家熟悉的街头抗议和零元购啥的,警方为此要做许多表面文章,苦不堪言,于是阿sir不吃气啊,就有了持有硬毒品合法的法规。

 

现在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调查报告,有10%的美国成年人承认自己曾对大麻或违法毒品有瘾,还有4%承认自己目前仍有毒瘾。违法毒品包括可卡因、冰毒、海洛因、摇头丸等等,这还不算6%的美国成年人承认自己滥用市售的止痛药物等精神类药品。但凡居民吸毒就要警察上门,司法资源受不了。

 

近年来,类似的法律还有加州的那条“报警指称黑人违法未经证实会被控诉仇恨罪”。免得一些老白男看见宅子周边有非裔美国人游荡就报警,就难免有人被蜂拥而至的阿sir们“daung”、“duang”几枪让他“I can’t breath”,然后就是大家熟悉的街头抗议和零元购啥的,警方为此要做许多表面文章,苦不堪言,于是阿sir不吃气啊,就有了这条法规。

 

调侃完毕。事实上,在我国,吸食毒品虽然违法,但是并不会判刑,只是屡教不改会被勒令强制戒毒。当然,毒品总是与其他犯罪相伴。比如说为了筹集毒资的违法犯罪,比如说吸毒者当中常见的“以贩养吸”。所以长期吸毒者总有会有一些犯罪行为触犯刑法。然而,美国此番操作看似合情合理,却让人引起对该国泛滥的毒品问题的关心。

 

这就是美国目前对软毒品大麻的宽松,以及多州允许合法种植、销售大麻,甚至允许民众出于医疗和娱乐目的吸食大麻。

 

2020年1月13日,美国共有33个州1个特区医用大麻合法化,即因为抗癌镇痛、治疗青光眼等稀罕原因使用医生处方从药店购买大麻;

 

另有11个州1个特区娱乐大麻合法化,即允许成年人为了寻求刺激等原因自甘堕落吸食大麻。

 

此外,大麻非法地区的警方为了避免蜂拥而至的阿sir们“daung”、“duang”几枪,对民众吸食大麻基本不追究。

 

尽管吸食大麻的合法年龄是21周岁,但是据调查美国40%以上的高中毕业生都吸食过大麻。

 

大量的美国影视文化作品在美化大麻,庞大的利益集团试图证明大麻利大于弊。美国很多地区对大麻的限制甚至赶不上烟草,是什么让大麻成为了美国的全民毒品呢?

 

但凡成瘾品,不论其危害程度高低,比如如今已经纳入食品范畴的茶、咖啡、酒类,以及曾经作为轻工业产品在计划经济时代凭票向居民供应的烟草制品,也不论是“纯天然”的植物源成分还是化学工业产物,其扩张必然面临几个条件:

 

1, 首次吸食的不适感并不剧烈,或是不适感可以克服,从醉烟、醉酒到初试硬毒品的恶心感;

2, 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严重的不良反应,不能有类似长期嚼食槟郎、恰特草或长期吸食硬毒品的不雅外观;

3, 便于大范围生产、运输、储存,吸食方便。

而作为一种成瘾品,其扩张也必然受到以下几个因素的抵制:

1, 对吸食者本人及他人的危害,比如酗酒导致的意外伤害与暴力;

2, 对社会的负外部性,如吸烟导致的火灾,或是与经济活动冲突,像工人普遍酗酒影响大工业生产,英国的老爷自豪的说“爱尔兰农民都是酒鬼,我们英国工人才不那样呢”,种植烟草会影响粮食安全;

3, 宗教和道德保守主义本能的对其致幻性和道德风险进行抵制;

4, 与社会主流认为的负面群体挂钩;

5,立场原因,让人们对集体前途的担忧,比如林则徐当场念了两句诗。

 

15~19世纪是成瘾类物质全球铺货的最佳时期。假如一种成瘾物质,比如说烈酒和烟草,它可以在15世纪之后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期为资本家和国家带来海量的经济收益,又没有赶上二十世纪发达的医学证明它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性。

 

人们只能从道德保守主义的角度批评“喝酒误事”,至多是一些老道学先生发明一些“吸烟饮酒的青年容易堕落”之类耸人听闻的故事,且毫无说服力,只能让人产生逆反。那它就有机会成为跟人类社会的经济、文化、生活习惯密不可分的生活必须品。即便今天的现代医学证明了它的危害性,它的退场也是漫长的过程。

进入20世纪之后,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安非他明、LSD等化学工业制造毒品在全球资本主义格局下行销的更快,但是也更容易被现代医学证明其危害性,让发达的大众传媒抖得世人皆知,于是马上推动国家的立法禁令。在这种背景下,大麻文化在美国的崛起就特别有趣。

 

大麻滥用是在19世纪从加勒比海地区传入美国的,初期的瘾君子效仿吸食烟草的方式对其进行吸食,主要流行在底层劳动者尤其是非裔当中,用于逃避现实和及时行乐。二战时期,美军全民征兵,美军军医从入伍的非裔身上发现了大麻成瘾问题。大麻在这一阶段与美国主流社会对非裔的歧视挂钩。

 

老白男在此前的五十年里使用烟枪烫吸法吸食过鸦片(借口受到中国人“蛊惑”),一部分瘾君子要是没吸死,随后隐秘的转型为滥用鸦片酊、吗啡和其他医用止痛药;之后又流行了可卡因,因美西战争影响了古柯货源,可卡因瘾君子渐渐减少;而后又流行起了海洛因及其他合成毒品。需要强调的是,当时先进的德国制药业发明了全球半数的成瘾性药物,拜耳制药除了推出大名鼎鼎的海洛因,还发明了多款存在成瘾性的止痛药、安眠药,所以二战期间的交战国禁运对美国禁毒事业贡献大。二战之后,安非他明曾经作为减肥药在中产妇女当中流行,作为提神药在需要熬夜的卡车司机和大学生当中流行,可以凭医生处方合法使用……

 

大麻这种传统毒品二战后顶着多种新型毒品的风头在美国的鹊起是民权运动的产物。一次次战争的总体动员,政权靠发给民众的枪来保卫,那么就必须让渡给民众权力。20世纪60年代,参与嬉皮士运动的年轻人通过滥用大麻这一底层社会的毒品,标榜自己的颓废文化和离经叛道。

当时主流媒体对嬉皮的扭曲报道,在种族隔离制度、都市物质主义、反战等情绪遭到青年一代抵制的大背景下,导致对主流价值观念产生反感的年轻人一窝蜂的效仿吸食大麻这一被注解为多重价值象征的叛逆行为。美国的毒品大麻滥用问题自此一发不可收拾,进而推动了美国今日的毒品滥用问题。

 

可以说,美国每一个毒品流行潮流,都跟资本主义的高度发达密切相关。既有资本主义对成瘾物质的大肆行销,也有人民为抗拒资本压迫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不同阶层的毒品滥用特色与历史,从原住民酗酒到非裔美国人吸大麻,更是一部美国社会阶层与民族压迫的历史。如今,随着美国社会的崩坏,毒品对美国上层的侵蚀变得明显。

 

2018年有部美国电影叫《漂亮男孩》,根据知名作家、《纽约时报》主笔、好莱坞编剧大卫•谢夫自家儿子吸毒的真实经历改编。电影拍的一般,故事叙述比较散,字幕也一般,花痴小姑娘可以看爱豆,其他人不推荐看。

 

大卫•谢夫是典型的美国上中产精英,看他的职业也能想到他一定是民主党的铁盘,跟红脖子美国人是两路人。他的儿子尼克在优越的家庭环境中成才,继承了父亲的文学天赋,还在花费了大量精力在冰球和冲浪等挺花钱的体育运动上,获得了名校入学资格。

 

故事发生在尼克上中学的时候。有一天,尼克取得了很好的学业成绩,父子二人都很高兴。尼克突然掏出大麻烟邀请父亲分享,大卫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偶尔吸大麻消遣,很“开明”的接受了,并没有对尼克做任何的说教。

 

此后,尼克的人生在岔路上一去不回。

 

大家都知道,大麻的主要危害有两个。一是“入门毒品”,吸了大麻觉得危害性不大,对毒品放松警惕,因为产生了耐药性对更烈性的毒品发生兴趣,成为硬毒品的瘾君子。另一个危害就是“大麻痴呆”, 滥用大麻降低大脑对多巴胺信号传导的反应,从而造成大脑痴呆反应。瘾君子难以发现自己的智力水平悄然下降,除非一直从事对智力要求较高的工作。

通过科学选育,如今美国的市售大麻的有效成分含量已经是几十年前的若干倍,危害超过了老嬉皮士的想象。尼克16岁的时候成功的从大麻过渡到冰毒,为了毒品他宁可退出校队,放弃了努力多年的体育爱好。虽然他凭着老底子申请到了名校,但是在远离家庭的学校里,他彻底放纵自己。

 

大卫在尼克就读大学的时候发现儿子染上冰毒毒瘾,靠着家里的经济条件先后为儿子花了几十万美元去贵族戒毒所,尼克最尊重的大学教授也规劝尼克戒毒。但是尼克还是一出戒毒所就复吸,甚至恶语伤害父亲,不要父亲管他,完全失去了往日少年才子的风度。之后,尼克为了毒品进入底层社会生活,找了一个他的家庭绝不可能接受的吸毒女友,总之是完全辜负了家庭。因为毒品,尼克的身体和大脑遭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他再也恢复不到过去的运动健将体格了。

 

截止大卫谢夫发稿,尼克的戒毒还是成功的。他靠着父亲的帮助,成为了好莱坞的一名编剧,在不出名的剧集有个靠后的署名,跟一位不吸毒的姑娘交往。

 

大卫谢夫在书中有两个发人深省的反思。第一个当然就是自己对大麻毒品的“开明”害惨了儿子。另一个就是当成年的尼克自暴自弃拒绝父亲帮助的时候,他是否应该尊重尼克作为独立成年人的意愿,父母对子女的义务边界在哪里。大卫确实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自由主义者,没有我国文化常见的“爹味”。

 

有名望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凭借自身经历在反思美国对毒品的宽松。拜登跟选民谈到自己三个活着的子女里两位吸毒的时候一脸辛酸。但是,美国对大麻等软性毒品的放纵仍然没有挽回的迹象。

 

甚至从政之初主张对毒品重拳出击的哈里斯为了取悦今天的选民也发表了支持大麻的政见,自称自己是大麻瘾君子,这番讲话还被人PS了一张哈里斯拿着点燃的大麻烟的照片。

 

要是拜登大总统不幸死在任上,白宫御医还要指导哈里斯大总统科学吸毒。听说好莱坞的医生有这种生意,频繁的帮助明星更换毒品,避免明星因为耐药性吸毒的快感减退,还要保证明星别吸死。好在他们的“用药”范围有许多是市售止痛片,即便吸死说出去也好听一些。

 

毒品在美国,正从统治阶层乐见其成的“低层人口减丁术”,变成了腐蚀社会中坚、反噬社会上层的庞大力量。

 

美国多数州实现了大麻合法化,基本上来自美国民主决策制度的选民意愿。这意味着美国已经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吸食毒品全民化。

 

我没看到美国起高楼,但是我大概能看到美国楼塌了。

人喜欢

精选留言
  • 美国人开始合法吸大麻,我重仓大麻股,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 突然想起来了一个全民嗑五石散的时代,而那个时代背景,让血染的异常华丽。
  • 美利坚全民吸毒这种事 我们怎么能不资瓷? 再说我们不资瓷有用吗?
  • 美国人堕落吸大麻,对中国是肯定有影响的,评论中的几位最好别幸灾乐祸。 我以前看过一种说法。美洲的印第安人一向烧荒种地,每年排出大量的烟雾和二氧化碳,这些物质通过大气环流抵达全球。二氧化碳让让气候温暖,烟雾提供了雨水的凝结核。而白人抵达美洲后,病毒和屠杀弄死了九成九的印第安人,没人烧荒了,间接导致了明末的小冰期。 这说法不一定对,但至少说明一个道理,世界是普遍联系的。 我们没法管美国内政,但我们要在舆论、海关、走私等各个战场做好充分的防毒准备。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吸大麻。
  • 美国真是完了,世风日下,而且还有美国人拼命给毒品洗地,什么大麻等毒品危害还不如喝酒。。。。真那么无害,他们会鼓励自己孩子尝试大麻吗?错了就错了,还不愿承认。
  • 啊,罗马,你依旧强大 这个猴子统治的星球上,黑猴子没有家,黄猴子心里住着大明,白猴子,永远都在罗马
  • 某勃:这是先进工业国的爱好,农业文明永远无法理解
  • 我们也要警惕这些毒品合法化背后的利益集团正在把手伸向各国,中国也是它们的目标,从几个月前卡姆吸毒案,微博各种薨人纷纷吸毒洗地,再到前几天一个头部地理公众号,在同样的美国吸毒合法化的文章中,底下评论“暗度陈仓”的评论们及点赞数中来看,即使我们曾经有许多惨痛的教训和血淋淋的现实案例,还是很难彻底遏制住毒品这个蛊惑引诱人心的潘多拉魔盒
  • 妄图用毒品驾驭驯化人民的反人类匪帮,必须被毁灭
  • 毒品这玩意,还是旗帜鲜明的抵制吧,别幸灾乐祸啥的了。 毒品对社会中层以上的阶层的腐蚀,应该是个现象,结果吧。 就像评论里的说到嗑药最嗨的时期之一魏晋南北朝。那是什么样的时候? 一个因为侍女陪客人喝酒,客人不喝酒就杀死侍女的时候。 一个让种地农民上战场,还要用锁链捆住,到打仗的时候才解开的时候。 一个在酒场上门生喝醉酒说错话,主人就把门生活活淹死的时候。(看的是断代史魏晋南北朝史。复读机复读的不大好,大家看书就能感觉郁闷得很) 经济上是大土地的庄园,政治上垄断重要职位。这群人文不成武不就,成为高官显贵基本靠投胎。 不知道美帝是不是这样。
  • 现在国内有很多人穿的潮袜上面印的就有大麻图样。
  • 美国楼塌吧,可别波及我国就行。
  • 想起了微少想法里的一首诗: 愿为冷战轻薄儿,生在卡特里根时。 扑克弹子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 《教父》这种反毒品的黑帮影视作品应该删掉,这妨碍现代价值观
  • 国内必须以上不封顶的态度严厉打击毒品,否则再难有民族复兴的机会。沉沦百年,几次重挫才走上复兴之路,这种机会历史不会反复赐予的。
  • 美国的情况是短时间内复工不可能,每天十几万的人确诊,医疗系统处于崩溃边缘,救济粮也快到点了,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疯狂qe,世界经济危机蓄而不发,眼瞪着疫情结束,奶头乐已经不管用了,毒品乐开始了,至于毒品乐的后果,谁也布吉岛,也不愿意知道,不吸毒,难道等着被点天灯,至于吸毒没用后,怎么办,不是还有核武器吗?
  • 资本主义,原则上是一种反人类的制度,要钱不要人
  • 阿sir们“daung”、“duang”几枪
  •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对底层不关心不在乎,自然会有中层掉落成底层,逐渐腐蚀整个机体
  • “截止大卫谢夫发稿,尼克的戒毒还是成功的。他靠着父亲的帮助,成为了好莱坞的一名编剧,在不出名的剧集有个靠后的署名,跟一位不吸毒的姑娘交往。” 除非有严格的外部监督,否则复吸只是时间问题,毒瘾是戒不掉的。
  • 当然是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了啊
  • 单纯的毒品并不可怕,在道德和政府的打击下受众永远只是极小部分。但是毒品要是合法化并被包装成了高逼格的时尚品,对于社会的摧残就将是毁灭性的影响。
  • 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别幸灾乐祸。如果美国真的走上了全民吸毒的道路,中国很难不受到影响。就好像美国底层吸毒传染到上层,就好像新冠席卷全球,就好像我们今天依然因为国外疫情的肆虐还得采取一堆措施防范。
  • 与魔鬼做交易,那代价必然是惊人的
  • 嗯,看哔站那个up主的古生物视屏,绝大多数统治地球的生物,不是被天灾灭了,就是自己把自己进化死了。嗯,看来人类大概率是自己把自己玩死的。也好,还世界一个清净。
  • 评论区的各位,我就想问一句:有哪次你幸灾乐祸之后,不是灾难降临在你头上? 就如同去年他们嘲笑我们疫情爆发,不是自己也最终倒了大霉? 别忘了,我们都是地球人,谁也跑不了!
  • 毒品,是瓦解无产阶级的重要武器,这时候用只有一个原因阶级矛盾恶化了,中国需要加大死刑震慑力度。
  • 一个帝国的崩塌,必定从内部开始
  • 2019年春节刚过和朋友报团去云南旅游 当我们坐着大巴车快要到大理时 导游在车上介绍大理的特产 其中就说到 大理有着世界顶级的大麻 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很多外国人都来这里喝咖啡吸大麻 好不快活 我朋友不知道大麻是什么 就对我说等我们有时间了我们也来大理住段时间也吸吸大麻 车上还有其他旅客 我赶紧纠正他说 大麻是毒品 是违法的 他这才恍然大悟 那个导游全程都没说大麻是毒品 也没说大麻的危害 让我觉得挺震惊 而且车上还有十几岁的学生……
  • 我们当年建立新中国时还能短时间内全民戒毒,当然那只是鸦片,现在的美国人吸的可是猛烈无数倍的各种合成毒品,就算他们真的完蛋了要拨乱反正怕是也戒不掉喽
  • 西洋镜,东西晋。
  • 下一步是不是要学kmt,开公烟馆了
  • 让人不由想起魏晋时期士人阶层风靡的五石散了
  • 化学极乐
  • 多久没看见D总了
  • 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如何在国内继续保持对这些软毒品的高压,以避免滑向对硬毒品的无力。警惕欧美强力要求我国开放这些软毒品。
  • 赶快快进到五色乱美
  • 强效奶头乐
  • 社会底层的痛苦无法排解消除,那么就用奶头乐麻醉消解,毒品对底层安抚效用远远超过奶头乐 ,更重要的是社会成本更廉价。它能有效结束零元购打砸抢。
  • 美国人民自己选择了不在乎失去生命,作为外国人怎么可以干涉内政呢? 我们应该做的,也是正在做的,就是维持强大的化工产业,不断为美国人民提供阿片类药物原料。。。
  • 拜登的儿子不知道也是不是毕业于名校(副部级)
  • 为了选票也是拼了
  • 键政的时候经常碰到有人说大麻毒性比烟草低,既然烟都没禁,那为什么要禁大麻然后他们点名批评褚时健。
  • 就怕大麻叶蹭着中医骗子保健品,那可就祸害无穷了。
  • 现在就有很多淘宝潮牌拿大麻叶子当装饰品了。麻叶T恤麻叶胸针麻叶袜子。所以美帝搞这个真的是祸害全世界,毕竟它现在依然是光环最重,娱乐产业最发达的国家。连中国这种因为惨痛历史对毒品严管的国家都在慢慢渗透麻叶文化,就别提那些很多人眼里不存在的、在流行文化上随波逐流的小国家了。 举个不恰当例子,就像苹果首先搞出取消单独耳机口的“创举”以后,其它品牌也毫无负担地跟进了一样。反正最潮的时尚明星都做得,跟着学也没什么吧。
  • 了解事实的人,现在肯定不会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了。历史有时总是惊人的相似,在大洋的另一端…… 而且历史只是相似,不是相同哦。
  • 眼看着他起朱楼,眼看着他宴请宾客,眼看着他楼塌了。
  • 所以当我们看热闹时还是尽可能哪怕不是同一套标准,也至少是同一套思路去要求我们自己...硬毒品当然要继续严格打击,我国甚至立法上还要更强硬(但同时也要辩证合理,不能一刀切),但软毒品管理显然在包括我国在内的全世界国家都乱七八糟,这里面不乏烟草酒精既得利益者的顽固,也不乏广大群众温水煮青蛙式的侥幸心理,在我们急着zzzq之前,先约束好自己,远离烟草、酒精以及所有管制药品的滥用,但正视管制药品其本身的医疗价值!
  • @bywuu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美国毒品合法化就是自作孽
  • 怎么还有人在评论区说什么幸灾乐祸的事? 拿新冠说事的是不是在搞笑?中国即使真想在全世界推广社会主义的模式,但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同意吗? 禁毒是一个国家自己做不到的。除非让赤旗插遍寰宇。 苏联最大的失败就是搞全民皆兵的军事化之后没有向资本主义发动冲锋然后土崩瓦解了。 两种模式只能选一个,这是不可化解的阶级矛盾,不是什么狗屁市场竞争。 想在毒瘾患者心里争取禁毒票是做梦。而靠毒品攫取利润的,需要全部抓去劳改
  • 既然事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 烟草和酒精可不是什么经验性、劝诫性地对人有害,而是在大量实证中证明对人有害,前者和肺癌、胰腺癌等多种癌症与心血管疾病发病高度相关(甚至是其中某些疾病的唯一已知高度相关发病因素),而后者更是在越来越多的长期随访研究中发现提高死亡率、缩短平均寿命... 从纯粹的药理层面讲,烟草成瘾性高于大麻;且迄今为止烟草相关制剂的唯一药用用途就是戒烟而大麻相关制剂的药用用途已经涵盖了精神科疾病治疗、抗癌、抗炎、止痛等,从保健食品一路到管制处方药都有...说到多巴胺阻滞这个也很容易引起人误解,实际上常用的抗精神病药(可不止用于精神病,用途相当广泛...)、止吐药、胃动力药都与这个功能有关... 说了这么多是否是支持大麻滥用?当然不是!除了医疗用途以外其他用途都要严格限制!连益害比明显高于烟草与酒精的大麻都被严格管制(类似的还有安眠药,失眠患者们想必明白安眠药开药难这个痛苦,即便是成瘾性比烟草低得多的右佐匹克隆都是管制药),为什么烟草和酒精的娱乐、文化性滥用不可管制?如果我们真要说历史、国情这些东西,不妨说说封建制度这个东西,这东西存在上千年了吧?打不打掉?再说说资本主义制度这个东西,存在几百年了吧?打不打掉?如果还要拿税收说的事儿,那似乎我国就和收大麻税治疗硬毒品问题很像了,不过很明显在如此特色的我国,烟草税还真不知道有多少能用到社会保障之类的实处上
  • 美国自作孽,我们除了自己准备准备防止毒害又能怎样呢,不“幸灾乐祸”难道要“如丧考妣”吗
  • 化学极乐,比较低层次的过滤器啊。这都过不去还能说啥。希望我们国家和民族能把握好历史遗产,坚持住。
  • 不好了,洋大人也开始吸鸦片啦! 问题:新潮老师,请问林则徐当时念的是哪句诗啊(装傻)
  • 想起美末2里面爱莉在末世下吸她朋友种的大麻。。。。这类文化作品也从侧面透露出现状
  • 邓老师(副处级)又写文章了,我的心中只有感恩
  • 这是一勾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交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 本质还是社会矛盾激化的一种表面现象,纵观历史,毒品泛滥都和社会矛盾的激化,阶级的固化分不开,我国晋朝是如此,美国60年代的嬉皮士也是
  • 作为高华的勃勃都大力呲磁,强调只是个人伤害,非他人伤害。我们还能不呲磁嘛?当然是呲磁的啦!
  • 还全民五石散呢,那九成大字不识每天从早累死累活到晚的泥腿子也配?
  • 毒品是缓解人类痛苦的麻醉剂。叔本华说,人生有两种痛苦,一种是生存意志不得满足的痛苦,一种是生存意志得到满足后的空虚。前者是下层阶级的痛苦,下层阶级需要毒品,正是因为他们的生活痛苦不堪,不得不靠毒品来麻醉自己;后者是上层阶级的痛苦,上层阶级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中,如果丧失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其结果只能陷入空虚的痛苦中,不得不靠毒品来找刺激。一个社会如果逐渐全民毒品化,那么显然是因为整个社会已经丧失了更高的价值追求,所以才要靠毒品来缓解痛苦。
  • 恐怕现在或者将来要去美国留学,移民美国的人都有很大部分会被引诱成为大麻爱好者甚至变成瘾君子。
  • 社会有问题,美国不去改变它,而是妥协它
  • 重要的是发展自己,别管人家楼塌没塌,也别指望别人的楼就会塌。
  • 越说越觉得漂亮国像当年的土匪窝:没有纪律(无政治底线),拳头大的说话(总统选举的赞助金又创新高),恃强凌弱(宣布恐怖主义,直接暗杀),娱乐至死(毒品合法化)。
  • 我们幸灾乐祸的资本和资格有两点: 1.从1840年开始,中国为毒品付出的所有惨痛教训和鲜血! 2.我们目前全国上下为禁毒付出的努力!
  • 大麻迨流毒于天下,则为害甚巨,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快进到发配阿拉斯加。

微信扫码打赏

作者: RESSRC

个人资源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